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流浪漢講員 傳遞寶貴信息

理查•黑德里克喬裝四處傳教 &nbsp喚起社會關心孤單弱勢者 【蔡聖欣編譯】冬季的一個早晨,美國佛羅里達浸信會學院(The Baptist College of Florida),學生們正趕著要上8點的課;校園一角的涼亭裡,卻有個留著凌亂長髮、衣著怪異的流浪漢睡在那兒 。 那時佛州正遭第一波寒流侵襲,因此,有1位學生告訴這個流浪漢可以去學生中心避寒,另1位學生則送上熱咖啡跟食物,還跟他聊了幾句;後來,還有1個教授跟2名學生拿了福音單張給這個流浪漢。然而,有的學生及教職員則是看了這個流浪漢一眼,就隨即轉身離去;甚至有1位教職員基於安全理由,要求他離開。後來,有2名學生邀請這個流浪漢一同參加10點的禮拜,他接受了邀請,並且跟其中1位學生坐在禮拜堂的後排。 這場師生大禮拜就如往常般充滿著詩歌與敬拜;但是,就在校長湯瑪士•金臣(Thomas Kinchen)還在介紹講題「海外宣教」時,坐在後排的這個流浪漢大聲問道:「那本土宣教呢?」聽到他的發問,校長便邀請這個流浪漢上台發表看法。 就在那個時候,台下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聽著這個剛剛還睡學校涼亭的流浪漢,引用聖經經節分享對一個失落的世界的想法,包括耶穌所說的:「當你們做在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頓時,台下聽眾態度完全轉變。 這個流浪漢謝謝校長給他機會,取下眼鏡,對大家說:「我並不是真正的流浪漢,而是你們一看到我的外表,就覺得我是。其實,我是個商人,剛剛坐在我旁邊的美麗女士則是我太太,而她身旁則是我們的機長,在這場禮拜結束後,他將載我們飛往德州華茲堡的西南浸信會神學院(The Southwestern Baptist Seminary)。」 這位特別的講員,其實是設計過相當多標誌及十字架的理查•黑德里克(Richard Headrick),一直以來,他努力讓更多失落及被社會拒絕的人們可獲得關懷。黑德里克說,他跟妻子一直從事這樣的流浪漢傳教方式,他們喬裝並出現在教會、大學院校及神學院;但讓他難過的是,14年來,只有20個人向他傳過福音;而且,明明身旁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但對於那些人來說,黑德里克彷彿是不存在的。不過,他這天相當開心,因為這個早晨有3個人跟他分享福音。 最後,黑德里克提醒在場的眾人說:「孤單跟被拒絕都會使人覺得很難過,但是同時也讓人更容易了解,為什麼耶穌在十字架上心碎而死。」(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虛擬關係 衝擊信徒教會生活

【蔡聖欣編譯】李察.貝克博士(Dr. Richard Beck)為美國德州艾柏林基督大學(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心理系副教授,他在&ampldquoHow Facebook Killed the Church&amprdquo(臉書如何殺了教會)一文,探討網路對教會的影響。 他指出,自從進入部落格跟社群網路Web 2.0(如臉書、推特等)時代,確實讓基督教界擔憂,其中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最被廣為討論。不過,根據他的調查,虛擬關係不但無法取代真實世界的關係,而且,臉書的朋友群反倒呈現人的真實社交生活。 「毫無疑問的,我們臉書上長串的朋友名單中,有不少是不太認識的人,或久未聯絡的朋友;但真的在上面跟我們互動密切的,都是很熟的親友。」貝克指出,他最近與艾柏林基督大學的同事將發表一份研究,該研究主要是使用臉書來預測一年級學生是否會繼續在該校就讀。結果發現,學生在臉書上跟校內朋友的互動,反映了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在臉書的塗鴉牆上有越多留言互動的學生,繼續留下來就讀的可能性越高。臉書上的老朋友或不熟的人,頂多偶爾跟你打聲招呼,但最常跟你互動的,都是那些你每天都會見到的人。 貝克並指出,他的朋友最近在部落格上討論,為什麼Y世代逐漸離開教會?有不少回應,都直指罪魁禍首就是教會本身,「都是因為教會太過於膚淺、太偽善、還老愛與政治扯上邊,Y世代才會離開教會。」事實上,的確有相當多研究都顯示年輕基督徒這樣的想法。 根據常為基督教事工進行研究的巴拿研究機構(Barna Research Group)總裁大衛.堅立民(David Kinnaman),與里昂斯(Gabe Lyons)合著的《論盡基督徒──「八十後」看基督教》(Unchristian)指出,年輕的基督徒跟非基督徒常覺得,教會常過於反同性戀,也太偽善,毫無基督的形像。 「但教會從過去到現在,不是一向如此嗎?而且,對於教會,X世代或前幾世代的人們,其想法何嘗不是如此?但為何新世代基督徒和前幾代的基督徒在態度上有那麼大的不同呢?其實,最明顯的不同不在於教會自己,而在於Web 2.0的問世,也就是有了手機和臉書等等的互動工具。」貝克指出,以往教會是人們聚集見面的地方,同時也是眾人社交的重要媒介,就算對教會沒什麼好印象,大家還是會勉強持續去教會,為要跟朋友們聯繫。但是新一代的人們就不同了,其生活已充斥各式各樣的社交媒介,發個簡訊或上臉書就能跟朋友約吃飯,既然這麼便利,何必費力為了社交而去教會呢?貝克表示,雖然Y世代說,都是因為教會太過偽善,才讓他們想離開;但到頭來,真正的原因是臉書的功能已和教會沒兩樣,「現在既然有了臉書,那何必去教會呢?」「總之,Y世代離開教會就是因為有了比教會更方便的社交及聯繫媒介。」 既有臉書,何須教會?「願教會安息吧!」貝克在文末以詼諧口吻提醒教會深思。(本文摘譯自&ampldquoHow Facebook Killed the Church&amprdquo,獲授權翻譯刊登)

利比亞戰火持續 教會積極關注

&nbsp教宗籲以和平解決 &nbsp德國福音教會支持政府不出兵 &nbsp 【陳惠雅、林楷夫編譯】利比亞戰火持續不斷,教宗本篤16世3月27日表示,他「對人民安全的掛念與日俱增」。德國福音教會(EKD)21日則發表聲明,表達支持政府不出兵的立場。不過,部分美國教會人士如寇爾森等,則贊成出兵利比亞,表示北約組織(NATO)的參與,符合正義戰爭理論(Just War Theory),也符合基督教正義。 對於利比亞的衝突,教宗本篤16世強調,應該以對話取代軍事力量,讓問題獲和平解決。他呼籲國際組織及那些「肩負政治與軍事責任者立即展開停火方面的協調」。由於參與利比亞軍事行動的各國領袖在倫敦共商軍事行動的下一步、人民的安全維護及人道援助方面的議題;教廷表示,他們亦會派觀察員參加此次集會。 然而,利比亞的衝突乃至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風起雲湧,根本的原因究竟為何?美國紐奧良浸信會神學院教授伊登斯(Mike Edens)為文指出,外在的原因,包括物質生活提升、教育普及和網路資訊流通。而內在原因,則包括阿拉伯青年對政府貪污腐敗的失望,及對更高品質生活的期待。換言之,阿拉伯世界的起義,是人民要國家的掌權者給予「身為人的尊嚴及基本人權」的訴求。 伊登斯表示,雖然我們祈禱阿拉伯世界的人們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但我們知道,「更好的生活」並非物質上的滿足,而是在耶穌基督的信仰中。上帝不斷在這個時代中興起國家與人民,祂是真神,而萬民都要從祂那得到生命的指引。 據英國媒體報導,最近因溝通不良及誤判,NATO空軍多次誤射利比亞反抗軍,造成死傷,包括無辜百姓,已引發反抗軍的微詞和國際議論。 對利比亞的戰火,德國福音教會軍方事工部主教馬丁‧杜慈曼博士(Dr. Martin Dutzmann),則於3月21日發表聲明,表達教會支持德國政府拒絕出兵利比亞戰爭的決定。其聲明如下:&nbsp &nbsp 德國聯邦政府審慎考量多方意見後,決定德國不參與出兵利比亞政府的軍事行動。不管是就德國福音教會對和平倫理的觀點,或者就德國士兵的立場來看,我都很贊同這項決定。我了解各方所表達的意願,大家都希望能在利比亞的人民為自決權奮鬥的時候,助他們一臂之力。眼睜睜看著這樣的暴力和不公義橫行,實令人痛苦。但就我的觀察,到目前為止,國際社會還沒有想出對策,他們不知道在這樣的行動之後要如何持續而穩定地建立一個新的法治秩序。我們自己也沒有足夠的資料,可以得知利比亞國內的狀況,以及內戰和各參與派系的背後原因,好讓我們能夠化解他們的衝突。在出兵之前先來檢視並回答為何要使用武力的原因及觀點,這不只在政治上是明智之舉,也符合基督信仰對和平責任的要求。 即使在德國公眾討論中只談到設立「禁飛區」的問題,但是我們必須明白,這其實是涉及軍事武力具體的威脅和使用,包括投射炸彈、對地面的轟炸行動,並且顯然有使戰事逐步升級的危險。從歷年來國際間介入軍事干涉的案例看來,這樣的行動並非短暫果決就會結束,反而是要投入更多戰力的開始,往往會耗時多年,而且愈來愈站不住腳。我們可以觀察到,那些在國際舞台上積極參與的人,前不久他們似乎還與的黎波里的政權彼此和平聯合,但是現在卻拒絕各種領域的談判,這證明我的擔憂是合理的,就是我們目前對實際的情況所知太少。 德國的士兵有權力要求,當我們把他們送上戰場之前,必須在倫理上、政治上和觀點上為這次出兵提供一個正當的理由。因此,我很感謝聯邦政府,因為在他們把德國的兵力投入軍事行動之前,他們慎重地考慮了各種意見,並且也尋求了各類資訊和對策。這個決定可能讓他們被批評是缺乏勇氣;但是,當我以那些可能將被送到利比亞,或者那些已經插手到非洲之角、阿富汗,甚至到巴爾幹半島之人的眼光來看時,我對這樣的批評深感失望。那些批評政府不出兵的人,實在不配加入這場討論。 &nbsp &nbsp &nbsp

佔領運動遍全球 抗議貪婪

【簡心怡編譯】因不滿資本主義份子大規模搜刮財富,而在紐約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已延燒全球。其中,佔領倫敦交易所的抗議行動,從10月15日開始已為期4週,一群反財團的示威者,在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前聚集抗議,警察本想阻止,但教會領袖表示無此必要。而這段期間,該教會牧師費雪(Giles Fraser)、戴爾(Fraser Dyer)及主教諾爾斯(Graeme Knowles),也為此先後請辭。 另外,對歐美債務危機一波接一波,梵蒂岡教廷正義與和平委員會10月24日也召開記者會,公布「全球公眾主權下的國際金融改革」報告,呼籲國際經濟活動中心必須建構在眾人的福祉上。梵蒂岡建議,應成立有道德的跨國中央銀行,伸張普世利益;同時建議對金融交易徵稅,以促進全球發展;對有助實體經濟的良性銀行,政府應予補助;要讓經濟再次運轉需要道德,並以人民為中心,期望看到一個以經濟、社會及精神方面為主的願景。 10月聚集在倫敦聖保羅大教堂前的示威抗議者,主要訴求是全球金融市場體制,並反對財團圖利。示威者有些戴著面具,有些搖著旗幟在聖保羅教堂外紮營,並在教堂台階上表達他們對銀行及金融機構的不滿。面對示威者,教會除了歡迎他們一起參與主日崇拜,在其不影響遊客及教友的前提下,允許其繼續示威。 聖保羅教會法政牧師兼發言人費雪,率先消除緊張氣氛,表示樂見人民用和平方法來表達意見,他並要求警方離開,因為他覺得沒有維安的需要。其中1位曾擔任財務分析師的示威者說,費雪牧師的回應,迅速讓氣氛和緩下來,並化解警方與民眾可能爆發的衝突。另1位示威者則說:「聖保羅教堂歡迎我們,我們可在此談論金融機構、政府及財團如何壓榨平民百姓,並發表因應之道。」費雪也因支持抗議民眾,辭去教會職務,以示負責。教會方面,因抗議群眾過多受影響而關閉,高層原擬採法律行動驅散群眾,不過11月1日決定,對佔領教堂2個多禮拜的抗議者,撤銷法律行動。教會方面表示,希望一切和平解決,這也是自二戰以來教堂首次關起大門。 對於這波抗議運動,《今日基督教》反省指出,也許反對者希望看到一些銀行家被抓進監獄;但我們面對的政經架構是如此寬鬆,就算銀行家在投資市場損失上億,造成世界經濟動盪,卻也不構成犯罪。許多人都將矛頭指向經濟衰退,及美國與世界經濟的互動;然而,實際問題在於人心貪婪和錯誤抉擇。我們一起製造現今的社會問題,也需要一起面對。路加福音12章15節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是我們最大的提醒。 面對全球金融亂象,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總幹事尼歐米(Setri Nyomi)則強調,21世紀的教會應和正義之聲結盟;並說,加爾文反對所有源於金錢的社會壓迫,他若還在世,也會參與「佔領華爾街」運動。 全球對資本主義的抗議,除了美國紐約華爾街,還包括德國柏林、法國巴黎、奧地利維也納、義大利羅馬、日本東京及台灣台北。(資料來源:ENI, CT, CP, WCRC News,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