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雅

約翰福音9章1~5節這段經文記述生來瞎眼的人,當我們看到生來身體有缺陷的人,或許會感恩自己的健全,但其實我們也有一些天生如此、想改變卻不能改變的部分,例如父母、膚色、智商。每個人都有一些想改變卻改變不了的事,這些事甚至像瞎眼一樣令我們覺得羞愧,想要掩蓋起來。

  為什麼生來如此?

我們的生命都有無法改變的部分,家庭、父母、長相,甚至某些無法自拔的習慣。門徒問耶穌一個問題,將我們與瞎子連結在一起:「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這句話是不是很熟悉?事實上我們也常常在問這類問題,當我們遇到挫折、困難、覺得不被愛時,我們會問為什麼?是不是我不夠聰明?我的父母不夠有錢?我長得不夠好看?

人看到一些結局或景況時,都會問:「為什麼?」在家族主義的文化中,人們會追溯原因到家庭或家族;在比較個人主義的文化中,會問是不是個人造成。好像我們如果知道為什麼,就能接受現狀,或知道該如何改變。如果是因為父母犯罪,那麼上一代做不好會禍延子孫;如果是因為個人犯罪,那麼不要犯罪,否則會被懲罰。人們知道了受咒詛的原因,知道應該怪誰、誰應該負責、下台,或許生氣一番,或許心裡悲情一下,得到答案後大概就這樣過去了。擺在眼前的就是這條,不然就是那條路,總之就是接受一生這樣完了。瞎子嘛!反正沒有什麼盼望了。

耶穌怎麼回答呢?「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這句話將瞎子從地獄帶到天堂。耶穌說,不是這條路,也不是那條路,祂給的路,超越人們問問題的想像,是有盼望、給人豐富生命的路,是與神一起走的路。耶穌緊接著說:「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界的光。」光對瞎子而言沒有意義,但是如果沒有光,每個人都會跟生來瞎眼的人一樣。

  羞恥轉為榮耀

耶穌成為的光,是那些不停尋找盼望、尋找生命意義的人需要的光。人想要脫離苦難,只會問是誰造成?應該怪誰?應該恨誰?有的學心理學,有的學風水,有的學占卜,想要以自己的力量找出原因,扭轉未來,但事實是人在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之下,無法看到未來。只有那位有能力、有權柄、超越時間的主,能夠叫人的眼睛不看過去而看向未來,那個對未來的把握就建立在「顯出神的作為來」。

當所有人在黑暗裡找原因、找答案,耶穌將時間與永恆的神連結,把似乎受到咒詛的瞎子與神的作為連結。當耶穌這麼說,瞎子對自己生命的缺陷可以開始有完全不同的態度──不再怪他的父母,不再怪他自己,也不再怪神,不再花時間找原因,而要成為神作為的媒介,成為彰顯神榮耀的工具。耶穌將他的缺陷、他的羞恥提升到一個榮耀的地步。

  耶穌至上權能

於是耶穌回答問題後,緊接著說:「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祂說自己是受差遣的,祂做這件榮耀神的事,不是靠著祂自己做的,而是有一個差祂的要祂完成工作。耶穌來究竟要做什麼工?舊約早已經記載,說有一位救世主,要把祂的百姓從罪惡中拯救出來,有光會照亮黑暗裡的百姓;說祂會宣告罪孽得赦免,福音要傳給貧窮的人。

叫瞎子看見,稀奇嗎?讓聾子聽見、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平靜風和海是神蹟嗎?對造物主而言,不稀奇也不困難,耶穌做這些超自然的事情,不是要說明自己多厲害,而是要告訴人們祂是光,照亮人心裡的眼睛。祂叫人從死裡復活,要讓人知道我們都怕死,但是祂來,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三日後復活,就是要信祂的人勝過死亡。

在最黑暗的時候,人們要看到神的榮耀;在最羞恥的地方,神要顯出祂的榮耀。祂不但是造物主,可以行各樣神蹟,更是可以拯救靈魂的真光。真正的神蹟是人聽了道之後,謙卑內心,思想自己內心有很多罪惡、驕傲、過去做了許多惡事。真正的神蹟是人明白過來,願意承認自己心裡有個瞎子,看不見自己的黑暗;有個聾子,做壞事時故意聽不見良心責備;有個瘸子,想做好事卻做不出來,受困在情慾和壞習慣之中……我們心裡常常起大風暴,而唯有耶穌有權柄能喝令這些風暴,向我們的心說:「住了吧,靜了吧!」

神的兒子耶穌為了要讓我們內心看見、聽見,付出了非常大的代價。祂親自上十字架,付出了生命,承擔我們的刑罰,才能讓你我坦然來到上帝面前。

親愛的朋友,這位造你的主是光,請到祂的面前說:「主呀,我找不到答案,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這麼糟,我總覺得我不夠好,我有缺陷,求祢在我身上顯出祢的作為來。讓我黑暗的眼光可以被真光照亮。祢就是那真光,是為了醫治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真光,為我死,為我復活。我不需要為自己的缺陷及痛苦找原因,我只需要更多認識祢,讓祢在我心裡作工,使我在祢裡面成為新造的人,成為看得見的人,成為自由的人,謝謝主。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