去哪裡

珸瑪芾

11月18日,在Lalauya部落參加二宮忠弘牧師的告別禮拜,摩俄(mo`eucna)牧師分享道,鄒族問候時會說「teko uhne」,意思是「去哪裡」。怎麼才見面就問要去哪呢?他說就像基督徒要知道自己屬基督、尋求基督,「不知道自己屬哪裡,怎能知道要回去哪裡?」鄒族人回鄉,一定要知道自己屬哪個本家,如果不知道,怎麼回家?摩俄認為,「teko uhne」是鄒人的哲學,顯示除了生命終極之外,人無論到哪,總是旅途中。

11月19日是Takiduduh(布農卓社群)一年一度的聯合禮拜,今年在久美教會舉辦。面對來自喜瑪恩、武界、卡度等卓群部落的taisan(弟兄姊妹),久美教會牧師Banitul雖是郡群(Bubukun)出身,盡所能以卓群族語分享久美部落的歷史,並肯定語言傳承的重要。長期以來,布農教會的族語資源,以Bubukun為主,然而今年終於有卓群族語聖經出版,不僅凝聚卓群族人,也再次提醒,不同語言背後,是真實的生命與需求。

雖然族語的維持和傳承有諸多不易。許多人也不能理解,原住民為何仍努力學母語、說母語,還要分出不同社群的方言,也不明白我的父親為何堅持要子女改掉漢名,恢復家族傳名;不明白日本來的二宮牧師為何愛上台灣,成為鄒族人的女婿;不明白一群高齡的Takiduduh長輩,非得要耗費心力做出一本卓群聖經。然而這是因為他們深深知道,講著彼此的話,就會知道誰是我的弟兄姊妹。他們/我們的聲音就不會消失,也會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所以,teko uhne?我想我們都還在旅途上,母語則會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

(作者為部落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