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綠蔭中的歷史情懷嘉義市史蹟資料館

文圖&nbsp◎王昭文 紅葉、灰瓦、木板牆,古舊的建築,好有fu。猜猜看這是哪裡? 如果你以為這是在日本,那就錯了! 綠蔭環繞的嘉義市郊紅土小丘上,曾經坐落著一幢日本神社。現在,神社變成了射日塔,神社的社務所和齋館保留下來,成為嘉義市史蹟館。古舊的檜木建築,經過細心修復,素雅美麗,成為公園裡幽靜的一角,不時吸引攝影者取景。館內亦保存木地板、木格紙窗的模樣,以圖片、模型、實物等展示著嘉義的歷史故事、時代風華。 這兩幢日治時期的木造房舍,能夠保存下來,是相當難得的。建築本身所蘊藏的歷史意義很豐富。來到這裡,只看館藏內容還不足以了解嘉義市的歷史特色,在公園和植物園走上一大圈,觀察原來神社範圍內的種種遺跡:參道、石燈籠、?犬、祭器庫、手水舍,再擴大一點看附近的孔廟、一些石碑,你會體會到不同時代的統治者怎樣根據他們的意識形態留下紀念物,你的收穫會更多。 嘉義古稱諸羅山,原為平埔族聚落,漢人移民湧入台灣之後,很快成為一個位於交通要道上的商業聚落,至今號稱建城已300年。這個城市,日本時代因為開發阿里山森林而興盛,做木材生意的人紛紛湧入,因此日本居民不少。神道教是日本人普遍的信仰,也是國家宗教,台灣很多地方的神社都是1930年代因應皇民化運動興起而設,但是嘉義神社在1915年就設了,屬於「國幣小社」,在台灣社格僅次於台灣神社、台南神社,由政府出錢來聘任神官、運作維護。嘉義神社在1940年再度重建,包括附屬建築,1944年完工。不久,日本戰敗,日本人被迫離開台灣。 戰後,這些還很嶄新的建築,被換了方式利用。神社被中華民國政府改為忠烈祠,幾年後,原本黑瓦素色的神社,被漆成大紅和乳白,但建築的樣式並未改變。齋館和社務所,則交給軍醫院運用。 隨著台灣政治的自由化、民主化,台灣人開始希望能找回自己的歷史、建立台灣認同,而不是一直隨從國民政府的大中國觀點。於是在1990年代初,嘉義市有人主張應該另立忠烈祠,還原神社原貌,作為歷史紀念館。沒想到這個主張在市議會提出後,隔天清晨神社就被人放火燒掉了!至今未能找出縱火者。 幸好社務所和齋館雖然破敗,但沒有被火波及,神社範圍內的其他設施也都還在。雖然神社焚毀,熱心人士繼續努力爭取,把社務所和齋館從軍方移交給市政府,按照原來的工法整修,作為嘉義市史蹟資料館。神社原址,則蓋了現代感的「射日塔」,成為嘉義的新地標。 參道上的燈籠,也曾經被惡意破壞。上面的字刻得好深好深,好像打算保存千年。但是在戰後的仇日風氣中,這些字都被水泥糊上。 神社旁邊有兩座高台,原本可能有一對銅馬,不知何時也不見了。母親說可能是戰爭末期被徵收去製作武器。 被改成「忠烈祠」的神社建築還在的時候,到公園遊玩時頗喜歡到這一帶,很幽靜,很陰涼。有時候一大早有人在那裡鍛鍊劍道,大部分時間都是安靜的。現在,這裡總是很熱鬧。嘉義公園、植物園、孔廟和神社,已經連成一片,是嘉義市民最喜歡的晨運地點。台灣人的晨間運動,就是把音樂放很大聲來做體操、跳舞,運動完了,再大聲唱卡拉OK。 走過這一帶,還是浮起許許多多的歷史感慨。公園裡有林爽文事件之後,征服者福康安留下的記功碑、記念王得祿的太保樓(已拆);孔廟是國民政府重建的;神社已經不在,但史蹟資料館留住日本統治的歷史記憶。 神社曾經所在的丘頂,在歐洲的話,一定會是一座古老教堂,不管政權怎麼變,都在那裡護衛人民。台灣這善變之島,幾十年間就可以完全變樣。但願這一代的歷史情懷可以化為更強的動力,保存我們共同的記憶、不被輕易抹消或取代。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石椅、老樹,史蹟館前滿地楓香落葉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冬日楓香紅,燈籠添暖意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按原來工法修整回黑瓦素色的社務所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館前小溝渠,蜿蜒滿青苔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史蹟館後方,錫蘭橄欖和芒果樹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神社遺跡,?犬與祭器庫

人間伊甸園_長木花園

&nbsp文圖◎陳治旭 今年4月筆者帶著期待的心情前往參觀台北花博,去之前早已聽聞展場人潮洶湧。到了排隊進場、使力地衝向索取各展區入場券之發放處,才感受到這不會是一次悠閒的活動。場中的展區處雖花團錦簇,卻十分人工;雖佔地廣闊,卻綠意不足。或許是筆者偏好人與大自然結合的園藝,厭惡過度人工化的佈置,當下便懷念起曾尋訪過的美國賓州長木花園(Longwoods Gardens)。 * 長木花園是一座西式花園,佔地面積為435.8公頃,約為台北花博場地的4.7倍大(台北花博場地為91.8公頃)。花園從一處農場、公園、私人花園,最後對外開放營運;這段時程歷經300年,幾度易手,最後為工業大亨杜邦(Pierre S. du Pont 1870~1954)所購買;在杜邦購得花園之前,皮爾斯兄弟(Joshua and Samuel Peirce)已於1850年將其經營成累積全國最多樹種的公園。杜邦喜好旅行,透過參觀世界博覽會,便將其旅遊所見之心得實踐在花園之中。今日我們在長木花園中所見的大型溫室、管風琴、噴泉等均出自於杜邦之手。在硬體方面由20個室內、外的花園庭院、大型溫室組成,園內保存1萬1000種的植物;在軟體方面,提供免學費的2年制園藝學校推廣園藝,讓學員能夠在其中實習,此外園內也舉辦音樂會、噴泉表演活動,還有相關昆蟲植物等簡介與解說。 或許地處偏遠,即使是暑假,園內的遊客並不如想像的多。園內綠意盎然、植栽茂盛,內有巨大粗壯的綠樹與渺渺茫茫的草原、有綠樹圍繞的池塘與過濾淨化污水的濕地。園中散發著清新舒暢的空氣,還不時看見野兔的身影出沒其間。花園中有不少由綠籬間隔出封閉的空間,可以將人與物隔絕在外,如同來到暗室,自己心靈的深處,在那兒可以安靜片刻、等候上帝。這些綠籬中也有獨立樹叢,並飾以各種造型;有些則種植成迷宮,其中倍感到親切的是竟然有隻石獅子佇立在迷宮旁,當初便是在旅遊介紹中看到這片綠林迷宮景象而被吸引。在台灣的學校、社區外牆多為水泥磚造甚少使用綠籬,若可以使用的話應可稍稍擺脫水泥帶來壓迫感,為都市叢林帶來一絲綠意。筆者聚會的教堂在整建時拆除部分高牆種上植栽,目前約為40公分左右,未來它將會形成綠色樹籬。不只如此,為了記念教會旁興建住宅大樓時被砍除的大樹,教會特地買了一棵樹種下,如今這棵樹已經有快2層樓的高度。 除了綠籬之外,園內還有大型建築與溫室,許多建築內保留了上世紀初居家場景,一棟民居建築設有天井,當中擺上桌椅供休憩之用,屋內則展示著杜邦所保存之收藏品,播放著介紹花園歷史背景的紀錄片。至於溫室則是大的令人驚嘆!其中展示著奇珍異果,如葉片邊緣會有像維納斯睫毛般規則狀刺毛的維納斯捕蠅草;而其中水果用懸吊的種植方式更是從未見過。此外,溫室內還有人造流動的小溪,滋養著園中的花草,雖是人造卻能與大自然完美配合;其中筆者深受盛開的荷花吸引,看見家鄉的花卉在國外綻放著風采特別感動。 * 園內不只花草樹木,還有種植青蔥、茄子、番茄等蔬果,菜園旁還有收集落葉除草後的木製堆肥槽,其上介紹關於堆肥的要點,非常實用且具有教育功能。為了擔負園藝教育的使命,園中解說詳盡,好比園中有一處使用原木搭建的樹屋,由於沒有頂棚與門窗十分吸引我們前往,屋內設計有供螞蟻、蜜蜂居住的巢穴、蜂窩,配上解說讓遊客能夠認識它們的生態。園區的書店也販賣與園藝有關的書籍、工具、花器與小植栽等商品,讓遊客可以回家動手蒔花養草一番,增添家中的綠意。 這座歷經300年寒暑的花園,宛如上帝的伊甸園,人類在其中管理,好像遵循上帝的吩咐在那裡修理與看守,我們才能有幸一飽這園藝之美。始祖亞當在伊甸園的工作是失敗的,後輩對於現在所處之地似乎也未盡管理之責,我們用水泥換置大地、用污水污染河床,貪婪與消費主義挾制了我們的社會。但願人們可以從這座花園得到一些啟發,來思考如何與大自然永續共存,而不是凡事皆以金錢、利益為考量,對自然予取予求,進而成為大地的好管家。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好鳥枝頭做朋友

&nbsp文圖◎天空 &nbsp 5年前,我們家第一次去新竹北埔綠世界生態農場,當時小兒子還不到1歲。那次跟著團契去,走到農場最深處是一座鳥園,鳥園內有露天咖啡座。一邊品嚐咖啡,一邊聆聽鳥唱,多愜意啊!只不過,喝咖啡是我的幻想,因為當年一個孩子還在牽,一個孩子還得抱,等我們夫妻走到鳥園門口,差不多就該回頭集合,打道回府了。這件未盡之事,在我心中留下小小的遺憾,總想著有那麼一天,我一定要像貴婦一樣悠閒的坐在鳥園裡品嚐一杯香醇的咖啡,聽著鳥兒們為我獻唱。 藏著這個小小的心願,卻一直沒實現,畢竟一家4口的入園票是筆為數不小的開支。直到上個月,主日學學生的家長送我4張免費的門票,我這個多年的願望,總算有機會實現了!事不宜遲,儘管天氣受颱風的影響導致下雨機率頗高,我們還是等不及,決定說去就去! ◎近身觀察鳥類生態 入園後,馬上就看見一座湖。湖不大,但卻有不少候鳥在此渡冬。我們走到湖邊,正好遇到2隻從湖面爬上邊坡的鵜鶘,牠們伸長脖子的時候,幾乎和身高130公分的小毛差不多高,和這2隻大鳥只有一線之隔,著實令人既興奮又緊張。湖邊的駐站解說員說,這2隻鵜鶘是自己飛來的。鵜鶘未進食的時候,看不出鳥喙下的囊袋,但當時其中一隻鵜鶘突然張開大嘴,大口把邊坡的草和樹枝咬進嘴裡,所以我們很幸運的看到了伸縮性超強的囊袋;然而解說員表示鵜鶘不應該吃那些東西,所以她馬上用無線電通報總部。 解說員帶我們去看有「澳洲鴕鳥」之稱的鴯?,雖然長得像鴕鳥,但牠們和鴕鳥並沒有關係,性情也比鴕鳥溫馴許多。解說員拔了一根鴯?的羽毛給我們看,一根羽管長出兩根羽毛,真的是很特殊。在鴯?旁的黑肚綿羊就要開飯了,只見一隻隻綿羊急切的走來走去,並且「咩~咩~」的叫著,數10隻一起叫,聲量真是震耳欲聾。「我希望鴯?的聽力不太好,」小毛說,「不然每天都被這種噪音騷擾,太可憐了。」聽小毛這麼講,我心裡不禁想到,這些綿羊就像他們倆兄弟,而我們夫妻就好像鴯?啊! ◎食蟲植物的致命吸引力 綠世界另一個有特色的園區,是「食蟲植物區」,在這裡可以看到數種不同的食蟲植物。食蟲植物顧名思義,就是「吃葷的植物」,靠著誘捕小昆蟲維生。綠世界收藏了形形色色的食蟲植物,有瓶狀的、展葉狀的、捕獸夾狀的&amphellip&amphellip其中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豬籠草類的食蟲植物。豬籠草因為帶著優美的瓶狀曲線,常被當成觀賞植物,殊不知隱藏在美麗外表之下的,其實是一個殺蟲工廠,這算不算是豬籠草的致命吸引力呢? 邊走邊看,很多地方都能讓人駐足許久。這次我們特別一早進入園區直到閉園才離開,仍覺得時間不夠,最後終於走到鳥園──多年來我嚮往的地方,卻距離閉園時間只剩一個鐘頭。 ◎上帝所造鳥鳴交響樂 雖然穿著雨衣,冒著大雨,咖啡喝不成,但由於鳥兒們歌唱的興致未減,我們坐在鳥園內的座椅上,同樣能享受一場鳥鳴交響樂。這裡的鳥園採開放式,因此時常會有鳥在我們頭頂上穿梭,牠們可以在鳥園內隨意飛行變換棲所,並且不時飛到「餐台」來一飽口福。園內有若干餐台,餐台上提供各式各樣的鳥食,有的是蟲子,有的是果實,有的是水果,讓不同食性的鳥兒能各取所需,並且餐台就在步道旁,我們能很近距離的觀察鳥兒們進食。鳥園內有一種鳥叫「天堂鳥」,貌如其名,謂為「天堂」,當之無愧。牠身上的覆羽,由黃、褐、白3色構成,雙翼有黃白的長羽自然下垂,風輕吹來,也隨之飄盪,真是浪漫。但牠的眼睛可就不浪漫了,眼光挺凌厲的! 每每看到不同的鳥,不管是什麼顏色,都不禁讚歎造物主的偉大。上帝必定是個藝術家,才能把萬物創造得如此美、如此令人驚歎!有的羽色呈現絕美漸層,還帶金屬光澤,有的羽色顏色鮮豔飽和,有的畫眼線、塗眼影,有的金光閃閃,有的黑得發亮&amphellip&amphellip一隻鳥不知有多少羽毛才能覆蓋全身,但羽色的分界卻清清楚楚,切得整整齊齊,就像用尺劃過,這樣的巧妙,絕非偶然! ◎多認識會更珍惜 以尊重大自然的眼光來看,人類其實不應該把這些野生動物抓起來,關在小小的空間裡供人觀賞。但生活在都市叢林的我們,不只沒有機會,也沒有足夠的知識在野外求生,並且與這些生物和平共存。帶孩子去觀賞,並不是存著「去動物園看猴子」的心態,而是期望藉著安全的接觸,拉近人與其他受造物的距離,認識了,就不再心存恐懼;認識了,就多一分尊重。離開綠世界之前,孩子們和我一起說:「謝謝綠世界裡的居民,因為你們的犧牲,讓我們再次體會上帝的大能,我們會更愛護自然萬物,更懂得珍惜。」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天堂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折衷鸚鵡雌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金胸椋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體態優美的豬籠草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擬態成鳥糞的鳳蝶幼蟲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吃很飽的食蟲植物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食蟲植物也需藉開花傳宗接代 &nbsp

故事說不完的雲林故事館

◎王昭文&nbsp 「若是來虎尾,一定要去看看雲林故事館。」3年前一位朋友熱情地邀請我:「真的是很特別、很厲害喔!」 「怎麼個厲害法?特別在哪裡?」我問。 「那是日本時代的木造宿舍,保存整修得很好,假日很多精采活動,有人會講故事、表演,小朋友最喜歡去了。」 「我又不是小朋友&hellip&hellip。」 「哎呀!反正妳去了一定會喜歡上那裡。」 被她這樣一說,我是有一點興趣。日治時期的木造舊宿舍,不管是陳舊荒頹或整修一新,都比現代水泥房舍要讓人覺得舒服百倍以上。木板上的紋路、屋瓦、簷滴,有親切的感覺。若還附帶優美的庭院,那的確很迷人。 近年日治時期舊建築整修再利用的例子不少。例如我家鄉嘉義市的史蹟館,原來是神社的社務所,在神社遭到意外火焚之後,很難得地保留下來,建設成史蹟館,可能是最早這樣利用日治時期建築的例子。我也參觀過宜蘭設治紀念館,原先是噶瑪蘭廳長宿舍,長期作為歷任的地方首長宿舍,現在是收藏、展示宜蘭歷史的地方。我很以我們嘉義的史蹟館為傲,但是看了宜蘭設治紀念館後,不得不承認人家做得更好,不管是建築的整修、展示的方式、收藏的內容,都進步得多。 因為之前看過的這類舊建築都是主要做歷史展示使用,所以起先也以為「雲林故事館」是在講雲林的故事,一處特別的歷史展示場。直到親自去了,才知道並非如此。 今年寒假時,有一次返家途中,突然心動,就下了高速公路,往虎尾去。「布袋戲館」的名氣似乎比較大,路上處處可以看見指標。記得朋友說「故事館」就在「布袋戲館」旁邊,所以就放心跟著指標走。 原來,「布袋戲館」就是虎尾鎮的舊警察局,日治時期的虎尾郡役所。建築本身相當氣派美麗,門前有一棵漂亮的茄苳樹。隔一條街與「布袋戲館」並列的「故事館」,最早是郡守(郡的首長)的官舍。整個街區的舊建築都保留下來了,對街的消防局,也保留舊建築,改為展演空間。沒想到雲林縣的舊建築保存再生做得這麼好! 踏進故事館的範圍,有個小小的前庭。一角有座很小的很可愛的房子,像售票亭,以前應該是門房,目前是個小店,主要賣書籍和紀念品。當天入口處有放一個稻草人,立刻讓人感覺進入童話般的世界。 開始進入屋內參觀。整棟房子規模不大,只有幾個房間,但可以看得東西真多,處處讓人感動。房子另一面是一大片空地,以前應該是花木扶疏、有小池塘的庭園吧?現在整片鋪設木板,設計成室外展演空間,也可以放電影。少人出沒的時刻在此安靜閒坐,感覺真好。在這裡也發現故事館給人的一個驚喜:許多小朋友自製晴天娃娃掛在屋簷下,館內志工說:「每個晴天娃娃都有故事喔!」 有個房間收藏繪本,館員介紹說是雲林在地自創的繪本,這才知道雲林縣政府出版了一系列精美的繪本,內容非常好,有介紹當地史蹟故事的,有生活性的,還有台語創作童謠。印象最深的是一本《媽媽的一百件新衣裳》,女兒記錄母親出嫁時的故事,外祖父準備了一百件新衣陪嫁,但婚後因為忙於農事和家務,大部分新衣母親根本沒機會穿。還有以台語寫成的詩歌集《水黃皮》,內容很有童趣,又保存許多快要失傳的語詞。這些繪本,讓我對雲林縣的文化政績有了更高的評價。 看了相關介紹才知道,故事館活動非常多,志工熱心得很,整個空間充滿活力。正如故事館網站上的介紹,「這裡是故事的家,是集合在地生活、藝術、教育、文化的空間,也是與社區對話的一個窗口,也成為雲林在地故事文化的核心據點。」特別喜歡這一句:「說故事就像是在送禮,故事中承載的隱喻與智慧在聽說讀寫故事的過程中,不著痕跡的影響著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 我們拜訪此處時,很可惜並未看到說故事、創作故事的活動現場,但從所展示的種種,已可得知確實有一群懷抱理想的人在此努力耕耘。他們的用心,讓這小小的空間發揮無比的感染力,讓踏進來的人分享童心的純美與故事的神奇。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卷軸式故事單車,細述故事館歷史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抽換紙卡,圖畫豐富的故事引人入勝。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在館前小店買東西支持故事人的夢想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喜感十足的稻草人在館前迎賓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庭院林蔭下乘涼舒服閒適 &nbsp

我愛台灣,不要核災

圖文&nbsp◎莊勝凱 &nbsp 有一天我的朋友他告訴我 海邊的橋被大海淹沒 消失的海岸線沒人問 美麗的珊瑚礁蓋著石灰粉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你們唱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沙灘唱 我要輕輕地唱 用盡我所有能量 我們不要核電廠 ──摘自吳志寧〈貢寮你好嗎?〉一曲 &nbsp &nbsp 核污染──回不去,歸不得的家園 2011年3月11日,日本時間14點46分,日本發生芮氏規模9.0強震,造成日本東北地區電力網路中斷與居民生命嚴重傷亡。15點41分,海嘯襲擊核電廠,造成日本福島核電廠發生重大的核能災變,福島第一核電廠冷卻系統無法運作,引發核電廠4座反應爐起火爆炸與爐心熔毀,外洩大量放射性物質。日本政府緊急疏散方圓20公里內的20多萬居民,並要求30公里內民眾採取掩蔽措施。 輻射物質隨氣流飄散與外洩,高強度輻射水一直往附近海域外洩,污染範圍持續擴大,附近的東京居民飲用水受到污染,連遠在2000多公里外的台灣都偵測到輻射物質!從那天起,許多日本人與他們的小孩將無法回到出生孕育之地與樂居的家園生活;從那天起,生活於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置身於看不見的輻射污染恐懼陰影中! 611全台反核行動 6月11日是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屆滿3個月,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為了響應日本反核組織「No Nukes Asia Forum非核亞洲論壇」發起的全球串連活動(nonukes.jp/wordpress),特別規劃「我愛台灣.不要核災──6/11全台火車站串連活動」,與日本等許多國家同步,透過公民行動與發聲,要求政府依照環境基本法落實「非核家園」政策。筆者與台南社區大學人權志工社夥伴響應參加6月11日台南環盟在台南火車站的反核活動,以及「我愛台灣.不要核災,全球串連報厚哉」反核地圖大募集活動。只要在全台灣任何一個火車站拍攝在火車站舉起反核訴求的標語、看板、旗幟照片並寄至台灣環保聯盟電子信箱,該團體將彙整全台各地的照片,放在Google地圖上製作反核地圖,與日本等多個國家共同發聲、表達反核主張。6月11日至12日,我們用了兩天時間陸續搭火車前往台鐵保安站、台南站、大橋站、永康站、新市站、南科站、善化站、拔林站、隆田站、林鳳營站、柳營站、新營站,手拿著反核標語在這12座車站完成拍攝紀錄影像。與我一起參加的志工,其中一位是今年6月份剛從大專院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很高興看見一位年輕人願意花時間投入關心公共議題並呼籲更多人一同響應反核能。跑過這幾處車站,我們感受到多數人對核能議題仍缺乏了解與關心。 但當我們在林鳳營站拍照紀錄時,一位熱心的站務人員主動加入與我們合照,讓疲累孤寂的反核志工身心頓時獲得莫大鼓舞與力量。身為環境生態與影像紀錄工作者,我希望藉著影像裡的故事感動更多人,讓大家願意用行動投入反核運動,共同珍惜捍衛養育我們台灣島嶼寶貴有限的自然環境資源。 2011年6月13日,立法院的政客摒棄道德良知,表決通過追加核四工程預算140億,真是令人氣憤與難過!如果有一天,在地小人稠的台灣土地上,4座核電廠發生事故與意外,那乾淨的空氣,潔淨的飲水,甜美的糧食,生機的土壤,輕撫的微風,溫暖的朝陽,都將隨之消逝無法觸及!希望那天永遠不會到來!&nbsp 世代正義 核電除役 台灣現有4座核電廠,總共8個核電機組。台灣與日本同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歷史曾記載過有大地震與大海嘯,所以有可能發生類似日本核災的危機。 你知道嗎?若我們生活的島嶼發生核災,北部3座核電廠30公里範圍內的人口高達500萬人以上,很難短時間內緊急疏散!台灣腹地狹小,如何安置數百萬災民? 你知道嗎?核電廠運轉產生非常危險難處理的核廢料,低強度核廢料須監控300年以上,高強度核廢料長達數10萬年以上。目前全世界有核能的國家都還沒有找到可以妥善處理核廢料的方法和場所,台電把核廢料暫時放在蘭嶼和核電廠內。若核電廠繼續運轉,核廢料會愈來愈多,這些核廢料將成為後代子孫與環境土地永遠沉重的負擔。 &nbsp ※更多反核訊息,請至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網站:www.tepu.org.tw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反核生命分享會,網站查詢:www.pct.org.tw &nbsp &nbsp種籽教師人才訓練:9月5、6日於台南中會富強教會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9月8、9日於新竹聖經學院 &nbsp &nbsp「非核家園」生命分享會:10月4日至11月5日於全台各地陸續舉辦 &nbsp &nbsp

跟在意的人去旅行──日本黑部立山、合掌村

圖文&nbsp◎竹山牧童 2010年的5月,當健康檢查的結果從疑似肝水泡,一路複診、電腦斷層到二次的穿刺,到醫生確診是肝癌,那是45年人生中一個最大的意外。去年5月初電腦斷層結果出來時,太太剛好不得不去主持一個會議,因此自己一個人去聽報告。聽報告前,請教過許多醫生,知道沒有B肝、C肝和長期性喝酒的人,罹患肝惡性腫瘤的個案是少,於是自己一個人去聽報告。聽完報告後,才知道面對真實是需要勇氣的,當醫師告訴我報告是惡性腫瘤時,覺得心裡被狠狠的搥了一下。心想是不是我的人生在這個意外中,就得結束了?! 2010年5月進開刀房手術至今,是意外的一年;開刀後,再回到服事單位的日子,也是生命中新的一年。就癌症患者,初期的這幾年,雖然還有復發的不確定性。然而在當下的這一年能再嚐健康的滋味,深深覺得是意外的恩典。開刀後,躺在床上復原的日子,心想在「人生命有限」的事實下,我可以做什麼?其實「生命是有限的」這一直是事實,而罹癌讓我更迫切面對它的真實性。於是我列了一張單子,開始想我還能做哪些對我和周遭的人要緊的事!而其中有一項,是再一次跟自己在意的人去旅行。  山景、名園,日本2度蜜月 其實很久之前就想去日本旅行了,然而過去總是因為雜事被擱下,原因不外乎覺得「自己還年輕」,「明年還會有機會」等等。結婚進入第19年,這場病讓我有強烈的念頭,想要再一次2個人去旅行。2011年5月啟程到日本,正因為這個生命意外而促成,在不影響體力的情況下,和太太攜手跟著旅行團到嚮往已久的「黑部立山」和「合掌村」。 第一天安排的上三之町古街,是由數條街道組成,在當地盡心的維護下,每間店舖的外觀建築和內部陳設,仍保有江戶時代的味道。此地建築大約都在百年以上,屬於稀有珍貴的古建築群!第二天到位於長野縣西部的梓川上游,被山脈環繞,標高約1500公尺的小盆地──上高地。此地一直到19世紀才因英國傳教士、登山家沃思特‧威斯頓的介紹而被世界所知。這一帶被白樺、落葉松等原始森林環繞,與高群山構成了絕佳的景色。木製河童橋,成上高地的標誌,被稱為感受上高地最好的地點。 第三天至北陸享有「日本阿爾卑斯山」之美稱的立山黑部;將近9公里的路程,使用不同的無污染的交通工具。首先從扇澤往黑部水壩,之後搭至黑部平,欣賞高山地區美麗的風景;再到大觀峰觀看峽谷風景,最後來到室堂,此處已是標高2450公尺的高山,可以近距離欣賞立山連鋒和從雪地開出一條路的雪壁,最後續搭乘電力纜車至立山站,完成立山黑部探訪。當晚住於金澤市,還在旅館發現日本人對教堂結婚的喜好,旅館附設了專為結婚而建的教堂。 隔天前往兼六園。此地與茨城縣水戶市的「偕樂園」和岡山縣岡山市的「後樂園」,被稱為日本三大名園;兼六園於1676年開始建造,歷經170多年才完工;「兼六」是出自宋朝詩人李格非的《洛陽名園記》,記敘「宏大、幽邃、人力、蒼古、水泉、眺望」等六種特質。原只是金澤城的庭園,經歷代藩主的翻修成為別具風格的庭園,園內細心觀賞,可發現花草樹木反映四季的風情,春天的櫻花、夏天的蒼蒲、秋天的楓紅、冬天的松雪。 白川鄉合掌村是最高潮的景點,當地因深山圍繞,加上古人長年累積的智慧及經驗,使用稻草蘆葦以合掌形的方式來建築屋頂,可使在嚴冬多雪的自然環境中,維持住家安全和舒適,目前還是活生生的社區。而合掌的建屋方式,則因德國建築學家的一本《日本美的再發現》介紹而為世人所知。這裡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根據旅遊資料,冬季漫步於此,感覺跟在童話世界中的薑餅屋街道一樣。  即使匆匆到下一站,還是要感謝 除了進出機場的名古屋,以及金澤市的一晚是在較大的都市外,這次行程幾乎都是在日本郊外的地點,就我個人的感受,旅行在日本大自然的景色間,讓人流連忘返!但因為受限跟團的緣故,許多地點停留的時間有限,心想如果能多停留一些時間,行程會更棒。跟團的限制是定點的時間到了,就不得不離開轉往下一個地點。不過想想,跟團行程和人生旅程的相似性還蠻高的!生命中有些美好稍縱即逝,時間到了就必須往生命的下一個景點,即使不願意,有天這旅程還是得走到終點。開刀後心情低落,曾經問太太一個傻問題:「如果『早知道』我會罹癌,妳還會跟我結婚嗎?」太太愣了一下回答說:「如果能『早知道』當然不會,然而婚姻沒有『早知道』這回事,我只有此時此刻的你!」信仰的經驗讓我和太太從心底看見,把握僅有的時間,認真的品味當下,把生命中美好的事物放在心底的相機,或許生命會被一些意外所打擾,但還能心存感恩曾經走過的每一步路程!朋友,生命不就是旅行的投射嗎?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上三之町古街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金澤結婚教堂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被白樺木環繞的上高地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立山雪地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黑部水庫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兼六園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合掌村

阿爸?皮包

◎陳軍達 &nbsp阿爸定定對我講 伊&ecirc皮包永遠裝無幾項物件 讀冊&ecirc時 囥(kh?g)一張學生證 了不起koh加兩角銀 做生理&ecirc時 裝著現金 kap一疊印著董事長&ecirc名片 &nbsp 自從內籬仔拆散爸仔囝彼工開始 阿爸講 伊&ecirc皮包一日一日加重 拍開看 Kan-ta?一張我&ecirc舊相片 囥到泛黃去 &nbsp 原來 阿爸&ecirc皮包內面 裝&ecirc l&oacuteng是對我&ecirc思念 &nbsp

喀喳,鯨豚現身

&nbsp去年的這個時候,同樣炎熱的天氣,也許是因為窗外的藍天白雲,也許是因為退伍後一直還沒機會好好出去透個氣。總之,我在一層層的網頁中想找一片單純的海洋解放自己。突然在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網頁上發現了名為「工作假期:鯨豚戶政事務所(Photo ID)」(註1)的活動,地點是花蓮,太平洋。那就這麼決定了吧! Photo ID全名為Photographic Identification,是國外研究鯨豚的遷移模式與社會行為時所使用的辨識方法。使用大量拍攝到的鯨豚背鰭或其他可辨識特徵的照片,進行鯨豚個體的比對辨識,並建立個體的影像資料庫,可以作為分析族群移動模式或社會結構的依據。聽起來好像很複雜,其實簡單的說,這次活動就是搭賞鯨船到海上幫海豚拍照的志工啦!   飆船競速的熱帶斑與飛旋 雖然活動行程僅只一天,但從未接觸過Photo ID計畫的我們,還是需要基礎知識的學習和技術練習:從海底地形到洋流、鯨豚的生物分類到生活習性、高速移動物體的拍攝練習、大量照片的分級與肉眼識別以及個體資料的建檔。為了要取得具有足夠辨識度的照片,我們鎖定的目標是優雅的花紋海豚(註2),希望藉由牠們背鰭的角度、缺刻和身上特殊的紋路作為個體辨識的依據。 儘管做足了練習,站在隨著浪頭不斷起伏的甲板上,仍然沒有把握能精確捕捉到可能突然出現在海面上的身影。手裡緊握著相機,從觀景窗裡盡可能搜索任何在畫面中移動的物體,希望能在海豚出現之前多做些準備。身處在一望無際的海洋,只有從船尾延伸出去,在黑潮暖流起起伏伏深藍色海面留下的浪痕、沒有間斷的海風、藍天和引擎聲,就像不斷重複播放的曲子,記不得到底反覆了幾次,時間在這樣的畫面裡似乎已經被遺忘了。探頭瞧瞧船長室中不斷更新畫面的小螢幕裡有一條拐了好幾個彎的曲線,才發現原來已經繞了好一段時間。黑潮的解說員仍繼續介紹著台灣的海洋環境,我卻開始有點擔心這趟航班該不會以「槓龜」作收吧? 一陣對講機的嘈雜聲打斷了畫面的循環,船身一個急轉,解說員跟著加速的引擎聲,提高音量報告友船發現鯨豚的蹤跡。遊客們一個個從靠著的椅背上挺直了腰,志工夥伴們也重新舉起掛在胸前的相機,選定戰鬥位置,隨時準備擊發。我們的船減速慢慢靠近。解說員解釋道,因為附近有海豚,所以要避免造成太大的干擾,這也是對生物的尊重。「斑!是斑!」另一位黑潮的志工突然大喊,解說員立刻快速報告:「11點鐘方向出現的是熱帶斑海豚群體,數量大約是200到300隻!」大家紛紛探出頭朝著解說員報告的方向努力搜尋,卻都沒注意到左舷海面下一道灰色流線型的身影往船頭方向劃過,遊客壓抑的期待就像被刀狀背鰭劃破的海面一樣爆發出來,太平洋上響起了陣陣驚呼聲!海洋彷彿動了起來,越來越多海豚出現在各個方向,有時在船身兩側穿梭,有時成對追逐。接著是更熱烈的歡呼,後方有海豚高高躍出海面,在空中做出精采的轉體動作,原來是飛旋海豚也一起來湊熱鬧了!混群後,熱帶斑和飛旋就一直跟在船頭圍繞,船長故意加點速度,讓船頭激起浪花,海豚立刻跟著浪花開始飆船。當然,我們既然背著相機出海,也絕對不會閒著。只可惜比起花紋,熱帶斑和飛旋的速度快上很多,對第一次出征的新手來說,成功率當然也就更低了。 隆隆的引擎聲再度響起,解說員再次強調對生態的尊重,畢竟賞鯨活動本身就是進入生物生存領域的行為,我們親近海洋、體驗海洋、認識海洋的時候,只能盡可能將生態干擾降到最低。我坐在船頭,任由濺起的浪花打濕雙腳,看著腳下最後幾隻仍意猶未盡的飛旋又穿梭了幾回,那3層色帶的軀體就消失在深藍而清澈的黑潮洋流之中。海面又恢復原先的平靜,遊客帶著滿足的表情回到位子上平復還沒冷卻的激動,船尾依舊只留下一道不斷向外擴散的白色浪痕,但腦海所留下那些此起彼落的流線身影、浪花,仍然持續衝擊著我。   為生命保留共依存的空間 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接觸海豚。記得小時候曾經到一個小碼頭,那裡圈養著許多海豚供民眾參觀、餵食。長大後才知道那些海豚多是漁民所誤捕,甚至也有宰殺販賣的行為。至今回想起當時那些用微笑來取悅人們的海豚最後可能的去向,心裡不免沉重起來。比起這樣的印象,這次我看到的海豚不再是以「世上最大騙局」的微笑來迎接手裡拿著飼料魚水桶的人們,而是在屬於牠們自己的空間裡,自由的追逐、跳躍,用牠們自己的方式與人們互動。同樣的驚呼聲,這裡的海豚不用承受龐大人群的噪音和壓力,也不用擔心哪天會成為拍賣會上的主角。在船身周圍穿梭的身影,令我深深的感動。不單是感動於這些鯨豚的自在,也感動我們確實存在、並做得到與大自然彼此尊重的互動方式,更感動有像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這樣即使在人力、資金都極有限的條件下,仍然努力於台灣海洋環境關懷的一群人;同時卻也感嘆台灣環境工作的困難與人力的欠缺。但我相信,環境保育的信念並不會因此而退縮,因為我們都明白大自然不僅是疲憊工作後的精神寄託,更是我們每一個生命所共同依存的空間。 &nbsp &nbsp

許我一片清淨海

&nbsp漢寶園、台灣玻璃館與彰濱生態願景 ◎王昭文 今年年初,跟幾位負責規劃活動的朋友去鹿港、芳苑海岸探路,主要是想了解「國光石化」預定地的情況。我們都參加了保育白海豚、保護濁水溪口和海岸的信託認股(詳見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網頁:et.e-info.org.tw/node/119),想親眼見見所認購的土地,也希望辦活動讓更多人知道海岸保育及反國光石化的議題。 「保護白海豚,全民來認股」的環境信託計畫,兩年前由長期關注海岸生態環境的環保人士所推動。彰化芳苑、大城這片看似光禿禿的海岸,其實是極多生物的家園,滋養著豐富多樣的生命,包括瀕臨絕種的白海豚。當時擋下國光石化建廠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鍥而不捨的環保人士仍在絕境中找出路,想到以「環境信託」的方式,讓全民買下海岸,以阻擋國光石化進駐。今年4月底,政府突然宣布國光石化不在彰化海岸設廠了,但環保人士繼續仍繼續推動海岸認養,因為「要用國民信託的方式,透過每個人的『一股」』力量共同把國土買回來,不能讓國家以低廉的價格販賣珍貴且無可回復的生態價值。國民信託是維護國民共有財(生態環境、文化史蹟等)的重要工具,人民才是台灣最大的財團。」所以,要以人民的力量來保護海洋資源。但是,目前台灣雖然已經有環境信託法,這個案子政府部門卻推來搡去,至今還未能真正實現。 透過許多環保人士的努力,國光石化的議題有很高的能見度,逼得政府政策轉彎。這當中,彰化地區的環保人士緊盯這議題堅持不讓步、長期在社區及各界做意識耕耘,影響重大。除了不斷抗爭,透過各種方式讓人們可以參與關心,效果更是明顯。學者及NGO之外,很難得的是,有企業投入關心。在彰濱工業區成立「台灣玻璃館」的台明將玻璃公司,就明確支持保護白海豚、反對國光石化。 台灣漢寶園致力生態教育 冬天的上午,天空灰濛濛,車子經過一片荒涼塭仔地,在「貝殼館」的招牌下彎進「台灣漢寶園」的廣場。這裡曾是彰化縣推動休閒農業的公辦民營據點,在一連串人謀不臧後,棄置很久,不久前由台明將玻璃公司買下,重新整理,由「將林基金會」經營,開始作為海洋生態及文化的教育中心。除了吠叫的黑狗之外,一位笑臉迎人的女士出來迎接我們。負責管理「台灣漢寶園」的蕭大姊,為我們介紹各項設施、生態環境,以及這個地方的願景。 貝殼館不僅展示各種貝類、蟹類的標本,更有彰化常見的各種鳥類、白海豚等生態圖片介紹。寬闊的園區有大大的塭仔,塭仔旁種了很多台灣原生的海岸植物:白水木、苦檻藍,地上蔓生著海馬齒,蕭大姊一一介紹。擋風牆用特殊的玻璃來做,擋風又製造樂音。建築物的上方特地留出空間讓鳥類可以棲息、築巢,是充滿善意的鳥旅館。塭仔內放養本土魚貝,可供觀察。蕭大姊花一、兩年時間,把原本荒廢混亂的園區整理成舒適又吸引人的空間,令人敬佩。 台灣玻璃館展示台味工藝 離開「台灣漢寶園」,接著就去位於彰濱工業區內的「台灣玻璃館」。原本我對這類商業性質的博物館是沒什麼興趣的,但是在此卻有相當多意外的驚喜。沒錯,和一般企業的博物館類似,主要展示台明將公司的玻璃工業技術和設計能力,但也表現出一種很「台」的氣息和美感。如,玻璃製的台灣地圖,像神像般被供著,旁邊寫「立足台灣、揚名四海」;還有白海豚造型的各種藝品。在玻璃迷宮內暈頭轉向之後,已經覺得很有意思,但老闆介紹說還有一個更精采的「黃金隧道」,這是真正的驚喜。置身「黃金隧道」,真的很奇幻。一下子像身在無邊無際的森林中漫遊,一下子又漂浮在黃金世界,真是太有趣了!這種幻境,令人體會人世無常、財富空虛,就像是傳道書的境界啊! 最後,這趟行程最高興的是:過午回到鹿港覓食,吃到美味的豆包湯。很多年前第一次到鹿港,在地人就是介紹這味美食。鮮嫩豆腐皮裹著高麗菜等蔬菜,油炸後煮湯,很簡單,但別處做的硬是沒有這裡的美味。懷念的滋味,幸福的滋味。 漢寶園寬闊園區中保留大片塭仔 漢寶園中的台灣原生海岸植物──白水木、苦檻藍 強化玻璃打造台灣玻璃館二期,施工中 令人目眩神迷的台灣玻璃館黃金隧道

洛杉磯天使隊主場巡禮

&nbsp文圖◎李信仁 「各位旅客,今晚天使隊在安那罕主場迎戰印地安人隊!」這不是棒球轉播,而是美國國鐵加州太平洋海岸線列車(Pacific Surfliner)的廣播;5月5日下午從聖地牙哥乘火車北上,車上廣播各停靠站,同時提醒安那罕有職棒大聯盟比賽。許多球迷搭這班車,列車長還很貼心的說「祝福天使隊贏得比賽」。 安那罕天使隊主場「Angel Stadium」是大聯盟少數有鐵路經過的場地,球場就在太平洋海岸線以及南加州都會鐵道站前,坐火車看棒球,免去塞車之苦,車站、火車和球隊結合,可見棒球是生活的一部分。    有故事,貼近觀眾的天使隊主場 成立於1961年的天使隊,今年慶祝50週年,從高速公路就能看到球隊標誌:一個有天使光圈的「大A」(The Big-A);球場前的2頂巨型天使球帽是球迷的最愛,大門上方用6根巨型球棒支撐,設計新穎充滿趣味,看不出已經從1966年啟用至今,走進球場不會有爭奪輸贏的緊張感,反而適合親子團聚、情侶約會。 賽前到處閒逛,球場外有人舉牌宣揚基督福音,球場裡面外野的假山瀑布很吸引人,附近有個兒童遊樂區,讓看不懂棒球的小朋友不會無聊,電視播報員和球評在旁邊的草坪做賽前分析,背後就是能容納超過4萬5000人的看台,十分壯觀。 戶外餐廳球迷拿著熱狗、啤酒輕鬆聊天,購買紀念品,走道四周有隊史和名人介紹,看這些展示就夠消磨時間,其中以1970年代的巨投萊恩(Lynn Nolan Ryan, Jr.,現任德州遊騎兵隊老闆)最為人熟知。 現役球星的少棒時代專區十分有趣,某些球員小時候很可能在威廉波特與台灣交手,不同的是美國人打少棒是玩耍,台灣小球員卻背負了國家榮譽大任,打球充滿壓力。棒球號稱「台灣國球」,我曾經到過國內許多球場,但沒有一座像是天使球場融入棒球歷史,觀眾能就近觸摸,畢竟棒球不能沒有紀錄和故事,少了這些,彷彿失去靈魂和生命。 1970年代這座球場還提供職業美式足球(NFL)公羊隊比賽,座位數比現在還多,葛理翰牧師曾在此舉行大型佈道會。美國第一座迪士尼樂園就在安那罕,距離天使球場不遠,後來迪士尼公司積極介入天使球場經營,1994年拍攝以天使隊為主題的電影《魔幻大聯盟》(Angels in the Outfield),1996年主導改建球場,減少外野座位,多了假山、瀑布與噴泉,營造有如主題樂園的歡樂氣氛,作法也受到球迷認同;2002年天使奪得隊史上第一座世界冠軍,登上最高峰。    花樣多,大聯盟超吸睛 大聯盟堪稱「棒球最高殿堂」,除了比賽精采、球員球技高超,還有濃厚的人情味,每個球季總有特別的「懷舊比賽」,球員穿著早期球衣應戰,天使隊50年來球衣多次改款,那一晚球員穿上1980年代戰袍,計分版和播報員訴說當年,第7局結束全場高唱〈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比賽換場時有Kiss Camera,被鏡頭捕捉到的夫妻、情侶就大方擁抱親吻,讓全場觀眾在大螢幕上看他們甜蜜擁吻;球賽結束有20分鐘的聲光煙火秀,小朋友笑得合不攏嘴。 善於創造話題提高可看性是大聯盟的特點,天使隊和印地安人隊交手,因為印地安人有韓國強棒秋信守,天使派出韓裔美籍的新秀捕手Hank Conger(韓名:崔炫)先發,形成「韓國內戰」,進場觀戰的韓國球迷樂歪了。天使隊如此調度是有原因的,因為天使球場是韓國人的共同記憶。2006年第一屆世界棒球經典賽(WBC)的8強複賽在此舉行,韓國隊以2比1擊敗王貞治領軍、有鈴木一朗等巨星的日本隊,賽後韓國隊還在投手丘插上國旗,引發輿論譁然,批評不斷,但這件事更加激發韓國人向心力,即使後來是日本奪冠,大多數韓國人還是將那場比賽視為光榮戰役、天使球場是「聖地」。因此,這場比賽安排韓國球星同場對壘,勢必吸引大批韓國人到場,2隊抓住機會滿足觀眾胃口。 即使球賽競爭激烈,觀眾倒是很理性,無論主、客隊,只要有精采表現,同樣拍手歡呼,大多數的觀眾當做是看精采的運動秀,不像台灣、日本球賽重視勝負,觀眾總是敲加油棒,啦啦隊高分貝叫喊,美國與亞洲不同的棒球文化可見一斑。 天使隊和郭泓志效力的道奇隊都在洛杉磯地區,分屬美國聯盟與國家聯盟,2隊跨聯盟對戰被稱為「高速公路大戰」(Freeway Series),因為2隊主場經由5號州際高速公路相連接。成立於1883年的道奇隊是大聯盟老牌球隊,歷史比《台灣教會公報》還久,但最近老闆離婚官司纏訟,高額贍養費談不攏,導致財務陷入困境而想放棄球隊,懇求大聯盟接管,球隊人心惶惶,影響成績與票房;反觀天使隊近年戰績票房十分亮眼,親身走一趟天使球場,感受球隊用心經營,不難發現為何50歲老天使超越百年名門道奇。至於道奇球場,當然不能錯過,觀戰心得下次再說! &nbsp&nbsp&nbsp&nbsp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