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愛情缺貨的城市

◎陳白浪 在愛情缺貨的時代,上帝竟奇妙安排讓我在不惑之年遇見近在咫尺的她&hellip&hellip&nbsp 科技文明,資訊發達,全球化競爭的後遺症之一,就是愛情缺貨。在期貨市場中,1公斤的黃金買不起1公克的愛情,更嚴重的是,並非「多金」就可以買到真愛情,因為愛情奇貨可居,黑心假貨充斥市場,而且偽造手法高明,真偽難辨;真正的愛情常處於缺貨狀態。 不知何時起,台灣社會也步上了「愛情缺貨時代」,越來越多單身族群。據內政部統計,台北市30~40歲的女性每3人中就有1人是單身族。越是繁忙雍擠的都市中,人與人越是疏離不相識,隨著網路交往詐騙、約會強暴、分手潑硫酸等事件層出不窮地在媒體中被披露與渲染,人際情感交往普遍缺乏信任與安全感。在「愛情缺貨時代」中,一間間燈火通明的公寓,究竟是愛的小窩或是單身囚室呢?繁忙的工作,究竟是導致沒空談戀愛的原因,還是因愛情缺席,逃避寂寞的因應結果呢? 你我聚首如浮萍 &nbsp &nbsp愛情缺貨 都市水泥叢林時代興起後,「青梅竹馬」成了早期小說中的專有名詞。失去生活交集,是離開校園進入社會的必然現象。校園中每週見面10~30小時,只要不是寒暑假,每週都見面。校園中,有共同的生活經驗,有共同的悲歡苦樂,有相同的知識水平,有共同的朋友圈與生活作息型態,校園號稱天下第一愛情溫床,實有其得天獨厚之處。 筆者以為,歷屆教育部長在教改當中都有一重大缺失:未將「兩性關係」與「戀愛學」列為高中及大學畢業必修課程。拚命努力學了「微積分」,畢業後有多少人用到呢?但是「戀愛」的酸甜苦辣震痛麻,卻是每個人都要嚐到、但不知如何處理面對的!「兩性關係」更是每個人每天都要面對的地球課題。 辦公室戀情,隨著日劇《東京愛情故事》《戀愛新世代》等日劇的淡去而漸漸幻滅,因著辦公室狗仔隊文化與八卦msn盛行,加上台灣超音速的社會變遷,每個人不斷地轉換工作性質、地點、行業以求生存,經濟情勢與西進政策造成了近代史的逆轉。原先因國共戰爭而移民台灣的人,現今因工作而移回中國,特別是中國沿海。若非移民定居,也成了航空公司的VIP、累積里程數的空中飛人。「萍聚」是現代人際關係的最佳寫照:因著工作,我遷徙到此地遇見你,卻也因著工作的變遷,我離開了你。愛情沒有寶貴的「時間泥土」可以著根,我們只是浮萍,隨波逐流。 父母親友忙牽線 &nbsp &nbsp人情相親 隨著年歲增長,父母與長輩惦記的不再是學業與工作。看著寶貝兒子、女兒年過30而立之年,感情仍然原地踏步,杳無音訊,怎不教人著急呢!若沒看到兒女成家立業,有良伴終身互相扶持,總是不能安心。於是關心叮嚀化成了每日嘮叨,每日嘮叨再不奏效,就化成了具體相親行動。通常父母介紹對象的來源也不多,大體上來說呢,就是父母好友的小孩。 如果兩人一拍即合那倒好,但如果自己沒感覺、不喜歡、覺得不合適,這下子可慘了!拒絕對方,是否表示父母沒眼光或不了解我?另外,就是讓父母難向好友交代;但若不拒絕,「相親」就成了「愛情」與「親情」的高空鋼索,成了「孝順父母」和「人生幸福」的相撲角力。諸位若是看過《人間四月天》徐志摩與張幼儀因媒妁之言成婚,卻兩人都不幸福的故事,就知道事態有多嚴重了!再不然電影《鐵達尼號》中,原本要嫁給富家子的蘿絲,其心態與反應也可當個參考。 當然,好心著急的不只有父母,周遭的長輩、已婚平輩朋友們也紛紛想要伸出援手。這類的相親,壓力是小了些,成功率是高了些,但有時也發現相親對象與自己所期待的相去千萬里。而長輩、平輩朋友的人力資源庫也很有限。 信仰團體幫幫忙 &nbsp &nbsp配對輔導 為了不要關在家裡,等送披薩的人按鈴求婚,許多人也漸漸克服面子問題,參加起聯誼團體與活動。一般婚友社素質難保障,價格昂貴外還常有糾紛,講求真愛的基督教會界,漸漸意識到事態嚴重,於是開始有教會投入經營未婚基督徒團體,例如長老教會七星中會的「雅歌園」、南部中會的「伊甸情緣聯誼會」、台北靈糧堂的「情愛工作坊」等等。 這些基督教未婚聯誼團體都有專業的牧者或輔導來教導:自我心理的健全與了解、兩性的差異、擇偶的原則,交往與約會的注意事項,單身時期的自我調適,分手的藝術等,並且舉辦各種郊遊、登山、看電影、讀書會等聯誼活動。以筆者的親身體會,以上的教會團體都相當優質,值得推薦!當然相信全國還有更多的教會已經投入或預備投入協助未婚基督徒。 上帝奇妙預備 &nbsp &nbsp伊人近在咫尺 在人類學與社會學巨著──創世記中,記載了上帝創造宇宙萬物後,上帝看著祂的傑作,祂覺得一切都甚美好,唯獨當上帝看見亞當的孤單孤獨時,祂深知亞當的苦楚與寂寞,上帝覺得亞當獨居不好,於是以慈愛和全能並亞當的肋骨為他創造了配偶夏娃,並且親自領夏娃到亞當的面前,主持了第一個婚禮、設立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人類組織──家庭。 今天仍有許多缺了肋骨而心靈空虛寂寞的亞當,也有許多找不到歸屬身體的肋骨夏娃,聲聲嘆息與寂夜淚水。想想《魯賓遜漂流記》的魯賓遜吧!囚於單身孤島就是現代的都市魯賓遜,望穿汪洋,救援的船隻何時抵達呢?幸好聖經的應許很周到,詩篇68篇6節:「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上帝的船「慈愛拯救號」正在來孤島的途中。 筆者自己前前後後參加過6~7年聯誼活動,而且曾擔任過星光有約、情愛工作坊、雅歌園3個團體的小組長、輔導,甚至自辦聯誼團體。終於在2007年元旦「雅歌園」的九份聯誼活動找到了肋骨。令人驚訝的是,我太太居然就在我家對面的耳鼻喉科診所打工、收掛號費;而我卻都去另一家診所看診,從來不認識她!我倆在我40歲那年結婚。最近我的同事將要結婚了,比我更能撐,年45歲。 看到此處,若是你的另一半尚未出現,是否覺得安慰一些?禱告是要恆久 (很久)的。不過除非你有獨身的恩賜,上帝的手都一直在運作,上帝在等妳預備好,他也預備好,那就是上帝的時間到了。 在愛情缺貨的都市中,你若是那少數幸運兒──有幸擁有愛情,豈不應跪下感謝上帝的慈愛,沒有讓你繼續囚於孤島,並珍愛伴侶,努力經營美好的婚姻? 在此筆者亦呼籲,希望社會,尤其教會,致力於協助未婚孤寂的同胞,別讓真愛絕種了!

封存不下的快樂

◎黃秋芳  童年是一個人記憶裡最底層的城堡,也是一把無形的尺標。看著現代嘆現代,總覺得現在的孩子沒有童年,現在的過年失了年節該有的味道。 那個童年的年,孩子們期待穿上一身新衣,到村子裡各個角落去炫耀;裝著滿口袋的糖果餅乾,與鄰居的孩子們交換著吃;四處張揚大人給的壓歲錢,雖然口袋裡仍是空空如也&hellip&hellip。除夕夜的圍爐,想來仍令我垂涎三尺,平日就很海派的爸爸,會把一大尾的白腹魚切塊,加入紫菜、蒜白、章魚、墨魚,煮成一大鍋的「海鮮火鍋」,再來幾瓶啤酒,最後,吆喝大家喝的人卻也是最先把自己灌醉的人。   除夕當晚,沒有家規,通宵達旦也不會被罵。整條街的孩子們約在11點30分左右,都聚在自家門口,掛好鞭炮,就等12點整,一秒不差的放個震天價響。我是家中唯一的膽小鬼,當大哥拿出火柴盒時,我就會躲得遠遠的,摀著耳朵開始尖叫。 爸爸允許我們過年可以玩3天撲克牌,得此良機,怎能輕易放過。想當然爾!5個兄弟姊妹圍成一桌,兩副撲克牌可以從撿紅點玩到心臟病,再玩到排七&hellip&hellip。小弟最小,撐不到凌晨1點就在沙發睡著了,大哥最大,玩到無趣,2點也先行告退了。二哥一直是大哥的跟班者,主子睡了,小弟他怎敢獨醒?最後還撐著的是我和大弟,但撐到沒理由,撐到無話可聊&hellip&hellip睡覺去吧! 都還沒睡穩,清晨5點就聽到左鄰右舍霹靂啪啦的鞭炮聲,聲音之大好似整個村子快被炸開了一般。接著是廚房裡媽媽忙著蒸年糕搓湯圓,弄得整間廚房的鍋碗瓢盆都失了分寸。忙不過來的媽,也不問問我們昨晚幾時睡,等不及天亮,就以她慣用的「鋤頭管畚箕」的管理法,由大哥去叫醒二哥,依此類推,很快的就看到一排撲克臉,歪歪斜斜的呆坐在沙發上瞇眼沉思,等著媽媽指名道姓的下達指令。   「做年糕」,過程可不像它的味道一樣甜。幾天前就看著爸爸扛著一袋白米出門,請人磨成米漿後,用推車推回來,置放於中庭的露天水槽邊,下面墊著一個木架,上頭放了一面木板,並以一塊大石頭壓出水分。蒸年糕要有大灶大鍋才方便,還要專人伺候,隨時添加柴火,注意火候,還要在適當的時候以筷子戳幾個洞,蒸出來的年糕才會熟透、Q軟、好吃。 大年初5,是回收快樂的時候。媽媽把年節用品收入塑膠袋裡,也把孩子們的年節快樂一併收存。過年後,就必須揹起書包收心上學,生活又進入一種規則,但規則卻封存不下記憶裡的快樂。

牧會就是邊做邊學

◎王齡偉(七星中會濟南教會傳道師)&nbsp 我來自一個牧師家庭,教會是我從小生長的地方,對於這個環境是再熟悉不過了。然而,上帝卻要我離開熟悉的環境,去到陌生的地方!我想起了上帝當初呼召亞伯拉罕時,也是這樣跟他說:「你要離開故鄉、親族,和你父親的家,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創世記12章1節) 從當兵、求學到牧會的過程中,上帝一直在挑戰我走出自己的安樂窩!2009年從台神畢業到台北濟南教會服事,乍看之下,濟南和我的母會台南東門教會都是同屬百年古蹟教會,但卻是全然不同的學習。濟南是個正在轉型採小組模式的傳統教會,我從小到大累積的很多事工經驗大都派不上用場,因為一切是新的事物,需要從零開始。我的主任牧師用一句話來鼓勵我,她說:「牧會就是邊做邊學!」而與牧者團隊有良好的雙向溝通,也是牧會成長的來源。 實際牧會之後,因為發現自己有許多的不足,就會時時刻刻自我省察和調整步伐。感謝主,讓過去離鄉背景的經歷打開了我的眼界,也除去了我的傲慢與偏見,打破了許多的自我設限,讓我可以帶著一顆謙卑寬廣的心,去學習接受不同的人事物,以多元的學習跳脫老舊的信仰框框。 在濟南我負責牧養青少年,關懷青少年最重要的就是陪伴他們成長,把正確的信仰價值觀給他們。因此,關係的建立非常的重要。在網路上建立Facebook牧區粉絲團來成為彼此關懷的網路是必然的;而尋找並栽培年輕的領袖更為重要。建立關係需要花很多的時間,等到彼此有一定的信任度之後,青少年才會願意把心事跟輔導說,才能進一步牧養。在這個過程中,我常常需要提醒自己成為榜樣,成為好的見證,如此教導才能更有果效!另外,我也思考要如何把上一代與年輕的一代好好連結,而不是讓教會產生分裂! 在大都市牧會,容易在事工繁忙中迷失了信仰的本質,因為人們都講求效率和成果,也往往都能把事情處理得很好,卻經常忽略了牧養更需要看重的是人與人的關係。所以,如何把事工為導向的團契,轉化成關係導向的小組,是我努力的目標,我教導青少年更應該享受過程中那份彼此相愛的關係。 牧會1年半以來,我體悟到牧會不是只有忙教會事務,更要有計畫性的把家庭生活、運動、安息的時間安排到牧會生活中,才會是健康牧會之道! 感謝上帝,透過家人和信仰長輩的關心、代禱和支持,成為我屬靈的遮蓋,讓我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專心牧會。常常有人對我說:「你是傳道啊!怎麼那麼年輕?!」我期許自己,不管牧會多少年,我的心要保持年輕,充滿熱情! &nbsp

別讓原住民羊廄空空

◎林順源(七星中會雙連教會名譽長老) &nbsp在我出生之前,天父上帝所創造的許多原住民族群,已經在這美麗的寶島生活、打獵和繁衍,等我慢慢長大,經過童年、壯年,到了老年,除了周圍的親戚、朋友外,我很自然地也有了許多忠實、可愛又富有友情的原住民朋友。這些原住民族群裡,純潔、率直的長者、弟兄姊妹不時給我不可多得的友愛與關懷,滋潤我、豐富了我的人生。 &nbsp回應呼召關懷原住民兄姊 隨著年歲的增長,慢慢也會留意、關心起生活周圍的事務,對原住民的弟兄姊妹也自然產生關心。我看到他們貧瘠的山地、醫療缺乏的生活、靠天吃飯的無奈,時常有弱小病痛的待援者。我心中無形湧現上帝的誡命:「你要愛你的鄰舍,像愛自己一樣。」雖然我沒有大氣力,但耶穌說:「為我的兄弟中,最小的一位所做的就是為我做的。」這些意念一直縈繞在我心中,終於在2006年奉上帝的名成立了「台北市耆英愛心協會」。 感謝全能的大老闆──慈愛天父的帶領,雖然有時碰到困難,有祂的保守也就不算什麼了。在這幾年,我們協會為遭受颱風、水災、土石流的原住民受災戶、原住民教會的老人關懷站,提供超過14萬公斤的食米,關心超過50間教會。另外,每當聖誕節期也為超過50間偏遠教會製作聖誕糕,數量超過8000個。雖然這些只是杯水車薪,我知道尚有許多需要幫助、關照的原住民朋友未能得到幫助,內心不免覺得遺憾,只有懇求慈愛的天父體恤我的軟弱與不力了。 &nbsp別讓原住民羊廄空空 近幾年來,除了想盡辦法資助原住民長者們的食米,也想到原住民族群的教勢與信仰問題!回想50、60年前那些奮興教會、力傳福音的信仰前輩、外國宣教師,不顧環境惡劣、居無定所、食無定時亦無佳餚,行無車船,只靠雙腳和一顆堅定信心傳福音的熱誠,爬山越嶺、任勞任怨,多麼美的信仰典範哪!有他們熱心為主打拚、犧牲奉獻,創造了號稱20世紀原住民宣教神蹟。這些值得記念的宣教前輩,他們傳廣福音的心,永遠值得敬仰。 由於老一輩純全、堅定的接受基督教信仰,激起了整個原住民社會的宣教工作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禮拜堂一間間建立,歌頌天父的歌聲此起彼落。然而幾十年歲月經過,曾幾何時,整個大環境受到物質生活豐富的影響,依靠上帝的心淡薄了、動搖了,甚至被物質淹沒了。信徒少了、教會屬於老人了,是否再過幾十年,教會又回到50、60年前的情況,恐怕那時羊少了、不見了,牧羊人只有望「羊廄」興嘆了。 &nbsp重新拾回給原住民的福音 我們前面的路既然那麼崎嶇難行,為了未雨綢繆,何不現在就懇求慈愛的天父開路、耶穌帶領、聖靈引導,我們需下決心,不分牧者、會友,同心熱切禱告,手牽手心連心,奮興福音振興教會,勇往直前,報答慈愛天父的大恩。 在各位前輩與神職人員前面「班門弄斧」,說些內心常想起就會激動的話,只期望在原住民族群中辛苦傳播上帝國福音的傳教者的故事,能激起各位傳播福音的堅定信心,並彰顯慈愛天父的大能;在原住民社群中,若能「擴張你居住的帳篷,拉長帳篷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以賽亞書54章2節)則將大大蒙上帝的賜福。 以下一些小小建議:原住民兄姊是天生的歌者及舞者,唱歌跳舞既能凝聚向心力又能產生親和力,若以原住民的福音詩歌、民謠大聲唱出讚美天父的歌聲、盡力跳舞,從心底敬拜偉大的天父,多麼快樂、多麼美啊!也可帶動社區的福音活動,這不是很有意義嗎?或者是多安排探訪軟弱、病痛、孤單的原住民朋友,不時舉辦餐會,一起享受美好飲食、說故事活動、作物收成感恩禮拜等,一方面舉辦活動,一方面鼓勵會友帶領未信朋友來參加,一方面聯合附近友好的教會來共襄盛舉,讓天父上帝的福音如流水湧向原住民社區,流向各個家庭、流向每位上帝疼惜的兄姊心裡。我相信上帝的祝福將充滿他們,他們將得到天父上帝同在的喜樂,以及耶穌基督白白賜給他們的平安。 另外,教會之間,一年不妨有幾次互訪,牧師帶聖歌隊、會友交流,牧師交換講台。如此一來,牧師的講道會感動更多人,聖歌隊也有到別的教會展現歌喉的機會,受訪教會也會因迎接客人而熱鬧起來,眾人都可在互動中,體會一起同心敬拜上帝的喜樂與平安。在我們呼喊以「夥伴教會」幫助弱小教會之際,原住民教會的中、區會,也要動起來,因為「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就一同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肢體就同快樂。」(哥林多前書12章26節) 只是想為上帝的福音盡一份心力,尤其我已是78歲、頭髮全白的老人,在活著的時候寫出內心感受,期望21世紀原住民教會教勢不至於倒退。謹在此懇求慈愛的天父上帝親自帶領與賜福原住民教會,讓基督福音能從傳道人及所有仰望基督的兄姊傳揚出去,並願上帝的國臨到、祂的旨意在原住民族群中得成,原民的社會像在天上一樣。 &nbsp

毛毛再見 一堂「領受與失去」的功課

◎楊淑清 &nbsp2009年,我工作忙碌之至,加上女兒要考基測,緊張得動不動就到診所打一劑肌肉鬆弛劑;偶遇假日便哈欠連連,只想窩到沙發一角睡將起來。回頭過來看,當時的我,可用老態畢露來形容。 不料在附近當警官的小弟,有日央請我代為照顧一隻走失的長毛臘腸,「最多照顧3個月。」這是警方協尋流浪狗的最長期限──聽起來似乎是中華民國好國民應有的作為,「好吧,你放心交在我這兒吧!」我拍拍胸脯掛保證。 &nbsp&nbsp &nbsp擄獲全家  臘腸狗毛毛 我完全低估了長毛臘腸狗的魅力,打從第一天送進門,牠那特有的圓眼珠,就致令很少和名犬打交道的我,驚嘆不已,「怎麼看起來那麼無辜啊?」小女兒則著迷於牠嘴角的微笑,「毛毛──」一個禮拜後,這隻長毛臘腸狗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稱謂,「每次出來玩,好像都很開心哪。」才一歲左右,整個行為反應都像小孩,偶而帶牠到附近運動公園散步,牠那飛躍的腳步、晃動不已的尾巴,在在顯示:「哇!我太開心了。」牠不會說話,但肢體語言道盡牠的情感,有時我在廚房裡忙著,牠──毛毛跟進跟出,「毛毛!你很忙哦。」我喊著。 「是啊,我知道妳在煮好吃的,動作快。」牠的嘴角滿是笑意。 待有一天,一下班我就緊張兮兮的拎起皮包開車回家,不禁自問:「咦?聽說我向來敬業,怎麼像煞一門心思專等下班的不爭氣傢伙?」望著後照鏡裡的自己,我知道自己愛上了毛毛。擔心牠的主人來找牠,已不勞贅述。兩個女兒們早已為這件事禱告。在不到3個月時間裡,牠悄悄的改變了全家人的生活方式,卻是更驚人的事實。 「妹妹,起床啦。」每天清晨我像每家媽媽般義務充當鬧鐘。 「好啦,毛毛咧──」妹妹的手一伸出被外,立即有一毛絨絨的物體,應聲撲上。小女兒順手把牠抱進被窩裡,再「睡睡」,幾分鐘後才完成整個起床程序。 聽說每天例行性的兩次外出散步兼上廁所,是狗狗應得的最低待遇,問題是寒冷的冬日清晨,如何要求兩位掌珠自暖呼呼的被窩裡爬出來,帶毛毛散步呢?她們不行,誰呢?會是誰呢?等我又是大衣,又是厚毛襪,裝扮奇異的帶牠外出,只見冬日清晨天際猶有星月高掛,我方才對整件事有了醒悟:如果連頭髮掉一根都出於上帝,那麼臨危受命被託照顧一隻流浪狗,自然也不會只是偶然,「上帝啊,?看不慣我未老先衰,所以差派毛毛來攪動巢窩吧?」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連坐下來好好看份報紙都算是難得的享受,遑論清晨外出散步10、20分鐘?迄今記得2009年,我有了一個充滿清晨冷洌空氣,卻又不失輕快的「小運動」冬天。緊接著另一半被教會差派到宜蘭參與植堂配搭,老婆孩子哪能每週跟著?車程寂寞,毛毛常被徵召陪同,我可以想見另一半邊開車,邊和毛毛說話,而毛毛安靜的坐著,偶或搖尾巴的模樣。國九的大女兒是受益最多的,學校晚自習返家,猶有一大堆待讀的功課,夜深人靜,眾人皆睡我獨醒的岑寂時光中,毛毛是唯一的陪伴者。 其他像是假日上菜市場,去郊區玩,甚至和親友歡聚,毛毛自然以家人資格列席。印象最深的是有幾次我陪另一半到宜蘭參加主日崇拜,「偷偷」把毛毛藏在禱告室裡,詩歌、禱告、講道聲中,牠只一味安靜坐著,等崇拜結束才把牠「變」出來,惹得眾人驚喊:「你們家的狗狗怎麼那麼乖啊!」我臉上飛金的笑將起來,的確,我也這麼認為呢。至於原來主人找不找得心急,抑或刻意遺棄呢?反正已經過了3個月,鴕鳥一家人也不去管了。 &nbsp&nbsp &nbsp賞賜收取  都在耶和華 我永遠忘不了這個日子──在毛毛走進我們家1年10個月之後,牠被一輛疾駛的汽車撞到,獸醫說只有小骨折,明天安排手術,沒想到第2天送到醫院時,牠已經安息。「有幾種處理方式&amphellip&amphellip」醫療專業訓練致令院方冷靜客觀的分述應有步驟,然而牠的體溫猶在,我怎麼能把自己的孩子就這樣交給醫院處理? 還記得我抱著牠返回車上,一路淚眼迷濛,整件事像在作夢,毛毛軀體猶有體溫,像牠常在我車子睡覺一般,彷彿一喊:「毛毛。」牠就會站起來,伸伸懶腰,搖擺尾巴。 我自責極甚,數不清的「如果」出現的腦海;一方面又確知在擁有過的時光裡,我的確盡所有的力量在對牠好,實在想不出除了自己的孩子,對誰我曾經如此深深的愛──讓我中斷工作,只為了陪牠玩;讓我假日捨不得加班,只因不忍牠單獨待在家裡;讓我整理到一半的文件倏然自電腦螢幕消失,只因毛毛把電線插頭扯落,牠面對工作成果化為烏有的我的震驚,只依舊開懷的搖尾巴,我怎捨得罵上一句呢?甚至牠曾經自我膝上爬到鍵盤上,大搖大擺的坐下,頭抬得高高的,似乎在說:「妳都不陪我,不准妳工作了。」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老約伯的話浮現腦海。經過幾千年,面對失去,椎心之痛依然令人難以忍受。 處理好一切,走進屋裡,突然真實感襲來,我再也不用擔心隨手擱的眼鏡,會被毛毛拿去咬;沙發桌角、椅墊猶有毛毛磨牙的痕跡;牠的玩具、衣物、飼料、心絲蟲藥&amphellip&amphellip連空氣裡隨處隨在都是牠的氣息。 &nbsp&nbsp &nbsp一紙懷念  盡藏傷心淚 我腳丫子伸進拖鞋,不料卻被什麼劃到?低頭一看,又是毛毛做的好事,牠何時連拖鞋都啃咬了?坐到沙發上,膝上空落落的,再沒有柔軟溫暖的軀體立時跳上來,還伴隨舌頭粗粗黏黏的。眼淚再度掉出來,我知道這只是開始,毛毛已深深烙印在心裡,要很久、很久,我才不會那麼痛。 「媽媽,我曾經禱告,在天堂我要有一個有1000萬隻毛毛的農場,妳猜上帝會不會聽?」這是小女兒的思念。 「我早就告訴妳,帶著牠要像牽孩子,妳老是不聽。」這是另一半的難過。大女兒住校,得知訊息,電話那端久久無語,隨即掛上。 「你說,我們要再買一隻長毛臘腸狗,讓我們每天擔心牠,陪牠玩,又每天趕下班;還是這樣清清靜靜的過日子呢?」雖是負擔,卻是如此甜蜜,叫人忽忽如狂啊! 「把所有毛毛的照片和影片作一個檔案,記得標記2009年9月到2011年1月5日,以免和以後的毛毛分不清楚。」把牠的照片自電腦桌面、手機移除,也是千絲萬縷善後的工作之一。 「媽媽來寫一篇有關毛毛的文章。」最後我這麼說著。然而,在上帝所給予的1年10個月裡,毛毛給我們的這麼多,難道我能做的就只是秀才人情紙一張嗎?此際已是週末凌晨3點,毛毛通常4點喚我起床,想到這兒,我的眼淚落在牠的腳曾踏過的鍵盤上。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