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百加

高展宏,有著清亮雙眼、濃密劍眉和銅亮皮膚的原住民青年,2017年8月以前,或許沒有多少人認識他,然而在世界大學運動會中,高展宏在男子舉重62公斤級項目,以抓舉131公斤、挺舉158公斤、總和289公斤摘下銅牌,成為台灣舉重隊第一位奪牌的選手,霎時鎂光燈與鏡頭圍繞,稱他為「台灣之光」。

因世大運奪牌而躍上新聞版面同時,高展宏的人生故事也在各大媒體被傳述,包括體育之路的起落、家園曾經歷八八水災、在比賽前夕告別父親等。或許是因為見過風浪,這位1993年出生的大男孩,在記者及鏡頭面前,非但沒有年輕氣盛,反倒格外內斂沉著。11月出國參加世界錦標賽前夕,他欣然接受《台灣教會公報》的訪問,分享心路歷程。

高展宏談起投入舉重的初衷,是為了家人,獲得佳績後,也首先感謝家人、教練及學校的支持。此外,他還有一位深深感謝的對象,就是上主。身為南布中會桃源教會的青年,基督信仰是他的力量,也形塑著他的價值觀。世大運奪牌後,他在個人網頁上發表了這段話:「……不敢說我有多努力,但能被看見真的很幸運。我也常禱告著,這一切的榮耀都將歸功於上帝,謝謝上帝給我的一切,這一切絕對超乎我所求所想的。」因為世大運而聲名大噪,對高展宏而言是意料之外的事,他相信這是上主給的恩典和機會。

因著媒體爭相報導,高展宏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走紅」滋味,卻沒有因此自恃,而是把握機會回饋家人、部落和學校。在正修科技大學的支持下,他協助推廣部落農產,不僅舒緩了家中的經濟狀況,也打響Kalavung(桃源部落)芒果的名號。感恩之餘,他不忘奉獻經費給自己出身的學校和教會,有餘暇時就出席公益活動。他直言,運動員的生涯非常短暫,把握自己現在擁有的一點影響力,希望能鼓勵和他一樣來自部落的年輕人,並且盡力回饋社會。

        為了家人

早在世大運之前,高展宏已在國內舉重賽事嶄露頭角,國中三年級就打破了當時的全中運紀錄,可謂稟賦優異、資質極佳。他初次接觸舉重,是因為當時就讀的桃源國中在培養舉重人才,但他坦言,加入舉重隊,卻不是完全出於興趣,「是因為想幫家裡賺錢!」當時他認為,去練舉重、去比賽、贏了就有獎金,就可以拿錢回家了。令人聽了莞爾,不知這位少年到底是太單純,還是太顧家。

然而,高展宏的父親一開始是強烈反對他練舉重的,「所以我都偷偷去練。」展宏笑著說,當時的教練都可以作證。

其實高展宏可說是出身體育世家,他的哥哥們都曾經是運動選手,村中也有許多體育前輩,那麼為何父親還要反對?言及此,高展宏神色有些黯然地說,正因為家人曾當過運動員,更深知體育這條路實在不好走。所幸他堅持了下來,並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表現,得到父親的認同與支持。

世大運開賽前,高展宏的父親在8月8日當天因肝癌過世,這不是常人能忍受的打擊,教練原本擔心高展宏會因此受影響,沒想到高展宏卻展現了極堅強的心志,發揮實力而且奪牌。賽後記者會上,鏡頭捕捉到他因談及父親而拭淚的畫面。關於這件事,高展宏覺得媒體將他塑造得太悲情,「本來沒有要哭啦!但他們(記者)一直問就越講越想哭……」這個為當眾落淚感到難為情的大男孩,其實承襲了父親曾任村長的無私精神,以實際行動展現他是如何在乎家人與部落。

        被看見是幸運

高展宏的布農族名字叫做Bisalu,如同許許多多原住民青年,為了求學、工作總得離開家鄉,但只要有放假,他一定會回到部落。「回家」對他而言,不僅是聯繫家人感情,也是表達一種認同。回到部落,他若不是幫忙農事,就是參加教會活動。現在就讀研究所的他,希望未來能回到部落當教練,或從事農產推廣,也鼓勵部落青年,不要在外面待久了就忘記自己從哪裡來,有機會一定要回部落貢獻所長。

高展宏也觀察到,運動場上許多有潛力的原住民,不得不向沉重的現實壓力低頭,甚至退出運動界。「其實我原本也差點走不下去。」「為什麼?」「因為沒錢了啊!」一年多前,甫從大學畢業的高展宏,因父親臥病、經濟困頓,差點放棄舉重,他非常感謝正修科技大學的幫助,若非如此,他沒有機會繼續念書,並在今年的世大運大放異采。

「但是,很多人不像我這麼幸運。」高展宏根據自身經驗指出,運動員拿出成績之前,恐怕會好長一段時間乏人問津。再加上如果是比較偏冷門的項目,選手可能沒有廠商贊助、也沒有媒體關心,受訓的設備、護具、醫療、在外生活費,甚至出國比賽的經費,幾乎都得自行籌措,對許多離鄉背井的原住民青年來說,實在很吃力。高展宏很希望,媒體、廠商和相關單位願意更關心運動員苦熬的處境,能多挹注資源,不要只在選手得獎後才出來沾光。他因為爆紅,更體悟到台灣體育環境的現實,也促使他不斷思考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相片提供/高展宏

        信仰是力量

會不會鼓勵學弟妹走體育?高展宏先是嘆道「不會」,後又連忙說:「不是啦,要看有沒有興趣,有的話,一定要有責任心,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到底。」他若有所指地說,許多夥伴在體育路上半途而廢,未必是因為外在壓力,有的是因為無法改掉不良嗜好、堅持每日的訓練和作息,辜負了教練的期待和身體天賦,非常可惜。

高展宏並不是誇誇其談的人,問他捐錢回饋母校,有沒有想呼籲學弟妹什麼?他說:「沒有啊,就應該的啊。」再問他,有沒有一句最喜歡的經文?他說:「沒有耶,就心裡常常想到很多。」最後問他,活動邀約,都怎麼決定是否出席?他說:「會跟教練或家人討論,然後出席費能捐都捐。」可以感受到他是個很實在且善良的人。他說,信仰對他而言是一種力量,支持他也教導他正確的做人態度。訪問尾聲,他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其實很多事情上帝都安排好了,真的。」他始終謙卑感謝著一切際遇,一直覺得自己能被大眾看見是幸運,然而我想,我們會看見他,是因為他的確很努力,也真的在發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