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

南台科技大學藝文中心吳燕如個展》紅媠黑大扮 展藝術生命

【陳怡萱綜合報導】新樓醫院院長夫人吳燕如開個展,以台灣人熟悉的俚語「紅媠黑大扮」為題展出具象與抽象的花卉繪畫。9月23日在南台科技大學藝文中心舉辦開幕茶會,預計展出至10月25日。 吳燕如高雄醫學院藥學系畢業後曾旅日、美習畫,後在美定居,後來多次獲美國文藝繪畫比賽大獎。1998返台,在全台文化中心巡迴展出。2008年黃祖源醫生就任新樓醫院院長,她隨夫返台,持續創作。今年她取得長榮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學位,獲南台科技大學校長戴謙邀請到校教授「生命美學」課程。此次畫展主題取自童年時母親常說的台灣俚語。 吳燕如認為,藝術與創作者的生活意念息息相關,創作品就是作者的「生命展現」。從小因父親討厭紅色,影響吳燕如兒時成長至進入社會,不曾穿戴任何紅色衣物;父親也不喜歡黑,卻一生全心致力研究眼科的黑瞳。畫展主題「紅媠黑大扮」便是要表現對父親紅與黑的禁忌與衝擊。除平日創作不斷,吳燕如也常為新樓醫院、長老教會舉辦的活動設計相關禮品與識別符號。2010年總會年會在台南舉辦,開會附贈的環保提袋便是她設計,展現其以藝術來服事的熱情。(相片提供/新樓醫院)

前總會青年幹事伊誕‧巴瓦瓦隆》 紋砌刻畫 延伸線性溫柔

【邱國榮台北報導】前長老教會總會青年事工幹事伊誕‧巴瓦瓦隆傳道師,日前於台北市優席夫藝廊舉辦畫展「線性的溫柔」,透過「紋」路疊「砌」雕「刻」「畫」色創作過程,延伸族人對vecik的美學概念。 伊誕指出,排灣語「vecik」譯為中文是「文字」,但其意涵則有寫字、刺繡、雕刻等多重意思,這是部落古傳的書寫方式,多與生活飾物與器具有關,成為展現生活美學與心靈交流媒介。他說,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看見受災的原住民部落之慘況,他發現部落需要創造「現代書寫」形式來重建族人的生活美學;這次的藝術創作形式,主要透過紋路疊砌雕刻畫色的創作理念,延伸族人的美藝概念,「藉這新的創作風格,注入災後重建的力量和夢想。」他期待這次創作風格不只是新的視覺藝術形式,更引領觀畫者學習聽聞大地的風聲與呼吸聲,學習領悟「vecik」在生命中的意涵和美學。 優席夫藝廊表示,伊誕的創作世界裡孕育豐富、神祕的思想背景,作品充滿細膩詩意、古樸神秘並有豐富的想像力。 卸下總會青年幹事職務的伊誕,計畫回家鄉部落繼續專務藝術創作,已經向排灣中會請假獲准。他預計在1年內完成上百幅作品,也打算出兒童繪本,故事腳本已大致完成,計畫在未來1年內出版。(攝影/邱國榮)

【畫中有道】浪子回頭

畫中浪子謙卑的屈膝、父親慈愛的彎腰懷抱,正是每個罪人回歸主懷時最寫實的圖畫…… ◎蕭文 「浪子回頭」是聖經中(路加福音15章11~32節)相當感人且含意深遠的一則比喻。 浪子回頭的故事由兩部分組成,出走與回歸。出走可以代表希望與追求,也可以代表迷惘與失去;回歸可能為了衣錦榮歸,也可能為了窮途末路,這則故事屬於後者。 迷失與回歸 故事中的小兒子向父親要求他那一份家產。這說明人性的貪婪,即便過著養尊處優的日子,對於財富仍有著強烈的慾望,希望能擁有財富的所有權,使財富成為自己的財富,完全為自己掌控。 小兒子拿到財產後,就遠走高飛到外面追求想要的生活。可是他無法約束自己,過著任意放蕩的生活,結果是散盡家財而窮困潦倒,甚至想拿豬食充饑。  在三餐不繼的情況下,小兒子終於醒悟,想到富有的父親,於是決定回家,向父親認錯,說自己得罪了天,又得罪了父親,不再配稱為父親的兒子,寧可當父親的雇工。 一般人都想迴避認錯可能帶來的懲罰,所以認錯需要相當大的智慧與勇氣。小兒子知道自己犯了大錯,預期承受的後果是不再做兒子,只求做父親的工人,以勞力換得一口飯,他謙卑的態度說明他的悔改出於真心,正如那遠遠站在聖殿外的稅吏,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但耶穌說,這樣的人比那自認嚴守律法的法利賽人還算為有義,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18章13~14節) 豈知父親不計前嫌,熱烈歡迎小兒子回家,吩咐僕人拿上好的袍子給他穿,又把戒指戴在他指上、把鞋穿在他腳上,並且宰殺肥牛犢要吃喝慶祝,父親說:「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 父親的反應說明,兒子認錯的表現已獲得父親的嘉許,他也原諒兒子的過錯。當大兒子表達不滿,父親又再一次強調「死而復活,失而復得」這句話,更說明父親心中的愛,看重兒子悔改更甚於他以前犯的錯。 同樣地,在上帝的眼中,我們也是祂創造的孩子,祂不願意我們任何一個迷失,祂以最大的包容及忍耐,等待我們認錯、悔改,當罪人願意悔改,上帝會高興且接納,就如故事中的父親一樣。  兒子與奴僕 此時大兒子看著犯錯的弟弟受到父親那麼好的款待,心裡不平衡了,對父親也有怨言,認為自己服事父親多年,從來沒有違背父親的命令,父親卻沒有給他一隻山羊羔,也沒有叫他和朋友一同快樂。 但是父親的話提醒他:「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大兒子感到心理不平衡可說是人之常情,說明了人心不足,往往羨慕別人杯中所有的,卻對自己的福分視而不見。大兒子只看到父親為弟弟宰殺的肥牛犢,卻忘了其他活著的肥牛犢乃至眾多產業都屬於身為長子的他,在他抱怨那一刻,他其實沒有把自己看做是父親的兒子,反而是父親的奴僕了。  ▲《浪子回頭》,1663~1665年,畫家為林布蘭,取自Google藝術計畫。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沒有什麼錯是慈愛的天父無法原諒的,若做錯事,就要憑智慧與勇氣認錯悔改,只要真心認錯後悔,就會得到上帝的赦免。 相反地,我們看伊甸園裡亞當與夏娃違背上帝的命令時,亞當把責任推給夏娃,夏娃把責任推給蛇,他們不但不認錯,還彼此推卸責任,於是上帝嚴厲地懲罰他們。 知名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年)所繪的這幅《浪子回頭》(The Return of a Prodigal),現存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艾迷塔吉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畫中浪子謙卑的屈膝、父親慈愛的彎腰懷抱,正是每個罪人回歸主懷時最寫實的圖畫。  

絵手紙 隨性所至的庶民藝術

◀給婆婆的生日卡 「祝您生日快樂!永遠健康!」(譯) 畫材是兒子出生時與日本奶奶的合照。   圖文◎日本天使心媽媽 絵手紙簡介 東京狛江市的書法家小池邦夫先生於1988年首創將「有畫的信」(絵のある手紙,又稱「繪畫信紙」)命名為「絵手紙」,至今雖然歷史並不長久,但已漸漸被視為日本社會中的「庶民藝術」,尤其特別受中高年齡層人士喜愛。究其原因,或許與作畫後提上的那句短文有關,畢竟這短文的內容要下得與畫作內容有關,同時又可傳達心聲,的確需要花點腦筋,因此據說中高年齡者學習絵手紙,對預防老人失智很有幫助。  日本朝日電視台曾長期播放「散一次步、畫一張絵手紙」節目;群馬縣的名校上武大學今年也開始將絵手紙正式列為科目之一;另外,東日本大震災後,有關單位也曾發起一人一張絵手紙寄到災區的活動,可以想見喜愛絵手紙藝術的族群正逐漸增加。 絵手紙的基本道具是筆、墨、顏料和明信片,畫法是直接在明信片上以筆墨作畫,通常畫材以當季的花草、新鮮的蔬果或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物品為主,最後再提上作者當時最想傳達的短句,然後把絵手紙郵寄出去。 ◀給父親的父親節賀卡 「爸!父親節快樂!五顆子的ㄛ」 畫材用的是父親愛吃的水果西瓜。我將「爸」字解構成「父」加上西瓜形狀的「巴」,希望搏得老爸會心一笑。另外,西瓜「有子5顆」,暗喻老爸共養育我們「5個子女」之意。       短句是絵手紙的靈魂所在,其重要性甚至更勝於畫作本身。初學畫者只要帶著「差勁也好,差勁很好!」(へたでいい、へたがいい!)的基本精神,也就是拙巧皆可,畫得好當然好,畫得不好也無妨,就可以無拘無束地開始了。 ▼給兒子的絵手紙 「幫你打打氣,禮拜五見囉!」(譯) 畫材是蕃茄和小黃瓜,隨信並附上經句:「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 絵手紙與我 我嫁做日本人婦19年,一直定居於台灣,直到3年前全家才移居到日本。初次正式進入日本社會生活,心境是忐忑不安的,再加上具有外籍新娘和身障兒之母的雙重弱勢身分,只能憑信心微笑了。 也不知哪來的膽量,對畫畫完全一竅不通的我,卻一腳踏入了絵手紙教室。同學們幾乎全都是中高年齡層的大姊,且多是學習3年以上的老學員,當時對日語還不太靈光的我,硬著頭皮帶著「從零開始」的心向大家學習。過程中發現,只要將人們對自己的一切應對都當成是善意的,其實每個人都有其可愛之處。       ▼給生病中親友的生日卡 「太陽的能量送給你!生日快樂!」 畫材是當季花卉向日葵。 武居雅子老師的正面鼓勵和慢工細活引導的風格,讓我的心從不安而漸漸適應,而且感受到學習絵手紙帶來的樂趣。與同學們的互動中,我也從一開始對日本社會的不了解,慢慢地學習到他們的想法和待人接物的方式,過程中我感謝人,更感謝神。 透過絵手紙的畫和所提的短句,每個人都可以是自己風格的藝文創作者,畫得好不好是其次,「差勁也好,差勁很好!」就可上場的藝術,老、中、青三代皆宜,每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喔!           ◀給母親的生日卡 「媽!生日快樂!期待歸隊的一 ㄌ一ˋ」 畫材用的是母親愛吃的水果葡萄,「一 ㄌ一ˋ」音同我的本名「伊莉」,藉此表達心中對家族的思念之意。               ◀給我的「腳」 「四十多年了 總是 我來安排主張  你來聽命行事 此時 我要好好端詳  並要由衷感謝 未來 無論高山深谷  亦或困難險阻 就拜託你了 一直支持著我的『腳』」 大家可曾想過,一直以來支撐我們全身的是什麼?那就是雙腳,我們視為日常生活中理所當然的存在,除了修剪指甲以外,幾乎不曾眷顧它們,更別談感謝了。今天首次畫自己的腳,謝謝它長期以來為我効力,從今而後要多關照它,因為路還很長,盼望它健健康康陪我走下去。同學們畫的都是赤足,我畫的是穿著便鞋的腳。  

當貓與喜鵲相遇 張玉奇創作個展

2013年9月1日~10月30日 喜鵲微醺藝文空間(台南市中山路82巷6號1~3樓)   ◎張玉奇 你養寵物的理由是什麼? 而我,想了很久,領養了一隻7個多月的米克斯回來,理由只是為了一個10歲的小男孩。 因10歲的男孩還分不清楚什麼是狗、什麼是貓,他分不清楚貓叫聲與狗叫聲……。 我想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如果連一隻動物都不認識,那真的很可惜。 小男孩慢慢地學習與貓相處生活在一起,很棒的是他終於學會貓叫,而且知道牠的名字叫「黏土」。 當小男孩13歲的時候,朋友6個月大的貓不養了,是一隻可愛的美國短毛貓,小男孩進步了,在半年的時間內認得牠叫「彈珠」。 現在,我的家是由一位爸爸、兩隻貓與一個14歲重度多重腦性麻痺的孩子所組成。我們很幸福! 此次展覽是由兩隻寶貝寵物「黏土」與「彈珠」發想的油畫創作作品,在喜鵲微醺藝文空間整整展出2個月的時間,希望時間夠久,當你在此處優游、喝咖啡、談心時,你會感受到貓的不同面向,有輕鬆、調皮、慵懶及有趣的陪伴。 這些作品都是由一顆顆的彈珠滾出來的,像毛線一條一條地跳躍、糾纏在畫面上,有陰鬱、有夢想、有朝氣……最重要的是,有愛。 而這個愛的故事,等你來喜鵲微醺時一起分享。 關於藝術家 張玉奇,1968年出生於高雄,高雄德生教會會友。從小就一直喜歡繪畫與創作。在經歷就學、就業、婚姻、生子一段漫長生活的洗禮,經歷許多內心的掙扎及生命的淬鍊後,將愛的直覺投射於藝術創作的畫面之中。    

今年聖誕,七隻小羊準備出發

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章10節) 整理◎編輯室 台灣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自2002年推出聖誕音樂劇,至今已製作了12齣戲劇,每年皆有上千位志工或教會夥伴組成表演團隊投入。每年歲末之際,因著這麼多位志工、教會夥伴的演出,以及音樂CD的募贈,讓這塊土地上有40多萬個孩子、家庭,看過、聽過聖誕節的故事,一同歡慶耶穌降生的大好消息。 2013年,他們即將用好牧人的故事來述說耶穌的愛──好牧人非常珍愛他的7隻小羊,他認得每一隻羊的聲音。聽!每隻小羊聲音都不同,合唱起來真好聽,羊豆豆、羊銳銳、羊咪咪、羊花花……「還有我啊,每次都不等我唱完!」那小小的聲音到底是誰呢?原來是最小的羊妹妹,她因為害羞、膽怯總是唱不好。沒想到,羊兒被大野狼的聲音迷惑了!大野狼說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謊言,讓羊兒以為自己要更好,才能得到更多掌聲和愛,也讓自卑的羊妹妹更加難過……。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聲音,耶穌也認得每個人的聲音,這是祂對人們的愛與珍惜,但是,當人們不認得祂的聲音,生命就會被許多謊言迷惑。彩虹愛家今年聖誕將帶著孩子用心傾聽,用愛彼此接納,用智慧仔細分辨。 2013年聖誕劇,彩虹愛家邀請大家用禱告與行動來支持,讓更多人可以聽見好牧人──耶穌基督的呼喚。 2013年聖誕音樂劇師資培訓場次及報名訊息請參考官網:goo.gl/BY6L6或電洽02-29080280

平安月,來看福音歌仔戲

整理◎編輯部 每年農曆七月,未信主的朋友難免惶惶不安、百般禁忌,帶他們來看福音歌仔戲,認識約瑟的上帝、親近拿俄米的上帝!台灣歌仔戲班劇團此次演出前特別演唱〈七月真平安〉歌仔戲福音詩歌,演出後並邀請牧師短講和祝福。 於2004年台北縣宗教博覽會首演的《路得記》,是華人社會第一次將聖經故事改編為民間戲曲,被譽為「最本土與最西方的結合」! 《鎖麟囊》則是於2010年為88災區首演,描述窮新娘和富新娘相遇並且相互幫助的感人故事,意喻當你手中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應當隨時向那應得的人施行。 《約瑟的新衫》為台灣歌仔戲班繼《路得記》之後,再度以台灣戲曲音樂呈現的西方經典,劇中約瑟被禁監牢演唱〈我卜來唸歌詩〉一曲,描寫走投無路的絕望,感人至深。   8月23日(五) 鎖麟囊 8月24日(六) 約瑟的新衫 8月25日(日) 約瑟的新衫 9月4日(三)   路得記 9月5日(四)   路得記 演出地點:大稻埕戲苑 (台北市迪化街一段21號9樓) 請至兩廳院售票系統購票, 團體優惠洽台灣歌仔戲班劇團 02-29567716  

藝術創作者對社會的創造與洞察

林煌迪檔案 國立藝術學院(今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台南藝術學院(今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藝術碩士(M. F. A),曾擔任成功大學建築系、崑山科技大學空間設計系、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美術系、環球技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兼任講師,目前為專職藝術創作者。 曾獲第8屆李仲生基金會「現代繪畫創作獎」、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第3屆「關渡世紀」美術研究創作獎助、第1屆「台北美術獎」、台南市美展多媒體類首獎、攝影銀牌獎及台北攝影節新人獎特別獎等獎項。 2002年獲文建會「嘉義鐵道倉庫藝術村」甄選為第1屆駐村藝術家;2003年再獲甄選為美國安得森牧場藝術中心駐村藝術家;2012年獲文化部「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人才出國駐村創作及交流計畫」甄選為美國洛杉磯第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藝術家。 除了持續舉辦個展,作品亦獲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高雄捷運、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收藏。   ◎林煌迪 對於藝術創作的想像 在台灣,我們已經習慣在閱讀藝術的時候,關注著屬於藝術家個人的獨特觀點、洞察力或創造力,並試著將閱讀的瞬間視為永恆。一般而言,主流的意見並不鼓勵觀眾去捕捉屬於作品展呈以外的其他脈絡;除了作者已作古,我們才會有興趣去挖掘那些並不完整的傳說,當成是個浪漫卻容易消化,或可以輕鬆消費的商品。因為日常生活已經有那麼多無法解決的難題了,藝術不就該是個提供暫時逃避的救贖嗎,至少也要易於消費?我相信有很多人是這麼想的。不只面對藝術,在面對現實生活的時候,這也是大多數人遇到複雜事物所採取的策略;包括社會各階層中很多握有強大權力的人物,應該也都是如此吧?那麼,這些屬於藝術創作者的創造力與洞察力是不是僅僅被期待留在藝術家個人身上,還是我們期待這一切可能發生什麼社會影響力? 個人主義與體制化的效果 特別是在近代,以個人的主體作為啟蒙的基本單位,已經是一種普世價值,在這種時代再提出「倫理」這兩個字,就顯得落伍與反動,「社會」則是一種體制形式的代名詞。但事實上,當大家都「被迫」適應依靠著各種體制來尋求資源,並且磨練回應體制的技巧,以個人為社會基本單位的我們,其實沒有太多因為個人背離體制的獨立,而可以引以為傲的事;生活中少了很多個人隨性的發展,少了很多閒聊打屁的時間,少了很多自發性合作與互助的機會,因為很多時間得用來因應現實的體制。 藝術創作者的機會 現實之所以會成為現實,就是因為大家覺得理當如此。當一人一票已經是民主僅剩的實質內容,政治人物最關心的會是得票的技巧,不太想浪費資源在其他曠日廢時的社會改造;被這一種體制控制著的教育工作者們,關心的也大多是回應體制的檢查,過多的檢查讓人無力或無心關心教育。而藝術家相對是一群本來就比較不被期待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所以當藝術家談起「社會」總是顯得可疑,但也因為無關緊要,卻保留了一些可能性。比較奇怪的是,這所有的人都依賴同一個社會,希望從社會獲得一些什麼。 《不明物體》                   《不明物體》                     《可疑的軌跡》                   台南─洛杉磯,對飛 從日常的對話開始 2012年我到美國洛杉磯第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在與當地藝術家Yvette Gellis互動的機緣之下,發展出一個藝術合作計畫藍圖。並且在回到台灣後與藝評人陳寬育,閒談當下藝術體制的種種所引發的突發奇想,再加上與文賢油漆工程行的駐地藝術家們多年來的合作關係,這個交織於藝術家之間慵懶的日常交流與隨性發展的契機,展開了2013年「台南-洛杉磯 對飛計畫」。並且得到了台南老牌的專業畫廊「東門美術館」的支持,與新興藝術空間「齁空間」的協助,楊斯嵐將以影片拍攝介入對話,張晏慈則從攝影紀錄發展出一個網頁計畫,還有很多親朋好友數不完的大小不一且不求回報的協助,其實這一切都僅僅來自於日常對話的相互回應。而這個因日常閒聊而架構出來的藝術計畫,也獲得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補助,整體看來這是一個跨國、跨種族、跨性別、跨世代、跨專業、跨部會,跨越許多不同領域的合作;但是,不是再日常不過的實踐嗎?何需特別提出來?事實上,當創作者在追求個人無止盡的獨特創作時,可能逐漸地就忽略了這些再日常不過的交流與互助,和所有參與者相互的支持與貢獻。 台北-台南,一個房間 此次的交流計畫分別在台南與台北兩地各有不同的展呈。「一個房間計畫」是這個交流計畫中的一個子計畫,我將台南「文賢油漆工程行」的二樓空間改裝成為一個可提供日常生活機能的房間,並將陸續邀請相關藝文人士「夜宿油漆行」,藉此策動某種關於藝術生產後台的真實對話,更多元與非正式的意見交換。這個計畫並不期待僅是去展呈任何個人的觀點,而是關注在一個較完整的生態脈絡中,不同觀點的交互作用,有異於正式展演場上的政治性演出與量化的點交,我希望這個計畫能夠製造更多屬於日常性的對談。在這個集體創作中,並無法預設完成的狀態,只能在不同創作者加入對話後,各以自身的專業,逐步展開對於彼此的影響,所有在台南日常互動的實況,將真實地移至台北繼續發展。 文賢油漆工程行為台南市另類藝術空間。                 林煌迪與Yvette Gellis。                     展覽資訊 《台南-洛杉磯 對飛計畫》 展出藝術家:Yvette Gellis、林煌迪、楊斯嵐+南方非影展、張晏慈 時間:2013年7月27日~9月1日每週六、週日下午1:00~6:00, 週一至週五請電話預約:02-28615424 開幕酒會:2013年7月27日下午3:30 地點:草山東門會館(台北市陽明路一段66-2號)

【畫中有道】聖潔的憂傷

   《羅馬帝國滅亡前》,托馬‧庫蒂爾(Thomas Couture),1847年,現收藏於 奧塞美術館。 ◎唐崇榮 敬畏上帝的女孩 我有一位很好的同工,他現在已經離開世界了。這個同工有一個女兒,在比利時很著名的魯汶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Louvain)讀書。鹿特丹人文主義思想家、神學家伊拉斯謨(Desiderius Erasmus,1466~1536)在這所學校執教過,這所學校在馬丁路德的時代已可算是當時最好的學校之一。 我自己到那所學校看過,這所大學的校園已有百年歷史,牆上有爬籐且樹木繁多,整個學校呈現出來的文化氣息濃厚到一個地步,使人一進到裡面,就有好像不久會看到莎士比亞走出來的那種氣氛。 魯汶大學(Université Catholique de Louvain)裡有兩種部門,一種是用比利時通用語言(法文)讀的,一種是給外國人留學讀的。如果從魯汶大學畢業的時候,拿的畢業文憑是比利時部門頒發的,表示程度高很多;如果是國際部門頒發的,程度就低很多了。為什麼?不是這所大學看不起國際學生,而是因為這些留學生以後要回到本國管理他們的國家。這所大學知道許多外國學生雖然程度比較低一些,但是當他們畢業回到自己國家,不必面對比利時當地那麼高的要求,已有足夠的分量來應付,所以沒有必要那樣嚴謹。 但這位同工的女兒考上的是比利時部門的學校,不是國際部門,可見她的程度相當高。當她考上魯汶大學,就讀以前,她的高中老師發給每位學生避孕丸,每個人都拿了,這位女學生卻說她不需要。 老師說:「不可以!政府規定高中的女孩子都要吃避孕藥。」 女學生再說:「我不需要,我有自己的避孕丸。」 老師問她說:「妳有什麼避孕丸?哪一個廠做的?叫什麼名字?」 女學生回答說:「我的避孕丸叫作『耶穌基督』。」全班就笑起來了! 老師以為她開玩笑,就說:「無論如何妳一定要吃。」 女學生卻堅持:「無論如何我不吃,因為我是敬畏上帝的人,我有耶穌基督住在我心裡面。」周遭的人於是繼續取笑她。 當女學生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從美國飛到比利時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我不會參加我自己孩子的碩士畢業典禮,直等到他們拿了博士學位,我才會去參加他們的畢業典禮。但這位同工的女兒為主做了這麼美好的見證,我一定要去看她。 當女學生拿到畢業文憑的時候,我為她非常感謝上帝。這是聖潔家庭為主作的見證,一個亞洲人在歐洲為主作的見證。感謝上帝!這位同工的女兒因為看見世界的敗壞而內心憂傷。哪一種基督徒會有這種聖潔的感情呢?就是內心有主,已經有主給他聖潔標準的人,有這種標準的人才會用這個標準去對照,看見這個世界不像樣,然後為此感到痛苦。 潔淨等候的新娘 我們的感情是聖化的嗎?我們的憂傷是聖潔的嗎?如果我們的憂傷是聖潔的,讓我們為世界的敗壞憂傷,讓我們為道德的低落憂傷,為在學校裡與我們一同讀書的人,為與我們一同教書的人,為在公司裡與我們一同上班的人,為四周的親人與朋友,為他們所講的話、他們所想的事,為他們所看的、他們所做的那些下流、沒有標準、敗壞的行為,感到憂傷。 基督徒不屬於這個世界,我們的未來是歸屬永恆的主,在聖潔的國度裡面,與祂合而為一,所以我們應當在今生預備來生,在暫時預備永恆。3000年前,先知阿摩司說:「你當預備迎見你的上帝。」(阿摩司書4章12節)當你見祂面的時候,如果你在罪惡中間,就很羞愧了;當你見祂面的時候,你是與世人同流合污的,你沒有辦法辯明你真正有屬於主的生命;當你見祂面的時候,你滿身污穢,你要羞愧。求主幫助我們,「凡向祂有這指望的人,就潔淨自己。」(約翰一書3章3節) 每時每刻潔淨自己,就像一個新娘穿了一件新娘禮服,當新郎來迎娶她的時候,不會因為新郎遲了兩個鐘頭,她就說:「我先去放風箏好不好?我先去玩水好不好?我先去跟小孩子跑來跑去,然後玩玻璃球好不好?」等玩到一半的時候新郎來了,發現她滿身都是髒的,她喝了咖啡滴了好幾十滴在衣服上,她玩了骯髒的泥土,潔白的新娘禮服也變黑了,我們絕對不能如此!聖經說:「凡向祂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約翰一書3章3節)這是基督徒聖潔的動力來源之一,當你真正盼望耶穌再來的時候,你一定會鞭策自己;當你真心盼望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你一定會自己省察自己、自己責備自己,自己對自己說:「我要過聖潔的生活,等候祂來。」 滅亡前的妖孽 如果到巴黎奧塞美術館 (d'Orsay Museum) ,會看到有一張圖畫掛在整個博物館正中的地方。那幅圖畫是描寫羅馬帝國衰亡以前淫亂的生活。那幅圖畫中間、旁邊、每一個角落,都有人抱著很美麗的女人,她們的身材美到一個地步,就像天仙一樣。 印尼有一個人為了他女兒結婚,把整間旅館的四邊牆壁,用仿製那張畫的美麗大圖畫重新裝飾。單單為了那些裝飾,他花了差不多60萬美金。他的弟弟是一位基督徒,認識他以後,我向他傳過福音,所以婚禮當天我去見他,握手致意後就回家。 我後來見到他的弟弟時,對他說了些話。「你哥哥那一天為了孩子結婚,掛那幅畫是不對的,因為那是淫亂的圖畫。」 他詫異地說:「是嗎?」 我說:「當然是啊。因為你們不懂,沒有文化修養,所以看到美麗的圖畫就掛在那裡。但那幅畫的題目就是《羅馬帝國滅亡前》(Les Romains de la décadence)。」 「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見妖孽。」(參《中庸》24章)這句話是提醒世世代代,妖孽出現的時候,就是滅亡要來的時候。可惜的是,妖孽都很美,當這些妖孽以美女、美男的身分出現,而道德的醜惡被遮蓋的時候,人的良心就黑暗了。如果連基督徒都與世界同流合污,那麼,世界就沒有盼望了。今天有哪些聖徒,心為道德敗壞的社會傷痛?有哪些人的憂傷是被聖靈聖化的?讓這些人跪下來代禱、哀哭,在神面前呼籲,求主賜下復興,從教會開始,求主復興教會,從你我開始。

為主爭戰的傷痕──《天路歷程》讀後感

19世紀Cassell出版的《天路歷程》書中插畫,畫家為H.C. Selous。             ◎周子堅 我最大的興趣就是閱讀屬靈書籍。對於有分量的屬靈書,我會愛不釋手,讀完再讀。其中一本我最愛讀的,就是《天路歷程》了。中英文版本我共看了4、5次(聽說司布真讀了超過100次以上!),每次我讀這本書,心裡都有很大的感動,尤其是讀到某幾段精釆的情節時,都會感到靈性有所復興。《天路歷程》這本書確實是極其寶貴的經典之作。 記得我最初讀《天路歷程》時,其實並沒有很大的感受,甚至還覺得頗為沉悶,結果是半途而廢。為什麼呢?因為當時我是初信,根本沒有書中主角「基督徒」的經歷,他遭遇的許多困難,我沒有體驗過,所以讀時感到事不關己,不感興趣。 但隨著時日不斷過去,屬靈經驗漸漸加增,與罪惡相爭之體會也越來越多,便發覺故事主角「基督徒」的種種經歷正是我們信徒的寫照。他所遇見的困難,亦是我們遭遇的困難;他的失敗,也是我們會經歷的失敗;而他每一次的靈性復興,也帶給我們極大的喜樂及盼望,因為我們是領受同樣信仰的人。   ◆與亞布倫爭戰 我早期最愛讀的一段是講述「基督徒」與亞布倫的爭戰。記得我青年時期在團契中分享這段情節的時候,便拿起一把尺當劍,一面演繹「基督徒」與亞布倫爭戰時的情況,一面說故事的情節: 在這時候,基督徒覺得危險的時期已臨到,隨即取出聖靈的寶劍向前進攻。但是,亞布倫的鏢,如雨點般地擲過來,把基督徒的頭和腳都擊傷了……基督徒重振精神,和亞布倫抵敵了半天,打得筋疲力盡,且受重傷,流血過多,不能支持了。 在這時候,亞布倫見好機會來了,馬上進前與基督徒肉摶,把基督徒打倒了,又把基督徒手中的聖靈寶劍丟在旁邊,並將他按住於地,欲置他於死地。基督徒處在這樣危難的時候,很覺憂愁。正在這時,基督徒把那被丟在旁邊的聖靈寶劍又取到手,就以彌迦書7章8節對亞布倫說:『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他一面說,一面就把聖靈寶劍刺去,正中於亞布倫的腰間。他又說:『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馬書8章37節)他講了這話以後,亞布倫因為受了傷,就如同飛鳥似地逃了。                         ◆堅忍的傷痕 朋友們,你是否有好像「基督徒」一樣被魔鬼打倒的經歷呢?是否曾一樣感到很憂愁,甚至灰心喪志呢?願「基督徒」的說話再一次提醒我們: 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 我雖跌倒,卻要起來, 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 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 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很多人都會忽略《天路歷程》之續集,像我以前一樣,只愛看上集,不愛看續集。的確講述「基督徒」太太及兒女走天路的續集故事好像沒有上集那樣曲折動人,但其實當中一樣有很感人的情節。 好像在故事的尾聲,當天使將天路客逐個接回天家時,那情境至為感人。最令我感動的,就是「堅忍」被接時所說的遺言: 「堅忍」知道他的時期到了,便叫齊了他的朋友們,對他們說:「我如今到我父那裡去,雖然經過千辛萬苦,並不悔恨,我的劍給我的繼承者,我的勇氣與技能可以給那些合格的人。我身上的傷痕我自己帶去,可以作為我的憑據,我曾經為我主盡力殺過敵。」 朋友們,我們都需要問自己幾個極重要的問題:我們身上是否帶著為主爭戰所留的傷痕嗎?是否曾為主盡力殺過敵?若沒有,那是太遺憾的事了!我們將會在天家看到千千萬萬個「堅忍」,帶著生前為主勞苦作工及爭戰的傷痕,這些傷痕成為他們得榮耀及得獎賞的憑據;但若我們安安逸逸過一生,沒有為主受過傷,死後兩手空空回天家,沒有賞賜、沒有榮耀,到時候會是何等慚愧及懊悔呢? 註:內文引自基督教文藝出版社之版本。 基督徒在十架前放下了他的重擔,Henry Altemus出版的版本,畫家為Frederick Bar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