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以理解代替隔離

Photo credit: Latente 囧 www.latente.it on VisualHunt / CC BY-SA

衛福部於1月22日重新修訂「捐血者健康標準」,將「男性間性行為者終生不得捐血」放寬為「5年內有男男間性行為者暫緩捐血」。目前修正草案正在進行審查程序,60天內如果沒有重大異議,最快5月就能公告上路。

有部分人認為該條文涉及歧視,且醫療技術已能過濾愛滋帶原血液,應放寬限制;但也有持反對放寬立場者,認為不應讓受血的人承擔疏失風險。

「捐血者健康標準」旨在確保捐助血液品質,得以對「血液狀況」以及易影響血液品質的「行為」兩面向的九項目把關;其中的男性間性行為常常容易被延伸推論成為男同志「群體」。反對者認為,現行醫學篩檢技術只有99%的準確率,無法完全確保受血者的權益,提案請政府堅持拒絕,或是「甲血甲用」,意即男同志捐的血只給男同志使用。

此一論述是一種有罪推定,將男同志或男性間性行為與愛滋做因果推論,能不能捐血是其次,但長期將同志群體標誌隔離,並不是血液把關的有效作法,且會帶來群體間更深的對立與誤解。

美國最高法院1954年宣布有色人種隔離政策違反憲法賦予的平等權,宣告終結了近百年的種族隔離政策。此前,有色人種的處境先為奴隸,後為次等公民,需使用獨立的衛生、教育、公共設施、廁所、飲水機等系統;當時的白人認為隔離但平等,在優越主義思維下,為確保種族血統純良、生活清潔、信仰純正,必須與有色人種保持距離,僅提供有色人種相應的次級設施,以達成平等的表象。

這些在現今看來粗暴無理的信念,在當時卻有許多偽科學證據甚至是神學論點支持,相信白人是演化上最進步的人種,也相信神在創世記確立閃(黃人)、含(黑人)要服侍亞佛(白人)的規律。

回到今日的台灣,放寬捐血條件爭議讓我們看見類似的族群隔離思維並沒有消失。比起更進一步認識陌生群體,社會更傾向樹立有形與無形的隔閡,讓自己免於他者的傷害。我們該做的應是回到血液嚴實把關的立場,加強衛教宣導、增進篩檢技術,確保血庫充足,而不是走回頭路,施行偏見心態。

社會對少數群體依然存有誤解和偏見,影響層面不僅捐血層面。懇求信仰的力量幫助我們謙卑自己,試著同理、時時反思我們的信念系統,以理解代替隔離,建立更合一的社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