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走出公審文化,成為好牧人

在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案倖存學生號召下,全美各地逾百萬民眾響應「為我們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抗議活動,主張加強槍械管制。這場名為不再重演(Never Again)的槍械管制運動,是由5位學生發起。槍擊案發生後,他們一直籌劃示威活動,希望喚起社會對槍械管制的關注。在槍擊案發生後的一個月,全美高中生發起一場全國性罷課,記念槍擊案中17名遇難者。世界各地也響應收緊管制槍械、遏止大型槍擊案之理念,3月24日除了在美國首都華府有80萬人走上街頭外,全球各地更有超過800場示威抗議,堪稱當代最大的槍管改革抗議,也是反越戰後最大規模的青年運動。

無獨有偶,台灣演員狄鶯與孫鵬的兒子孫安佐正在美國就讀高中,日前因和同學開玩笑說不要去上課,要開槍攻擊就讀的學校,無心之言挑動美國人對於槍擊恐攻敏感神經,同學遂向警方報案,警方調查後發現孫安佐上網合法購得的1600多發子彈和一把九釐米手槍,並以恐怖威脅罪名逮捕,將其羈押於監牢,以進一步調查背後有無共犯。

原本這可能僅是年輕人玩笑話說過頭,或是因台美文化、民情不同,所造成的溝通與理解不對等的校園事件,但在台灣媒體每日多報,與名嘴刻意渲染之下,單純事件漸漸失焦,也發展成新聞連續劇。

從星二代家庭過度寵溺獨子、心智未成熟的小留學生面對疏離與寂寥所產生的反社會情緒,甚至是以青少年藉特殊化行為尋求爭取同儕的目光與認同,各家觀點莫衷一是。但事實上,如果我們願意重新比較台美高中生對於槍擊議題的想法與行動,應能對未來相關事件有更大建樹。

台灣社會面對年輕人發生問題,時常究責父母,卻忘了探究身為行為主體本身在成長的社會文化中,遭逢怎樣的處境,抑或缺失了什麼支持系統或陪伴。從鄭捷、台大情殺、小燈泡事件到孫安佐,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新聞只是不斷流於檢討當事人與當事人的家庭有無善盡教育責任,卻無法深刻提出或推動有利的建設性作為,反觀5名美國高中生以一己之力,讓全世界重新檢視槍枝管制與尊重生命權的重要性。上帝施予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思辨與創造能力,並非讓我們人云亦云,期待台灣早日從公審文化中走出,找回陪伴、支持年輕生命有效方式。好牧人永遠不會放棄任何一隻迷失的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