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者屢遇難 教會籲政府積極作為

哥倫比亞土地維權活動家遭武裝組織殺害 社區領袖開記者會要求相關單位正視

▲25位哥倫比亞的社區領袖戴上面具召開記者會,要求相關單位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相片來源:翻攝自Contagio Radio)

【曾菀妤編譯】哥倫比亞土地維權運動家赫爾南.貝多雅(Hernán Bedoya)12月8日在返家途中,遭合法武裝組織成員開射14槍殺害。不到10日內,當地社區接連兩名領袖遇難離世,哥倫比亞人權團體隨即要求政府迅速啟動調查,教會組織哥倫比亞和平對話(El Diálogo Intereclesial por la Paz de Colombia, Dipaz)也透過教會正義與和平委員會發表聲明,譴責罪犯,呼籲哥倫比亞政府迅速解除合法武裝組織的法令,全面調查此一犯罪行為以及合法武裝團體的其他罪行,為哥倫比亞帶來全面的正義、和解與和平。

赫爾南‧貝多雅是「在領土建立和平組織」(Comunidades construyendo paz en los territories, CONPAZ)的社區領袖與組織運動家,長年來反對工業化農業擴張,透過非政府組織的力量守護當地生物多樣性及哥倫比亞黑人土地利益,並抵制大型企業進駐開發。

導演尼可.穆奇(Nico Muzi)2016年拍攝紀錄片《消失的國界》(Frontera Invisible)期間,曾訪問赫爾南‧貝多雅,了解棕櫚油工業後對當地農村社區的影響。採訪過程中,赫爾南‧貝多雅講述了社區與合法武裝組織及工業化農業的抗爭過程,並譴責當地社區委員會私下與業者達成協議,允許放牧業者、香蕉和棕櫚油公司進入居民的集體領土上,非法設置公司。他提到,由於農業迅速擴張,當地居民土地權深受損害,人身安全也受到危脅,「如果他們還想要再種植1000公頃的棕櫚,將不得不把我們從領土上除掉。」

隨著政府與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結束長達半世紀的內戰,民間的社會運動家在哥倫比亞建設持久和平與民主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但進行這一重要努力的人權捍衛者和社區領導人的生命卻飽受威脅。據悉,赫爾南.貝多雅自2015年以來,便不斷受到武裝組織AGC(Las Autodefensas Gaitanistas de Colombia)的死亡威脅;而他也是今年來,第三位遇難的CONPAZ組織運動家。

根據和平與和解基金會(PARES)統計,2017年,哥倫比亞共有137名社區領導人遇難;PARES在《社區領導人遇難報告》中指出,幾乎每4天就有一名社區領導人和維權者遇難。「針對這一群人的暴力行為,背後有高度系統性的作為,」並強調殺害動機是「限制社會領導人參與政治、妨礙建設,土地和環境保護。」

12月14日,25名來自巴赫阿特拉托(Bajo Atrato)及烏拉巴(Urabá)地區的社區領導人齊聚在首都波哥大(Bogotá),記者會上,這些領導人戴上了面具,要求相關單位保證他們能夠安全返回自己的領土。他們和赫爾南.貝多雅一樣,均長期受到死亡威脅,或早已有親屬遇害。

(資料來源:TeleSur、Dipaz、WC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