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給媽媽一雙翅膀

為了照顧家庭,媽媽們長年為柴米油鹽醬醋茶奔波,遺失為生活作畫的彩筆。 一起來看看4個女兒如何引導媽媽勇敢跨出日常圍籬,翱翔自由新天地,揮灑繽紛色彩。

【特別企畫】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

3月15日晚上,愛鄰教會牧師內越努(內越言平牧師之子)應台灣基督教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簡稱MEBIG協會)邀請,於台灣教會公報社台南門市「聚珍講堂」主講「大家來找喳──MEBIG的30年」,回顧MEBIG事工30年的點點滴滴。

牧養青年 陪伴宣教正夯

會獨立思考信仰的大專青年,能根據聖經去判斷信仰的真偽,然後藉由彼此的交談,分享個人對聖經的領受,從獨立的思想中去辨明,這樣的過程需有輔導或牧師從旁給予意見。因此培養大專青年能心懷基督、獨立思考,在不同的社會領域實踐信仰,便成為重要的事。

【特別企畫】我屬於誰?

基督徒清楚知道自己屬於上帝,是上帝國的子民。 但在政治勢力變動的時代中,台灣這塊土地的上帝子民歷經一番身分與國家認同的掙扎與追尋, 讓我們透過兩位學者的研究,一起來正視此雙重課題。

處境查經班 落實思辯聖經情境

教會查經班,通常被認為不容易點燃信徒熱情積極參與。然而在台南,有一群跨教會弟兄姊妹,主動聚集彼此連結,組成「台南處境查經班」,自2017年6月以來,聚會次數已突破30次。

【特別企劃】1935~1936年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3-3

〈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是王燈岸在1978年撰寫、未完成的自傳遺作《人生流轉六十年》的片段。文中以青少年的角度描寫了1935年4月到1936年6月到淡水中學求學的一段珍貴回憶,摘錄了王燈岸參加入學典禮、在淡中脫胎換骨、遇鬼火、聽偕叡廉校長優雅台語、到淡水女中參加聖誕晚會、全校大屯山賞雪及淡中被迫關校等。1936年6月下旬淡中被日本殖民政府關閉一段時間,王燈岸不得不結束在淡中400多天的求學歲月,前往東京繼續升學之路。他原本因雙親迷信「剋母」說而遭四處寄養,頑童的放浪人生在淡中得以脫胎換骨。基督信仰深深影響他,讓他和自幼生長的彰化市市仔尾文化協會前輩賴和與王敏川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接軌,終其一生為黨外民主運動犧牲奉獻。本文校對感謝鄭仰恩牧師、王榮昌牧師、王昭文博士。

受難後復活 見證犧牲換覺醒

耶穌的受難與復活,一直是基督信仰非常重要的基礎與核心。在耶穌的年代,祂所傳揚的福音,觸怒了當時的宗教領袖,為了洗淨世人的罪,最終遭到審判後釘死在十字架上,甚至連祂最親近的門徒也只敢在一旁觀看,不敢承認自己的身分。然而耶穌看似孤獨而寂寞的死,後來卻席捲並且改變了整個人類社會,許多源於基督信仰的觀念,仍是現代社會賴以運作的重要準繩。 以「犧牲」換來「覺醒」,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卻是讓社會得以變得更美好的關鍵,只要用心留意,就能發現這些改變社會的力量,仍在每一個幽微的角落裡散發著亮光,不管是納粹時代的德國牧師潘霍華、爭取非裔美人人權的美國牧師馬丁.路德.金恩,而韓國民主轉型、甚至是中國專制政府的統治之下,都有前仆後繼的先行者。

【特別企劃】1935~1936年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3-2

〈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是王燈岸在1978年撰寫、未完成的自傳遺作《人生流轉六十年》的片段。文中以青少年的角度描寫了1935年4月到1936年6月到淡水中學求學的一段珍貴回憶,摘錄了王燈岸參加入學典禮、在淡中脫胎換骨、遇鬼火、聽偕叡廉校長優雅台語、到淡水女中參加聖誕晚會、全校大屯山賞雪及淡中被迫關校等。1936年6月下旬淡中被日本殖民政府關閉一段時間,王燈岸不得不結束在淡中400多天的求學歲月,前往東京繼續升學之路。他原本因雙親迷信「剋母」說而遭四處寄養,頑童的放浪人生在淡中得以脫胎換骨。基督信仰深深影響他,讓他和自幼生長的彰化市市仔尾文化協會前輩賴和與王敏川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接軌,終其一生為黨外民主運動犧牲奉獻。本文校對感謝鄭仰恩牧師、王榮昌牧師、王昭文博士。

【特別企劃】1935~1936年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3-1

〈我在淡水中學的青春歲月〉是王燈岸在1978年撰寫、未完成的自傳遺作《人生流轉六十年》的片段。文中以青少年的角度描寫了1935年4月到1936年6月到淡水中學求學的一段珍貴回憶,摘錄了王燈岸參加入學典禮、在淡中脫胎換骨、遇鬼火、聽偕叡廉校長優雅台語、到淡水女中參加聖誕晚會、全校大屯山賞雪及淡中被迫關校等。1936年6月下旬淡中被日本殖民政府關閉一段時間,王燈岸不得不結束在淡中400多天的求學歲月,前往東京繼續升學之路。他原本因雙親迷信「剋母」說而遭四處寄養,頑童的放浪人生在淡中得以脫胎換骨。基督信仰深深影響他,讓他和自幼生長的彰化市市仔尾文化協會前輩賴和與王敏川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接軌,終其一生為黨外民主運動犧牲奉獻。本文校對感謝鄭仰恩牧師、王榮昌牧師、王昭文博士。

一把火照亮言論自由

葉菊蘭母女眼神交會著說,「其實我們早就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原諒了,可能在他燒死自己那一刻就原諒了。」「當我想到他愛我們,可是難道他不愛自己嗎?他把自己弄成這樣,他不痛嗎?他對自己不殘忍嗎?他自己更痛啊!想到這一點我就原諒他了。」葉菊蘭哽咽的說,「在信仰裡頭,耶穌釘十字架,難道祂不痛嗎?我會覺得這就是愛,愛讓我們原諒。鄭南榕是因為愛而離開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