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化藝術

認識

&nbsp◎范泉山 一個星期六的中午,下班後獨自一個人頂著烈日走路回家。這條炙熱的街上,其他人都不知被烤到哪兒去了,就只剩下腳下的影子陪著我。看著這亦步亦趨的影子,我問:「影子呀!你跟了我這麼久了,你認識我嗎?」 也許是熱昏了頭,我竟然聽到了影子的回答:「認識?我不是很確定,我只知我是按著你的形像被造出來的。」我說:「既然是按著我的形像被造出來的,你又總在光明的地方跟著我,你理當認識我呀。」影子回答:「這離認識可遠了?」我問:「怎麼說?」他說:「雖然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喜怒哀樂,我全都參與,全都經歷。但是別以為經歷了就能體會,我無法體會你的憂喜心情與行動真諦。」我納悶:「我也是按著神的形像被造出來的,我一直以為如果我經歷了神,我一定能體會神。」影子說:「那可不然,船雖然經歷了海水,但是船何嘗知道海水是鹹的?只有當人喝過了海水,人才會知道海水不只是鹹。」 我恍然大悟地說:「嗯!這讓我想起關於認識神的方式,亞里斯多德採用靜觀以思辯的辦法,他想在江湖之外理解江湖;黑格爾就用滲入以通悟的辦法,他想是在江湖之中理解江湖。理解江湖之前,必須先要人在江湖,這是經歷。經歷之後,才有機會理解。理解之後,才有機會體會──不管是靜觀思辯的客觀體會,或是滲入通悟的主觀體會。」影子說:「『理解』倒是一個有趣的動詞。」我問:「怎麼說?」影子說:「我先問你,你怎麼去理解?」我回答︰「就我所知的去理解呀!」影子說:「對,就根據你所知道的去知道,是吧?」我答:「當然。」影子說:「也就是說,根據你所理解的去理解。但是如果你所理解的有辦法去理解,你又哪來的不理解?」 唉!我被我的影子搞到腦筋梗塞了:「&hellip&hellip」影子補充說:「你所知道的又如何足以解釋你所不完全知道的那一部分?」我說:「你的意思是關於上帝我無法自我領悟,只能靠上帝親自開悟,由上帝來開,我來悟?」影子說:「對,關於上帝,你無法求知,只能靠祂的自我啟示。」這麼說來,我又有些不解了:「我既然無法求知上帝,那我讀聖經做什麼呢?」影子回答:「聖經正是上帝的自我啟示,不是讓你拿來求知計較的。研讀聖經,要在『意會』的層次上思索,千萬別在『言傳』的層次上鑽研。」 哇!我何德何能有這麼一個有見地的影子。我誠心地跟我的影子道謝:「謝謝你糾正了我一直以來對上帝的認識。一直以來我渴求上帝,但是這個渴求是以自我中心為出發,我現在了解這種渴求其實就是慾望。因為我用我所理解的去理解我所不理解的上帝,其實我所理解的,只有那些足以圓滿解釋我內心所渴求的那個上帝。這個渴求,是拿私慾來祈求,所以是用私心來形塑上帝。因此,我所認識的上帝,已經不是亞伯拉罕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更不是耶穌基督的上帝。」等我喋喋不休地講完,才發現已到了家門口了,我的影子早已不知哪兒去了。 &nbsp

我覺不隨你起舞

文◎尼莫‧巴希 譯者◎吳銘恩&nbsp 作者Nnimmo Bassey 奈及利亞環保人士,也是詩人。2009年獲時代雜誌「環境英雄」獎;2010年獲得Right Livelihood Award(典範生活獎)。本詩在2010年4月20日,朗讀於世界人民氣候高峰會的開幕式。 我決不隨你的節奏起舞 如果你竟稱人造林即是森林 我決不與你高歌對唱 如果你將水源據為己有 我決意揮拳抵抗 如果氣候變遷對我是生機盡喪 對你卻是商機無限 那麼我將使你的邪惡貪婪公諸於世 &nbsp 如果你執意從土壤裡抽取原油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從深坑中挖掘煤礦&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從土地上開採油砂 我決意對抗你、譴責你 如果你執意採行碳補償註1及不著邊際的虛假對策 我定會為你點燃怒火 如果你在高談闊論REDD註2的同時威逼森林中的住民離開土地 我定會拉你上氣候法庭受公審 如果你不斷累積生態債卻拒絕償付氣候債 我定會使你自食惡果 如果你擁護基因改造作物 還揚起遮蔽穹蒼明日的塵土 我決不隨你的節奏起舞 &nbsp 除非走在永續的道路上 接納真實的解決方案 對大地之母報以尊重 除非你做到了 我決不 我們決不隨你的節奏起舞 I will not dance to your beat&nbsp If...

【那teh 褪色ê台灣俗語話】戲搬到老ah,嘴鬚theh tī手!

◎李南衡  3月27,台南神學院奉獻主日,已經退休了ê李聰顯牧師代表伊ê母校來阮台北大直教會請安kah講道。講道中間,伊有講tio?h伊做囝仔看大戲ê一景。 老一輩ê人lóng知,早前搬大戲,演員演了伊ê戲齣,會t?後台歇睏飲茶。演老生in ê嘴鬚是用一條鐵線拗一個U字形,鐵線雙頭親像目鏡框小可(sió-khoá)彎彎,拄拄(tú-tú)會tàng掛t?耳仔,t?鬢邊、嘴唇頂人中、下頦ê位置有黏長短無仝ê嘴鬚適合各種角色使用。演員落台歇睏ê時,大部分lóng會k?嘴鬚暫時the?h落來the?h t?手裡,會使拭一下汗,m? khah方便飲茶講話。李牧師講hit齣戲是三國演義,扮演張飛hit-ê演員b?記得tú-chiah嘴鬚the?h落來kh?g t?桌頂,輪tio?h伊ê戲就趕緊chông出來。扮演關公角色ê演員大聲喝講:「何方無鬚ê小子報名來!」扮演張飛ê演員聽tio?h「無鬚ê小子」才知害ah,緊講:「二伯在上,我趕緊去chho?阮阿爸來。」緊去k?嘴鬚鬥好勢,趕上台:「小弟張飛拜見二兄。」其實,張飛有後生抑無一點仔都無重要,完全是演員ê臨機應變。李牧師講,t?早前台灣ê演員,咱叫in「做戲仔」,是無社會地位,kah現此時ê「演員」是完全b?比並得。連in都知影拄tio?h問題ê時,tio?h互相支援扶持照顧,何況咱信主ê人? 李牧師k?一句早早就褪色ê台灣俗語話「戲搬到老ah,嘴鬚the?h t?手!」(hì poa? kah l?u ah, chhùi-chhiu the?h t? chhiú !)趣味化作一篇故事,講kah h??現代人聽有koh聽kah真趣味,全堂笑hai-hai。Chit句俗語話延伸ê意思是講:一個老經驗ê人,那會去犯tio?h chiah呢大、無應該犯ê錯誤leh! 有一遍,有機會聽永豐餘造紙股份有限公司80幾歲顧問莊有田先生回憶早前老頭家何傳先生ê奮鬥故事。莊顧問講伊20外歲仔來永豐餘到退休,一生跟隨何傳先生,發現伊雖然m?-bat罵人,但是真有威嚴,逐個都驚伊。莊顧問做到公司副總經理ê時,有一遍疏忽犯tio?h一件重大錯誤,老董恬恬,真久才講:「戲搬到老ah,嘴鬚the?h t?手!」害莊副總見笑kah m?知beh按怎才好。當時在場聽莊顧問講話ê幾個人中間,干單70幾歲ê何董kah 64歲ê我聽有ni?-ni?,其他幾位40外,甚至50外歲ê lóng聽無,問講老董事長講hit句話是啥意思? 現此時50歲以下ê台灣人,聽tio?h chit句台灣俗語話:「戲搬到老ah,嘴鬚theh t?手!」知影意思ê人應該無幾個。若koh過10年8年,恐驚連一個台灣人都聽無。類似ê意思,若是講日本俗語話:「猴山仔也會ùi樹仔頂跋落來。」我想,聽有ê台灣人可能顛倒khah濟。

西北雨直直落

◎顏信星&nbsp 台灣民謠中有一首真傑出&ecirc歌,叫做〈西北雨直直落〉,此世間逐位t?有西北雨,別人看西北雨若西北雨,咱&ecirc祖先特別無像,當in看著雨落落來&ecirc時,想著田園田邊所有&ecirc活物,然後發揮無比&ecirc幻想力,用鯽仔魚娶某編做一個故事k?伊唱出來,此首歌無論提去世界逐角落,to kap人會比得。 第一,它&ecirc旋律優美,好唱,koh kap福佬話有真 &ecirc結合,唱歌若leh唸詩,唸詩若leh唱歌,此種音符kap語言天衣無縫&ecirc結合,是上天賜h??福佬話與生俱有&ecirc禮物。 &nbsp 第二,動物擬人化t?童話故事中咱定定讀著,總是將伊用「鯽仔魚娶某」編做故事,koh將逐種動物&ecirc特質,適時、適況&ecirc描寫出來,此款&ecirc巧,此款&ecirc g&acircu,t?此世間我想欲尋m?尋無幾個。 第三,唱「西北雨直直落」,自然會去感受著厝邊隔壁若親成&ecirc人情味,蕃薯命,土豆根,菜瓜棚,肉豆藤,人親土就親,這就是民謠&ecirc可貴,m?是今仔日經濟掛帥&ecirc台灣漸漸失落&ecirc原味。 無人知影漢人移民台灣&ecirc確實時間,咱量其約講是1600年,基督教&ecirc福音是1865年才傳來台灣,換一句話來講,t?彼兩百外冬猶未認識耶穌,叫天天bo?應,叫地地不靈&ecirc日子,當先民t?生活中抵著天災、地變抑是人禍&ecirc時,in自然親像跋落海中&ecirc人,有柴就擒(kh&icirc?),有神就moh,民間宗教&ecirc信仰自然是in唯一&ecirc倚靠kap選擇,尤其是「土地公」「土地婆」此兩仙台灣製&ecirc神明,好叫koh親切,常常掛t?台灣人&ecirc嘴邊,成做生活中bo?當無,bo?當欠&ecirc一環。 「福音不變,社會teh變,傳道應變。」早期來台灣傳福音&ecirc宣教師,為著欲幫助咱對親像路糊糜&ecirc民間信仰中拔出來,姑不二終將基督教&ecirc福音kap民間宗教&ecirc信仰切kah離離離,像時m?傷害著隨伊延伸出來&ecirc生活文化。時代已經無像,對久久t?被統治&ecirc政治空間內面失落尊嚴&ecirc台灣人來講,重新搜尋,建立,肯定對此塊土地孵出來&ecirc鄉土文化,是咱此代著深思去面對&ecirc使命,k?〈西北雨直直落〉&ecirc第2節,「土地公」「土地婆」k?換做「親愛&ecirc主耶穌」唱看m?i leh,味m?是b? b&aacutei。我已經t?牧會中&ecirc社區性兒童營試過兩擺,效果不止仔好!當然,我是經過掘土了才撒種&ecirc。 &nbsp

總會教我的事

助理總幹事 星‧歐拉姆/1998年迄今 人物描述:原在展望會擔任專案執行長,之後Sing &nbspOlam與師母都市傳道17年,後來受邀請擔任原宣幹事,此後在總會服事至今。 &nbsp她不完美,但我以她為榮 &nbsp 人不可能自己決定恩典與祝福,上帝的安排有祂美好的旨意。我生來就是台灣原住民無從選擇之身分,讀書時經歷過3次自願中輟。但是上帝呼喚我去讀神學院,給我屬靈之培訓與能力做聖工。成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也不是我的職業選項。但我要感謝上帝,在玉山神學院學習認識自己、認同台灣、委身宣教、生命成長;長老教會雖然不是最完美的教會,但她是以上帝的話語為中心之生命共同體,榮耀歸於上帝的教會。我一生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一員為榮。 *誘惑多,勇於站在真理這邊 與前總幹事羅榮光牧師和現任總幹事張德謙牧師一起服事期間,我領會許多屬靈功課與學習非常多的總會事務;也從自己擔任之職務認識自己之有限,同時了解教會與社會複雜之真相。 對於教會不願面對內部腐化之真相是不爭的事實。PCT有些牧長遇到宗教豐厚的財產與營利(醫院、學校)之誘惑,就看不到上帝交辦教會機構宣教的事務推展之目的;有些教會熱心展開宣教活動,需要經費推動事工,看起來始終是資金不足的宣教事業團體;有些教會財產過多或逐年結算剩餘不少,結餘歸零則碰到種種阻力。教會醫院原是傳道醫療起家的,由於教會醫院口碑很好,醫院經營管理人員蒙主祝福,營收年年有餘,但若管理步上世俗理念,教會雄厚的財源會往別處漏失,教會醫院就會失去存在的意義。機構的董事會之管理信念與經營者的立場如果遠離基督教導,其結果是淪落於無法想像的腐敗與金權掛帥到不想下台,總會法規也很難管束知法犯法、沉迷追求權力與財力的人,因為他們會走上低於道德之國家法規來維護自己的不義。教會應當勇於站在真理之一邊,用智慧處理教會的人事與事業,不然我們會失去美好的見證。 我常常聽聞一些人說PCT總會主張的台灣認同太政治化、不重視靈修敬拜讚美與讀經禱告、多了500間原住民教會反成為平地教會的負成長,還有對神學院之批評,教師太過於重視學術而忽略教會真正需要講道、解經與牧養的教導&amphellip&amphellip,我想每位信徒都有權力發表個人的建言吧。 有關原住民教會之批評也有其道理,但是不都是正確的。應把原住民教會視為是總會宣教之加分而不是減分!原住民教會是上帝所設立的教會,她的缺乏與困境就是眾教會之責任。資源豐沛的教會或教會醫院之部分財力,可以使用在資源匱乏的原住民偏遠教會。他們能夠站起來,就是我們的見證。 *順從上主,行做歸榮耀上帝 台灣遇到世紀重大災難,如921大地震與88莫拉克風災時,PCT始終與苦難人民站在一起,把國內外收集之賑災款項用在苦難同胞身上;建立地區關懷站,把資源盡力均衡地分配,盡早完成部落社區重建工作。如今總會88重建中心與有關單位仍續合作,完成教堂或災區住屋建築工程,希望每間教會真正成為部落社區盼望的記號。 PCT對政府有許多關鍵性之建言,神學院培育有基督生命的傳道人,透過讀經、禱告,關心社區宣教發展,維護國家主權與強化認同,產業發展與事業管理。在有限之資源大力推展母語振興事工、族群語言聖經翻譯、生命教育、夥伴宣教,還有小型教會方案、大學與青年之宣教、反核與自治,每一樣事工都是上帝國宣教之大業。 當今PCT迎面世紀嚴峻之挑戰,需要眾教會關心禱告。教會大學與醫院之發展與管理方面,選派順從上帝與總會法規之同道受託做董事人員。總會選派之機構董事會成員之忠誠與信譽務必嚴格把關。另外,我們一起找出因應全球共同面對之高齡化、少子化、多元化、溫室效應與生態之問題,以及新興教派或獨立教會林立之競爭與教會內部之對立。教會大學或神學院做好準備嚐試吸納中國大陸博碩士生來進修,給他們體驗台灣人權之進步與基督信仰之自由。我們努力建立多元多樣宣教策略,落實宣教6大面向。如今我們教會認為「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是適於這個時代之宣教策略。雖然不是最棒的,總要找出有效之策略,促使教會有成長之動力,符合上帝的心意,引領人歸向基督得著新生命。 我們不時要經歷與傾聽上帝呼喚的聲音與派遣,我們時刻務必力行的功課就是讀經、禱告,並順從聖靈的指引。從認同、委身、成長,達成榮耀歸於上帝的信念。(文/星‧歐拉姆) 助理總幹事秘書 &nbsp 翁小莉/2000年迄今 人物描述:每天上班,先開總會電子信箱,處理來自各界不同需求的信件,若有來賓和單位來訪,得帶領四處參觀介紹。目前負責總會法規委員會、公共關係等事項。 &nbsp 打開窗,散發基督馨香 &nbsp 我於2000年6月從台灣神學院教育研究所畢業後,即進入總會事務所服事迄今。其中參與過原住民教育事工、族群母語推行委員會、教會歷史委員會、宣教140週年慶典籌備、高雄宣教中心工程籌建、機構董事職前訓練等;亦擔任過國家祈禱早餐會執行秘書、籌備NCCT基督徒聯誼運動會,籌辦跨宗教音樂祈福大會;目前主要負責總會公共關係跟教會法規委員會的行政事務。 總會公共關係是個對外的窗口,聯繫總會與公部門、各政黨、社團、媒體之間的事務。因此當總會必須對外發佈消息時,我要撰寫採訪通知、新聞稿、聯絡記者等。總會記者會的性質多元,有關懷國家社會議題發表立場聲明的、有文藝的新書發表會、還有像近一兩年邀請施密特牧師、古倫神父訪台記者會等。每次記者會雖然只有短短不到1個小時,但其背後所傳達出的理念,是總會眾牧長透過深層的信仰考量所做,因此儘管記者會後,我偶爾會接到表達不同意見的電話,仍能告訴對方:「謝謝你的建議。」&nbsp 在服事的當中,發現長老教會對國家、社會、宗教、教會界和普世有許多貢獻,尤其是在宗教合作及宗教對話方面,比如說與他宗教合辦祈福活動、和平祈禱會等,我們會在聖誕節期贈送聖誕糕或寄聖誕特刊給宗教團體、也會欣然接受他們分享的臘八粥,真正表現出基督多元包容的愛。 依我所見,長老教會彷如一棟歷史悠久的建築物,140多年來駐立在台灣各個城鄉守護著人民的心靈,我們也可以從其中挖掘到許多信仰的珍寶。我們像是這個房子裡的小小窗口,隨時樂意打開窗戶,讓外界進來了解長老教會,同時也藉此進入人群中,散發基督的馨香之氣,成為具有影響力和活力的教會。(文/翁小莉) 事工委員會助理 &nbsp 羅玉圓/1991年迄今 人物描述:滿臉笑意,看不出來已在總會事務所待了20年,歷任教育事工委員會、總會行政事務,還參與921大地震救災,如今負責客家與松年事工。 &nbsp 教會顧不到,我們來做 &nbsp 進教育事工委員會時,部門虧損累累,連薪水都發不出來,剛到總會的羅玉圓,只好跑去財務部門借錢。當時的她不只借錢應急,還認真研究帳本,試圖找出教材製作與販售虧損的原因。後來為了節省成本,在研究印製過程中,找出最便宜、省錢但效果好的紙張。除了降低成本,為了推動教材的販售,羅玉圓找教會「試用」、寫試用報告,歸納結果再對教材進行修正,並且培訓有興趣使用教材的教會訓練老師。這個改革方案,果然順利為教育事工委員會攤還欠款,轉虧為盈。 教育事工委員會的歷練,影響羅玉圓很大,如今她在推動客家與松年事工時,也經常使用當初推廣教材時所用的「試用」與「培訓」辦法。她認為,別人不看好的事情,一定能夠透過探索、學習來改變,不要先入為主的接受別人的評價。 在高齡少子化的時代,松年事工是當今台灣教會很重要的宣教面向,為幫助牧師在教會設置松年「日光站」,她先找埔里漁人基金會協助培訓,並先在幾間教會設點,一邊嘗試一邊推廣。跟松年長輩相處,非常享受且輕鬆,而松年事工也能為自己的初老年歲作準備。 至於長期被忽略的客家事工,羅玉圓特別有負擔,例如積極推動翻譯客語聖經、大力推動建立客家教會。2007年中北部地區有了18所客家教會,能夠申請成立「客家中會」,更能在推動客家宣教上爭取資源。有鑒於客家人的藏匿性格與低調,羅玉圓也認為教會應該積極成立客家團契,舉辦客家禮拜,在教會裡推動客家母語教學,客宣委原會因此在北中南東的都會區各挑了一所教會試辦,希望都市裡的客家基督徒能有一個尋找母語與族群認同的去處。 一般人或許認為自己跟「總會」沒有太大關係,但其實總會在教會事工各面向扮演著非常關鍵性的角色,不但預見社會趨勢潮流的需要,看見教會的異象,還要將異象具體落實為宣教事工的規劃、推動、執行。在總會工作,絕對不是當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更像是作戰指揮中心,要替在第一線作戰的地方教會從更全面的角度來規劃福音宣教戰略,而這可能是忙於教會日常事工與會友牧養的地方教會力有未逮的部分。(採訪/王乾任) 助理總幹事秘書 李鳳珠/2000年迄今 &nbsp 人物描述:常把野草帶回家養、人稱「綠手指」,個性就像生命力強韌的植物,埋首工作於總會信仰教制委員會、21世紀新台灣宣教運動方案。 &nbsp 10年,宅婦練成鋼 &nbsp 自從2000年3月接到電話,問我要不要到總會幫忙短期事工,至今竟過了10多年歲月!時常感謝上帝給我這麼大的恩典,從半年的短期打工,變成助理總幹事秘書迄今,跌破好多人眼鏡! 當了家庭主婦20多年,剛進總會時什麼都不會,什麼事都摸索著做,遇到不會的,請教別人直到把事情完成;不管是短期工作或是正式同工,我都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的虛心受教。 上帝很愛我,祂差派可愛的天使來助我度難關,有被我煩個沒完沒了的大天使、比較沒被我死纏的小天使、常看我忙到8、9點還沒下班的英雄俠士,就因為這樣,一路走來,深深感到除了恩典還是恩典,也因此讓我漸漸具備工作上所需能力,對於被託付的事情,使命必達地盡力完成。 在所處理過的事情中,有2件值得提的事:1.主動整理信仰與教制委員會歷年手寫之議錄為電子檔案:從第6到39屆的議錄中,有的年份全部以羅馬字書寫,後來則是華文書寫,紀錄本經過許多年傳承早已破爛不堪,甚至有些早期用詞令人摸不著頭緒,像是「pia?t- ch&oacutea」,後來問了鄭兒玉牧師才知道,原來是「別紙」(附件)的意思。後來主管林芳仲牧師指示我將重要議案整理成冊,並分門別類公布上網供人下載。 2.新《聖詩》啟應文的整理、排版:這是個艱鉅的工程,3個小組多年來不斷在經文上推敲、琢磨,在事工分配上的協議,好不容易到了最後排版了,這件任務竟落在我身上!因我會排版、懂羅馬字、會造字?接下這個重大任務,受各方特別期待與關注,這種種經歷,讓我更清楚: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不要看人,只定睛在祂身上。現在每當翻到聖詩後面的啟應文,就會特別窩心,雖然排版工作似乎微不足道,但對我來講卻很重要,因為那裡面隱含了我滿滿的心血! 在總會服事過程中,與社團接觸,讓我與這塊土地、這個國家──台灣更緊密連結,我更愛這塊滋養我的土地,也更敬佩為台灣努力的先輩!若沒有他們不畏強權的捍衛、鼓勵、深耕,台灣的民主、自由就不可能這麼開放!也不會有越來越多人漸有國家意識。這些表面上看得到的成果,都隱藏著長老教會的影子,因為我們一直秉著信仰良知,默默地在為台灣努力! 10年歲月,我從一個內向、不擅言詞、單純的宅婦歷練成有見識、更愛土地的職業婦女,這一切都要感謝總會所給我的機會與栽培!(文/李鳳珠) 助理總幹事秘書 楊紫穗/1997年迄今 人物描述:熱愛服事原住民教會,工作之餘參加e麥音樂團隊,四處到原住民教會「巡訪」。目前負責推動族群母語、部落產業發展、財原宣等。 小小的事,我們起頭做 &nbsp &nbsp 每個人都有一個呼召,有的成為醫生,有的是藝術家,有的被選召成為傳道人,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工作領域發揮所長。我很幸運可以來到總會事務所服事,在這裡看見教會的生態。 剛到族群母語推行委員會時,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因為這是一個要推動族語的委員會,平心而論是個小小的事工單位,但卻是大工程,家庭、學校、教會普遍不太重視推動母語,大家總是說「母語」很重要,可是卻沒有實踐,委員會就是再多事工、活動與方針,母語還是無法振興。可是即使如此,我們並沒有因此灰心,總是認真地、盡力執行,透過各種方式,讓我們的聲音被聽見。 我的原住民身分,使我在原住民事工上得心應手,也因此更加認真,希望自己可以在自己的位分上協助族人。雖然不知道自己可以為原住民教會服務到什麼時候,也可能我所做的有很多不足,但是有很多天使常常提醒與幫助,我覺得很幸運可以在總會服事。(文/楊紫穗) 總幹事英文秘書 韓麗絲/1987年迄今 人物描述:長長白髮挽成髻,1986年從英國來台的韓麗絲(Carys Humphreys),已經在總會服事24年,協助英文行政與普世事工。 PCT,整全的宣教 我深刻明白,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PCT)服事,是神給我的呼召。 在來台灣之前,我有10年的時間服事於威爾斯長老教會總會的青年部。後來有一年,我禱告求問神祂要我到哪裡服事,不久以後就從世界傳道會(CWM)的消息裡看到PCT刊登廣告說需要一位英文秘書;花了3個多月向神禱告後,我勇敢去試,就這樣憑著信心與使命感來到台灣。 在PCT的這段時間對我來說就像參與宣教事工,我藉著這工作服事普世教會。早期總會事務所並沒有普世部門,因此,普世關係都靠總幹事和助理總幹事一同分擔。身為總幹事的英文秘書,一開始我必須兼顧英文的行政和普世事工的接洽。後來,徐信得牧師成為總會第1任普世幹事之後,我在總會事務所的工作也因此更著重在英文的行政事務上,也因此有機會服務總會其他部門、更深了解總會的異象。我非常佩服總會能在宣教及社會服務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幾年下來,看到總會帶領整個PCT走向整全的宣教教會(Holistic Missional Church),不管是國內或國外的事工都如此,我很榮幸能成為總會一員。 回想25年前,我剛到總會,科技與資訊都不發達,也還沒有傳真,跟國外通信往往要等上好幾個禮拜!現在就不一樣了,拜科技所賜,每天訊息往來便利,雖然好像整日埋首電子信件中,但多認識了許多人、推廣PCT、與夥伴教會聯繫;真是很特別的事。經過這麼多年歲月,我常跟同樣資深的施瑞雲姊妹開玩笑說,我們是總會事務所裡唯一經歷過4朝代(高俊明、楊啟壽、羅榮光、張德謙牧師4位總幹事)變化的人。 至於我和總會的關係,我覺得我們是一個團隊、一家人;我很珍惜這樣的團隊精神,也從彼此之間的互動看到神將我們湊在一起,又將每位同工擺在不同崗位的美意。(採訪/馬慧真) &nbsp

經驗

&nbsp◎范泉山 那天到英國塞克斯參觀一家養蜂場,見到一位年約50出頭,身型削瘦、目光銳利、兩手沾了些墨漬與藥劑的先生。上前寒喧之後,才發現他就是赫赫有名的福爾摩斯。原來自從他離開倫敦之後,就在這裡研究養蜂,享受退休後的田園生活。 我說:「這真是可惜了,本來依你豐富的偵探經驗,不應該埋沒在這田園之中的。」福爾摩斯笑一笑問:「本來?什麼是本來?」我回答:「上帝恩賜你這番本領,按理來說,不當讓它埋沒在這田園之中的。」他又笑:「你剛才說本來,現在又說理當,你到底如何看待上帝的安排?」我問:「有什麼不同嗎?」他說:「上帝本來如此,而非理當如此。但是剛才你所謂的『本來』,卻又是以你的經驗為『基本來源』。」我說:「好吧,那就不談『本來』,談你豐富的偵探經驗好了。以你輝煌的推理經驗,要見證上帝並不難,怎會在這兒養蜂?」 接下來的話讓我見識到福爾摩斯的難搞,他說:「經驗是難以恆定的,經驗的多變無法拿來衡量真理的恆常。你怎麼能用我偵探的經驗來衡量上帝真理的恆常。」我反駁:「那經驗之中就沒有真理嗎?」他說:「經驗中有萬變不離其宗的部分,那是真理所啟示的部分。但是經驗之中所能認識到的常,頂多是真相;所謂的『真相』,只不過是能反映出真的相,而非『真』的本身。經驗無法認識到『真』本身,因為經驗所能遭遇的就只是『相』。」我可不服氣了:「我相信只有在經驗上可證實的部分才是真。」他卻指正我:「這是明顯錯誤,因為在經驗上永遠無法證實你這句話是真的。」我問:「因為歷史經驗中有真相、有假象,所以就放棄歷史經驗嗎?」他答:「歷史經驗不能放棄,因為歷史經驗將不斷地修正人的理解。而只有歷來證明為真的相,才有可能是真相;歷來證明為真的理,才有可能是真理。今是的我執將被昨非所挑戰,昨是的假象將被今非所反省。」 我好奇地問:「在宗教上也是如此嗎?」他說:「在宗教上更是如此,而且要看你將『我』擺在什麼位置。宗教經驗若只是『唯我』──應我所需、應我所求,則宗教難免淪為人心投射的結果。因此,宗教經驗只有在『無我』的境界才可能接近上帝。」我若有所悟:「難怪要說:『道可道,非常道』,你是說不可根據『我』的經驗去思維上帝,因為思維本身無法設想上帝,是嗎?」他笑著說:「上帝是常道,是絕對自由的必然存在者。因為是絕對自由,所以這位必然存在者並不必遵守人所設想的必然。所以憑著人的經驗無法思維上帝,反而要根據上帝去思維這些經驗,去領悟這些發生過的現實。」 果然大開眼界,讓我看到一位實證主義大師竟然論述了一大篇經驗主義的荒謬,他告訴了我:上帝是存在,而不是無神論的不存在;是自由的存在,不是可以特定的偶像;是無遠弗屆的動態存在,而不是泛神論到處都是的靜態存在的。

後民國特展__從高雄看未來

4月23日~7月3日,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 ◎陳金萬 4月底開始到7月3日,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後民國──沒人共和國」特展。策展人吳達坤大概於3年前,也就是台灣二次政黨輪替前後,開始產生如何構思一個探索台灣前途與未來想像的藝術展。由於吳達坤的創作風格向來無涉於政治現實的討論,當他把想法與其他藝術家分享之後,有人覺得驚奇;但有更多人認為,這已經是台灣藝術家不得不去面對和處理的議題了。 這在犬儒當道、批判無力的台灣藝術圈無疑是一個新的開始,他經過多方的接觸和討論之後,發現許多不分年齡、省籍和性別,藝術家都跟他持有相同的憂慮和看法,這也更加深他的責任與信心。 吳達坤指出,「後民國」試圖將中華民國的過去和現在當作一個歷史參照,進而提出一個以民國百年之後的未來所創造的虛擬國度,並以「民國」這個多重意涵的概念,爬梳台灣當代藝術中所具有的政治意識;「後」除了象徵著民國一詞的前途未卜,甚至百年將至的況味,同時也帶有一種對於這個島嶼懸置現狀的未來預言觀照,而使這個展覽充滿想像與現實對抗的戲劇性。 他邀集了跨越3個世代、26位台灣藝術家參展,儘管都是透過政治和時代的關連來切入,卻產生不同的觀點與文化輪廓。籌備期間吳達坤爭取國藝會的補助,卻一度陷於經費不足、場地難尋的困境,一路從北美館、當代館轉戰到高美館,才確認場地和檔期的問題。 開幕後高雄人發現,沒有一位高雄藝術家受邀參展,豈不怪哉?!首先暴露的問題是台北人習慣「從台北看天下」的思考盲點,也呈現出台灣認同政治的南北差異與藝術資源分配不均的雙重矛盾。有趣的是,此展還是國藝會第一個直達高雄市的策展補助專案。 其二,當2008年台北雙年展舉起「藝術介入現實」的大纛,反全球化的文件和創作已堂而皇之進入北美館;豆皮文藝咖啡館在高雄以「行走學校」推動藝術行動及在地實踐的抗爭美學;相較之下,後民國的策展行動仍維持與當下社會運動保持距離的批評審美態度,不免讓人感覺內容和品味稍嫌溫和保守了一些。反倒是為了搭配開幕式而設計的應景活動「後民國建國大典」,才是此展最令人激賞的行為藝術創作。 後民國的論述突破和概念創新值得嘉許;高美館伸出援手讓此一文化反省工作得以實現,更值得肯定。只是首度舉辦此展不免有疏漏之憾,又有扞格於政治現實的圍限。不過,這些政治文化不適應症候群,不正反應了後民國論述思考有關體制調控與顛覆策略、全球化的主權弱化、國家定位模糊、民主化吊詭、政治藝術實踐和文化主體建構等問題嗎? 這樣系統龐大、內容繁複的文化重建工作,不可能在一屆展覽中討論完畢;趁早展開第二屆後民國特展佈局為是。高雄藝術圈獨立自主的批判性格,絕對有能力在政治藝術這一塊有所貢獻。換個角度從高雄看未來,反而能看出台灣政治糾結的問題和展望。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涂維政/情人節快樂/以軍火造型巧克力禮盒,包裹甜膩愛情和危險關係的矛盾,也突顯友邦軍援或軍購利益的政治糾葛。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高美館館長謝佩霓於特展開幕式中,宣誓就職「後民國」首任臨時大總統。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陳擎耀/乞丐皇帝命──流浪漢計劃/藝術家在金融風暴之後周遊列國,開始利用紙箱製作各國首長辦公室建築的造型帳篷。

走向擁抱的旅程

&nbsp《 For the Bible Tells Me So》 ◆導演: Daniel Karslake Jesus loves me!This I know, For the Bible tells me so. Little ones to Him belong they are weak...

聖靈降臨,大行公義

◎方嵐亭 &nbsp除了復活節與聖誕節,聖靈降臨節被稱為基督教的第三大節期;這一天,也稱作五旬節,就是主復活第50日,不但是耶穌的門徒得著聖靈的澆灌,向外宣揚福音的開始,也是教會誕生的日子。 新約聖經使徒行傳對聖靈有特別深刻的體會,2章2節提到聖靈降臨是忽然有聲音從天上下來,彷彿一陣大風颳過的聲音,充滿了他們坐著的整個屋子。對於身處台灣的基督徒來說,很容易在聖靈降臨節前後體會這幅景象。畢竟,復活節後的第50天,約莫是台灣的5、6月,這個季節,往往在午后或清晨,會從天來個大雷響,接著就是突來的傾盆大雨。在燠熱幾近窒息的天氣,瞬間吹來一陣涼風,雨嘩啦嘩啦下個不停。那第一道風的清涼吹拂,帶給人希望的感受,正像是聖經中描述的,如風一般的聖靈。聖靈,並非讓人遙不可及,而是無法抗拒。 作者路加以「聖靈充滿」來表達耶穌的門徒從未有過的強烈屬靈經驗,這種經驗使他們大有能力與熱心要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每次的聖靈充滿,讓使徒們不是放膽講論上主的道理,便是奉耶穌的名行神蹟奇事。這的確是令人驚訝的,在精神領袖耶穌基督受難後,平凡的門徒曾經無法克服人性中的恐懼與軟弱,各自避難;然而,藉著聖靈的力量,他們成為無懼的勇者,領人悔改、歸向上主的公義。 使徒行傳到了第2章結束時,提到許多人領受了門徒的信息,並接受洗禮;信徒增加了3000人,專心向使徒們領教、參加團契生活、分享愛筵,一起禱告、一起頌讚上帝,人人保持和睦的關係,主便天天把得救的人數加給他們。那天,使徒的行動讓我們再一次體會有聖靈的能力與他們同在,那是主的靈臨到。作者呈現聖靈的到來,不僅只是個人經歷神的奇妙體驗而已,更有教會的「見證運動」。出於上帝揀選,要向貧窮人傳佳音,因上主「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光明;受欺壓的,得自由;並宣告主拯救祂子民的恩年。」如今,普世教會都實踐著,當聖靈降臨在我們身上,你我就要得著能力,要在全地作耶穌基督的見證人。這是見證上主在人的歷史中不斷行動,是一種充滿公義的行動。&nbsp 我們要說:「聖靈請來!讓我們虛心悔改、大行公義。」聖靈的降臨使我們找回盼望,聖靈的充滿讓我們剛強勇敢。除了用言語、文字的傳達,更需要行動的參與來彰顯聖靈的力量,哪怕遭受戲謔、嘲諷甚至迫害。祈願藉著聖靈,我們能公義的管理、負責上主的創造,在愛裡毫無懼怕的分享和傳遞正確的意念與行動。 &nbsp 本主日為聖靈降臨節。使徒行傳2章1∼41節記載,當時許多人領受聖靈的澆灌並接受洗禮;那一天,信徒約增加3000人。今天,在台灣的我們也當如此禱告說:「聖靈啊,請來!我們要脫離對這片土地所行的邪惡之事,我們要虛心悔改、大行公義;為了台灣,我們要剛強壯膽,發出公義之聲也行出疼愛之舉;我們要敬天、愛土地,努力領人歸向上主的公義,奉主的名 禱告,阿們!」 33歲部落青年林淑玲|回鄉反美麗灣 採訪◎李信仁 求主赦免,教我們不單顧自己的事 &nbsp 「我要杉原灣,不要美麗灣!」去年聖誕前夕,台東莿桐部落青年林淑玲和一群年輕人在台東街頭宣揚「反美麗灣」。「杉原海岸,我們阿美族人稱fudafudak,意思是美麗的沙灘,但2007年美麗灣飯店動工,海岸美麗不再,醜陋的建築阻擋人們親近大海。」林淑玲激動地說。 杉原海灘旁的莿桐部落是林淑玲成長的地方,坐在沙灘聽父母長輩說故事、赤腳追逐浪花玩遊戲,這是最美的童年記憶,看著政府放任財團侵佔海岸,童年玩耍的杉原海水浴場早已面目全非,只剩那座醜陋的水泥怪獸──美麗灣飯店。 2008年,林淑玲返鄉投入反美麗灣運動,不只捍衛環境,也同時重新追尋失落的信仰與童年回憶。小時候林淑玲跟著外公到加路蘭天主堂參加彌撒與兒童主日學,「外公早年生活艱苦,東海岸的天主教會與神父、修女很關心外公與媽媽,我們的生活得到教會的幫助。外公很年輕就信天主成為天主教徒,每個禮拜天都會帶我到教會,我也很喜歡教會的活動。」 國中時,林淑玲就讀花蓮海星中學,這所天主教學校有彌撒和聖經課程,建立了她的信仰和生命根基。但國中畢業後回到台東唸高中,林淑玲沒有固定到教會,出國唸書加上工作後,去教會的次數變得更少,「雖然有心,而且不排斥回到教會,但那幾年生命中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覺得信仰、教會不是最重要的事。」林淑玲與部分教會青年一樣,為了學業工作而離開教會。 在外飄泊多年後,幾年前林淑玲又回到故鄉莿桐部落。「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回來,只覺得故鄉在召喚著&hellip&hellip」林淑玲說,回到部落見到大多是老人和小孩,多數年輕人都到外地討生活了。她很想找尋盼望,但看見部落呈現凋零的狀態,面對生計、環境等現實衝擊,有時令她感到疲憊。 有一年聖誕,教會到林淑玲的家報佳音,令她感動不已,驚覺「好久沒去教會,天主竟然沒忘記我。」應該要回去教會了。再次走進童年最熟悉的加路蘭天主堂,「教會變化很大,小時候爆滿的盛況不再,人變得少,裡面冷清許多。」林淑玲說,教會反應了東部人口外流的現況。 她與母親格外珍惜重返教會和重新尋求信仰的機會,回顧曾經走過的道路,即使曾經離開教會,但從小就建立的信仰始終伴隨著,基督信仰更引導林淑玲走上「反美麗灣」的路。 政府引進財團到杉原蓋美麗灣飯店,起初多數莿桐居民沒有特別反應,甚至覺得美麗灣可以帶動當地就業和經濟發展,剛開始林淑玲保持觀望,對美麗灣沒有特別感覺,聽到反美麗灣的聲音,也沒有馬上表示支持,一切先看看再說,她說:「我不是第一個跳出來反美麗灣的人,可是看到伴隨自己長大的環境變樣,父母對著大海說故事的景象,和那幢佔據沙灘的建築形成強烈對比,而且聖經告訴我們『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何況是自己的部落遇到危機。」於是她毅然投入反美麗灣行動。 「反美麗灣」最大阻礙來自台東和部落居民本身,林淑玲表示,東部工作難找,以及政府、財團強大資源介入,當地人覺得飯店、度假村吸引觀光客,有什麼不好?她到處說明保護環境和反對海岸財團化、私有化,也時常遭到砲轟,但她仍然堅持下去,從不責怪立場不同的人。 林淑玲最喜歡「天主經(主禱文)」,唸「天主經」帶來力量,她說,耶穌祈禱「求?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許多抵擋「反美麗灣」的人和多數人一樣,為了生活而早出晚歸,不需苛責,因為耶穌會寬恕、承擔所有人的罪。曾經祈求「上主,原諒我不是第一個出來反美麗灣的人」的林淑玲,現在積極串連各界力量、盼望民眾覺醒,政府和財團改變,她說,上主原諒她,相信祂也能赦免那些不明白的人。重要的是要與主同行,走祂的路,就是「守護杉原灣,反對美麗灣」,雖然路途艱難,還是要向前走。 65歲台灣阿甘林明德|環台撿垃圾 採訪◎林宜瑩 &nbsp 行萬里路也要來信耶穌做環保 &nbsp 他是被人稱為「環保的台灣阿甘」林明德,今年65歲,在63歲時受洗。過去篤信佛教的過程,他視為是一種操練,等時機成熟便轉換跑道,不過林明德坦白說,真的很難,「因為家族都是佛道教背景,做了信耶穌的決定,讓我成為家人眼中的『異類』,雖然沒到被排斥的地步,可是我太太還是繼續在我家的小佛堂拜她的佛祖,我就拜我的上帝,教會牧師游博宏有說應該要拆偶像,可是要是家人不是心甘情願的,可能真的會鬧家庭革命!」 之所以會從佛教到基督教,是有一年夏天隨著在公園做晨操的夥伴到桃園大溪郊遊,林明德看到大溪公園旁有一間造型奇特的大溪長老教會,又發現有「福音咖啡」可以喝,雖然自己那時還是佛教徒,明明知道進教會是件忌諱的事,但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大家說要找地方休息,就硬著頭皮進去,結果「福音咖啡」都被人喝完了,還好教會還有拿出鋁箔包飲料請大家,教會牧師陳道雄也坐下來跟跟大家聊天,走時便留下聯絡資料。 沒想到,之後陳道雄就聯絡新莊教會牧師游博宏,剛好林明德也在找住家附近到底有哪間教會,就這樣,林明德在游牧師邀請下,進到新莊教會第一次做禮拜,「我記得那天是2009年7月10日,然後,過了不到3個月,10月4日我就受洗了。」 為何要那麼快受洗?「因為我年紀大,時間不多了,所以要趕緊掌握機會;另外,則是牧師給我的感受,與過去佛教的師父不同。」林明德進一步解釋,因為牧師就是牧羊人,他會照顧羊群,「可是信佛時跪拜師父,要是他沒叫我起來,我還不能起來呢!」有一次林明德跟教會的人出去,在路上看見狗屎,游牧師還用腳擋在狗屎前,要大家小心別踩到,「過去我信佛時,都是我去擋狗屎讓師父過耶!」 至於10多年前為什麼會投入環保?林明德說,原本是想利用晨間早起打掃居家環境,順便多少運動一下,沒想到越掃越寬,「從我家門口掃到整條街、整個社區;從半小時、1小時到一上午,但沒想到,睡個午覺起來又到處是垃圾。」林明德算過,要是自己一個人把整個台灣都打掃一遍,可能要花4109年;要是能讓2300萬人都動起來一起做,讓台灣乾淨一次,乘除下來,每人只要花90分鐘,所以他便寫下「打掃台灣」計畫書,並在1998年10月8日以25天的時間,進行第一次的環台撿垃圾活動。 信主前,林明德從1998到2006年共環台5次,今年要第6度為環保環台,並提出「關懷老人」、「全面實施老人免費裝假牙」、「救濟弱勢窮困者」、「籌設窮人銀行」4大訴求,來喚起大家對老人、對弱勢、對環保的重視。走過全台眾多鄉鎮,林明德有一個感想就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信耶穌!」 最後,林明德有一個請求,期待要是大家看到有位留著白色鬍子、推著一台上頭載滿各樣衣物器具娃娃車時,別以為是個流浪漢,「那人就是我!」若有人願意陪他走一段,與他一起做環保,讓台灣更乾淨,或是讓他有個舒適處暫住一宿,請電洽:0910-134585。 69歲養蚵婦人謝素|反國光石化 採訪◎張米璐 祈求聖靈光照我願一生敬天、愛土地 在國光石化第2次專案小組會議中,婦人以海口台語腔調侃侃而談,「國光做下去之後,我們3代人不知道要怎麼活,只能等死&hellip&hellip我禱告的時候,上帝有講這個土地是要做觀光,上帝有為阮預備了一條純正的路給阮走,互阮台灣人有榮光尊嚴&hellip&hellip」婦人是來自芳苑,人稱「素長老」的謝素。 * * * 幼時住在芳苑路上,8歲偶然在街道聽見牧師佈道,素長老至今仍清楚記得當時啟發她來信主的詩歌:「我聽牧師唱『真主上帝造天地,能光能暗無人能』,聽3遍我就會跟著唱了,牧師還走過來摸我的頭說『這個囝仔真巧!』」 回到家後,看著滿桌神明偶像,牧師的話言猶在耳:「世間假佛人所刻,當知敬拜沒利益。」她起了懷疑,就將身高搆得到的每尊神像,都拿起來摸、端詳一番,「我看那些木頭,輕輕的、底部平平沒什麼,我把他們拿起來,也沒怎麼樣。」揮別了從小信仰的民間宗教,素長老單純的開始信靠真主上帝;嫁到芳苑鄉之後,固定在芳苑教會聚會,後來還被選為教會長老。 不識漢字的素長老很喜歡讀聖經,讀到書背脫了線就再換一本,現在手上是第4本白話字聖經。素長老說,年輕時讀起來沒滋味,但隨年齡增長,聖經中祝福的話語、神的義怒,字字句句刻心頭。他們家每扇門的對聯,都是自己的信仰體會,正門上「榮光外套」「公義冠冕」,是她對自己的提醒,基督徒的行為要配得上帝所賜的榮光外套,更要勇敢去做上帝喜悅的事、將公義的冠冕戴在頭上。 時常禱告、領受上帝大能的素長老,有時凌晨4點多起來安靜禱告;工作時、騎車時,她抓住每個機會親近神,神也親近她,使她禱告有功效、言語有能力。 平日種植蘆筍、花生,也下海去插蚵、撿文蛤,半農半漁的素長老,得知國光石化預定蓋在彰化大城、芳苑海邊時,便以一介女流勇敢在眾人面前發聲,她認為這片土地是上帝所創造,生存權也是上帝賜給萬民的,居住在這裡的人怎可容許為了賺錢而惡毒地傷害環境?施行公義的上帝,斷不容許此事發生,而身為上帝託付管理土地的人,更不能從後代子孫手中掠奪上帝恩典的賞賜。因此,她積極參與反國光石化的活動,常常以聖經的話語傳遞愛土地的觀念。 其實,要在眾專家學者面前說話,素長老還是會緊張,但是她全然交託,每每要上台之前就求聖靈光照,「上帝讓我不要自作自專,一切所講攏照?啟示。」一直禱告到臨上台前一刻,上帝掌權,讓她流暢表達,無所畏懼的在總統、媒體記者面前勸戒人類不可對環境作惡、引發上帝的憤怒。 在眾人看來是穿著榮光外套、頭戴公義冠冕, 為公義之事奮力一搏,但對素長老來說,反國光石化只是遵循上帝旨意的事情之一。幸而,在眾多聲浪中,國光石化最後遠離彰化,另覓去處。 現在每週都到老人養護中心去傳福音的她引以為念的,就如家中對聯所寫,以「基督福音救台灣」;也像8歲就會吟唱的這首台語聖詩「真主上帝造天地,能光能暗無人能,冥轉做日日轉冥,生成萬物功勞圓&hellip&hellip」素長老祈願敬天、愛土地,一生走在真主上帝的道路上。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聖靈降臨,大行公義

◎方嵐亭 &nbsp除了復活節與聖誕節,聖靈降臨節被稱為基督教的第三大節期;這一天,也稱作五旬節,就是主復活第50日,不但是耶穌的門徒得著聖靈的澆灌,向外宣揚福音的開始,也是教會誕生的日子。 新約聖經使徒行傳對聖靈有特別深刻的體會,2章2節提到聖靈降臨是忽然有聲音從天上下來,彷彿一陣大風颳過的聲音,充滿了他們坐著的整個屋子。對於身處台灣的基督徒來說,很容易在聖靈降臨節前後體會這幅景象。畢竟,復活節後的第50天,約莫是台灣的5、6月,這個季節,往往在午后或清晨,會從天來個大雷響,接著就是突來的傾盆大雨。在燠熱幾近窒息的天氣,瞬間吹來一陣涼風,雨嘩啦嘩啦下個不停。那第一道風的清涼吹拂,帶給人希望的感受,正像是聖經中描述的,如風一般的聖靈。聖靈,並非讓人遙不可及,而是無法抗拒。 作者路加以「聖靈充滿」來表達耶穌的門徒從未有過的強烈屬靈經驗,這種經驗使他們大有能力與熱心要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每次的聖靈充滿,讓使徒們不是放膽講論上主的道理,便是奉耶穌的名行神蹟奇事。這的確是令人驚訝的,在精神領袖耶穌基督受難後,平凡的門徒曾經無法克服人性中的恐懼與軟弱,各自避難;然而,藉著聖靈的力量,他們成為無懼的勇者,領人悔改、歸向上主的公義。 使徒行傳到了第2章結束時,提到許多人領受了門徒的信息,並接受洗禮;信徒增加了3000人,專心向使徒們領教、參加團契生活、分享愛筵,一起禱告、一起頌讚上帝,人人保持和睦的關係,主便天天把得救的人數加給他們。那天,使徒的行動讓我們再一次體會有聖靈的能力與他們同在,那是主的靈臨到。作者呈現聖靈的到來,不僅只是個人經歷神的奇妙體驗而已,更有教會的「見證運動」。出於上帝揀選,要向貧窮人傳佳音,因上主「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光明;受欺壓的,得自由;並宣告主拯救祂子民的恩年。」如今,普世教會都實踐著,當聖靈降臨在我們身上,你我就要得著能力,要在全地作耶穌基督的見證人。這是見證上主在人的歷史中不斷行動,是一種充滿公義的行動。&nbsp 我們要說:「聖靈請來!讓我們虛心悔改、大行公義。」聖靈的降臨使我們找回盼望,聖靈的充滿讓我們剛強勇敢。除了用言語、文字的傳達,更需要行動的參與來彰顯聖靈的力量,哪怕遭受戲謔、嘲諷甚至迫害。祈願藉著聖靈,我們能公義的管理、負責上主的創造,在愛裡毫無懼怕的分享和傳遞正確的意念與行動。 &nbsp 本主日為聖靈降臨節。使徒行傳2章1~41節記載,當時許多人領受聖靈的澆灌並接受洗禮;那一天,信徒約增加3000人。今天,在台灣的我們也當如此禱告說:「聖靈啊,請來!我們要脫離對這片土地所行的邪惡之事,我們要虛心悔改、大行公義;為了台灣,我們要剛強壯膽,發出公義之聲也行出疼愛之舉;我們要敬天、愛土地,努力領人歸向上主的公義,奉主的名 禱告,阿們!」 33歲部落青年林淑玲|回鄉反美麗灣 採訪◎李信仁 求主赦免,教我們不單顧自己的事 &nbsp 「我要杉原灣,不要美麗灣!」去年聖誕前夕,台東莿桐部落青年林淑玲和一群年輕人在台東街頭宣揚「反美麗灣」。「杉原海岸,我們阿美族人稱fudafudak,意思是美麗的沙灘,但2007年美麗灣飯店動工,海岸美麗不再,醜陋的建築阻擋人們親近大海。」林淑玲激動地說。 杉原海灘旁的莿桐部落是林淑玲成長的地方,坐在沙灘聽父母長輩說故事、赤腳追逐浪花玩遊戲,這是最美的童年記憶,看著政府放任財團侵佔海岸,童年玩耍的杉原海水浴場早已面目全非,只剩那座醜陋的水泥怪獸──美麗灣飯店。 2008年,林淑玲返鄉投入反美麗灣運動,不只捍衛環境,也同時重新追尋失落的信仰與童年回憶。小時候林淑玲跟著外公到加路蘭天主堂參加彌撒與兒童主日學,「外公早年生活艱苦,東海岸的天主教會與神父、修女很關心外公與媽媽,我們的生活得到教會的幫助。外公很年輕就信天主成為天主教徒,每個禮拜天都會帶我到教會,我也很喜歡教會的活動。」 國中時,林淑玲就讀花蓮海星中學,這所天主教學校有彌撒和聖經課程,建立了她的信仰和生命根基。但國中畢業後回到台東唸高中,林淑玲沒有固定到教會,出國唸書加上工作後,去教會的次數變得更少,「雖然有心,而且不排斥回到教會,但那幾年生命中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覺得信仰、教會不是最重要的事。」林淑玲與部分教會青年一樣,為了學業工作而離開教會。 在外飄泊多年後,幾年前林淑玲又回到故鄉莿桐部落。「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回來,只覺得故鄉在召喚著&hellip&hellip」林淑玲說,回到部落見到大多是老人和小孩,多數年輕人都到外地討生活了。她很想找尋盼望,但看見部落呈現凋零的狀態,面對生計、環境等現實衝擊,有時令她感到疲憊。 有一年聖誕,教會到林淑玲的家報佳音,令她感動不已,驚覺「好久沒去教會,天主竟然沒忘記我。」應該要回去教會了。再次走進童年最熟悉的加路蘭天主堂,「教會變化很大,小時候爆滿的盛況不再,人變得少,裡面冷清許多。」林淑玲說,教會反應了東部人口外流的現況。 她與母親格外珍惜重返教會和重新尋求信仰的機會,回顧曾經走過的道路,即使曾經離開教會,但從小就建立的信仰始終伴隨著,基督信仰更引導林淑玲走上「反美麗灣」的路。 政府引進財團到杉原蓋美麗灣飯店,起初多數莿桐居民沒有特別反應,甚至覺得美麗灣可以帶動當地就業和經濟發展,剛開始林淑玲保持觀望,對美麗灣沒有特別感覺,聽到反美麗灣的聲音,也沒有馬上表示支持,一切先看看再說,她說:「我不是第一個跳出來反美麗灣的人,可是看到伴隨自己長大的環境變樣,父母對著大海說故事的景象,和那幢佔據沙灘的建築形成強烈對比,而且聖經告訴我們『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何況是自己的部落遇到危機。」於是她毅然投入反美麗灣行動。 「反美麗灣」最大阻礙來自台東和部落居民本身,林淑玲表示,東部工作難找,以及政府、財團強大資源介入,當地人覺得飯店、度假村吸引觀光客,有什麼不好?她到處說明保護環境和反對海岸財團化、私有化,也時常遭到砲轟,但她仍然堅持下去,從不責怪立場不同的人。 林淑玲最喜歡「天主經(主禱文)」,唸「天主經」帶來力量,她說,耶穌祈禱「求?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許多抵擋「反美麗灣」的人和多數人一樣,為了生活而早出晚歸,不需苛責,因為耶穌會寬恕、承擔所有人的罪。曾經祈求「上主,原諒我不是第一個出來反美麗灣的人」的林淑玲,現在積極串連各界力量、盼望民眾覺醒,政府和財團改變,她說,上主原諒她,相信祂也能赦免那些不明白的人。重要的是要與主同行,走祂的路,就是「守護杉原灣,反對美麗灣」,雖然路途艱難,還是要向前走。 65歲台灣阿甘林明德|環台撿垃圾 採訪◎林宜瑩 &nbsp 行萬里路也要來信耶穌做環保 &nbsp 他是被人稱為「環保的台灣阿甘」林明德,今年65歲,在63歲時受洗。過去篤信佛教的過程,他視為是一種操練,等時機成熟便轉換跑道,不過林明德坦白說,真的很難,「因為家族都是佛道教背景,做了信耶穌的決定,讓我成為家人眼中的『異類』,雖然沒到被排斥的地步,可是我太太還是繼續在我家的小佛堂拜她的佛祖,我就拜我的上帝,教會牧師游博宏有說應該要拆偶像,可是要是家人不是心甘情願的,可能真的會鬧家庭革命!」 之所以會從佛教到基督教,是有一年夏天隨著在公園做晨操的夥伴到桃園大溪郊遊,林明德看到大溪公園旁有一間造型奇特的大溪長老教會,又發現有「福音咖啡」可以喝,雖然自己那時還是佛教徒,明明知道進教會是件忌諱的事,但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大家說要找地方休息,就硬著頭皮進去,結果「福音咖啡」都被人喝完了,還好教會還有拿出鋁箔包飲料請大家,教會牧師陳道雄也坐下來跟跟大家聊天,走時便留下聯絡資料。 沒想到,之後陳道雄就聯絡新莊教會牧師游博宏,剛好林明德也在找住家附近到底有哪間教會,就這樣,林明德在游牧師邀請下,進到新莊教會第一次做禮拜,「我記得那天是2009年7月10日,然後,過了不到3個月,10月4日我就受洗了。」 為何要那麼快受洗?「因為我年紀大,時間不多了,所以要趕緊掌握機會;另外,則是牧師給我的感受,與過去佛教的師父不同。」林明德進一步解釋,因為牧師就是牧羊人,他會照顧羊群,「可是信佛時跪拜師父,要是他沒叫我起來,我還不能起來呢!」有一次林明德跟教會的人出去,在路上看見狗屎,游牧師還用腳擋在狗屎前,要大家小心別踩到,「過去我信佛時,都是我去擋狗屎讓師父過耶!」 至於10多年前為什麼會投入環保?林明德說,原本是想利用晨間早起打掃居家環境,順便多少運動一下,沒想到越掃越寬,「從我家門口掃到整條街、整個社區;從半小時、1小時到一上午,但沒想到,睡個午覺起來又到處是垃圾。」林明德算過,要是自己一個人把整個台灣都打掃一遍,可能要花4109年;要是能讓2300萬人都動起來一起做,讓台灣乾淨一次,乘除下來,每人只要花90分鐘,所以他便寫下「打掃台灣」計畫書,並在1998年10月8日以25天的時間,進行第一次的環台撿垃圾活動。 信主前,林明德從1998到2006年共環台5次,今年要第6度為環保環台,並提出「關懷老人」、「全面實施老人免費裝假牙」、「救濟弱勢窮困者」、「籌設窮人銀行」4大訴求,來喚起大家對老人、對弱勢、對環保的重視。走過全台眾多鄉鎮,林明德有一個感想就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信耶穌!」 最後,林明德有一個請求,期待要是大家看到有位留著白色鬍子、推著一台上頭載滿各樣衣物器具娃娃車時,別以為是個流浪漢,「那人就是我!」若有人願意陪他走一段,與他一起做環保,讓台灣更乾淨,或是讓他有個舒適處暫住一宿,請電洽:0910-134585。 69歲養蚵婦人謝素|反國光石化 採訪◎張米璐 祈求聖靈光照我願一生敬天、愛土地 在國光石化第2次專案小組會議中,婦人以海口台語腔調侃侃而談,「國光做下去之後,我們3代人不知道要怎麼活,只能等死&hellip&hellip我禱告的時候,上帝有講這個土地是要做觀光,上帝有為阮預備了一條純正的路給阮走,互阮台灣人有榮光尊嚴&hellip&hellip」婦人是來自芳苑,人稱「素長老」的謝素。 * * * 幼時住在芳苑路上,8歲偶然在街道聽見牧師佈道,素長老至今仍清楚記得當時啟發她來信主的詩歌:「我聽牧師唱『真主上帝造天地,能光能暗無人能』,聽3遍我就會跟著唱了,牧師還走過來摸我的頭說『這個囝仔真巧!』」 回到家後,看著滿桌神明偶像,牧師的話言猶在耳:「世間假佛人所刻,當知敬拜沒利益。」她起了懷疑,就將身高搆得到的每尊神像,都拿起來摸、端詳一番,「我看那些木頭,輕輕的、底部平平沒什麼,我把他們拿起來,也沒怎麼樣。」揮別了從小信仰的民間宗教,素長老單純的開始信靠真主上帝;嫁到芳苑鄉之後,固定在芳苑教會聚會,後來還被選為教會長老。 不識漢字的素長老很喜歡讀聖經,讀到書背脫了線就再換一本,現在手上是第4本白話字聖經。素長老說,年輕時讀起來沒滋味,但隨年齡增長,聖經中祝福的話語、神的義怒,字字句句刻心頭。他們家每扇門的對聯,都是自己的信仰體會,正門上「榮光外套」「公義冠冕」,是她對自己的提醒,基督徒的行為要配得上帝所賜的榮光外套,更要勇敢去做上帝喜悅的事、將公義的冠冕戴在頭上。 時常禱告、領受上帝大能的素長老,有時凌晨4點多起來安靜禱告;工作時、騎車時,她抓住每個機會親近神,神也親近她,使她禱告有功效、言語有能力。 平日種植蘆筍、花生,也下海去插蚵、撿文蛤,半農半漁的素長老,得知國光石化預定蓋在彰化大城、芳苑海邊時,便以一介女流勇敢在眾人面前發聲,她認為這片土地是上帝所創造,生存權也是上帝賜給萬民的,居住在這裡的人怎可容許為了賺錢而惡毒地傷害環境?施行公義的上帝,斷不容許此事發生,而身為上帝託付管理土地的人,更不能從後代子孫手中掠奪上帝恩典的賞賜。因此,她積極參與反國光石化的活動,常常以聖經的話語傳遞愛土地的觀念。 其實,要在眾專家學者面前說話,素長老還是會緊張,但是她全然交託,每每要上台之前就求聖靈光照,「上帝讓我不要自作自專,一切所講攏照?啟示。」一直禱告到臨上台前一刻,上帝掌權,讓她流暢表達,無所畏懼的在總統、媒體記者面前勸戒人類不可對環境作惡、引發上帝的憤怒。 在眾人看來是穿著榮光外套、頭戴公義冠冕, 為公義之事奮力一搏,但對素長老來說,反國光石化只是遵循上帝旨意的事情之一。幸而,在眾多聲浪中,國光石化最後遠離彰化,另覓去處。 現在每週都到老人養護中心去傳福音的她引以為念的,就如家中對聯所寫,以「基督福音救台灣」;也像8歲就會吟唱的這首台語聖詩「真主上帝造天地,能光能暗無人能,冥轉做日日轉冥,生成萬物功勞圓&hellip&hellip」素長老祈願敬天、愛土地,一生走在真主上帝的道路上。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