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不應該沉默

約書亞

今年初,羅馬教廷梵蒂岡就傳出中梵建交消息,後來消息修正為只是討論主教派任問題。果然,3月間,梵蒂岡和中國就主教派任案,雙方簽訂協議。香港主教陳日君認為,梵蒂岡被中國壓迫,簽署協議,把主教派任權交給中國政府,是宗教向政治妥協,尤其中國是一個不尊重人權的國家。陳主教甚至抨擊教廷,這是一種對教會和信徒的背叛,不管梵蒂岡的理由多麼堂皇,若只是為了增加信徒人數,這種妥協很不值得。

梵蒂岡的今日作為,卻使我想起40年前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1978年10月16日,西斯汀教堂炊煙上升,費里奇樞機主教走向聖彼得廣場陽台宣布:沃伊蒂瓦被選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沃伊蒂瓦是若望保祿二世原名,1920年出生在波蘭小鎮瓦多維采,雙親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1937年,沃伊蒂瓦進入亞傑隆大學攻讀語言文學。兩年後,德國進軍波蘭,二戰爆發,沃伊蒂瓦失去學校,開始打工度日,1941年父親過世,家道中落,沃伊蒂瓦目睹法西斯對社會的破壞,以及宗教界遭受的壓制。1942年,沃伊蒂瓦決定投入地下教會活動,從此走向神學之旅,而這趟見證宗教的旅行,也是人權倡議之旅。一直到擔任教宗,沃伊蒂瓦仍然堅持人權公義的普世價值,也是因為這種堅持,他被稱為推翻蘇共的第一張骨牌。

1979年,波蘭團結工聯,已經發出反抗共產獨裁的呼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決定以返鄉名義,給波蘭人打氣鼓勵。但是,返鄉過程並非想像中順利,蘇共總書記布里茲涅夫擔心教宗到訪波蘭,可能造成波蘭統治的困難,多次打電話要求波蘭共產黨總書記吉瑞克,千萬不要發給教宗簽證。但是,吉瑞克說:教宗是波蘭人,你知道波蘭是天主教國家,我如何可以不發給他簽證?

最後,若望保祿二世獲得簽證,並安排9天的訪問行程,在華沙周遭城市,舉行12場見證會,吸引1000萬人次的到場聽講。他說:「由我發聲,教會不再沉默,不只是關心天上,教會也關心地上世俗世界。」他鼓勵波蘭人,不要活在共產黨的謊言,要活出真相,他說:「我們不能既是基督徒,卻也是唯物主義者;我們不能既是信徒,卻也是無神論者。」這句話驚醒波蘭人,也鼓舞了正在抗爭的團結工聯,最終,波蘭成為東歐第一個民主化國家,也成為推翻柏林圍牆的第一個骨牌。若沒有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勇氣,今天教會在法西斯政權壓迫下,還是扮演沉默的羔羊。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生活時代,見證納粹對人類的迫害,正如同今天中國崛起,正在走向納粹老路。如果基督徒仍然保持沉默,那麼未來世界的命運將會同樣悲慘。讓我們一人一信,寫給天主教教會執事,經常警醒自己,抵抗中國政府邪惡的壓迫。 (作者為基督長老會希望之家退休老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