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暴戾閃光彈vs.微弱燭光

蔡英文上任以來,年金制度改革一直是執行重點,在提出公教退撫新制送交立院後,軍人年改方案也在3月底展開討論。4月23日才結束警消不服從的抗議行動,25日因立法院召開軍人年金改革公聽會,在議場外陳抗的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即試圖圍占議場,癱瘓運作,訴求「公教(警消)法案:先釋憲,再施行;軍人法案:現役先行,退役暫緩」。

有人群為躲避警察圍捕,流竄進台大兒童醫院。有醫護人員發文還原當時現場,抗議民眾在院內發便當使用網路、占據病人使用的沙發、在院內大呼口號,甚至在玻璃門周圍打人……影響病患就診權益、品質,甚至可能造成延誤就醫等不可逆的影響。

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國民社會參與程度逐漸提升,「非暴力抗爭」的精神開始發揚光大。台灣基督長老教會1982年就引進「城鄉宣教運動」(URM)訓練,秉持愛與公義的信仰原則,以非暴力手段爭取應有權利,恢復神原先設立給每個人的尊嚴。非暴力抗爭形式為社會運動的倡議尺度樹立了一道高標準,限制個人的怒氣與暴力,必要時甚至需要犧牲自己,面對受傷或是受到制裁的可能。

暫且不論年金議題的複雜性,「反年改」之所以不被其他民眾接受,是因為在行動中看不見愛與公義,反而只看見憤怒與自利。但很多時候,我們也可能成為八百壯士一員而不自知。愛與非暴力的精神是建立在不斷的信仰反省和真實同理受苦之上,而這樣的信仰追求,除了與神締結良好關係外,還要保持與人、土地的對話與連結,並約束自己的力量展現,謹言慎行,避免在爭取自我權利的時候成為他人的傷害或阻礙,否則將看不見群體的需要,反倒是膨脹自己的需求。

近年來,我教會的社會參與也逐漸從對抗統治政權與國族認同擴展到其他層面,運動的動力和動員越來越強盛,因此我們在面對議題時必須更警醒, 行動時必須更小心,成為帶來亮光與溫暖的燭火,而不是狂暴刺眼的閃光彈。

「愛與非暴力」不僅是社運上的理念,也是我們以基督的心在世上生活的依據。八百壯士投下的閃光彈映照了我們內心爭競暴戾的一面,帶我們重新反思社會運動的精神本質與行動尺度的權衡;而耶穌犧牲的燭光,讓我們看見上帝國的亮光,提醒我們當持守的信仰道路。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