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重執先知角色 為氣候公義發聲

【林楷夫編譯】世界基督教傳播協會(WACC)3年一度的亞洲區會大會,於5月中在印尼日惹召開。席間有來自亞洲各國共51位代表與會,探討「傳播氣候公義」,並決議今年6月26日的亞洲傳播主日亦採相同主題,以喚起教會與社會對於氣候公義的重視。 來自印度的WACC亞洲區會主席撒母耳牧師(Rev. Dr. Samuel Meshack)在亞洲傳播主日信息中指出,根據政府間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估計,到2100年全球大氣平均溫度將上升攝氏1.1至6.4度,將造成海平面上升、冰山融解並產生極端的氣候現象。氣候變遷是對當代與後代最大的威脅,也同時影響著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生存。氣候變遷儼然已成為全球性的共同議題。 他並引用2007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報告指出,確保生物圈的正常運作是我們能為未來及對抗貧窮所能做的最大社會貢獻。缺水、良田的侵蝕、沙漠化及氣候變遷對生物棲息地所帶來的影響,是21世紀中貧窮的主因及結果。環境與社會問題有著緊密的關聯;沒有環保便沒有公義,反之亦然。 在大會中,與會者均認為,氣候變遷主要是人為因素造成,因此該議題非關命運而是關乎公義。工業化國家對石化燃料的過度使用,對環境造成嚴重影響並剝奪了上百萬開發中國家人民的生存權;此現象應被視為另一種形式的殖民主義。而面對氣候變遷的危機,「我們必須改變態度、範式及生活型態。」 大會並發表宣言指出,氣候變遷對人類──特別是婦女、孩童、窮人及原住民等弱勢社群──造成的影響,包括損害健康、增加經濟負擔、食物與水資源短缺及社會文化的破壞。而受氣候變遷影響最鉅的人,對氣候變遷所應負的責任卻往往是最小的。因此,宣言中譴責市場導向及唯利是圖的經濟體系對永續發展的忽視,這包括全球經濟及特別重視消費者主義的政治體系。政府往往忽略保護人民與環境的永續共存,而這些行為所要付出的代價則由全民買單。 會中並重申上帝賦予人類「看守」世界的責任(創世記2章15節),並呼籲WACC各區會一同面對氣候變遷的議題,重執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中的「先知」角色,以喚起人們對於氣候公義的意識,並為弱勢族群發聲,讓政府、企業財團負起對於氣候變遷的責任。 撒母耳強調,對上帝的創造有更深認識,有助我們了解人類在受造物中的地位。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首當其衝,多為窮人、原住民族及低海拔海島的社群,若要對氣候變遷有所回應,便須對這些族群有所考量並大膽行動。他也引用洪內特(A. Honneth)的話:「今天對我們的未來最大的威脅並非大自然的極限,而是人類對彰顯其知識所能之處的無窮慾望。」提醒基督徒省思。傳播主日資料可上網:www.waccglobal.org下載。(資料來源:WACC, ENI) &nbsp

改變宣教方式 教會與原民復和

【蔡聖欣、馬慧真綜合報導】「教會界對原住民的宣教方式,真的需要做出改變了,而且一定要跳脫框架才行。」加拿大克里族(Cree)印第安人的長老會牧師瑪麗‧方丹(Mary Fontaine)如此說。方丹是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執行委員會的委員,她也是這個普世教會機構第一個進入核心領導的原住民。對於WCRC會員教會近年來對原住民事工的展望,本身是阿美族原住民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助理總幹事Sing Olam牧師樂觀其成,他希望透過各國教會之間的分享,每個經驗或故事都能成為發展、改進事工的機會,同時期盼PCT針對原住民的整全宣教,能成為普世眾教會的參考。 ◆修和破裂關係 WCRC聚焦原民宣教 今年5月,WCRC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執行委員會會議,一部分的討論聚焦在往後7年的宣教策略與事工規劃,議程中包括原住民宣教及原住民神學等方面。2010年6月,原來的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和普世歸正教會協會(REC)合併成為WCRC,在會議中立即宣布要正視原住民的事工,期盼教會能與原住民和好,並修補教會與原住民間的關係。 過去幾年,部分北美的教會涉入訴訟案件,原因是一些原住民就讀教會辦的寄宿學校時,身心受到迫害。部分受創的原住民學生聲稱,就學時受到文化的種族滅絕(cultural genocide),老師不只禁止他們使用自己的母語彼此交談,還嚴禁他們從事有關自己文化傳統的活動。事實上,發生在北美原住民身上的故事並非特例,早期的原住民宣教上,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方丹表示,針對原住民的新型態宣教逐漸形成,現在的宣教開始連結原住民傳統音樂、舞蹈、儀式及藝術,並且結合不同世代與及不同文化的族群,讓原住民對教會有比較正面的體驗。 為了修復原住民與教會之間的關係,方丹在2004年創立了「蜂鳥事工」(Hummingbird Ministries, 詳見網站:hummingbirdministries.wordpress.com),而這個事工也獲得加拿大長老教會的支持。「蜂鳥事工」主要是在不同的教會中,舉辦很多結合原住民儀式的活動,不少曾經在教會寄宿學校身心受創的原住民,都因著這些活動才願意再次踏進教會。 ◆整全原民宣教策略 PCT樂與普世分享 針對國外教會的原住民事工及許多教會與原住民過去的糾葛,Sing Olam表示PCT一直都是原住民的鼓勵者與守護者,幫助他們對抗不友善的國民政府,這也使原住民對基督教信仰有好感。過去幾年,PCT以各種方式幫助原住民,包括教會裡的信仰扎根、鼓勵維持母語、出版母語聖經、提供技能課程、發展部落經濟、支持原住民正名運動、爭取土地權、關懷都市原住民生活等。PCT以整全宣教為出發點關懷原住民,是普世教會可參考的方式。 他也提醒,當原住民與其他族群在同一塊土地生存時,常因處弱勢而被欺負或忽略,除非教會積極維護其權利,不然原住民很容易被視為次等公民。但是「給魚」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不如教導原住民如何「釣魚」;這樣,無論是在部落發展事業或到都市工作,都能自立自強,創造更美好的未來。因此,PCT透過教會機構,幫助原主民學習財務、設立互助社、挖掘部落的特色,藉由觀光及農產業復興部落的經濟。 他指出,因為PCT的努力,加上近年來普世教會來對原民宣教的重視,使PCT的原住民事工成為普世的榜樣。相對的,PCT也因為其他國家的例子,而開始思考如何充分利用現有資源來幫助原住民,例如夥伴教會及開拓都原教會,藉由與地方教會連結及使用現有設備,開始都市專屬原民的聚會與禮拜。(資料來源:WCRC News Release)

牧師焚可蘭經引報復

美主流教會領袖批瓊斯挑釁行徑 &nbsp宗教自由界限再度受關注 【吳銘恩編譯】2010年,美國911事件10週年屆滿前夕,打著尊崇記念911受難者,並反對在世貿中心現址(Ground Zero)興建清真寺的名義,由佛羅里達州甘尼斯維爾郡的泰瑞‧瓊斯牧師(Rev. &nbspTerry Jones)所發起的「焚燒可蘭經日」活動,幸經歐巴馬總統的嚴重警告、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及教會朝野領袖的積極奔走,終於使得瓊斯牧師以亞伯拉罕受命停止獻祭兒子以撒自況,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 然而,意識形態的衝突引信並未就此拆除。當人們僥倖地以為,此事在時間流轉中,自然會被淡忘而不了了之時,不甘寂寞的瓊斯牧師與另一位傳道人韋恩‧沙普(Wayne Sapp),則在今年3月20日的一場私辦的諷刺行動劇中,輕佻戲謔地公開審判可蘭經;並在宣判可蘭經的罪狀為「煽動謀殺、縱容強姦及恐怖主義」之後,當眾予以焚燒! 此件被當事者視為尋常言論自由的宗教行為,顯然未獲西方主流媒體關注。但焚燒可蘭經之舉,經網際網路流傳,在保守的阿富汗伊斯蘭教世界卻開始累積抗議的動能。3月21日,阿富汗總統卡薩伊(Karzai)致電美國政府,要求起訴瓊斯與沙普的褻瀆罪行;而在阿富汗的坎達哈(Kandahar)及加拉拉巴德(Jalalabad)等大城市,也陸續傳出群眾示威抗議遊行,並與地方政府的安全部隊多所衝突,造成多人死傷。4月1日,則在馬薩爾‧埃‧夏立夫(Mazar-i-Sharif),發生群眾在週五的清真寺禮拜後,群情激憤地攻擊聯合國及北約組織──象徵西方基督教勢力的駐地辦事處,殺害了至少8名的聯合國辦事處員工,及4名尼泊爾警衛。 對於發生如此慘烈的暴動襲擊事件,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官方聲明中,除了代表美國人民「對死難受傷者及其摯愛的親人,致上最深沉的哀悼與慰問」以外,也對暴力血腥予以嚴厲譴責。而多位美國朝野及教會領袖,包括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約翰‧凱瑞參議員(John Kerry)、美國教協總幹事金納門牧師(Rev. Michael Kinnamon)、美國福音派聯盟(NAE),皆點名痛批瓊斯牧師焚燒可蘭經的激進挑釁,「撩撥起一群忿怒的暴民,發狂攻擊無私奉獻的盡職公僕,與無辜的第三者」,「令人無法置信並痛徹心扉!」 知名的福音派牧師約翰‧派博(Rev. John Piper),援引英國學者安德魯‧華爾滋(Andrew Walls)的基督教傳播史研究,評論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的行徑,其文化意義與在美國動輒焚燒聖經──被視為言論自由之表現,截然不同。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幾乎與在基督徒面前「將基督救世主釘十字架」無分軒輊。假若對基督徒而言,將基督救主釘十字架,是一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嚴重挑釁;對於同為上帝子民的穆斯林,焚燒其宗教聖典可蘭經,果真是實踐耶穌要門徒「愛人如己」的誡命? (資料來源:CP, ENI, CN, BP, NCCUSA) &nbsp &nbsp

NHK大河劇 福音鼓勵311災民

【蔡聖欣編譯】日本NHK電視台在6月宣布2013年的大河劇為《八重櫻》, 希望藉由同為福島出身的新島八重(Yae Neesima)一生傳奇的故事來鼓勵在311強震中受到重創的福島地區。 新島八重原名山本八重,出身於福島的武士家庭,和父親學習炮術,更在辰戊戰爭時斷髮著男裝參戰。戰後,她前往京都,到兄長山本覺馬(Kakuma Yamamoto)所創辦的女子學校教書,那時的她受到兄長的鼓勵開始學習英文並且接觸基督教,而她的老師就是新島襄(Joseph Hardy Neesima)。新島襄曾留學美國8年,學習科學及神學。相識半年後,兩人決定攜手共度一生。當時的京都,是個對基督教極度打壓的城市,因為堅守信仰,新島八重失去了教職,新島襄也被解除政府顧問一職。不因此喪志的兩人,舉行了日本第一場新教婚禮。婚後,新島八重除了在先生創辦的同志社大學(Doshisha University)教授女孩子基督教道義,也在先生牧會的教會中協助,而這間教會,就是京都第一間新教教會。新島襄過世後,新島八重在甲午戰爭及日俄戰爭期間自願照顧受傷的戰士們。新島八重是日本皇室以外,第一位獲日本政府授勳的日本女性。 這部大河劇將由知名女星凌瀨遙主演,將於明年夏天正式開拍。(資料來源:ENI, NHK, 朝日新聞, Wikipedia)

宣教師謝約道: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

親愛的朋友,我是謝約道(Edward L. Senner),何其有幸,能從美國來到台灣服務(1961~1996)。 剛開始,我是在花蓮玉山神學院農業中心幫助原住民青年,回想當年,讓我體會在非自己文化中工作的獨特樂趣。我的家庭有太太芭芭拉,大兒子提摩太,我第2個兒子腓利,誕生在門諾基督教醫院,我們稱他為「本土台灣人」。起初幾年過得很快,之後因工作的關係又再返美進修,在威士康辛大學攻讀博士時,我們第3個兒子馬克誕生了。由於孩子需要接受心臟手術,我們延遲了回台行程。&nbsp 1972年再度來台,到東海大學環境研究所服務,之後轉社會科學院。當時參與「台灣東部社區發展研究:12個鄉村調查比較」,靠學生幫忙及練馬可教授(Dr. Mark C. Thelin)和喬愛光牧師(Rev. Stewart Bridgman)的專業幫助,得以完成。&nbsp 在東海教學時發生一件突發狀況,就是我太太發現罹癌,於是我陪她回美國接受治療。那些年我們充滿希望、喜樂與憂傷;芭芭拉的癌症最後無法控制,奪取了她的性命。 芭芭拉過世後,幾位台灣的牧者詢問我,是否仍有意願回台灣服務?當時,高俊明牧師仍在監獄中。1年後,我和2個兒子回到台灣,神也賜給我一位妻子Eunice。 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資料中心服務時,一直有施瑞雲姊妹協助,之後助理總幹事包珮玉牧師(Rev. Elizabeth Brown)離開,由我接下她的空缺,直到高牧師被釋放。1988再次回台灣時,我被請到玉山神學院教社會學,之後楊啟壽牧師被選為總會總幹事,並邀我當助理總幹事,我接任此職到1996年退休。 若細說我的故事,將佔太多版面,我有許多好朋友,拜訪過許多教會,踏遍台灣島上許多地方,也經歷過大水災及颱風。尤其最後14年在總會工作是很特別的經驗,令我十分充實。 退休後,神給我新的事奉,如參與墨西哥的短宣隊、到馬拉威宣教6個月,並幫助PCT建立檔案庫。&nbsp 2006年,第2任太太Eunice嚴重中風,幾小時便去世了。我們一起共度24年,跟台灣有許多美好的回憶;她在台灣也參與基督婦女會、查經班、以及PCT婦女發展中心。 目前,我與第3任太太Janie住在田納西州,在一間地方教會參與服事。過去1年,我們接觸到4位來自中國的中文老師,他們在此地的學校教授中文,學期結束後他們便返回中國,但是今年8月,又將有4位新的老師到來。他們對我們十分特別,就像家中的一份子,請為他們的得救代禱。 起初差派我到台灣的是門諾會,然而我被長老教會借調到玉山神學院,之後又被美國長老教會差派回台灣。我感謝神,不論在家鄉或外地都有充足的供應,台灣永遠是我第2故鄉。(簡心怡編譯) &nbsp

WCRC經濟與社會公義研討會

&nbsp教會資產管理方式應支持弱小貧窮者 &nbsp 【盧悅文編譯】教會應該如何管理自己的財產?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與約翰諾克斯普世改革宗中心(John Knox International Reformed Center)3月底針對年輕神學家,合辦為期3天的「經濟與社會公義」研討會,瑞士經濟學家Edward Dommen,31日在會中主張,教會應該以「支持幫助弱小貧窮者」方式作為資產管理的方式。他認為,教會一定要將其資源用在製造產品與提供服務,以支持自足。 本身是貴格會信徒的Dommen為退休的經濟學教授,他針對教會如何在改革宗與經濟價值傳統中,對自身資產進行管理的問題上,提出上述主張。他認為,教會應該將財富用在減輕困擾,至於預測分紅及投資在衍生性商品上,則對經濟無任何好處。他同時呼籲,教會在資產管理進行投資時,應以聖經教導為投資原則。例如,確保教會投資的對象,會將投資所得利益公平回饋給勞方,會對生態與勞方誠實負責,而非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竭力盜取,也不是過度追求利益。 該研討會有來自非洲、亞洲、加勒比海、歐洲與太平洋等區域近20位代表參加,分享議題包括:移民對當地居民的影響、氣候變遷,及全球化經濟不公義等3大議題。約翰諾克斯事工委員會主席、WCRC神學幹事Douwe Visser表示,這個會議主要目的是激發實際的行動,「我們要求與會者思考其教會,如何在當地的脈絡下討論這些議題。」 在討論移民如何影響到歐洲教會的生活,Bossey神學院教授Amele Ekue指出,宗教信仰對社會整合的重要性,在歐洲移民經驗的研究上並未受重視,導致整合分析上只有單一面向評估。在移民經驗研究上忽略此面向,也表示移民在新的國家中對新型態宗教傳達方式的貢獻反而被低估了。「移民是文化與宗教轉型過程的一部分,」Ekue表示,「移民教會經常對我表示,他們對將歐洲社會再次改變成為基督教文化富有相當的使命,因為他們認為歐洲人缺乏信仰。」 &nbsp

斐濟教會遭軍政府壓迫 普世教協呼籲關心代禱

【簡心怡編譯】原訂8月23日在斐濟召開的斐濟衛理公會年度會議被迫取消,這是連續第3年遭軍政府干涉,理由是教會領袖過度政治性。普世教協總幹事戴維德牧師(Olav Fykse Tveit)說:「我們絕不接受斐濟當局介入教會內部的決議和事務。」 斐濟陸軍指揮官Mosese Tikoitoga指示衛理公會牧者不可出境,並且取消任何衛理公會開會申請的公共緊急條款許可令。對此,英國衛理公會的世界教會關係(World Church Relationships)領導人金麥克(Michael King)表示,這項禁令是教會與國家關係的一個「巨大的挫折」。並有人認為此禁令,將導致教會的行政及財政緊縮。 英國國家電台(BBC)報導,許多斐濟教會的領袖和會友,在2009年4月因參與一個未經政府同意的集會而遭軍方拘捕,並在同年7月遭警方偵訊。但斐濟政府已於去年9月撤銷許多羈押。 衛理公會為斐濟最主要的信仰宗派,曾在2006年協助發動不流血政變。自政變以來,斐濟當局已暫停了憲法,拘留反對者,並剝奪言論自由。 戴維德向教協中央委員會重申2009年宣布支持斐濟教會的立場,並呼籲世界各地基督徒為斐濟禱告。(資料來源:ENI, WACC News, WCC News) &nbsp

馬約翰牧師的請安信

基督耶穌的僕人馬約翰,寫信給住台灣眾聖徒,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台灣是美麗寶島;從太魯閣到台東,凡有氣息的都在讚頌萬物的造物者;人們熱切的歡迎,溫暖出外人的心。台灣,彰顯出基督的生命。雖然回美國已經2年,但對台灣的掛念與疼愛不減。我很感謝上帝,在你們當中,看到你們在未信主者面前活出基督的樣式,你們的事工大大激勵我,使我徹底改變。我也很感激台灣人的愛心、熱情款待,以及在服事中的友誼。 我現在服事的教會,每週有5堂禮拜,所以常有機會講道,我也會和敬拜團一起安排多元禮拜。我們教會很重視宣教,常到海地、肯亞、墨西哥和美國山區等地,以主耶穌之名服事。每個月在主日敬拜前,年輕人會去幫忙供應早餐給無家可歸的街友。我也很榮幸能至當地3所大學協助,並為台灣碩士生開辦查經班。為了保持中文實力,我每晚睡前都會讀中文聖經。 提筆寫這封信給你們時,讓我想到使徒保羅。我要以保羅勉勵腓立比人的話來鼓勵台灣的弟兄姊妹:「我每逢想念你們就感謝我的神,每逢為你們祈求的時候,常是歡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 小檔案&代禱事項 馬約翰牧師(John McCall)是美國長老教會牧師,1996~2009年來台灣宣教,曾參與東排中會和比努悠瑪雅呢族群區會服事,之後赴台灣神學院任教,擔任靈性形成中心主任。在台期間常四處講道,拜訪教會超過400間。目前,他在北加州威斯敏斯特長老教會(Westminster Presbyterian Church)當主任牧師,該會信徒約2000名。馬牧師心繫台灣,常為台灣的福音事工代禱,求上帝加添信主人數;為台灣教會禱告,求上帝讓教會愛心與智慧兼具,服事有能力。他也請大家為其傳道同工、長老、服事團隊代禱,願他們在服事中有力量、愛心、智慧,把福音帶給社區和更多地方的人。也請為其關懷外籍朋友的事工代禱,特別是服事的學校有許多外籍學生。(編譯/涂藟薺、陳惠淑)

學子以藝術為橋樑 跨越以巴世代藩籬

【吳銘恩編譯】雖然在政治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政治領袖經常意見相左;然而,雙方的年輕學子卻經由藝術創作學習彼此溝通。 14歲的以色列學生諾加‧澤爾(Noga Zer)表示:「以前我僅把藝術視為一種興趣;現在我所看到的藝術,甚至可以把彼此有成見及偏執的人們連結起來。」 澤爾參加的這項名為「打開心內的窗」(Through the Window)活動,是一項為期2年,有50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初中學生參與的交流計畫。起初,孩子們必須個別設計一扇窗戶,然後必須兩兩配對,把他們創作的窗戶連接在一片共有的空間中;最後,整個團隊則必須共同設計出一座城市。 學生們彩繪出動物園、糖果屋、服飾店、火車、博物館、天鵝湖、大樹與小鳥、清真寺、教堂與猶太會堂等等。有巴勒斯坦的學生說,城市裡面應該要有猶太會堂;這句童言童語,聽在動輒被否定存在正當性的以色列人耳中,內心委實激動澎湃不已。 14歲的巴勒斯坦學生麗罕‧嘉陸(Riham Zaru)表示,這個活動改變了她對以色列人的看法。她說:「這經驗將在未來影響我。不管我們的差異,我們同樣都是人。終究,我們都是平等的!」(資料來源:ENI)

記念911 再思和平意義

【蔡聖欣、馬慧真編譯】10年前發生震驚全球的911事件後,大家都想問,伊斯蘭教究竟是怎樣的宗教?這問題至今仍無共識,也在911事件10週年之際再度受重視。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基督教護教學主任馬克.庫潘格(Mark Coppenger)最近為文表示,人們對伊斯蘭教的看法,主要分兩派,其一覺得伊斯蘭教是成就非凡的宗教,只是現在受極端分子曲解而被詆毀;另一派則認為伊斯蘭教是個危險的思想體制,他個人則偏向第二派。除了上述兩大派,還有『桑普』派。庫潘格解釋說,兔子桑普是卡通人物小鹿斑比的好友,他爸爸曾教導他,「如果無法說好話,那就什麼都別說。」他說,先前很多人用負面看法論斷葛福臨牧師公開批評伊斯蘭教邪惡一事,就非常的「桑普」。 庫潘格解釋,或許我們所接觸的穆斯林大多不具侵略性,但他指出,也有很多浸信會會友一點都不想傳福音或愛人如己;不過,這些人其實都只是打混信徒,並未真正實踐該宗教的教導,「或許,某些身處異地的教徒只是無法號召足夠力量來推動他們篤信的教條;因此,千萬不可藉由這些類型的信徒去定義一個信仰的內涵。」 庫潘格對美國的領導者完全無法幫人們釐清這樣的迷思感到遺憾,他認為,外交的確對國家是很重要的一環,但是,「我真希望當初小布希能不要那麼友善又天真地去讚揚伊斯蘭教是個和平的宗教,也但願歐巴馬沒有在開羅講出『伊斯蘭教所帶來的學術之光為歐洲的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鋪出一條路』等話語。」他並引用馬來西亞的知名部落客兼時事評論家賽.阿巴.阿里(Syed Akbar Ali)在2006年曾出版《大馬與滅亡俱樂部:伊斯蘭國家的瓦解》(Malaysia and the Club of Doom: The Collapse of the Islamic Countries)一書,指出伊斯蘭國家都可能瓦解,並且列舉了很多數據佐證。庫潘格認為,共產主義才走了80年左右就瓦解,但伊斯蘭教的激進分子靠著威脅恐嚇及壓制等手段,就撐了好幾世紀。如果想要製造大災難,材料很簡單,只需加上「強烈又排外的部落意識」即可。 儘管如此,普世教協(WCC)總幹事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以同為過來人身分,提出另一種面對恐怖事件的觀點。戴維德來自挪威,當地今年7月底也傳出恐怖事件。他說:「我們要堅決譴責任何恐怖事件。WCC認為,提升安全措施,依法辦理以彰顯公義是必要的。但我們堅信,非暴力是阻止暴力及建立和平與公義最大的關鍵。信仰有巨大能力及影響力,儘管它可能被人誤用、扭曲。因此,普世運動已委身與不同信仰對話,建立和平文化,尤其是基督徒、猶太人和穆斯林之間。我們祈禱,『生命之神,引領我們走向公義與和平。』在這10週年紀念日之際,讓我們重新委身於公義的和平。這祈禱也是WCC大會未來10年的主題,我們將重新委身於以對話及合作尋找公義的和平。」 (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E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