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馬約翰牧師的請安信

基督耶穌的僕人馬約翰,寫信給住台灣眾聖徒,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台灣是美麗寶島;從太魯閣到台東,凡有氣息的都在讚頌萬物的造物者;人們熱切的歡迎,溫暖出外人的心。台灣,彰顯出基督的生命。雖然回美國已經2年,但對台灣的掛念與疼愛不減。我很感謝上帝,在你們當中,看到你們在未信主者面前活出基督的樣式,你們的事工大大激勵我,使我徹底改變。我也很感激台灣人的愛心、熱情款待,以及在服事中的友誼。 我現在服事的教會,每週有5堂禮拜,所以常有機會講道,我也會和敬拜團一起安排多元禮拜。我們教會很重視宣教,常到海地、肯亞、墨西哥和美國山區等地,以主耶穌之名服事。每個月在主日敬拜前,年輕人會去幫忙供應早餐給無家可歸的街友。我也很榮幸能至當地3所大學協助,並為台灣碩士生開辦查經班。為了保持中文實力,我每晚睡前都會讀中文聖經。 提筆寫這封信給你們時,讓我想到使徒保羅。我要以保羅勉勵腓立比人的話來鼓勵台灣的弟兄姊妹:「我每逢想念你們就感謝我的神,每逢為你們祈求的時候,常是歡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 小檔案&代禱事項 馬約翰牧師(John McCall)是美國長老教會牧師,1996~2009年來台灣宣教,曾參與東排中會和比努悠瑪雅呢族群區會服事,之後赴台灣神學院任教,擔任靈性形成中心主任。在台期間常四處講道,拜訪教會超過400間。目前,他在北加州威斯敏斯特長老教會(Westminster Presbyterian Church)當主任牧師,該會信徒約2000名。馬牧師心繫台灣,常為台灣的福音事工代禱,求上帝加添信主人數;為台灣教會禱告,求上帝讓教會愛心與智慧兼具,服事有能力。他也請大家為其傳道同工、長老、服事團隊代禱,願他們在服事中有力量、愛心、智慧,把福音帶給社區和更多地方的人。也請為其關懷外籍朋友的事工代禱,特別是服事的學校有許多外籍學生。(編譯/涂藟薺、陳惠淑)

基督教傳播人齊聚 展望新未來

【馬慧真綜合報導】2011年世界基督教傳播協會(WACC)中央委員會於10月8日至13日在加拿大多倫多市舉行,有來自亞洲、太平洋區、歐洲、非洲、中東區、北美洲、拉丁美洲、加勒比海等8個地區的執委代表參加。亞洲地區代表由來自印度的撒母耳‧麥薛克(Samuel Meshack)及來自台灣的馬慧真參加。會議在WACC總幹事凱倫‧亞施特得特(Karin Achtelstetter)、主席丹尼斯‧史密斯(Dennis Smith)帶領下討論,一同決定WACC未來5年的策略計畫,並選出中央委員會的核心同工。 WACC總部辦公室位在當地的盼望聯合基督教會(Hope United Church),這次會議適逢加拿大的感恩節,因此8日早晨除了與盼望教會一同舉行感恩節禮拜,當晚也在此辦感恩盛宴。 史密斯於10月9日的主席報告中指出,WACC過去5年有了巨大變化,因為國際性的經濟不景氣導致奉獻縮減,加上這幾年傳播事工的變化,WACC因此需在組織架構、治理制度及事工內容重整,而重整的結果包括總部從英國搬到加拿大,及更聚焦於有效執行的事工系統。如今,不管是推動方案或組織事工運作,對區域的執委會及中央執委會都是新的學習。他期待,總部的同工與區域執委在未來能有更緊密的互動,並進一步彼此了解與互補。 史密斯說,最近3年WACC的中央委員會也認為,該組織應花更多時間在尋找捐助者支持各樣與傳播權利相關的計畫,使每個會員能支取其他會員及捐助者的經驗及資源。身為國際性的基督教傳播組織,他認為WACC需要提高曝光率及可信度,強化各區域組織的功能與結構,使WACC的角色及使命更明顯,幫助及影響普世的傳播機構。 總幹事亞施特得特在報告時亦指出,近年來WACC財務上最令人憂心的是,歐元奉獻因歐元貶值,在換成其他幣別時金額減少,再來就是有些奉獻因許多組織財政吃緊而未到位,導致WACC在2011年出現赤字,2012年預算緊縮。為鼓勵捐助者,總幹事在會議中提議列出一個新的贊助會員類別(funding member),讓奉獻超過某金額的捐助者,可成為WACC的特別會員。 為釐清未來10年方向及訓練新幹部如何領導區域的事工,WACC也聘請2位顧問參與執委會議,協助總幹事引領新團隊更認識WACC的核心價值、修改2012~2016年的策略計畫、擬出WACC社群網路使用規則,及進行其他訓練,如:決策透明化與負責、財務管理、計畫、推動、管理區域性事工。 這次委員會,每天早上在會前由2個不同區域合作輪流主理早禱,突顯出每區域的不同文化、關懷的共同議題,以及所面臨的挑戰;例如:北美執委與中東執委在一起主持早禱時點出,「暴力」是他們共同的擔憂,但是雙方面對的態度及感受這問題卻很不同。除了合辦早禱之外,每天下午的會議之間,更安排30分鐘進行「2區域間的對話」,讓跨區域代表有機會更深發掘共同及獨特的觀點,互相觀摩,彼此學習。 由於2位中央執委的任期已到,在今年會議的最後1天,也舉行中央執委的提名與選舉,結果主席由代表拉丁美洲的史密斯牧師連任,副主席由代表歐洲的波文蔓(Praxedis Bouwman)連任,新任財務秘書是代表非洲的萬雷思牧師(David Wanless),新任執行幹事則是由來自亞洲的麥薛克牧師擔任。

賓拉登之死 引發美國教會倫理反省

【吳銘恩編譯】基地組織(Al-Qaeda)首腦賓拉登遭美國政府斬首擊斃後,美國教會對如何看待賓拉登的死,呈現兩極思維。知名福音派牧師約翰‧派博(Rev. John Piper)引用以西結書18章23節:「主耶和華說:惡人死亡,豈是我喜悅的嗎?不是喜悅他回頭離開所行的道存活嗎?」說明惡人死亡非上帝所樂見;然而,上帝的標準有其更深刻一面,當一個反叛、邪惡者被審判,上帝喜悅的是真理與正直受到高舉。 大體上,保守派教會的牧者,如Steven Furtick, Greg Laurie, Kevin DeYoung, Christopher Morgan, 或神學家,如Richard Land, Daniel Heimbach, R. Albert Mohler等,皆認同保羅在羅馬書13章對權柄的教導;因此,對美國政府為數千無辜子民犧牲所採取的突擊斬首行動,多視為理由正當,毫無疑義。 不過,對美國政府常持反省批判態度的自由派基督徒作家吉姆‧瓦理士(Jim Wallis),則發表文章指出,「使用暴力常表示我們無法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衝突,也常是我們需要深切反省的時刻!」他表示,我們應跨越國家、階級、政黨的藩籬,結合不同信仰理念,經嚴謹方法,「務要追求和睦的事。」(羅馬書14章19節a)(資料來源:Huffington Post, IRD, Christian Post)

牧師觀念新 信徒禮拜中用手機讀聖經

&nbsp【蔡聖欣編譯】亨德森山浸信會(Henderson Hills)的牧師紐寇克(Dennis Newkirk)講道前,除了一如往常的要會友翻開聖經外,他也鼓勵會友們打開他們的iPhone、iPad,或其他智慧型手機及平板電腦。該教會的另一位牧師威爾森(Jeff Wilson)表示,當iPhone及iPad剛上市時,會友們不太敢帶來教會,因為在一般人的觀念中,總覺得在崇拜中使用手機,一定是在收發私人簡訊。 不過,隨著科技的進步,基督徒的讀經方式也在改變,透過智慧型手機的網路平台,可以下載到很多跟基督教資訊有關的應用程式。甚至不少教會或是牧者都有提供他們自己的應用程式以供下載,有的程式還可以讓使用者聆聽或是觀看講道。 北莫比爾第一浸信會 (First Baptist North Mobile)的牧師李頓(Ed Litton)也下載很多基督教應用程式在他的iPhone中,有的提供著名作家的引述,有的提供經文。此外,李頓牧師也下載其他教會的應用程式以便獲得最新的活動資訊。亨德森山浸信會的威爾森牧師表示,這些應用程式讓他可以隨時知道會友以及教會的狀況,他說:「這些應用程式讓我只要動動手指就可以得到各種資訊,因此我一定會隨身帶著我的手機。」(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南蘇丹公投獨立 百廢待舉挑戰四伏

&nbsp【吳銘恩編譯】2011年1月9日至15日,南蘇丹舉辦獨立公民投票,過程和平,2月7日結果揭曉,9成以上的人民贊成獨立。今年7月,非洲將有一新國家誕生! 1956年脫離英國與埃及殖民統治而獨立的蘇丹,其悲悽命運宛如近代被殖民國家的典型解放哀歌──戰亂頻仍、社會割裂、民生凋敝、滿目瘡痍。南、北蘇丹在經歷近40年的內戰,造成200萬人喪生、400萬人無家可歸的慘痛犧牲後,2005年1月9日經由國際調停與教會的監督,終於簽訂一紙綜合和平協議(Comprehensive Peace Accord, CPA)。這也為2011年1月9日至15日,南蘇丹所舉辦的獨立公民投票,奠定堅實的法律基礎。南蘇丹的獨立公投過程和平,結果在2月7日揭曉,登記參與公民投票的98%選民中,有98.83%選擇要獨立成為一個新國家。根據CPA,再經5個月的權力轉移,2011年7月9日,在非洲將有一個嶄新的國家誕生! 然而,歡欣股舞之際,務實展望南蘇丹的未來建國,其實是一條充滿挑戰的漫漫長路。代表蘇丹教會(SEF)及全非洲教會議會(AACC),積極參與公投事務的前任普世教協總幹事寇比亞牧師(Rev. Samuel Kobia)明白指出,公投過後的南蘇丹若要存活下來,尚有8項重要課題必須解決:盛產石油的阿貝葉(Abyei)省的歸屬公投、阿貝葉省份疆界的劃定、石油利益分配協議、水權管理、債權處理、公民身分協議、國際外交事務、國防安全議題等。因此,寇比亞呼籲教會「必須審慎思索,如何與南蘇丹人民齊心竭力建設國家」!AACC的副會長、迦納浸信會的羅伯特主教(Bishop Robert Aboagye-Mensah)則提醒普世教會,「此刻,正是新國家誕生的關鍵,蘇丹人民給教會的訊號是:『請勿棄我們而去!』」&nbsp 此外,留置於蘇丹北方境內的基督徒,面對穆斯林傳統律法(Sharia Law)的日益逼迫,教會如何協助?出沒於蘇丹南境的烏干達叛軍真主反抗軍(Lord&amprsquos Resistance Army, LRA),動輒殺害綁架南蘇丹人民,如何妥善解決?因為自2008年9月迄今,已有2700人被LRA殺害,3500人遭綁架。蘇丹西部省份的達佛種族大屠殺(Darfur Genocide),超過30多萬人無辜受害,如何面對自家大門口的人間浩劫?這些皆是嚴峻的考驗。 南蘇丹經年內戰,衛生、飲水、教育等基礎建設付諸闕如;全國820萬人口中,8成以上為文盲、半數人口在18歲以下、3/4人口每天收入不到1美元,公投獨立後如何建國翻身?上帝子民在追尋自由民主時,如何具體實踐上帝對公義和平的呼召,這是普世教會無法迴避的挑戰!(資料來源:OXFAM, ENI, The Zeleza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