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

焚而不燬台灣魂 舞出自由路

  【邱國榮台北報導】「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鄭南榕當年演講的這句話,透過劇場音響的擴音器連續播放,外加舞者的肢體張力,劃破了玫瑰古蹟草皮廣場上略微寂靜的梅雨午後。蔡瑞月文化基金會於5月18日下午舉辦第7屆蔡瑞月舞蹈節文化論壇「焚而不燬台灣魂,自由之路開拓者與殉道者鄭南榕」,以此記念鄭南榕。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於雜誌社內引燃汽油自焚,震驚社會;當時執政的中國國民黨政府利用媒體對外宣稱,當警方準備攻堅逮捕叛亂犯鄭南榕時,遭到頑強抵抗,意圖投擲汽油彈拒捕,但不慎引爆,釀成大火因而葬身火窟。 擔任這次論壇召集人的詩人李敏勇表示,如果台灣對自由有真正的信念,對民主有真切的追尋,國民黨政權是不會形成的,然而所面臨的復辟形式,更面臨共產黨中國的進逼,使台灣的自由抉擇,正陷入另一種險惡的困境。 李敏勇表示,這次論壇以「自由之路的追尋與,行動哲學的實踐」「廢戒嚴、制新憲、建新國」「228公義和平運動的文化與社會復辟」,共3場分題座談與1場綜合論壇「自由之魂、焚而不燬」,邀請在台灣自由之路的見證者、參與者與研究者共同參與,一方面記念這樣的歷史,記取殉道者的行跡,另一方面也在提示是這樣的歷史喚醒台灣自由之路的追尋者。他說:「鄭南榕,是歷史不會遺忘的名字。」「鄭南榕,是台灣不會遺忘的名字。」 為了爭取台灣的言論自由,鄭南榕選擇自焚結束生命,這對基督徒來說,是否抵觸信仰誡命?台灣神學院教授鄭仰恩牧師表示,為了公義與信仰而犧牲生命,這是生命的昇華,也就是「殉道」。鄭仰恩坦言,基督徒對鄭南榕選擇自焚這件事確實存有爭議,尤其鄭南榕不是基督徒,但是有很多基督徒會用殉道的角度去記念他,原因是,鄭南榕為了一個比自己生命更高目的,透過犧牲生命去見證,而殉道的意思就是見證。 「讓這個生命燃燒或點燃犧牲,做法是犧牲,但本質是見證;所以,這個生命雖然是犧牲了,但見證了另外一個更高的利益。」鄭仰恩用殉道的角度看待鄭南榕的自焚時,進一步說,傳統殉道者是為基督的信仰而殉道,但對現今的基督徒來說,解釋應該更擴大,為了一個更大的公義、人權、自由等理想而選擇犧牲生命的過程,就是殉道。

望春風音樂會 向台灣歌謠先鋒致敬

  【邱國榮台北報導】傳唱至今80年的〈望春風〉,是台灣流行歌謠的重要代表,該首歌曲是在1933年,由李臨秋先生寫詞與鄧雨賢先生譜曲共同完成。5月18日下午,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與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籌備處,共同主辦「望春風傳唱80年紀念音樂會」,地點選在大稻埕公園舉行,除了是李臨秋銅像矗立公園以外,台北大稻埕更是台灣流行歌謠的發源地。 世居台北大稻埕的李臨秋,1933年間跨入流行樂壇,此後,憑其過人的文藝造詣和詞句語感,因緣際會成為了一代詞人,而就在這年,他寫下了〈望春風〉;翌年,在唱片公司灌錄發行下問世,隨即成為膾炙人口的流行歌謠。 李臨秋曾說明〈望春風〉一曲是為了替那些情竇初開,卻身受傳統束縛的少女爭取所謂的「發言權」;他強調〈望春風〉是為天下少女而做,意在為當年處於被動地位的女性打抱不平。 鄧雨賢出生於桃園縣龍潭鄉,鄧家是地方上的書香望族,他在流行歌壇上的第一個代表作,是1932年間描寫大稻埕四季風情的〈大稻埕進行曲〉,之後創作〈望春風〉〈四季紅〉〈雨夜花〉〈月夜愁〉等名曲,奠定他在流行歌謠史上的地位。鄧雨賢走紅台語歌壇後,除了盡力創作以外,對推廣台灣本土文化的熱衷也不在話下。 鄧雨賢在1936年間參與「文聯主辦綜合藝術座談會」會中,便以藝術家身分提出:「如果可能,藝術家應該和大眾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從而完成他本來的使命。」鄧雨賢以將近5年的時間進行問題研究,在確信唱片是具有廣受大眾愛好的先決條件後,隨即著手朝這方向努力。由此看出,鄧雨賢汲汲致力於台灣歌謠文化保存與創新的理念。 多位知名音樂家參與這次紀念音樂會演出,其中基督徒聲樂家簡文秀教授代表向李臨秋銅像獻花,之後獻唱〈四月望雨〉。她指出,台灣音樂家應該要多為自己國家的歌謠演出,這些都是她受邀出國演出時一定演唱的歌曲。同樣是基督徒的小號音樂家葉樹涵,則指揮國立師範大學管樂團演出18首曲子,向李臨秋、鄧雨賢致敬。

園丁心語

◎文圖  劉曼肅 我遇見你時,好的腰圍堅實壯碩,絕非一般可比。 我常常在前院溜達,抬頭等著花苞。 幾次強烈颱風你都挺過了, 我常常在花園裡剪枝、施肥, 你永遠是那一個我不擔心、不必特別照顧的孩子。   哪知你忽然倒下來,在一陣不太強的風之後, 你光潔的皮膚沾滿污泥, 我看見你粗壯的根已扯斷,哭著扶你起來, 我將你移植,祈禱你發出幼嫩細白的鬚根將再次粗壯, 你將再次抓緊地面,挺住自己。   這次你必須拄著柺杖過日子, 你孤獨的身影,在花園的另一側,排水良好,陽光充足, 最重要的,我能透過大片的窗,時時見你。 剛出蛹的蝴蝶喜歡倚在你肩上,等待翅膀堅挺, 特別鮮麗的鳥兒也來造訪你, 但白蟻卻無聲無息的搜刮你,蠶食你, 我咬牙鋸掉了你美麗的主幹, 你身形殘跛,傷痕累累。   這次,你默默的,在寒風中伸長新的枝條, 你顫抖的抽出透著油亮紅色皮膚的手指,探向天空, 你艱難的吐根向硬土中深掘, 企圖與垂死的命運搏鬥, 你掙扎的吶喊在空氣中迴盪。   我哭了, 我為你施肥,你需要幫忙,我過去不知道,你那麼需要我。   經過了所有的努力, 你再現自己的日子總會來到, 是的,我就是知道, 因為你沒有放棄掙扎, 你會用一朵又一朵的櫻花告訴世界,你是誰。  

春天,在櫻海駐足

◎郭慧姿 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一整排圍牆邊,在淡藍色晴空下,蔓延著一大片迷濛又浪漫的粉色。走近一看,圍牆邊,是一團團美麗的、有層次的粉紅,在樹上盈盈綻放──櫻花,盛開,怒放,賞櫻的人,為的就是這一刻。 沿街綻放的春櫻 早春,日光和煦中透著燦爛,一叢叢美麗的花形與花色,正為「花團錦簇」、「花枝招展」、「爭奇鬥艷」等語下了最恰當的註腳。 微風中,櫻花樹下,感受落英繽紛的詩意。輕風拂面,滿樹嬌豔又可愛的花朵,彷彿一群群身著粉色紗質蓬蓬裙的迷你舞者,裙襬微揚地輕搖出屬於春季的優雅舞姿。 我在日本嗎?起初,有那麼一會兒,我有這樣的恍然,但這裡是士林平等里。據說,平等里平菁街沿線的櫻花,一向是北台灣最早盛開的櫻花,花期大約從1月底到2月初。然而,由於氣候因素,今年櫻花似乎開得特別早:還不到1月底,便見花海燦爛,讓追逐花蹤的遊客陶醉不已,如我。 櫻海背後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從前、從前,愛櫻花的人沿著住家的圍牆種下了一整排櫻花,期盼有一天,在家偶然舉目就能欣賞美麗的花景。不知不覺有一天,看似含蓄典雅的花瓣卻連成一片壯麗的花海,經過的人莫不因為驚艷而駐足欣賞,於是成為平等里櫻花美景的最初,也引領平等里成為內行人賞櫻的私房景點。 隨著口耳相傳,以及媒體的報導,知道來此賞花的人愈來愈多了,也帶動附近商機的蓬勃發展。可惜的是,花季裡絡繹不絕的遊客在驚艷之餘,經常忘情地驚嘆、猛按快門,讓附近的住戶備感困擾。聽說,居民常常在早上5、6點就可以聽見遊客的喧嘩聲;為了拍照,還有遊客當面責罵擺攤賣咖啡的小姑娘,說是攤子不美,壞了他的畫面。 走筆至此,我猶豫著是否該繼續介紹平等里櫻花的美好?繁華,是一般人對台北的印象與體會,其實,在繁華的盡頭,在繁華的深處,仍然保留著不為人知的質樸與靜謐,這樣的生活,只有認真尋求的人才會得著。 我把聖經上說的:「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做了一個聯想,只要有心,每一個人都可以在生活中找到美,重點在於是否能盡心盡力愛它、保護它。 生活中的美麗看見 平等里的櫻花就是這樣一種生活中的美,在日常生活中洗滌凡夫俗子蒙塵的心。私房景點的引路人,也就是家住士林的姊姊,她緩緩敘述著3年前的元月,她如何和姊夫到平等里走走,無意間竟發現美麗的花蹤。當時,姊姊正處於人生的低潮,整個人彷彿掉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洞裡,然而那一天當她看見枝頭小花在陽光下兀自美麗時,突然感觸良多:「連一朵小花都可以活得如此精采!」剎那間她彷彿聽見上帝對她說:「一朵小花的生命在我的手中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人啊!」姊姊的心情不禁為之一振,有了「我的一生在祢手中,驚濤駭浪,主與我同在」的信心。 記得繪本《月下看貓頭鷹》裡,描寫小女孩隨父親外出找尋貓頭鷹的過程,當小女孩真的看到期待已久的貓頭鷹時,她感慨萬千地說:「出去看貓頭鷹,不需要說話,不需要溫暖舒適,也不需要別的什麼,只要心中有一個希望。」同樣地,來到平等里賞櫻,也不需要多餘的喧囂,只要懷著一種感謝的心情,珍惜種樹人的分享,用雙眼凝視,用心去體會人情的美好與自然的奧妙,你將會發現年年有櫻可賞的盼望,何其美好。如果,你也真心愛護這樣的美好,無疑的,你已經取得在平等里賞櫻的貴賓入場券,平等里張開雙臂歡迎你的大駕光臨;不論用餐、喝咖啡,或是採草莓,這裡都為你保留了可以同時賞櫻的特別座。 滿足了眼目,接下來要填飽口腹。一行人到了農場,豐富美味的菜色,卻被一件意外小插曲奪去了風采……兒子被蜜蜂螫了,小指頭還留著一根刺!一陣手忙腳亂的緊急處理之後,經過禱告,驚魂甫定的小男孩在我懷裡睡著了。醒過來不久跟我說:「媽媽,我知道有上帝了,我的手沒腫耶。」 回程,我思想平等里櫻花的璀璨風華,想到孩子的童稚言語,我們不只在生活中找到美,也找到了上帝。

以詩歌傳唱真理

◎小農夫 詩歌為什麼吸引我?我既不懂樂理,對音樂的歷史也不認識,那麼詩歌到底有什麼吸引我之處?在我這個外行人眼中,或許是看重文字比看重音樂更多。 一首又一首好詩歌,除了動人的音樂,往往更令我感動的是歌裡的詞句。許多聖樂、詩歌,不但詞寫得好,連曲子也是配合得恰到好處,高低的音調與節奏並非純粹為了激動人心,而是要配合、表達文字當中的精髓意義。許多現代詩歌卻忽略了這點,變成曲不達詞意,失去神聖莊嚴的感覺,只像在舞廳或卡拉OK的點唱流行曲般。例如一首叫〈原諒我〉的現代詩歌,歌詞寫得非常好,能感受到寫詞者的那份投入與感動,但編曲卻弱化了歌詞。 我要特別介紹唐崇榮牧師作詞、編曲的詩歌〈單為祢〉,歌詞如下:   千萬靈魂面向永遠沉淪, 今生福樂似煙霧般消去, 審判台前眾罪行盡顯露, 無人可承擔主公義忿怒。   主差我,去速傳主訊息, 傳揚我福音真理, 求主差我去,賜我智慧能力, 放膽傳出救恩奧秘。   親愛救主我今奉獻於祢, 求主悅納這卑微活祭, 我身我心為主寶座主殿, 主啊我終身奉獻單為祢。   不知道你是否感受得到歌詞的震撼與莊嚴,感受得到作者回應上帝的愛那份熱誠與感動。一首好的詩歌,不單是令人感動、不單是供人拿來傳唱,還可以做為講道的題材,因為一首按聖經真理、符合聖經原則寫成的詩歌,本身就是一篇講章。 我在街頭分發福音單張時,很喜歡邀請弟兄姊妹一同唱這首歌,讓詩歌再一次提醒弟兄姊妹及自己傳福音的動機,懷的是怎樣的心情,靠的是誰的能力,以及為何我們可以有權柄去傳。 聖詩與流行曲的威力是不一樣的,雖然我認同流行曲也有它的功用,但聖詩的重點就是在「聖」這個字。一首流行曲寫得好會討人歡喜,但卻不見得會讓人想起主釘十字架,除非歌詞中刻意有字詞提及;但聖詩卻不一樣,即便沒有直接寫著十字架,沒有明確寫出主的名,卻仍然能令人回想起主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我認為寫作一首聖詩,首要態度就是敬畏上帝,對象也是上帝,而不是為了讓人容易接受、朗朗上口。這就像傳福音一樣,不搞花樣,只傳揚純正的道,使聽到福音的都受福音本身吸引,因而受聖靈感動歸向上帝。 聖詩有奇妙的果效,因為內裡蘊含道的訊息,所以會讓吟唱者謙卑、認真、嚴肅,回想起主的話,以禱告向上帝認罪,努力悔改過聖潔的生活。我雖然不懂得作詞、作曲,但是只要有耳能聽,仍然能從音樂當中獲益許多,詩歌實在是上帝為人預備的美好恩典。  

勵馨《陰道獨白》 受害婦女戲劇療傷

  【邱國榮台北報導】勵馨基金會籌畫《陰道獨白》戲劇表演今年邁入第9年,但跟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由勵馨所培植的「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擔綱演出。 「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是一群關心性別議題與曾遭性別暴力的受害者共同組成。上小學前被性侵的蕙蕙(匿名),她說小時候不懂得要求救,也沒告訴父母,但隨著年紀增長,愈是覺得自己骯髒,甚至責備母親,沒有善盡母親該有的責任發現與保護自己。蕙蕙在幾年前罹患憂鬱症,經轉介來到勵馨基金會接受戲劇治療,得以讓她有重新面對媽媽的機會。她說:「我被性侵害,其實媽媽沒有錯,我年紀小不懂得求救,更不是我的錯。」釋懷了對媽媽長久以來的不諒解。 勵馨執行長紀惠容表示,性創傷常夾帶社會的譴責、不諒解、道德壓力,尤其是童年受害,因為當時不敢揭發,也沒奧援,於是到了中年罹患憂鬱症、呼吸急迫症發病的例子不少。勵馨在2008年,設計「一人一故事」的戲劇團體,期許受害婦女利用戲劇方式,脫離因受害而個性羞怯的情境。 勵馨表示,劇團取名「光腳的愛麗絲」,是因為她們猶如一群赤足踩在地上、夢遊仙境的愛麗絲一般,充滿創意與想像力的無限可能,更在參與《陰道獨白》的演出中,展現出從陰道走來的勇氣。 即日起至6月中旬,劇團將有6場全國公演,詳洽:02-89115595分機206。

Sai-nai伊身邊

◎Joshua Kasin Tin 7年前為了記念母親,我作了一首歌〈Sai-nai伊身邊〉,這首歌的旋律與歌詞根據夢中的情景而寫。過去幾年一直沒有發表,僅在家庭禮拜中自己家人唱而已,今年母親節來臨之前,我希望能分享給大家,讓聖歌隊或一般大眾有首新歌可以獻給所有的母親。 MP3下載 樂譜下載

用詩歌讚美神

◎蕭文 口語是人類最早的溝通工具,用聲音傳播。人的聲音有高低抑揚頓挫的區別,從而帶給人不同感受,人們學習利用聲音的高低抑揚頓挫表達不同的情感,成為音樂的來源,可說是最古老的音樂形式。  精緻的古典音樂 基督教很早就知道用詩歌讚美神,是個音樂的宗教,在很多場合都使用音樂,無伴奏的歌唱也是基督教禮拜的一部分儀式,如聖經所說:「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裡,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歌羅西書3章16節) 人們一直探索聲音的奧妙,整理聲音的高低,中國發展出「宮、商、角、徵、羽」的5聲音階。11世紀時,義大利人桂多•達賴左(Guido d'Arezzo,995~1050年)則發展出6聲音階,成為歐洲音樂的基礎。 之後的音樂強調美感、平衡及高度形式美,成為古典音樂的特色,在17、18世紀時,神權時代長長的影子還影響著人們的生活,音樂創作深受基督教的影響。德國古典樂派作曲家約瑟夫•海頓(Joseph Haydn,1732~1809年)依據舊約聖經創世記與約翰•米爾頓(John Milton,1608~1674年)的《失樂園》(Paradise Lost),於1799年完成了神劇《創世記》(The Creation),其中取自詩篇19篇1~6節的〈天訴神威〉(The Heavens Are Telling the Glory of God)是極著名的合唱曲。 海頓利用諧和和弦,造成雄渾的磅薄氣勢:「諸天訴說神的榮耀,穹蒼訴說祂奇妙的工作;今日仍訴說著那日,這夜接著那夜。諸天訴說神的榮耀,穹蒼訴說祂奇妙的工作;大地將之傳遍全世界,沒有不被了解的,至今都被了解。諸天訴說神的榮耀,穹蒼訴說祂奇妙的工作。」至今還在教會傳唱。 10年後的1808年再度演出時,76歲的約瑟夫•海頓坐著輪椅來到會場聆聽,唱到這首合唱曲時,他情不自禁地肅然起立。1年之後,這位作曲家便與世長辭了。  巴洛克顛峰之作 韓德爾(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1759年)是德國巴洛克時期著名的作曲家。1741年他居住在倫敦時,寫了一首清唱劇《彌賽亞》(Messiah),敘述耶穌出生、生活、受難、受死以及復活的全部過程,歌詞全部節選自聖經。全曲分3部分:第1部分:耶穌降臨的預言和祂的誕生;第2部分:救贖的信息和耶穌為全人類犧牲;第3部分:耶穌的復活和最終的審判。 1743年,《彌賽亞》在倫敦上演,英王喬治二世親臨劇院聆聽,當聽到第2部分的〈哈利路亞〉大合唱時,國王為莊嚴的和聲感動,起立站著聽完全曲。為了表示對國王的尊重,以後音樂會演奏到此曲時,全體聽眾均起立聆聽,成為慣例。〈哈利路亞〉大合唱的歌詞只有兩節:「哈利路亞!全能的上帝君臨。世上的國度成為我們上帝的國度,祂將君臨直到永遠。永遠的萬王之王,我們的主。」〈哈利路亞〉常單獨演唱,每年到了聖誕節,都會聽這首曲子。  充滿聖樂氣息的音樂 有些音樂不是聖樂,但被填上關於基督信仰的歌詞:「我靈鎮靜!上主今在你旁;憂痛十架,你要忍耐擔當;信靠天父,為你安排主張;萬變之中,惟主信實永長。」這首芬蘭作曲家詹•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1865~1957年)的交響詩〈芬蘭頌〉(Finlandia),因而改名為〈我靈鎮靜〉(Be Still, My Soul),成為著名的聖樂,在教堂廣為傳唱。 有些音樂取材自聖經故事,雖不是聖樂,卻充滿濃厚的聖樂氣息。義大利作曲家朱塞佩•威爾第(Giuseppe Verdi,1813~1901年)將聖經故事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將以色列人擄到巴比倫這一段寫成歌劇《那布果》(Nabucco),「那布果」為尼布甲尼撒的縮寫,第3幕的合唱曲 〈Va, Pensiero〉,中文譯為「飛吧,思念,乘著金色的翅膀」又稱〈希伯來奴隸合唱〉(Chorus of...

隔岸的心

  ◎林麗鶯 美如不喜歡讓人家知道她的先生向榮在中國工作。因為,只要對方一聽說他們夫妻倆分隔兩岸,向榮每隔2、3個月才會飛回台灣,莫不誇張地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緊接著,總會以一種幸災樂禍卻又帶著些許憐憫的眼神糗她。 「哎喲!妳怎麼可以放任他一個人在大陸?聽說中國妹很會勾引男人、又很會撒嬌,男人一旦寂寞,很難不落入她們的粉色陷阱。到時候妳怎麼辦哪?」 對於這種過度「關心」的話語,通常她總是低著頭,不發一語,無助、無奈,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新婚頭一年,夫妻倆還如膠似漆,你儂我儂。第2年,美如懷了孕,為了安心養胎,毅然決然辭去了多年的會計工作。隔年2月,她生下了女兒丫丫。從此以後,她的生活重心幾乎全部擺在女兒身上,忙於每天一成不變的家務事:洗衣、做飯、餵奶、換尿布、哄女兒……就像個陀螺一樣轉個不停。 向榮下了班回到家裡,美如往往早已累癱在沙發上,雙眼緊閉著,連話都懶得說上一句。 目睹此景,向榮只好默默地退到廚房,自己熱飯、熱菜。有時碰到美如還沒做飯,向榮便從櫥櫃裡取出泡麵,沖了開水,將就著吃。 兩人這樣疏離的生活持續了好久、好久……。然而美如陷在現實生活的忙碌中,沒有察覺到任何異狀。直到去年年底,公司的一紙人事命令下來,向榮被派往中國東莞協助興建新廠,彷如晴天霹靂一般,美如突然被震醒了!這才驚覺到自己竟然冷落了丈夫好長一段時日!此後,向榮去了中國,自己沒了一付厚實的肩膀可以倚靠,她腦子陡然無法思考,心像是自沙漏流放出去一般滴著血,整個人一下子被掏空了。   * * * * * *   向榮剛去東莞的前半年,兩人還會藉著電話或簡訊保持聯繫。時空的差距下,美如完全無法想像向榮在那邊的生活景況。而相對地,向榮也無法體會到美如在台灣一個人撫養女兒的辛苦。 午夜夢迴,美如獨自一個人躺在大床上,雙人枕頭在床頭燈微弱的光暈下,顯得格外地孤單……。她側過身子,望著牆角的嬰兒床,剛滿週歲的女兒丫丫正沉睡在美夢裡,小小的胸部隨著呼吸上下規律地起伏著。回想前陣子丫丫得到流感的過程,美如的心就像千萬根針在刺,痛不欲生! 「丫丫一直高燒不斷,醫生說這兩天是危險期,我很害怕,你能不能請假回來一趟?」看到報紙上流感致死的病例增加,美如感到莫名的恐懼與沒有安全感。 「我哪有辦法請假回去?這邊廠房的進度嚴重落後,前兩天公司還打電話來催呢!」向榮的口氣很不好,顯然他的工作壓力也很大。 空氣在瞬間降到了冰點以下,把兩個人還放在肚子裡的話也凍住了,電話線兩頭,就這樣靜默無聲……。 好一會兒,向榮開口道:「今晚妳帶著丫丫回娘家去住吧!萬一有什麼狀況,媽媽也可以陪妳去醫院。」 「嗯!」徹底失望之餘,美如只好順從他的意思。 但是接連幾天,丫丫仍是高燒不退,美如試了許多方法,毫無見效,三天兩頭抱著女兒送醫院急診。心力交瘁之下,她撥了電話給向榮,希望能聽到他一聲安慰。 沒想到向榮只拋下一句:「妳自己要堅強一點,否則怎麼照顧丫丫?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問題,我的問題誰又能來幫我解決?」 如此陌生、冰冷的語氣令美如心灰意冷,漸漸地,她減少了撥電話的次數,認命過著「類單親」的日子。   * * * * * *   這一天,美如翻了日誌本,赫然發現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興沖沖地拿起了電話打過去。鈴聲響了很久都沒接聽,正想掛斷電話,耳邊才響起了向榮的聲音:「有什麼事?」 「今天是我的生日耶!」她故作興奮地說,其實心裡也沒什麼把握。 「喔!」聽起來沒什麼反應。 「你那邊怎麼那麼吵?」 「我們在唱卡拉OK。」 這次輪到美如「喔!」了一聲。 掛上電話,她不禁悲從中來!自己的生日竟是如此淒涼。向榮連一句「生日快樂」都沒說。唉!這條婚姻的路到底該如何走下去呢? 下個主日,美如把女兒送回娘家,託媽媽照顧一天,自己回到婚前聚會的教堂,請牧師幫她做婚姻輔導。 牧師聽完她的敘述,表情相當凝重地對她說:「夫妻兩人分離兩地,這不是長久之計,而且也不合上帝的心意。妳回去以後好好跟神祈禱吧,請祂把妳的先生帶回妳的身邊。另外,妳不妨寄聖經和幾本靈修的書給他看,他在中國,心靈一定很空虛、也很苦悶!」 經牧師這麼一提醒,美如頓時想起向榮曾經向她抱怨過,他們中國的工廠設在很偏遠的地方,沒有便利商店、超級市場,更不用說百貨公司、電影院……,去市中心購物,至少要1個鐘頭的車程。平日上班忙碌倒還好,但是到了週末、假日,只能待在宿舍10坪大小的房間裡看書、打電玩,或是在公共活動室和台灣同事聊天、看電視,實在有夠無聊! 美如到書店買了一本聖經、一本《荒漠甘泉》及數片詩歌CD,寄去給向榮。然後每天發email問候他,關心他的工作和生活。有時候她會說說自己和丫丫有趣的生活點滴,或是傳自己和丫丫的生活照過去。慢慢地,向榮也會透過email跟她互動,說聖經他看不太懂,但是他偶爾會看好消息電視台的見證訪談節目「真情部落格」。夫妻兩人甚至常常因為聊到同一個故事而感動落淚! 自此,美如不再憂鬱、哭泣。她每天虔誠地禱告,祈求耶穌幫助她重建她的婚姻,修復他們夫妻的關係。她也把以前對向榮的不滿、怨懟……種種負面的情緒全部交託給神。慢慢地,她能夠獨立、堅強地撫養女兒,不再是從前那個軟弱無助的小女人了!看著女兒一天一天長大,她的內心也充滿了喜樂。 每個主日,她固定會到教會做禮拜,並參與服事。重新走入教會、走入人群,也重新仰望神,倚靠神,因為她知道她的盼望是從祂而來。   * * * * * *   兩年之後的某一天,美如正和女兒在床上玩,突然手機「叮咚」一聲傳來了一通簡訊,上面寫著:「廠房終於建好了!我已獲准請調回台灣,並已買好了機票。我將搭下禮拜一的班機……」 她看不清楚後面的字寫些什麼,因為淚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視線。她抱著女兒,興奮地又叫又跳:「爸爸要回來了!爸爸要回來了!……」

日本311絆住人心 優迪亞傳基督馨香

【林家鴻高雄報導】日本基督徒音樂家組成的優迪亞(Euidia)室內樂團,今年再度來台巡迴演出,舉辦「KIZUNA 絆──The Bonds of Friendship」音樂會,除以精湛技巧詮釋多首改編過的古典詩歌及自創曲,更期盼將樂曲蘊含的屬靈信息傳入人心,釋放基督的馨香,領人歸主。 4月21日優迪亞樂團到壽山中會鳳山教會演奏〈古舊十架〉〈有福的確據〉等多首詩歌,手冊也附上樂曲簡介,幫助聽眾更深體會作者心境。鳳山教會禮拜委員會表示,音樂會由音契文化藝術基金會安排,有機會提供場地給高水準的樂團演出,備感榮幸,是提升信徒靈性、社區宣教的好機會。 希臘文「Euidia」意為「高級的香料」,用為比喻基督的馨香之氣。優迪亞自1988年創設至今,多年來秉持見證上帝的使命,於日本國內外巡迴演出,帶給人們極深的感動。 與音樂會主題同名的〈Kizuna〉(絆)是此次演出的重要曲目之一,作曲家柳瀨佐和子表示,2年前日本311大地震,許多寶貴生命遭海嘯吞沒,福島核電廠的爆炸更造成許多人無家可歸,至今仍住在避難屋內,她因而寫下此曲,盼藉此安慰災民。 柳瀨佐和子說,儘管人們曾經遺忘「Kizuna」這個字的意義,在災後卻成為最念念不忘的。過去習慣獨善其身的日本人,從災難中深刻體會人生無常及團結互助的重要,意識到沒有任何人能獨立生活在社會中,人與人之間需要「Kizuna」,成為彼此的牽絆、互相照顧才能生存下來。而國與國、神與人之間也需要這樣的「Kizuna」,為傳揚這樣寶貴的信念,柳瀨佐和子寫下〈絆〉,並再次為台日基督徒友誼及台灣對日本賑災獻上感謝。

熱門文章

論全能的上帝

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