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回應時代,作文字宣教精兵:《女宣》與《新使者》

《女宣》與《新使者》兩份雜誌均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發行近一甲子的刊物,從信仰角度切入女性及社會等議題,是福音的傳承,也是歷史的見證。

【特別企劃】文字傳道奉獻主日3-3台灣教會公報社同工心聲│美麗新視界 福音遍全地

台灣教會公報社每個事工都是一扇窗,帶大家欣賞上帝每天做的新事。教會公報社的記者、編輯,則不分寒暑陰晴,按時讓文字出刊,引領讀者關心上帝創造的人與世界。

扮演時代米該雅 上主開活路

【編按】7月第三個禮拜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訂定的「文字傳道奉獻主日」,1987年台灣解嚴前,曾發生警備總部沒收《台灣教會公報》事件,促成眾教會團結抗議,迫使政府歸還報紙,是台灣民主發展史上輝煌的一頁。今年為解嚴30週年,台灣教會公報社將這段歷史集結成《那一年,寄不出去的教會公報》出版,期盼成為每個世代的典範。本新聞專題除分享信仰前輩經歷,亦特別蒐集昔日《台灣教會公報》(各時期名稱不同)老新聞,展現文字事工永久流傳的力量。 【陳逸凡專題報導】〈台灣翠青〉歌詞作者、已故牧師鄭兒玉,曾在1980年代擔任《台灣教會公報》社論主筆及理事長,揭示了教會媒體必須成為「時代的米該雅」,提醒眾教會在集權統治下,仍須秉持信仰良心,以上帝公義來宣揚福音。《教會公報》當年即在刊頭書寫著這幾個大字,在媒體遭到封鎖的年代,為台灣人民勇敢發聲。 時任《教會公報》總編輯的林培松牧師回憶,他在1986年開始構想如何用「城鄉宣教」(URM)精神來編一份可以在社會上發行的刊物,獲得編撰委員會同意,決定以不定期方式出版副刊《活路》,邀請林美瑢擔任這份刊物的編輯,刊頭載明「為著台灣的前途,咱著拚命開活路,建設公義的國度,才能救鄉土」,並成功與報攤經銷商談妥合作,於市面上銷售。 然而當時警備總部在得知這項資訊後,以取締報攤色情刊物的方式,阻撓《活路》的販售,只好另尋管道銷售,改由其他有志之士廣為推銷,或大量購買分送親友,並在選舉造勢現場廣為分發。 1986年11月30日出刊的《活路》,標題為「走出政治迷魂陣」,內容有江鵬堅、李勝雄等人對《國安法》的批判,並免費為社會服務機構介紹廣告,標明為「困苦人的活路」。然當年第一期發行不久,旋即接到台南市政府函稱《活路》有違出版法規定,公報社並立即提出申復,但並未獲得當局任何回應。 為此,12月21日出刊的第二期刊頭刻意將「活路」兩字反白,並刊登啟事說明不具「活路」兩字的原因,這一期的主題為「尋求台灣人的尊嚴」,內容包含雛妓、政治犯、原住民勞工、討海人的艱難處境,並介紹為他們開活路的相關機構。 林培松回憶,由於當時認為《活路》並不違法,因此1987年1月25日出刊的第三期繼續將原本的大字標題放回,主題為「讓大家都有家」,內容有客死異鄉的江文也、流落異鄉的原住民、露宿街頭的街友等,更特別報導二二八受難者、台灣大學文學院院長林茂生長子林宗義長老,在被當局放逐海外17年後返台的消息。 2月22日出刊的第四期《活路》,更以「解冤開活路」的主題,大篇幅報導二二八事件40週年的消息,由於正值鄭南榕、陳永興等人推動「二二八和平日」,便一併刊登其宣言,並有多篇忠於真相的採訪報導。 孰料,編輯完稿送印後,林培松牧師北上參加總會召開的宣教會議,禮拜五清晨卻在早禱時接到公報社編輯室同工緊急來電,報告有警總的人來到公報社將1825期的報紙帶走了。經過多番查問,最終確認遭到「台南市文化工作小組」查扣。由於林培松牧師正身處總會宣教會議現場,便立即在會中提出討論,與會人士共同決定抗議到底,討回公報。返回台南後,林培松回憶自己原本情緒悲憤,立刻要到台南市政府前靜坐抗議,經黃昭凱等人勸說後才決定由眾人從長計議。 當時不僅時任總會議長楊清源牧師發表〈要求退還查扣公報函〉,3月11日中午,更有70位牧者及信徒共百餘人,手舉抗議布條及大字報看板,列隊從公報社門口出發,一路以擴音器喊話,抗議當局查扣《教會公報》違反言論自由、侵犯宗教信仰。 當日隊伍從公報社走到市政府,並宣讀抗議文,最後由市政府派主任秘書薛文鳳代表出面接受抗議書,這是首次由牧師發起大規模集結的抗議行動。然而當局在抗議行動後並未有正面回應,顯然沒有歸還《教會公報》的意願,甚至由國民黨黨部出面,打算私下邀請台南中會幹部餐敘,而遭到部分牧長拒絕。 這些拒絕接受餐敘邀請的牧長,於3月25日晚上由牧師孫鴻鎮召集齊聚商討下一步行動,擬定在4月5日主日禮拜後的中午,兵分七路遊行,並匯集在市政府前的廣場抗議,一切計畫包括教會的編組、集結地點、遊行路線,並將一切計畫刊登在3月29日的《教會公報》。 在遊行的消息見報後,當局看見教會立場堅決,終於表態願意返還被沒收的《教會公報》,並要求教會取消遊行,然而決策小組決定必須要實際看到報紙,才能說服會眾取消活動。事實上,遊行時間未到,活動發起者也沒有把握屆時究竟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發聲。這場「歸還教會公報」的抗議遊行,最終在驚濤駭浪中有驚無險的獲得成功,成為後人津津樂道的故事。 林培松回顧這段歷史,表示心中充滿感恩,這件事發生在記念二二八受難期間,同時也是耶穌基督受難節到復活節期間,上帝使《活路》「死而復活」,見證了耶穌基督在台灣歷史中開出了新的活路。此後《活路》一共出刊了9期,必須完整閱讀,才能真正把握「活路」一脈相承的精神所在。完整內容都收錄在公報社最新出版的《那一年,寄不出去的教會公報》中。 兵分七路圍市府 討回《教會公報》 【陳逸凡專題報導】1987年3月29日出版的《台灣教會公報》頭版頭條,刊登了4月5日大遊行的動員通告:1.南門教會於南門路進場;2.東門教會由開山路進場;3.北門教會由中山路進場;4.民族路教會由公園路進場;5.看西街教會於民生路進場;6.西門教會由中正路進場;7.《教會公報》由青年路進場。揭開了追討遭警備總部沒收《台灣教會公報》的序幕。 社運前輩黃昭凱長老回憶,4月1日台南市長林文雄派人轉達,若教會取消遊行,將會設法交還遭沒收的《教會公報》,眾人在4月5日清晨接到通知,說報紙已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議長楊清源手上,然而由於報紙尚未押抵台南,一切仍在未定之天,在沒有看到報紙之前,遊行將照常舉行。 上午11點,多數教會已做完禮拜開始集結,負責擔任聯絡員的吳信添在北門教會禱告後,旋即騎摩托車穿梭各據點傳達「出發」信息,眾教會此時按照原訂規劃路線,手持標語布條,並抬出十字架高喊「討回教會公報」「還我言論自由」並沿路高唱聖詩前進。中午12點半,七支隊伍在市政府前民生綠園集結完畢。 黃昭凱說,由於台北飛台南的班機在禮拜天中午前並無班次,為了趕在抗議行動擴大前抵達,預計歸還的公報在楊清源押送下緊急改飛高雄,並由廂型車運載急奔公報社,然而由於高速公路塞車,報紙遲遲沒有送達,群眾情緒也逐漸激昂,甚至高喊要衝進市政府。 就在台南市長林文雄二度出面接受抗議,由教會代表在市長和會眾面前輪流宣讀三份不同機構的抗議書時,戲劇性的一幕出現。載送報紙的廂型車緩緩駛進市府,群眾頓時歡聲雷動,雖然現場林宗正牧師發現這是「重新印刷」的報紙,最終在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的安撫下,群眾於2點半和平解散。 時任《教會公報》總編輯的林培松牧師回憶,這場遊行由黃昭凱籌備,並安排攝影記錄及記者採訪,不但發起迅速,過程嚴密周詳,顯見聖靈的動工。他後來得知當局在一路上的制高點配置武裝人員監視,市府內也有武裝戒備,所幸抗議活動和平落幕。林培松認為,台灣在戒嚴時期查扣了不計其數的刊物,從來未曾歸還,而這次教會的抗議行動,卻能把被查扣的刊物討回來,對台灣而言無疑是一場突破性的歷史事件。 言論自由來不易 莫讓警總續存留 【特稿/方嵐亭】台灣曾經有個怪物叫做「警總」,它的存在與作為讓現今50歲以上、追求民主與自由的台灣人,嗤之以鼻、咬牙切齒,甚至恨之入骨。 1945年9月,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警總)於中國重慶成立,負責任務是遣返日本在台戰俘、接收與維持台灣治安,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總司令為陳儀,同年彭孟緝任總司令,頒布的第一號命令是《台灣省戒嚴令》。 警總的歷史定位可說是威權時期,政府壓迫人權與箝制思想之代表,也是台灣人心中重大陰影。舉凡扣大帽、隨意抓人造成冤獄、查禁與銷毀書籍。「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這句話更道出警總作為政府打擊異己工具時,對台灣人造成至今不敢勇於表達的影響。 以家喻戶曉的柯旗化為例。全台灣至今最暢銷的英文參考書是1960年9月就已經出版的《新英文法》(New English Grammar),這本書可說是作者柯旗化費盡千辛萬苦的心血結晶。柯旗化三個字在台灣逾數十年等同「英文法」;他的名字代表的是,母親是高雄「旗山」人,父親是台南「善化」人,而取名為「旗化」,卻被認為是意圖「改換國旗」的叛亂證據。就在出書隔年被以「預備叛亂罪」為由判刑12年。類似的荒謬文字獄,在當時的台灣島國天天上演,雖然1987年7月15日之後,台灣已經解除了戒嚴,但禁錮人心的鬼魅依舊化為各樣的形影,繼續影響人心。 民主的洪流吞噬了警總這類怪獸,台灣在1992年8月1日發布命令將警總改制為海岸巡防司令部(簡稱「海巡部」),2000年,海巡部將部分業務移至新成立之行政院海岸巡防署,之後又經過多次改制,成為今日之國防部後備指揮部。 國家的轉型正義持續進行著,然而以先知自許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眾牧長信徒們,卻好似殷海光教授提到的「獨斷之後的獨斷」一般,消滅了箝制思想的國家警總之後,自己卻樂在自己的王國裡面,「以父之名」的成立一個又一個的警總,不願意理性對話。 良心的文字一直是威權體制的心頭大恨。《台灣教會公報》過去不容於政府當局,遭沒收查禁;如今也經常得罪人,就事論事的態度下,各式威脅與冷嘲熱諷來自多方也不在少數。《教會公報》改為免費索閱後,表明立場不同不願收到報紙者,自然予以尊重;但最難過的是,立場相同時,牧長大加讚揚,不悅時,則整疊報紙隨「少女的祈禱」揚長而去,殊不知心血與所費不貲。 台灣變得多元,我們必須學習更多的包容、對話與尊重。老一輩犧牲青春樹立民主與自由的風範,不僅不希望國家再有怪獸如警總,更希望的是我們不要當起警總,只要是意見相左就加以誅殺與謾罵。 我想起使徒行傳中的迦瑪列所說:「若是出於神,你們就不能敗壞他們,恐怕你們倒是攻擊神了。」唯有保護言論自由才是正道。 (作者為台灣教會公報社社長) 公報新聞多元又開放 超過百歲的《台灣教會公報》是台灣文字宣教事工的濫觴,早年究竟都刊登什麼內容呢?讓我們一起來看! 1.獨家消息 台灣第一份報紙出刊第一年,究竟什麼新聞能引起讀者的興趣?根據巴克禮的回憶,當年他以文字記錄一場座談會內容刊載報紙上,人們看見自己的發言印為鉛字而欣喜萬分;另外當年展開澎湖宣教,人們亦對當地傳來的消息抱持濃厚興趣;二崙客家庄騷亂更成為眾人關注的獨家報導!讓報紙銷量穩定成長。 2.百年前的環保呼籲 森林是地球的肺,今日眾所皆知。然而這觀念在120年前,可是「霧煞煞」。1892年時值清帝國光緒18年,農曆10月出刊的《台南府教會報》,寫起了〈樹木 ê 利益〉文章。 文中提到樹木茂盛則百草興、涼風起、水土保。文末還舉當時的香港為例,明理人前去開墾栽種,讓那裡有涼風活氣,地獄變天堂。 不論古今,伐樹以牟利,時至今日,《教會公報》一以貫之,關心環保議題,責備短視者捨本逐末。 3.邀請大家辯論 巴克禮觀察唐山許多會報設立投稿管道,讀者甚至可以辯論教會規矩是否合宜,他認為這樣很好,因此自1894年正月開始,《台南府城教會報》開始接受投稿,為了擔心初期不知討論什麼,他還先提了2個問題,大意是:1.住得遠的信徒應另外聚會,或盡量一起聚會?2.基督徒常被誤認不孝,所以有人會在家中掛祖先相片來紀念,這樣好不好?後來也開始有許多針對聖經、教義的辯論。 巴克禮還特別聲明,討論不應也不會由教士來回答,應開放給信徒討論。100多年前宣教師辦報,已然有言論自由與開放辯論的心胸。 4.不把生番當人看 1903年8月《臺南府城教會報》的〈埔社消息〉寫到當地獵殺生番、吃人肉的習俗。內文稱生番肉好吃又滋補、心肝與腳腕可製藥、膽能醫外傷、骨頭還可以煮膠質,全身上下都有用。獵殺一名生番,經濟效益勝過耕作一整年!文末反省,自以為受過教化的人,其實在這事上十分野蠻,不把原住民當人看,簡直「比番又卡番」。 5.鐵達尼號沉船了! 1912年4月14日,航行在大西洋上的鐵達尼號沈船,時值明治45年,對於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台灣人來說,這件事在6月由《台南府城教會報》披露。內容以白話字寫著:「鐵達尼號在大西洋撞冰山後,2200名乘客僅800人倖存,但眾人在患難因有基督信仰,不自私,禮讓婦女及孩童先由他船搶救,留下感人見證。」 6.宗教改革400週年 今年普世教會大肆慶祝宗教改革500週年,然而100年前的台灣教會,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翻閱1917年10月份的教會報,赫然發現巴克禮牧師親自記下3大頁篇幅,標題為〈路德馬丁〉,以馬丁路德為中心,向台灣人詳細介紹宗教改革的人物與場景。 巴克禮牧師不忘感慨反省,當時的歐洲正陷入一次大戰,要如何同心記念宗教改革呢?

【特別企劃】文字傳道奉獻主日3-2│TCNN、《少年新眼光》限定開張│創新,是一種堅持。

文字傳道本身是一件既舊且新的工作,舊的是文字的使用、傳遞,已經數千年,用文字來傳遞某一種信念,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然而不同時代傳遞文字的載體不盡相同,傳遞的速度、範圍也有差異,簡單的說,就是跨越時空的能力不同,網路正讓文字跨越時空的能力得到大幅成長。

勵馨反暴力 籲民眾勇敢發聲

6月為家庭暴力防治月,然而家庭暴力事件並不會隨著家暴防治月的結束而消失。勵馨基金會長期投入關懷約會暴力、受暴婦女、家暴目睹兒服務,以系列脈絡式的層次服務緊扣成一個圓,不止協助家暴後追、獨立生活、就業等後續處置,更拉到前端進行約會暴力的防治工作,期盼從源頭徹底終結家庭暴力的發生。

兄弟皆來台 他鄉作故鄉──丁松青神父

不同於哥哥丁松筠在城市從事媒體宣教,丁松青一直都在偏鄉服務。原本他希望到南美洲,但後來想到哥哥在台灣,所以入會6年後先到新竹學中文,之後到蘭嶼的小學免費教音樂和美術,身上不到2000元的丁松青靠著達悟人的接濟,順利度過1年的實習考驗。

獻身台灣半世紀 再見丁松筠神父

【林宜瑩專題報導】「我不知道我哥哥怎麼這麼窮!」神父丁松青(Barry Martinson)說,他到光啟社替哥哥丁松筠(George Martinson)神父收拾遺物時,發現他的存款沒幾萬塊,交通工具就一輛破舊的腳踏車。5月31日清晨,丁松筠在光啟社樓上、耶穌會會院的寢室被發現,在床邊以跪姿祈禱蒙主恩召,享壽75歲。身為耶穌會會士的丁松筠,除了守貞、神貧、服從修會命令外,一生奉獻給光啟社,縱使以「傑瑞叔叔」形象活躍螢光幕前,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依舊自稱是「最不像神父的神父」。 丁松筠1942年12月2日出生於美國聖地亞哥,1960年加入天主教耶穌會,1967年從美國華盛頓州肯沙噶大學取得哲學碩士後,便被美國耶穌會差派來台灣。1967~1969年先在新竹華語研習所研習中文,1970年到天主教新竹社會服務中心投入社會服務,同時在輔仁大學神學院研習神學課程,1973年到輔仁大學投入學生輔導,1974年到光啟社,先後擔任過代理社長、副社長、董事長。 丁松筠患有遺傳性心臟病,今年4月初才在心血管放入5根支架,因心繫事工,5月就前往中國內蒙古、張家口拍攝天主教傳教士的紀錄片,5月27日回台後,一直待在光啟社樓上耶穌會會院,沒想到在31日突然病逝。原本丁松筠將於6月1日接受內政部頒發台灣身分證,在他過世之後,則由弟弟丁松青代為領取。 光啟社社長莊麗紅說,當丁松筠裝完心血管支架後,就勸他要以健康為重,不要奔波,可是一心掛念天主教宣教士紀念片的他,還是禁不住想趕緊完成的責任感驅使下跑去中國,這可能是壓垮他最後一根的稻草。 丁松筠神父的殯葬彌撒已於6月17日在台北聖家堂舉行,出席的副總統陳建仁代表總統蔡英文頒發褒揚令,肯定其「奉獻台灣社會五十載,協濟弱勢公益半世紀,懋績卓行,弘聲遐舉」,該褒揚令由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李驊神父代領。另外,教廷駐華代辦高德隆蒙席也代表羅馬教宗聖方濟各致詞,教宗稱讚丁松筠:「他對許多人來說,是一份偉大的禮物。」 這場殯葬彌撒與傳統保守的耶穌會非常不相同,因為丁松筠一生投入在媒體傳播,他生前就立遺囑希望自己的喪禮是一場歡送的慶典,因此光啟社專案經理陳姻蕙在籌辦追思會時,盡力實現丁松筠的遺願。 在殯葬彌撒中,有一位坐著輪椅的人士出席,甚至一路跟大家去丁松筠長眠地──彰化靜山。陳姻蕙說,丁松筠跟光啟社附近的遊民、資源回收的老婆婆、坐輪椅賣口香糖、在街頭賣玉蘭花的人都是好朋友,甚至有一位體臭到眾人閃避的遊民,只有丁松筠敢坐在他旁邊,還一起分享一片蔥油餅。 陳姻蕙說,有次跟著丁松筠去中國片場拍攝紀錄片,很多人搶著當場工(臨時演員),放飯時,丁松筠特別喜歡跟他們一起聊天。有天,他帶著一串佛珠走到片場,高興地說,這是場工朋友送他的,「他對待人不是用憐憫同情的眼神或立場,他就是把人當人,一心只想成為他的朋友。」陳姻蕙說,這就是丁松筠神父。 光啟社 台灣影視人才培育搖籃 【林宜瑩專題報導】「丁松筠是光啟社的精神導師。」現任光啟社社長莊麗紅表示,光啟社(Kuangchi Program Service,KPS)是美國耶穌會修士卜立輝神父(Philip Bourret,1913~2008年)於1957年返美募款、1958年6月買下美國瑪利諾修會的台中市中聲廣播電台,後由卜立輝擔任技術顧問,先成立「光啟錄音社」製作廣播劇錄音帶,接著把美國電視台淘汰的設備運到台灣來。丁松筠神父則是在1974年到光啟社服務,光啟社雖不是丁松筠神父創辦的,但他帶領光啟社走過輝煌的年歲。 莊麗紅說,當時無線三台都還沒成立,光啟社是台灣第一個具有電視台設備與技術的機構,1961年,光啟錄音社更名「財團法人光啟文教視聽節目服務社」;初期攝影師都由耶穌會神父擔任,因為美國耶穌會早在大學就讓神父接受相關訓練,同年7月在台灣大學農學院開辦「暑期電視講習班」,之後也開設多次短期訓練班培養電視人才,為台灣電視產業奠定了重要基礎。 4層樓高的光啟社總社,在1965年1月20日完工啟用,當時台視、中視、華視的節目都是現場直播,在還沒有自己的電視台大樓前,都是在光啟社製作節目,包括張小燕、歐陽飛飛、劉文正、崔苔青等明星都常在光啟社出入,而光啟社的員工後來也都被挖角到三台成為創台班底;另外光啟社也幫助香港、越南西貢電視台等地訓練電視人才,甚至特別成立舞蹈班訓練伴舞者。 莊麗紅說,光啟社從早期製作廣播節目(《小小廣播劇》至今還成為外國人來台學華語的教材),到老三台從創立到茁壯過程,支援現場直播、電視劇(《傻女婿》電視劇播了200多集),還有宗教性、英語教學節目,早期台灣電影興盛時期,光啟社電影部也拍了許多華、台語電影,之後廣電基金會成立後,《尖端》等科技類電視節目也是在光啟社製作,讓光啟社真正達到「自立自養」的目標。 1980年代台灣解嚴後,有線電視台(第四台)蓬勃發展,當時光啟社一度考慮要設立自己的有線電視台,但後來還是以「節目製作中心」為發展方向,例如八大、三立電視台還沒有自己攝影棚時,也是租用光啟社的設備與場地製作豬哥亮、白冰冰等歌廳秀電視節目,讓光啟社的營運又邁向另一個高峰;之後包括基督教的好消息電視台、新眼光電視台、佛教的大愛電視台等宗教電視台剛成立時,很多節目也是在光啟社錄製。 直到近10年因網路電視的興起,讓台灣媒體環境因競爭激烈、削價競爭,使光啟社專注在政府委託製播的紀錄片,例如台北101大樓、蘇花改、南迴鐵路、花東鐵路等,獲得國內外許多大獎。 莊麗紅表示,未來光啟社還是會繼續製作「寓教於樂」的好節目往前走,縱使丁松筠神父這位光啟社的精神導師不在了,光啟社董事長將會由現在的副社長黑幼龍升任,社長也將由前原民台長馬紹.阿紀擔任,她自己則轉任營運長,光啟社也會在IPTV(網路電視)有自己的電視台。「丁松筠神父常常教導大家要製作具備『真善美』節目的精神,會因光啟社永續經營繼續走下去!」 露德協會陪伴愛滋病友  以關懷和接納終結歧視 【邱國榮專題報導】神父丁松筠逝世前,擔任台灣露德協會的監事。2012年,露德協會出版《2012看見生命的彩虹──愛滋朋友的生命故事》,並於記者會中發表2012台年灣地區愛滋感染者生活現況調查,邀請時任協會理事的丁松筠與帕斯堤(HIV positive,愛滋感染者)代表光哥對談;同年的國際愛滋燭光日,丁松筠代表協會與政府機構,一同點亮愛滋希望燭光,呼籲國人關懷愛滋,增加民眾愛滋常識,了解自我保護及與如何與感染朋友相處的知識,降低因恐懼而造成的社會歧視與壓迫,一起為愛滋預防盡一份心力,盼為台灣的帕斯堤及其親友找到生命的出口。 1997年,露德之家結束37年的孤兒收容服務,轉型成專門服務愛滋感染者,效法福音精神,開始定期入監獄、看守所、外國人收容所及醫院及案家,探視愛滋病友,開啟了每年年終定期辦理愛滋感染者感恩晚會。2006年,附屬天主教仁愛修女會的露德協會,升格為內政部正式立案的社團法人。2010年,在台中成立彩虹天堂,同志健康文化中心開幕,隔年,除了繼續倡議感染者人權以外,也幫助「帕斯提聯盟」成立,目的是要社會聽見帕斯堤的聲音。 露德協會附設的中區同志健康活動中心,自成立後便不斷受到社區排擠,於是在成立1年後搬離社區,翌年,彩虹天堂更名為「基地」與「九號小舖」,後者作為二手愛心商店揭牌營運。2014年,協會公布愛滋感染者相處大調查,發現社會對愛滋誤解仍大,隨即舉辦呼籲社會化解歧視,為帕斯堤加油的活動;同年並以「愛滋不是罪」為主題參與台灣同志遊行。 2016年11月,協會公開台灣街頭愛滋認知實測影片及帕斯堤朋友心境與行為調查,影片反應民眾對愛滋的迷思與擁抱感染者的猶豫;調查呈現,汙名對帕斯堤生活帶來的影響,愛滋反歧視仍需更多努力。 從露德協會的事記,可以看出協會非常清楚成立使命:「因福音的召喚,以正義和仁愛的原則,以關懷和接納的態度去愛人,期使受愛滋影響者的尊嚴和價值受到尊重。」

【特別企劃】文字傳道奉獻主日3-1台灣教會公報社台南書房改裝│凝「聚」百年「珍」寶 「堂」堂新裝亮相

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教會公報》扛著百年老店這樣的甜蜜重擔,如何打造新風貌?且讓我們來看看改裝過程的酸甜苦辣,使用者又有什麼新感受……

宗教改革500年 柏林教會日歡慶

為記念宗教改革500週年,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PCT)有長期夥伴關係的德國柏林宣道會(BMW),特別邀請PCT代表團及普世宣教機構夥伴共襄盛舉,參加今年5月24~28日由德國教會日委員會(DEKT)與德國福音教會(EKD)共同於柏林舉辦的「教會日」(Kirchentag)活動,現場吸引10幾萬民眾參與。

【特別企畫】少年ㄟ,信仰對你來說是……?

對於教會內的青少年來說,這個時代到底面臨什麼樣的難關和挑戰呢?面對基督信仰,他們又如何告白呢?讓我們一窺這些青春背後的生命與信仰境界,陪伴他們一起成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