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與尊嚴之死

陳義凱

安樂死在當今社會常被提出來討論,退休名體育記者傅先生上書蔡總統建言推動安樂死立法,並且已經在瑞士的尊嚴診所取得綠燈通關資格,表示「隨時可執行安樂死」。他的舉動是要喚醒司法當局,台灣目前因洗腎或因癌症而自殺的人口高居世界前段班,有多少人因為受苦而發生人倫家庭悲劇,情何以堪。

有位名作家,寫給兒子兒媳一封公開信,預約自己美好的告白信,內容溫馨感人,信上說她不怕死,只怕失能失智而失去了尊嚴。這和我9年前的想法不謀而合。我常向上帝禱告,向主祈求恩賜成全,若要我回天家,用任何病痛我都能欣然接受,就是不要失能失智失尊嚴。

回憶母親年輕時落落大方,為人和藹,待人彬彬有禮,家務規劃井然有序,是位賢內助。晚年得了阿茲海默症,經常認不得親人,情緒失控又常走失,全體出動四處尋找,弄得人仰馬翻,生活完全變調。後因長期包尿布引起陰道、膀胱發炎導致洗腎,長年臥床坐輪椅代步,與當年的母親判若兩人,不可同日而語。

因此,我百分百支持安樂死,人活著要有尊嚴,離開要優雅,人到世間本是瀟灑走一回,人年輕要努力奮鬥,老年後要喜樂再見。我非常高度支持名作家和名歌手鳳飛飛的做法,不做任何方式告別,不發訃聞、不公祭,來時一無所有,去時乾淨俐落,對社會可樹立令人敬仰難忘之典範。

加拉太書5章22節:「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25節:「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作者為台北劍潭基督教會會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