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好地種籽】安然經歷水火

在醫院機構實習,雖然不是出國,卻彷彿是探險、是壯遊。除了精神病患,我也面對生病坐在輪椅時常睡著的失智老婆婆......我覺得有時生病的人比健康的人更享受當下、接近真理。

我們同在天國巴士上

如果教會是一輛開往天國的巴士,我認為當兩、三個人一起共讀、分享、禱告時,就像是比鄰而坐的朋友在一起享受旅程,有人坐的位置靠窗,能看見比較多風景;有人坐的位置靠走道,能有較自由的行動力;而最能夠彼此相互扶持的人,應該就是坐在旁邊的人。

主耶穌給我的一場旅行

基督徒的生命不見得比一般人容易,甚至可能更荊棘遍布,因為最難走的路,才能砥礪出合神心意的孩子……

穿透死亡的復活之歌

死人復活也是這樣: 所種的是必朽壞的,復活的是不朽壞的; 所種的是羞辱的,復活的是榮耀的; 所種的是軟弱的,復活的是強壯的; 所種的是血氣的身體,復活是靈性的身體。 ──哥林多後書15章42~44節

神聖的沉默-軟弱的喧囂│小說《沉默》 日本基督教的受苦底蘊

如果我們徒然將關注的中心放在洛特里哥的選擇上,那便永遠不能接近遠藤周作真正想要表達的觀點:上帝的沉默僅僅是上帝受苦的另一面而已。

當我唱起等待的歌謠

他們指責我一言不發。群狼圍攻,我依舊沉默。可是祢的眾子卻正在拿起石子砸向我。 是否只有虎狼之性,才能為世人悅納?是否只有阿諛奉承,才能橫渡世俗的河流?

我正靜默觀看神的作為

我應該要興奮地等待,等待查經的時候,神的亮光解開話語,等待聖靈的工作,參加查經的人可以一步一步明白神是如此真實,如此近在眼前,這是神給我的書信……

神聖的沉默-軟弱的喧囂│電影《沉默》  上帝沉默,我們如何?

「上帝的沉默」與「上帝之死」,是20世紀基督教與神學面臨的生存危機。如何有意義地、負責任地談論上帝,且無愧於在苦難中死去的人,成了首要的課題。

穿越聖經去旅行3-1 最後的晚餐,永恆的筵席

雞鳴堂鍛鐵大門的浮雕描述「你會三次不認我」的故事,不同深淺層次的浮凸效果,將左邊伸著三根手指、著藍衣的耶穌烘托得更鮮明,似乎對著每位要進去參觀的人問:「若是你,我要伸出幾根指頭?」

【牧聲初啼】一杯涼水

何等的心痛與不知所措,身為一個回應呼召的傳道人,無論是牧師還是傳道師,是剛開始牧會還是身經百戰,是牧會許多年還是已經退休了,鮮少有人是為了那杯涼水而來,需要涼水是因為路程遙遠,是因為天氣炎熱,是因為上帝差派給的人實踐上帝的憐憫,是因為上帝呼召人給那個小子一杯涼水,是因為上帝想要給那個端出涼水的人賞賜,從來不是為了那個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