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數算上帝的恩典

Photo by Emilyannamarie

「抵著試煉、災禍圍你真艱苦,致到餒志、失望,四面看無路;你所得的恩賜逐項想來記,穩當滿心感謝上帝大慈悲……主的恩賜逐項算來記,穩當滿心感謝上帝大慈悲……」
新《聖詩》593首說得沒錯,上帝的恩典真的數不盡,但我們若沒有謙卑、放下自己、知足不妄求,很容易就會被困境限制,而看不見上帝恩典的記號。
在歲末年終,讓我們來一一細數上帝所賜的恩典!


上帝派來的看護

文圖◎王昭文

我們家在2017年算是大不幸。妹妹貞文在5月安息主懷,另一位妹妹竹君也在那段期間病倒,陷入癱瘓,雖然意識清楚但無法言語,需要人24小時照顧,至今依然。雖這是難以承受的悲痛,我們卻也在其中經歷絕大恩典。

竹君病倒入院後,我們立刻找了看護來幫忙。原本希望是台灣人,但是醫院看護大半都是嫁來台灣的中國人。事急也只能接受。後來這位湖南來的阿妹,成為我們極重要的支柱。許多人說我們太幸運了,好看護難求,我們能夠碰上真好。

6月間,竹君必須出院回家療養,我們煩惱得不得了,不知道怎樣安排才好。找外勞,有段頗複雜的程序,而且也怕溝通上的困難,一直猶豫不決。送安養院,打聽相關條件後,又覺得無法放心。最後,阿妹說她願意跟我們回家,24小時照顧竹君。雖然這比請外勞要貴很多,但她幾個禮拜的照護工作做得很好,我們可以放心。

於是,我們接納一位陌生人住到家裡來,她就像上帝差派的天使,擔負起我們做不來的照護工作,不只技巧熟練,也用心關懷。

Photo by Denis Collette…!!!

阿妹是非常難得的看護。她除了照顧竹君,還主動做全屋打掃清潔的工作。每天她都把癱瘓的竹君抱到輪椅上,到處塞枕頭,細心安排讓她感覺舒適,然後出去散步曬太陽。她還用心替竹君按摩逐漸痲痹蜷曲的四肢,早晚用溫水給她泡腳。實在伺候得太好了。

7月底,阿妹請假數天,找了一位她的同鄉小玲(假名)代班。小玲雖然該處理的都有處理,但讓我提心弔膽好幾天,而且常常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這位小玲很粗野,每天都用手機聽著藍營的政治節目,然後跟我說:「中國快要打台灣了,可能明天。」太吵的電視聲音讓我受不了,只好拿一付耳機送她,請她不要吵到病人。醫院的居家護士來拜訪的時候,告訴她要為病人多按摩,結果她竟然當著竹君的面說:「她不是不會好了嗎?這樣按摩有什麼用?」阿妹回來接班時,真是讓人有得救的感覺。

聽很多朋友說起看護難找、難留,知道很多看護帶來困擾的故事。目前為止我們算是很幸運,遇到細心、用心的看護。很感謝阿妹的幫助。

竹君9月生日時,又住進新樓醫院。看護阿妹知道她快要過生日了,就跑去買許多氣球,自己灌氣、設計造型,把病房布置起來。忙碌的護理師沒好聲氣,要她把氣球挪到比較不妨礙工作的地方。主治蔡孟宜醫師看到了,則表示關心,聯絡了社工師、關懷師,請她們籌辦一個生日會。於是當天上午在病房舉行頗為熱鬧的生日會,院牧部、社工部10多人來,唱歌、禱告、切蛋糕等。一向很安靜不多話的蔡醫師,全程笑咪咪。醫師和社工師一致推崇看護阿妹,說這種視病猶親的看護太難得了。

阿妹第一天買氣球,第二天買立體生日卡,第三天為竹君買了全身的新衣,包括紅色的T恤、針織外套、黑長褲、紅襪子,把竹君打扮得很喜氣。

「工作十多年,我第一次為自己照顧的病人買東西呢,我心疼她,希望她能好起來。」阿妹這樣說。

阿妹用氣球和紅衣來為竹君打氣,是我完全想不到的。她如此真誠疼愛竹君,真是奇妙的因緣。她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我們深深感謝。

在勞苦困頓中,開啟感謝的眼光

◎玽

Photo by Heine Christiansen (Jr.)

拖著疲憊的身心,一早通勤的車上,讀著社群上朋友寫的分享。他寫著,曾殷殷期盼為家人的重生得救禱告,然而隨著年歲漸長,家族卻經歷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傷痛,深深的無助與失望,簡直覺得上帝又深邃、又遙遠。而他的禱告則充滿了抱怨、哀求和質疑……。讀著讀著,我眼淚流了下來。

數年前,因家人第一次重鬱症發作,全家陷入愁雲慘霧,好不容易幾年過去,狀況趨穩,原以為終能撥雲見日、見到迦南地,沒想到翻過一座山,仍是無盡的沙漠,仍在曠野中匍匐前進。不只家人原本的病情大幅度變化,今年,更頓失一位同工、一位長輩,幾乎泰半的時間,我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往醫院的路上。
而就在長輩入殮禮拜當晚,一個遠在國外就學的家人,也被送進當地的重症病房。那一晚,我與先生人在台灣,無法趕過去、深夜凌晨更聯繫不上任何人,只能無助地跪在上帝面前,求祂搭救、施恩憐憫。若你也曾經在極大的黑暗中、在死亡危急的邊緣,必能體會我與先生當時的徬徨、焦急,只能拚命抓住神,求神不要掩面不看我們,除此之外,別無拯救。

一晃眼,又到了年末。真如朋友所說,覺得上帝太遠、太沉默。面對未信主家人的質疑、憤怒,有時只能沉默。做什麼都不對;不做什麼,也不對。禱告完全摸不著頭緒,有氣無力。一日深夜,再度被無力感攫住,我忿忿不平地問先生,為什麼有些基督徒看起來一切充足、美滿,有些卻不是?他很有智慧地回答我:「那是上帝的事,不是我們的事。」我不甘心又問,那是不是學著多順服一點就好了?我們是不是「太不乖」,以至於這些事臨到?先生又回答:你忘了約伯嗎?「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我想,約伯應該是有文字記載以來最衰的人。想想,還真是悖逆又軟弱,得見到有人比自己更慘,才能得安慰。

但是,當我們軟弱時,上帝仍然工作;痛苦想放棄時,上帝仍然工作。上帝掌管一切,祂也親自做工。當我們在曠野時,仍有上帝預備的雲柱火柱,仍有祂賞賜夠用的嗎哪,而且只有一天的分量。這「一天」實在奇妙,信主的年歲越久,才體會到「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關鍵不在「不要為明天憂慮」,而是今天的難處就夠大了,哪裡還有氣力想到明天跟下一步呢?有人說苦難臨到時,適合讀約伯記,而我卻是從詩篇中重新得力。在分身乏術照顧家人的日子,在醫院外焦急等待、在越洋電話始終沒接通時,在抱怨、質疑的禱告中,我從詩人的讚美中,緩慢學著重新聚焦在主耶穌的作為上。

「數算恩典」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數年過去了,不敢說自己做得不錯,但有件事的確不太一樣,我心裡的眼光,慢慢從日復一日的勞苦困頓中,看見可以感謝神的地方。有時是家人能安然地睡過一夜,才知道這樣平凡地睡過夜,有多珍貴。有時是讀到朋友分享的一天,在將近30年後,他的家人全家歸主。我心裡深深感到從神而來的安慰及出乎意料的平安。因為明白神都知道,神都掌管。求神幫助我們在艱難、患難中,在這末世,也能像諸多雲彩般的見證人一樣,持守忍耐到底的心志,向著標竿直跑……。因為神的話語,一句也不落空。

在疾病中看見恩典的記號

文圖米嘎

2017年年初,我被醫師確診罹患了乾燥症候群(Sjögren’s syndrome),這是一種免疫系統失調的疾病。而確診的當天,醫師就說我必須住院3天,進行靜脈衝治療。那3天,先生因為教會工作繁忙的關係,無法一直陪伴在側,家裡3個孩子也還小,沒能來醫院陪伴,因此我有了很多的時間與自己獨處。看著機器把藥物一滴滴注入靜脈,我心裡想著:「主啊!我是怎麼了?祢要我住院做什麼?難道祢不知道我先生要處理很多事情,還有3個孩子,誰來打理他們呢?」許多的疑問在心裡頭打轉,第一天的夜晚,很難入睡。

出院服藥幾個月後,因為抑制藥物沒有發揮很大的功能,症狀沒有改善,所以醫生決定用「化療」來抑制我身體的免疫系統問題。當我聽到要「化療」時,嚇了一跳,心裡一點預備都沒有。我在醫院撥電話告訴先生我需要化療時,他也不知所措。進入化療室,又是一人獨自面對心裡的恐懼與焦慮;化療後,還要自己開車回家,想到這裡,眼淚不知不覺地流了出來。

經過5個月的治療後,先生受上帝呼召轉換服事的教會,全家要搬遷至東部,這對我又是一個大挑戰。我要重新適應東部的醫生,還要適應東部的環境,擔心東部縱谷的炎熱氣候及潮濕會影響我病情的穩定性。我又問上帝,為什麼是東部?難道祢不知道東部只有一間醫院有風濕免疫科嗎?從住的地方到醫院,有好長一段距離,萬一我又要住院,誰能來照顧我?難道我又要自己開車往返醫院嗎?來到東部以後,先生的工作更忙碌,而且時間無法彈性調整,我不禁抱怨,上帝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每當我心裡出現許多問題時,心裡總是有一個極細微的聲音說:「我要妳休息,學習跟疾病和平共處,並且在疾病中遇見我!」搬到花蓮後,每兩週做一次化療,東部的主治醫生把化療劑量增加,所以每當回到家的那晚開始,就是我身心最煎熬的時刻,通常不舒服會持續3到4天。這樣的循環持續4個月,每次越靠近化療的那天,我的身體就開始抗拒。甚至有一次,我坐在化療室門外,抗拒開門進去治療。

不知不覺,接受治療也已經10個多月了。很多時候,幾乎是我獨自去門診,自己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有時,我會在往醫院的路上流眼淚,在診間聽著醫師講述我的病況時,也會感到孤單、焦慮。在治療過程中,反覆噁心與其他不適的狀況,更讓我感到無助與厭惡。然而,回頭看看走過的每一時刻,我漸漸能體會上帝的心意。承認自己身體的限制,還得放下很多服事,完全休息,這對長期被一個角色框住,然後又習慣不斷為他人付出的我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一門功課。上帝讓我在身體的限制中,學習接受別人的幫助,學習在極微小的事上找到祂恩典的記號。

在離開西部前,教會會友在我第二次住院時,輪番來探視關心,還有姊妹同工體貼牧師工作忙碌,白天志願在醫院陪伴、照顧我。還有小姑下班後趕搭一個多小時的火車到醫院陪我過夜,然後一早又趕車回台南上班。

來到東部做治療時,我的牧師同學一早會在火車站等我,載我到醫院,並在下車前為我禱告。在我化療隔天,另一位牧師同學也從隔壁鄉帶來她煮好的營養食物,幫助我恢復體力。會友體貼我的身體狀態,常提醒我該休息,或送一些營養品補身。我的先生,則是默默扛起接送孩子上下學、打理三餐的工作,只為了讓我好好休息,不讓我因操煩而影響身體的修復。此外,西部的親朋好友不時寄來食物、生活用品,甚至還有青年體貼我負擔家務,送了一台掃地機器人,減少我整理家務的辛勞。還有許多人也透過網路、電話關心問候,或為我禱告。在我從醫院化療回來時,我的孩子也會特別主動做家務、降低講話音量,並且貼心地問我是否不舒服、需要幫忙嗎?

當我回想這些恩典的記號,我才知道當我一個人在醫院門診聽醫師講述病情的時候,有很多人正在為我禱告;當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時,有人攬下我的服事,承擔我的責任;當我面對身體裡面的混亂與外在的不適症狀時,上帝讓我從祂的話語得著平靜與安穩,讓我認識自己的限制,接納目前的自己,並和平共處。

細數恩典真的數不盡,但是我們如果沒有謙卑、放下自己、知足不妄求,就會容易被困境限制而看不見上帝恩典的記號。

曾經有人問我:妳是不是信仰不夠堅定、靈修不夠才會一直承受這些苦難?

苦難是懲罰嗎?對我來說,苦難才是我更認識上帝的機會,是我跟上帝還有我的親友的精心時刻,是我的家人服務行動的機會,是讓我學習接受禮物的時刻,是我和家人學習彼此表達肯定語言的機會,是我跟愛人學習更多身體接觸的溫暖時刻。

感謝上帝透過苦難,讓我更貼近祂的心意,讓我更能體會受苦的人的心境。為這一切獻上感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