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島Tanegashima 像火箭飛向宇宙遠方

 

文圖◎黃靖媗

在日本九州鹿兒島南方一小時船程遠的外海上,有一座如銀河般美麗而特別的小島嶼,它是日本太空總署(JAXA)的基地。在這裡,日本人發射了他們的火箭,為人類的太空科技寫下新的一頁。除此之外,在這座人煙稀少的島上,保留了人世間最美好的風景,純樸的人民、沒有汙染的湛藍海洋與佇立在海洋之中壯觀的岩石洞穴──這裡是種子島(Tanegashima),被人稱作離宇宙最近的小島,這裡,是逐夢的開始,也是我追夢的地方。

趁著夏天最後的暖陽結束前,我搭上從關西國內機場飛往鹿兒島最早一班的飛機,一到了鹿兒島,便跳上開往碼頭的巴士,準備去傳說中那座可以飛去太空的小島。鹿兒島的市區,可以眺望著名的櫻島火山,這座至今仍在活動的火山,會不定時噴發火山灰,因此當地居民每天會根據風向決定要把衣服曬在什麼方向,避免沾染了火山粉塵。

從巴士望出去的鹿兒島市區,很像一部昭和時期的電影,給人一種優雅與簡單的舒適感,現代化的城市卻帶著一點舊時光的復古氣息,彷彿是一個有浪漫思維的紳士,也像一位氣質高雅的淑女。

到了碼頭後,有一位來自香港的旅人以為我是日本人,向我問路,我很開心地指引她搭上了前往屋久島的船。她說,那裡有一座很高的山,她要爬上她夢想的那座山頭,去看她期待已久的畫面。我們沒有交換聯絡訊息,只在告別前互道了一聲「take care」。有時候,旅行裡會遇到許多人,但你知道,很多東西朦朧地留在那裡,會比較美麗。

 離宇宙最近的地方 

抵達種子島後,我直接搭上前往太空總署博物館的巴士,巴士上有墨綠色的布椅與木頭的扶把,可以感覺得出它是一台老爺車了。打開舊式的車窗,迎面而來種子島乾淨的海風,我輕輕地閉上雙眼,細心地去感覺陽光照射在每一寸肌膚之上的溫柔。

巴士沿途經過了無數個美麗的海灘,這裡的浪不驚濤拍岸,宛如有自己節奏的抒情歌一般,一波一波地融化我的心。沿途我讓窗外的海風不顧所以地將頭髮吹亂,那一股自由自在的徜徉,就像這座島所發射的火箭,無重力漂浮在茫茫宇宙,雖然獨自孤單旅行,卻享受其中。

在參觀日本太空總署博物館時,導覽員帶我們去看了火箭發射的場地,那一片廣大的土地上,佇立著發射火箭的基底,背後則是藍到可以療癒一切的深藍大海。光想像這裡曾發射火箭的畫面,所有人團結在一起倒數,看著巨大的火球帶著人們的夢想一飛沖天,心中不由自主澎湃了起來。

我想起了美國太空總署(NASA)在1977年發射第一顆太空探測機旅行者一號(Voyager One),不僅是人類文明的突破,也是所有想去遠方的人心中的勇士,它頭也不回地勇往直前,即便隻身在寂靜的宇宙中飄浮,也依然帶著使命,去尋找另一片未來。在它的身上,裝載了一首美國60年代知名的搖滾歌曲〈Johnny B Goode〉,唱的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個鄉下小男孩到大城市闖蕩的故事。其實,這也是我的心情寫照,來到火箭發射地的腳邊,發現自己很渺小,所有走過的路都不及這些站在真正高處的勇士來得遠,但是,我已經來到了它們的腳邊,這個離宇宙最近的小島,它們的故鄉。

 療癒心靈的海洋 

在種子島,另外一項讓人永生難忘的海上活動是獨木舟行程,我遇上了兩個來自關西的女孩和一名德國旅人,我們跟著在紐西蘭工作多年歸國的日本民宿老闆Joe去海邊。當奮力將各自的獨木舟划到海中央,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座落於海中央的白沙灘,我們停泊好船,就在細白的沙灘上尋找不同形狀的貝殼,最後找到了L、O、V、E四個形狀。

Joe帶我們進入海上岩洞,岩洞的路口很狹窄,但進去後別有洞天,高達五層樓,裡面有很大的回聲。我讓身體呈睡覺般的姿勢,躺在海上,藉著潮水載浮載沉,那一刻,內心好平靜,彷彿它明白我一切需要被治癒的憂傷。

走出幽暗的岩洞後,我們爬上岩石的頂端,遠眺整個種子島別具風味的景色,隨後大家捏緊鼻子,像是代表不同國家的奧運選手,從五層樓高的天然跳水台往大海一躍而下。海底的珊瑚,美得就像煙火,五彩繽紛在眼前綻放,此刻,我又學會了一件人生的道理,放瞻嘗試每一件未完成的夢想,絕不會後悔的。

後來,我們將獨木舟划向內河,在出海口發現一片生態豐富的沼澤地,看見了彈塗魚與蛤蜊,還有一隻手大一隻手小的招潮蟹。再往沼澤深處划去,兩旁低矮的紅樹林像夾道歡迎的樂隊,我聽見大自然的歌聲,那一刻心靈重新整理,資源回收桶該永久刪除但遲遲不敢下手的東西已經被海洗刷淨盡。直至黃昏,開著車穿梭在鄉間小路,夕陽慢慢從海的盡頭落下,夜空開始透出點點繁星,越夜越亮,像是一場舞會,每個人在這塊黑色布幕上極盡揮灑自己最美的模樣。我不會忘記,那天深夜,看著每一顆星星,我發誓,一定要再回來這個地方。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