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人生難過 ê 四關

人生四關真難過, 英雄、美人受欽佩, 金錢、死亡永衰退, 欲過四關無好做。

秋日群像──獻給劉曉波先生

門禁閉陽光, 卻默許風的穿行。

主疼的大目降教會

古早府城的東邊,一莊頭叫大目降; Kó͘ -chá Hú-siâⁿ ê tang-pêng, chi̍t chng-thâu kiò Tōa-ba̍k-kàng; 莊邊就有虎頭埤,埤內景緻真美麗; Chng-pêng chiū-ū Hó͘-thâu-pi, pi-lāi kéng-tì chin bí-lē; 試驗所牛隻多多,樹木青翠遍地花;

游泳池畔

搬來台南已經 teh beh 4年,逐日天猶未光,騎腳踏車經過勝利路台南一中附近 ê 時,攏會聽著一陣人 teh 開講。原來 in 是 teh 聽候游泳池開門。Nái 會即呢仔拍拚,即早 tō 來佇遐?我感覺真好奇。無拍算,最近我嘛加入此個「晨泳俱樂部」。

饒恕七十七

饒恕人過失 主講七十七 毋是指數字 是講無限時

大川文具店, 爸爸教我 ê 台語課

細漢 ê 時陣,阮 tau 附近有一間「大川文具店」,我若是欠鉛筆抑是 hú-á,tō 會去 hia 買。「我 beh 去大川買鉛筆」,chit 句話講起來真短、真簡單,m̄ -koh 內底 ê「大川」兩字我是用北京語講 ê,對 hit-chūn 世界 chi̍ t-phí-á ê 我來講,文具店 tō 是大川,大川 tō 是文具店,我完全無想著 án-ne 講是台語 lām 著北京語,一直 kàu 有一日……

詩山水 之二

如果泉水會說話 如果棕櫚會說話 如果天空會說話 如果河岸會說話

《荒原》語言的力量 詩,之為詩

如果把《荒原》或者這小節作為敘事詩去欣賞的話,我們會丟失很多珍珠。當然,閱讀的困難吸引我們。不!是語言吸引我們,正像吸引著那些困苦、虛無但堅持尋找意義的歐洲人!詩歌首先是通過語言呈現給我們,我們不可能撇下語言而侈談詩中的精神,而語言正是詩歌偉大精神的顯現。《荒原》的力量,即是語言的力量。

真理大學與國立台灣文學館 以詩論詩 研討吳晟文學

真理大學與國立台灣文學館合辦第21屆台灣文學家牛津獎吳晟文學學術研討會,10月21日在該校財經學院國際會議廳舉行,當天以吳晟的文學為研討內容,共發表16篇論文。吳晟也親自出席,在研討會休息時間與多位年輕人互動、交換意見。

問世間情為何物?

動物公母有愛情 人類男女有愛情 戀慕異性生戀情 開始百般的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