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青年就是教會的現在

photo credit: CCA

黃欣怡(CCA執行委員)

我們常常在說「青年就是教會的未來」,但我們真的有認真在經營教會的未來嗎?

在亞洲教協(CCA)所舉辦的亞洲宣教會議暨慶祝亞洲教協60週年中,以「同道:真理和光的預言見證在亞洲」這個主題來回顧與展望亞洲教協自1957創立到2017年。當我們在慶祝亞洲教協60歲的同時,是否我們都只停留在緬懷著那風光明媚的過去呢?什麼是我們可以去思想的呢?

誠如普世教協(WCC)總幹事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所提及:「週年紀念就像在路邊的一個長椅,被擺放在那讓人暫停正在做的事,但並非就此停止,而是去反省。這個主題幫助我們去描述著過去,但同時也指向我們接下來要走的路。」這段話旨在反映並提醒我們,不該只有停留在回顧過去,而是深刻的警醒我們要持續行動,做一個先知性的看見,來展望亞洲的未來。

60週年的大會中,所有參與者需要共同擬出針對CCA下一個60年的亞洲宣教方針。當中談到許多我們現階段正面臨的種種議題,如人權、性別、政治、宗教、經濟不公義、生態破壞等等。這些議題乘載了從過去一直到如今依然有人在受苦的經驗,而作為教會的肢體該如何來共同承擔、共同見證上帝的恩典?

然而,很遺憾的是在近8頁的宣教方針中,沒有提到任何關乎青年可以一起參與在宣教道路上的字眼。或許是不小心遺漏,也或許是認為不需要放入青年的字眼在宣教方針之中。

有沒有可能正因為我們總以為青年是教會的未來,反而沒有將青年列入現在的考量之中?當我們總是把青年放在未來再重視的時候,會不會也就已經錯過那最黃金的時刻呢?

當我們期許著能有一個先知性的看見時,我們仍舊討論著10年前、甚至是20年前就已經在討論的議題,那麼這還是先知性的看見嗎?先知性的看見應該會帶來實際的行動,但往往我們到後來都只停留在討論。
青年就是教會的現在,當我們好好傳承過去美好的經驗給現在的青年,以至於他們得以站在我們過去的經驗,停下來回顧、反省,並用新的方式去面對他們時代裡的困難及挑戰,那麼這會不會也是另一種先知性的看見呢?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