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靈修

生活靈修

【繪本異想國】《金飯碗換破碗的施乾》 他拿金飯碗換破碗

耶穌來到這個世界,恢復了人應有的尊貴,翻轉了整個社會階層。我們翻開台灣歷史可以發現,一百五十年前,福音剛傳到台灣時,信耶穌的人很多是社會底層的人。然而,因為認識上帝,他們及他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開始出現老師、醫師、律師,成為台灣的知識分子,有所貢獻。所以,我們不僅為上帝賜給我們各樣生活的豐富而感恩,更為了我們能領受救贖的恩典而感恩,並把這樣的恩典分享給更多人。

愛河水岸星光燦爛

鹽埕區在1950、60年代曾是高雄最繁榮的娛樂中心,全市大多數的電影院都集中於此,媽媽的少女時代躬逢其盛:要看《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類黃梅調電影和二秦二林的瓊瑤愛情片,就去大勇路的光復戲院;想看《羅馬假期》這些西洋片,就到鹽埕街的國際戲院;蕭芳芳主演的粵語片則會在北斗街的港都戲院上映。眾家戲院早已不在,但說起昔日鹽埕的電影回憶,媽媽總會提到當時年幼的阿姨常在情節感人處當眾放聲大哭的趣事。

待在艱難之地

◎吉姆‧布倫(Jim Bloom) 譯◎Sharla Chen 作為耶穌的門徒,我們一起承擔祂偉大的呼召,使萬民作祂的門徒(馬太福音28章19節);我們也一同承受祂偉大的應許,祂要與我們同在,直到這世代的末了(馬太福音28章20節)。然而,有些人受召到非常艱難的地方作門徒,那地方有撒但長期盤踞,尤其在我們身處的破碎世界最為明顯。 我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弟兄姊妹一同服事貧窮人與社會邊緣人,我們當中一些人在艱困的地方生活及服事。能幫助基督徒同工留在這些地方,對我們的事工而言,十分重要。我們了解到,去困難的環境是一回事,但能夠留下來又是另外一回事。是什麼樣子的信心幫助我和我的妻子留在主耶穌呼召我們去的地方? 仰望未見之事 安東尼˙聖修伯里(譯註:《小王子》的作者)曾說:「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召集一批人來收集木材,也不要分派他們任務及工作,而是教他們渴望無邊無際的大海。」(引用自《你是你所愛》) 只有收集木材,仍不足以點燃造船的熱情,當然也不能為了使工人能在困難的環境中堅持,就讓他們每天都不用工作。有一個超越我們眼界的榮耀願景,當失望、損失、失敗的次數看似不斷累積,以致扼殺我們建造神國度的熱情之時,這個願景足以幫助我們向前。 若我們為了上帝國度的緣故,想要在困境中站立,我們的心必須被上帝的大能以及祂對世界的救贖計畫所吸引。唯有那極其美麗的願景,才能讓我們處在巨大壓力及看似沒有盼望的環境裡。若你失去願景,那就再一次將自己的眼目定睛在主耶穌身上吧!求主再次破碎你的心,以致能瞥見世界粗糙邊緣外那榮美的一切。 倚靠上帝的應許 「各位,你能夠在自己的任務中有所堅持,是因為你倚靠上帝的應許。」我記得麥可˙鄧肯(Michael Duncan)在2003年於柬埔寨首都金邊的領袖聚會中,說了這句話,他深刻了解任務的艱難度。 1985年,鄧肯帶領宣教團隊從紐西蘭前往菲律賓馬尼拉的貧民窟。他在那裡服事了9年,過程很辛苦,經過那段時間後,他不知道如何與上帝同工並倚靠祂的應許。後來,他曾經再也無法相信神的供應,並開始失去盼望。因此,他和他的妻子辭職,然後返回紐西蘭。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離開前對我們說的其中一段話:「因為失去了信心和盼望,使我離開那個地方和那裡的人民。這類撇棄的行為,成了我這一生中最深的遺憾之一,而我不希望任何人像我一樣有這樣的遺憾。所以我要再說一次:繼續仰望上帝及倚靠祂的應許。當你仰望上帝,你將會有信心;當你倚靠祂的應許,你將會有盼望。有信心和盼望的地方,也將會有愛……而這份愛會與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民同在。」 要常常把我們的主擺在我們的面前(詩篇16篇8節),並相信祂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彼得後書1章4節),因而產生盼望──盼望未來可以比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壓力及挫折更為美好。信心和盼望會提供肥沃的土壤,讓愛更茁壯。如同鄧肯所說的,希望讓愛可以留在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民。 認知自己是如何貧乏 「我們宣教師總是無法明白,基督的身體也就是各肢體,分散在世界各地,若沒有這些同工,宣教的工作就不會那麼完美。結果,我們一直從有錢人的角度傳福音,好比把微薄的錢給予窮人,而不是農夫將他的種子撒在土裡,要明白我們的生命以及所有與我們生命有關的事工的成果,是取決於我們的工作。」(羅蘭˙艾倫《宣教方法》) 單單抓到這個觀念,就足以讓我們繼續留在艱難之地。沒有來自不同種族、文化、社會經濟背景的弟兄姊妹一塊兒享用主為我們擺設的宴席,我們會變得很貧乏。不僅僅在永恆是如此,連我們現世的經歷亦同。 若我和妻子沒有待在群體裡,我們將無法從不同弟兄姊妹身上明白自己的需要,那就是我們何等迫切需要他們。若我們無法確實了解上帝差遣我們去那些人群裡是出於什麼樣的美意,我們就無法留在艱難的環境裡。我們可以繼續自我中心及自滿,若我們選擇不留下來,不理會上帝的美意。 是的,在艱困的環境裡,確實需要勞動、做苦差事,會覺得疲憊。但上帝樂意給予處於困境中的人們足夠的資源,並更新他們的心靈。如果我們將藉著弟兄姊妹得以完全,我們必須與他們一同坐在主的桌前。  在你行動之前,了解自己的內心 若你覺得主耶穌可能呼召你到一個艱難的環境,讓我跟你們分享,在托爾金的著作《魔戒》中精靈王愛隆對矮人金靂說的一段富有智慧的話語:「持戒者正開始出發到末日火山。他只有一個責任……與他同行的夥伴沒有義務,只需盡力給予他幫助。只要有機會,你們可以在路途中耽擱、轉回,或轉向另外一條路。你們走得越遠,就越不容易撤退;然而除了自己的意願,沒有任何諾言及誓約逼使你們前進。因為你們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如何,也無法預知在旅途中會遇見什麼狀況。」 金靂說:「在前方道路黑暗時,抽身道別是沒有信仰的人。」 愛隆說:「也許吧!但不曾看見夜晚降臨的人,也不要立誓走在黑暗的道路上。」 金靂說:「可是誓言能鞏固動搖的心。」 愛隆說:「也可能使它崩潰!」 這個忠告,多年來一直扶持著我。你還不明白自己心中的力量如何,也無法預知你在旅途中會遇見什麼狀況。不曾看見夜晚降臨的人,不要貿然立誓走在黑暗的道路上。這是主耶穌對於四種土壤所做出的智慧的比喻(路加福音8章4~8節),祂告訴眾人在跟隨祂之前,要先計算代價(路加福音14章25~33節)。 我們當中許多人有這樣的傾向,像彼得那樣宣告我們至死的忠誠,卻在碰到女僕問問題時馬上在恐懼中跌倒。而且像彼得一樣,我們通常「高估我們內心的力量」。事實是,有人加入我們的事工,宣稱自己願意為這事工奉獻的決心,但通常只能維持幾年。 若我們不曾看過夜晚降臨,就誓言在黑暗的道路行走,這是不明智的行為。這是為什麼當弟兄姊妹加入我們的事工,隨著時間而增加任務時,我們要幫助他們再次分辨呼召。透過真實的經歷及特定的目的,給予弟兄姊妹時間和機會以測試他們的呼召,以便明白他們的呼召在什麼地方。 是的,透過主耶穌的堅固,我們凡事都能做,然而,透過許多的試煉,保羅已經學會了如何處卑賤,也知道如何處富裕(腓立比書4章12節~13節)。因此,如同我們在困境中尋求主耶穌,我們必須極度謙卑地來到祂面前,承認我們內心的智慧有限,相信祂會帶領及供應我們所需,並學習停在原地等待。 註:吉姆‧布倫是美國「內在更新」(InnerCHANGE)的領導人,在貧民窟從事濟貧事工。 原文網址:www.desiringgod.org/articles/how-to-stay-in-when-it-s-hard

用愛拼貼珍珠人生

「珍珠阿嬤手工班」製作的這套聖誕卡,彷若中世紀歐洲歌德式的彩繪玻璃,由麥臻寧宣教師設計、珍珠阿嬤們手工拼貼而成。拼貼設計傳達動人的意涵,就如同阿嬤們的人生,如今在主耶穌的愛中,不再破碎,拼貼完整!

Yvette的社會旅行小提案│五感體驗 金山磺火、北海岸八斗子潮境

好幾次,磺火船近得能聞到空氣中濃濃的煙硝味,聽得見船長發號司令的哨音,當青鱗魚群躍出海面時,耳邊響起磺火船上歡欣鼓舞的叫聲和連發子彈般的快門聲、遊客的驚嘆聲,兩方船隻上的人們,一同為青鱗魚大豐收歡慶著。⋯⋯

紙上讀書會6-6《救恩計畫》 聖禮主義的後遺症

其實有些基督徒也有類似的觀念,他們喜歡說要釋放聖靈的超自然大能,他們說要大有信心地禱告,或是要用我們的靈來禱告,這樣才能釋放聖靈的能力做事,例如醫治人;但若我們不這樣禱告,聖靈就無法施展能力來幫助人。意思是人必須達到某些條件,才能釋放聖靈的能力。但其實聖靈不需要我們來釋放,聖靈是有位格的神,祂沒有被關起來,也沒有任何人事物能把祂關起來或限制祂的能力,祂始終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施展大能、拯救人和改變人。

小到像一粒微塵

窮人降服於富有的人;凡夫俗子降服於貴族;僕人降服於主人;沒有學問的降服於有學問的,但是,沒有一個人在自己的心裡不認為自己是偉大的。因為我是偉大的,我與眾不同,怎麼可能做錯?我們盲目、不由自主地愛自己,我們每個人都以極好的理由以自己為傲並輕看別人。這樣的「偉大」叫自我不斷膨脹。於是,一夜又一夜,我來到神面前,昂著頭,朝祂咆哮:「我沒有做錯,我看到他們的眼睛了,我承認我很難過,但我沒有做錯!」

水路悠遊荷蘭

驗船票的荷蘭人,一聽到我們來自台灣,就立刻說「福爾摩沙」,瞬間多了一種親切感,還跟我們聊了過去荷蘭占領台灣的歷史,說他知道台北在台灣北部、台南在南部,讓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不得不佩服,真是太厲害了!

主藉聖餐與我們立約

最後的晚餐,可以視為主耶穌基督在這世界上留下來的教訓之一,延伸出的聖餐禮,與洗禮同列為基督教會的兩個聖禮。聖餐禮有教會對信徒的接納、信徒在基督合一的意義,更重要是對基督耶穌生命的接受,使人有分於神的生命。

紙上讀書會6-5《救恩計畫》 為什麼需要洗禮?

更正教不認為洗禮與得救有絕對的關聯,神有可能在一個人受洗前就使他重生得救,也可能在一個人受洗後才使他重生得救,甚至也有可能在一個人受洗時,透過牧師所講的聖道、所施行的聖禮,而在當下感動受洗的人,使他在那一刻重生得救。這些完全是在於神的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