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化藝術

老公報選錄

◎吳仁瑟 T&acirci-o&acircn H&uacute-si&acirc? K&agraveu-h?e-p&ograve 1885 第 5 張 光緒11年10月 &nbsp 大會&ecirc紀錄 吳禮智講:──&nbsp 咱看聖冊幾偌所在,就知咱&ecirc主無it-tio?h(顧念)別物不過是要緊人&ecirc靈魂。保羅、彼得攏是按呢。今beh興起這個t&ecirc銀請先生&ecirc代誌,傳道理&ecirc人m?-thang住t?厝內讀冊;in著去chh?e兄弟,也chh?e世俗人。兄弟若有teh掛慮就k? in安慰;兄弟若beh趁世俗,就khah不敢,因為ta?uh-ta?uh有人來,in就驚。T?橋仔頭有趁這個法度,就是ch?-ch?人koh來。Koh有人常常teh講,外國人來傳道理是好,不過這個鴉片是不好。今咱b?會去勸hiah &ecirc外國人,不過thang祈禱上帝h?? in m?-thang再來。 Siau Hiu?-ian講:── 聖冊記載先知人有時有禁食,救主有禁食,也講後來伊&ecirc學生也著&aacuten-ni。(馬可2:20)Phah算禮拜日早起tio?h禁食,替眾教會kap世俗人祈禱。因為彼早起無煮食,khah好約束家內h??伊安靜。 吳雞母講:── 有一項大阻擋,khah大面是因為新港社人&ecirc教會teh &icirc?-t&icirc?(麻煩)。Ang-b&oacute?兩個攏屬教會,若beh了離因為小kh&oacutea &ecirc因toa?就放伊去。Ang koh牽世俗人,就s&ogravea變世俗&ecirc款;b&oacute?也是按呢。內山4個教會常常因為按呢teh攪擾。Koh一項;聖冊講,丈夫做頭,著疼某。今in t? hia去h?? 某chio,所生&ecirc囝是接老母&ecirc字姓,若t&uacute著beh chham伊soah,囝著還in某。這個代誌真正h&ugravei-khì若無官府k? in料理,驚了人無法伊。 甘牧師講:── 看有啥麼阻擋&ecirc代誌,有甚麼好法度thang h??教會興旺是真好,總是咱m?-thang b?記tit這號興旺攏是上帝賞賜,所以教會著怎樣,上帝才歡喜h??伊興旺。我phah算有一項要緊就是教會常常tio?h感伊&ecirc恩。上帝&ecirc恩典實在有大顯出t?咱中間。T? 10 g?a年前,這台灣專專是烏暗&ecirc所在。今已經有30 g?a間&ecirc禮拜堂,有千g?a人領受洗禮,有大學,有中學,也四界有真好&ecirc機會thang引導人來聽咱&ecirc主耶穌&ecirc福音。M-thang掛慮後日&ecirc事,m?-thang倚靠家治&ecirc拖磨,心著平安歡喜;koh為著咱已經所得著,大家著o-l&oacute感謝上帝無息。也有一項,就是咱著si&agraveu念別人&ecirc時,以色列四散&ecirc百姓就lia?h做koh-khah要緊。Che猶原是照聖經&ecirc教示,因為羅馬人書11章12節有記載講:「以色列人po?ah倒,是做通世間&ecirc福氣,in...

Koh chh?g一遍,《虱目仔?滋味》

◎王昭華 &nbsp《虱目仔&ecirc滋味》是一本書,是我上合意(kah-&igrave)&ecirc一部台語小說集,2006年熱天出版,內底總仔共7篇台語小說,作者筆名「清文」,用漢羅&ecirc方式(漢字+羅馬字)書寫。 萬幸活t?一?人類歷史上上蓋厚「字」&ecirc時代,逐工,對個人電腦kap印刷廠&ecirc機器毋知製造出偌濟&ecirc文字,囡仔人袂曾(b?-ch&ecircng)讀國校仔就開始認字,驚輸人輸代先;學校、圖書館kap欲倒欲倒&ecirc冊店、出版社,不時辦活動推廣「閱讀」,提倡「好書大家讀」。市面上,chiah呢濟&ecirc新書舊冊、chiah呢仔大&ecirc文字量,百百種花貍哩貓各國文學作品──敢會當按呢講咧?攏是用華文寫&ecirc(翻譯&ecirc),專(全)是為華人來服務(夠幸福兮!)。借問:茫茫書海,敢有一本書,會當小來體貼、服務我一下?&hellip&hellip我,母語是H?-l&oacute話&ecirc中年女性,甘開300箍買一本冊&ecirc消費者,真想欲看「好看」&ecirc母語小說,題材愈普通愈好,會當好好仔將一?有意思&ecirc故事講h??好,就好。 「好看!」──《虱目仔&ecirc滋味》就是一本h??我會當按呢,看了向人?頭(t&igravem-th&acircu)肯定&ecirc小說。 對母語是H?-l&oacute話&ecirc台灣人來講,濟濟人欲讀台語小說是有困難&ecirc,就若像欲寫台文誠(chi&acirc?)困難仝款。聽、講、讀、寫這4項能力,咱一直干焦守t?半爿工夫(聽、講),無通下(h?)精神kap資源去開發另外半爿(讀、寫)。一般人若有閒工,寧可去學有路用&ecirc外語,何況chit-m&aacute &ecirc社會,大人、囡仔、少年&ecirc,時間攏剁kah碎碎碎。如此光景,人kap書&ecirc相遇,就和人kap人&ecirc相遇仝款,欲會入心,需要非常&ecirc愛情。 「好看!」──讀者必須自己備辦誠心(好奇心也可以),願意克服台文&ecirc「歹看」,接納漢字、羅馬字組成文句&ecirc款式,有耐性沓沓仔練目睭,練kah看會順、會入,漸漸跙落去小說中&ecirc世界,才會領受著內容&ecirc「好看」。(冊上頭前&ecirc〈編輯說明〉kap〈白話字簡介〉,對「新手上路」不止仔有幫助) 《虱目仔&ecirc滋味》按怎好看?我感覺我看著「純」&ecirc台語,真滿足;毋過,家己隨有意識著這份「純」&ecirc妄念,小說中敢毋是用真濟向日本話借來&ecirc語詞(攏有附詳細&ecirc註解),何「純」之有?我渴望kap誤解&ecirc彼份「純」,斟酌k?檢驗,其實是無借華語詞、未受華語影響以前&ecirc台語。彼階段&ecirc台語,實在有夠活氣,足精采!阮遮&ecirch??國民教育kap電視毒(th?u)kah透&ecirc少年輩,根本綴(to&egrave)袂著。進前,可能干焦有通t?布袋戲、歌仔戲、唸歌,去h??彼份語言&ecirc「純」(「純」kah連日語借詞都無喔)電著;毋過,對透過語言牽連出來&ecirc才子佳人忠孝節義實在厭si?n,對譀古(h&agravem-k&oacute?)激詼諧嘛已經笑無啥會出來(該然是年歲&ecirc關係),一直誠向望會當koh聽著、看著一寡啥物新&ecirc物件,但是家己猶無彼?才情創造出來。 真歡喜《虱目仔&ecirc滋味》h??我感受著一份「新」。無毋著,雄雄看,伊穿&ecirc是一軀(su)舊衫,舊&ecirc語言、舊時代&ecirc人情世事,發生t?舊&ecirc都市(高雄市、屏東市、台北市,毋是草地田庄&ecirc鄉土情),但是伊確實是一軀舊布重裁、裁了誠合軀(ha?h-su)&ecirc新衫──語言完全合內容,小說敘事合查某人實實在在&ecirc心境──「合軀」上?!就算無著時,免對時行嘛有伊家己&ecirc味,敢毋是?特別是t?眾人比大軀、比「漏」&ecirc時代。「合軀」&ecirc?,毋是欲h??外人看?&ecirc ni&acirc,第一要點是愛貼身、貼心,貼穿彼軀衫&ecirc查某人自己&ecirc身、心。 《虱目仔&ecirc滋味》作者「清文」是一位女性,本名朱素枝,1959年t?高雄鹽埕埔出世,to&agrave過監理所,做過貨櫃公司會計,有2?查某囝,1986年規家伙仔搬來台北中永和。1998年t?地下電台聽著阿仁(台文作家陳明仁)介紹家己&ecirc新冊《A-chh&ucircn》,才知影世界上竟然有用台語寫&ecirc小說!自按呢,去報名參加台語文基礎班,後來就t?李江?台語文教基金會食專職&ecirc頭路,是為著推sak台語,答答滴滴&ecirc代誌攏恬恬窮(kh&ecircng,蒐集)來做&ecirc重要人物。 今年熱天,koh一擺重讀素枝姊&ecirc《虱目仔&ecirc滋味》,心內猶原會按呢喝聲:「人這毋才是台語!啊妳寫彼是啥物?!」&hellip&hellip十二萬分希望各位攏會當交關一本,買來讀看覓,就知影「好看!」&ecirc台文作品是啥物滋味!

牽阮的手

&nbsp在自由不被允許的年代 是什麼樣的男人讓她選擇離家出走? 在民主不被容許的台灣 是什麼樣的愛讓他們冒死走上街頭? 繼紀綠片《無米樂》之後,莊益增、顏蘭權兩位導演再度聯手,打造台灣本土的愛情詩歌《牽阮的手》。 以台灣光復後60年為歷史背景,人權醫師田朝明與田孟淑女士的愛情故事為主軸,勾畫出台灣近50年來、逐漸被大家所遺忘的民主運動血淚史詩,也帶領觀眾重回歷史懷抱,看大時代如何影響小人物,小人物又如何在大時代的洪流下,活出屬於自己的熱情生命。 真摯愛情 攜手上街頭 一生總要不顧一切愛過一次,在自由不被允許的保守1950年代,還在讀高中的田孟淑,在一次音樂欣賞的場合與田朝明醫師相識。田朝明當時問她:「看得懂日文嗎?」並從一本《銀之湯匙》開始,帶她進入文學、哲學與天文學的世界。田孟淑後來與這位大她16歲田朝明醫師相戀,戀情曝光以後,因為年齡的差距與同姓的禁忌,田孟淑的父母非常反對,千方百計嘗試斬斷這段戀情,於是田孟淑與田朝明毅然決然決定私奔。真摯的愛情讓兩人一路相知相惜,直到後來92歲的田朝明醫師因長年中風病痛逝世,熱情活潑的田孟淑始終不離不棄,與他一起牽手走過半世紀時代的大風大浪,以及生命中每一刻喜怒哀樂。 究竟田朝明是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讓田孟淑選擇離家出走?在民主不被容許的台灣,又是什麼樣的愛,可以讓田孟淑與田朝明冒死走上街頭?田孟淑與田朝明因為愛情而結合,用生命的熱血,見證了那個年代人與人之間的情、人與土地之間的愛,也見證了我們曾牽手走過最浪漫的年代。 歷史動畫 橫跨50年 本片大量使用資料影片、翻拍老照片(包括田孟淑保存的舊時代照片、與各個年代的民主運動照片)、翻拍各種資料(如田朝明用日文寫給田孟淑的情書)與動畫,來補強影像的力量。 8段動畫故事橫跨台灣50年的歷史,影片中的女主角從17歲青澀的少女,隨著生命史的發展,一步步變成50幾歲勇敢的女人,這些變化的過程,不僅意味兩位主角容貌的變化,更重要的也呈現整個大環境衣食住行等的變化。所以,繪製歷史動畫有一個相當繁重的工作,就是尋找各個年代的資料照片、說明。以行為例,從牛車變化到腳踏車、摩托車、各式各樣的汽車等。而更困難的考證如:建築物、馬路、髮型、服飾、鞋子、醫院的設備、郵筒、電話等,極為繁瑣的點點滴滴,都必須依不同年代的風格去繪製,才能讓觀眾走入不同的年代氛圍。50個年頭,千萬種事物的變化非常大,特別是台灣長年對史料不夠重視,沒有任何圖庫可提供協助,所以僅能靠那個年代的生活畫作、有歷史考究的電影等等,來協助動畫繪製。 寫實動畫在製作上,最困難的莫過於表演,特別是肢體語言與表情。一般動畫公司的繪製人員要精準地拿捏表演的氛圍,光是透過言語很難達到精準的溝通,所以導演必須以真實的演員去進行表演、拍攝、剪輯成完整的故事,才能夠讓動畫工作人員精準執行,減少不必要的修正時間。 除了表演以外,另一個需要拿捏的是時間長度。事實上,若沒有透過真實表演的影片剪輯,功力再強的導演也很難單憑文字做出正確的時間長度,倘若時間長度控制不佳,那就會失去動畫故事的節奏,失去節奏的影片便無法吸引觀眾的專注力。 其中有個動畫片段十分有意思,田孟淑父親嚴禁兩人交往,田孟淑決定私奔,動畫中先是表現青春少女對家園的眷戀,親吻著家中的榻榻米,男方則在家中等待,心中焦慮難耐,最後兩人在盛開的鳳凰花中相會;純真熱切的情感穿透整部影片,讓人感動。 &nbsp 【上映訊息】 時間:11月18日開始 地點:台北信義威秀影城 中壢威尼斯影城 新竹大遠百威秀影城 台中、台南新光影城 高雄大遠百威秀影城

掃羅王的槍

&nbsp雖貴為大能勇士之後,恐懼卻如影隨形;雖身強體壯,高大俊美,靈魂卻是自卑的侏儒;雖知自己尊貴的身分是神所賜予,卻老犯向民意妥協的糊塗;雖深需能人勇將共同分擔治理重責,並保障自身安全,卻總無法克制對傑出人才的不信任;於是,槍,成了掃羅王唯一的倚仗!當恐懼來臨、自卑作祟、民意壓逼、安全感失守、妒火中燒之時,先下手為強的自衛本能,就會在掄槍亂舞中,虛張聲勢,向威脅進攻,即便那只是杯弓蛇影! 當掃羅年近不惑,在一次為父尋驢的旅程中,神透過先知撒母耳將他膏抹為以色列的第一位君王。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在以色列最小支派的至卑微家中發生,對一個自我形像甚低的掃羅而言,自然困惑莫名,甚至到了一種躲在器具房中逃避事實的地步。可惜的是,這個奇異恩典卻敵不過老我。 於是祝福變咒詛,青蛙變不成王子,在掃羅登基之後,所行愈益卑賤乖張,心志轉不為成人,惡事卻越來越老練。終至神人共憤,自毀前程,最後還伏在自己的刀上而死,連3個兒子都一起陪葬。那曾多次想將忠臣大衛釘在牆上的槍,最終射向自己,還更慘──身首異處:屍身在牆上示眾,首級與軍裝,成了外邦神明的供品,明明地羞辱了當初揀選他的神!唉,無法與所蒙召之恩相稱的生命,哪是「悲哀」一詞了得! 當初攪擾掃羅的惡靈,如今一樣如同吼叫的獅子,大搖大擺地在遍地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章8節)。而掃羅的槍,也進化成了謊言,被嫉妒導引,欲中傷傑出的忠臣義僕!這些掃羅,雖曾因著神的恩典,在淤泥中被揀選出來,在地上擁有決定性的職位,甚至穿著君尊祭司的外衣;然而內裡,卻仍私藏著被自卑與不安全感扭曲的靈魂。他們或擁有頭銜,或資源豐富,或占有絕對優勢,或也能說話像先知。但當周圍出現了一位更深受歡迎的傑出大衛時,不管他多單純多善良多順服多配合,這些掃羅,最終仍會因著老我的半死不活,衝動用槍,以不惜玉石俱焚的態勢,撲向這個大衛,直到他為自己的傑出付出相當的代價為止。 當代作家余秋雨在《人生風景》一書中曾說:「謊言的最強大之處,不在它的內容,而在它所包含的『免碎結構』:被它攻擊的那個人雖然最知真相,最想闢謠,卻失去了闢謠的身分。因此,以謊言的劍戟傷人,完全可以不在乎直接抵抗,而四周的援軍又總在遲疑。」 不過,神還是公義的。掃羅的槍,原來,是回馬槍&hellip&hellip。 &nbsp

週末市集

◎林昌華 長長的街道,不見輪車呼嘯; 如果有,就是載運嬰兒初識世界的推車,安靜滑過。 叫賣、詢問、笑鬧、低語,此起彼落在空氣中跳躍, 炸魚、烤雞、煎餅、加上鯡魚香味,混雜各式氣味往來流轉。 此端路口黑人吹奏口琴拍擊皮鼓; 彼端手風琴手配合黑管,詠歎吉普賽的漂浪之歌, 往來人群的眼神沒有停歇腳步。 咖啡座上顧客安靜望向人群,但是他們的心思不在那裡。 房舍頂端站立的整排鷗鳥,好奇望著, 週末市集的風景。

積木

◎林昌華  方、圓、短 、長 丈量、比較、堆砌 夢想、規劃、執行 矗立高點,總觀全局 喔!喔!喔! 我是一隻風信雞 站得太高,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

唱song聖詩與上帝國流行文化

&nbsp◎朱約信頭皮 為了推廣2009年版的新版《聖詩》,總會青年事工召集了一群青年音樂同好,由流行音樂宣教小組「搖滾主耶穌」負責,從2010年初開始,「全國走透透」舉辦了許多場次的「搖滾新聖詩」音樂會,也分別於2010及2011舉辦了兩次鼓勵青年唱「2009年版聖詩」的「唱SONG聖詩」大賽。 「唱SONG聖詩」大賽之前,大家就想說要不然比賽完來出個專輯,留個紀錄,方便推廣。 感謝總幹事張德謙牧師的支持,青年事工及音樂事工委員會的協助,終於突破重重難關,《唱SONG聖詩──聖詩暢頌》專輯在千呼萬喚中,已經在2011年9月上市囉。 這張專輯等於一連串的「聖詩推廣運動」的第一炮,主要是邀請2010年第一次「唱SONG聖詩」大賽的得獎者:使徒樂團、八角塔男聲、Ps23&ampD、北七樂團&hellip&hellip加上幾位基督徒音樂人:豬頭皮、黃國倫、阿弟仔、李伯恩、蕭福德等來共襄盛舉。由「搖滾主耶穌」同工協助編曲、演奏、錄音,一直到設計、包裝、上市。雖然我們能夠使用的製作經費大概連一般主流的1/10都不到,但,本著「不給她做好就有禍了」的心情,音樂方面的質感絕不能輸給主流市場的任何一張作品,外包裝、設計也輸人不輸陣。市面銷售的精裝版包裝刻意模仿新版聖詩外觀,簡直是一本精緻古錐的迷你版聖詩,許多弟兄姊妹拿在手上愛不釋手,都說要多買幾張送給親朋好友。如此的設計包裝甚至已超越大部分市面上的一般主流音樂作品,對不對,不能讓主耶穌丟臉。   &nbsp跨出圍牆的革新音樂 「搖滾主耶穌」的流行音樂宣教事工,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能只在教會圍牆內唱歌讚美主而已,主要我們到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使萬民都做主的門徒。所以,一向以來,「搖滾主耶穌」的事工可能不是那麼關心主內的弟兄姊妹。「搖滾主耶穌」所做的音樂跟一般在教會界大行其道的「乖乖牌敬拜讚美」大相逕庭,並不是看不起「敬拜讚美」,而是,「敬拜讚美」既然已那麼多人在作,數量大概已經爆棚了,是不是應該多多鼓勵教會青少年多往「非敬拜讚美」的類型嘗試。若老是創作「敬拜讚美」,老是在教會圍牆內賣給弟兄姊妹,難道是要「傳福音給基督徒」嗎?而且,出唱片不可以只在教會書房賣,一定要跨出教會圍牆,一般唱片行:誠品、玫瑰大眾等,都要上架。這只是第一小步,連這步都踏不出去,要如何傳福音? 所以,「搖滾主耶穌」所出版的專輯,一直以來也都不是「敬拜讚美」,這張《唱SONG聖詩》等於是「搖滾主耶穌」系列第3張,唱的是聖詩,應該非常「敬拜讚美」才對,結果不是。我們使用了許多革新的音樂型態:「民謠」加上「巴薩諾瓦」、「世界音樂」加上「藍調」、「無伴奏純人聲阿卡佩拉」加上「輕搖滾」&hellip&hellip「原民舞曲」、「龐克」、「熱帶南洋草裙調」、「古典」也可配上「重金屬」&hellip&hellip我們豈不敬拜讚美主,我們是將所有的音樂型態都拿來敬拜讚美主,這樣,才不虧欠上帝的榮耀。   &nbsp福音搖滾的大夢 也因為《唱SONG聖詩》的出版,我們開始策畫一些「宣傳活動」(宣揚基督、廣傳福音)的活動:計畫到全國各大PUB接洽舉辦「聖詩搖滾晚會」,也歡迎弟兄姊妹跟青年事工聯絡,我們可以每個場次聯合數間教會來策畫「街頭福音搖滾」活動。讓我們一邊唱聖詩來敬拜讚美主,一邊來傳揚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不過,光是從「音樂」下手顯然不夠,「音樂」只是整個龐大的「流行文化」當中的一小塊,其他諸如「電影」、「街舞」、「文學」、「繪畫」、「設計」、「科技」等各種形式的流行文化,都是上帝賞賜,都可以好好加以利用,來成為宣教的利器。 所以,我們正在醞釀一個流行文化宣教事工,使用這些雜七雜八的「流行文化」來「宣教」。進一步,我們要自己創造出一套「上帝國」的「流行文化」,讓萬民都可享用,到時,就不用傳福音了,因為,萬民都已經是上帝的門徒了。 應該已經有一些「宗教狂熱份子」,開始密謀在總會成立一個流行文化宣教委員會,還有另一批不見容於傳統教會體制的傢伙也正另謀跨教會的一個流行文化宣教中心,正投入大量的資金、預算、人力、設備&hellip&hellip在這個「創新的未來性前瞻事工」。相信在不久的將來&hellip&hellip看起來像做夢,但,我們願意一直秉持「夢想家」的初衷,抱著染血的彩衣,為上帝國一直努力不懈地打拚,直到主再來,阿們。

摩西的銅蛇

&nbsp血氣嬌養之身,一任性起來,頸項都因充血而特別僵直。當事不順心,血液更加沸騰,如萬蛇在體內竄動,火,就從舌頭點燃,噴燒了一林子的怨言。使得原本已經高溫燻人乾旱難耐的沙漠,更加接近地心的火源。怨聲在火烤蛇掐的交逼當中,主題更加明顯,聽似對神使者的質疑,至終卻直衝天上的神! 像一簍子蓬鬆立體的青菜,在滾燙的油鍋裡縮成一小碟濕扁的菜皮;又像肥大的蝦子烘烤成乾縮捲曲的小蝦米,發怨讟聲的人也在試煉的焚化爐裡化成白骨,爐門一開,灰飛煙滅。夕陽西下紅了沙,輓歌如月升起。痛悔的淚,一公升一公升地&hellip&hellip濕成了小綠洲。夜風呼呼,夾雜著禱告聲與哭聲!白天的燎原火爆,此時,冷卻成銅,安定平靜。 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在這時候吩咐摩西,製造一條火蛇,掛在杆子上,使凡被咬的,一望這蛇,就得以活命。經火煉塑而成的銅蛇,終在經常怨天尤人的以色列社群中,成為凡被蛇咬者在痛苦中的盼望,與從死權中得釋放的救藥。(民數記21章4~9節)使重生者能如熬煉過的銀子,閃閃發亮;如受訓過的舉重選手,肌肉堅實;更像受過火煉水浸的銅蛇,成為仰望者的提醒、鼓勵,與安慰!(詩篇66篇10~12節) 牧場上,有頭曾在荳蔻年華活蹦亂跳,任性聒噪的羊妹妹,在一次脊椎開刀失敗後癱瘓在床。父親早逝,母親到處做清潔工,連回家也沒閒著地做著代工。大弟當起她的全職看護,二弟則因犯案長年在獄中。靠著年輕時去過教會的一點信仰經驗,在全家沒人信主的環境裡,她仍常對主唱歌讚美,並關心來訪者的身心靈、家庭,與教會的狀況。雖然前幾年因病危而氣切失去聲帶的功能,並從那時起,床邊多了氧氣機與濕氣機在幫助呼吸。但她還是一樣張嘴歌「唱」讚美主,開「口」關心別人!偶爾還會用她那已稍有蜷曲的手,歪歪斜斜地寫信給人道謝或關懷。即便如此,她還是常提醒去訪者,有機會就要對神對人說「我愛你」及「謝謝你」,不要等到像她那樣說不出話來了,才在後悔。 天熱了,羊妹妹已瘦到像生物課本的始祖鳥那樣的手腳,因沒有棉被遮蓋而顯得特別醒目。令人想起耶穌的話:「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約翰福音3章14~15節)羊妹妹即便身上留下了諸多與火蛇扭打的痕跡,卻靠著仰望為世人的罪被釘十字架的耶穌,至終,成了一條晶亮堅實的銅蛇,使看到她的人──重新活過!

樓頂

&nbsp從10多層樓高的樓頂一躍而下, 舊事就會過去,一切都可成新? ◎曾如芳 少年小杰,有著稚氣俊俏臉龐卻帶著陰鬱落寞的樣子。他慢慢地爬著樓梯,哭喪著臉、若有所思地一步步走上樓頂,推開頂樓的安全門,他向著頂樓圍牆走去。 10分鐘後,眼神閃爍、行徑猥瑣的中年人阿良,也偷偷摸摸地往樓頂跑,還不斷向後看,彷彿擔心有人在跟蹤他。好不容易走到頂樓,阿良在確定無人跟蹤以後,把頂樓的門輕輕闔上,頭倚在門邊輕聲喘氣;他一轉身,看見小杰的身影,本準備悄悄地躲在角落,沒想到小杰一躍而上圍牆的平台,阿良忍不住出聲:「少年仔!你咧做啥?」 小杰聽到呼喚聲回過頭來,滿臉淚痕的他被阿良嚇了一跳,隨即大吼:「不要靠近我,你再靠近我就要跳了。」小杰邊大吼邊上下打量阿良。 阿良看見小杰的反應,突然恍然大悟自己面對的是一個正準備輕生的少年&hellip&hellip。 &nbsp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阿良猶豫了一會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後從口袋裡拿出香煙,抽起煙來,「你抽不抽煙?」阿良抬頭問小杰。 小杰看了阿良一眼,沒有回答。 「你要待在那裡也是可以啦,我沒有勉強你過來啦。」阿良看也不看小杰,自顧自地抽煙。 小杰用充滿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又開始略帶激動地哭著說:「你先告訴我你是誰,我再跟你說話,你是我爸媽派來的嗎?如果是這樣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聽你們說話;如果你是便衣警察,那也請你離開,不關你的事。」 「你爸的朋友?警察?恁娘卡好咧,我也是來這裡躲警察的,你可不可以小聲一點,你那麼大聲,他們就通通知道我們在這裡了。」阿良戲謔地說。 「我講完我的了,換你講了,你在這裡幹什麼?」阿良緩緩抽了一口煙。「要不要過來?我這裡還有很多根。」阿良指了指自己的煙盒。 「我還沒有抽過煙&hellip&hellip等一下,你說你在躲警察,你到底是誰?」與阿良對話,似乎讓小杰的情緒慢慢沉靜下來。 「我的問題等下再解決,先解決你的問題吧!很多事情你還沒有做過就要先走一步,連抽煙都沒有,這樣不是很可惜嗎?你有跟女人那個過嗎?有開過跑車嗎?」阿良用他濃濃的台語腔說著這些話,再緩緩地吐出一口煙。 「沒有,但是沒有又怎樣!」聽了阿良連珠砲似的問題,小杰情緒又開始不穩定,「從來沒有人了解我在想什麼,我很孤單,我很難過,我有很多挫折。」他的眼淚不禁又潸然落下。 見到這個情景,阿良態度軟化,緩緩地說,「男人也是有眼淚的,這個我了解,你過來跟我講,我聽聽看。」 「不要!」小杰又激動了起來,「我的心意很堅決!不要阻止我!」 「好!」阿良向小杰拍拍胸脯,「我們都是男人,我尊重你的決定,但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聽聽看到底是什麼委屈,如果你還是堅決要跳,我不會阻止你。」阿良做了個手勢,似乎是在向小杰作保證。小杰愣了一會兒,移動到圍牆內較安全的地方坐下來,阿良也移步靠近他,但仍維持了一定的距離。 「那&hellip&hellip」小杰頓了一下,繼續說,「你可以答應我,也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躲警察嗎?」阿良再度比了那個幫派的手勢,小杰安心地點點頭,開始說。 「我爸媽花很多的錢栽培我,希望我能夠有好的學業表現,可是我不論怎麼做,都無法讓他們滿意。我好不容易追到一個女孩子,被他們冷嘲熱諷,而且這個女孩子因為誤解我,要跟我分手。我在學校的人際關係也不是說很好,今天我爸媽剛好不在,女朋友又寫了分手信給我,讓我&hellip&hellip真的再也受不了了。」小杰邊說邊啜泣。 「難道人生真的只有分數和成績嗎?那個女生為何看不到我的努力和真心?我不想再努力了,活著好累。」小杰拉扯著自己的頭髮,一邊說著。 阿良見他認真的樣子,也低著頭回想,「你說的對,為什麼我這麼認真的想活下去?其實跟你比起來,我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阿良繼續說,「我老婆跑了,但我還有小孩要養,你知道像我們這種『更生人』&hellip&hellip『更生人』就是&hellip&hellip」阿良遲疑了一會兒,猶豫著要不要跟他講實話,然後他繼續說,「就是『更深去努力』的人啦,像我們這種人很不好找工作,老闆不一定會用我們,怎麼辦?家也還是要養,總要想辦法啊!那我們有一種『兄弟會』,兄弟就是要互相幫忙,有時候也需要跟人家的家裡面拿一些東西來周轉,才能過生活;那我也剛好是有這種專長,所以&hellip&hellip」面對這個背景單純的少年,阿良有點不知該如何接下去才好。 小杰聽到這裡,突然驚呼:「啊?你是小偷?」接著慌張了起來,「你會不會殺了我?」他看了看圍牆,突然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跑。 看到小杰驚慌失措,阿良噗嗤笑了出來,「死囝仔,你當作我是那麼冷血的人喔!恁爸好歹是個好爸爸和好兄弟,不然我還在這裡聽你講話幹什麼,恁爸早就管你去死了。」小杰不禁被逗得笑出來。 「但是我也是在思考你說的問題,」阿良微笑著說,「我們兩個很有意思耶,這好像是一種哲學,雖然我書讀不多,但是&hellip&hellip」他停了一下,繼續說,「我們都躲在這裡,我們都不想讓別人發現自己在做什麼,你是想要默默的離開世上,而我是要默默活下去。但是,為什麼像我這種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人,沒有一點自尊,別人看不起我們、也應該要考慮去自殺的人,為什麼還這麼厚臉皮地活下來呢?我這麼苟延殘喘地活著到底是為什麼?」 阿良若有所思地說,「這樣來說,好像自殺不是一件壞事喔,少年仔,今天你可能有教到我這個功課,我們兩個都是默默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是嗎?但是你比我好一點的是,你是有羞恥的人,你不想讓人瞧不起,那我也應該要勇於面對自己的人生,我不能讓人瞧不起,所謂知恥近乎勇,那我也應該要結束這樣偷偷摸摸的人生了。」 &nbsp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說到這裡,阿良早已不知不覺湊到小杰身邊,語音剛落,阿良冷不防把小杰一把拉下來,說:「少年仔,你今天教恁爸一個功課,恁爸來不及跟心愛的兒子說再見,你幫我說吧!我這樣丟臉的人生,還是結束吧!」 「等一下!」小杰焦急地說,「我不知道你兒子是誰!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不能死啊!你死了,你兒子怎麼辦?」 「為什麼你可以,我就不可以?這種情景我已經預習了很多次,尤其當我有一天真的被逼急的時候,我是個鐵漢,好漢做事好漢當。」阿良說著說著,眼角也流下眼淚,並準備箭步向前,小杰用力拉住他,大聲說:「不!」阿良轉頭,沈重地望著他:「你可以幫我找到不要自殺的理由嗎?」 「因為,」小杰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好像不是勇敢&hellip&hellip」他又遲疑了一會兒,「等一下,如果你這樣都不需要死,那我是不是也不應該尋死?我想要表現勇敢的樣子,但,我也不想離開我爸媽啊!」 聽小杰這麼說,阿良露出慧黠一笑,「那你是說我們倆都乾脆好好活著了,是嗎?」 「等一下&hellip&hellip」一想到要再去面對那些痛苦的事,小杰又遲疑了,「就這樣了嗎?那我要怎麼回去原來的生活?問題都還是在啊!到底要怎麼解脫阿?」 &nbsp * &nbsp &nbsp* &nbsp...

歹囡仔鵝

&nbsp講著 細漢&ecirc阿姊 指頭仔拗拗咧拄三歲 睏醒 門口埕蕩蕩踅(se?h) 分袂清 粟仔&aacute蕃麥 鬃蓑 鋤頭kap 瓜笠 &nbsp 逐項提咧戴(t&igrave) 提咧試 耍(s?g)kah真趣味&nbsp 阿母&ecirc跤 像鼓箸 綴(to&egrave)伊 無停止&nbsp 喝講(hoah k&oacuteng)&nbsp 我會忝死 會忝死(? thi&aacutems&iacute) &nbsp 阿姐尿緊 ?佇溝仔邊 鵝仔 頭犁犁來lo伊 起跤 &nbsp 褲煞 穿袂離 Lo著 大腿邊 哭kah目屎拭袂離 &nbsp 歹囡仔鵝?lo欲死 叫阿媽 來你&nbsp 較袂koh k?我創治&nbsp 鵝仔 衝來koh衝去 Ko&acirc ko&acirc吼 毋捌 伊是阮阿姊 &nbsp 阿舅 聽著笑微微 後擺 放尿愛細膩 烏白? 是無規矩&nbsp 鵝仔 狡怪 刀仔佇chia 硩等伊 歹囡仔鵝予伊死 &nbsp K&oacuteng tio?h &nbsp s&egrave-h&agraven &ecirc a-ch&eacute Ch?g-th&acircu-&aacute &aacuteu-&aacuteuleh &nbspt&uacute sa?-ho&egrave Kh&ugraven chh&eacute? &nbsp mn?g-kh&aacuteu-ti&acirc? t?ng-t?ng-se?h Hun b? chheng &nbsp chhek-&aacute &aac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