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湖草莓季 小小莓果,大大滿足

文圖◎莊韻彬

貼心有愛老地方

新年伊始,以微酸香甜的大湖草莓開始是再恰當不過了。車子開往大湖酒莊,台三線沿路都是草莓園,我們再次造訪去年來過的老地方。

若要問草莓園怎麼選,我想除了老闆娘親切的招呼,最要緊的便是愛護客戶的心。譬如我們的老地方,園區外觀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偌大的草莓園分成了幾個區塊,有些區塊更拉起繩子圍繞。我們這一天到訪,老闆娘便示意我們往最裡面走,直到沒有拉起繩子的園子才可以採。

雖然越往裡面走,草莓的確越大顆,不過總覺得這當中似乎還有什麼玄機。一問之下才知,因為草莓怕蜂蝶叮螫、產卵,所以多數草莓都需要噴藥來抵抗蟲害,如果太快採摘,農藥仍殘留在莓果上,而草莓又不耐洗,那麼很可能就會把殘留的農藥吃下肚子。而我們的老地方,貼心地把施藥期不同的每一區劃分開來,開放給客人採摘的區塊,保證藥期已經過了,可以放心採果。

我原本半信半疑,便仔細觀察了一下,果不其然,只有最裡面那一區有蝴蝶、蜜蜂在草莓花瓣間飛舞,其他的區塊則很少見。而且我看到另一個讓人更加放心的景象──草莓園旁的畸零地種了油菜、甘藍菜、白蘿蔔、空心菜等不少菜蔬,看起來像是自家食用的,因為菜葉被蟲啃食得坑坑洞洞,很不美麗,但也證明此區的確沒有藥害。

這一天是北部少見的好天氣,冬天的陽光暖洋洋灑落,多得讓人覺得有些奢侈。小妞興奮地提著自己的小籃子躍躍欲試,我們深怕她一個不小心跌落田裡,她卻在窄窄的田埂上蹦蹦跳跳逕自往前。陽光下,躲在翠綠葉片下的莓果一顆顆鮮紅欲滴,看起來就像小妞一樣淘氣。

「媽咪,要採哪一顆呢?」小妞望著遍地的草莓,興奮地問,準備放手一搏的氣勢。

「妳就找找最紅最大顆的吧!」母女倆就這麼開始「你找我剪」的尋寶遊戲。

鍾心所愛小草莓

「媽咪,這個好大啊!」「媽咪,這裡也有。這裡、這裡,快來啊!」小妞時而翻翻葉子,時而蹲下來;時而到前頭,時而呼喚媽媽趕快過去,忙得不亦樂乎。兩隻粉嫩的小手掌捧著快握不住的嬌豔莓果,襯著被太陽曬得通紅的臉頰,讓爸爸我完全沒興趣採草莓,而是拿著手機「採」下女兒可愛的一刻,巴不得捕捉每個稍縱即逝的美好瞬間。

從這頭到那頭,再從那頭回到這頭,母女倆來來回回巡視、翻找,深怕漏掉一顆珍寶似的。

「要不要幫妳提籃子啊!」我問已經明顯提得吃力的小妞。

「不要,我自己提就好。」倔強的她堅持守護自己辛苦的成果,那籃子真要裝滿了,可不是她提得動的。不料,過沒兩分鐘,事情出現轉折。

「爸爸,你幫我好不好?」小妞回頭對我說。

「好重對不對?」我心裡竊笑著。

小妞放下手中籃子,下一秒,便跑去提媽媽那一籃,「媽媽的比較多!」小妞自顧自說道。

啊!原來她不是要我幫忙,而是想要「更多」!沒有人教她,她自己就已經懂得「貪心」了,這就是很真實的罪人寫照啊!難怪馬丁路德看小孩也是一個個「小罪人」,當然,是可愛版的。

我們並沒有把兩個籃子都採好採滿,因為草莓季才剛開始,價格恐怕不會太親民,意思意思就行了,幸好小妞望著擺在地上的兩個籃子,已經心滿意足了。回到上頭給老闆娘秤重,付了800元,也算是預算內。打開盒子,草莓酸甜的香味陣陣撲鼻而來,早就口水流滿地的我們,就當場洗了幾顆,先品嚐一下。猶記得去年小妞完全不吃草莓,她負責玩,我們負責吃,兩全其美,沒想到,今天她主動說要吃草莓,我和太太半信半疑,隨手遞給她一顆雞蛋般大的草莓,沒兩三下就吃個精光,還嚷嚷說:「還要、還要!」就這樣一連吃了三、四個才停止。要知道,那恐怕是一個飯碗都裝不下的量啊!小孩的成長,真是充滿變化與驚奇。

採果行程樂趣多

結束採果後,我們便驅車前往大湖酒莊,沒想到那兒人潮車潮已經多到寸步難行了,小小草莓帶來的經濟力實在不容小覷。酒莊設有草莓文化館,從館中資料可知草莓早自日治時期1934年就引進台灣,經過幾番改良,在大湖的產量最多、種植密度最高、技術也最成熟,已是大湖最主要的經濟收入。除了新鮮草莓外,周邊產品更是不在話下,不僅有常見的草莓果醬、霜淇淋或優格等甜點,甚至還有草莓香腸、草莓貢丸。

歸途中,以為小妞玩了一上午應該累了,會小睡片刻。沒想到她興奮無比,沿路一直說著草莓很好吃、採草莓真好玩等,不斷和我們分享她的「心得」!小小行程,大大滿足。我們滿足的,是看到小妞開心的模樣;而小妞滿足的,除了採草莓吃草莓,還外帶一個「戰利品」──酒莊攤販上被她看上眼的「草莓氣球」!愛吃草莓很好,只希望她長大後別變成草莓一族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