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日本跨宗教慰災民 防自殺

【林楷夫編譯】為了防止3月11日的地震與海嘯後可能導致的自殺行為,日本的基督教會將與佛教團體一同提供喪親者慰問的服務。 目前擔任仙台基督教聯合救災網絡主席、現任仙台市民教會牧師川上直哉(Naoya Kawakami)表示:「我們首要的任務是,要提供慰問予那些失親者。為了要達成這個任務,我們必須有耐性、容忍、愛與智慧。請為我們代禱,求神以屬天的力量充滿我們。」 根據警察廳公布,日本震災的傷亡人數於4月13日已達到1萬3392人,其中宮城縣就有8190人,而另有1萬5133人,包括宮城縣的8025人仍然下落不明。 川上牧師說:「根據自殺行為方面的研究顯示,當一個家庭成員無預期死亡,遺族將承受良心的譴責。在這個情況下,提供慰問關懷是防止這種痛苦擴大最有效的方法;反之,若沒有獲得任何心理慰藉,那失親者很可能為了跟隨過往者而選擇自殺。我們對這件事嚴正以對,並盡己所能的提供協助。」他同時也表示:「為了要和現今所面對的問題相抗衡,各宗教組織都必須要與政府配合,因為根據憲法,政府的角色是不能主動支持特定宗教組織的。」 4月1日到4日,陸續有幾百具從仙台來的不知名遺體,被運到東京的瑞江殯儀館進行火化。東京佛教聯合會的僧侶們在殯儀館大門的火化爐前主持法會,而日本基督教協會也邀請信徒們到場,在僧侶的誦經聲中,為過往者讀經禱告。 另外,一個全國性的基督教生命線,也開通了一條心理衛生熱線,提供給東北4縣的地震受災民使用。(資料來源:ENI)

加州立法過 同志議題納入教材

【吳銘恩編譯】正當台灣國內執政當局迫於民間抗議聲浪,在北中南召開「國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教學參考資料公聽會」,鄉愿地遮掩其施政粗糙之際;以美國民主黨為首的加州政壇,則立場鮮明地在加州眾議院(49票贊成比25票反對)及參議院(23票贊成比14票反對),立法通過「公正教育法案」(Senate Bill 48, SB48 )。 SB48法案之所以引發爭議,在於要求學校的社會學科教材從2013~2014學年起,必須教導學生尊重同性戀者(LGBT),以及殘障者和太平洋地區的人民或群體所扮演的角色,與這些人對加州及美國歷史的貢獻。 民主黨籍的加州州長傑瑞‧布朗(Jerry Brown)也發表聲明表示:「歷史記載必須真實無偽。修訂既有法律,旨在禁止教育體制內的歧視霸凌,並確保各式各樣來自不同背景的美國人,其重要的貢獻都能被真實地記錄在我們的歷史課本中。」 SB48法案的起草人、三藩市出身的民主黨籍州參議員馬克‧雷諾(Mark Leno)表示:「無論如何,與學生探討人類經驗的豐富多樣總是有益無損的;何況,我們有民主制度作後盾!」加州眾議院的首位同志議長約翰‧培瑞茲,則以華盛頓的軍事顧問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組織訓練抗英軍隊,對美國獨立功不可沒;二次大戰英國數學家圖靈(Alan Turing)屢屢破解納粹電訊密碼,挽救生命無數為例,說明他們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卓著,卻只因同性戀傾向而遭受迫害流亡海外,或抑鬱以終。 儘管在民主黨強力的黨團運作下,新修訂法案似乎獲至壓倒性的勝利;但看在共和黨及保守派基督徒的眼中,此法案的通過不啻是父母監護權的挫敗及宗教自由的淪喪。 共和黨籍的州眾議員丁姆‧唐納立(Tim Donnelly),在該法案進行攻防辯論時表示:「說我們應該容忍同性戀,這是一回事;然而,讓我的小孩被教導說『這樣的生活形態是好的』,這完全又是另外一回事!」跨宗派公共政策組織的傳統價值觀聯盟(Traditional Values Coalition),代表全美國4萬3000間教會及加州8300間教會,其創辦人兼主席路易士.謝耳敦牧師(Louis Sheldon)表示,「傑瑞‧布朗州長打開教室的門扉迎進同志運動者,以對加州青年予以洗腦,是可忍?孰不可忍!」 由於新修訂法案沒設定接受教育者的年級限制,引起「拯救加州」組織(SaveCalifornia.com)的總裁蘭迪.湯姆生(Randy Thomasson)重砲轟擊:「即便是6歲孩童,此性別洗腦法案也將灌輸虛偽的謊言──即同性戀是自然、健康的,但事實遠非如此,」「這是對純真幼童的無恥攻擊!」 由於加州的教科書需求佔全美教科書市場的13%,不僅是市場龍頭,更是影響深廣。太平洋公義機構法務部的總裁布萊德.達卡士(Brad Dacus)表示:「大部分的教科書製造商並不會為個別的州,編寫不同的教科書。他們寧可以大州為標竿,例如加州及德州;因此,很多小州將被迫使用以加州為焦點、呈現同志歷史的教材。」 加州將同志議題納入教材,教會如何面對因應,值得我們持續關注。(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California Family Council, FOX News ) &nbsp

宣教師力寧安的請安

平安!我是力寧安(Linda Elliott),出身於英國長老教會(PCE,我到台不久,PCE已併入聯合歸正教會URC),1971年來到台灣。當時我才25歲,剛開始是助產士身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醫院行政人員比爾(Bill Rice),他介紹我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支援社區健康照護計畫。我與3位護士主要在鹿港、王功和二林等地進行居家護理和社區健康服務,有時週末也會和醫師到山地義診。1976年,上述事工開始有台灣人接手,我就返回英國了。台灣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很感謝上帝讓我經歷這些事。回到英國後,我開始培訓醫護人員,並半工半讀神學,1996年我被任命為約克夏郡和聖海倫斯的全職神職人員。 2007年退休後,我就搬到威爾斯北部。我很喜歡沿著海邊或高山散步,現在我正在學威爾斯語,每個星期有兩次的語言課程。我還在許多教會主日證道,在不同地方教會扮演不同角色,並召集國內負責關心海外宣教師的團體,以及自海外來英國的宣教師,如鍾淑惠牧師。兩年前,我也與大會的議長一起拜訪馬達加斯加的教會。我住的房子不大,但有個小花園,我在園裡也種了一些菜。我的家人多分居英國各地,不過,我們仍盡可能找時間團聚。退休的日子雖忙碌,但我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 代禱事項: 1.請為我們威爾斯的聯合歸正教會代禱,我們的規模小需要更多教會領導者;2.為我們在馬達加斯加的姊妹教會禱告,目前他們正處艱困的時刻。(編譯/涂藟薺) &nbsp &nbsp

重執先知角色 為氣候公義發聲

【林楷夫編譯】世界基督教傳播協會(WACC)3年一度的亞洲區會大會,於5月中在印尼日惹召開。席間有來自亞洲各國共51位代表與會,探討「傳播氣候公義」,並決議今年6月26日的亞洲傳播主日亦採相同主題,以喚起教會與社會對於氣候公義的重視。 來自印度的WACC亞洲區會主席撒母耳牧師(Rev. Dr. Samuel Meshack)在亞洲傳播主日信息中指出,根據政府間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估計,到2100年全球大氣平均溫度將上升攝氏1.1至6.4度,將造成海平面上升、冰山融解並產生極端的氣候現象。氣候變遷是對當代與後代最大的威脅,也同時影響著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生存。氣候變遷儼然已成為全球性的共同議題。 他並引用2007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報告指出,確保生物圈的正常運作是我們能為未來及對抗貧窮所能做的最大社會貢獻。缺水、良田的侵蝕、沙漠化及氣候變遷對生物棲息地所帶來的影響,是21世紀中貧窮的主因及結果。環境與社會問題有著緊密的關聯;沒有環保便沒有公義,反之亦然。 在大會中,與會者均認為,氣候變遷主要是人為因素造成,因此該議題非關命運而是關乎公義。工業化國家對石化燃料的過度使用,對環境造成嚴重影響並剝奪了上百萬開發中國家人民的生存權;此現象應被視為另一種形式的殖民主義。而面對氣候變遷的危機,「我們必須改變態度、範式及生活型態。」 大會並發表宣言指出,氣候變遷對人類──特別是婦女、孩童、窮人及原住民等弱勢社群──造成的影響,包括損害健康、增加經濟負擔、食物與水資源短缺及社會文化的破壞。而受氣候變遷影響最鉅的人,對氣候變遷所應負的責任卻往往是最小的。因此,宣言中譴責市場導向及唯利是圖的經濟體系對永續發展的忽視,這包括全球經濟及特別重視消費者主義的政治體系。政府往往忽略保護人民與環境的永續共存,而這些行為所要付出的代價則由全民買單。 會中並重申上帝賦予人類「看守」世界的責任(創世記2章15節),並呼籲WACC各區會一同面對氣候變遷的議題,重執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中的「先知」角色,以喚起人們對於氣候公義的意識,並為弱勢族群發聲,讓政府、企業財團負起對於氣候變遷的責任。 撒母耳強調,對上帝的創造有更深認識,有助我們了解人類在受造物中的地位。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首當其衝,多為窮人、原住民族及低海拔海島的社群,若要對氣候變遷有所回應,便須對這些族群有所考量並大膽行動。他也引用洪內特(A. Honneth)的話:「今天對我們的未來最大的威脅並非大自然的極限,而是人類對彰顯其知識所能之處的無窮慾望。」提醒基督徒省思。傳播主日資料可上網:www.waccglobal.org下載。(資料來源:WACC, ENI) &nbsp

改變宣教方式 教會與原民復和

【蔡聖欣、馬慧真綜合報導】「教會界對原住民的宣教方式,真的需要做出改變了,而且一定要跳脫框架才行。」加拿大克里族(Cree)印第安人的長老會牧師瑪麗‧方丹(Mary Fontaine)如此說。方丹是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執行委員會的委員,她也是這個普世教會機構第一個進入核心領導的原住民。對於WCRC會員教會近年來對原住民事工的展望,本身是阿美族原住民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助理總幹事Sing Olam牧師樂觀其成,他希望透過各國教會之間的分享,每個經驗或故事都能成為發展、改進事工的機會,同時期盼PCT針對原住民的整全宣教,能成為普世眾教會的參考。 ◆修和破裂關係 WCRC聚焦原民宣教 今年5月,WCRC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執行委員會會議,一部分的討論聚焦在往後7年的宣教策略與事工規劃,議程中包括原住民宣教及原住民神學等方面。2010年6月,原來的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和普世歸正教會協會(REC)合併成為WCRC,在會議中立即宣布要正視原住民的事工,期盼教會能與原住民和好,並修補教會與原住民間的關係。 過去幾年,部分北美的教會涉入訴訟案件,原因是一些原住民就讀教會辦的寄宿學校時,身心受到迫害。部分受創的原住民學生聲稱,就學時受到文化的種族滅絕(cultural genocide),老師不只禁止他們使用自己的母語彼此交談,還嚴禁他們從事有關自己文化傳統的活動。事實上,發生在北美原住民身上的故事並非特例,早期的原住民宣教上,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方丹表示,針對原住民的新型態宣教逐漸形成,現在的宣教開始連結原住民傳統音樂、舞蹈、儀式及藝術,並且結合不同世代與及不同文化的族群,讓原住民對教會有比較正面的體驗。 為了修復原住民與教會之間的關係,方丹在2004年創立了「蜂鳥事工」(Hummingbird Ministries, 詳見網站:hummingbirdministries.wordpress.com),而這個事工也獲得加拿大長老教會的支持。「蜂鳥事工」主要是在不同的教會中,舉辦很多結合原住民儀式的活動,不少曾經在教會寄宿學校身心受創的原住民,都因著這些活動才願意再次踏進教會。 ◆整全原民宣教策略 PCT樂與普世分享 針對國外教會的原住民事工及許多教會與原住民過去的糾葛,Sing Olam表示PCT一直都是原住民的鼓勵者與守護者,幫助他們對抗不友善的國民政府,這也使原住民對基督教信仰有好感。過去幾年,PCT以各種方式幫助原住民,包括教會裡的信仰扎根、鼓勵維持母語、出版母語聖經、提供技能課程、發展部落經濟、支持原住民正名運動、爭取土地權、關懷都市原住民生活等。PCT以整全宣教為出發點關懷原住民,是普世教會可參考的方式。 他也提醒,當原住民與其他族群在同一塊土地生存時,常因處弱勢而被欺負或忽略,除非教會積極維護其權利,不然原住民很容易被視為次等公民。但是「給魚」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不如教導原住民如何「釣魚」;這樣,無論是在部落發展事業或到都市工作,都能自立自強,創造更美好的未來。因此,PCT透過教會機構,幫助原主民學習財務、設立互助社、挖掘部落的特色,藉由觀光及農產業復興部落的經濟。 他指出,因為PCT的努力,加上近年來普世教會來對原民宣教的重視,使PCT的原住民事工成為普世的榜樣。相對的,PCT也因為其他國家的例子,而開始思考如何充分利用現有資源來幫助原住民,例如夥伴教會及開拓都原教會,藉由與地方教會連結及使用現有設備,開始都市專屬原民的聚會與禮拜。(資料來源:WCRC News Re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