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斐濟教會遭軍政府壓迫 普世教協呼籲關心代禱

【簡心怡編譯】原訂8月23日在斐濟召開的斐濟衛理公會年度會議被迫取消,這是連續第3年遭軍政府干涉,理由是教會領袖過度政治性。普世教協總幹事戴維德牧師(Olav Fykse Tveit)說:「我們絕不接受斐濟當局介入教會內部的決議和事務。」 斐濟陸軍指揮官Mosese Tikoitoga指示衛理公會牧者不可出境,並且取消任何衛理公會開會申請的公共緊急條款許可令。對此,英國衛理公會的世界教會關係(World Church Relationships)領導人金麥克(Michael King)表示,這項禁令是教會與國家關係的一個「巨大的挫折」。並有人認為此禁令,將導致教會的行政及財政緊縮。 英國國家電台(BBC)報導,許多斐濟教會的領袖和會友,在2009年4月因參與一個未經政府同意的集會而遭軍方拘捕,並在同年7月遭警方偵訊。但斐濟政府已於去年9月撤銷許多羈押。 衛理公會為斐濟最主要的信仰宗派,曾在2006年協助發動不流血政變。自政變以來,斐濟當局已暫停了憲法,拘留反對者,並剝奪言論自由。 戴維德向教協中央委員會重申2009年宣布支持斐濟教會的立場,並呼籲世界各地基督徒為斐濟禱告。(資料來源:ENI, WACC News, WCC News) &nbsp

加拿大台灣人權協會 行公義好憐憫近半世紀

&nbsp【吳銘恩編譯】成立於1964年的加拿大台灣人權協會(THRAC),1月15日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辦年會暨人權啤酒晚會,有63位熱情關懷台灣人權的人士參與。會中邀請任職於台灣人公共事務(FAPA)的韋傑理博士(Dr. Gerrit van der Wees)主講,講題「馬政權統治下的台灣人權」;另一講員則是中國的六四民運作家盛雪(左圖)。兩位演講者分別就台灣與中國的人權現況,報告其歷史進程與未來展望。 韋傑理從70年代台灣黨外反對運動開場,歷經80年代美麗島事件、90年代總統直選、2000年阿扁執政與下台等深刻影響台灣社會的重大人權事件,簡介台灣人權的歷史輪廓。對於現狀的分析,則聚焦台灣人權所面臨的司法迫害與政治困局,批判馬政權的恐共傾中,並建言美國國會從2011年起的對台政策,應進行必要的改弦更張: 1.使台灣有權成為國際組織的正式會員;而非歐巴馬與馬政府的現行政策「積極參與」不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目前美國官方推動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和國際民間航空組織ICAO,只是表面、形式上的支持,而無任何實質的內涵或行動。 2.督促歐巴馬政府重新定義美國的對台政策;拋棄「一個中國」的符咒。 3.關心台灣司法不公、法院遭國民黨操控、檢調濫行起訴羈押民進黨政治人物。 4.關切陳水扁前總統在審判過程中的欠缺程序正義,例如預防性羈押(惡質的政治性延長拘押)、承審法官中途遭強制撤換(周占春法官事件)。 5.關切台灣的新聞自由逐漸被侵蝕,中國勢力在台灣日益猖獗。 6.防杜美國之亞洲政策的向中國傾斜。注重台灣在亞洲的戰略價值,及作為東亞民主模範的角色。 7.反對兩岸經貿協議ECFA,因為在形式、程序、實質上,ECFA都非常可議。 韋傑理最後以「『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但仍對未來充滿盼望」為題,總結2008年至今的台灣人權現況與未來,並期待台灣社會進行和解,持續推動228的轉型正義、偵破林宅血案與陳文成命案、撤銷對前任民進黨官員的起訴、進行司法改革、進行以台灣為主體的政策整合,以扼抑馬政權迫害人權的反民主逆流。 中國的六四民運作家盛雪則表示,中共的獨裁權力並不以宰制中國為滿足,而是深刻影響著台灣與加拿大;台灣的民主人權與如此專制的政權為鄰,極不易有健全穩定的發展。因此,她呼籲關心台灣民主與人權的人士,也應關切中國的民主與人權!(資料來源:《台灣公報》, FAPA, THRAC)

線上告解?科技帶來新衝擊

線上即可進行和好聖事 &nbsp促人再思上教會的意義 【趙敏惠編譯】蘋果電腦才剛發表iPad2,網路上早已掀起討論甚至預購熱潮。這是一個追逐3C產品的世代,許多人關注的是,新產品何時推出、有哪些新鮮好玩的程式,其中,又以iPhone、iPad相關產品和程式最引人注意。 2011年2月,英國BBC電台報導指出,美國開發出的一套「告解程式」(Confession: A Roman Catholic app),獲美國一位主教的認可。這個告解程式可供人們下載至手機上,直接透過程式、進行懺悔告解。 對基督教徒來說,這或許只是一則「很炫」的消息,但對天主教徒而言,將「和好聖事」(即俗稱的告解、懺悔)設計成一套「隨身攜帶」的程式,改為透過手機、而非透過神父,便能進行懺悔告解,卻是顛覆了根本的「大事」!對於早已沒有「和好聖事」的基督新教來說,自然不能理解該程式與媒體渲染所帶來的影響,但或許可以再從另外一種流行的網路產品──「臉書」(Facebook)的現象,便能觀察出科技產品,如何衝擊當代的教會。 實驗心理學家李察.貝克(Richard Beck)在〈臉書如何殺了教會?〉(How Facebook Killed the Church?)一文指出,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離開教堂的現象,是因為手機、網路聯繫工具(如臉書)的發展,提供另外一種互動方式。所謂「聚會」,不再僅限於「傳統實體教會聚會」,甚至在「網路」上,便可以聚會了!我們若深入思考,更可看見:原來,真正衝擊教會的,並非科技產品的發展,反而是更內在性、本質性的問題──基督徒,究竟為什麼而相聚呢? 大抵來說,教會的聚會類型不出這幾種──崇拜、讀經、禱告會、詩班/敬拜團。的確,這些都是基督徒前往教會的因素,卻不必然是真正的「目的」。人們「參與聚會」固然屬實,但更重要的卻可能是會後相聚,一般來說,這段時間稱為「分享交誼」。只是,分享些什麼?交什麼樣的誼呢?君不見,不少人在聚會時,眼神渙散、呆滯打盹,望著眼前主理者盡情「展演」,卻都能在該唱詩歌時起立、輪到禱告時熱情澎湃。然而,當聚會結束,原本渙散慵懶的神情,頓時轉為精神奕奕,轉過身,一群一群的聊天小團體出現,各式各樣的話題此起彼落。彷彿,這些聯誼交談,才是真正的聚會「目的」。 不過,在手機、網路盛行後,特別是年輕世代,逐漸地離開教會──畢竟,聊聊球賽明星、見見老朋友,甚至,連代禱、信仰話題討論&amphellip&amphellip這些事,通過網路或智慧型手機就可以辦到,何必非得前往教會不可呢?無怪乎李察.貝克會在探討臉書一文的末了表示,「臉書的確把教會給殺了,願它安息!」他以詼諧卻提醒的口吻,點出「傳統的教會聚會,究竟提供了什麼?」的問題所在。這些現象,不只發生在北美地區的教會,同樣也在台灣上演。更有甚者,許多牧者同工都已經「深陷」其中,無可自拔。 因此,回到「告解程式」相關新聞報導,也就不難明白,何以梵蒂岡當局會特別發表聲明:「懺悔聖事(和好聖事),必須透過懺悔者與赦罪的神職人員面對面的對話來完成,絕對不能通過電腦及任何通信設備來取代。」這不只是教派立場,卻是更本質的問題:「信仰/宗教,對你我而言,究竟意味了什麼?」 願我們在各種相聚(實體聚會,或線上聚會)的交誼中,感到溫暖與貼心;願基督徒每回相聚,都是進入更深沈的信仰深化,同時進入更核心的信仰本質,想想「自己為何上教會」,及「信仰對我究竟是什麼」的問題!(資料來源:CT, Herald-mail.com, etc.)

失愛子 父續非洲宣教

&nbsp美浸信會牧師帶妻小赴莫三比克 &nbsp踏尋愛子生前佳美腳蹤 &nbsp 【蔡聖欣編譯】金門浸信會神學院(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亞歷桑納校區主任大衛‧強森牧師(David Johnson),有時候會問自己,若時間能倒轉,他是否會讓他21歲的兒子耶利米(Jeremiah)到非洲莫三比克宣教。 耶利米是格蘭岱爾社區大學(Glendale Community College)學生,同時也是鳳凰城皇家棕櫚浸信教會(Royal Palms Baptist Church)會友。2009年暑假,因為對非洲大陸的憧憬,耶利米跟著皇家棕櫚浸信教會的團隊前往當地短宣。那時,強森牧師為兒子向神禱告,求神翻轉耶利米的生命,使他的靈性成長,不再對主有任何的遲疑。奇妙的是,當耶利米結束旅程回到美國後,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並且還跟父親強森分享神對他的呼召。 耶利米對父親說,當他跟當地的一群孩子們踢球時,神親自對他說話,要耶利米帶領這群孩子認識祂。 於是,耶利米加入了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部(International Mission Board)的宣教活動,來到莫三比克的宣教區,這個地區多是以打魚為生,並且過著苦日子的穆斯林。這個活潑又開朗的美國大男孩用足球來拉近與當地人的距離,建立了許多講道處,讓當地人可以聚集來聽神的話。而且,耶利米還努力學習葡萄牙文來跟當地人溝通。每個跟他配搭的同工都可以感受到他對福音事工的熱情,並且看到主在他裡面發光。 2010年4月12日,在一個村莊的講道結束後,耶利米騎著摩托車載一位當地的牧師離開,在回程的路上,卻不幸出了意外,結束了耶利米21年的短暫人生,後座的牧師也多處受傷。 後來,傷心的強森在同年6月帶著太太及其他3名子女踏上這塊土地,回溯耶利米最後的日子。他表示,失去兒子確實帶給他極大的傷痛,但是,他的兒子是在為主做工,是在非洲宣揚主名,只要一想到這點,就有很大的安慰跟平安。在這次的旅行中,強森牧師還為耶利米帶領信主的17名弟兄姊妹施洗。強森牧師表示,之前他也曾在約旦河為人施洗,甚至替自己的母親施洗,但都比不上這一次所帶給他的感動。雖然耶利米已經回到天父懷裡,但是他所做的工仍被大家記念,每當他所帶領信主的當地人遇見困難時,總是會提起耶利米。 強森跟皇家棕櫚浸信教會的羅德牧師(Charles Lord)計畫在2011年3月重返莫三比克,並訓練牧者繼續當地的宣教工作,帶領更多人認識主。 身為父親,強森牧師當然希望耶利米不要這麼早離開人世,但如果能重來,他仍不會阻止耶利米。強森表示,就算死亡威脅就在眼前,他還是會希望耶利米跟隨主的道路,繼續為主爭戰。(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nbsp &nbsp

神學院長肯定賈柏斯引領前瞻 提醒把主權交託神

【蔡聖欣編譯】台灣時間10月6日早上,蘋果公司於官網上宣布前執行長賈柏斯(Steve Jobs)病逝,得年56歲。 在世人眼中,賈柏斯是個設計師,是個創新者,同時也是個要求完美的領導者。以前,只要談到科技,一般人就覺得是一些電腦工程師才懂的內容,而且就算有說明書,也不容易看懂。但是由賈柏斯領軍的蘋果公司,卻讓艱澀的東西不僅變得時尚,也容易親近,不管使用者是5歲還是95歲,都能運用自如 。 賈柏斯的成功跟奮鬥歷程,被廣大世人崇敬著,他於2005年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更被很多人視為座右銘。在演講中,他談到罹癌的心情,說:「死亡可能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它是生命轉換的媒介,它送走老人並替新人們開道路。而現在,這些新生命就是你們。但是,很快地,你們也會變老,被送出人生的舞台。」他並說:「你們的時間有限,因此要為自己活,不要浪費時間為別人而活。」 然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網路主編克勞奇(Andy Crouch)曾在今年初就賈柏斯所引領的旋風有所提醒。他指出,像賈柏斯這般信念,是屬世的信念,是個人的信念。現今,很多的人被這樣的信念包圍,堅信要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和直覺,才會成功。並且,他們也變得若非親眼所見,否則不會相信任何事。人們或許不靠食物跟水還能撐個幾天,但若沒了希望,恐怕幾秒鐘都撐不過。克勞奇更說,若不倚靠有根基的信仰,僅靠著個人的信念,很快就會像這些日新月異的科技產品一樣被淘汰掉。 對於賈柏斯所帶來的影響,改革宗神學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新任校長當選人密爾頓博士(Dr. Michael A. Milton),在10月6日則談到,上帝給每個人不同的使命,也許大眾所知道的賈柏斯不是基督徒,當然在他生命的最後,也許有不同的決定,但這點我們無法確定,因此也不便多做評斷。密爾頓以羅馬帝國為例指出,上帝藉由興起羅馬帝國,建立四通八達的交通系統,因此保羅和無數的耶穌的門徒可以前往各地傳講神的信息。同樣的,上帝興起賈柏斯的蘋果帝國,透過賈柏斯的產品,如iTune等,將福音傳到世界各角落,就算是最不友善的地方,也可以認識上帝。 他指出,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曾報導,賈柏斯是個帶領世界的前瞻者,但賈柏斯也沒法參透的,是上帝要透過他來成就的事。密爾頓為這樣的使命,感謝上帝將賈柏斯帶到這世上,並且將賈柏斯及他的家人交託在上帝的手中。(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 Christian Newswire) &nbsp

英國王子世紀婚禮 教會扮要角

【蔡聖欣編譯】英國威廉王子與交往多年的女友凱特•密道頓(Kate Middleton)於4月29日共結連理,這場皇室婚禮受到全球矚目,當天有數萬人湧上倫敦街頭想要一睹皇室風采,全球約20億觀眾透過各家媒體直播同步收看這場世紀婚禮。 威廉王子為英國女王伊莉莎白2世的孫子,也是王室第二繼承順位(僅次於他的父親查爾斯王子)。威廉與凱特是在就讀位於蘇格蘭的安德魯大學(Andrews University)時相識相戀;女王在婚禮前冊封他為「劍橋公爵」(Duke of Cambridge),婚後凱特則成為公爵夫人。 婚禮在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舉行,它除了歷史悠久,更是許多皇室、偉人舉行婚禮的主要場地。前往觀禮者除了兩人的親友外,還有各國皇室成員、宗教領袖代表及名流。整場婚禮程序依照英國國教聖公會的公禱書中1966年修訂的婚姻聖禮儀式舉行,由西敏寺大教堂牧師團長霍爾(John Hall)主持、坎特伯里大主教威廉斯(Rowan Williams)證婚,而與皇室相當親近的倫敦主教查特斯(Richard Chartres)則是擔任致詞,用上帝的話語給予新人祝福。在政教分離聲浪日漸高漲的英國,這次的婚禮無疑是兩者合一的最佳展現。 在7分鐘的致詞中,查特斯主教數次提到「寬厚的愛」,婚姻相處就像上帝差派耶穌到世間對世人所展現的愛,他勉勵新人要照著上帝對世人那寬厚的愛來彼此相扶持。查特斯主教在致詞中也提到,越是奉獻自我,靈命會更加的豐富 越是在愛中能超越自我,越能接近真我,也越能彰顯靈命的美好。 蘇格蘭聖公會(Scottish Episcopal Church)監督長奇林沃思大主教(David Chillingworth)對於能參加這場皇室婚禮感到榮幸,並說道:「每一場婚禮都是充滿希望以及信任的時刻,因為在婚禮中,新人對彼此以及未知的未來許下承諾。」 但是就在全球媒體強力報導時,也有人對這樣的緊迫盯人感到遺憾,「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為美國知名選秀節目)的前參賽者卡莉萍勒(Kellie Pickler)表示,婚禮是新人跟彼此及上帝立約,這麼重要也美麗一刻,應該要能好好與最摯愛的親人朋友分享,但像威廉跟凱特這樣被大批媒體與狗仔圍繞的婚禮,她真替新人們感到難過。 不過,對於卡莉萍勒的看法,威廉斯提出了不同的見解,他相信,婚姻不是單單只屬乎兩位新人,沒有人可以離群索居,對於這樣特別的婚禮,朋友和家人們聚集祝福新人的婚姻,當然,來自世界各地的擁護者們也能一同見證。 威廉斯除了鼓勵全球的觀眾收看婚禮轉播外,也呼籲大家為這對新人代禱,求上帝在他們的婚姻中賜下力量跟堅持,讓他們在接下來的人生道路上,能夠彼此扶持。(資料來源:ENI, Christian Post)

歡慶欽定版聖經400週年

【蔡聖欣編譯】自從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Version)於1611年問世以來,就ㄧ直在英文聖經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就算到了科技發達的今日,其地位仍是難以動搖。 今年正逢欽定版聖經出版400週年,致力於翻譯及推廣聖經的英國及蘇格蘭的聖經公會(Bible Society)發起了ㄧ項極具創意和意義的活動。這項活動被命名為「人民的聖經 (The People&amprsquos Bible) 」。只要願意參與的人們,都可以用特製的電子筆寫下ㄧ段他們喜愛的經文,每位參加者所寫出的文字將會以原本被書寫出來的樣貌紀錄在網路上。不同於早期手抄本僅僅只能有一本來傳閱,「人民的聖經 」可以透過網路和所有的人分享。 聖經公會的文化計畫經理路可?華頓(Luke Walton)在今年6月19日至威爾斯歌手亞雷德?瓊斯(Aled Jones) 在BBC所主持的廣播節目「亞雷德?瓊斯-早安星期天(Aled Jones with Good Morning Sunday)」宣傳此活動。唱詩班出身的瓊斯和華頓討論到現在有不少人都以為有些聖經中的經文是大文豪莎士比亞的文字,例如路加福音12章19節的「吃喝快樂吧(eat, drink and be merry)」 。有不少人都相當喜愛這段文字,但是卻都誤以為是莎士比亞寫的。這樣的狀況其實也是聖經公會發起「人民的聖經」這項活動的原因之ㄧ。研究顯示,現代的人的確仍然覺得聖經是ㄧ本重要的書籍,但是卻對裡頭寶貴的話語認識不多,甚至誤以為是知名作家或是政治人物像是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所說的。英國的民調機構ComRes針對人們是否熟悉欽定版聖經裡的常被引用的詞語進行調查,結果如下:&nbsp 「我兄弟的守護者My brothers...

流浪漢講員 傳遞寶貴信息

理查•黑德里克喬裝四處傳教 &nbsp喚起社會關心孤單弱勢者 【蔡聖欣編譯】冬季的一個早晨,美國佛羅里達浸信會學院(The Baptist College of Florida),學生們正趕著要上8點的課;校園一角的涼亭裡,卻有個留著凌亂長髮、衣著怪異的流浪漢睡在那兒 。 那時佛州正遭第一波寒流侵襲,因此,有1位學生告訴這個流浪漢可以去學生中心避寒,另1位學生則送上熱咖啡跟食物,還跟他聊了幾句;後來,還有1個教授跟2名學生拿了福音單張給這個流浪漢。然而,有的學生及教職員則是看了這個流浪漢一眼,就隨即轉身離去;甚至有1位教職員基於安全理由,要求他離開。後來,有2名學生邀請這個流浪漢一同參加10點的禮拜,他接受了邀請,並且跟其中1位學生坐在禮拜堂的後排。 這場師生大禮拜就如往常般充滿著詩歌與敬拜;但是,就在校長湯瑪士•金臣(Thomas Kinchen)還在介紹講題「海外宣教」時,坐在後排的這個流浪漢大聲問道:「那本土宣教呢?」聽到他的發問,校長便邀請這個流浪漢上台發表看法。 就在那個時候,台下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聽著這個剛剛還睡學校涼亭的流浪漢,引用聖經經節分享對一個失落的世界的想法,包括耶穌所說的:「當你們做在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頓時,台下聽眾態度完全轉變。 這個流浪漢謝謝校長給他機會,取下眼鏡,對大家說:「我並不是真正的流浪漢,而是你們一看到我的外表,就覺得我是。其實,我是個商人,剛剛坐在我旁邊的美麗女士則是我太太,而她身旁則是我們的機長,在這場禮拜結束後,他將載我們飛往德州華茲堡的西南浸信會神學院(The Southwestern Baptist Seminary)。」 這位特別的講員,其實是設計過相當多標誌及十字架的理查•黑德里克(Richard Headrick),一直以來,他努力讓更多失落及被社會拒絕的人們可獲得關懷。黑德里克說,他跟妻子一直從事這樣的流浪漢傳教方式,他們喬裝並出現在教會、大學院校及神學院;但讓他難過的是,14年來,只有20個人向他傳過福音;而且,明明身旁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但對於那些人來說,黑德里克彷彿是不存在的。不過,他這天相當開心,因為這個早晨有3個人跟他分享福音。 最後,黑德里克提醒在場的眾人說:「孤單跟被拒絕都會使人覺得很難過,但是同時也讓人更容易了解,為什麼耶穌在十字架上心碎而死。」(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虛擬關係 衝擊信徒教會生活

【蔡聖欣編譯】李察.貝克博士(Dr. Richard Beck)為美國德州艾柏林基督大學(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心理系副教授,他在&ampldquoHow Facebook Killed the Church&amprdquo(臉書如何殺了教會)一文,探討網路對教會的影響。 他指出,自從進入部落格跟社群網路Web 2.0(如臉書、推特等)時代,確實讓基督教界擔憂,其中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最被廣為討論。不過,根據他的調查,虛擬關係不但無法取代真實世界的關係,而且,臉書的朋友群反倒呈現人的真實社交生活。 「毫無疑問的,我們臉書上長串的朋友名單中,有不少是不太認識的人,或久未聯絡的朋友;但真的在上面跟我們互動密切的,都是很熟的親友。」貝克指出,他最近與艾柏林基督大學的同事將發表一份研究,該研究主要是使用臉書來預測一年級學生是否會繼續在該校就讀。結果發現,學生在臉書上跟校內朋友的互動,反映了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在臉書的塗鴉牆上有越多留言互動的學生,繼續留下來就讀的可能性越高。臉書上的老朋友或不熟的人,頂多偶爾跟你打聲招呼,但最常跟你互動的,都是那些你每天都會見到的人。 貝克並指出,他的朋友最近在部落格上討論,為什麼Y世代逐漸離開教會?有不少回應,都直指罪魁禍首就是教會本身,「都是因為教會太過於膚淺、太偽善、還老愛與政治扯上邊,Y世代才會離開教會。」事實上,的確有相當多研究都顯示年輕基督徒這樣的想法。 根據常為基督教事工進行研究的巴拿研究機構(Barna Research Group)總裁大衛.堅立民(David Kinnaman),與里昂斯(Gabe Lyons)合著的《論盡基督徒──「八十後」看基督教》(Unchristian)指出,年輕的基督徒跟非基督徒常覺得,教會常過於反同性戀,也太偽善,毫無基督的形像。 「但教會從過去到現在,不是一向如此嗎?而且,對於教會,X世代或前幾世代的人們,其想法何嘗不是如此?但為何新世代基督徒和前幾代的基督徒在態度上有那麼大的不同呢?其實,最明顯的不同不在於教會自己,而在於Web 2.0的問世,也就是有了手機和臉書等等的互動工具。」貝克指出,以往教會是人們聚集見面的地方,同時也是眾人社交的重要媒介,就算對教會沒什麼好印象,大家還是會勉強持續去教會,為要跟朋友們聯繫。但是新一代的人們就不同了,其生活已充斥各式各樣的社交媒介,發個簡訊或上臉書就能跟朋友約吃飯,既然這麼便利,何必費力為了社交而去教會呢?貝克表示,雖然Y世代說,都是因為教會太過偽善,才讓他們想離開;但到頭來,真正的原因是臉書的功能已和教會沒兩樣,「現在既然有了臉書,那何必去教會呢?」「總之,Y世代離開教會就是因為有了比教會更方便的社交及聯繫媒介。」 既有臉書,何須教會?「願教會安息吧!」貝克在文末以詼諧口吻提醒教會深思。(本文摘譯自&ampldquoHow Facebook Killed the Church&amprdquo,獲授權翻譯刊登)

利比亞戰火持續 教會積極關注

&nbsp教宗籲以和平解決 &nbsp德國福音教會支持政府不出兵 &nbsp 【陳惠雅、林楷夫編譯】利比亞戰火持續不斷,教宗本篤16世3月27日表示,他「對人民安全的掛念與日俱增」。德國福音教會(EKD)21日則發表聲明,表達支持政府不出兵的立場。不過,部分美國教會人士如寇爾森等,則贊成出兵利比亞,表示北約組織(NATO)的參與,符合正義戰爭理論(Just War Theory),也符合基督教正義。 對於利比亞的衝突,教宗本篤16世強調,應該以對話取代軍事力量,讓問題獲和平解決。他呼籲國際組織及那些「肩負政治與軍事責任者立即展開停火方面的協調」。由於參與利比亞軍事行動的各國領袖在倫敦共商軍事行動的下一步、人民的安全維護及人道援助方面的議題;教廷表示,他們亦會派觀察員參加此次集會。 然而,利比亞的衝突乃至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風起雲湧,根本的原因究竟為何?美國紐奧良浸信會神學院教授伊登斯(Mike Edens)為文指出,外在的原因,包括物質生活提升、教育普及和網路資訊流通。而內在原因,則包括阿拉伯青年對政府貪污腐敗的失望,及對更高品質生活的期待。換言之,阿拉伯世界的起義,是人民要國家的掌權者給予「身為人的尊嚴及基本人權」的訴求。 伊登斯表示,雖然我們祈禱阿拉伯世界的人們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但我們知道,「更好的生活」並非物質上的滿足,而是在耶穌基督的信仰中。上帝不斷在這個時代中興起國家與人民,祂是真神,而萬民都要從祂那得到生命的指引。 據英國媒體報導,最近因溝通不良及誤判,NATO空軍多次誤射利比亞反抗軍,造成死傷,包括無辜百姓,已引發反抗軍的微詞和國際議論。 對利比亞的戰火,德國福音教會軍方事工部主教馬丁‧杜慈曼博士(Dr. Martin Dutzmann),則於3月21日發表聲明,表達教會支持德國政府拒絕出兵利比亞戰爭的決定。其聲明如下:&nbsp &nbsp 德國聯邦政府審慎考量多方意見後,決定德國不參與出兵利比亞政府的軍事行動。不管是就德國福音教會對和平倫理的觀點,或者就德國士兵的立場來看,我都很贊同這項決定。我了解各方所表達的意願,大家都希望能在利比亞的人民為自決權奮鬥的時候,助他們一臂之力。眼睜睜看著這樣的暴力和不公義橫行,實令人痛苦。但就我的觀察,到目前為止,國際社會還沒有想出對策,他們不知道在這樣的行動之後要如何持續而穩定地建立一個新的法治秩序。我們自己也沒有足夠的資料,可以得知利比亞國內的狀況,以及內戰和各參與派系的背後原因,好讓我們能夠化解他們的衝突。在出兵之前先來檢視並回答為何要使用武力的原因及觀點,這不只在政治上是明智之舉,也符合基督信仰對和平責任的要求。 即使在德國公眾討論中只談到設立「禁飛區」的問題,但是我們必須明白,這其實是涉及軍事武力具體的威脅和使用,包括投射炸彈、對地面的轟炸行動,並且顯然有使戰事逐步升級的危險。從歷年來國際間介入軍事干涉的案例看來,這樣的行動並非短暫果決就會結束,反而是要投入更多戰力的開始,往往會耗時多年,而且愈來愈站不住腳。我們可以觀察到,那些在國際舞台上積極參與的人,前不久他們似乎還與的黎波里的政權彼此和平聯合,但是現在卻拒絕各種領域的談判,這證明我的擔憂是合理的,就是我們目前對實際的情況所知太少。 德國的士兵有權力要求,當我們把他們送上戰場之前,必須在倫理上、政治上和觀點上為這次出兵提供一個正當的理由。因此,我很感謝聯邦政府,因為在他們把德國的兵力投入軍事行動之前,他們慎重地考慮了各種意見,並且也尋求了各類資訊和對策。這個決定可能讓他們被批評是缺乏勇氣;但是,當我以那些可能將被送到利比亞,或者那些已經插手到非洲之角、阿富汗,甚至到巴爾幹半島之人的眼光來看時,我對這樣的批評深感失望。那些批評政府不出兵的人,實在不配加入這場討論。 &nbsp &nbsp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