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Koh講「海嘯」

&nbsp◎Purarey 彩絲姑娘平安: 想b?到妳t&ugravei「海嘯」這個問題&ecirc探討hiah-ni?h-&aacute m&icirc-no?。妳認真探討&ecirc精神h??人真感動。 妳講,有媒體k?「海嘯」讀作h&aacutei-s&agraveu,伊&ecirc解說是「海湧若掃帚」掃過地上&ecirc萬物。妳問我&ecirc意見? &nbsp 事實上,che有兩種&ecirc探討可能。一種是地方&ecirc腔口kap講法;嘛有可能是聽m?-tio?h、講m?-tio?h、受華語&ecirc影響。 我是屏東&ecirc莊腳囝仔,自細漢l&oacuteng講「唱koa?」。身軀邊&ecirc人l&oacuteng嘛按呢講&ecirc。一直到來高雄食頭路,同事笑我「唱歌」變作beh「搶官」;m?-koh嘛有人s&ucirci講我是屏東莊腳來&ecirc。因為m?是干單我一個人按呢講,是歸&ecirc莊頭、歸&ecirc地方&ecirc慣勢。Che就是腔口、講法。 &nbsp Chi&acirc?濟人l&oacuteng會k?「環保局」讀作ho&acircn-p&oacute-kio?k;「環境保護局」t?讀作kho&acircn-k&eacuteng-p&oacute-h??-kio?k。Che是因為單獨一字「環」受tio?h華語讀「ho&acircn」&ecirc影響。「環境」、「手環」、「圓環」通俗咱l&oacuteng讀kho&acircn。若親像「宿舍」讀作sok-si&agrave、「錄音」讀作lo?k-im,應該是「siok-si&agrave」、「lio?k-im」,漏一個韻母「i」&ecirc緣故。高雄鼓山&ecirc「哨船頭」,有人讀作s&agraveu-ch&ucircn-th&acircu,嘛有人讀作si&agraveu-ch&ucircn-th&acircu,仝款是差一個「i」。 「海嘯」讀作h&aacutei-s&agraveu,其實b? s&aacutei-tit認為是m?著。錯是錯t? k?「s&agraveu」當做是「掃帚」&ecirc「掃」。「掃」是un-un-&aacute po&eacute,m?是k&iacuten koh hi&ocircng力衝過。若是講「k&uacuten-kau-l&ecircng」,是海nih &ecirc k?g-l&ecirc-&aacute湧。&nbsp 妳問,是m?是直接用日語&ecirc 「tsunami」,若親像世界通用&ecirc khah對?Che牽涉tio?h台語&ecirc聲調kap變調&ecirc問題。台語若寫作tsunami咱會讀作ts? n? mi,m?-s? 日語 &ecirc tha?k-im「ts? na mih」。所以若用外來語tio?h改作台語&ecirc用詞「chu-n&aacute-mih」,妳&ecirc看法neh? &nbsp 若koh有聽tio?h無仝&ecirc講法,另日妳tio?h請我飲咖啡,咱thang好慢慢&aacute ph&ograve-t?u。 Purarey&nbsp

偏門三行詩

◎ 柯東利 〈騙仙仔集團〉 比專業演員koh-khah幼路&ecirc 生 旦 淨 末 丑 看戲&ecirc 戇 &nbsp 〈重利公司〉 Chhoah毛 剝皮 Li&ocirc肉 吸血 kh&egrave骨 炕髓 &nbsp 〈師父仔目〉 羊 肥羊 肥-chut-chut &ecirc羊 &nbsp 〈地下筊間〉 金豬鐵管(k&oacuteng)羊 坎頭坎面 無牌 貓(b&acirc)場 &nbsp &nbsp註: 師父仔:江湖烏話,郎中。 &nbsp

原罪

◎范泉山 &nbsp亞當呆坐在公園的昏暗角落,我過去打聲招呼。「自從遷出伊甸社區後,我常呆坐在這兒。」他發起牢騷:「這公園並不寂寞,跳排舞的,該死的活潑;打太極拳的,該死的閒逸;唯獨我該死的孤單。這世界該死地離棄了我,任我孤苦地吶喊:我的上帝!?為何離棄我?」 他願意跟我談,表示我並不該死。哪知不該死的並不是我,他說:「我那吶喊嚇醒了躺在角落的流浪狗,這世界只剩這畜牲不該死。我問牠:『你絕望嗎?』牠挪了挪身子又睡,顯然這畜牲無法理解我的悲痛。」 我說:「你不知背叛是罪嗎?忠於自己而背叛了別人,不該受到內咎的折磨嗎?」他回答:「如果反過來,忠於別人而背叛自己,我就不會受到懊悔的摧殘嗎?」他振振有辭地說:「自由不是上帝給的嗎?我只是用這恩賜做了屬肉體的帶罪選擇。」我問亞當:「既然知道你的選擇帶罪,還不悔改?你沮喪什麼?」他說:「我在兩難之中犯罪導致千古罵名,這不讓人絕望嗎?」原來始祖受著千古恨的折磨,他說:「流浪狗不知道上帝是什麼,所以牠沒有罪、不該死。我羨慕起這禽獸,因為牠們的棲聚叫烏合之眾,可以沒有半點規矩束縛;牠們的紛飛叫作鳥獸散,可以不帶一絲感情牽掛。」我問:「那你知道上帝是什麼嗎?」他高聲地喊著:「不知道!我懷疑上帝。」這時那隻流浪狗終於受不了吵雜,起身兜了一圈,又躺了下來。 亞當接著說:「絕望激起了怨恨,我不像約伯那麼沒種,只敢咒罵自己。我不是義人,所以我要咒罵上帝。」我嚇了一跳:「罵什麼?」他長嘯:「我要罵這個騙子上帝離棄我,把我逼到絕境,騙我:神愛世人。」我一時搭不上腔,只有目光無助地飄移,這時我才察覺那流浪狗躺的地方,正好位於亭子的樑與柱所交會成十字架的影子上。 我指著這影子給亞當看:「這影子讓我想起了公義,上帝對罪的深惡痛絕,以致於祂用最嚴厲的方式詛咒那掛在木頭上的兒子。我很欣賞你那『忠於別人、背叛自己會導致懊悔;忠於自己、背叛別人會導致內疚』的論調,顯然神的公義與人的私慾相衝突。但這衝突是因為你把上帝當成別人,而事實上這『別人』不是別人,而是內在於你的自己、無法抽離的上帝。如果在愛裡面與祂合一,怎可能選擇背叛;如果不背叛,又怎會懊悔、內疚?而今你把上帝當成『別人』,忘了祂是內在於你心靈深處的『自己』,你忘了那口吹在你身上的氣了。」 我接著說︰「這影子也讓我想起了恩典,上帝不惜用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去擔人的罪。因此流浪狗啟示了我兩件事:因為基督救贖,所以人仍被神所愛;因為基督受難,所以罪仍被神所惡。」亞當解開眉頭說:「對!上帝痛惡罪卻深愛人,因此罪人的角色被我錯看了。我問:『上帝是什麼?』是想用我的經驗法則去解釋上帝,這犯了約伯的錯:把我當常,把上帝當變。我該問的其實是:在上帝的眼裡我是什麼?我才是變,所以我受苦是變,我犯罪也必須變;上帝才是常。」我畫蛇添足地接著說:「嗯,上帝在常中所含的變裡頭同我們受苦,這才是我們的三一上帝。」 這時我們一起發現流浪狗身上有上帝,於是我們一起把身上的餅乾拿出來和流浪狗和好。 &nbsp

廖末喜舞蹈劇場洄游舞集

編輯室&nbsp◎&nbsp整理 在加工區的女工們,從少女到為人妻為人母,為了工作與生活努力打拚,對家庭和孩子懷抱期待,代表那一代傳統女性愛家愛鄉土的美德,不論時代如何演變,皆在歷史潮流中展現風華。廖末喜舞蹈劇團,以60年代加工區女工為題,內容取材作家楊青矗《工廠女兒圈》的短篇,創作構思〈流浪女〉〈倆女〉〈期待曲〉〈跋──起飛的時代〉舞碼,描寫小小年紀便離開家鄉到各城市的加工區女工們,為自己、家人、社會及國家奉獻青春與勞力。 &nbsp 〈流浪女〉 編舞者:林宜頻 本作品分為「出走」、「夜晚降臨時」、「晨起」3個段落,透過戲劇肢體和雙人舞的表現方式,搭配對白與投影,傳達身處異鄉的徬徨不安和對家鄉的思念情感,藉由舞蹈創作呈現主題「流浪」不同層次的意涵。 〈倆女〉 編舞者:謝杰樺 兩種不同時代的女性,生活、環境背景的不同,反映出世代交替的不同變化,編舞者以沉著內斂的肢體和誇張奔放的肢體,藉由科技影像的輔助,欲呈現兩女堅韌與虛浮的對比。 〈期待曲〉 編舞者:李柏金 蒼白的臉上精密浮雕,永遠堅強的意志,世世代代勤勞的台灣婦女,自工作中辛苦孕育新的生命,眼中閃亮溫暖的情懷,溶入盛滿的愛。 〈跋─起飛的時代〉 編舞者:王乙航&nbsp 懷著忐忑的心,進入工廠上班,「眼淚」是最無奈的情緒,悲與苦全展露在臉頰上的兩行淚痕;「血汗」是勞力的代價,真實的揮灑,堅忍不拔的精神,全心投入;「豐收」象徵著經濟起飛的年代,滿心的喜悅,寄望有著美好的未來。 演出時間 地點 6月05日 14:30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 6月11日 14:30、7:30台北紅樓八角二樓劇場 詳情上網:www.liao-mo-hsi.com.tw&nbsp &nbsp

蔡瑞月舞蹈節文化論壇暨特展

&nbsp編輯室◎整理 早年馬偕隻身進入充滿敵意的原住民部落進行免費人道醫療;蘭大衛「切膚之愛」,移植夫人連瑪玉女士的皮膚給腿部嚴重潰瘍的男童。人道醫療,一直傳承到60年代的孫理蓮、謝緯、王金河,他們走向需要醫療照護的人群,樹立無私奉獻與不求回報的醫療服務典範。但如今,醫療走向產業化,技術、預算、體制逐漸凌駕人性與倫理。牢不可摧的白色巨塔,拉開了醫病之間的距離,扭曲了醫療與人的關係。傷痕累累與冷漠自私的現代人心,該如何醫治?選擇走入巨塔的醫學院學生,是否還記得當初委身於醫的初衷與承諾? 為重新找回台灣醫療的精神典範,今年5月蔡瑞月舞蹈節文化節,在老照片特展、戲劇與舞蹈之間重現前「人歡喜作憨人」的醫心,並結合各界一起從醫學院教育,基督教、天主教醫療宣教服務等面向,與當前的台灣社會進行連結與探討,找回台灣最應珍視,不該任其流失的醫療傳道精神。 活動資訊 一、特展介紹 主題:珍藏:台灣醫療價值&mdash&mdash烏腳病患的父母王金河醫師、甘願作憨人謝緯醫師、無國界的愛孫理蓮女士特展 時間:5月27日~6月17日 5月27日 開幕茶會暨記者會 5月28、29日 王金河醫師座談會及戲劇、舞蹈 地點:玫瑰古蹟(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內容:相片、影片及戲劇舞蹈演出 二、文化論壇 主題:學習委身:台灣的醫療服務典範 時間:6月4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地點:玫瑰古蹟(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內容:由鄭仰恩牧師召集,天主教若瑟醫院院長宋維村、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所長范燕秋、台北醫學大學人文研究所教授蔡篤堅發表論文。 主辦:蔡瑞月文化基金會 詳情上網:www.dance.org.tw &nbsp

捉住天使的神情

&nbsp◎陳尹中 &nbsp 陳尹中 現任長榮大學校牧 2004年9月屏東基督教醫院個展 2004年12月屏東枋寮藝術村個展 2009年12月長榮大學藝廊個展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就喜歡畫畫。拿到紙就畫,用鉛筆、粉蠟筆、水彩等顏料,隨時隨地都可以畫&amphellip&amphellip 轉向──捨美術就神工 爸爸是國小老師,很會畫圖,也常指導我,最難忘的是他曾經利用假日,帶我到國小寫生,給我很大的鼓勵。爸爸也曾給我買了一個小黑板,還給我很多紙張讓我盡情作畫。 爸爸很支持我畫畫,所以我讀國小時就參加畫圖班,高中參加美術班。但是當面臨大學聯考,想要選擇美術系時,爸爸很用心地和我協談,最後我決定改為投考當時的丁組,就是法商學院,而將美術當作業餘興趣。 我畢業於逢甲大學財稅系,在新竹空軍機場服兵役。退伍前後,面臨前途的選擇,想起小時候曾經受重傷,當時祖母許願:「這小孩養得大,就獻給上帝,做上帝的工人。」當時爸爸因為腎疾症候群而臥病在床,我休假回家向他提起想唸神學院,沒想到已經病得很虛弱的老爸,忽然奮力撐起上半身,瞪大眼睛、舉起雙手說:「你要讀神學院,爸爸舉雙手贊成,你有看到嗎?」我嚇一跳,趕緊說有,爸爸對我說:「我給你兩個挑戰:第一、耶穌的十字架不是好背的;第二、救人的靈魂不是開玩笑的事。你真的決志了嗎?」這次我受到更大的震驚,老爸智慧的話對我有如當頭棒喝!我很誠實地告訴爸爸,我還沒真正決志,我會繼續禱告。 後來經過一番掙扎,我真正決志了。爸爸在馬偕醫院住院,我趕去向他報告,當時他已無法說話,但是一直點頭微笑。我想起剛剛才讀到神學院考試範圍,路加福音15章7節耶穌的教導:「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較比為99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我忽然想到,當我決志的時候,天父也在點頭微笑。 享受──&nbsp勤創作辦個展 畫圖是很快樂的事,就像天父陪著我,一起享受創作的暢快。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一直沒有放棄畫畫。讀大學時,曾有一位同班的男同學重病,班上為他的醫藥費發動募款,我就額外發動為同學畫人像素描,所得都為醫療費用奉獻,因為這樣,結交了多位很好的朋友。 時光匆匆,成為牧者已近30年,這期間曾在3間教會牧會,包括和平島教會、竹南教會、屏東九如教會;在3所教會學校擔任校牧,包括長榮女中、長榮中學、長榮大學。在和平島教會擔任傳道期間,曾經開辦週間的主日學,包括兩個晚上:一個晚上是故事班,一個晚上是畫圖班,吸引很多小朋友,那真是一段快樂時光。在屏東九如教會牧會時,我曾經為會友的小孩畫了數10張素描,在教會展出,然後連圖帶框都送給他們。當時畫了很多小孩,因為總覺得小孩最純真,尤其喜歡主的教導:「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章3節)後來在2004年9月,又以「我畫純真」為主題,在屏東基督教醫院和枋寮藝術村舉辦個展,內容都是小孩子的畫像,大部分是鉛筆素描,少部分是水彩或水溶性彩色鉛筆。 動筆──抓住天使的神情 2006年8月回到懷念的長榮大學,隨即投入校牧事工。能參與學生工作,常常和年輕人在一起,自己盡力而為,靠著祈禱和同工們一起努力,看見學生漸漸成長,實在是幸福快樂的事。我仍然有空就作畫,學校有美術系,我本來不敢班門弄斧,後來想想每個人都能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就分享看看吧!於是在2009年的聖誕月,在學校圖書館地下室的藝廊展出素描和水彩。聽起來,風評還過得去,臉皮也就更厚了。 2010年的寒假,開始學油畫,是向長榮中學的老同事段博仁老師請教,真要感謝他給我很多指導和意見。畫油畫有種如魚得水的感覺,因為色彩更豐富,技巧更多變,顏料未乾前可以融合,乾了還可以堆疊,實在是玩顏色,越玩越開心。我上網查了很多資料,也買了很多書來參考,目前還是喜歡畫人像。我比較喜歡寫實的畫,加一點寫意也很好,畫人像總要有像,尤其要抓住神態,或者說感情。生平第一幅油畫當然就是畫我的牧師娘,讓她高興好幾天(應該是一輩子)。 我喜歡天使,看了很多天使的圖畫,以後我想多創作天使的圖像,也要畫聖誕的圖像,希望自己的功力能趕快進步。為牧師娘畫的3幅肖像畫中,有2幅是將她畫成我的守護天使,其中一幅是目前最大幅20號的畫作,其他大都是10號的作品,少數是12號和8號,還沒有大型的創作。 美國有一位摩西婆婆,70歲才學畫,結果大受歡迎,自己也過得很快樂。所以我還是要說,人人都能畫,但一定要動手,動筆有益!&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我的天使/油畫20F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鄒族小女孩/水彩/27.2&times39.5cm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天使夜航/油畫/10F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亞詩/油畫/10F &nbsp &nbsp

廟越多的地方越好傳福音

&nbsp民俗與宣教個人佈道研習會問與答 ◎編輯室整理 &nbsp 【編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推動「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今年2~4月於全台各地舉辦「民俗與宣教」個人佈道研習會,邀請專門研究民間習俗的葉明翰牧師傳授向台灣人傳福音的技巧,共巡迴19場次,獲得熱烈迴響。本報特與總會「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中心合作此專題,選列葉牧師精采演說及會眾提問,以饗讀者。 【葉明翰牧師簡介】 現任愛鄉福音傳播中心主任,美國德州奧斯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榮譽牧師。 葉明翰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父親及兄弟姊妹接連去世,為突破命運的枷鎖,他拜過師,鑽研命學原理及算命技巧,但學成算命後卻罹患絕症,面臨死亡威脅才恍然大悟,命學並無法讓人免於死亡。就在絕望之時,上帝的愛臨到他身上,使他經歷前所未有的平安和喜樂,他的病也得到醫治。 多年來,葉明翰受邀在世界各地傳講「從民俗引到基督」的信息,揭開民間算命、風水、擇日等習俗之謎,讓基督徒更懂得如何藉此傳福音。 Q:我的朋友拜得很凶,觀世音、關公、註生娘娘、文昌帝君&amphellip&amphellip,家裡神桌上供奉著大大小小的神明,像他這麼迷信,我怎麼跟他傳福音? A:拜得愈凶,愈好傳福音!代表這個人迫切需要平安。台灣人普遍都是很「敬虔」的,不要說人家拜很多尊神明就是「迷信」。 首先要稱讚他:「你好敬虔,拜這麼多的神明。」接著問:「那麼,你們家一定很平安囉?」通常有兩種答案:平安跟不平安。若回答不是很平安時,可以接著說:「喔,這樣啊!那麼我猜想,你是不是有一尊最大的神沒有拜到?我介紹你認識一位最大的神。」千萬不要一下子就說別人拜的是「假神」,所以才會不平安。基督徒習慣說,我們的上帝才是真神,其他的神都是假的!這樣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不如換個說法:「我們的上帝是最大、最有能力的神!」至於上帝是「獨一真神」,我們也可以替換成「萬神之神」,意思就是,在眾多神明之中,上帝是最大的!聽到「最有能力的神、最大的神」,這些敬虔膜拜各樣神明的人,一定會有興趣來認識看看。這樣,就有機會跟對方傳福音了。 另外,基督徒習慣說,我們都是「罪人」,所以需要耶穌;除了指犯罪、做錯事之外,以民間信仰的說法來轉化,「罪」產生了「厄運、歹運、煞運」。因此,可以進一步跟對方說,我們會遇到煞運、不如意的事,這是從我們做錯的事、因果循環而來;為了免除煞運、不讓撒但再打擾我們,所以要來拜這位神,這位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會為我們承擔這些過錯與歹運,信靠祂,我們就能得到平安。我認為,廟愈多的地方越好傳福音,因此,每到各處我必去拜訪廟宇,我去是為了那些善男信女祈禱,我跟主說:「主啊,這人在這裡求平安,雖然我不認識他,但?知道他是誰,請?救他,賜他平安。」面對傳統民俗,基督徒不可消極抗拒或與之對立,更不能到處樹敵;無論如何總要引到福音,只要善用民俗來轉化,就有機會傳福音。 &nbsp Q:十誡第一誡說:「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上帝。」那麼,拜拜的人就是違背上帝,我如何向這些「外邦人」解釋,告訴他不可以再拜拜了呢? A:這問題要回到聖經來看,同時檢視台灣的宣教策略。早期的宣教策略對非基督教信仰充滿排斥,更甚者,說拜拜的人拜的都是魔鬼、撒但。基督徒很愛引用詩篇115篇4~8節來描述拜拜的人,說「他們的神明用金銀鑄造,是人手的雕塑品,它們有嘴巴卻不能講話,有眼睛卻不能觀看,有耳朵卻不能聽&amphellip&amphellip。」也常以十誡中的第一誡來指責他們膜拜神明,就是違背上帝。事實上,我們總是忽略十誡之前的經文,出埃及記20章2節:「我是上主──你的上帝;我曾經領你從被奴役之地埃及出來。」十誡,是上帝與脫離奴役生活、蒙恩得救的人──以色列人所立的約,並不是上帝與台灣人立的約!再查看出埃及記34章1~16節,上帝要摩西取兩塊石版,像從前摔碎的那兩塊一樣,因上帝要與以色列人重新立約,要他們摧毀祭壇及砍倒所膜拜的神像;「不可敬拜任何別的神明」這個約,一樣是上帝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意思是說,台灣人都還沒有機會認識上帝,何來「背約」? 而聖經中的「外邦」,指的是以色列以外的國家,台灣人怎能稱台灣人是「外邦人」?稱呼未信主的人為「外邦人」,是不合邏輯的,也是不尊重的。 基督徒常拿自己(蒙恩得救)與上帝立的約,來責怪別人(未信者)沒有守約,這是缺乏同理心、不妥當的做法。基督徒要守約,但不可拿這約來指責拜拜的人,否則當未信者被傷害之後,就會排斥福音;千萬不要因為你熱心傳福音,卻得罪了他們的神明、冒犯了他們原有的信仰,阻礙對方以後信主的機會。我們應該要努力的,是讓未信者認識這位他過去沒有機會認識的神。 &nbsp Q:我雖然改信耶穌,但每逢過年過節遇到祭祖,尤其喪禮時,家人會要求拿香跪拜,請問該如何回應? A:我們信了耶穌,有主耶穌基督的聖化且寶血遮蓋,謹守基督的信仰真理,就不必再遵循傳統宗教的禮俗;然而,面對民俗文化一定要尊重、不否定,千萬不要忽略親友的感受,使人跌倒。 面對親族要你拿香祭拜時,可以有三部曲宣告及回應。首先,委婉地跟家人表明你的信仰,先說「耶穌愛我,對我有恩」,藉此見證耶穌是如何對你有恩、改變你;其次,表明「耶穌揀選我,要我皈依」,突顯信仰耶穌基督的動機是自來於神明的揀選,並非己意;最後,「從此之後,我不再拿香和拜其他的神明」,告白自己的信仰是獨一真神。 &nbsp Q:基督徒常被批評「死無人哭」「不孝」,如何避免這樣的刻板印象? A:信主後的兄姊因拒絕再拜祖先牌位,將來過世之後,也沒有神主牌可拜,因此被說為「死無人哭」。對於傳統信仰者來說,拜神主牌是表現孝心的行為,而且,通常將神主牌請回家供奉的人,可再多分得一份財產;因此,若信主後一下子不拜神主牌,在家族的人看來,似乎是對往生的長輩以及其他親族的背約,也是倫理上的悖逆。 至於「不孝」,通常是來自於初信者對於父母信仰的批評,以及對父母親族所敬拜的神明的批評。子女未信耶穌之前,還會聽父母的、跟父母一起拜祖先傳下來的神明,但信耶穌之後卻不再聽父母的話,反而拿著聖經裡的教導說父母親「這樣不對」「那樣迷信」「拜假神上帝會不喜悅」&amphellip&amphellip,這在情感上及倫理上大大傷害了父母親族,因你對父母的承諾、孝心及責任未有交待,才會被視為「不孝」。 為避免在倫理上造成「悖逆」的印象,信主的兄姊要更加倍尊重父母,不可隨意批評他們的信仰;雖然不拜神主牌,但可在親人忌日、清明節或過年團聚時,舉行追思禮拜,並邀其他親族參加,讓他們了解基督教並不是不孝,而是有不同的敬祖方式。另外,可製作「基督徒家譜」,將神主牌上祖先的名字、出生、死亡的年月日,重新抄寫在家譜上,並貼上相片、書寫其重要事蹟或略歷,供後代子孫翻閱追思,做為傳家之寶。 &nbsp &nbsp Q:從民間信仰改信耶穌時,教會會為有供奉神明的家庭除偶像,有沒有特別要注意的事項? A:教會為初信者舉行除偶像禮拜,把大小神明以及神主牌除去,以完全歸入主的名下;為避免過程中,有些人會心不安,一定要鄭重處理。曾聽說有人在除完偶像之後,家中其他親戚來向信主的兄姊抱怨:「你們家的神明來託夢,說你不要他們了,這樣對神明不敬,會招來不幸的。」其實這樣的抱怨,一方面是親戚心中不安,害怕被「靈」報復,一方面是人手雕刻的偶像,也會有「靈」,若沒有好好處理,兄姊可能要面臨屬靈爭戰,因此要舉辦「聖別禮拜」好好的處理。 傳統宗教大多是信仰等級分明的多神,神明有大有小、法力有強有弱,但我們信了萬神之神、萬主之主後,把自己生命的主權交給耶穌,就不再需要其他神明,要將過去所拜的一切大小神明都讓他們「歸順主耶穌」,不要讓他們的靈跑去攪擾親族。 建議可為初信者的家舉行「請神明退位」儀式,具體做法是列出過去所拜的神明清單(請參考圖表「靈界責任轉移清單」),將拜偶像的罪都歸耶穌,與其他神明的關係(如神明契子、有願未還)也都歸給耶穌,請耶穌幫我們擔當、為我們跟其他的「靈」解約,切斷與其他靈界的關係。當聖別禮拜後,也要將木刻的神像帶回教會,憑著信心「火化歸耶穌」。 &nbsp Q:原住民有祖靈崇拜文化,擔心信主後不拜祖靈會遭到降禍;信主後的原住民也難免遇上殺雞灑血、呼叫祖靈等傳統祭儀,請問如何看待及化解? A:原住民擔心沒有祖靈崇拜會遭到降禍,是普遍未信者的憂慮與害怕,教會可以為他們舉行「轉移」儀式(聖別禮拜),讓祖靈歸耶穌、祖靈歸萬神之神,並告訴原住民兄姊,不要讓祖靈一直留在世間,要認祖歸宗,歸順上帝,到父所為他預備的地方。而不同的原住民族群,都有類似殺雞灑血、呼叫祖靈或矮靈祭等傳統文化,建議以基督信仰加以「轉化」,例如:先呼叫上帝,感謝上帝賜我們祖先祖靈,再一同吃喝。舉行儀式時,牧師一定要穿上自己族人的衣服,因為這是自己的文化;切記不要穿西裝,因為那是西方文化。 有些政府單位會舉辦「原住民祭司學校」,建議原住民牧師及兄姊不妨去參加培訓,不必擔心會被「巫」名化;因為我們是要藉此了解原住民有哪些傳統儀式和禮俗,能在基督教信仰中達到結合並轉化;對既有文化加以聖化,既不失傳統文化,也能在基督信仰的立場站穩腳步。 再次強調,傳福音時無論如何都要尊重與轉化,而且一定要了解對方才能轉化,希望台灣各族群先收集並了解自己的民俗文化,牧者齊聚一堂,共同研討出根據聖經原則來轉化的方法與共識,進而發展出有效的福音策略。 &nbsp Q:朋友有「靈異體質」,甚至已經信耶穌了,還會看到靈界的東西,感覺不平安,怎麼辦?另外,佛珠是不潔淨的嗎?該如何處理? A:有所謂「靈異體質」的人,一定要靠耶穌基督的寶血洗淨、遮蓋;牧者有這樣的屬靈權柄,要請牧者奉主耶穌的聖名禱告,鎖住這樣的破口,並求聖靈與我們同在;當我們有聖靈的印記時,就不必害怕民俗禁忌及沖煞,因我們能靠著主的名脫離撒但的權勢和管轄。 至於佛珠的問題,首先,要分辨是石頭做的,還是人造的?能降血壓或是會傷人的放射性;再來,要知道是戴流行時髦的,或是從宗教出來的;若是從宗教出來的、被加持過,就附有靈的力量,所以我們要奉耶穌基督的名宣告,讓那靈離開;靠耶穌的寶血洗淨、遮蓋,如此鎖了門,邪靈就不會再進來。 &nbsp Q:拜拜的人都在安太歲、保平安,基督徒也有讓人「保平安」的做法嗎? A:台灣人所謂的「犯太歲」,是指跟當年的太歲爺同生肖;還有「沖太歲」「偏沖」等等,都起因於對平安的渴求。基督徒已經信主,有了平安,應該要幫助別人也得到平安,因此可以使用民間信仰習慣的語彙,轉化民眾對「安太歲」的需要;為未信者代求平安,不但可以將平安帶入社區,也有機會傳揚福音。 具體做法是,教會可以在社區中提供免費「安太歲」的服務;製作「平安祈福禱告冊」,讓未信主的鄉親在冊中書寫他的姓名跟生辰(與安太歲方式雷同,但這麼做是為了方便教會認識對方;最好再加上地址,便於日後探訪);接著,牧長兄姊在每週的禱告會為這些兄姊提名禱告。以民間信仰的角度來說,若有人每個禮拜免費為我祈求平安,縱使不認識那個神,何樂不為呢? 一段時間後,牧師可到未信者家中探訪,關心一家大小是否平安;若平安,則告訴對方:「恭喜,你與耶穌有緣,耶穌很疼你,有時間時要跟耶穌說謝謝!」若不平安,則問對方:「那我們來你家作法事祈福(做家庭禮拜)好不好?」接著邀請多一點人往訪,唱首帶來平安的福音詩歌、選擇平安的聖經節誦念,再為他們的家庭禱告。下次再去關心時,如果對方還稱「不平安」,再邀更多兄姊前往,多吟唱詩歌、多誦讀幾段聖經節,慢慢就可使未信者家庭接受教會的關心,還有機會邀請他們來教會「謝謝耶穌」。 這些做法的重要關鍵在於,必須了解未信者對平安的渴望,使用他們能明白的語彙,帶他們進入耶穌的平安。當體驗到了平安,福音要進入他們心中,就不再是難事了。總之,在台灣傳福音沒有那麼困難,凡事以聖經為依歸,適度的從「民俗」轉化到「基督」,讓人「看到、聽到、摸到」,人們就容易相信耶穌。 &nbsp &nbsp

當不完全的生命遇上完全的愛

&nbsp家有唐寶貝 &nbspKikip> &nbsp

上帝所疼?查某囝──紀貞艷老師

&nbsp◎吳仁瑟 2011年5月7號母親節&ecirc前一日,一群紀貞艷老師&ecirc親友、學生、同事聚集t?台南神學院&ecirc禮拜堂,來歡送告別大家心目中&ecirc媽媽kap朋友「紀老師」。美麗&ecirc花蕊、好聽&ecirc樂音、溫煦&ecirc春風,親像伊&ecirc笑容koh一p&aacutei充滿整個校園。 我t?出國讀冊前,有一段時間t?新樓音樂班任教,有機會kap伊&ecirc學生、朋友同款,t?禧年館2樓度過真濟歡喜貼心&ecirc日子。印象中,只要經過校園就會去k?伊打招呼,有時是伊t?外面ak花h??招起lih飲茶開講,t?伊si&oacute-kho&aacute kheh &ecirc客廳,永遠充滿無仝&ecirc學生、朋友伴。T? hia ?-t&agraveng吐氣、分享,談天說地、快樂唱歌,諮詢koh得著幫助建議。我出國&ecirc時,chah著伊親手所做&ecirc被單、枕頭套;轉來南神校園&ecirc時,第一個尋&ecirc亦是伊。 會記得ta?k-p&aacutei ham伊t?校園行到宿舍,伊總是一面行一面撿mi?h-ki??,講chiah-&ecirc l&oacuteng猶會用tit,學生稱伊是si?ng g&acircu廢物利用&ecirc環保師。有一p&aacutei,開車載伊轉去看當時92歲&ecirc老父紀牧師,他一人家己住,顧一個大園á看著阮真歡喜問講:「聖詩你kah意t&oacute一首?出在你k&eacuteng,我背h??你聽。」原來他退休了,就一日背一首詩來做靈修,亦s?n-so&agrave預防老年癡呆症。彼日阮載一車&ecirc果子、菜蔬,快樂t?g來到台南;l&oacuteng想k&oacuteng紀老師會kap伊&ecirc老父仝款活真久,永遠作阮&ecirc諮詢師朋友。 今年初,遇著一位幼稚園園長,講起紀老師當年怎樣h??一群吵鬧&ecirc細漢囝仔ti?m落來,靜靜隨伊上課&ecirc代誌;相信所有&ecirc學生朋友聽著che l&oacuteng ?會心一笑:這就是紀老師!上帝所疼&ecirc查某囝。

我的母親啊

&nbsp◎姚志龍 我的母親啊!Formosa 400冬來 歷盡苦難 列強 連番 th&uacuten 踏 &nbsp 阿母身上的傷痕 一 tah 一 tah 無人同情 無人安慰 妳卻 無怨慼 無 l&eacute 罵 恬恬承受一切 &nbsp 我的母親啊!Formosa 教導阮 忍耐 認真 拍拚&nbsp 親像 田岸仔邊 牛車輪下的草仔枝 毋通 放棄 ?g 望 受妳激勵的子民 會曉疼惜家己 大地充滿生機 &nbsp 我的母親啊! 咱的厝地 雖然無大塊 認真的子弟 工作 真拚勢 濟濟人佇國際&nbsp 出頭地 總有一工 成功是咱的 &nbsp 我的母親啊! 滿心感謝妳 艱難的日子&nbsp 共阮扶持 喙焦有中央山脈的水 枵餓 有蕃薯通止飢 母親啊!感謝妳的疼 妳的恩情 大拄天 Go&aacute &ecirc b&oacute-chhin ah ! Formosa 400 tang l&acirci &nbsp &nbsple?k-ch?n kh&oacute?-l?n Lia?t-ki&ocircng &nbsp &nbspli&acircn-hoan th&uacuten-ta?h&nbsp A-b&uac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