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德國新教教會日 PCT受邀規劃跨宗教禮拜

【陳惠雅編譯】第33屆德國新教教會日將於6月1日在德勒斯登揭開序幕,約有30萬人引頸期待這個活動,安排有超過2200個活動演出。 這次「德國新教教會日」乃是以馬太福音6章21節為主題:「你的心也會在那裡&amphellip&amphellip。」它仍一如往昔地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德國新教教會日主席戈林-愛卡德女士(G&oumlring-Eckardt)表示:「只要是當代重要的課題,在教會日都佔有一席之位,」這位綠黨的德國聯邦議會副議長在德國時代週報的副刊「基督與世界」專欄上這樣表示。在本屆教會日中,這些「受爭議的課題」,像是日本福島的核災、利比亞的軍事干預,以及北非的暴動都會備受討論,希望基督徒可以從信仰出發,承擔應有的世界責任。 戈林-愛卡德還說:「教會日就是時代的代言人,也一直具有這樣的功能。」教會日除了反映出這些重大事件的政治意義之外,同時也指出了這些當代議題中,許多靈性層面上的意涵,以及基督徒可以投入的場域。對一個像德勒斯登這樣一個長久以來遠離信仰的德東地區,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nbsp 同時戈林-愛卡德也反駁有人質疑這些參與的講員都已經過時的說法:「但是,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有很多來參加教會日的年輕人,不管男性或女性,都常常跑去問那些已經相當年邁的老講員問題。他們希望在疑惑的時候,能從這些銀髮的長者身上看到、聽到,也學到智慧。」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特別規劃了一場「心靈關懷與社會責任」跨宗教禮拜「信仰、公義與和平的國際經驗分享」,由總幹事張德謙牧師、釋昭慧法師、德國古倫神父與蠟燭革命的和平禱告會領導者富勒牧師等人,一起主持禮拜與會談。希望透過這場特別的禮拜突顯台灣目前的現況與國際孤立問題,讓德國教會在傾全力關注中國宣教議題時,重新與台灣教會建立合作關係。 希望可以透過這次的禮拜以及幾場重要的會談,用前東德教會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經驗來思考,教會如何成為受壓迫者的堡壘與這個世界的鹽,以及普世宣教如何與人權、公義與和平緊密連結。也讓德國教會了解,現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普世參與已經從受變為施,普世教會必須讓台灣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對普世宣教有所貢獻。(資料來源:EKD News)

NHK大河劇 福音鼓勵311災民

【蔡聖欣編譯】日本NHK電視台在6月宣布2013年的大河劇為《八重櫻》, 希望藉由同為福島出身的新島八重(Yae Neesima)一生傳奇的故事來鼓勵在311強震中受到重創的福島地區。 新島八重原名山本八重,出身於福島的武士家庭,和父親學習炮術,更在辰戊戰爭時斷髮著男裝參戰。戰後,她前往京都,到兄長山本覺馬(Kakuma Yamamoto)所創辦的女子學校教書,那時的她受到兄長的鼓勵開始學習英文並且接觸基督教,而她的老師就是新島襄(Joseph Hardy Neesima)。新島襄曾留學美國8年,學習科學及神學。相識半年後,兩人決定攜手共度一生。當時的京都,是個對基督教極度打壓的城市,因為堅守信仰,新島八重失去了教職,新島襄也被解除政府顧問一職。不因此喪志的兩人,舉行了日本第一場新教婚禮。婚後,新島八重除了在先生創辦的同志社大學(Doshisha University)教授女孩子基督教道義,也在先生牧會的教會中協助,而這間教會,就是京都第一間新教教會。新島襄過世後,新島八重在甲午戰爭及日俄戰爭期間自願照顧受傷的戰士們。新島八重是日本皇室以外,第一位獲日本政府授勳的日本女性。 這部大河劇將由知名女星凌瀨遙主演,將於明年夏天正式開拍。(資料來源:ENI, NHK, 朝日新聞, Wikipedia)

宣教師謝約道: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

親愛的朋友,我是謝約道(Edward L. Senner),何其有幸,能從美國來到台灣服務(1961~1996)。 剛開始,我是在花蓮玉山神學院農業中心幫助原住民青年,回想當年,讓我體會在非自己文化中工作的獨特樂趣。我的家庭有太太芭芭拉,大兒子提摩太,我第2個兒子腓利,誕生在門諾基督教醫院,我們稱他為「本土台灣人」。起初幾年過得很快,之後因工作的關係又再返美進修,在威士康辛大學攻讀博士時,我們第3個兒子馬克誕生了。由於孩子需要接受心臟手術,我們延遲了回台行程。&nbsp 1972年再度來台,到東海大學環境研究所服務,之後轉社會科學院。當時參與「台灣東部社區發展研究:12個鄉村調查比較」,靠學生幫忙及練馬可教授(Dr. Mark C. Thelin)和喬愛光牧師(Rev. Stewart Bridgman)的專業幫助,得以完成。&nbsp 在東海教學時發生一件突發狀況,就是我太太發現罹癌,於是我陪她回美國接受治療。那些年我們充滿希望、喜樂與憂傷;芭芭拉的癌症最後無法控制,奪取了她的性命。 芭芭拉過世後,幾位台灣的牧者詢問我,是否仍有意願回台灣服務?當時,高俊明牧師仍在監獄中。1年後,我和2個兒子回到台灣,神也賜給我一位妻子Eunice。 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資料中心服務時,一直有施瑞雲姊妹協助,之後助理總幹事包珮玉牧師(Rev. Elizabeth Brown)離開,由我接下她的空缺,直到高牧師被釋放。1988再次回台灣時,我被請到玉山神學院教社會學,之後楊啟壽牧師被選為總會總幹事,並邀我當助理總幹事,我接任此職到1996年退休。 若細說我的故事,將佔太多版面,我有許多好朋友,拜訪過許多教會,踏遍台灣島上許多地方,也經歷過大水災及颱風。尤其最後14年在總會工作是很特別的經驗,令我十分充實。 退休後,神給我新的事奉,如參與墨西哥的短宣隊、到馬拉威宣教6個月,並幫助PCT建立檔案庫。&nbsp 2006年,第2任太太Eunice嚴重中風,幾小時便去世了。我們一起共度24年,跟台灣有許多美好的回憶;她在台灣也參與基督婦女會、查經班、以及PCT婦女發展中心。 目前,我與第3任太太Janie住在田納西州,在一間地方教會參與服事。過去1年,我們接觸到4位來自中國的中文老師,他們在此地的學校教授中文,學期結束後他們便返回中國,但是今年8月,又將有4位新的老師到來。他們對我們十分特別,就像家中的一份子,請為他們的得救代禱。 起初差派我到台灣的是門諾會,然而我被長老教會借調到玉山神學院,之後又被美國長老教會差派回台灣。我感謝神,不論在家鄉或外地都有充足的供應,台灣永遠是我第2故鄉。(簡心怡編譯) &nbsp

假宗教名行暴力 挪威屠殺事件舉世震驚

【蔡聖欣編譯】一直以來被世人稱為淨土的北歐,其和平寧靜在7月22日的2場恐怖攻擊事件後變調。每年會舉行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挪威首都奧斯陸,22日下午發生政府大樓爆炸,現場滿目瘡痍。過不多久,在鄰近奧斯陸的小島烏托亞(Utoeya),由工黨舉辦的青少年夏令營遭喬裝成警察的男子開槍掃射,毫無防備的青少年措手不及,死傷慘重;2場攻擊共造成77人死亡。 聽聞慘案發生,才剛離開奧斯陸的普世教協(WCC)總幹事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表示,摯愛的祖國發生如此憾事,他感到無比哀傷。他呼籲,在這樣的時刻,挪威需要國際社會的團結及全球教會的代禱,盼望在未來,挪威仍是個開放且愛好和平的國家。 世界信義會聯會(LWF)的會長約南(Munib A. Younan)和總幹事楊格(Martin Junge)事件後,也致函挪威的教會表達慰問,指出聯會為挪威的人們代禱,祈求其勇氣不被哀傷擊倒。 梵蒂岡天主教亦透過教廷國務卿貝爾托內(Cardinal Tarcisio Bertone)傳達祝禱,希望挪威的人民在心靈上能夠團結、抵抗憎恨和衝突,並且能毫無畏懼的替下一代塑造一個彼此尊重、團結,並且自由的未來。 犯下這兩起可怕屠殺事件的兇手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挪威人,他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的個人檔案上敘述自己是「保守的」「基督徒」。行兇前,布列維克在網路上發表了一份長達1500頁的宣言,內容提到一個人若和上帝建立個人的關係,那他就是宗教上的基督徒;但對於像他或其他相信基督教是一個文化、社會及道德等等的平台的人,他們也算基督徒。因布列維克自稱基督徒的言論,讓不少媒體稱他為「基督教基要主義者」或「基督教激進分子」。 對此,基督教界則同聲譴責兇手所犯下的惡行,並且強調,真正的基督教不可能會去支持這麼兇殘且毫無道德的行動。美國福斯新聞台(Fox News)主持人奧瑞利(Bill O&amprsquoReilly)也對媒體大肆報導兇手是「基督徒」感到驚訝,他表示,任何信主的人都不可能會犯下這樣的罪行,或許這個人自認為基督徒,但絕對不是個真正信奉基督教的人。 世界福音派聯盟(WEA)國際副總幹事高登(Gordon Showell-Rogers)則在該聯盟的官網上聲明,全球福音派基督徒譴責這樣的罪惡,並非常厭惡如此暴行竟假借基督之名來進行。(資料來源:WCC News, LWI, CNN, Christian Post) &nbsp

向多元宗教傳福音準則:降低對立

【吳銘恩編譯】普世教協(WCC)、天主教宗教對話委員會(PCID)及世界福音教派聯盟(WEA)的教會領袖,6月28日齊聚日內瓦,史無前例地發表一份名為「多元宗教世界中的基督見證:行動上的建議」之共同準則。該文件主要分成3部分:7點有聖經根據的「基督徒見證的根基」、12項「原則」、6則「建議」,目的在於「鼓勵處身不同的宗教信仰及沒有特定信仰的地區之地方教會、教會組織及宣教機構,反省現行的見證方式與宣教作為」。 天主教主管跨宗教對話部門的主席陶然樞機主教(Cardinal Jean-Louis Tauran)表示:「這份文件將降低不必要的宗教文化對立,有助於我們把上帝的真理以信實的方式傳揚開來。」 世界福音派聯盟的秘書長唐尼克里夫(Dr. Geoff Tunnicliffe),讚揚這份歷時5年磋商、經由無數神學家、第一線宣教師及教會領袖所共同商議定稿的文件,「對基督徒宣教的本質有著提綱挈領的掌握。」唐尼克里夫表示,「乍看這份文件無並新鮮稀奇之處。畢竟,它所宣告的無非就是眾所周知的基督徒宣教的核心信念;然而令人讚歎的,就在於它從未以這種跨宗派宣言的方式來呈現!佔全球約9成基督徒的3個基督宗教宗派,從未在如此相互合作的背景下,共同展現信仰!」 基督宗教的3大信仰群體,鮮少聚集商議,此事人盡皆知,更不用說要發表共同聲明。然而,這種宗派間的冰封對峙,近年來似有融冰跡象,尤以普世教協與世界福音派聯盟的關係改善,最受人囑目:例如,去年10月WCC總幹事戴維德牧師(Rev. Olav Fykse Tveit)受邀前往南非開普敦的WEA大會發表演說;11月,3大信仰團體也在蘇丹公投獨立議題上,一起發聲表達教會立場。 阿蘇沙太平洋大學教授、美國福音派基督徒聯合會前任會長曼諾亞(Kevin &nbspMannoia)說:「處身全球大視野下的基督教信仰,福音派基督徒已開始正視他們作為傳統基督徒的位份」;「WEA開始與WCC及天主教往來,表徵他們愈來愈願意參與宗教間的對話。」 亞詩伯利神學院的院長韓特(George Hunter)說:「文件中隻字未提之處,反倒更值得注意!」「可能天主教的讓步最大!文件中在宣揚福音的『本質』之際,省略攸關聖禮的表述,可視為是天主教的重大讓步;這也表明天主教為了張開雙手迎接福音派教會,拋開其教會傳統中的重要部分。」 惠頓學院葛理翰中心的執行長亞禮森(Lon Allison)則說,該文件雖提到很多基督徒應有愛、公義與非暴力的宣教模式,但可惜未將福音的中心,也就是耶穌是人類救主之信息特別突顯出來,基督徒其實也需要以言語見證耶穌帶來救恩。&nbsp 三一福音道學院的宣教學教授奧圖(Craig Ott)指出,文件中4次提到宗教間的關係及持續與其他宗教對話的必要性,明顯偏向天主教及WCC的神學立場,認為基督教的上帝亦是其他宗教的神;然而,這個觀點是福音派教會斷然不能接受的。波士頓大學的羅伯特(Dana Robert)則說,該文件本身所使用的語言,從馬太福音中常見的大使命之主動修辭,回歸到約翰福音中較為耶穌中心的用語,她認為旨在呈顯耶穌是福音的完全見證。 儘管教會內的褒貶不一,這份文件的重要性在於讓全世界知道,基督徒願意持守敬重、愛心與透明的態度來宣揚福音,無意用暴力與強制的手段來迫人入教。(資料來源:CT, WEA, WCC)

學子以藝術為橋樑 跨越以巴世代藩籬

【吳銘恩編譯】雖然在政治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政治領袖經常意見相左;然而,雙方的年輕學子卻經由藝術創作學習彼此溝通。 14歲的以色列學生諾加‧澤爾(Noga Zer)表示:「以前我僅把藝術視為一種興趣;現在我所看到的藝術,甚至可以把彼此有成見及偏執的人們連結起來。」 澤爾參加的這項名為「打開心內的窗」(Through the Window)活動,是一項為期2年,有50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初中學生參與的交流計畫。起初,孩子們必須個別設計一扇窗戶,然後必須兩兩配對,把他們創作的窗戶連接在一片共有的空間中;最後,整個團隊則必須共同設計出一座城市。 學生們彩繪出動物園、糖果屋、服飾店、火車、博物館、天鵝湖、大樹與小鳥、清真寺、教堂與猶太會堂等等。有巴勒斯坦的學生說,城市裡面應該要有猶太會堂;這句童言童語,聽在動輒被否定存在正當性的以色列人耳中,內心委實激動澎湃不已。 14歲的巴勒斯坦學生麗罕‧嘉陸(Riham Zaru)表示,這個活動改變了她對以色列人的看法。她說:「這經驗將在未來影響我。不管我們的差異,我們同樣都是人。終究,我們都是平等的!」(資料來源:ENI)

記念911 再思和平意義

【蔡聖欣、馬慧真編譯】10年前發生震驚全球的911事件後,大家都想問,伊斯蘭教究竟是怎樣的宗教?這問題至今仍無共識,也在911事件10週年之際再度受重視。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基督教護教學主任馬克.庫潘格(Mark Coppenger)最近為文表示,人們對伊斯蘭教的看法,主要分兩派,其一覺得伊斯蘭教是成就非凡的宗教,只是現在受極端分子曲解而被詆毀;另一派則認為伊斯蘭教是個危險的思想體制,他個人則偏向第二派。除了上述兩大派,還有『桑普』派。庫潘格解釋說,兔子桑普是卡通人物小鹿斑比的好友,他爸爸曾教導他,「如果無法說好話,那就什麼都別說。」他說,先前很多人用負面看法論斷葛福臨牧師公開批評伊斯蘭教邪惡一事,就非常的「桑普」。 庫潘格解釋,或許我們所接觸的穆斯林大多不具侵略性,但他指出,也有很多浸信會會友一點都不想傳福音或愛人如己;不過,這些人其實都只是打混信徒,並未真正實踐該宗教的教導,「或許,某些身處異地的教徒只是無法號召足夠力量來推動他們篤信的教條;因此,千萬不可藉由這些類型的信徒去定義一個信仰的內涵。」 庫潘格對美國的領導者完全無法幫人們釐清這樣的迷思感到遺憾,他認為,外交的確對國家是很重要的一環,但是,「我真希望當初小布希能不要那麼友善又天真地去讚揚伊斯蘭教是個和平的宗教,也但願歐巴馬沒有在開羅講出『伊斯蘭教所帶來的學術之光為歐洲的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鋪出一條路』等話語。」他並引用馬來西亞的知名部落客兼時事評論家賽.阿巴.阿里(Syed Akbar Ali)在2006年曾出版《大馬與滅亡俱樂部:伊斯蘭國家的瓦解》(Malaysia and the Club of Doom: The Collapse of the Islamic Countries)一書,指出伊斯蘭國家都可能瓦解,並且列舉了很多數據佐證。庫潘格認為,共產主義才走了80年左右就瓦解,但伊斯蘭教的激進分子靠著威脅恐嚇及壓制等手段,就撐了好幾世紀。如果想要製造大災難,材料很簡單,只需加上「強烈又排外的部落意識」即可。 儘管如此,普世教協(WCC)總幹事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以同為過來人身分,提出另一種面對恐怖事件的觀點。戴維德來自挪威,當地今年7月底也傳出恐怖事件。他說:「我們要堅決譴責任何恐怖事件。WCC認為,提升安全措施,依法辦理以彰顯公義是必要的。但我們堅信,非暴力是阻止暴力及建立和平與公義最大的關鍵。信仰有巨大能力及影響力,儘管它可能被人誤用、扭曲。因此,普世運動已委身與不同信仰對話,建立和平文化,尤其是基督徒、猶太人和穆斯林之間。我們祈禱,『生命之神,引領我們走向公義與和平。』在這10週年紀念日之際,讓我們重新委身於公義的和平。這祈禱也是WCC大會未來10年的主題,我們將重新委身於以對話及合作尋找公義的和平。」 (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ENI)

財務短絀 嚴重弱化WCC功能

【特稿/鄭明敏】身為全球普世教會合一運動龍頭,普世教協(WCC)的實力與功能對21世紀普世運動有關鍵性影響,但過去20年來,眾普世組織紛紛面臨財務短絀困境,WCC也無法倖免。身為WCC一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可扮演更積極角色。 2008年,WCC前任總幹事寇比亞(Samuel Kobia)遭指控領導誠信嚴重瑕疵,其中涉及帳目不清的導火線,陸續引出諸多WCC財務控管的缺失,諸如:公款使用原則規範模糊、主管權限不明、缺乏有效監督機制等等。接踵而至的金融風暴更重創WCC,許多長期以來固定支持特殊事工的金主,紛紛因為自身財力受損,被迫大幅減少甚至取消捐款。 早期,WCC主要財源來自歐洲的主流國家教會,以德國為例,人民所繳納的教會稅,形成極可觀的資源。全盛時期,WCC有足夠財力在全球各地聘任數百名全職工作者,但隨著歐洲主流教會急速萎縮,WCC也被迫快速調整,各地特殊事工(Specialized Ministries)人員編制大幅限縮,日內瓦總部則以遇缺只能由現有人員轉任或兼任,不再遞補空缺等消極對策因應。 2010年,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就任總幹事後,重整行政架構,力圖以精簡機動的組織結構提升效率,其努力的成效有目共睹,但人員緊縮仍對WCC整體運作造成巨大影響。對策之一是鼓勵會員教會推派優秀人選為WCC工作,並支援其人事經費,目前總部有3位韓籍工作者,包括今年出席PCT總會的亞洲幹事金東聖,皆由韓國教會支持。因此,PCT應積極考慮運用此一模式,來提升台灣的影響力與能見度。另外,教會共同行動聯盟(ACT Alliance)在去年成立,WCC正式把急難救助和重建發展的事工釋放出來,間接減輕人事需求的壓力。 近來,WCC的退休基金也面臨嚴峻挑戰,除因金融海嘯嚴重失血,更因人事緊縮產生正扣繳退休金的在職員工數低於已在領取月退俸的退休人員之怪象,瑞士法律嚴格保障退休者權益,若總幹事和基金董事會無法有效善處危機,恐成WCC的一顆未爆彈。 WCC的財務窘境也間接影響普世國際新聞(ENI)的存續,WCC是ENI的主要支持機構,但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極可能被迫犧牲全球唯一的獨立普世教會新聞媒體。 在開源方面,2008年,中央委員會議通過成立募款顧問小組(Fundraising Advisory Group),期待制定專業有效的募款策略,並推動執行。總幹事更積極鼓勵會員教會以承辦會議、提供人力資源、吸收參會旅費等「另類奉獻」協助WCC。目前也正為日內瓦普世中心(Ecumenical Center,屬WCC資產)重新訂定長期租借之收費標準,WCC長期以資源共享的理念,讓同為普世夥伴的世界信義宗聯會(LWF)、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及其他相關教會組織共同使用普世中心,只收取象徵性的費用,但該棟建物龐大的維護經費已非WCC所能獨力承擔。 過去10年,全球經濟版圖產生巨大變動,歐洲、北美的教會已喪失經濟優勢;相對的,亞洲、拉美洲等經濟成長快速地區的會員教會,包括PCT在內,應以負責的態度積極回應WCC的需求。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