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教會「壞掉」了?!

天光

看到《論壇報》3月30日以斗大的標題寫著:「長老教會通常議會4.17登場,首日將談『信仰原則和國家法令』及『人權和上帝主權』議題」,這樣的演講主題讓筆者忍不住聯想到婚姻平權與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馬偕董事會爭議。主辦單位如此安排是要反省內部長期以來的權力腐敗?抑或是一場宣示立場、消除雜音的政治操作?

長老教會近年來荒腔走板的行徑,從「參與政治」的教派,搖身一變成為「反同」教派。此外,在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對於勞基惡法不發一語,但卻對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大動作對外發表聲明,讚揚在人權議題上聲名狼藉的川普。年輕一代的信徒看到長老教會這幾年的情況,感到憂心,甚至認為長老教會「壞掉了」!

長老教會「壞掉」了嗎?其實長老教會一開始並不如我們所想的,是社會的先知,關注民主人權與社會關懷,而是在「護教反共」的歷史洪流中,被迫站在國民黨的對立面。歷經1970年代的三大宣言,才在台灣民主微妙的發展歷程中,逐漸成為認同本土的教派,並在1984年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後,確立了關懷社會的歸屬。因此可以說,長老教會是在70年代後,才逐漸「追認」成為一個參與民主人權與社會關懷的教派,當然參與普世教會組織,也著實為長老教會帶來了人權議題及聖經詮釋的啟發!

然而,「護教反共」的黨國基督徒基要派遺毒一直都在,它滋養了靈恩運動及成功神學。80年代末期,人們面對解嚴後劇烈變化的台灣,靈恩運動夾帶的成功神學成為人們焦慮的出口。在成功神學「幸福家庭」的信仰意識型態中,人們的無力感得到抒解,而長老教會也在這樣的脈絡中,受到成功神學的影響,高舉「幸福家庭」的口號,從而排擠異性戀之外的家庭形式。

長老教會「壞掉」了嗎?也許可以這麼說,長老教會就是一個時代下的產物,在全球局勢的牽動以及本土歷史的變遷中,形成的一種宗教樣貌。然而,在「護教反共」基要派遺毒及成功神學的競逐中,長老教會沒能堅守其於80年代長出的普世人權以及在地關懷的信仰,逐漸倒向高舉「幸福家庭」的自私自利信仰。此外,長老教會中反同婚的教會,更以缺乏信仰反省的政治手法,意圖阻擋婚姻平權法案的推行,罔顧公義與慈愛的信仰價值。

故此,在這樣的脈絡下,長老教會的確是「壞掉」了!即便長老教會內部非鐵板一塊,其中仍有異質性,但就婚姻平權的反制行動而言,長老教會中多數教會的確成了壓迫邊緣群體的一方,與其當初「認同所有的住民,通過愛與受苦,而成為盼望的記號」的信仰告白相去甚遠。

筆者無意否認長老教會過去在台灣的貢獻,只是,我們不得不問自己,若長老教會以信仰告白成為其核心價值,並深化此價值發展出豐厚的神學反省,那麼長老教會怎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放任內部的腐化、權力鬥爭,幾乎看不到核心價值!

回到一開始的《論壇報》報導,筆者認為,進行這樣的演講,或者在年會中以17種語言誦讀信仰告白,無法帶領讓長老教會「成為」認同「所有的住民」的教派。更適切的方式,也許是回到改革宗的神學反省,認真回應蔡政府的轉型正義、勞基惡法、土地議題、環評惡法……等等,並且效法加拿大長老教會的勇氣,承認自己在信仰上的偽善,並對壓迫LGBTQI群體的行動,提出道歉! (作者為傳道人)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