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民族的水下人生 科技進步中資訊不對等

(相片提供/婆羅洲兒童援助協會)

【林婉婷採訪報導】你愛海洋的遼闊、或是害怕海洋的深不可測?配合第7屆台灣野望國際自然影展,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和屏東野鳥學會舉辦多場紀錄片座談,透過認識自然,看見環境與人的關係,反思環保議題。3月30日屏東綠書坊播映《大師:水下人生》,並邀請澎湖雛鳥藝文空間創辦人朱雲瑋分享,帶領觀眾認識「海上游牧民族」巴瑤族。

紀錄片主角、80歲的羅哈尼,生活在印尼珊瑚大三角。他的海洋人生始於父親。自由潛水(不攜帶水下供氣設備)雖以簡單為主,他們的設備可說「太過簡單」,以蛙鏡取代面鏡,更沒有潛水衣、配重和蛙鞋,但父親告訴羅哈尼必須勇敢。隨著民族生活習慣、海洋資源與經濟條件改變,羅哈尼曾到日本漁船上工作,無法好好教育孩子;他的兒子在某次潛水捕魚意外中喪生。

朱雲瑋提到,漁獵技術隨時代轉變,過去東南亞、南美洲等地自由潛水捕魚者,現在靠著小船上運作不穩的幫補打氣、咬著一根塑膠管下海捕魚,人工牽拉魚網提高漁獲。他們可能為了趕魚游進漁網而受傷、可能為了求快沒有減壓、可能岸上糾結一團的塑膠管忽然破裂害他們窒息——縱使有器材,卻沒有使用的知識,這是引入技術者未善盡教導的責任。

在台灣,知識不對等一樣存在。例如海上娛樂「獨木舟」雖有趣,卻是違法的,因為台灣沒有頒發獨木舟執照。休閒潛水最深39.8公尺,超過需另考執照,不少教練為了讓學員值回票價,不顧安全越界。很多海島旅遊主打輕便快速,但潛水後所需減壓時間很長,潛水隔天搭飛機恐阻礙減壓,而體內氮氣未排乾淨堵在血管裡,可能造成組織壞死。

朱雲瑋表示,他的師傅是台灣數一數二的潛水好手,但下水前仍會落實每套基本操,並檢查供氧設備是否正常運作。他強調,潛水時有各種安全限制,越過了或許一時不會有立即危險,但那只是讓人不斷降低底線,終有一天可能好運不在。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