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不是選舉花招, 而是嶄新關係的開始

1970年12月7日德國總理勃蘭特(Willy Brandt, 1913~1992年)訪問波蘭華沙時,在華沙猶太人死難者記念碑下獻花之後,突然雙腳跪下,低聲祈禱說:「上帝饒恕我們吧!願苦難的靈魂得到安息!」他為納粹時期德國在華沙所犯下的罪行以行動誠心謝罪。勃蘭特的下跪,不但讓波蘭人民深受感動、化解心結,重新與德國建立關係。國際媒體也以「德國總理跪下去,德國人民站起來」,來形容德國面對歷史事實的反省與懺悔。歷史上稱勃蘭特的行動為「華沙之跪」(Warschauer Kniefall)。

台灣的選舉文化上,也盛行「下跪」文化;特別是在選情緊繃的時候。1997年台北縣長選前,盧修一單膝一跪,讓陷入苦戰的蘇貞昌獲得「逆轉勝」。2002年,台北市長選舉,宋楚瑜也在選前一天為明顯優勢的馬英九向選民跪下求票。2010年,五都選舉時台南市候選人郭添財、高雄市候選人黃照順之女陳菁徵也都當眾下跪,期待可以催出選票。

這次新北市罷免黃國昌投票前一夜,在安定力量的集會場合,也有牧師帶著台上的人當眾跪下來祈禱,祈求上帝能保守罷免成功。這是順著台灣的選舉文化潮流而跪的,還是將造勢場合視為佈道會,要見證上帝的同在呢?

其實,牧師帶著台上的人當眾跪下祈禱,那一跪,跪出許多的問題!隔天投票結果,罷免並沒有通過。是上帝沒有聽他們的祈禱,沒有應許他們的祈求,還是上帝不同意他們的議題?牧師在「選舉」場合,適不適合跪下祈禱?

耶穌誕生的故事中,東方博士到訪後,看見馬利亞和耶穌,就「俯伏朝拜這孩子,然後打開寶盒,拿出黃金、乳香、沒藥等禮物獻給他。」(馬太福音2章11節)這次的俯伏朝拜是福音書中所記載耶穌出生唯一一次受人跪拜。在福音書中,若用「跪」去查詢時,會發現只出現5次;去查詢「俯伏」,則出現17次。

這些經文,除了幾個例外,大多是與耶穌相遇時,因建立新關係而謙卑、俯伏跪拜的。這些跪拜的經文裡,沒有醜化某個個人、沒有以不實言論欺騙他人。相反的,在與耶穌相遇、跪拜耶穌之後,都能以全新的眼光看待彼此,帶出嶄新的關係。

在待降節期,準備迎接主耶穌誕生時,須再次提醒自己,當在聖嬰孩面前謙卑跪拜,找尋與上帝、他人相遇的力量。因為耶穌的誕生是要使我們有能力以全新的方式與他人相遇,產生「我與你」的美好對話,並可以以新眼光來彼此看待。

1條評論

  1. 若台灣政府執意要立法放棄安息日
    企業主有依據用企業文化強迫員工休息日加班
    再空喊個加薪
    空氣汙染定調境外移入汙染,不限制工廠減排,只拿老百姓開刀
    國土山林恣意開挖砍罰
    為了財團利益,胡作非為
    只能說沒救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