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練琴鍵

&nbsp◎曾如芳 在琴聲與節奏交織當中, 我聽見神用音樂擁抱我, 樂聲進入靈魂的最深處, 與靈魂的頻率共鳴。 最近我經常聽周杰倫的歌,他曾寫了〈給我一首歌的時間〉憐惜愛情的美好,在這首歌當中,除了愛情,我還聽到他對琴與歌的依戀,看來他將所有無法挽回的愛情都投入歌曲,原本應對外綻放的情感,都化作個人創作的充沛能量;這不禁想起我自己跟琴鍵的一二事,以及我對鋼琴的情感,如果將琴鍵比擬做一生的戀人,我想應該也不為過。 *  *  *  *  * 其實我學琴的時間說長不長,大概8年的時間,到了國中就沒再繼續上課,彈到奏鳴曲的第一首就宣告終止,那時很喜歡彈理查克萊德門的作品,後來才知道那跟古典的紮實功力比起來,其實不算什麼。到了教會,當我第一次拿起西方的敬拜歌譜來練之時,才知道原來還有和弦伴奏這回事,當我彈到屬七和弦的琴聲,以及和聲與一般大調和聲的轉換,和弦的聲音挑起我聽覺的敏感神經──怎麼有這一種好聽的和弦,是我從未聽過的?原本我應該漸漸失去彈琴的機會,卻因為當時教會需要司琴,我這隻才剛過古典初級班的小牛就被派上場。一開始我需要一直跟著譜走,當我的耳朵漸漸習慣和弦的編排與順序,也就漸漸脫離譜上的記號,開始自己用手指尋找和聲的組合,同時聆聽更多的歌曲,分辨我聽到的和聲應該是琴鍵上哪些組合。 後來我加入樂團,也學了鼓,有更多接觸和聲的機會。不過由於打鼓的關係,我彈琴的機會逐漸減少,到了準備出國的階段,連打鼓的機會都減少了。跟外子出國唸書以後,好像正式跟音樂演奏畫上句點,我帶了鼓棒,但是卻無法帶著鋼琴一起出國。 過了將近半年的留學生活,有天到一間美國人教會聚會,我迫不及待地跟牧師毛遂自薦自己會的樂器,好讓我不致於斷了彈奏音樂的機會。「我們有了鼓手,那妳來彈琴好不好?」我思忖了片刻,想到自己很久沒碰鋼琴,不過還是點了頭。 練團的時候,牧師給每個團員一份譜,我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音符,倒吸了一口氣,心裡想著:「我看應該很難跟上了。」我的手先輕撫著琴鍵,好像在安撫我的坐騎,可惜僵硬的手指在完全沒有練習的狀況下,這些西方的敬拜歌曲只能完全照著和弦,看著那些華麗的鋼琴編曲,只能望之興嘆。更糟的是,牧師是古典背景出身的,他知道無法要求我照譜彈,但希望那些華麗的開頭還有悅耳的間奏,我至少可以應付,可惜的是,我仍然無法跟得上。不過,牧師經常寬容我的失誤,黑人鼓手總是不吝在我彈奏對的部分給予讚美。 在由衷地感謝他們之餘,我內心深處卻不斷呼喊著:「請再給我一些時間,讓我熟悉彈奏琴鍵的感覺,我正在尋找那些觸動人心的和弦!」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1個月、2個月或是3個月,我發現馳騁的感覺逐漸找回來了,奇妙的是,琴鍵同時也是我的打擊樂器,黑人鼓手李奇經常因為我對著他的拍子彈奏,而回過頭給我一個驚奇的眼神,彷彿在說:「嘿!妳真的有專心聽我的拍子!」有幾次新朋友來到教會,牧師在介紹我的時候,他們有點訝異地說:「我們以為妳是音樂主修的。」偶爾的虛榮並不足以讓我驕傲,我對這些讚美的解讀是,我很高興他們聽到我和琴鍵之間的關係。 鼓手李奇說:「妳是用妳的心在彈。」我點了頭,因為這是神給我的機會,祂了解我,知道音樂是我重要的出口,即使我不是用人所稱羨的古典音樂功力,而是自己摸索的屬七和弦琴聲,但在琴聲與節奏交織當中,我聽見神用音樂擁抱我,音樂編織成一張恩典的大網,網住原本向下掉落的希望碎片,琴聲捕捉了這些希望,重組他們,成為新的力量,樂聲進入潛意識,進入靈魂的最深處,與靈魂的頻率共鳴。人們就在共鳴之處,感受上帝的同在。 原來神的同在,不僅在靜默之中,也在樂音的交織當中,神聖的頻率在教堂當中散佈瀰漫,成為跨越時空的情感記憶。對我來說,神聖的頻率在古典聖詩中、在西洋敬拜詩歌、在現代聖詩,也在華人詩歌當中。 當我彈奏,我所愛的琴鍵奏出我的心聲,我聆聽神的歌,神也在音樂中聆聽我的歌。 &nbsp

玉蘭花

&nbsp◎瓦誕 忠明路&ecirc老阿伯 穿布鞋戴破koe-le?h 沿路賣著玉蘭花 過往車輛真正濟 k&aacute落車窗&ecirc無幾個 生活困苦&ecirc人賣 溫柔軟心&ecirc人買 &nbsp 忠明路&ecirc老阿伯 面帶愁容頭l&ecirc-l&ecirc 沿路賣著玉蘭花 日頭燒熱土煙飛 也有雨淋kap風吹 看見k&aacute窗欲買花 無顧青紅燈走n&aacute飛 &nbsp 忠明路&ecirc老阿伯 面有風霜真好禮 沿路賣著玉蘭花 交關運將人尚濟 koh有真ph?? &ecirc「辣妹」 生活困苦&ecirc人賣 溫柔軟心&ecirc人買 &nbsp 忠明路&ecirc老阿伯 消失不見換「小姐」 沿路賣著玉蘭花 「小姐」講著中國話 chit-m&aacute地盤變伊&ecirc 目睭金金chho?阿伯 伊t?遠遠hit條街 &nbsp 玉蘭花啊玉蘭花 k&aacutem是台灣&ecirc國花? 「小姐」阿伯l&oacuteng teh賣 只好路上慢慢chho? chho?講台語&ecirc阿伯 生活困苦&ecirc人賣 溫柔軟心&ecirc人買 &nbsp 玉蘭花啊玉蘭花 妳是台灣&ecirc國花 生活困苦&ecirc人賣 溫柔軟心&ecirc人買 關顧生活kap經濟 &nbsp 註: 「」中&ecirc字用華語讀。

田寮山城

&nbsp田寮城 是山城 遮的惡地真出名 惡地東西南北行 月宮地形上有名 &nbsp 田寮城 土雞城 放山雞仔規山坪 土雞口味通京城 發展經濟望你晟 &nbsp 田寮城 水果城 棗仔賣kah叫阿娘 檨仔龍眼真有名 滋味甘甜共人涎 &nbsp 田寮城 蜜蜂城 飼蜂事業上出名 蜂蜜品質好名聲 金銀趁kah規大廳 &nbsp 田寮城 大厝埕 呂家祖厝結親情 建造文化的工程 保留資產全民贏 &nbsp 田寮城 挑戰營 減肥洞孔蟹仔行 瘦猴囡仔輕鬆行 肥豬爬kah叫阿娘 &nbsp 田寮城 資產城 遮的台語真時行 台語資產的山城 歡迎鬥陣來遮行 &nbsp Chh&acircn-li&acircu-si&acirc? &nbsps? soa?-si&acirc? &nbsp &nbspChia &ecirc ok t? chin chhut mi&acirc Ok t? tang-sai l&acircm-pak ki&acirc? &nbsp &nbspGoa?t-kiong t?-h&ecircng si?ng ? mi&acirc &nbsp Chh&acircn-li&acircu-si&acirc? &nbspth&oacute?-ke-si&acirc? &nbsp &nbspP&agraveng-soa?-ke&aacute...

新春再出發

&nbsp◎官不為 &nbsp 歡喜過新年,互相講「恭喜」; 好b&aacutei攏過去,自頭koh開始。 &nbsp 迎接(ngi&acirc-chih)新&ecirc年,挑戰滿滿是; 勇敢來面對,主t?我身邊。 &nbsp 新春年頭時,舊枝puh新&iacute?; 做穡有元氣,做事合情理。 &nbsp 無論t&oacute位去,出入tio?h細膩; 學習無停止,智慧n&aacute加添。 &nbsp 雖罔我卑微,親像芥菜籽; 著磨無推辭,利人也利己。 &nbsp&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求主賜福氣,h??我kap茨邊(chh&ugrave-pi?); 做鹽無失味,h??人認bat?。&nbsp &nbsp

Koh再吐蘡?凋枝

&nbsp◎唐秉輝 咱自開始 l&oacuteng是 來自土粉 有頭有尾 咱m? l&oacuteng會回復到土粉 &nbsp 雖然知影 你是g&acircu怨慼&ecirc人 M?有可能 上帝會叫喚 哀哀h&aacuteu &ecirc人 來h&aacuteu koh來唱 &nbsp 不過 咱需要&ecirc Si?ng好是 M&agravei koh啼哭 因為只會h??人 看著心肝酸 ! &nbsp 憧憧(t&oacuteng)往來 深深悠悠思考 「天講起 上帝榮光 穹蒼報揚 伊手所做&ecirc」 T?我老父&ecirc Chhh&ugrave-the?h咱l&oacuteng是 第一細&ecirc &nbsp 咱&ecirc天父上帝 咱&ecirc救主耶穌 正正是beh chh?a咱 對陸地進入海洋&ecirc上帝 &nbsp 會使講 主耶穌&ecirc一生 B? su是飄泊&ecirc 海洋人生 &nbsp 雖然海上有濟濟 寒風刺骨&ecirc暗暝 雖然凋(lian)葉凋枝t?咱內心深淵&ecirc所在 未免h??咱 觸景生情 &nbsp 但是 咱應該tio?h愈進步 咱應該tio?h企望 凋葉凋枝 會當 Koh一p&aacutei來 吐蘡(&iacute?)

再苦也要演下去

&nbsp◎簡銘興 晨星劇團團長簡銘興與您分享,在無數次上下舞台中所體驗的信仰與人生道理。 有一回在新戲中,我飾演一名能歌擅舞的演員,彩排時必須從舞台上的階梯載歌載舞出場。當音樂Q點響起,我背對著觀眾席像個神秘人物般的出場,炫麗的燈光打在我身上,想像得到晚上觀眾看到我時,應該會驚呼連連吧!但是就在我轉身一腳踏上木板釘的台階時,突然踩斷了那木板,幾乎整個人都跌了進去,一陣刺痛感從踩進去的腳傳導到全身,我知道我受傷了,彩排工作立刻停止,斷裂的木板在我腿上刮出好幾道傷口,工作人員趕緊拿來衛生紙與醫藥箱幫我止血。那傷口看起來很嚴重,有人提議要送到醫院去包紮,但是眼看著開演時間逼近,如果我去了醫院,縱使腿傷處理好了,也可能會延誤開演時間;縱使上場演出了,腿上包了紗布與繃帶,還真讓我不知道該怎麼演下去。 想到觀眾,我選擇忍痛在劇場裡簡單包紮,意外發生大約10分鐘後,彩排繼續進行,晚上正式演出前稍用遮暇膏讓傷口不會太明顯。演出中傷口仍隱隱作痛,但我必須強忍著痛楚,讓觀眾看不出來我剛才受了傷。 其實劇場可算是危險度極高的工作場域。有一回隨劇團到某公立演藝廳演出時,右舞台地板因為施工不良而積滿了水,水窪四周圍卻全是高壓電線與燈光音響線材,倘若當時有一條電線漏了電,那一晚劇團應該會躍上社會新聞,標題:「政府場地不安全,劇團演員遭電擊。」 話說就在去年最後一場公演的尾聲,我與飾演妻子的演員正深情流露地在舞台上擁抱,舞台頂端的燈桿突然從天而降,女演員嚇得直發抖,就當炙熱發燙帶有極高電流的燈具快要打到我們的頭時,幸好工作人員及時關掉,舞台上的我們繼續把戲接續下去演。那一夜觀眾們的掌聲與肯定比任何一場演出都還要高,因為在那當下我們發揮了日常訓練的穩定度與面對危機時的冷靜。 「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得前書5章10節)演員在排練過程中流淚受傷在所難免,縱使受苦受累都是為了要贏得觀眾的掌聲而努力。 我曾思考過一件事,當神在選召門徒時,能吃苦的條件值可能是大於人原有的專長能力值,甚至是屬靈恩賜;在人生舞台上,我們在世人面前都成了一台戲,耶穌是唯一的編劇與導演,更是最忠實與最好的觀眾,祂親自參與在每個人生的階段,一切都在祂的掌握當中,縱使遭遇患難逼迫、受苦流淚與不被諒解的情況在所難免,但是都將之當成是為了贏得主耶穌所賜的榮耀冠冕而受,無論是做任何事情,總是要盡心、盡性、盡意的付出最大努力,都當成是為了主而做,放膽的在人生舞台上喜樂釋放的演出吧!

管家倫理?實踐者──潮寮教會林豊彬牧師

&nbsp◎蕭福道 傳教者獻身奉差遣t?一間教會牧會&ecirc服事,伊牧養&ecirc目標並無限定t?教勢(信徒數、奉獻指數)&ecirc增長;拯救&ecirc福音不變,傳揚&ecirc方式卻必須要看周邊客觀&ecirc條件來t&egrave伊調整。 高雄中會潮寮教會的林豊彬牧師,是對台南神學院畢業,早前t?新竹中會山腳教會牧會期間,就真關心環保公害問題,24年前t?g來高雄潮寮教會,潮寮教會t&uacute 好o&aacute近「大發工業區」(註),h??伊koh khah感覺使命&ecirc催逼。就是因為chit個工業區設有廢五金石化區kap石化專區,m? khi? t?林園石化區污染範圍;潮寮教會正正khi?起t?這污染區內底,所以伊遭受污染&ecirc嚴重kap威脅是thang想像&ecirc。 &nbsp&nbsp 為著按呢,林豊彬開始思考,到底beh按怎h??信徒兄姊t? chit種特殊&ecirc環境,感受基督福音為in切身&ecirc關係帶來實質上&ecirc幫助。林豊彬列出短、中、長期&ecirc目標。上代先伊運用主日講壇,調整信徒&ecirc傳統觀念:基督徒除了培養t?信仰起造kap上帝&ecirc關係,應該進一步成做世間&ecirc光、地上&ecirc鹽來回應上帝&ecirc疼。續接,伊鼓勵信徒關心社會議題。對潮寮教會來講,因為工業&ecirc污染致使到身染重病是in自細漢就經驗&ecirc切身之痛,林豊彬適時借用講壇喚醒長久以來無奈&ecirc信眾,信靠恩主賞賜&ecirc勇氣去改變可能改變ê也t?週報下工夫,刊登生態環保資訊。 除了講壇&ecirc造就,林豊彬甚至親自chho?信徒實際到t?高屏溪沿岸訪視,h?? in親自感受污染&ecirc嚴重kap威脅。&nbsp Si&acircng時ch?n,伊也要求全教會大s&egrave t?日常生活實踐環保&ecirc理念── 教會:主日禮拜用盆栽取代插花,教會見若有愛餐抑是出外參加中總會活動自備碗箸,舉辦兒童環保營(對細漢培養環保&ecirc觀念),訪視高屏溪&hellip&hellip等。 家居:自我要求本身做環保,垃圾分類、出外家己chah碗箸。 社區:發動信徒清掃社區道路,教育社區民眾環保&ecirc觀念,並落實設立大型資源回收站(已經實施10冬久),將回收&ecirc款項提供獎學金h??社區年輕學子。 對外:鼓勵並親自帶信徒(特別少年人)參與潮寮地區反石化設廠,參與楠梓後勁反中油五輕運動,反核四運動。 人類直接對上帝承接&ecirc自然管理權(創世記1章28~31節),是「榮光」卻必須要因為「種作顧守」(創世記2章15節)來負起管理「責任」,這正是「管家倫理」&ecirc聖經基礎。可惜人類超越chit份權限,自認為萬物主宰,執意濫取自然資源,製造空氣、水、噪音、幅射等污染,蘊釀溫室效應帶來生態危機,致使到相依共存&ecirc地球面臨日趨毀滅&ecirc險境。長久以來,Formosa台灣已經因為追求經濟效益來付出環境污染慘痛&ecirc代價,今仔日&ecirc執政當局koh khah漠視日漸高漲的環保意識,恣意建構開發八輕(國光石化)、美麗灣&hellip&hellip等,th&uacuten踏現今所chhun寶貴&ecirc溼地kap海灣;加重為害已經chhun一個氣絲仔&ecirc棲身家園。 身為一個牧者,林豊彬夠額踏實,親自帶領信徒kap社區,對身軀邊&ecirc處境關懷起,就能力所做會到,展現「管家倫理」(負責任kap祂相kap管理世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ecirc領導者風範。傳教&ecirc「牧會」,除了致意養飼「會內」(羊ti&acircu內)&ecirc靈命,koh khah需要h??「會外」&ecirc人感受:in也是被引chho? &ecirc一群(約翰福音10章16節),因為教會是道成肉體「khi?起」t? in中間(kap in khi? k?ng一條線),kap啼哭&ecirc相kap啼哭,有恩典kap真理滿滿&ecirc「厝邊」(約翰福音1章14節)。Beh知影甚麼叫做「牧會成功」,請來一cho?潮寮教會就無m?-tio?h。 註:=「大發工業區」屬t?高雄大寮區(鄉),原底號名「大寮工業區」,bat有一ch?m因為經營不善,「大寮」koh kap「大li&aacuteu」k?ng音,所以chiah改做「大發」。

讓故事自己見證──記《詩所教我的事》出版

 ◎吳易澄   至今仍無法忘懷閱讀陳列的《地上歲月》的感動,那是本10年一冊的人間凝視。我的第1本書也是10年的累積,外表輕薄,內容沉重。新書以詩為名,總會產生誤會,以為這是詩集。《詩所教我的事》是散文集,有幸透過「2010高雄文學出版計畫」甄選出版,雖然很多文章都仍充滿稚氣,卻也記錄了我10年來重要、深刻的片段。 記得剛考上大學時,也跟著文藝青年的潮流,參加每年一度的巡迴文藝營。當時散文組導師是陳列,他在那個禮拜中,對學員創作刪刪改改,讓我體會對用詞遣字的謹慎與神聖。才剛走出苦澀的重考生活,對他書中「因故遠行」(政治獄)所寫的《無怨》印象深刻;更令人感動的,是他在書中寫罪犯、寫老兵、寫原住民,寫親愛的河。這段閱讀經歷,澆灌我的文學態度與美學基礎。 大學參加詩社,但創作與賞析卻不是社團活動的核心。「我們不被要求交出詩作,卻常常被帶往街頭抗爭的現場。在短短1、2個學期間,我們前往台機工人露宿高雄市府、面臨工業區威脅的七股海岸,萬丹汞污泥污染地,或是為愛滋病人奔走的工作室等。那些第一線的接觸,讓我逐漸了解即使是默默無聞的人,都必須如何捍衛著自己巨大的生命價值。」 書中的一段,是參與詩社時重要的轉折與啟蒙:「剛上大學的時候,我曾驕傲天真地為文批判醫學院『缺乏人文精神』,卻遭到一名曾投入黨外民主運動多年,如今遠在英國修習哲學的學長,很不客氣地以「道在屎溺之間」回應。他曾讓我們詩社的許多人感到當頭棒喝的一句話是『以命相許即是詩』&hellip&hellip當一個人的行動決定不去閃躲那些威脅自己的生命來取得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尊嚴,那些高於肉體的存活的價值,那才是真正的具備了成為詩的條件。」 一開始懵懵懂懂地寫,心虛又充滿期待地投稿,幸虧有《台灣日報副刊》和認真熱心的總編輯路寒袖老師,在創作路途上給予鼓勵和指導,也是令人創作不輟的動力來源。爾後,在生命中2個家鄉──彰化和高雄,有吳晟老師和曾貴海醫師耳提面命,他們不只窩在書房,也不時身體力行,對社會不義倡議直言,是我以文學負起社會責任的榜樣。 我也慶幸與一群有共同的關懷和理想的朋友合作創立《嗷網路雜誌》,我們曾在雜誌贊助信中這樣期盼:「期許能夠累積更多台灣人民的主體經驗敘事,將那些立場先行的社論和民意論壇,或名嘴搶爭搶的麥克風,交回給人民自己;一字一句,也許拙樸但是誠懇,說出我們自己的故事。」雖然現在這份雜誌由於大家的忙碌有點停擺,但這理念不時召喚著我必須繼續書寫下去。 最後,這本書同時記錄著我的信仰經歷與態度,其中多篇選自在《台灣教會公報》發表的文章。身為信徒,以文字事工為志,我卻常常感受自己的文字無法承載「重價的恩典」,然而能做的,僅是把那些揉雜著痛與愛生命經歷,用拙樸的話語鋪陳開來,讓故事自己見證。  

讚石染血

◎Lydia、吳銘恩  片名:《血鑽石》Blood Diamond 導演:愛德華史威克 演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珍妮佛康娜莉 《血鑽石》這部影片曾在2007年贏得5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劇情描述曾經當過傭兵的走私販丹尼.艾奇和一名叫索羅門.梵迪的獅子山國門德族漁夫,在1999年獅子山共和國內戰時相遇的故事。      受詛咒的資源 這部影片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包括8大工業國家會議中的這一段話:「在非洲的歷史中,每當任何有價值的資源被發現時,當地人就會死得很慘或過得很貧窮,發現象牙、純金、橡膠、石油的時候就是這樣,發現鑽石的時候更是如此。」其實,講這句話的人所描述的就是經濟學家所說的「資源詛咒論」。影片中描述,在獅子山的東部和南部,或其他鑽石產量豐富的非洲國家,鑽石非常普遍,甚至任何人只要有鏟子就不怕挖不到鑽石。 不幸的是,這些鑽石到最後不是用來修建國家的基礎設施或幫助百姓,而是用來資助內戰和官商的腐敗。因此,豐富的自然資源(鑽石)成為獅子山的咒詛而非祝福,更是使內戰持續許多年的主因。許多老百姓為了生存,只好選擇加入革命聯合陣線(RUF)因為只有透過暴力才能搶到一點點財產、土地。 影片中,獅子山叛軍RUF,先殺害或俘虜老百姓,然後強迫他們去挖鑽石,RUF將這些鑽石收集後,賣給鄰國賴比瑞亞或是走私販,以換取武器來對付政府軍。而老百姓的孩子則被抓走、受訓、洗腦、成為RUF的童軍,其中被綁架的包括索羅門的長子迪亞。RUF綁架孩子後便開始教導他們,只有拿著槍、學會殺人才能讓他們變成英雄、得到他人的尊重。 對傭艾奇而言,唯有找到索羅門所埋藏的粉紅色大鑽石,才能使他擺脫目前的生活及欠雇主的債。對漁夫索羅門而言,只要找到這顆鑽石,艾奇就會幫他尋回失散的家人。兩人在尋尋覓覓、隨時都可能喪失性命的旅程中,恰巧遇到滿懷正義感的記者曼蒂鮑恩,而她一直想揭發血鑽石交易的殘酷事實。 在一次的對話中,艾奇說了一段令人難忘的省思,他說:「有時候我會想,上帝會原諒我們對彼此所做的一切嗎?但是當我觀看周遭,我才豁然發現,上帝老早就離開這地方了。」的確,這部電影所呈現的慘不忍睹的殘殺、人性的傲慢、貪婪、失去的純真等,真是令人不禁要問,在這樣殘酷不義的世界裡,到底上帝、人類扮演的角色、該負的責任是什麼?      真實世界的血鑽石 其實像《血鑽石》這種故事不單單只發生在獅子山共和國,且一直持續發生。例如地處非洲南部內陸的辛巴威,自1980年獨立以後,政治上動亂頻仍,經濟也在2000年後陷入通貨膨脹失控──幣值不如壁紙,失業率高達8成,全國則有25%的人口感染愛滋。這樣一個病入膏肓的貧窮國度,2006年竟發現全世界最大的鑽石礦藏。然而,這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並未帶來醫治與祝福,反而更像咒詛! 因為辛巴威政府的放任,引來各路覬覦礦藏者衝突不斷,警方遂在2006年11月進行鎮壓,並運用槍殺、活埋、酷刑、脅迫等暴力手段執行任務。時隔2年,由於警方貪污腐敗、走私益發猖獗,政府動用軍隊以武力接管礦區。此舉至少使得107人遭到屠殺,數10人受到毆打、強暴及酷刑;軍方日後則監守自盜、變身黑幫、壓榨勞工。消息傳出,震驚國際社會,人權團體交相譴責。 此外,電影《血鑽石》背景中的西非國家,例如安哥拉、剛果、獅子山等地,自前年政府掃蕩非法挖礦的同時,陸續傳出軍方貪污、索賄、刑求、殺害的新聞,更令人對2010年以來血鑽石的死灰復燃,莫不憂心忡忡。      恢復鑽石純潔光芒 為了確保鑽石的生產交易與血腥殺戮戰場無涉,各國政府、鑽石產業、民間機構於2003年1月成立「金柏利鑽石驗證機制」(Kimberley Process),以免西非國家之反政府叛軍,涉入粗鑽的開採交易、從中獲利資助叛軍的事情重演。 然而,金柏利機制成員之間立場衝突,欠缺實質的懲罰工具,使得該機制對於何謂「血鑽石」缺乏共識,全球鑽石市場的認證因此漏洞百出! 瑞士教會團體──「世界之糧」(Bread for All)因此呼籲瑞士政府與消費者,拒絕進口與購買血鑽石,並要求金柏利機制中有關「血鑽石」的定義應予以擴大,包括民選政府用暴力侵害人權的地區。人權團體表示:「金柏利機制斬斷反政府叛軍金援的同時,也賦予了貪腐政權壓迫人民的合法性。」 象徵純潔永恆的鑽石,若要在國際間洗刷沾染的血腥,倚靠現行的認證機制,顯然積重難返。然而,如果個人在購買時,能夠有意識地詢問禮物上頭的鑽石來源是否經過認證,這是防止血鑽石的最後一道防線!當違法的血鑽石不斷出現在市面上時,唯有消費者的堅持,才能確保鑽石的來路是光明、正當的。也唯有如此,《血鑽石》電影中背景設定的那些國家,才不會再被「資源詛咒論」綑綁。

那扇無法開啟的小窗

&nbsp◎黃秋芳 離家、回家,我總期待手上的機票,位置欄上是一個靠窗的號碼。 那個橢圓形的框框,有著幾層霧霧的玻璃撐住,是一個無法開啟的小窗。我總愛把臉貼在玻璃上,看著窗外的澎湖小島在我眼前一吋一吋的縮小與放大。小飛機是我回家的期待,裝滿著遊子回鄉的雀躍;小飛機也是我離家的惆悵,承載滿是行李的鄉味與夢想。 小窗外,綿延千里的海岸線盡收眼底,但串起它的卻不是綠藻,而是在沙灘就遭擱淺的白色泡沫。有幾處可見海浪洶湧的拍擊著岩石,激起一陣又一陣的浪花,舞姿之美好似一場在文化廣場前盛大的水舞,旋律有快有慢,節奏有強有弱,我在小窗內聽不見海洋的配樂,但心底響起的,豈只是澎湃的天籟? 島嶼縮小了,視野卻放大了。我身在哪裡,竟能如此輕易的一次就看盡這麼多神祕之島?地圖上的島嶼是有稜有角的,為什麼現在看到的菊島是一個一個孤獨零星的小圓點? 我搜尋我的家,它卻在瞬間被海水吞噬於無形,連一個影兒也沒有。別找了,別再找了!遠離的,不是家鄉,而是自己。 我沒有翅膀卻飛翔於天際,平日高不可攀的白雲,現在卻在我腳下。而我也發現,白雲不像小時候圖畫裡出現的一朵一朵的孤立著,而是一大團一大團的聚集。雲層上還有雲層,我真想知道飛到盡頭還有幾層?白雲是不是天使要回天堂的樓梯?而雲上的太陽躲在哪裡? 飛翔不就是我嚮往的夢想嗎? 透過小窗注視變化萬千的雲彩,我偉大的飛翔夢想已經實現,但為何在凌越天際時,卻沒有一絲絲偉大的感覺?反覺得世界很小、人類很小、自己很小、自己的情緒就更微不足道了。而天空很大、宇宙很大、造物者上帝更是偉大。 這是穿梭於小島間的小飛機,小小的空間,坐著少少的人。每個人帶著不同的夢想,卻在相同的空中飛翔。在降落時會和起飛時同樣搖晃,但心情卻大不相同。 那扇無法開啟的小窗,開啟我飛翔的視野,也打破我自以為是的視窗,讓我在藍天之上看見渺小,在藍天之下學習謙卑。 (本專欄到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