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撒種的比喻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班機半夜抵達杜哈機場,機場長廊、候機室、購物店,熙來攘往的人們,或逛街或休息或匆匆趕往登機門,好不熱鬧。這沙漠城市儼然已成為轉機客的驛站。在杜哈幾天,好幾次行駛在海邊與沙漠相連的柏油路上,為大樓高聳林立讚嘆,也驚喜於沙漠中的花草樹木竟是綠意盎然。

卡達屬熱帶沙漠性氣候,全年乾旱少雨,年降水量僅為125毫米,卻在沙漠上堆疊出丘陵,布滿水管,以智慧監控的滴灌技術育養出沙漠綠洲。6年前造訪以色列,也是同樣的驚奇,年雨量300毫米的以色列,能種植土地相當於兩個台南市大,但卻是歐洲冬天不可或缺的蔬果供應國。以色列獨特的滴灌技術,配合供水管路極低的漏水率,以打針方式注射水分與養分,造就了蔬果自給率達95%。台灣年雨量是2500毫米,卻常缺水,自給率僅32%,這是想法與態度問題。

很喜歡耶穌的農夫撒種比喻:「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吃盡了;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有落在荊棘裡的,荊棘長起來,把它擠住了;又有落在好土裡的,就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路旁,沒有苗,無法著陸生根,曝露給飛鳥吃盡了。土淺石頭地,表面有土,裡面卻是生硬的石頭,發苗快,硬石頭阻擋了根的生長,日頭曬就枯乾。荊棘裡,荊棘長起來,擠住苗就不結實。好土裡,就容易快樂地長大結實。

過往,這段比喻被我解讀為要找好土、清荊棘,遠孤獨、破硬地;然而,種了一年植物,親身體驗了植物的生命力,在缺水的土裡,能伸長根鬚尋找水源,也親身體驗每株植物都需要善體它意的農夫,將它從路旁移到土裡,幫它除去荊棘。因而,有了新的亮光重新看見這段比喻的價值。

耶穌將世間環境赤裸裸地指出來,要我們知曉好土不易找,荊棘充滿身旁,淺土是必然、路旁是常態。我們要鍛鍊的是,要成為一株有智慧尋求新泉源的生命樹,要成為互相幫補的農夫。我們常被棄落在路旁無人理會;也常有患難、逼迫,如硬石頭地,使我們心志被擊倒;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和私慾,更是每天擠住我們生命,無法呼吸。這些不同品質的土地,是無可逃避的命定。我們不能期待生命永遠落在好土裡,反倒要期待用上帝的心、眼,克服世間的冷酷,穿透石頭的堅硬阻礙,超越世上的患難逼迫誘惑,生長開花結實。

求神讓我們有智慧,在荊棘中得到幫助,在淺土中,找到新的生命泉源,而當有人孤伶伶地躺在路旁時,我們能及時成為好撒馬利亞農夫,將他背到好土裡得到好的照顧。也更祈求神讓我們有更豐盛的智慧,如蚯蚓般,在土壤裡鬆土沃土,滴灌沙漠地,鬆軟硬地,使更多的貧瘠地成為好土,孕育豐盛的生命。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