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

【樂揚真理】唯獨在基督裡

我們要省思的是,所謂惡貫滿盈、戀慕罪愆、直奔滅亡的,或許不是別人,正是你我自己,我們本該死在罪惡中承擔神的忿怒,這其實不難理解,只是難以接受。而我們唯一得以逃避至高者忿怒的活路,就是在基督裡!這正是〈唯獨在基督裡〉的歌詞所證,將福音傳給絕望的罪人:「我的罪孽祂全承擔,因基督之死我得生。」

印象派藝術省思6-2 快樂的藝術,美學的不安

印象派作品侷限於快樂的聚會和親密關係的美感,刻劃的世界逐漸偏離大部分現實生活,變成自成一格的小世界……

不要為明天憂慮

不要為明天憂慮

神聖的沉默-軟弱的喧囂│小說《沉默》 日本基督教的受苦底蘊

如果我們徒然將關注的中心放在洛特里哥的選擇上,那便永遠不能接近遠藤周作真正想要表達的觀點:上帝的沉默僅僅是上帝受苦的另一面而已。

沉默中思想│耶穌呼召人背十字架

比殉道和叛教更刺透人心的事,就是福音本身。……福音裡包含著禍音──福音首先是教人如何去死。

神聖的沉默-軟弱的喧囂│電影《沉默》  上帝沉默,我們如何?

「上帝的沉默」與「上帝之死」,是20世紀基督教與神學面臨的生存危機。如何有意義地、負責任地談論上帝,且無愧於在苦難中死去的人,成了首要的課題。

印象派藝術省思6-1 變動的城市,模糊的人

城市的倏忽、變動、稍縱即逝很強烈,這些畫說明了在現代化社會中,獨特的個體會逐步消融進茫茫人海,所有過往繪畫中人面對天地的神聖感及作為一個人的尊嚴,都漸次模糊。

[電影中的虛實互映]美麗的謊言?

《美麗的謊言》 導演:佛瑞德卡瓦耶 編劇:尼可拉斯庫薛 洛朗特那 演員:丹尼伯恩 蘿倫絲安妮 諾耶咪施蜜特 ◎Arsone 台灣的傳統文化視勤儉為美德,這樣的價值取向,可在宴會後將餘下的菜餚打包回家、衣著家具一再修補、買賣殺價等種種行為一窺端倪。持這樣價值觀的人們,可能會對馮索瓦先生的生活會心一笑。 馮索瓦.高提耶是法國演員丹尼.伯恩(Dany Boon)在法國電影《金金計較》(Penny Pincher)飾演之角色,這部頗受法國影壇肯定的電影,由佛瑞德.卡瓦耶(Fred Cavayé)編導,蘿倫絲.安妮(Laurence Arné)和諾米.施密特(Noémie Schmidt)兩位女星連袂演出,主題環繞一位已過中年、錙銖必較、愛貪小便宜而惹鄰居生厭的小提琴老師,他的節儉行徑雖然誇張,但也讓我們暗地裡心生共鳴。   兩位女性 影片一開始,我們看到馮索瓦先生自得滿意於勤儉持家的生活,並力求「精進」,而劇情的衝突、轉折就發生在兩位女性不請自來,闖入了他的生活中。一位是新加入樂團的大提琴手薇樂莉,她外表氣質出眾,性情卻衝動、積極、直率,驚艷於馮索瓦卓絕的琴藝,因而暗生情愫。若說可以琴瑟和鳴的薇樂莉小姐讓馮索瓦怦然心動,那麼蘿拉的到訪,鐵定是讓他如遇平地驚雷。試想他一生風平浪靜、我行我素、孤家寡人,突然闖進一個年輕女孩喊爹,怎麼說都不會在他井然有序的人生規劃中。是故他下意識拒絕接受蘿拉,認為眼前這個女孩要不是在使用一種新類型的推銷術,就是另有圖謀。 隨著相處日深,馮索瓦漸漸接受青春洋溢的女孩確實是自己的骨肉,而蘿拉母親編造馮索瓦是「慈善家」的謊言,讓年輕女孩更是對他心生景仰。雖然馮索瓦可能暗暗叫苦,但是當蘿拉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激動地維護父親的「名節」,鄰居的刮目相看還是讓馮索瓦先生感到飄飄然。而薇樂莉透過蘿拉得知「真相」後的仰慕眼神,更是讓馮索瓦難以澄清這一切都是誤會,無法承認他並非如女兒所說,節省下來的錢是為了大西洋對岸的墨西哥孩童,只是純粹小氣而已。馮索瓦雖無心隱瞞,卻相當享受這個錯誤認知帶來的好處,因此難以自拔,有如騎虎難下。 整部電影就在這種真實與假象的衝突中拉鋸,時而讓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時而好奇哪天真相大白又將如何?角色塑造立體,衝突矛盾明確,劇情節奏輕快,尤其是配樂的運用,每每在浪漫時戛然而止,頗有拉回現實的氛圍;種種元素結合,也難怪《金金計較》在法國創下票房佳績。   兩位母親 若追本溯源、詳加剖析,這個故事其實是由兩位偉大的女性開始的。第一位女性因為在購物狂丈夫身上吃了不少苦頭,轉而嚴格要求兒子絕對不能像父親一般。節儉於是乎成了馮索瓦人生的最高指導原則,自小極度節儉,因為這是母親給兒子高度約束力的「誡命」。 諷刺的是,若從成本與效益綜合觀之,馮索瓦並不真的比較經濟,因為他往往要承擔因節省金錢而產生的各種隱性成本,其中包括使用過期保險套而在一夜風流後「鬧出人命」。 這部電影因而有另一位影響深遠的女性,生下蘿拉的單親媽媽,像是說床邊故事般在小女孩的心中描繪了父親的形象,當然一切只是假象。 耐人尋味的是,這位母親並未否定馮索瓦是一毛不拔的傢伙,只是她編織了在這些乍看之下讓人皺眉的行徑背後有個為善不欲人知的美好動機。於是女孩閃爍著崇敬的眼神,望向心目中情操高潔的父親,當然我們知道那個人是不存在的。總之,這位母親為女兒提供了理解馮索瓦舉措的「理由」。而這兩位女性,分別為這個故事提供了兩個要素──事實與虛謊。   虛假宣傳 原本兩者並不構成衝突,因為是兩條從未交集、各自發展的平行線,使之交會的正是前往尋找父親的蘿拉。蘿拉扮演的角色,不僅讓事實與虛謊構成衝突,也大幅擴散了影響層面,因而對馮索瓦產生巨大衝擊。如果沒有蘿拉的宣傳、催化,那真相即使揭露,也只是馮索瓦父女之間的難堪局面而已;但隨著蘿拉和薇樂莉的宣傳、辯護,人們對眼前這隻鐵公雞有了全新的認識:「原來一切都是有理由的。」「原來馮索瓦先生長年節省下來的每一分錢,都是顧念、資助貧困的孩子啊!」 發人深省的是這樣的衝擊帶來的改變,馮索瓦的鄰居不只對這位為善不欲人知、低調的慈善家充滿尊敬,更群起效法,一時之間社區風氣大改,眾人的善心受到激發,開始籌措資源協助馮索瓦,加入偉大的慈善事業。從中可看到蘿拉的宣傳力量,竟令這些老鄰居一改長年觀察的結論,重新解讀與馮索瓦互動的經驗,接受蘿拉塑造出來的的新版馮索瓦。 蘿拉的母親應該料想不到自己的床邊童話竟然產生這麼大的影響力,很美好,卻不是事實。 《金金計較》最後以喜劇收場,馮索瓦有了改變、學習付出奉獻,使謊言不至於偏離事實太遠,但其中發展的情節卻讓人玩味。   真實的力量 某種角度來說,蘿拉沒有說謊,在她的認知中,她表述的再真實不過了,或許這正是她說服力的基礎。而她母親描繪的故事也沒多高明,只是立足在事實上,賦予了「意義」。但何以人們會接受這個編織出的故事呢?甚至勝於長年的認知?除了蘿拉的表達能力外,主要原因是人們慣於選擇自己想相信的,一個背後有故事、捨己助人的慈善家,當然比一隻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來得吸引人。況且,後續引發的改變有如拋磚引玉,也強化了這個虛假故事的正當性,皆大歡喜,何樂不為? 這讓我忍不住聯想起宗教,我們可以觀察到人們尋求宗教,經常是要得著某些好處,無論是財富、健康、功名、提升自我、正能量等,就是今日基督教,也聽到類似的論述。人們希冀從宗教中得著這些,於是便如此相信。但這是事實嗎?辯證其他宗教非三言兩語可以完成,但至少我們可以說這不是基督教所求的(馬太福音6章33節),我們更無法容忍蘿拉母親的床邊故事,看似有幫助、無傷大雅的謊言,因為謊言乃源自於惡者(約翰福音8章44節)。 相反的,我們從先知和使徒的身上,看到他們寧願被人譏刺、排斥,情願遭到損失、受苦,也要表明人們厭惡的真道(耶利米書26章6節、使徒行傳24章25節),目的是要使人為罪懊悔、歸向永生之道。人子也不諱言,跟隨祂的人,必須背起十字架,以之為記(馬太福音10章38節)。 是的,我們同意有時說真話會帶來自己與他人的憂愁與難堪,但虛謊是相當脆弱的,雖然可安慰一時之痛,卻無法解決一生之苦。正如蘿拉至終還是發現了父親的真面目,而那張破碎的支票,如同女孩破碎的美夢,真實,至終還是擊碎了謊言。

藝術進入南神 吉肯節「蛋」生

台南神學院禮拜堂前噴水池周邊草地上,竟出現許多巨大的神祕彩蛋?

鄭自才個人畫展 畫我山川 刺客變身畫家

【邱國榮台北報導】1970年4月24日在美國參與行刺蔣經國的鄭自才,近日在台北市藝文推廣處舉辦個人畫展《畫我山川》,展出九份、金瓜石、太魯閣風光等102幅油畫。 鄭自才2月11日導覽畫作結束時受訪,針對總統蔡英文要在二二八紀念活動頒發受難者「回復名譽證書」一事,表示這是本末倒置。「二二八事件後,製造清鄉的元凶是蔣介石。」他指出,國家自認看重二二八歷史正義,但多數台灣人與受難者家屬並不苟同,因為屠殺的元凶是誰至今未明。他指出,追究元凶是二二八紀念活動外,國家要做的正事。 鄭自才認為,民進黨政府已完全執政,蔡英文的總統職位已代表國家,蔡政府更應積極追究,否則總統頒發「回復名譽證書」給受難者,卻不追究元凶,對還原歷史真相毫無意義,也沒讓二二八獲轉型正義,所以是本末倒置。 鄭自才熱愛故鄉,以紅藍綠三原色對比呈現畫作,在彩度應用到偏冷色的藍時,都酌增朝陽或夕陽印象,畫作給人溫暖感受。其中一幅畫以石英沙做底,突顯油彩畫作的另一種立體感,畫展至3月2日。(攝影/邱國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