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故事開始

我們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是上主說要有光就有光,主的話語就是絕對權柄的行動,而光是上主給人公義與希望的記號。那麼滿有主的形像、卻也汙穢不堪的人們,在這個世代、這個年代,特別是在這個島國,在過去一年,演了些什麼故事給後人看,又誠實或欺哄的說了些什麼故事?

過去一年,發生了越南移工阮國非之死、亞泥展延侵占原住民土地的爭議、一例一休的勞資攻防、罷免立法委員黃國昌未過、推動台語公共電視台連署、全民參與反空污大遊行、公投法與促轉條例通過、西拉雅正名行政院列優先法案送入立法院以及李明哲事件。這些是本報所列的大事,這些大事發生與醞釀發酵之際,有些人是看官,有些是路人甲乙,有些趁機撈一筆,當然更有始作俑者與唯恐天下不亂之徒,也有充滿悲天憫人的仁義俠客。不知當時的你是哪一種?

很多人喜歡對整個年度的觀感一字以蔽之,就像是「台灣2017年代表字大選」選出的最高票為「茫」字。此字一出議論紛紛,媒體大肆報導,好像這字就是我們所有人的整體表現。其實此字不過是9萬出頭參與投票的人當中的1萬2000多票。當然選「茫 」一字者得以表達其心聲與現狀,最要不得乃是擴大渲染此字之意,使人洩氣者。這類說文解字之人,不乏教會內之專業人士(意即牧者)。有些事情是茫了,但不應藉字殺人,把所有現象都解釋為茫。即便是茫,深感要成為主耶穌基督同行者的我們,不是在數落,而是要讓「茫然」成為「光芒」。

昔日不經判斷、無自我思考者習慣抄襲成章,如今網路方便更讓人不甘寂寞的「轉貼」,看看那些瞬間即發的轉貼,正像是一篇一篇的假見證,腐蝕人心。所謂的社群討論空間,說的不是讓人激勵、彼此鼓舞的話語,反倒是謠言指揮中心。妥善的利用現代科技,讓清新亮麗的生命故事重新啟動吧!

膾炙人口的聖詩〈我真愛講這故事〉不僅旋律優美、易唱,歌詞更是發人深省;填詞的詩人在第一段就訴說著他極愛訴說的故事,是天頂奧妙、是主的榮光與大仁愛,這是讓詩人認為值得到處報揚的本質。詩人又寫著我真愛講這故事,因為我知是實、心安兼知足、贏過香花甜蜜,那是他認為講故事要「真」、「善」、「美」。新的一年,我們要說什麼故事,是危、聳、虛、騙,還是榮耀盼望使人得利益?又我們要做什麼,讓人當成故事寫下,是狗屁倒灶、風花雪月,還是可歌可泣的榮耀主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