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追殺令》(Jupiter’s Moon) 發明神祇,慾望橫行

◎荊墨

這是個關於歐洲的故事。在坎城影展獲得肯定的《天使追殺令》(Jupiter’s Moon),藉由旁白,娓娓道出木星二號衛星被西門.馬里烏斯(Simon Marius)命名的濫觴;這位17世紀的德國天文學家和醫生,稱這顆目前已知最靠近木星的衛星為「歐羅巴」(Europa),即是我們所熟悉的歐洲全名。

2017年上映的《天使追殺令》,是由匈牙利導演柯諾.穆恩德秋(Kornél Mundruczó)所執導,由馬洛.尼德斯(Merab Ninidse)飾演出入難民營的匈牙利醫生史登,季桑柏.傑瑟(ZsomborJéger)飾演來自敘利亞難民的阿利安,葛羅.西斯昂米(György Cserhalmi)則飾演移民局主管賴斯洛;這三個立場互異的角色,交織出虛實相錯的故事,敘利亞難民的苦難,提醒我們如今仍發生在進東的悲劇,阿利安的飄浮,卻又與我們熟悉、受萬有引力支配的物質世界截然不同。

《天使追殺令》的特色在於豐富的運鏡能力,結合隱喻、暗示,令觀眾驚嘆畫面的奇幻色彩同時,忍不住聯想起許多我們略知一二的典故。

逃難者

人畜同擠在陰暗的車廂中,讓人感到壓迫與不安,而這群人為了遠避烽火連天的家園,不得不然。這是敘利亞難民的故事,鄰近的歐洲是他們求生的蔭庇,進入了歐洲,即可藉由《申根公約》(Schengen Agreement)落腳落腳歐羅巴。

只是站在歐洲的立場,這幾與入侵無異,衍生的社會安定、經濟結構、國家安全、意識形態等複雜的利害關係,致使歐洲在人道與利益之間左右為難。於是,阿利安父子等難民,在偷渡逃難的過程,遭到匈牙利邊境管理的阻饒,無數敘利亞人溺斃,阿利安不僅父子走散,更遭到移民局的賴斯洛槍擊。

飄浮者

然而臨到阿利安的,不是死亡,而是莫名產生了一種飄浮的能力,阿利安為之驚惶,史登醫生等旁人更是瞠目結舌,因而屈膝仰望,視之如天使。

阿利安的飄浮在後續的「醫療」行為、追逐過程是重要的要素,也藉此讓觀眾得以從高空的視野,俯瞰布達佩斯,畫面令人目眩神迷。

牟利者

沒有信仰的史登醫生急需一筆龐大的金錢,肇因於早前一樁致命的醫療疏失,他因此遭受家屬的控告。史登對錢財的需求,促使他從事許多遊走法律邊緣的勾當,譬如替難民取得進入匈牙利的門路;而當他看到阿利安的飄浮能力,驚駭之後,馬上意識到這是得利的門路,因而千方百計取得阿利安的信任,而人生地不熟的阿利安,也希冀藉著史登與失散的父親重逢,兩人因此建立了合作關係。史登因此帶著阿利安尋訪病患,以特殊的「療法」,讓病患以為可以透過神蹟得痊癒,兩人因此獲得可觀的金錢。

追緝者

然而,阿利安的偷渡行徑,終究不見容於國家法律,性格強硬的賴斯洛誓要盡忠職守逮捕逍遙法外的阿利安歸案;尤其是當阿利安疑似涉入地鐵的恐怖攻擊後,賴斯洛此心更炙。

賴斯洛的鍥而不捨,讓《天使追殺令》從步調緩和、奇幻的風格,轉為節奏緊張、刺激的警匪追逐。賴斯洛幾次差點逮捕阿利安,但千鈞一髮之際出現轉機,讓賴斯洛多次大嘆功敗垂成、史登與阿利安大感僥倖。其中最具視覺衝擊的,當屬史登的車因遭撞而停下來,阿利安險些被賴斯洛開車衝撞,卻因飄浮能力而逃出生天。

經過一番明查暗訪後,賴斯洛先掌握史登的行蹤,並威逼他供出阿利安的住處。由於阿利安涉入恐怖攻擊嫌疑,警方以對付恐怖分子的規格,攻入史登和阿利安棲身的布達佩斯飯店。一陣駁火後,史登中彈身死,阿利安奪窗,在晨曦中遠遁。賴斯洛的執著至終得到回報,

敘事者

《天使追殺令》結合了許多元素、暗示,一面滿足人類盼望飛翔的夢想;又透過阿利安的視角,目睹難民死裡逃生的血淋淋,見識人們的奢華宴樂、紙醉金迷,旁觀恐怖分子進行自殺攻擊的生死一瞬,參與史登藉其神蹟斂財,都無比的赤裸寫實。

這部電影也以諸多元素將阿利安鏈結耶穌,諸如被槍殺而不死、木匠之子等,而行奇事的能力,更讓人無法對阿利安等閒視之。不僅如此,阿利安(Aryan)這個名字本身就具有多重隱喻;原指印度西北部的一支族群,梵語之意為:「光榮的,可敬的、高尚的」等正面意涵,在印度教、耆那教中,這個稱呼是無關族群的聖人。當然,對於近代歷史稍加熟悉者,也對這個名詞不感陌生,因為曾被納粹德國用以稱呼「優秀的種族」,作為種族清洗的論述環節之一。這段歷史,不只形塑年輕人的超凡形象,更使其角色內涵更加豐富,觸發觀眾想像力。

事實上,《天使追殺令》不只透過阿利安的塑造述說故事,也藉由史登的口,傳達許多耐人尋味的訊息。對聖經中充滿敗壞事件記載的批評,我們不時可從反對聖經的人口中聽聞;而一句「相信匈牙利會死而復活」的戲語,似乎暗示著匈牙利現今有如死亡一般。史登在電影尾聲對「偉人開創為了理想,後來者追隨偉人卻忘記理想」的感嘆,實是無比諷刺;而「發明神祇」之語,更是揭穿自己利用阿利安招搖撞騙的本質。

仰望者

其實,即使史登不利用阿利安,人們也很自然的假設這個與眾不同的年輕人是天使;因此當阿利安在醫院中飄浮「顯聖」,從地鐵的恐怖攻擊中脫身,從飯店的圍捕中遠逸,都使人們仰望這極不尋常的一幕;習慣眼見為憑的人們,總是容易受到視覺的衝擊。只是,認為阿利安是天使,自始至終都是史登以及人們的穿鑿附會。誠然,阿利安有一段非比尋常的經歷,所行的奇事亦讓人嘖嘖稱奇,但阿利安仍是那個一心望著要與父親聚首的敘利亞男孩,而非奉差遣而來的天上使者。

況且,即或是奇事,也不見得就能作為天使的證明,真正的天使固然能行奇事,但埃及的術士也曾行過奇事,那不法的人,也能行奇事迷惑人(帖撒羅尼迦後書2章9節)。即使阿利安是天使,我們本著聖經的默示,當知聖經在多處中指明天使的任務、定位,乃是傳遞信息的信使(馬太福音1章20節),乃是頌讚天上榮耀君王、宣告地上喜信的詩班(路加福音2章10~14節),乃是執行公義全能者旨意的戰士(撒母耳記下24章16節),即或如此,天使仍不是我們敬拜、仰望、俯伏的對象。

就天使的角度而言,除了那意欲與至上者同等、能裝作光明天使的之外,天上的使者也不願、不能承受任何一丁點尊崇(啟示錄22章8~9節);因為天使清楚他們在天上的本位,乃是服役的靈(希伯來書1章14節),在他們之上,還有較他們更為尊貴、榮耀的上帝獨生子(希伯來書1章4節)。

概言之,《天使追殺令》整合了許多元素,阿利安的飄浮能力讓整部電影顯得相當奇幻,卻也有相當寫實的刻畫,足以提供觀眾相當的感官體驗與心緒省思。而其中對天使的聚焦、受奇事的吸引,卻也是我們今日當謹慎以待的,聖經對於相關議題並非緘默,跟隨基督的人,當以基督的話為所信、所行的依據。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