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我們同在天國巴士上

如果教會是一輛開往天國的巴士,我認為當兩、三個人一起共讀、分享、禱告時,就像是比鄰而坐的朋友在一起享受旅程,有人坐的位置靠窗,能看見比較多風景;有人坐的位置靠走道,能有較自由的行動力;而最能夠彼此相互扶持的人,應該就是坐在旁邊的人。

主耶穌給我的一場旅行

基督徒的生命不見得比一般人容易,甚至可能更荊棘遍布,因為最難走的路,才能砥礪出合神心意的孩子……

台灣教會公報社│聚珍講堂 走出埃及 穿越聖經旅行

【陳逸凡台南報導】台灣教會公報社台南門市2樓整建完工,4月8日上午舉辦第一場「聚珍講堂」,邀請前《教會公報》記者陳鳳翔舉辦《穿越聖經去旅行:現代版的出埃及記》新書分享會,不僅網路直播,現場打卡還送咖啡券,嶄新空間不僅座無虛席,還洋溢滿滿文藝氣息。 陳鳳翔說,存了十幾年的錢,一家四口第一次出國就是前往以色列,不購物、與聖經無關的地點不去,重要目的就是擔任幫「信望愛聖經網站」拍攝聖經裡出現過的各種景象與文物,作為閱覽者讀經時的參考資料。 行程波瀾四起,陳鳳翔不僅一度遺失最重要的工具相機,還遭逢埃及政變,團員在途中看見電視新聞才知政變發生。街道上隨處可看見暴動、火光、裝甲車、聽得見槍聲四起、甚至聞到火藥的煙硝味,住宿地點也臨時被更改到郊區的飯店,一群人受困旅館。 由於出國旅遊團費極為高昂,陳鳳翔笑稱此時自己發揮「歐巴桑精神」,為了不讓旅費白白流失,仍冒險上街拍攝當地的文化在地景觀,包含驢子、婦人、市集,及聖經民數記中提到的埃及飲食如西瓜、韭菜、蔥、蒜等。她表示,大多數人得知暴動後都選擇退團返國,然而他們在上帝的保守中憑著信心前進,反而因為人潮散去而拍攝到沒有人群干擾的畫面。她也說到曠野跟沙漠不同之處,就是狀況隨時在變,天氣十分不穩定,體會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困難,「曠野不能給人盼望,卻是最好訓練人去持守盼望的地方。」 未來「聚珍講堂」將陸續舉辦類似座談,歡迎出版社洽談。

穿越聖經去旅行3-2  耶穌最後走的那條路

為了愛,榮耀尊貴的耶穌來到世上 走向被羞辱嘲弄、鞭打審訊、十字架死刑的苦難。 耶穌上十架之前最後走的那條悲苦路 苦路十四站,默想揹起十字架跟隨主

穿越聖經去旅行3-1 最後的晚餐,永恆的筵席

雞鳴堂鍛鐵大門的浮雕描述「你會三次不認我」的故事,不同深淺層次的浮凸效果,將左邊伸著三根手指、著藍衣的耶穌烘托得更鮮明,似乎對著每位要進去參觀的人問:「若是你,我要伸出幾根指頭?」

Yvette的社會旅行小提案│老街之外的南庄心風景【部落篇】

文◎Yvette Chen  攝影◎Mata Taiwan、Yvette Chen  走進部落,  聽獵人和雷女子民說故事 到南庄,除了體驗客家農村創新風景,也越過老街往山裡走吧!華文世界最活躍原住民資訊媒體Mata Taiwan的團隊,在南庄推出定期的部落小旅行,帶著旅人們來個「島內出境」,進入泰雅與賽夏的國度。 跟著Mata Taiwan走進山裡,我們來到東河村,東河舊稱瓦祿(Walo),是賽夏語蜂蜜、甜甜的意思,是幸福甜蜜之地,也是賽夏、泰雅和客家3個族群融合交會之處。 瓦祿文化產業館由在地的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營運,展示賽夏與泰雅傳統工藝,如眼前的美麗吊飾,由薏仁做的串珠、銅管和鈴鐺組成,是賽夏族祭典paSta'ay(巴斯達隘,俗稱矮靈祭)中,唯一發出樂音的傳統樂器。一旁則有部落的工藝師現場示範如何使用傳統織布機織布,並展出融入傳統織紋的創作。 欣賞完傳統工藝,我們來到石壁部落的「瓦祿部落廚房」,由社區媽媽掌杓,提供「賽泰客」私房料理──賽夏×泰雅×客家的「賽泰客」,苗栗最潮Fusion菜無誤。每道菜既美味又有在地特色,如「原鄉瓦祿夾餅」,是現搗客家麻糬搭配山豬肉,Q軟鹹香讓人一口接一口;還有香氣四溢的「刺蔥烘蛋」,帶著混和蔥與迷迭香的辛香氣味;部落現採、採到什麼就吃什麼的本日限定炒山菜;還有這一道「樹豆豬腳酥」,將原住民傳統作物樹豆加入客家風味滷汁裡,再把豬腳滷到連骨頭都酥軟得能直接入口,是部落廚房最受歡迎的獨家料理。 接著,跟隨泰雅獵人Iban進入「賽德克巴萊」裡的神仙谷,尋訪山林裡的獵徑,學著辨認山豬足跡,就地取材用草木做陷阱,也聽Iban講傳統Gaga祭團或獵團的意義,以及泰雅文化與狩獵的深深連結,和數千年來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獵人智慧。這一天Iban的腰間掛著兩樣東西,左邊時是打獵時的獵刀,右邊是他的小蜜蜂,這兩樣,都是他的武器,他用狩獵和導覽解說,持續捍衛原鄉的傳統文化。 走進鵝公髻和向天湖,則進入賽夏族的國度,相傳賽夏族是雷神女兒娃恩的子民,姓氏都取自大自然的動植物或現象,像是日、風、夏、芎……他們擅長於編織與耕種,對植物有豐富知識。這一天,我們跟著賽夏青年錢鴻彬,探索鮮為人知的鵝公髻古道,學習辨認植物,聽他解說一草一木在賽夏族世界裡的意義,還剛好採集到一株嫩芽可食用的擬德氏雙蓋蕨,為我們的午餐添了新鮮的山林滋味。 而海拔738公尺的向天湖,是個常常雲霧繚繞、帶著神祕氣息的高山湖泊,也是賽夏南祭團舉行paSta'ay的傳統領域。我們在這裡繞湖而行,欣賞向天湖在氤氳霧氣裡的美,也走了條和一般觀光客略為不同的路,繞進向天湖部落裡,聽paSta'ay和雷女的故事。 夜晚,在群山環抱的鹿場部落,住進Iban姊姊經營的「嗚哇磯山休閒民宿」,繞著營火,邊吃烤山豬肉、邊喝小米酒,邊聽部落的爺爺講部落八卦和狩獵故事,也和夥伴與Mata Taiwan團隊聊原住民狩獵權等公共議題。聊著、聊著,遠方傳來了幾聲槍響,因為今晚有獵人上山去了……原來,南庄也有這樣的夜晚啊!這一夜,我在賽夏、泰雅和客家族群的交會之處,體驗了南庄的獨特魅力……。  作賽泰客,  走進議題與文化的小旅行 以前也參加過好幾次部落行程,但這次活動給我不太一樣的感覺,好像更感受到一種部落的主體性。談起南庄部落小旅行的特色,Mata Taiwan創辦人方克舟說,Mata Taiwan是媒體,而旅行也是一種媒體。他們想用一種新的方式去嘗試小旅行,帶入部落議題與文化,讓參與者能更了解原民議題,如同Mata Taiwan這個媒體所做的。 與Mata Taiwan合作的在地工作人員,像Iban、錢鴻彬和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的專案經理余成益,也都帶著同樣的熱情傳講部落風土人文。談到南庄觀光,余成益表示,15年前從桂花巷開始,南庄變成大眾觀光景點,但他們現在的挑戰是,如何去翻轉只是走馬看花的大眾觀光,如何讓既有客群更多認識在地文化與產業、認識大眾觀光動線之外的鵝公髻、鹿場等地,走進不一樣的深度旅行路徑。 余成益說:「有導覽員的風景和沒有導覽員的風景是不一樣的。」甚至同一片山林、同一株植物,由不同部落的人來說,就有不同的故事。Mata Taiwan和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的團隊,正透過小旅行述說一個不一樣的南庄故事,等待有興趣多走一哩路、多親近土地一些的旅人,來體驗「賽泰客」的獨特魅力。 小旅行的投票箱 @ Mata Taiwan南庄部落小旅行 獨特性 ■■■■□ 在地性 ■■■■□ 趣味性 ■■■■□ 美味度 ■■■■□ 風景度 ■■■■□

Yvette的社會旅行小提案│老街之外的南庄心風景【農創篇】

旅行,對你來說是什麼呢?作家、環保人士Anna Lappé說:「每一次消費,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下一票。」身為一個熱愛旅行、也關注社會議題的OL,我也想像,我的旅行能否像購買公平貿易或環保認證的產品,能為我想要的世界投票?所以,來場接地氣的旅行吧!這次的旅行,不在遠方,而是帶著支持在地農業、產業、文創的心,好好親近這塊土地,用稍微不同的旅行路徑,去閱讀當地的風土故事。

啉一喙萬年的冰水

飛到挪威 地球已經旋半輾 約斯達冰河/BRIKSDAL 無幾年的時間 對山跤一直溶 溶到山尾溜……

【高雄武德殿】滄海桑田 又聞竹劍聲

海風穿越壽山上的雀榕、構樹、鳳凰木和相思樹林,送上窸窣的低語和颯爽氣息,掀動膝上的書頁。抬眼遠望,過午的陽光把這一帶烘染得亮晃晃,朝西南伸展而去的山巒和街屋,深深淺淺的輪廓往海的方向淡去,連陰影都泛著輕淺金光,這一幕令我心醉神馳。

【宜蘭二二八紀念物】歷史之澄鏡 下

        文◎光益 圖◎黃謙賢 每一棟建築並非在完工之後,就大功告成了。特別是公共性的紀念建築,即便擁有傑出的設計和卓越的施工,若建成後缺乏一流的管理與維護,就有可能長期處於某種「半完成狀態」。    廉價的紀念? 我在參觀完準備離開時,跟這位管理員阿姨聊了幾句。她告訴我們,她是宜蘭運動公園管理處的臨時工,只是來開門、關門,對建築物本身不甚了解。台灣實現民主轉型之後,以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為主題的紀念館、紀念碑、紀念物,在島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人們很快發現,「廉價的紀念」取代了「昂貴的紀念」,二二八這一天成為國定假日,成為年輕人的嘉年華。歷史並沒有「告訴未來」,反倒成為某些政治人物換取選票的籌碼。 二二八紀念物「歷史之澄鏡」在「民主聖地」宜蘭的不幸遭遇,是一個最典型的案例。據報導,這座具有創意美學的建築物在開放後不到10天,就陸續遭人用水池內的鵝卵石丟擲玻璃面板,16面之中有14面遭到嚴重破壞。破壞原因不明,或者只是某些缺乏公共素養的人無聊的惡作劇,但也有可能是加害方及其支持者借此表達「殺人有理」之觀念。對紀念物的破壞,如同對二二八受害者施加第二次傷害。由此可見,台灣公民社會的培育與轉型正義的推進,還遠遠不能讓人滿意並掉以輕心。 宜蘭縣府將紀念物封閉了一年多,為了防止再次遭人破壞,增加了若干保護設施:首先,大剌剌地加上數道在原本設計裡不存在的大鐵門;其次,在玻璃面板前加裝鐵絲網子,以此加以防護;第三,取消玻璃面版後面的水幕,使活的建築成了凝滯的僵屍。 而且,由於管理員節慶假日要休息,雖然假日人潮最多,但該紀念物偏偏對外關閉,人們只能「望門興嘆」。想在節期假日到此參觀的人,必須先透過縣府預約,如此一來,建築物的功能遭到嚴重的束縛。不過,出乎設計者意料的是:新加的那道醜陋笨重的鐵門,竟然成為坡道終點最有力的視覺衝擊,似乎寓意著台灣的轉型正義尚未完成,二二八的真相仍被封鎖在鐵門之後。 「歷史之澄鏡」在現實中的處境如此尷尬,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歷史真相的揭露不也是如此艱難嗎?根據台灣檔案管理的法律,30年之後就應當公布相關檔案,然而,主管機關用各種理由刁難,已經屆滿70年的二二八檔案仍祕而不宣。所有受害者的家屬都想知道,受害者為何被抓、如何判決、屍體何在?這些問題至今找不到完全的答案。 有研究二二八歷史的學者指出,當年共產黨統治下的波蘭有21萬告密者、捷克有10萬告密者,以此類推,台灣當年大約有12萬告密者,這部分人很多還健在而且身居高位。由於檔案公開會牽連到臥底、告密等等,藍綠重量級人士都有,以致相關法案,如「促進轉型正義相關條例」遲遲未能通過,檔案管理局祕藏的檔案無法公開,真相亦無法釐清。    真相仍待還原 在16塊近3米高的黑底玻璃面版上,記載著宜蘭二二八事件中死難者的詳細資料。宜蘭並沒有如台北、嘉義等地那樣發生大規模暴動,因為當地仕紳主動集結起來,維持地方秩序,等待政府單位前來接管。然而,待軍事單位進駐後,卻不分青紅皂白將為首的仕紳以「糾眾謀變」的罪名加以逮捕,不經審判而槍殺。多年後,經過罹難家屬和歷史學者調查,宜蘭已知有33位死難者,遭到軍方濫捕、恣意傷害、隨便殺害或刑求而致死。 其中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宜蘭農校代理校長蘇耀邦、台灣銀行宜蘭分行行員林蔡齡、宜蘭警察課代理課長葉風鼓及宜蘭警察呂金發、賴阿塗及曾朝宜等7人死得最為慘烈,他們於1947年3月19日深夜,在頭城鎮媽祖廟(今慶元宮)前廟埕遭軍方殺害。 當時場景恐怖如地獄,3月18日晚間,宜蘭縣某村莊一對康氏兄弟,在田裡工作完畢,回家途中兄弟從田梗小路走上馬路,遇到停在路旁的軍用卡車,就被軍人用槍逼迫上車。車裡已有6、7人,康氏兄弟上車後,左右手各被鐵絲捆綁在車蓬的鐵杆上,兩人的手掌被刺刀刺穿。車子一直在宜蘭縣繞,最後停在頭城媽祖廟廣場。康氏兄弟被叫下車,軍官命令他們在廣場上挖掘地洞。他們在威逼之下奮力挖好坑洞。軍車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人被叫下來,被踢進坑洞,槍殺後就地掩埋。 挖掘地洞的康氏兄弟全身傷痕纍纍,且驚嚇過度,不支而昏迷倒地,被軍人丟棄在路旁。其中,小弟康阿裕不知昏迷數日,當他醒來後,發現身置一處廢棄草寮中,有一位不相識的鄉親幫他換藥並送來簡單的食物。等他恢復到可以行動時,鄉親要求他遷至深山躲藏。這個16歲的男孩帶着滿身傷,躲到深山過了一段茹毛飲血的原始生活。 什麼叫視人命如草芥?什麼叫殺人不眨眼?郭章垣醫生的遺孀林汾回憶說:「我先生是第5位被掘出來的,還是五花大綁。我看見這樣,卻連一點眼淚都流不出來。我趕緊把繩子解開,用院方準備的藥水把身上砂土洗清,換上衣服,蓋上白布後,一股清紅的血從他的心臟傷口流出來。……他被埋在廟前一夜,從被捉到槍殺不到24小時,我在他身上只發現心臟處有一個槍殺的傷口,想必他是在未斷氣前就被活埋。聽說,當局本來要載他們去填海的,因為橋壞了,才臨時改在廟前槍決並埋在一起。由此可見當時國民政府的惡行和殘忍。」這就是蓄意謀殺。 二二八的傷口太深,掩蓋得太久,裡面都有蛆蟲了。2016年,宜蘭縣政府為還原真相,在縣內多個罹難者遭槍殺的地點立碑紀念,設碑地點包括舊蘭陽大橋橋頭、蘇澳白米橋頭、蘇花公路眺望亭、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頭城慶元宮等地。但願這些新設立的紀念碑與此前設立的紀念物,都能得到在地人的珍惜與呵護。 台灣的轉型正義正在步入新的階段。或許,當宜蘭的中小學生都到二二八紀念物「歷史之澄鏡」這裡來上歷史課,那段幽暗血腥的歷史才有希望轉化為台灣走向公義的邦國時所必須的智慧與力量。 (完)

熱門文章

撒該的未來

夢寐以求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