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燕飛

世上哀傷的女子

若有什麼消息,請不要告訴她

她在寂靜的菸圈裡

吐出哀傷,咽回下半夜

 

請不要敲門,不要打電話

免得驚擾這位習慣了虛空的女子

哪怕一丁點聲響

 

她憶起灰色的樹,冰涼的擁抱

沒有色彩的驚擾

沒有溫度,還有什麼在燃燒呢?

她像枯萎的蓓蕾,被風騙走了花瓣

 

若世上還有慈悲

若世上有什麼福音

請寫信告訴她靜靜等待

 

燕子打開咳血的黃昏

連壞人也困倦了

告訴她,祂已回來

在夜半的夜半,衣裳潔白

傷口有新肉

請按門鈴

提醒世上所有哀傷的女子

起身吧,久違的晚餐

 

樹林裡撿垃圾的人

那片淵面黑暗的樹林

有人在林中養蜂

有人收穫蔬菜和糧食

那裡誕生了總統

也滋養蚊蟲

那片紅黃相間的樹林

有一片缺口

那是流亡的婦人掏出災難的開頭

災難將近

婦人,妳還披散著頭髮?

此刻總是疲勞、掙扎、痛苦

有許多聲音縈繞耳尖

——落葉埋入土壤

屍首跌落海洋

石頭作為一支幽暗的歌謠

在水漲潮落中量變、質變

沒有人願意深入

沒有人站在荒涼的廢墟上

 

以清貧而生老病死

而腳步啊,正尋入一片深幽的樹林

還有落滿白花的山路

和平的樹林,正如我的幸福已所剩無幾

一見到祢,瓶子就自己破碎

 

迷霧中的呼喊者

憂傷環繞我,像祢在雲彩裡降臨

痛苦,死亡,這些詞從未如此真實

我不知如何走出,不知是退是進

引我離開這座正在凋謝的帳篷

救我離開這片沒有平安與安慰的地方

救我到祢那裡去,正如祢來醫治我

即使我得醫治,同樣沒有燦爛的笑容

我走到哪兒,或東或西或彷徨,無處可去

沒有安慰,沒有笑臉,沒有舒適持久

到處在腐爛朽壞,嫩芽新發,舊葉落下

若痛苦減去一分,我必珍賞世上的快樂

正是這一分痛苦,使我尋求祢的安慰

祢必不遲到的安慰,在我心間

在我臉上,刻下每一個新的日子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