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

義者無懼樂團 走過末日

      如果今天是末日,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當然有許多人對這議題不以為然,由於幾位「先知」多次預言落空,人們幾乎都把末日當作玩笑話看待。其實我們都很關心這個議題,只是我們都對末日無能為力,所以選擇以另一種消極心態來面對。   我想幾乎所有人都問過這樣的問題:「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對於一個不相信神的人來說,生命的意義本身就是探索生命的意義為何,因此人在認識神以前,可以說是信仰著自己,藉此去尋找自己對生命的定義。於是大部分的人是在可見的物質上不斷地追求不朽的價值,當然,沒有一個人成功過,因為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會腐朽毀壞,包括人本身。我想這也是人天生對永恆有追求渴望的最佳證據,只不過很荒謬的是,人寧願相信短暫的火花能夠化為永恆,卻不願意認識一個能使人成為永恆的造物主。   對於末日,或許我們可以切換到另一個角度看。如果你曾經有過失去親人之痛,你必能感受到生命的無常,生命的來去並非由你掌控,誰也沒有把握明天一定可以看見陽光。這能說明什麼呢?人其實就是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你所認定的永恆並不是永恆,因為它與你一樣,存在這個時空裡。當你願意跳脫時空的觀念來看待基督再臨的應許,同樣是「活在當下」的概念,我相信你會做出真正屬於永恆的決定。   義者無懼樂團(Kutless)這個團名很有趣,是由Cut與Less兩字組在一起,再把字首的C換成K來加強語氣,意思是身上的「刺」越來越少,加上他們是搖滾團體,相較於一開始出道時犀利的音樂風格,近幾年的作品柔和了許多,所以團名倒是非常貼切。1999年成軍,團員彼此是大學同學,也是同一間教會的敬拜團成員,至今已累積200萬張唱片的銷售紀錄,2004年踏入頂峰,2005年發行首張敬拜專輯《Strong Tower》,獲得福音排行榜第4名,第2張敬拜專輯《It Is Well》(平靜心靈),專輯中的單曲〈What Faith Can Do〉連續2個月蟬連Billboard告示牌排行榜福音音樂榜第1名。   暌違3年,義者無懼趕在2012年末,也就是傳說中的馬雅末日預言之前,發行了這張《Beliver》(天路歷程)專輯,其中的主打歌曲〈If It Ends Today〉(如果今天就是末日)聽起來像是對某些末日教派的反駁。末日對世界來說代表結束與恐懼,對神揀選之人來說,卻代表新的開始與喜悅迎接的心。創作者用「『愛』正在來的路上」,暗喻耶穌的再臨,並道出背後真正的含意──神的公義伸張、神的慈愛彰顯,用這首歌邀請人們,以一顆喜樂的心,成為一個「準備好」的基督徒,並且把末日的盼望當做呼召,用行為將「福音」的本質傳下去。                     〈如果今天就是末日〉中文譯詞   看似末日已降臨 看似種種跡象已浮現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們未曾如此接近它 痛苦不會永遠持續著 「愛」已在來的路上(註1) 所以你該站起來,現正是抬起頭來的時候   我們的視野中有盼望 讓它成為呼召被高舉 它應當被高舉 我們可成為新的世代 向列邦列國呼喊 「愛」已在來的路上 所以你該站起來,現正是抬起頭來的時候   如果你與我同行,請舉起你的雙手 如果你已準備好,請舉起你的雙手 跟我一起說:「嘿!嘿!嘿!我不害怕。」 「嘿!嘿!嘿!如果今天是末日。」   註1:作者在此以「愛」來暗喻主耶穌。

醒、悟

文◎巧妙   以精雕塑 關於季節 盛開一朵各自的姿色   晨偎 夕眠 春眉 夏唇 秋耳 冬頸 還有比這樣的塗寫 更雄厚的纏綿? 更雷雨大地 風火生息?   我們 七彩繽紛是因為 神十字架上再生之眼 永生不熄的光明燈  傳給人、傳給人、傳給人 提醒自己 救恩之美

逼迫

文◎Carol   你拔尖聲音張牙舞爪威脅我, 我心裡作難,很想低頭, 我如以前一樣軟弱, 但再退,還能退到哪裡去呢? 我可以任憑你高舉人的自我, 但怎能同意你貶低神的神聖? 我可以接受所謂神學見解不同, 但怎能認同你不把神當神? 我可以忍耐你自詡為學者專家, 但怎能贊成你支持異教邪說?   你不放在眼裡的祂, 把我當做眼中瞳仁一樣保守, 你認為人只要努力就能成就一切, 祂卻獨行眼所未見的奇事, 祂帶我走過幽谷,祂步步牽引, 祂道成肉身,祂也超乎所有, 這是我的信仰,此外我無話可說!

不分男女 天天讚美到老

  【陳怡萱台南報導】《讚美操》DVD第6集發表了!3月21日下午在台南生活美學館舉辦大台南場發表會,由創辦人吳美雲老師親自率隊示範最新歌曲。吳美雲強調「讚美操不分男女和老幼」,且要「忠心持守直到老」,姊妹能跳、弟兄也需要健康一起跳,每日殷勤持續,活到老、跳到老,讚美主到老。 讚美操自2003年創立至今將屆滿10年,每集DVD有12首詩歌,每首歌長3到5分鐘,由各教會推廣至社區、公園、學校等,常常可見身穿亮麗藍色和桃紅色運動服的讚美操團員,跟隨優美詩歌運動健身。吳美雲表示,跳讚美操不會老人痴呆,還讓「阿嬤看來不像阿嬤」,既健身又能讚美上帝恩典。 新專輯包括12首新作,皆由吳美雲老師以聖經話語為基礎親自創作,樂曲風格多元,有的優雅、有的展現力道。發表會上吳美雲親自示範多首新歌動作,台上台下同起舞,氣氛熱烈。為了顯示讚美操不專屬於姊妹,主辦單位特別安排5位弟兄上台展現力與美。 不只在台灣,讚美操還推廣到世界,包括美國、中國、香港、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加拿大、紐澳、歐洲等地。今年將迎接10週年,國際讚美操總會預定11月14~17日在香港舉辦10週年慶國際大會。(攝影/陳怡萱)

柏野訪台 柚花香中樂聲揚

  【林家鴻台南報導】台南市麻豆區連續12年舉辦「柚花飄香音樂季」,今年在市政府及麻豆區公所、麻豆愛樂合唱團等單位推動下擴大舉辦,首次邀請日本北海道札幌的「柏野男聲合唱團」蒞臨,以天籟歌聲與在地音樂團體交流,並再次感謝台灣對日本311震災的慷慨捐輸。真理大學不僅提供場地,還祭出全國第4大管風琴,使音樂會更豐富。 北海道著名的Kitara Hall自2008年起,在台灣國際文化協會執行長盧孝治推動下,每年舉辦「台日交流音樂會」,柏野合唱團前年首次受邀演出。團長圓山彬雄指出,311地震後,從新聞報導獲知台灣對日本的援助,心中感激,希望來台舉辦音樂會表達感謝,今年終於在盧孝治協助下實現願望。 台日音樂交流會3月23日於真理大學真理堂隆重舉辦,柏野合唱團以「感謝台灣」為題演唱多首民謠介紹日本風情,府都愛樂合唱團、麻豆愛樂合唱團則以台灣民謠回應,雙方並合唱〈一千個風〉及〈雨夜花〉,聽眾感動落淚。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行政處長兼校牧蔡維民表示,真大多年來致力融入麻豆在地活動,很榮幸能提供最好的場地和樂器。台南市長賴清德表示,札幌和麻豆兩座美麗城市以音樂傳遞故鄉之美,堪稱美事一件,也見證台日雙方的文化交流。他並與柏野合唱團互贈紀念品,記念歷史性的一刻。 「柚花飄香音樂季」為2001年3月由楊禎禕牧師與鎮公所發起,2003年後由總爺文教協會擴大舉辦,成為包含藝文演出的音樂季,如今成為麻豆行銷在地的重要活動。

攝影有你真好

 文圖◎謝坤軒 台南中會南門教會幹事 府城福音攝影團契成員 人稱「光影獵人」 喜歡拍攝晨昏影像 近年參加多項攝影比賽獲獎   日常生活中,柴米油鹽醬醋茶間,擇攝影為己之最大志趣,至今已有10個年頭。現代生活步調忙碌緊湊,複雜人際中,忙裡偷閒,以這攝影為志趣,在我內心中實為一大樂事。 一路峰迴路轉走過來,親身體驗跨時代科技的巨輪,絲毫不留情不阻擋地滾過來,從傳統底片迅速進入數位科技時代,衝擊甚鉅。許多熟識的沖洗公司面對數位時代的考驗,因經營不易而關門大吉。許多新世代的小朋友從沒見過底片,底片已換成電子感光元件。如此的科技發達帶動電子媒體的傳播力量,更快、更遠、更廣、更方便,一件小小事件便能讓全世界為之沸騰一發不可收拾。 身為基督徒,以傳福音為志向,若不好好善用科技媒體,轉眼間世界便會走向沉淪的地獄,成為魔鬼的根據地大本營;所以,我自許為世界發光發熱,向世界注入一股清新的潮流,用影像成為傳福音的工具,成就上帝的大使命。我們不要小看自己的小小力量,每一個人都是一盞燈,不僅可以照亮自己,更可照亮別人,使用攝影工具成為優質的媒體工具,就像另一個大衛以小小力量打倒大巨人歌利亞,相信你也是不一樣的耶穌精兵。能夠運用攝影、影響我們的社會周遭,何樂而不為呢?在我們傳福音上,攝影,有你真好! 再者,信仰上許多百年爭論不休的問題,有了影像以後也不會再有,例如:在歷史上竟然有記載,有人為了爭論耶穌是否復活的這個神蹟而遭砍頭。然而,若耶穌出生在現世,這一定不會成爭論議題,因為一切影像會說話。攝影的功用是如此直接、寫實、強烈,我們何不好好善用這媒體工具呢?在我們信仰見證上,攝影,有你真好! 「攝影」真是博大而精深,從前如此,現在也更是如此。時至今日,我們正在經歷一場革命──數位革命,對我來說,好像再一次愛上攝影,重拾對攝影本身的樂趣,不管操作方式、數位觀念、拍照技巧、軟體後製&hellip&hellip等的改變,但從頭到尾,我仍然覺得數位攝影終究還是攝影、照片仍然還是照片。科技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但一張好照片仍舊還是一張好照片。總之,不論使用什麼相機,攝影才是根本的影像來源。攝影是對影像的捕捉,跟工具無關。在我們生活樂趣上,攝影,有你真好! 說說我的攝影經歷,喜、怒、哀、樂,驚與嚇、恐與懼、悲與憂各種不同感受,鏡頭下的畫面豐富,拿著鏡頭的我,也遇到很豐富、有趣的事!比如說有次來到海邊,拿起相機,腳下一陣柔綿綿的觸感,真是的有夠幸運,竟踩到狗屎,臭到無法擋,原本心事重重的我,被突來事件淨空心靈,留下的,只有轉眼映入眼簾的黃澄澄夕陽。 我常常到某個漁塭拍照,有時拍漁塭主人巡視,拍到都與他熟悉了,彼此相遇還會打招呼;某次虱目魚收成,雖然我已錯過魚貨收成最精彩的鏡頭,但也拍得樂不可支,重要的,不在有沒有拍到好照片,而是跟我相熟的魚塭主人,特別抓了8隻活跳跳大虱目魚送給我,說:「這是『嗆速、嗆速』(chance,機會之意),剛好有緣,大豐收高興、魚仔的成交價格又好,以後沒有,今天剛好你幸運遇到。」我開玩笑回應說,這樣我要天天來,下次看能不能再遇到,大家聽到一夥人笑哈哈,於是,帶著高興的心情回家,順便分送隔壁左右鄰居;那8隻活跳跳虱目魚,讓我整天上班心情特別讚。 曾經拍補漁網的婆婆,一見到我,立即表示,她已經老了,請不要拍她,也說:「你要拍也不早一點,幾十年前,我很年輕很漂亮,好多人一直拍我,那時被拍的我很高興,但現在我老了,你現在才來拍我,我現在已經醜了,唉呀!不要拍不要拍啦!」 有一次,一見美景,絲毫不考慮立即往草堆衝去,且四處遊走尋找最佳角度,快門聲不絕於耳,拍癮正亢奮火熱時,發現腳邊怪怪的感覺,猛然往下一看,一堆新鮮閃閃發亮的蛇皮,不用說,嚇到跳飛起來,全身抖顫皮膚瞬間噴冷汗如針刺痛,這真是恐怖經驗。其他還有海巡盤問、保全尾隨、拍到意外死亡的屍體、當場被罵三字經的、差一點掉進大水溝&hellip&hellip等。 「攝影」非簡單兩字爾爾,學之藝術,習之修養,須學之不斷,習之不絕,兼人文關懷、專業技巧。妙手仍抓之不盡,自我期許在方寸之間,怡然自得其樂。攝影,有你真好。 ▲安平紅牆上,葉子片片分明的光影。   ▲黃金海岸遊客中心,窗格的構圖,使兒童剪影更動態。 ▲利用鏡像,拍攝晴朗天空下的安平安億橋單車騎士 ▲利用光線與階梯的線條,拍出有趣的構圖。 ▲台南知事官邸,利用車子的鏡像拍攝奇特的景象。

真正的慈愛

文圖 ◎林蔚珈   哈尤‧尤道牧師曾採阿美族的民謠寫了〈上帝好像我們的母親〉這首詩歌,歌詞是這樣的: 上帝親像咱的母親,互咱水飲, 上帝親像咱的母親,互咱米喫。 過去的日子,依靠?帶領; 過去的日子充滿?恩典, ?的疼不曾離開阮,要按怎報答?的愛。 每當5月份教會在忙著籌備母親節的慶祝活動時,我總會想起這首歌。這首歌不僅帶我們用自身的經驗去感受上帝,也讓我們用不同角度去思考上帝的形象。到底上帝是不是一定就該是男性的形象呢?!當有神學家提出上帝是女性時,受到很大爭議。其實上帝是男性也是女性:但更精確地說,祂其實既不是男性,亦不是女性,當然也不是中性。上帝超越人所認知的性別,而人的形象卻是來自上帝的創造與給予。 有趣的是,當我們問起:「你認為父親與母親的形象有何不同?」超過一半的人皆認為父親是威嚴的,母親是慈愛的。慈愛是什麼呢?慈愛不只是表面的慈祥和寵愛。   去年蒙上帝的恩典,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在請育嬰假全職照顧他的這段時間,讓我對「慈愛」有了不同的體會。其實24小時照顧嬰孩是非常累人的,面對一個日漸成長的嬰孩更不是給他吃、給他喝、給他睡就好,他會哭、他會叫;隨著身量的成長,他也會想玩、想和人講話、想要更多看看這個世界。但他沒有行動能力怎麼辦呢?我幾乎成了他的腳,而他成了我的書包一樣,當我到不同的教會去講道,他跟著去講道;當我外出與朋友見面、在農忙時期回山上幫忙時,他一樣在我的背帶中一起出門。好幾次當我疲憊不堪,他仍咿咿呀呀的哭著要人抱時,我的心情也會煩躁,但難道我要把他丟掉或丟給別人嗎?當然不行,不管再累,總是仍得要打起精神安撫他、照顧他,不能離開他。不為什麼,只因我是他的媽媽,他是我心愛的兒子。所以,慈愛是什麼呢?慈愛就像是母親對她自己的嬰孩那樣的心,是去到哪裡仍然掛念著她的孩子那樣的心。 當我想到這裡,就想到上帝對我們的心也是這樣的。上帝不僅像母親一樣餵養我們、帶領著我們;祂還時常與我們同在安慰我們,不曾離開我們。主耶穌在受難前告訴門徒:「我要祈求父親,祂就賜給你們另一位慰助者,永遠與你們同在。」這個慰助者,也就是聖靈,是上帝賜給愛祂的人一個大禮物。祂讓我們體會祂的同在,也經驗祂的撫慰。 今年5月是我成為母親後的第一個母親節,在這前夕,我真要感謝上帝:是祂給予了母親有由神而來的形象,也祈求上帝幫助我能成為一個真正慈愛的母親,能撫慰孩子的母親。  

以飛行記憶用彩筆靠岸

 文圖◎艾瑪   因為喜歡旅行、 因為好的油畫價格昂貴、 因為台北找不到布拉格風景油畫, 所以興起自己作畫的念頭。 我經常如此說明自己與油畫藝術的因緣。   我是聽障,和人溝通要用助聽器也要看唇型,這個缺陷使我之前的人生充滿艱辛。小學4年級聽力漸退成績一落千丈,經常遭受導師的輕視和處罰,他種種的作為令我對他怨恨極深,也同時怨恨不尊重、輕視和欺騙我的人。在不認識神的漫長歲月,我靠自己的力量在這世界奮戰,獨自面對父母離世、失敗的婚姻、聽障的難堪。不屈服的個性促使我在忍氣吞聲中捍衛尊嚴,極力掩飾悲傷。 2007年終於有人對我傳福音,記得那年我生日女兒在美國,兒子忙加班,我孤獨用餐,因思念回天家的父母食不下嚥。悲傷中一位未謀面的弟兄在線上為我禱告,瞬間平撫我的情緒,更因〈全新的你〉這首詩歌,讓我當下決定跟隨主耶穌。神的憐憫醫治了受傷的心靈,解除了怨恨的綑綁,也讓我學習饒恕和關愛人們。我在同年底受洗,領會「信心就是對所盼望的事情有把握,對不能看見的事能肯定。」       提前退休,神擴張繪畫境界 我從未學過美術,1999年旅遊後才開始接觸油畫,2002年為評估自己的實力,連續兩年參加全省軍公教人員書畫比賽,分別獲得入圍和入選,使我信心大增,激勵自己朝更高的藝術層次邁進。但聽障學習過程不是愉快的,所學也有限。故離開畫室自我摸索,孤寂無助的創作過程倍感艱辛。隨後在我的部落格「我思我繪故我在」分享油畫,意外深得網友肯定,請我開班教學。勝任愉快的教學建立起信心,人也開朗起來。過去艱苦經歷是上帝的美意和計畫,沒有苦難就看不見上帝做的工。 2008年我認識了恩師鄭乃文老師,充實了我的教學能力,他不嫌棄我的缺陷積極栽培,鼓勵我跨入新的繪畫領域。遺憾我們師生緣分短暫,他於2009年6月因癌離世,我萬分悲傷,要去哪裡找肯用心教我的老師呢?也遺憾2009年底第1次油畫個展,老師來不及親眼看見成果。但感謝主,在老師生命將盡時引我到他身邊,給我信心持續創作與教學。 神是信實的,必不叫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總要給我開一條出路。我原在行政院衛生署台北醫院圖書館工作,退休前上級又讓我接下檔案室,2個科室工作量超出我負荷,過大的壓力常使我呼吸困難,雙手大姆指因過度使力患了「板機指」,兒女建議我提早退休。當時我很猶豫,因公家機關薪水穩定,若提早退休,微薄的退休金不足以養老,但工作量已影響到健康。進退兩難中我迫切禱告,上帝透過不同的方式向我傳達祂的旨意:「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種不收,也不存糧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飼養牠們!你們豈不比鳥兒更貴重嗎?」(馬太福音6章26節) 我堅信上帝的話語,像亞伯拉罕一樣出離本國,勇敢地在2009年1月退休奔向上帝應許的美地。退休後和女兒的美國之旅帶來視野的擴張,提升了創作能量。2009年底以「艾瑪的飛行記憶」為主題一連舉辦了3個畫展;也是基督徒的中視記者發現我的畫展,進而拍攝電視專訪,擴張了我的境界。      徜徉藝境,與人分享美 在創作的世界裡,我未曾受制於學院正規教育,但看重應有的理論;各時期偉大的畫家均是我學習觀摩的對象,而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就是我無以倫比的老師,更是和我共同創作的伙伴!我衷情歐洲浪漫氛圍,畫作少不了巴黎咖啡館,少不了威尼斯的貢多拉船,少不了布拉格的詩意。有人質疑沒有去過畫中實景,如何畫出感覺?旅遊的涉獵固然好,去不了的就讓我的靈飛航出遊,將渴想的情感灌注其中,即使未曾去到那地,自然就有生命的氣息!繪畫對愛作夢喜狂想的我而言,用理性判斷也用感性訴求,總不是因為登不上玉山,就不能畫玉山那令人望之敬畏的壯麗;或沒有去到北極親眼看見北極光,就不能畫這光的萬千變幻。畫家高更曾說:「我閉上眼晴只求看見!」夏卡爾也說,如果他的創作是從心裡出發,幾乎是任何事都能運行無礙,如果是從頭腦開始,往往一事無成。而梵谷更說明了繪畫的祕訣在於「要像個真正的農夫,體驗田野中的風吹雨打和身體勞動的汗水。」 繪畫追求意境之美,最忌痴呆的真。 我曾去巴黎2次都沒機會到任何一座咖啡館,但透過圖片想像自己身著橙色洋裝,坐在咖啡館喝著咖啡,有高大英挺的侍者端上咖啡,而身後看報的巴黎人心不在焉的!我的感覺到了,畫作自然也活了。對我而言,繪畫要有天真的渴想、瘋狂的持著、熾熱的情感和色彩的敏銳度。沒了這些,畫面是沒有生命的,畫布上一格格布紋等待的正是使它們生命昇華起來的靈魂。所以,繪畫不僅是客觀的視覺再現,應是能呈現內心最真誠的感受、詩趣、幻覺和思想的作為。我期待畫作充滿神的同在,藉由基督信仰力量,每一幅畫作都經歷神的恩典和能力。 信仰使我時時警醒,將神的話語落實在生活中,將祂恩賜我的豐足湧流出來,幫助人們走出低谷活得喜樂精彩。繪畫藝術一直是很多人內心渴想親近的園地,艾瑪的左岸畫室打破傳統教學模式,是針對不想學素描,又想隨性繪畫的人所設定的另類畫室。成立的另一主因,乃因過去學畫遭受的待遇,期能幫助身障朋友在艾瑪的畫室闢開心靈學習,在基督的光照裡,師生心靈的交流和畫技的領受上,都是歡歡喜喜豐豐富富的。 美學大師蔣勳曾說:「美,或不在劇院不在音樂廳,不在畫廊,就是記憶生命的一部分,美就在我們生活中」;目前教會、繪畫、攝影和油畫教學就是我的生活重心,何等地甘美!感謝讚美主!一切的榮耀歸於神!    

希望之花

                                                  ...

彩筆見證信仰美

◎文圖 賴安淋(安力‧給怒,泰雅爾中會山光教會牧師、藝術家)  從小在都市長大的我,雖然對藝術有興趣,但較少接觸原住民傳統文化藝術,直到高中時參加畫圖比賽得名,老師鼓勵我往藝術路線發展,還提醒我「別忘了你身上所流的原住民血脈」,從此,以藝術發揚原住民文化,成為我對自己的要求與責任。      3重身分影響獨特創作風格 大學美術系畢業後,我前往美國繼續深造,期間也在美國的教會接受門徒訓練。在獲得美術碩士學位、回台之後,我一邊持續創作,一邊在原鄉中設立信仰小組。在創作與培育兄姊的信仰過程中,我發現藝術、文化,沒有辦法為人帶來救贖,唯有上帝無限的愛,才能使人的生命得到改變。因此我接受聖靈的呼召去讀神學院,並調整自己人生的優先次序──把信仰擺第一位,藝術退居第二位。我的3重身分──牧師、原住民、藝術家,就是這樣來的。 我的創作受3重身分影響至深,尤其創作初期面對所有族群生存的問題,同時也在思考,原住民藝術如何用現代符號,來表達自我及感動別人。從幾次的展出經驗中,開始以母體文化和切身生命角度出發,漸漸貫穿出一條清晰獨特的創作風格。於是見證基督信仰與關心原住民的文化,致力創作藝術,成為我的生命呼召。並以藝術拙作關心原住民的文化藝術,也用彩筆創作及參與基督宗教本色化信仰的工程。在作品中表述了「信仰在文化扎根、文化藉信仰更新」的立場,藉著微薄的力量,不斷和這世代的人對話,並藉著基督信仰來表達真實的關懷。      藝術表達呈現更新意義 我對「美」的定義是:「美是一種實存之物──上帝創造的, 也可能是上帝本身,使我們能經驗、發現而得到一種自我經驗的快樂。」創作動機非純粹為個人的藝術喜悅、亦非純粹為原住民藝術的文藝復興為其目的,而是基督教與生命的更新,期盼藉著藝術來表達「新造的人」的意義。 我仔細探討「新造的人」這個問題,它不只是耶穌當年向以色列人宣告的真理,同時也是任何時代最困難的普遍命題,是原住民的,也是台灣人的;是神學家的,也是藝術家的。因此我以傳統文化為取材,創造了一種基督教藝術與現代藝術、原住民傳統與現代處境並列的藝術作品,而且又能見證基督教信仰的藝術。我也以畫作詮釋了做為人應有的本質:「唯一能內聚一切美善的是愛,自我肯定、自我創造、自我超越的是生命,有自知、自覺、自決本能與表現是尊嚴。」強調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了人,也將這些做人的屬性賜下,使人的身價變得無可計量,人的回應是去重視它,並重新建立與神和好,與人共融的關係。藉著藝術的表達,提升人性的價值,這是我的生活見證與創作目的。       創作分享 我的十字架   2009年,我以〈我的十字架〉這幅作品參展高雄市立美術館主辦的南島當代藝術「浦伏靈境」年度大展時,我運用空間的表現,重新解釋十字架的意義與價值,並以基督教信仰標誌「十字架」,進駐國家級藝術殿堂展出,廣受藝評家稱許,美術館也予以典藏。 十字架的意義是什麼?聖經馬太福音16章24節:「耶穌對門徒說:如果有人要跟從我,就得捨棄自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意味著每個人對十字架有不同的詮釋。十字架是失去又得著、受難又復活,這些都是生命的功課與標記,我身為泰雅爾族人,紋面是族群的生命標記,你的生命標記是什麼?你的十字架有多大?你的十字架又是什麼呢? 這幅畫中其實沒畫十字架,而且它還可以移動,只要把這幾組作品併在一起,不留空間,十字架就消失了,所看到的只有自己!因為我嘗試用自己的文化、背景、語言、知識來詮釋十字架。後來我發現,只有看不見自己時,十字架在我心中才能顯露出來。許多人在追尋人生的過程中,總習慣把別人踩在腳底,用打壓、仇恨,建立了略勝一籌的地位,漸漸地迷失在自我而陷入泥沼,身陷在唯我獨尊的網羅中,看自己越來越大,十字架在他心中就越來越小。 十字架使耶穌受苦,也是個羞辱的記號,但與耶穌同釘的那兩個強盜,一個進了天國,一個下了地獄。你怎麼選擇呢?耶穌的死拯救了全世界的人,祂若沒有復活,祂的死仍然是一個羞辱;可是祂死了又復活,羞辱就不在了,反而成為榮耀的記號。所以當我們看自己越渺小、願意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我們就會經歷神的榮耀。這是過程,我們一定要經過挫折、受傷及難處,這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我要感謝主耶穌基督,領我們看見十字架的道路,帶我們進入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這張作品帶給我最大的感動,彷彿在建造自己心靈的工程。人在尋覓的過程中,是捨棄還是得著了?是變大還是變小了?絕對的真理,至高者的本像,遠超乎我們的想像,不是我們可以劃定界線的,而我們的文化,在每一個層面上均受制於時空的限制,原來「建 造」的價值不在任何事物的靜止狀態,也不在如何突顯自己,「建造」是一個尋找的過程,當我們細看宇宙萬象,那不能被改變的真理,指向著一條全新的十字架道路,是心靈終極的盼望。我們要用什麼態度來建造心裡的工程,要用草木禾?還是金銀寶石?讓耶穌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裡面長大吧!至於我,「愛」與「捨己」才是我心中最大的滿足。              ▲〈這是我的愛子,我甚喜悅〉,127×122cm,1992,油畫            ▲〈泰雅人〉,50x190cm,1994,油畫、竹、織布                  ▲〈我的十字架〉,299×228cm,2009,綜合媒材,高美館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