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化藝術

小朋友GO!

編輯室◎整理 &nbsp「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 小朋友雖然年紀小,很多事情無力去完成, 但是上帝早就賜給我們足夠的能力跟影響力去關心別人, 作眾人的榜樣。 這個禮拜正好是「關懷亞洲主日」, 請爸爸媽媽、主日學老師, 帶著小朋友一起學習認識亞洲其他國家的小朋友, 並以具體行動來關心喔! &nbsp 來吧!別再作陌生人 &nbsp 中國:與台灣之間只隔著台灣海峽,位於台灣的西邊。土地面積600多萬平方公里,人口大約13億,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但由於急速從農業轉型到工、商業社會,社會變遷太快,許多人還沒有適應新的生活模式,導致中國城市中出現許多乞丐。 今年1月底開始,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的于建嶸教授,收到一個媽媽的求救信,說她的孩子被誘拐了,有人看到他被弄殘了在街頭行乞,她希望教授幫她找孩子。于教授就發起「隨手拍照搶救乞討兒童」的活動,邀請網友留心街頭的乞討兒童,為他們拍照上傳照片到網路,並且詳細寫明拍照地點,家長就可以循線找孩子。活動開始後,許多熱心的網友上傳照片,後來透過網友、當地警方的幫助,到2月9日為止已經為5個家庭找回孩子。事實上,中國有許多兒童走失或被誘拐,2007年開始,早有一群人組成「寶貝回家尋子網」,串連網友幫助孩童回家、回歸正常生活。 行動方案 1.學習珍惜幸福:看到中國那麼多小朋友被帶離開父母親的懷抱,我們要好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幸福,每天都要為了自己所擁有的來感謝上帝。 2.別作陌生人:中國乞討兒童能回家,很多是靠熱心的網友協助。其實我們生活的環境中,也有很多需要關心的人事物,像同學被欺負或排擠;不要以為事情跟自己無關,跟班上不受歡迎的同學作朋友,以實際行動愛別人。 哈囉!台灣來的問候 &nbsp 印尼:全名印度尼西亞,位於台灣南邊,地處赤道兩側,由大大小小島嶼組成,終年炎熱如夏。全國有300多個種族,2億3000多萬人口,是世界人口第4多的國家,主要語言是印尼語跟英語。印尼有將近一半的人口從事農業,但是也有許多人到其他國家工作。 3月底時,新聞報導有一位印尼籍家務助理(外傭),雇主不但對她拳打腳踢,還不給休假、薪水也沒按時發;後來經過她的同鄉投訴,台灣警方跟移民署才救印傭脫離悲慘命運。台灣外籍勞工中,以印尼籍人數最多。外籍勞工除了從事製造業或工程,有很多女性印尼勞工,擔任照顧小朋友、年長者或重病者的角色。她們在台灣舉目無親,語言不通、法律又不熟悉,只能祈禱遇到好的雇主。另外,她們在自己的國家可能已經有家庭、有小孩,但是為了家計不得已離開故鄉到國外工作,而且久久才能回家一次,無法陪伴自己的小孩成長。 &nbsp 行動方案 &nbsp 送愛到他鄉:寫信或寄小禮物給家中外籍家務助理她們在本國的孩子,讓他們知道,雖然媽媽不在身邊,但是遠方的雇主家庭善待媽媽,也願意關心她。 零用錢也能救濕地 &nbsp 老師要我們從世界地圖中找出台灣,好不容易找到,卻覺得很沮喪,因為台灣太小,隨便一個國家就把我們比下去了。 「台灣雖然小,但是台灣的動植物種類之多,稱霸國際。」老師說,「而且,從熱帶到寒帶的氣候台灣都有。你可以早上在墾丁游泳,下午上玉山賞雪。台灣有高山、也有峽谷,有濕地,也有沙漠,整個台灣所擁有的地質景觀幾乎是整個地球的縮影。」  一聽到台灣這麼神奇,我們的眼睛都發亮了, 沮喪馬上變成驕傲! 「遺憾的是,為了賺錢和發展經濟,我們也積極開發。挖土機一剷,累積上千年甚至百萬年才雕琢而成的珍貴自然景觀,就毀於一旦。」聽到這裡,同學紛紛皺起眉頭,心情好像在坐雲霄飛車。 「老師,」坐在我旁邊的小毛舉手說,「我參加過『反國光石化』遊行,反對政府賣大城濕地蓋石化廠。現場還發起全民認股,只要119元就能認一股,集結大家的力量把濕地買下來保護,我有認股。」 老師解釋說,「大城濕地」在台灣中部的濁水溪出海口,那裡有很多沿海養殖業,我愛吃的蚵仔、蛤仔大多來自那邊,如果蓋了石化廠,以後這些海產就要從中國進口。可是,中國的食物不是常被驗出有毒嗎?而且,食物遠從中國運來,會消耗更多石油,產生更多二氧化碳,這樣地球暖化會更嚴重。還有,那些養殖業者以後要靠什麼討生活呢? 老師還說,有一群瀕臨絕種的中華白海豚,會在大城溼地附近的海域捕食,如果要蓋石化廠,那裡會被填海造地,加上工廠排出的廢水會使棲息在周圍的生物無法生存,白海豚很可能因為缺乏食物和活動空間而滅絕。此外,工廠排出的廢氣中有「懸浮粒子」,吸進這種空氣,我們的健康也賠掉了。 政府倡導要健康不吸煙,要減碳不烤肉,可是蓋一座石化廠,什麼毒害都有了。 聖經有記載,上帝賦予人類妥善管理地球的責任,我也想要做點事。小毛說,認股書可以上網填,或列印出來填,而且是等到要買濕地時才需要付錢。趁著過年吃團圓飯,我邀請爺爺奶奶、叔叔嬸嬸、表姊、舅舅全家都來認股,連我弟也有認。我們班上也發起「一人一信救濕地」,畫卡片給總統夫人美青阿姨,請她也來關心白海豚。我還要為這件事迫切禱告,求上帝幫我們保住這塊濕地。 震定!防災有一套 &nbsp 日本:位於台灣北邊的國家,由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4個大島及3000多個大小島嶼組成,人口約1億2000多萬人。全國地形多山多丘陵,還有200多座火山,其中1/3為活火山;日本多地震,平均每天有4次輕微地震。 今年3月,日本發生了芮氏規模9的大地震,隨後有海嘯跟核電廠爆炸的事故。地震當時小朋友都在學校上課,因為平常有作避難訓練,小朋友們都沒有哭、很鎮定地戴著防災頭巾躲在桌下;為了怕門被震歪會打不開、窗戶玻璃震碎傷人,老師先把教室所有門打開、窗簾拉上,等警報響了之後,帶著全校小朋友到操場集合,由老師統一照顧,最後等家長到學校把小朋友接走。 位居地震帶的日本,很注意地震科學的研究,也加強防災的教育;比如說幼兒園、小學校等場所,每年至少會進行2次防災避難訓練,還有1次家長也要參加的「接領兒童避難訓練」。此外,日本還有防災教育館、消防博物館,透過火災或地震模擬情況的體驗學習,讓小朋友在災難來臨時能鎮定地應對、保護自己。 &nbsp 行動方案 &nbsp 1.增加自己的防災能力:多吸收相關資訊,也可以請爸爸媽媽安排到防災科學教育館參觀學習喔!遇到災難不急、不慌,防災知識才能派得上用場。 2.寫卡片為日本受災兒童打氣:雖然小朋友不會寫日文,但是每一句祝福的話、可愛的插圖,都可以帶給他們力量。寫完可以寄到東京都杉並區南荻窪4-25-11號,東京台灣教會收。 愛呀!我的文具送你 柬埔寨:位於台灣西南邊,是東南亞中南半島南部的國家,面積是台灣的5倍大,人口只有大約1500萬人。雖然近年柬埔寨國民經濟、人民生活水平有進步,但普遍仍然處於貧窮跟醫療、教育缺乏的狀況。柬埔寨長期有販賣人口的問題,許多孩子被賣到孤兒院讓外國人領養,有些則被迫成為性工作者或奴隸。 長期處於戰火中,柬埔寨兒童缺乏接受教育跟知識的管道,教育對當地兒童來說是奢求。因此長老教會總會每年提供經費讓柬埔寨婦女開辦幼兒園,照顧當地孩童的教育需求。另外還有位台灣的年輕人沈芯菱到柬埔寨當志工,她看到柬埔寨的美麗跟缺乏,也為此架設了網站(www.anan1.webnow.biz/cambodia),希望大家跟她一樣來關心柬埔寨。 行動方案 捐贈文具:施比受更為有福,我們可以把文具,像是色筆、圖畫紙、著色本等,捐出來幫助柬埔寨小朋友快樂學習。請在6月20日前把文具統一由教會收齊打包,註明捐贈柬埔寨兒童,寄「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蔡孟潔小姐收」由總會幫忙轉交到柬埔寨兒童手中。 兒童禱詞 親愛的主耶穌,感謝?讓我們能夠認識?、每天享受?豐富的恩典,也謝謝?賜給我們有勇氣、智慧跟憐憫的心,願意而且能夠去幫助別人。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小朋友很需要耶穌,也需要有人關心他們的欠缺,求?加添力量給我們,選我們做?的小小天使,以具體的行動把?的福音跟?的愛傳遞給他們。禱告都是奉主耶穌的名,阿們!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興餘 鐵窗外罩一面烏布, 主管&ecirc腳步聲, &ugravei遠遠&ecirc所在khi-kh&iacute-kho?k-kho?k行來。 「4點44分, koh等一下就欲天光啊!」 是啊,koh等一下! 等待彼片未光&ecirc天&hellip&hellip 你定夢見警察車kap靈車扭你&ecirc雙腳拚氣力,正腳、倒腳h&ocircng扭開&ecirc角度超過高難度&ecirc體操動作「thiah腿(一字馬)」,你h??血腮腮&ecirc恐怖畫面驚精神。 你&ecirc身軀無像 豬仔場&ecirc豬h&ocircng剖做2爿,2隻腳&acircn-t&ograveng-t&ograveng,釘t?雙爿l&oacuteng 1公斤&ecirc鐵鐐內,凊汗親像bih-chhiu &ecirc幼蟬仔,t?暗眠沙貓&ecirc暗暝kui-ph&acircng n?g鑽,破土而出。 腦海內&ecirc走馬燈 1.5坪&ecirc獨居房盡磅,嗆鼻&ecirc屎尿味so腳li&aacuten手,天棚頂5燭電火泡仔喘怦怦吐出孤khu?t哀光so th&agravei-l&ugrave青筍面盤。你起床、&agrave?落,用倒手ko??腳鐐一步一腳印勻勻仔行落去便所,擦身軀汗水,然後用電池kap箔仔紙相拍電&ugrave衛生紙點一支長壽薰,穩定phi?h-pho?k-chh&aacutei? &ecirc心槽,吐出肺中重重濁氣,koh再慢慢仔s&ocirc到鐵窗仔前,提起放t?窗仔角&ecirc面速力達母,ut t?壁角抹h??鐐銬磨出&ecirc新khang嘴。 無定tio?h是「幽閉恐懼症」&ecirc緣故,你三不五時t?深更暝半感覺有魔神仔pha過通電&ecirc電網,bih t?鷹目死角,to&egrave月光s&ocirc入夢中,然後你kan-ta會t&agraveng坐ti&agravem硬硞硞&ecirc眠床板,戇戇&aacute等。 時間t?這個特殊&ecirc所在親像一窟死水,你感受b?著伊&ecirc質,會t&agraveng h??你有反應&ecirc只是光線&ecirc粗幼kap蟋蟀大樂隊參厝鳥合唱團&ecirc聲。  日時,恁老母t?會客窗前比手劃刀、牽東說西講明伊&ecirc近況,講等過幾工仔領著退休金才欲去開刀醫治寄生t?龍骨頂&ecirc骨刺,愛你m?通煩惱。公司有續攤簽臨時工約,1工600箍,伊會加減做,等你轉去。 當你想到chia &ecirc時,一對船艦khi-kh&iacute-kho?k-kho?k駛到窗前,目睭仁向內面規間h&oacute?-h&oacute?-chh&icirc?,面腔無表情(會振動&ecirc死人?有喘氣&ecirc死體?),就向後一間舍房巡去。監獄行刑&ecirc聲s&agraveu si-si-soai?-soai?, t?恬chi-chi &ecirc走廊ch&ocircng出撞入。 頭殼皮內底&ecirc神經線轉彎踅角,腦海內&ecirc螢幕親像走馬燈閃閃爍爍。 恁老爸t?你國校仔3年頭一擺得著進步獎&ecirc時,等b? h&ugrave教你騎t&uacute買轉來&ecirc鐵馬,就kap沙石仔車攬kah出血,載去山頂khau風飼草。國中&ecirc時陣,i&aacuteu未等著先生傳授男女學生l&oacuteng好玄&ecirc秘密,青狂膦就剪斷kap孔子相黏&ecirc肚臍帶,衝入去五彩&ecirc大人世界。 大人&ecirc世界五花十色染白布t&ograve?烏汁。To&egrave老大ch&ocircng南走北5、6冬,好&ecirc無學著,soah to&egrave人行路三角六keng、講話chhoh幹六ki?u、橫橫霸霸、青面獠牙,連地球to t?腳底皮皮chhoah。 對!就是皮皮chhoah。B?記得是&ugravei甚麼時陣開始&ecirc,腳手定定為著the?h藥仔來皮皮chhoah。大&ecirc講,彼是仙丹妙藥,有病治病,無病醫查埔人硬。總是m?知為啥,賊頭車soah為著這,三工二工就追kah你腳軟手軟,心肝頭皮皮chhoah。真正是仙丹妙藥,連警察to想欲愛。 koh等一下就天光啊 妙藥是內籬仔蒙古級華陀開&ecirc愛睏藥仔。T&uacute開始,你去看病k?醫生講,你胸坎cha?k-cha?k、心肝頭phih-phok跳、氣吸無啥有。醫生回答,這勉強來講是「過度換氣症」,只要靜坐、勻勻仔吸氣、吐氣就會改善。過度換氣?你koh k?醫生講,你只要行出舍房,規個人就清爽啊!是哦,醫生踏話頭比四川變面khah緊,氣口十足講:「一定是幽閉恐懼症!」 這就是你驚kah欲死&ecirc根。狹狹(e?h-e?h)&ecirc走廊盡磅,小小&ecirc厝間內底,檢察官用n&aacute機關槍&ecirc嘴涎彈死你身軀99億隻細胞,kap你賣毒&ecirc時烏食烏,拍死對方仝款,一屑仔l&oacuteng b?手軟。 檢察官等待為伊正義使者&ecirc師公衫添一條勝利&ecirc彩帶;受害者家屬有聲吼kah無聲,目睭仁仁仁,等l&ograve-l&ograve-長政治官員leh講&ecirc公權力&ecirc實現。法官&ecirc面t&ugrave- t&ugrave,等你搬山過海、有嘴辯kah無涎,連續劇搬到尾聲,才老神在在蹺腳撚喙鬚,勻勻仔送你一盤豐派&ecirc菜色──土豆魯槍柄。 鐵窗外罩一面烏布,你等待主管&ecirc腳步聲&ugravei遠遠&ecirc所在khi-kh&iacute-kho?k-kho?k行來,才t&ugravei報紙捲&ecirc「砲管」k?問看幾點。主管講:「4點44分,koh等一下就欲天光啊!」 是啊,koh等一下!你知影有真濟人l&oacuteng leh等,你kap in仝款m?是leh等。 等待彼片未光&ecirc天──拍ph&uacute光! 後記 你等待&ecirc天光一直無來,m?-koh,值得安慰&ecirc是──恁老母總算是等著你轉去啊!領你&ecirc屍體轉去。 &nbsp &nbsp註: 1.血腮腮:huih-sai-sai、hoeh-sai-sai,血淋淋。 2.凊汗:chh&igraven-ko??,冷汗。 3.賊頭車:黑道口中的警車。 4.土豆:子彈的黑話。 &nbsp

猴母導猴囝──懷念孫理蓮宣教師

&nbsp◎育? 連續t?《台灣教會公報》kap其他刊物,讀著思念女宣教師孫理蓮牧師娘&ecirc文章,感觸時間過得有夠緊,若親像設立無久&ecirc「基督教芥菜種會」連鞭60年,當濟濟人為「孫理蓮宣教師110歲感恩音樂紀念會」teh無閒&ecirc時,我也進入回憶&ecirc磅孔&hellip&hellip。  * * * * *  T?青年時,b?少p&aacutei聽著孫雅各牧師講道,阮會注神聽,是欲聽他輕輕&ecirc台語口音:猶太人kap撒瑪利亞人無「旺梨」(往來);彼得「咬死」(教示)人;「用驚」(勇健)&ecirc人無「儉」(欠)醫生,若是破病&ecirc就tio?h&hellip&hellip。孫牧師講&ecirc道理真淺白,阮l&oacuteng聽有,只是外國人講台語,古錐koh趣味。孫牧師夫婦同心為著原住民(當時l&oacuteng講山地人)&ecirc付出,真感動人。 會記得我頭一p&aacutei聽著Monkey&rsquos Mother是teh指孫牧師娘&ecirc時,不止阿g&ocircng愕koh艱苦心,th&aacutei thang k?牧師娘稱做「猴母」?實在不恭不敬、無禮無數,敢m?知台灣話講著「猴」字,差不多無好話:猴囡仔(有人無口德,koh會加死字)、m?成猴、猴齊天,變猴b&aacuteng/l?ng、著猴che、猴性、老猴&hellip&hellip,因為按呢,感覺若親像teh侮辱&ecirc款式。 後來,漸漸了解孫牧師娘是一個信心大大、疼心滿滿、做人直直、講話實實、祈禱切切、辦事熱熱、思維敏敏、行動緊緊、身軀勇勇、心神洋洋、恩賜濟濟、付出濟濟&ecirc婦仁人,看她用生命疼台灣,這個「猴母」&ecirc稱呼,反轉是真溫暖親切&ecirc尊稱,莫怪濟濟人愛做「猴仔囝」,隨她四界傳福音。 孫牧師娘真愛彈手風琴,人無高,卻用大型&ecirc樂器,看起來親像gi&acirc枷,m?-koh彈起來雙手敏捷親像跳舞,姿勢優美,琴聲響亮,好聽無比。她一曲過一曲彈,阮一首過一首唱;她b?厭,阮m? b?倦。無久,就一陣人圍倚來欲看a-tok-&aacute表演。她為主拚命&ecirc精神,實在h??人足感心。阮會曉將野外佈道kap野外主日學看做是重要&ecirc事工,l&oacuteng是對她&ecirc引導。感謝孫牧師娘,h??阮&ecirc青年時期過了真有意義koh喜樂,留下真美好&ecirc回憶。 孫牧師娘bat講:「無人叫我著做hiah-nih濟工,tio?h hiah-nih無閒;我若無做,m?無人會講話。是上帝&ecirc疼,h??我tio?h疼&ecirc人真濟,tio?h做&ecirc代誌也有夠濟&hellip&hellip。」Chiah-&ecirc話的確有影響b?少人,歡喜跟隨她來為主做聖工。 永遠懷念她──孫理蓮宣教師。

我是妳?心肝囝

&nbsp◎黃佳音 我是妳&ecirc心肝囝 無論是乖乖、hoan-hoan 妳仝款k?阮疼命命 &nbsp 我是妳&ecirc心肝囝 無論是細漢、大漢 妳l&oacuteng是會k?阮chhi&acirc? &nbsp 我是妳&ecirc心肝囝 無論是圓圓、瘦瘦 妳總是k?阮l&aacutem-ti&acircu-ti&acircu &nbsp 我是妳&ecirc心肝囝 我欲永遠kap妳牽手做伙行 &nbsp

我知道你懂愛

◎陳治旭 &nbsp記得有一次在母親的梳妝台內找到我送給母親的第一張母親節卡片,那是印象中唯一送給母親的卡片,是國小一年級的時候級任老師帶領我們一起手繪的卡片,她卻收藏了20多年,想到這裡是何等地感慨。 母親兒時便失學,靠著自學彌補些許遺憾。她有著傳統東方婦女的堅毅,除了照顧家庭還有守著一間雜貨店。兒時與小弟都會尿床,常給她帶來麻煩,她卻無悔地刷洗我們的穢物,而我尿床的問題甚至到國中之後才結束,現在想起來對母親真的感到抱歉。國中畢業從馬祖赴台參加聯招,她陪伴我到台北,人生地不熟,連下公車都不知道原來上車要一段票,下車也要一段票,她卻陪著我參加人生第一次聯考,至今還依稀記得她在公車上投下硬幣的背影。 15歲來台就學時,台灣與馬祖之間還沒有每天數班飛機與兩天一班的輪船,只能搭乘海軍的交通船往返。馬祖家中電話不能打長途,只能去電信局大門外的電話亭打。有一次母親打電話給我,由於心疼我一人在台灣,那次與我交談完掛上電話後,竟然因不捨而流淚,這是父親後來跟我說的。母親雖然不知道如何表達「我愛你」或「以你為榮」的話,卻常常烹煮美食讓我大快朵頤一番,至今還會收到她與父親寄的魚丸、地瓜餃、滷豬腳、油飯、海產等。 母親因媒妁之言嫁給父親,持守婚姻近40年。父親不善交際,中年經歷地方產業的巨變,為了生計曾擔任碼頭工。爾後,靠著上帝的恩典在政府擔任技工。 近年來父親患糖尿病,均由母親照顧。母親不懂得那些學者專家對於維持家庭婚姻的研究理論,但是我知道她用愛來維繫這個家,這份愛不是現世所鼓吹的愛,卻是聖經中恆久、忍耐、無私的愛。 她用這份愛,幾乎每日刷洗我兒時尿床後的穢物、陪伴我度過無知的年少時光、照顧生病的父親,而我無以回報,只能在有限的人生以上帝的愛回報她,並帶領她認識上帝。 在這個母親節的日子,願上帝大大賜福她,我的母親曹秀芳女士。

母愛也自私

◎高有智  許多電影都以「母親」或「母愛」為主題,這類題材並不特別,卻也是拍不完的主題之一。大多數電影不斷歌詠母愛的偉大,如同陽光般溫暖明亮,這畢竟是最安全的商業手法。韓國電影《非常母親》不落俗套,同樣是為孩子犧牲的情節,因為糾結在人性與罪惡的掙扎中,母愛卻顯得沈重與憂抑。或許身為母親,也會有讓人看不到的一面。 《非常母親》曾代表韓國角逐2010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劇情曲折離奇,高潮迭起,挑戰人性尺度,導演不斷鋪梗與破解,讓全片充滿懸疑氣氛。看似充滿正義感的單親媽媽,挑戰不公的司法制度,企圖洗脫弱智兒子的殺人罪嫌,但隨著真相水落石出後,一步一步逼近了人性崩潰的邊緣。尤其發現兒子犯案後,劇情急轉直下,警方卻又找到另一位逃出療養院的弱智嫌犯,到最後,「非常母親」成為殺人放火的兇手,並且眼睜睜目睹無辜者入獄,這一切就是為了幫兒子掩飾罪行。 劇中飾演母親的金惠子,演技精湛,當她對著那位「代罪羔羊」的孩子問說:「你還有親人嗎?還有媽媽嗎?」看著對方茫然的眼神,微微搖頭,金惠子忍不住就此嚎啕大哭,這是一場悲喜交集的痛哭。因為她內心明白,這個孩子沒有像她一樣的母親,可以為孩子洗脫罪嫌,她可以放心兒子不會入獄;但她卻也眼睜睜看著另一個人無辜入獄,一個沒媽的弱智者。 母親的世界中,常常只有孩子,晨昏關心,無微不至。「非常母親」更是一心一意只為兒子而活,全戲一開始短短幾分鐘的一幕,說明了一切。鏡頭出現金惠子在屋內切割藥草,刀起草落,利刃必須小心翼翼使用,但她卻把目光完全落在兒子和屋外朋友聊天的身影,注視兒子的一舉一動,突然一輛車子急駛而過,兒子差點被轎車撞到,母親不顧一切,隨即就放下工作,趕忙衝出店外察看,卻絲毫沒發現自己手指早被刀刃割傷,鮮血如注。這就是「非常母親」,一個只專注自己孩子的母親。 母愛是捨己的愛,也是自私的愛。為了孩子,可以捨己;為了孩子,也變得自私。這是母性,也是人性。母親都是上帝派遣來的天使,還好,天使有上帝,天使可以休息,也可以交託給神,不必一直當個「非常母親」。  

他來了

&nbsp◎履仁 走在什麼都沒有的荒原裡,她臉上表情半是迷惘、半是悲傷,突然,她站住,開始扭動身體,五官也跟著扭曲,僵硬地擺動了幾下後,她一手掩著臉發出驚叫,手再放下時,卻滿心歡喜地跳起遺忘之舞來&hellip&hellip。 一個人把身強體壯卻智能不足的孩子拉拔大,斗俊的媽媽時常從自己工作的中藥鋪裡觀看在對街玩的孩子是否安好,透過那黑黑的長廊、遙遠的距離,孩子始終像她還褓抱著的那般幼嫩。儘管斗俊有著「小鹿般」美麗的眼睛,他仍像是媽媽生命中的荒原,耗去她全部的精神、吸乾她一切的精力;然而,這樣的荒原,是她喜樂的來源,生活再怎麼苦,只要看著斗俊,她就能忘記苦楚、重新得到微笑的力氣。 「她來了!」是每次斗俊闖禍之後,身邊的人最常說的話。沒人有耐心跟斗俊溝通,沒人願意等他回想起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沒人好好教他這個不行、那個不對。 「她來了!」眾人都鬆了口氣,她可以代斗俊賠錢、賠罪,以正常人的方式解決事情。 「她來了!」每每靠自己的力量把斗俊從困境中救出,然後母子倆頭碰頭享受親密的安歇時刻。 「她來了!」這次斗俊牽扯進謀殺案,她如同以往單靠自己的力量要救拔斗俊。豈料事實真相如此殘酷,身陷泥淖中的斗俊,使要救他出死入生的母親,也沾了滿手血腥、污泥。 事情算是解決了,母子倆卻無法遺忘曾經發生的事,頭碰頭的親密安歇時刻不見了,斗室中兩人各懷心事,不願面對事實真相。她還是處在荒原中,為斗俊提供養份,至於過去種種痛苦,只能繼續跳著遺忘的舞步,再走下去。 「她來了!」單憑一個母親之力,或許可以為孩子遮風擋雨、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呵護與愛;但是「她來」,並不能遮掩過犯、不能帶走痛苦,「她來」,不能解決罪的問題。能夠帶來救贖的,只有耶穌,祂來為我們受鞭傷、使我們得醫治;祂來為我們贖罪、洗清我們的過犯;祂來要叫我們得豐盛的生命、不再貧瘠。 選擇遺忘,或許是在痛苦中的人們繼續生存下去的方式,但是面對痛苦之源,正視自己的罪,並邀請耶穌來我們的生命中,「祂來了!」才能真正翻轉我們的生命,我們可以不用跳遺忘之舞、不必活在荒原中。那加給我們力量的,不只使我們凡事都能作,也「將我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nbsp&nbsp

真正的慈愛

文圖 ◎林蔚珈   哈尤‧尤道牧師曾採阿美族的民謠寫了〈上帝好像我們的母親〉這首詩歌,歌詞是這樣的: 上帝親像咱的母親,互咱水飲, 上帝親像咱的母親,互咱米喫。 過去的日子,依靠?帶領; 過去的日子充滿?恩典, ?的疼不曾離開阮,要按怎報答?的愛。 每當5月份教會在忙著籌備母親節的慶祝活動時,我總會想起這首歌。這首歌不僅帶我們用自身的經驗去感受上帝,也讓我們用不同角度去思考上帝的形象。到底上帝是不是一定就該是男性的形象呢?!當有神學家提出上帝是女性時,受到很大爭議。其實上帝是男性也是女性:但更精確地說,祂其實既不是男性,亦不是女性,當然也不是中性。上帝超越人所認知的性別,而人的形象卻是來自上帝的創造與給予。 有趣的是,當我們問起:「你認為父親與母親的形象有何不同?」超過一半的人皆認為父親是威嚴的,母親是慈愛的。慈愛是什麼呢?慈愛不只是表面的慈祥和寵愛。   去年蒙上帝的恩典,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在請育嬰假全職照顧他的這段時間,讓我對「慈愛」有了不同的體會。其實24小時照顧嬰孩是非常累人的,面對一個日漸成長的嬰孩更不是給他吃、給他喝、給他睡就好,他會哭、他會叫;隨著身量的成長,他也會想玩、想和人講話、想要更多看看這個世界。但他沒有行動能力怎麼辦呢?我幾乎成了他的腳,而他成了我的書包一樣,當我到不同的教會去講道,他跟著去講道;當我外出與朋友見面、在農忙時期回山上幫忙時,他一樣在我的背帶中一起出門。好幾次當我疲憊不堪,他仍咿咿呀呀的哭著要人抱時,我的心情也會煩躁,但難道我要把他丟掉或丟給別人嗎?當然不行,不管再累,總是仍得要打起精神安撫他、照顧他,不能離開他。不為什麼,只因我是他的媽媽,他是我心愛的兒子。所以,慈愛是什麼呢?慈愛就像是母親對她自己的嬰孩那樣的心,是去到哪裡仍然掛念著她的孩子那樣的心。 當我想到這裡,就想到上帝對我們的心也是這樣的。上帝不僅像母親一樣餵養我們、帶領著我們;祂還時常與我們同在安慰我們,不曾離開我們。主耶穌在受難前告訴門徒:「我要祈求父親,祂就賜給你們另一位慰助者,永遠與你們同在。」這個慰助者,也就是聖靈,是上帝賜給愛祂的人一個大禮物。祂讓我們體會祂的同在,也經驗祂的撫慰。 今年5月是我成為母親後的第一個母親節,在這前夕,我真要感謝上帝:是祂給予了母親有由神而來的形象,也祈求上帝幫助我能成為一個真正慈愛的母親,能撫慰孩子的母親。  

唱給你聽的歌

&nbsp◎艾勒芬 小時候在學會播放黑膠唱盤後,阿爸總會讓我操作他心愛的進口四聲道,依稀記得常播的是洪一峰老師與文夏老師的唱盤。阿爸有空時會跟我介紹這首歌在唱些什麼,哪個唱盤市面沒在賣,原來阿爸當年也跟現在年輕人一樣,經歷追逐與收藏,也曾經是那個年代天王的死忠粉絲。 〈媽媽請妳也保重〉是爸爸常常口頭哼唱的歌曲,或許源於他年少時即外出打拚,唱來特別令人感動。阿爸說,他當兵時這首歌是禁唱的,但卻是全連都會唱的歌曲,只要一唱全連哭成一團,禁唱的原因是這首歌會讓人想起故鄉的媽媽。長官說:「軍人只能報效國家、為了國家死,不能想媽媽。」想來是多荒唐、沒人性的理由。 從小沒離開過家,沒跟阿母分開過,在我國中畢業後,獨自一人到南台灣唸書,住校的第一晚,輾轉難眠,居然和上舖不熟的室友哼起這首不屬於我們年代的歌曲,邊唱邊流淚,卻也邊哭邊笑。 去年母親節,聖歌隊弟兄獻唱〈媽媽請妳也保重〉,歌聲令人回味與動容。不知是刻意挑過還是無意中成行,一眼望去才發現隊友的媽媽均已過往,歌聲中似乎在跟天上的媽媽訴說,我是真勇健的、我是真打拚的,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相見。 〈媽媽請妳也保重〉從小聽到大,從孩童唱到中年,即便唱的人不同、聽的場域不同、傳唱年代不同,對媽媽的思念卻不會因時空流轉而有所改變的。如今阿母也年邁,每月會特地回家嚐嚐有媽媽的味道,專屬阿母的家常料理,真正的目的是看看兩位老人家,聽阿爸阿母相互抱怨、聽他們訴說近況,讓阿爸阿母知道我依舊勇健打拚,同享那時日越來越少幸福。 在母親節,媽媽尚健在的,煮一餐慰勞媽媽的辛勞也是應該;離家在外的打通電話問候媽媽也是必須;媽媽離世的,就唱個歌告訴媽媽,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堂相見。告訴自己,我是真勇健的、我是真打拚的。

鄭惠敏

◎鄭惠敏&nbsp 那時候,妳去應徵內衣加工廠的工作,老闆娘問妳,會不會踩裁縫車?對於一個務農家庭的長女來說,哪有機會去摸這麼細工的東西,但一想到4個孩子,妳不得不說了謊話,老闆娘指著牆邊的一台裁縫車,要妳試車直線看看,生平第一次坐上裁縫車,腳一踩,手也不知道要跟著移動,緊抓著布,在驚呼聲中,連人帶車就這樣一路往前衝去。 就這樣,妳快速的學會了用裁縫車,不是為了替自己縫剪新衣服,而是為了現實的生計,硬著頭皮,克服恐懼,雙手配合著高速運作的工業裁縫車,縫出搬家後的新人生。妳說,為了我們4個孩子,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讓妳隨著那塊布,沒有退路的向前衝。為了讓我們有比較好的成長環境,妳要求爸爸搬離那鎮日喝酒後爭吵的上一代,以免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情緒受影響。雖然,這個決定讓親戚紛紛數落身為媳婦的妳不孝,但是,妳寧願面對指責也不願符合世俗的期許,更不願讓吵吵鬧鬧的對罵充斥了我們的童年。妳說,不是妳選擇勇敢面對,是沒有其他選項可以選擇。 我喜歡聽妳敘述這段學會使用裁縫車的過程,那時候的妳,裁縫車踩的慢,有時車歪了,還要拆掉重新車縫。拆比車縫花的時間還多,按件計酬的工資不可能有半點同情跟討價還價的餘地。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工作的生活,實在不容易,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4個孩子學會了快速長大,跳過叛逆的青春期,學會了洗米煮飯餵飽自己,學會了互相照顧,學會了不敢讓妳跟爸爸擔心,轉過身,眼淚跟委屈總是快速的抹去。 印象中的媽媽,是勇敢而且強悍的。那天,看妳抱著小孫女,輕柔地唱著搖嬰仔歌的溫柔神情,我問妳,當我還是小寶寶的時候,妳也曾經這樣溫柔的哄我入睡嗎?妳說,那時候,為人父母的喜悅很快的就被生活壓力覆蓋過,妳是到了照顧小孫女的時候,才重溫當媽媽的喜悅。 那天,看妳踩著多年前買的簡易型裁縫車,幫小孫女修改衣服,戴著老花眼鏡,雙手平順的推著布,這次,不是為了討生活,是因為妳心甘情願這麼做,就像妳多年前為了我們4個孩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