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石問道

Photo by Free-Photos

◎Arsone

基督教對教育相當重視,而這份重視源自於聖經的教導;無論是古老的箴言(箴言22章6節),或使徒的自白(提摩太前書2章7節),善於教導者,更被視為是上帝僕人的特徵之一(提摩太後書2章24節),是神在教會中所設立(哥林多前書12章28節),更是賜下聖經的目的之一(提摩太後書3章16節);這份對教育的重視,現在以主日學(Sunday School)的名稱,廣為我們所熟悉。

孩提之時,在父親的要求下,主日學已是一個禮拜中我們兄弟的標準行程之一。即令那時還談不上接受基督為生命的救主,倚靠十字架成就的赦罪之恩,但藉由主日學的教導,略知聖經多數故事的梗概,能背誦有如格言的聖經金句也不在少數。

等年紀稍長時,這些已不足以面對青少年各樣的煩惱糾結,猶記當時的主日學老師會鼓勵我們查考聖經時,不只是白紙黑字的閱讀,而是思辨一些形而上的議題,即使有些對當時的我而言,仍然太遙遠、困難,卻使主日學的學習多了些深度。

長我們十餘歲的主日學老師,扮演著傾聽者的角色,不厭其煩聆聽我們生澀粗糙的言論,並順勢給予適度的導引建議。迄今對這位主日學老師所提及仍有印象的是「人生中理想的狀況是什麼?」「要活到幾歲才足夠呢?」「有見主耶穌的準備嗎?」

第一個問題相似於小時候經常憧憬描繪的人生志願,但對於已經有點懂事的我們,回應這個問題時,已不會如稚童時天馬行空。另兩個問題就不是平時會萌生的想法了,除了反映我們當時的價值觀之外,同時提醒著人生並非可以讓我們無度揮霍、終有一死的事實。

這些問題對如今年近中壯的我來說,都不算太深沉艱澀;但主日學老師這些問題的拋出,與當時日益複雜的生活經驗、思緒交互影響,有如開啟一扇窗戶。促使那些甫脫離孩童階段的我們,看到聖經不是故事集錦,而是至高者向人的啟示,與人往來的歷程;觸發那些當時仍然懵懂的我們,領略聖經不是格言彙編,而是亙古常在者對人的啟示,有著完整的信息、一貫而系統性的思想。這些一問一答間的討論,讓我們意識,真理的浩瀚深邃,非到兒童主日學止步,而是竭我們一生,亦難窮萬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