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記

黃智鴻

接到一通電話,那是邱煌生先生打給我的。30年前,1988年5月20日農權運動,一群人到台北抗議,受到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栽贓說是從雲林載石頭北上,因此被關在土城看守所。那一年嘉義中會教社部最勇敢,前往探視。

那一年的部長是虎尾教會的石愛品長老,她十分愛鄉土,也充滿實踐力。那一年的中會議長是蔡紹雄牧師,而當年探視的幕後推手是台灣教會公報社的總編輯盧俊義牧師,他常常察覺到整個社會的風向,向我們提出適時的建言。

探視時,團體會面是在一間大教室,用乒乓球桌隔在中間,讓嘉義中會的牧長們和520人士隔著桌子談話。大家都十分的慷慨激昂,喊到「燒聲」。我被分配單獨探訪邱煌生先生,他是載蔬菜的司機,但是國民黨正在威脅利誘他,要他配合版本來說:石頭是從雲林的公墓載的。如果國民黨的版本被採信,那農權運動就變成暴民運動了。所以當時的邱煌生先生的供詞是十分關鍵的。

當時的總會傳道幹事羅榮光牧師和我一起進去探訪邱煌生,我和邱煌生並不相識,我只是一個長老教會的牧師,他還不是信徒,對於牧師和神父根本搞不清楚。在談話中,我只告訴他要說真理,就是真實的話,並帶他禱告。那時他好像是被聖靈感動了,開始哭。後來,我說要替他找人權律師幫忙辯護,但是他只讀到小學四年級,所以不會寫申請的內容,因此由我寫請求人權律師為他辯護,然後邱煌生自己簽名。至於在法庭上開始辯護,那是後來的發展。

因為探訪,邱煌生也開始說真話,那車子裡面只有蔬菜沒有石頭,因此國民黨檢察官在起訴書中說我進去和邱煌生串供,所以後來連我也被起訴在內。

但因為參與這些活動,讓我看到上帝的手在我們當中動工,讓一個只讀到四年級的農工人物,甘願成為單純、土直,不肯被收買的「勇敢的台灣人」。

邱煌生後來被關了1年4個月,出獄後的生活很不穩定,但是他卻是甘願受苦背起台灣農權運動的十字架,因著這些努力,後來有全國的農保和其他農民生活的改進。茲在520農民運動30年前夕,寫下當年的感動。 (作者為嘉義中會民雄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