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仍新】出日落雨是主所定

Photo by lumix2004

◎虛吾

有些詩歌於翻譯的過程中,可能出現內容的更替、主題的轉換,19世紀的英國天主教神學家腓特烈.威廉.法貝爾(Frederick William Faber,1814~1863年)作詞、亨利.弗雷德里克.希姆(Henri Frederic Hemy,1818~1888年)作曲的詩歌〈古聖信仰〉(Faith of Our Fathers)即是一例。這首詩歌在翻譯成華語和台語時,至少就出現了三種版本的歌詞,《聖徒詩歌》收錄了其中兩個版本,除有法貝爾以信心見證為主題、激勵信仰堅固為焦點的〈古聖信仰〉外,也有使用德國歸正宗作家格哈德.特西虔(Gerhard Tersteegen,1697~1769年)所寫的詩詞〈你這神的隱藏的愛〉(Thou Hidden Love of God),表白對救主宏恩大愛的傾慕。

而台語聖詩的版本也為人所熟悉,即是〈出日落雨是主所定〉(Father in heaven, thy will be done),只是相對於其他兩個版本,主題有別,作詞者也不得而知。但這些都無損於這首詩歌對我們的提醒與安慰,歌詞表達信徒對生死禍福的深刻體認,並指出這看似混沌無常的世界背後,亙古永遠不改變的上帝仍然掌權,蒙召的基督徒當如詩歌所表明:「天父,願祢旨意得成。」

是的,上帝的兒女深望天父的旨意成就,即使我們會遭逢日曬、雨淋,在天父掌管下,都是使我們生命茁壯、信心堅韌需要的。即或當中有憂悶、喜樂,我們也因著聖經確認,既是主允許,在愛上帝的人身上都是有益的;即便其間有著蒙福、受禍,前者為我們所喜,後者為我們所憎,但也都是上帝的主權,是主所定。

是的,上帝的兒女深望天父的旨意成就;雖然我們坦承,有時在苦境困頓中,我們實在不明白何以如此,但我們可以變了臉色,「受氣來嫌所疼父親」?上帝難道不能又賜福、又降災、又給予、又收回嗎?我們可以只喜愛享受上帝的恩慈,卻排斥上帝的嚴格嗎?我們可以切割上帝屬性中使人敬畏的部分,只留下溫馨的部分嗎?當不能如此,而是如這首詩歌所吟詠:「疼祢、敬祢、信祢愈深」。

是的,上帝的兒女深望天父的旨意成就;縱使前途一片迷茫未定,有時路過青草地,有時又處在死蔭谷,不知牧者為何如此待我們,但知道我們所有一切,連賴以存活的生命氣息都「是祢所賜」,因此無論是好是歹,我們也「無嫌境遇」。我們必須慎思,我們的心是否隨著境遇飄動起伏?當我們得好處、享豐富的時候,感恩、歸榮耀給上帝,這是好的,那麼每逢我們遭損害、處缺乏呢?願這首詩歌成為我們的提醒,就是在困境中,仍將頌讚歸給那當稱頌的上帝,而不是像以色列人在曠野裡發怨言(哥林多前書10章10節)。當死亡陰影籠罩、患難困苦臨身之時,也正是彰顯信心所在之處,因為我們所顧念的從來不是所見,乃是所不見的(哥林多後書4章18節)。

藉著〈出日落雨是主所定〉,我們思想聖經闡明了聖徒在世寄居的日子,上帝並未保證基督徒的生活會因敬虔而一帆風順,也未允諾順服的光明之子滿有世上福樂而為今世之子稱羨,相反地,還指出這是個有苦難、暫時服在惡者權下的世界。但我們藉著聖經深知並得到保證,天父的旨意必然成就,一如祂自創造天地以來便攝理著這個世界,從今時直到永遠。

〈出日落雨是主所定〉

1.出日落雨是主所定,兩項攏是花木欠用,

憂悶、歡喜攏有利益,養飼靈魂,堅固信德;

人生禍福變化無定,天父,願祢旨意得成。

2.有孝的子呣通變面、受氣來嫌所愛父親;

天父,互我敬畏的心,疼祢、敬祢、信祢愈深;

將來景況雖然無定,天父,願祢旨意得成。

3.性命我知是祢所賜,不論好歹,無嫌境遇,

死的蔭影遮我的時,堅固向望,我心無疑;

或活、或死,助我免驚,天父,願祢旨意得成。

資料來源:《聖詩史源考》、《基督是主》音樂叢書、《聖徒詩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