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如昨日的車諾比核災

吳建德

1986年4月26日,前蘇聯烏克蘭自治盟國的車諾比核能發電廠,發生了反應爐爆炸的重大意外,巨量的輻射塵,以超過廣島原子彈400倍以上的放射線劑量,飄灑在烏克蘭與俄羅斯等地。

就連德國,境內的野生蘑菇和湖中魚類,體內的「銫-137」含量居然也破表,表示遭受到可怕的放射性汙染!而擴散最遠的輻射塵,難以想像,竟落在美國東岸!

根據聯合國救援單位統計,車諾比核電廠事故,造成了最少2000億美元以上的損失,不只是歷史上最昂貴的災難,更逼迫著蘇聯耗盡財務資源,走向解體;即使蘇聯一度禁止醫療單位將災區民眾的死因判定為輻射汙染,但現實上,車諾比核災導致了約莫20萬人的死亡。

駭人的是,被過量放射性物質所影響,不建議人類繼續居住的區域呢?足足有「108個」台灣的面積這麼大!持續影響時間更達到了「兩萬年」之久!筆者其實不願意把有關核能存廢的問題泛政治化,抑或是意識形態之爭;但我粗淺地認為,就廣義史觀而言,核災害歷史與相關後遺症,絕對是我們這個環地震帶之島國人民,共同且必須要認知的一項必修課。

對照2014年高雄市所發生的氣爆事故,政府或是業者,都無法以一套標準的工安防護程序,來面對此不可知的災害。尤其公部門對於管線資訊掌握的缺乏,讓單純的輸送管洩漏問題,爆發成了難以收拾的國安問題。高雄人熟悉的鬧區市集,從昔日的車水馬龍,瞬間淪為煉獄!這不是心痛,而是心寒!

面對地下複雜的高風險化工管線,還有為數可觀的港區化學槽群,或許有人會僥倖自己不住在高雄,但別忘了,扣除掉核四之外,台灣南北仍有三座不算絕對穩固的核能發電廠,不論你住帝寶,或是住鐵皮屋,如果不去了解重大核能災變史或是相關後遺症,難道等到有朝一日,當外國救援單位穿著防護衣,隔著紅色封鎖線送來乾淨的水和食物,然後跟我們說「請你多保重」時,大家才會知道核能災變的恐怖嗎?32年了,災變彷如昨日,但我們,似乎已經淡忘了……。 (作者為基督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