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中港路?英雄

&nbsp◎牧兒 過往&ecirc主內兄弟馬兆駿寫過一首曲,輕快&ecirc旋律,青春&ecirc戀曲,h??人b?記得夏天&ecirc炎熱。「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hellip&hellip」,這首由王夢麟唱紅&ecirc〈木棉道〉,陪伴濟濟人度過少年&ecirc青春,如今已經成作回憶埋t?心底。 台中市市區&ecirc中港路,一路延伸到梧棲區&ecirc中棲路,有屬t?中台灣&ecirc「木棉道」,高大&ecirc木棉──斑芝花,無論花開、花謝、枯枝時期,l&oacuteng有無相款&ecirc風情,使人心內生出詩意。等候紅燈&ecirc時看到美麗&ecirc斑芝樹,隨手寫落一首短詩,想著共一條路有幾偌個路名,真向望未來會當整合成作共一個路名,免得外地人聽了霧煞煞。 &nbsp &nbsp&nbsp 清早日出太平起 下昏日落梧棲去 暗暝霓虹閃閃sih 台灣大道&ecirc景致 &nbsp 面對四季變幻奇 過往人群來koh去 堅定khi?在粗koh直 哪管執政「誰輪替」 &nbsp 有時花開黃一片 有時花落「紅一地」 有時白棉飛上天 有時歸枝金sih-sih &nbsp 三月新枝teh puh-&iacute? 五月棉紗帶種子 六月花離葉落盡 目nih春去熱天起 &nbsp 細漢阿母有講起 你&ecirc名字叫斑芝 做人像你有骨氣 時時展現你意志 &nbsp 有人叫你是紅棉 有人講你英雄枝 中港路頂l&oacuteng有你 陪伴生活t?城市 &nbsp 笑看酒店kap政治 市長常常﹝ m?知﹞ Ki&aacutem-chh&aacutei伊有一半你 n&aacute tio?h無言koh大悲

Ia?(泱)

◎王昭華&nbsp 日時,t?河邊,河心一隻船,往河口&ecirc方向駛去。 船k?河水li&ocirc開,直直一巡,水分雙爿,雙爿湧一湧 (sak)過一湧, 來到岸邊,徛siu?倚&ecirc人無小注意leh,有時會h?? chh&egraveng著,b?輸去h??查某人&ecirc裙尾phiat著。 我m?知影he &agraven船尾一巡一巡溢過來&ecirc湧,咱台語欲按怎講。應該講,我連這?問題&ecirc「問題意識」都無──敢m?是有「波」、有「浪」、有「湧」矣,抑是,像百 仔裙有抾 &ecirc「 」? 一位前輩牽教,講彼叫做「ia?」。 「Ia?」,那會叫做「ia?」?為啥物號做「ia?」?&hellip&hellip這是我問kah一支柄嘛想無&ecirc代誌。「Ia?」這?音真古錐,若像「嬰仔」(i?-a)黏起來&ecirc,「i?(嬰)」、「a(仔)」,「ia?」,聽著足親。呂泉生作曲、盧雲生作詞&ecirc〈搖嬰仔歌〉,歌詞「嬰仔嬰嬰睏」就是leh搖「i?a」;古老斯古&ecirc「烏矸仔標驚風散」,出名&ecirc廣告藥仔口白:「嬰仔著驚哞哞哮,吐奶疶(chhoah)青屎&hellip&hellip」,嘛是「i?a」,m? 是「e?-&aacute」(「嬰仔」&ecirc另外一種講法)。「i?a」&ecirc「a」,是輕輕收起去&ecirc第一聲,若第二聲沉落來,就會變「&igrave?-&aacute」(燕子)&ecirc 「&aacute」去囉! 「Ia?」,我回想,想起t? 佗位bat聽過這?音。但彼時,並無料著伊會是一?名詞。 彼擺是t?澎湖媽宮茶嬸仔in兜客廳,茶嬸仔唱一塊褒歌: 海湧起波白ia?- ia?,六跤全鬚少年兄 就赴台灣趁較有,m?-thang踮厝半沉浮 這塊褒歌,我一直捎(sa)無「六跤全鬚」&ecirc意思,茶嬸仔&ecirc解說:「六跤全鬚,啊t?規仙人好好&ecirc意思啦!」「H&acirc??」「規仙人好好,就是六跤全鬚啦!&hellip&hellip」──規仙人好好,那m?是「四肢」健全,按怎講「六跤」全鬚呢?敢講,是褲跤「搦(la?k)」起來,跤腿全全鬚?聽講鬼會驚人&ecirc跤腿毛,「搦跤全鬚」&ecirc少年兄,欲過海討趁,遇著風湧較平安啦(敢按呢?)&hellip&hellip 彼站仔,牢(ti&acircu) t?這?好笑&ecirc問題,牢到尾仔才&ugravei朋友&ecirc朋友遐得著開示:原來,「六跤全鬚」是人leh講蟋蟀仔,公&ecirc,六支跤kap彼一對鬚生kah真完全,規隻好勢好勢&ecirc勇將,放出去kap別隻相觸(tak)絕對猛&ecirc!在這條歌詞內底,cho&acirc?變成比喻&ecirc手法,少年兄就kap六跤全鬚&ecirc蟋蟀仔相像。仝這句詞,若唱「好跤好手少年兄」就規?消風去矣──蟋蟀仔&ecirc戰鬥性攏無去,應當是有鼓勵涵意&ecirc話,嘛變kah若leh共少年仔ge。當然,「就赴( &nbsp )趁較有」,這?( &nbsp )&ecirc空格仔內欲填啥物地名,t?當今這?時代是誠歹講。 話koh講倒轉來,一直無去挖前一句&ecirc「白ia?-ia?」,總是按呢想:彼可能就kap 噹噹(s&uacutei-tang-tang)&ecirc「噹噹」、苦塊塊(kh&oacute?-teh-teh)&ecirc「塊塊」、烏漉漉(o?-lok-lok)&ecirc「漉漉」、碇鏗鏗(t?ng-khong-khong)&ecirc「鏗鏗」&hellip&hellip仝國&ecirc,窮究b?盡&ecirc,精差t?「ia?-ia?」較罕leh聽啦。無想著講,「ia?」本身是一?獨立&ecirc詞,m?是無代無誌kap人疊好耍&ecirc。 俗語講「船過水無痕」,卻是,一隻船過,對有痕到無痕,這中間,一定是一巡過一巡&ecirc「ia?」相連so&agrave,華語叫做「漣漪」。 海湧起波浪,拍對海墘,激出白白白&ecirc「ia?」。無業(失業/待業)&ecirc少年兄,「宅」t?厝裡&ecirc青春,tio?h赴哪裡去才b?沉浮啊&hellip&hellip。

【台語俗諺新眼光】一代娶矮某,三代出矮囝

◎陳士彰  40外年前,我猶leh讀初中ê時陣,阮仝班有一位同學,生了足細漢lóng坐上頭前。逐擺若行tùi伊邊仔過,人lóng會k?伊ê頭殼挲一下,順soà koh k?講一句:「細漢ê!」無拍算讀到初三ê時陣,此位同學身懸soah抽到180外公分,是全班上介l?-跤,換做伊倒轉來k?阮挲頭殼叫:「細漢ê!」 DNA基因遺傳,t?近代ê醫學是非常時行。無論是人有關ê身軀骨骼、外貌 b?i、智能ê發展,甚至內在心理個性ê變化等等,lóng掠準kap遺傳學有相當ê關係。 今年教著五年級,有一位學生是一粒仔囝,同學k?號一個外號叫:「三年ê!」有一日,我k?講:「妳嘛食khah濟leh,khah g?u大漢,免h??人笑妳是三年ê。」伊k?我應講:「種b?i無法度啦!阮爸爸媽媽lóng生了細漢。」真正是「一代娶矮某,三代出矮kó?」仝款。 T?科技發達ê今仔日,人為著欲生出好種,想盡方法利用科技kap醫學,拍拚欲來改變基因ê遺傳。Chiâ?實h??你改變基因,生了骨骼粗勇、高chhi?ng大漢、飄撇緣投、智能發達等等,總是有一項ê基因遺傳,是科技kap醫學絕對無法度通改變,就是一字「死」! 人人lóng有一條命,不二過,肉體ê死猶是小可事,靈魂ê死chiah是嚴重ê代誌。所以,外在肉體ê DNA,品種改了koh khah讚,內在ê靈魂若無救,實在是上大ê遺憾! M?若肉體ê死會遺傳,連靈魂ê死嘛有DNA。靈魂會死是因為「罪」ê緣故,保羅講:「罪惡ê報應是死亡」(羅馬書6章23節,紅皮聖經),因為「罪惡通過一個人進入來世間,親像án-ne,死亡也通過罪惡進入來世間。」(羅馬書5章12節)Chia所講ê「一個人」,就是leh指人類ê始祖亞當。聖經指出,「但是tùi亞當到摩西chit段期間,死亡控制全人類,連hiah-ê無親像亞當違反誡命來犯罪ê人也tio?h死。」(羅馬書5章14節)按呢講起來,靈魂死ê DNA嘛會遺傳。 自古早以來,人類因為驚「死」,所以一直leh搜揣「活」落去ê方法。無論是仙丹妙藥,抑是科技醫學,lóng無法度通h?? 一個人ê肉體,起死回生長生不老;修性養身做善事,抑是崇拜萬教,也無法度h?? 一個人ê靈魂,tùi死koh活起來。按呢,人類對未來生死ê問題,欲那koh有盼望? 佳哉!T?基督ê信仰內面,指示咱一條明確ê保障,就是「信(耶穌)來領受洗禮ê人,會得著救。」(馬可福音16章16節) 相信耶穌基督,m?若家己靈魂得著救,連靈魂ê DNA嘛會改變,這是一種祝福! 一般人m?若煩惱家己,嘛煩惱後代ê囝孫。揣求測字、相命、看風水,掠準一定得著盼望kap福氣,其實反轉是一種捆縛。聖經講:「Tio?h謹慎才b? h??人用人ê理論á是虛言ê詭計來迷惑lín。因為chiah-ê是tùi人ê傳統kap在宇宙中teh控制人ê邪神來ê,m?是tùi基督來ê。」(歌羅西書2章8節) 人類想欲改變肉體kap靈魂ê DNA,h??家己kap囝孫得著盼望祝福,唯一ê方法,就是回頭揣求基督耶穌ê信仰,koh行t?伊活命ê道路,因為聖經有應允:「疼我,守我誡命ê,我施恩h??伊,直到千代。」(出埃及記20章6節)

書道字藝福音傳

◎李堅忠 &nbsp中華文字是根據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假借、轉注演進而來,各種不同形體成為中華民族特有的藝術文化。書法是我國國粹,也是藝術的呈現,更是歷史悠久的傳統文化,也是古代書信生活往來,政治文書、文史記載的一個傳達和記錄,造就了歷代許許多多書法家,淵遠流傳。書道者因著個人的創意,創出各種不同字體藝術來,也是文意和美學的融合書畫體,讓書道能延續不斷,永留在人們的心中。 可惜近代科技文明發達,電腦網路當道,為了迎合時代的洪流,書法教育不再為人所重視,人們為了貪圖方便,捨寫字就打字,書法自然就開始式微。  嵌名聯,書道藝術傳福音 這些流傳的藝術傳統文化,必須要重新恢復,雖然,現今會寫書法的人不多,幸而仍有許多愛好者,分別為了追求自我境界、維持傳統宗教之故維繫這個文化。喜好書道的人,總有份歷史文化的情感,這份情感化作書道藝術的表現,也在常民生活中得到接納;每逢過年過節,為討個吉利,總會在家或公司門口貼幅春聯或掛幅年曆;每逄喜慶喬遷,家裡公司總希望有些吉利或勵志祝福的話,因此,牆上或多或少會掛上字畫! 記得在6、7年前,我曾經為兩對夫妻用名字上下嵌名寫春聯,事隔一兩個月,接到他們的來電謝謝我,因著我寫的話語讓他們感動、突然醒悟,原本夫妻關係已經到冰點欲打算離婚,卻大翻轉反而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這幅字除了有他倆的名字,更有神的話,挽回他們的婚姻。也有一位姊妹因經濟和婚姻問題,在一次活動中,請我為她寫春聯;2年後,姊妹主動來教會找我,作見證接受耶穌為她一生的救主,目前這位姊妹重新有了新的家庭生活,同時在我們小組,帶領她夫家信主。 這些事件成為我爾後最大的動力,激勵我每年春節到處用名字為人嵌名寫春聯,適時嵌些神的話語在其中。把我喜歡的書道藝術與傳福音結合在一起,是多麼美的事,例如:「『弦』歌頌讚碧芳『俞』,『良』善信實靈滿『君』」。 有時,為了把一則經文表現在自己的書法作品上的時候,需要考量許多因素,所寫出來的,會不會讓人喜歡,與自己是否有關聯,會不會使字體過於僵化或看不懂。雖然藝術創作,是一種主觀的感覺,也是一個人生命理念的呈現,但是所表達出來的是不是可以讓人接受或使人融入其中,確是要費心思量的;我又考量到福音傳遞的異象,期盼每個字都能讓人看得懂,但又要活潑而有變化,能吸引人心,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每當面對此難題時,唯有來到主前,在禱告中求主給智慧,讓聖靈親自來引領我的文思和字構形體,也因如此,上帝使用我的作品,讓許多主內或未信主者,把這些字裱起來掛在自己家中或工作場上自我勉勵,這就是文字和書道藝術的魅力,同時又能符合傳達福音的創作理念。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神使用我們的恩賜在福音的事工上,我們也甘心樂意願意為祂所用。  神的話,越寫越有勁 馬太福音4章4節:「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一切的話。」神的話是有能力的,我近來興起書法經文事工,開始製作書法經文卡,第一版剛出爐1000套,一套4張,沒想到得到許多人的喜愛和好評,一半奉獻為福音事工,一半為下一個作品預作所需的經費,同時也著手抄寫書法聖經的工作,這是長期的工作,也是艱辛的工作,讓聖經藉著書法展現出來,讓人珍惜領受,目前已抄完箴言31章,詩篇正在進行中,每天至少要抄寫3~4個鐘頭,遇到寫錯一個字要全部重來,同時又受限體力和眼力及時間分配上的難處,但總抱持著為主甘心樂意的心情,每天撥出時間來書寫,一面寫一面得著主的靈糧,一面寫,一面想另版聖經要呈現在世人眼前,愈寫愈喜樂、愈有勁、愈有精神。同時,透過這個異象,用書法來表達主的話,在文化藝術上比較取得認同感,讓一些喜好者有收藏意願,初期可支持貧困兒童福音事工,也透過這個異象,讓書法經文藝術成為福音的出口管道,拉近彼此間的關係,也因如此,讓我下更大決心,為主寫下去,讓福音廣傳,傳到地極。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出幽谷

&nbsp◎陳燁 心靈憂慮成為現代人的苦楚,作家陳燁分享自身與教會兄姊透過聆聽、閱讀及朗誦聖經經文,從聖靈活水中得著的醫治。 入春以來,我開始嘗試著每日出門行走,來治療纏身多年的憂鬱症。路線固定從家中慢慢往文化中心前去,在文化中心繞圈漫步,看鴿子麻雀成群爭食人們灑在地上的穀物或麵包,再過個40秒的斑馬線走到對面的巴克禮公園。穿爬過一座浮木橋,正式進入巴克禮公園的散步中心。這裡種了許多不同品種的樹木,如銀樺、小葉欖仁、烏臼、油桐、印度紫檀、美人樹、麵包樹、楊柳等等,可以邊走邊晃看穿過綠葉的陽光,也可以看著綠意盎然的浮萍上低垂的依依楊柳;有自然的天光雲影,也有人群三三兩兩,或慢跑,或急步行走,或跟我一樣晃悠慢走的,石板路上經常有坐在輪椅的老人家,被外傭推出來曬太陽,或有練氣功的團體,在樹林間教人打氣運行。 我通常會走向崇明國小的邊牆處,那裡有一灣池塘,2隻白鵝和6隻綠頭鴨游來游去,氣定神閑地。松鼠在樹木之間爬上跳下,麻雀吱吱叫著,一點都不怯生。沿著崇明國小的邊牆往南走,還可看到一片用鐵皮圈圍起來的日本櫻花樹,剛種下不久的,可以想像來日開放時,櫻花盛開將是多麼麗明的美景。 這樣散步了幾個禮拜,覺得心情晴朗,便跟醫生商量減少憂鬱症的藥,由大自然及簡單的運動取代。醫生評估後,同意開始減藥,我依然每日行走如故。未料減藥的後遺症發作了,還合併了更年期症候群,讓我手腳心盜汗,坐立不安,即使再累,也還是不能久坐、無法久站,只有走路的移動身體舒服些,這有點類似帕金森症狀對身體帶來了極大的不便,讓我惶惶然不知所措。醫生也只能在藥物建議上多一點少一點地調藥。我依然每日坐立都不安適,這種情形很像撞上懸崖,命繫一線之間。實在無法可想時,我抱著聖經,開始口誦看到的經文,藉此安定身心靈,多少有點果效,但還不足以解決我的症狀。 我開始思索,我與上帝之間是否應該重新建立緊密關係,特別在病痛之間,我只有一本聖經可靠時。39卷舊約,27卷新約,我是否都讀通了呢?受洗以來,我對閱讀聖經,一直在懵懵懂懂的階段,既未曾每個篇章深入探索,也未曾通透讀完所有經節。現在急病抱聖經,上帝和主耶穌是否會理睬我的苦痛呢? 然而,我唯一的憑藉只有這本聖經,我還是只能繼續口誦每一個看到的章節。我讀到約翰福音第16章24節:「向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什麼,如今你們來,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我跟上帝禱告說:「請行?的醫治大能在我的身體裡。」每日每夜不停禱告祈求上帝行醫治大能,漸漸地,我的症狀緩解了,開始可以坐下來寫一點文章,感謝上帝,祂真是又真又活的神,帶領我走出死蔭的幽谷,來到陽光綠意之間。

黑夜過後,有盼望

◎獅子老師 第一次看到她的文字, 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裡, 她介紹自己, 也留下她的網址, 我喜歡她留言的筆觸, 所以過去看看, 才知道 她們已經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hellip&hellip&nbsp 其實,錫安媽媽的電台採訪我沒有聽完。 那是個下過雨的午後,終於放晴,家裡雜事都做完了,想來聽聽錫安媽媽的電台採訪,找到檔案,點了進去。在等檔案下載的時間,我泡了熱茶,客廳的落地窗望去,太陽出來了,遠方還勾勒出山的形狀。充滿期待,按了「播放」鍵,要來欣賞好友的採訪。 一聽到主持人問錫安媽媽好,她的聲音傳來「大家好,我是錫安媽媽。」我就笑了,隔著電腦傳出的聲音幾分陌生但也幾分熟悉,她的聲音低低的,聽不出來以前合唱團是唱女高音,她的笑聲柔柔的,像微風。主持人問她怎麼會開始寫部落格,進而有這本書。她答,自錫安腦部病變有症狀後,一連串的看診治療開始,她如寫日記般在部落格上記載起生活的點點滴滴。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文字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裡,她介紹自己,也留下她的網址,我喜歡她留言的筆觸,所以過去看看,才知道她們已經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大大小小的病痛。讀她的文章,知道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生。 主持人問復健有效嗎?在電腦這旁的我愣了一下,因為錫安媽媽與錫安花了好多好多的時間做復健,從他很小的時候就訓練他站,記得照片裡的錫安一臉憂鬱的如被罰站似地,雙腿綁著固定器,後來他可以站了;當有些醫生懷疑他可能不能走,他們繼續做復健,他會走了!現在會跑了! 錫安或許不知道復健的效果,但他肯定知道復健教室不是好玩的地方。他做走路的治療,站在滾筒上,走著走著不舒服就哭了,看了實為心酸,但專家朋友看了馬上說錫安的復健做得非常好,走得也很穩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看似折磨的過程,卻是讓他進步的主因;只是看他哭得那麼傷心,任誰都不忍心吧! 記得幾次打電話給錫安媽媽,他們正在做復健,她笑說:「有沒有聽到,錫安哭得最大聲。」她的笑聲,我一直都很喜歡,如雨後的太陽,溫暖無比,因為我也聽過她哭,我也任她。想起她寫過的〈黑夜的必須〉:「眼淚不會拖垮人,它們只是需要離開我的眼睛。只要痛苦之後還能重拾歡笑,那就不過是一段黑夜的必須,就像我不能沒有白晝一樣。」 主持人的聲音把我拉回來,「那妳經歷過了這麼多,什麼是最困難的?」我喝了一口茶,想什麼會是最困難的?每天帶他去做復健,或強迫他吃藥?沒有小朋友喜歡吃藥。電腦音響裡的錫安媽媽沉默了,有一會兒沒有聲音,她在想什麼是最困難的,而等在這的我,心也懸在空中。 「最困難的,嗯,是心情的調適吧。我也跟天下所有的媽媽一樣有夢想,想一天他學校畢業,我坐在觀眾席上看他上台領獎;或看他上台表演鋼琴,這些夢想我也都有。當錫安的情況改善的時候,我會開始做這些夢,但從來不知會是什麼時候,他又開始發作,我從夢想跌了下來,知道夢是做不成了。我又帶他看醫生,又開始吃不同的藥&hellip&hellip心情上的調整是最困難的,從盼望到失望,再盼望再失望&hellip&hellip再盼望。」 我發現我無法聽下去,心揪成一團,淚水流了下來,還來不及擦乾,我把檔案關了起來。這是多麼辛苦的道路,但她以非常平常的口吻述說著,我心愛的朋友啊! 想著前幾天她告訴我,錫安又有些不舒服,她心急地帶他去看病,「獅子,我好希望幫他減輕病痛,但他不會說話。我真的好無助&hellip&hellip」「那醫生怎麼說?」我也心急地問,她說:「醫生說錫安沒怎麼樣,只是發燒有些小感冒。妳聽,他又再彈琴了。」 我傾聽,果真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鋼琴聲,我稱讚錫安好乖,都有練琴,錫安媽媽沒好氣地回答我:「那是玩具鋼琴啦,一指鋼琴耶,只要一按就有聲音。」我笑說至少他碰鋼琴的時間比她多吧。她也笑了。「那他現在好嗎?」錫安媽媽說好多了,會彈琴,也會跑跑跳跳了。「那之前是怎麼回事?」我關切地問,她輕輕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現在很好,我們等下要去公園玩。」 是的,就是這樣了,有失望,但我們有盼望,總是有盼望,如白晝給我們的希望,如錫安給我們的笑聲。我們盼望著,永不止息。 &nbsp 後編語 錫安媽媽曾於本報3088期14~15版分享她照顧錫安的心情。在部落格(www.wretch.cc/blog/zionandme)上記錄與錫安一起奮鬥的點滴,也因此結識本文作者、基督徒部落客獅子老師。錫安媽媽將部落格文章集結成冊出版《30年的準備,只為你》,邀請讀者藉由此書來認識這對勇敢的母子。

月娘出來彼一暝

◎&nbspPurarey 彩絲姑娘平安: 妳寄來&ecirc〈五更鼓調〉這t&egrave七字&aacute真 。妳憢疑&ecirc所在我會一個一個來khui-thiah。   五更鼓調 &nbsp 一更更鼓月照山,牽君的手摸心肝。 阿君問娘卜按怎?隨在阿君的心肝。 &nbsp 二更更鼓月照埕,牽君的手入大廳。 雙人相好天註定,別人言語唔通聽。 &nbsp 三更更鼓月照窗,牽君的手入繡房。 甲君相好有所望,叫君僥娘先唔通。 &nbsp 四更更鼓月照門,牽君的手入繡床。 雙人相好月所映,恰好滾水泡冰糖。 &nbsp 五更更鼓天卜光,送君卜轉開房門。 想著離開跤手軟,手岸門閂心頭酸。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G??-ki?-k&oacute? Ti?u &nbsp It-ki? ki?-k&oacute? goe?h chi&ograve soa?, khan kun &ecirc chhi&uacute bong sim-koa?. A-kun mn?g ni&ucirc beh &aacuten-cho&aacute?? &nbspS&ucirci-ch?i...

蟬、草猴、厝鳥

◎興餘 &nbsp六月鳳凰花開 蟬仔歡喜吟歌詩 青春就趁少年時 M?知背後藏殺機 &nbsp 草猴手gi&acirc雙刀 恬靜等待b?囉嗦 勻勻仔趖 勻勻仔趖 戇蟬往哪裡逃! &nbsp 厝鳥掩掩揜揜(ng-ng-ia?p-ia?p) 目睭g&icircn kah欲出汁 心內計算最後通牒 草猴愛倒貼 &nbsp 刀出! 翅出! 草猴心內真鬱卒 想欲sut 煞h&ocircng sut 厝鳥腹肚肥-chut-chut

曾進發牧師(我新竹?學長)

◎ 蕭福道 單親無h??信仰t?g-oat 良母堅決m?願kap主隔絕 年少適時補百年宣教欠缺 退而不休透到終末 你ki&aacutem beh相信一個19歲&ecirc少年家,就開始ho??一間教會做傳道。咱曾進發牧師正正是「19俱樂部」&ecirc成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為紀念宣教百週年,推動倍加運動(1954~1965),為著需要khah多傳道人才,就開設「新竹聖經書院」,頭尾so&aacute 3個所在──雙連(1952.09.16)、竹北(1955.06)、新竹(1962.08),chit-m&aacute號做「新竹聖經學院」。初中畢業接受3冬&ecirc專業訓練,19歲就受派到t?教會服事。我本身也是新竹聖經學院&ecirc校友,總是我畢業隨考台南神學院,所以我m?是「19俱樂部」&ecirc成員。阮hit ch?n有修「個人談道」&ecirc課,禮拜日實際野外主日學,甚至講道等等操練,所以當時多多教會真愛新竹畢業&ecirc「宣道師」。Hit個時期有湯孟宗牧師、葉明翰牧師、蘇金謀牧師、王義雄牧師、郝文章牧師(衛理公會)等。 Hit-ch?n &ecirc宣道師實在有夠著磨,一兼兩三顧──牧會、神學院修學分、寫論文──論文m?是親像chit-m&aacute &ecirc工作論文(報告)呢,是學術&ecirc喔;通過了chiah kan-ta傳道師n?-ti??,著koh寫一遍教師論文。 「阮老父t?我10歲&ecirc時ch?n就過身,留9個囡仔h??阮老母,厝裡實在有夠s&agraven,初中畢業beh koh讀冊實在有困難,花蓮高農讀一學期就無法度持續。」曾牧師&ecirc阿公曾清江牧師bat t?花蓮港教會牧會,曾牧師等於是第4代&ecirc基督徒,平常時t?教會齊勻服事,身軀邊&aacute &ecirc長輩s?-to?感覺chit個囡仔不止可取,建議做牧師&ecirc阿公是m?是h??伊獻身去聖經書院接受造就,阿公嘛感覺妥當,就鼓勵乖孫就讀聖經書院。曾牧師見證講:「阿公&ecirc鼓勵成做我獻身&ecirc原因之一,當然上主要嘛是我家己有意向,感謝主h??我有份t? chit條榮光&ecirc路,翻頭回想起來,感謝恩典&ecirc主!憐憫&ecirc上帝牽老母&ecirc手,h??伊t?七少年八少年,雖b&oacuteng孤單,猶原k?阮9個囡仔chhi&acirc?大漢,實在感恩不盡。」講到chia,曾牧師充滿對偉大老母&ecirc m?甘kap敬意。 1953年曾牧師就讀聖經書院(第2屆,kap詹燦東牧師、陳暄谷牧師做伙做同學)。1956年畢業受派東部中會,曾牧師講:「Hit-ch?n交通實在有夠無方便,beh去台北赴會中途著歇一暝。」 T?東部中會牧會過&ecirc教會:東竹(其中2冬做兵)、太麻里、瑞穗(傳道師)、北濱(1970封牧)、池上,頭尾22冬;續接到t?西部保忠(壽中),公館、林仔邊(屏中),l&oacuteng總23冬,一生牧會45冬。2003年退休。退休了後&ecirc服事猶原無停睏──協助中路教會,日本大阪短宣,林仔邊教會,甚至到t?中國廣州(註)。 曾牧師花蓮玉里教會出身,親chi&acirc?內底獻身做傳道&ecirc有阿公曾清江牧師,妹婿楊培福牧師。曾牧師kap牧師娘許玉霞t?東部玉里,由高阿賢牧師紹介來結親,應該是青梅竹馬囉。T?廣州宣教期間,曾牧師娘因為身體無爽快,t?g來台灣soah過身;講著牧師娘,曾牧師目屎k&acircmleh:「阮牧師娘t?我牧會&ecirc生涯,實在做我上有力&ecirc幫助」,我嘛b?禁得嚨喉管t??起來。 &nbsp 註:潘慶章牧師&ecirc小弟t? hia經營工廠,有設一個「福音中心」,m?是kan-ta chho?伊家己工廠&ecirc員工聚會,也開放h??週邊台商kap員工&ecirc基督徒來赴聚會。 &nbsp &nbsp

藝漾眷戀

&nbsp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們特展 ◎Ben 莫迪里亞尼小檔案: (Amedeo Clemente Modigliani,1884~1920), 義大利猶太裔,擅長油畫、素描與雕刻。受19世紀末新印象派影響,以及同時期的非洲藝術、立體主義等藝術流派刺激,創作出優美弧形為特色的人物肖像畫,是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藝術家之一。高雄美術館自4月10日起至7月31日展出「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特展,展品除了莫氏作品外,也包括其同儕莫依斯.奇斯林(Moise Kisling)與馬克斯.雅各(Max Jacob)等人之重要作品及相關文獻資料。 2011年在黏住太陽光的高雄,市立美術館籌備兩年後,舉辦一場格外吸引人「藝‧漾‧眷‧戀」特展。這位主角便是莫迪里亞尼(Modigliani)。他傳奇又短暫的藝術生涯,散發出令人窒息,盪漾出會電人的電波,不但使你視線無法擺脫眷念的魔力,也讓你離去多時,還依戀地把心和畫同掛在展示牆上。   躍然畫布的簡單線條 「我要的是短暫卻完整的生命!」這是莫迪里亞尼銘刻在心版上的信念,不讓阿瑪迪斯‧莫札特專美的一生寫照。他是20世紀初義大利籍新潮藝術家,是巴黎「癲狂年代」數一數二的好動兒。在巴黎的那段時間裡,他結識同屬當代藝術大師,如莫伊斯‧奇斯林、畢卡索、馬克斯‧雅各等人。這些朋友和他互動的信件和畫作,在這次展覽中也充分見證出莫迪里亞尼迷人的獨特風格,雖然他在世間作客時的畫作寥寥可數。 根據傳記文獻記載,莫迪里亞尼的畫風受到19世紀末期的新印象派影響很深,佐以同時期的非洲土著雕塑造型、立體派主義等等藝術潮流派視覺刺激,發展出根植在素描基底繪畫技巧,將一般畫家在寫實人像時,需要繪出的許多錯綜複雜的線條來凸顯主體,昇華到簡化、優美弧形的線條,只消幾筆便將人物特色淋漓盡致表現出來的肖像畫。 簡單、帶著光線動感的顫動線條,凝聚了莫迪里亞尼天生空間構圖才華,和勤練斑痕畫派而來的技法。這些獨領畫壇風騷的作品,讓他成為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性藝術家之一,和畢卡索並駕齊驅。 莫迪里亞尼的畫作可說是當代畫家巔峰造極之作,以簡單的線條色彩,領先當時的藝術時尚。畫中主角似乎要以扭曲的線條躍然彈跳出畫布,一口氣出現你面前,趁你驚訝說不出話的當下,犀利地印到你的腦海裡。 莫迪里亞尼在世的生命只有30餘年,經常為金錢和肺疾所苦,金錢誘惑當然不免找上他。關於誘惑,馬太福音有段耶穌在曠野受魔鬼試誘的記載,耶穌禁食40晝夜,那試誘趁機前來,對耶穌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就叫這些石頭變成餅罷。耶穌回答說,經上記著「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當我們以潔正的心,全然依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去行,便能得著加力,將夢想變成真實,生命得到完整,不需要世俗的價值觀來認同!可悲的是,人生夢想的「無價」,常常被世界價值觀計量化,用金錢定價,貶成有限的「價格」。「成功」也被定義成達到高度金錢價值認同,卻失去靈魂和信仰。 幸而莫迪里亞尼拒絕了金錢的誘惑,隔絕了商業瘴氣侵蝕,有效地保證畫作風格純淨,成為散發一股清香之氣的藝術珍品。   沒有靈魂之窗的畫作 值得一提的是,莫迪里亞尼的紅粉知己造就了他的巔峰傑作。她是位出身於富裕天主教家庭,叫做珍妮.赫布特尼(Jeanne Hebuterne)的法國女孩。珍妮有雙炯炯有神、漂亮動人眼睛,在美術院學畫認識了莫迪里亞尼。19歲的那顆年輕的心當下便被徹底被他征服,為他生了一位女孩。兩人年齡、社會階層、家世背景和宗教信仰的差距,在人看來彷彿是隻令人顫慄的巨大魔獸;但在神聖規範裡、愛的面前,則是顯得那樣渺不足道;只要待在他身邊,她的心就十分滿足。不久後,珍妮再度有他的孩子,但是引起父親的惱怒,切斷對她的財援,逼她離開莫迪里亞尼。 藝術家的生命,似乎注定要經歷毫無憐憫的過程來精煉,給世人見證到夢想變化成潔白無瑕生命結晶的過程,是如何動人心魄。莫迪里亞尼蒙神眷愛,在他生命變化過程中倒入了珍妮無怨無悔的愛,最後呈現出令人嘆為觀止、只有靈魂才能看得見超凡偉大的情愛。 莫迪里亞尼鍾愛珍妮,也很愛拿她當模特兒來畫。但是他所畫的珍妮畫像,眼眶內沒有畫上那雙明亮的眼珠。莫迪里亞尼對珍妮說:「當我看見妳靈魂之時,我就為妳畫上眼睛。」馬太福音說:「眼睛乃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單一,全身就明亮。」你看,眼睛藏不住心思,它是身上的燈。莫迪里亞尼必須甘心的將靈魂全然付出愛她,才能將她的眼睛畫出來。眼睛是靈魂之窗,將身體內的靈魂毫無保留的呈現出來。當一個人的眼睛能被你在靈魂中畫出來,那表示兩人的靈魂已經是交融調和在一起,愛慕深到心坎處。這也是為什麼當莫迪里亞尼完成畫作後,因肺疾在醫院過世,次日珍妮便帶著肚中孩子從5樓躍下,因為她的靈魂已經給他了,無法忍受失去他的悲痛。   稍縱即逝與永恆不朽的愛 愛是看不見也摸不著,卻是如此全然掌控人生存意念,若失去了也跟著喪失活著的意念。不可否認地,莫迪里亞尼的愛很浪漫,可惜也短暫,有如清早盛開的花朵,傍晚就凋謝。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短暫」能把事物最美的一面呈現出來,使人有無限瑰麗的遐思。然而「恆久」才能顯出生命無價的美麗,這生命真實的可以擁抱。這世上恆久、明亮如水晶、沒有偏見地包容一切的愛,僅有上主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