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青少年,教會的YOUNG!

(本專題相片提供/Miga Chen、陳惠淑、天橋教會)

耶穌基督是上帝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在等待聖誕節來臨的日子,邀請你也藉著送出《耕心》布聖誕樹這樣一份禮物,表達祝福與愛。這一期布聖誕樹上掛著臉書心情圖案,表達願意讀懂青少年的心意。

待降第二主日

今日青少年,明日教會中流砥柱。青少年也是耶穌深愛的小羊,就讓我們陪伴他們走向耶穌吧!這禮拜迎接待降第二主日,讓我們以基督之愛贏回青少年對教會的信心。


青少年,教會的YOUNG!

◎湯孟宗(退休牧師)

◆長老教會青少年在哪裡

退休後,我常常到全國各教會講道,發現一個可怕的現象,就是長老教會青少年來參加禮拜的人數越來越少了,在200人主日禮拜的現場,很難找到20個青少年做禮拜。您或許會說他們的教會可能另有一場華語的青年主日禮拜,而當我主理完台語堂去主理華語堂,青年禮拜人數也不多,頂多是60個左右,大部分在30人左右。這人數太少了,一個300人的教會怎麼只有50多位青少年呢?其他的都到哪裡去了呢?

甚至有兩種更可怕的現象!第一,青年團契的意見與小會意見相左,就全體離開教會到別處去聚會了!第二種可怕的現象,則是主日有到教會來,但有的人禮拜時躲在主日學教室聊天或在辦公室角落玩手機;有的進到禮拜堂卻在牧師講道時埋頭滑手機,直到唱詩才停止。站在台上的牧師、坐在身旁的父母看得很心酸,真是情何以堪。

◆失落的青少年

教會裡青少年失落,失去教會、失去團契生活、失去信仰,信徒年齡以50歲以上居多,這現象如果大家不關注,可怕的時刻必定來臨。

從世界各地、台灣社會、長老教會,都讓我們看到現代青少年已走入危機與困境。就學沒方向,又要背學貸,畢業就是失業,低薪看不見前途;買不起房子、不敢成家、卻又同居;青年失業率超過百分之10,卻又吃不了苦,勞力的工作不接;整天泡在網咖、玩手機、聚眾鬥毆;有的有家歸不得,有的無家可歸;有的不斷鬧事、酒駕、進出監獄、浪費青春。這是現代社會青少年的現況,教會該怎麼辦?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本土化、老人照顧很用心,在社區關懷、弱勢關懷很用心,也看得到成效,也有許多教會投入學校得勝者及生命教育工作,這都是非常好的服事,但就是很難看到從總會、中會、教會,針對青少年的危機提出具體搶救的做法。

實際行動應由總會、中會、教會提出策劃、方案,有專門人員來推動,卻很少人提出挑戰,這就是10年來為何沒看到翻轉果效之因。許多中會與教會的青年部、青年團契每年常常會選不出新任部長、新任會長;有時找不到適當人選,有時沒人敢當,有時沒人要當,因為做不起來、找不到青年。這些現象不知主事者或教會牧師們、長執們有否看見?真的有看到也感到無奈,一年又一年隨他去了,您說將來怎麼辦?

◆為什麼青年都跑到華語教會去了?

我們說教會沒有青年,並不是全部教會都沒有青年、單單長老教會找不回青年,我初步知曉南部長老教會超過百人青少年的大約有:台南中會大光教會與天橋教會、高雄中會右昌教會、壽山中會德生教會,可能還有其他超過百位青少年的教會,希望中、北部的教會也有百人以上的青少年聚會。

台灣長老教會近1300間教會,青年人的流失如此多,其實許多青年都跑到華語教會去了,是多麼可怕的現象!反觀華語教會不只成年人多,青少年更多,有些大型教會(超過千人的教會)青少年聚會都在幾百人以上,甚至有千人。我每年都被邀請在台北市民權西路神召會培靈,他們的主日第二堂禮拜大約300人,單單青年人就有近200人在聚會。

我們看到華語教會都把教會增長及振興策略,投入在青年歸主的設計上及工作上。拯救台灣青少年已成華語教會重大目標,果效也已大大彰顯出來了。而台灣最大的長老教會,什麼時候才要全力用心在青少年復興這個板塊上?

許多時候我們很用心在討論組織、結構;機構董事應輪替而沒輪替;同性、異性婚姻的贊同與反對,如何修法?如何立法?這些幾乎用盡教會的力氣。地方教會的長執也都向內活動,參加各種會議、聚會,反而失去像華語教會長執、小組長、各區長應負的關懷、支持、陪伴帶領工作,以致很多長老教會青年對教會失望,都走了。

因為我們的青年在長老教會看不見教會領導者與長執們同心合一(常有紛爭,牧者與長執理念常不能相同)、做傳福音及差傳等工作(其實我們也有在做差傳),多數是對內很少對外,使青少年在教會看不見耶穌受苦十字架的愛,也看不見靈命增長,以及為拯救靈魂而傳福音擺上,每年把奉獻不斷存進銀行,失去信徒奉獻的意義。因此,他們走了。

◆牧養青少年,教會被復興

建議主日禮拜多安排青少年上台作見證、分享,當較年長的信徒看到教會這麼多青少年,將滿懷感恩,也會奉獻更多金錢、付出更多時間來支援、關心青少年工作。盼望此文能讓更多牧者、長執看到,提出更多不同看法,一同來討論、搶救台灣青少年,讓我們的教會不會一直老化,讓我們的教會能把青少年找回來,讓我們的教會充滿活力與見證,也希望《台灣教會公報》多報導搶救青少年的消息。以下提出一些建議,希望能成為教會牧養青少年的幫助。願復興早日來臨。

用愛贏回青少年大補帖

◆專心用心來牧養

1.牧者、小會員、長執們要打開心胸,把青少年工作當作教會事工的重大項目。
2.牧養青年,即牧養教會
現有教會組織、內容、管理都照舊進行,但要開始把重點放在培養與帶領青少年。讓青年進入小會、中會,甚至能參與總會的決策及宣教大使命。
3.聘用專屬牧者
較大規模的教會(主日人數達200人以上),應聘請青少年專屬牧者(工作者)來輔導青少年,至於專職人員要多少位、津貼多少?得由主任牧師及小會決定之。專職人員可從神學院剛畢業的傳道師、大學畢業相關科系的基督徒或曾任大專團契的輔導來聘請之。
4.帶領青少年參與活動
青年牧師要專心一致牧養、帶領青少年,要常召開青少年營、青少年佈道會、音樂會、短宣及獻身大會、婚姻輔導講座,並安排第三世界教會及貧困地區、國家的關懷旅程,經費由教會支出、青年籌措、有心者奉獻。這些工作由專職者來籌劃、帶領。如此,青少年一定火熱起來,一火熱起來就會回饋到教會來,就會來做禮拜、帶領敬拜讚美,也會開始帶領未信的朋友、同學、親人、兄弟姊妹,都來加入團契、進入教會。
5.以生命帶領生命
先以節目吸引青少年來,然後要以信仰、聖經、真理來培養他們,透過背聖經、經文考試、唱詩歌、悔改在十架前,帶領他們獻身,讓青少年來到教會之後,生命能得到改變。不喝酒、不抽煙、不玩電動、不玩手機,成績進步了,對父母有孝、對師長有禮、對愛情有專情、對前途有盼望。
青年牧師要如保羅在帶領提摩太、巴拿巴帶領馬可一樣,天天為他們禱告,天天注意每一位青少年的心境與動態;天天透過手機和外出讀書者、外出工作者分享信息;青年生病了,無論在北或南,青年牧師要趕到為他禱告;青年失戀了、失業了、失學了、遭遇事故或有大的壓力,青年牧師要馬上搭車就近他、安撫他、陪伴他,這種愛的效應會產生很大的果效。
6.讓關心進入社區、校園
青少年增多以後,除了加聘青年牧師,並要分設許多小組、設立小組長來分層、分區負責,從教會擴展到全社區,尤其進入鄰近各個大學裡。
7.專屬青少年的敬拜與空間
主日禮拜當然有一堂華語堂禮拜,再設一間青年中心,作為青少年專屬的活動空間,如右昌教會的青年宣教中心。

◆勇敢發出馬其頓呼聲

即使是只有50人左右的中小型教會,也可以進行振興青少年的工作,積極向都市大教會、國內外華人教會建立夥伴教會(姊妹教會)的互助關係。美國、加拿大、巴西、南美、紐西蘭、東南亞、香港等地,有許多從台灣移民去的信徒,渴望有機會能回饋故鄉的教會;台北也有很多從南部上去的信徒、事業家,希望有分於家鄉,尤其是偏鄉小教會的需要。只要您發出馬其頓的呼聲,聖靈很快會感動他們伸出援手,例如嘉義中會海邊的水林教會、山腳下的林仔內教會、東河教會,青少年的聚會人數比成人禮拜更多,可貴的是,這麼小的教會竟然建立青年專屬靈修中心。

◆擬好振興計畫書
牧者、長執、青少年用心寫下振興青少年計畫書,送給各大都市及各國華人教會,說出你的目標與宣教需要,發出青少年呼求的聲音,一定會得到大教會長執、企業家、青年團契的感動,每年寒暑假一定會送錢、送人來鄉下教會協助兒童營、夏令營。或請救助協會、芥菜種協會、伊甸基金會協助策劃,一起來做外籍配偶、新台灣之子的課輔及才藝訓練,帶領鄉村小孩到都市教會,甚至出國短宣,讓孩子們開眼界,連未信主的青少年也來,隨著功課進步、人格成長,將使教會的各種服事不只不缺人,還大大復興。

把青少年帶向耶穌

◎鄭君平(牧師、前總會青年幹事)

大二時,母會牧師邀請我作青少年團契輔導。雖然我在教會長大,從主日學到青少契,從同工做到好幾次副會長,也經歷幾任神學生,但對「當輔導」根本沒概念。記得牧師跟我說,就是陪大家聚會、關心契友。而當時的我,是連青春期都還沒過完的19歲;而所謂契友,其實也不過就是教會裡小我幾歲的弟弟妹妹們。

我只好土法煉鋼,邊做邊學,從帶著契友探訪,把會友家中還沒來團契的青少年找出來,再帶著同工們討論、規劃聚會,自己設計教案、安排活動,甚至後來將禮拜六晚上的團契聚會,調整到禮拜天早上,舉行青少年禮拜、帶領查經小組……。直到我考進神學院,離開教會的服事為止,6年來,在牧師的信任、教會的支持,以及同工們的協助下,我們從不到10個人聚會的青少年團契,進化成7、80人的學生牧區。

青少年事工,難?不難?

一晃眼,20年就這樣過了。我從母會團契輔導、成為神學生、受派成為大專工作者,後來又有機會進入總會主責青年事工,常有人問我:青少年事工到底要怎麼做?

我常說,青少年事工說簡單,倒也真不容易;但說難,其實並不難。簡單是說,青少年需要的就是關懷和陪伴,只要讓青少年覺得自己被重視,我們就能得著她/他們的心,青少年也就會死心塌地跟著你了;然而,該如何在這個生理與心理、身體與情緒都急遽變化的時期,陪伴青少年面對巨大而紛亂的現實世界,並引導她/他們走成長之路,這卻是大哉問!

說到青少年事工,相信許多人都會先嘆口氣,彷彿這是不得不,卻又無力面對的問題。「青少年流失」總是第一印象,不管是流到外教派,還是根本就不去教會,從大人的眼光裡看見的,總常被解讀為青少年對信仰的不在乎。又或是當社會上五光十色的誘惑充斥在青少年的世界,使得那從父母、教會傳承下來的信仰,已經被青少年當作過時的商品,棄如敝屣。再加上網路時代興起,在後現代的價值觀影響下,青少年的世界愈來愈難為大人所理解。於是對大人們來說,這種對新事物、新世代未知而來的恐懼,便漸漸將青少年視為問題的所在,以致於我們一直想解決「青少年問題」,甚至去解決「問題青少年」。

讀懂青少年的心

然而從我服事的經驗裡,面對青少年對教會與信仰的厭棄,我所感受到的其實是,當青少年想認識生命的意義與自我存在的價值時,卻在教會裡找不到答案,也看不見可以學習效仿的典範;這並不是青少年輕忽了信仰,反而是大人們對信仰的態度,讓青少年在教會裡看不見復活的主耶穌。

青少年事工該做什麼?其實青少年所需要的,她/他們自己比大人們更清楚,但我們是否曾認真傾聽過她/他們的聲音?當青少年面對成長的苦澀,在課業與現實中掙扎,陷入家庭與人際關係建立、愛情與性的迷惘……我們夠敏感去體察青少年的心嗎?而信仰如何成為她/他們生命的幫助?在世界的迷霧中,面對層出不窮的新事物與社會議題,教會有能力回應時代的挑戰,並引領青少年進入真理的光中嗎?

青少年事工不是光靠在教會聚會,開心吃吃喝喝,辦營會特會佈道會,敬拜讚美唱唱跳跳就可以的。首先,唯有真實的牧養關顧,將青少年帶向耶穌──不是將她/他們改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而是讓青少年能認識自己,就是上主創造每一個人那獨特的價值與存在意義,並為青少年打開「做自己」的空間,讓團契成為青少年可以真實活出自己、與耶穌相遇之處;其次,要帶領青少年紮實地查考聖經,讓上主的話語親自回應每個青少年生命的處境,使她/他們能真實感受、經歷上主的同在,更讓上主親自引領她/他們走上「作門徒」的道路。

1條評論

  1. 這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普遍的現象,華語教會系統比較沒有這個問題,我個人覺得這是家族信仰傳統帶給下一代的壓力所造成,當長一輩的都是長執牧者在教會發光發熱爭鋒相對,下一代的人可能會覺得還是當一個潛在的信徒會比較舒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