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作他們的後盾──柬埔寨鄉村義診有感

&nbsp文圖◎&nbsp黃敏生 2010年10月從聖露西亞回台途經美國,作了短暫的停留順道拜訪朋友,也與美國長老教會總會的少數民族宣教幹事王順吉牧師有短暫的聯繫。經他告知12月他將帶領幾位同工來台訪問,之後他們也將前往柬埔寨,參與由他們贊助當地的鄉村義診活動,他希望我能與他們一起去,了解義診的情形,也看看台灣能提供什麼協助。 12月21~23日我與美國長老教會底下一個Hands for Cambodian組織的主席、副主席、秘書等4人一起前往柬埔寨,參與當地的鄉村義診活動。由於從未去過柬埔寨,對其印象停留在波帕共產政權街道、到處充滿武裝軍人,隨意濫殺無辜的時代,有一點擔心在那裡的安全。我們搭乘長榮的班機直飛金邊,到了那裡除了街道上有執勤的警察外,幾乎看不到武裝的軍人。 &nbsp&nbsp歷經殘害的貧病國家 由於我在那裡只有短短3天,行程很趕,真正能參與的時間幾乎只有2天。第一天去參觀波帕共產政權時迫害政治犯的監獄與殺戮場。波帕共產政權為了剷除所有被西化的一切,殺害了約200萬自己的同胞;大部分是住在金邊中、上階層的人士,許多都是知識分子、政府官員、社會菁英。看著那堆積如山的骷髏頭,讓人不勝噓唏,讓人聯想到台灣228事件時的景況。 由於波帕共產政權的殘害與破壞,柬埔寨到目前仍非常落後、貧窮。第2天,我們與當地3位牧師、1位醫師一起去義診,我們共去了兩個鄉村,第一個是離金邊開車約4個小時路程的純樸農村,許多小孩沒穿衣服,大小孩背小小孩。雖然貧窮但是並不髒亂,人民也很善良、親切。我們借用一個民家的院子作為義診場所,房子的主人因負債,原本將房子抵債還不夠,還需將女兒賣去當妓女。一個美國宣教師得知此事,替他還債並將他的女兒與房子贖回。因此,那個家庭成為當地的佈道所,還同時收養、照顧20幾個孤兒。我們在那裡停留了約2個小時,看了100多個病人;主要多是貧血、營養不良、寄生蟲、皮膚病、肝病等。我們也帶了一些在美國募來的老花眼鏡,送給他們戴。結束這裡的義診,我立刻趕去另一個農村,離金邊約2個小時的路程。 途中順路參觀一座監獄,因為與我們同去的一個牧師負責該監獄的宣教工作,成果豐碩,幾天前才為100多位受刑人施洗。第2個農村因為離城市較近,比較進步,就可看到一些文明病如高血壓、糖尿病等。但是,沒錢看病也沒有適當的衛教,其中一個病人血糖高到400多。我們在那裡停留1個多小時,也是看了將近100個病人。雖然名義上是義診,其實都是很初步的診察、發藥,所以需要許多人負責包藥。由於公共衛生不佳,傳染病、寄生蟲很多,加上沒錢看病,小孩子的死亡率很高。 &nbsp&nbsp願台灣傳愛到柬埔寨 之後,Hands for Cambodian主席、副主席、秘書繼續留在那裡一個禮拜,還有其他地方的義診活動,我先回台灣。 雖然只有短短2天的觀察,但已讓我感受到那裡醫療的需求是多麼強烈。回來後我一直在思考,台灣現在醫療資源那麼豐富,長老教會所屬的基督教醫院如彰基、馬偕醫院都已發展成為醫學中心,擁有龐大的醫療資源。想當年,馬雅各醫師、蘭大衛醫師、馬偕博士創立醫院時的台灣,是那麼的落後、貧窮,因為他們的愛心才有今天的彰基、馬偕醫院,讓許多台灣同胞病痛得以醫治,也因為基督教醫院的存在,成為宣教的據點,而讓許多人聽到福音。台灣長老教會透過醫療宣教,讓教會迅速地發展,基督教醫院的創設功不可沒。 如今的柬埔寨正是類似台灣當時的情況,當地90%以上是佛教徒,落後、貧窮、醫療資源缺乏。基督教醫院的創設不只對當地的醫療提供極大的幫助,對於當地的宣教工作也將是一個極重要的後盾。真希望彰基或馬偕能發揮馬雅各醫師、蘭大衛醫師、馬偕博士創設醫院的精神,運用現有的資源(這些都是上帝的產業)到柬埔寨去設立醫院,作為醫療宣教的據點。我相信100年後在柬埔寨也會有一間像彰基、馬偕醫院一般的醫學中心,成為當地重要的醫療機構。 其實,韓國已在金邊附近設立一間基督教醫院,台灣也可以在更偏遠的地方設立醫院,長老教會總會一起配合來做宣教的工作,如當時的蘭大衛醫師與梅監務牧師一般,搭檔配合,相信上帝會喜悅我們為祂所擺上的,也會激勵我們去完成這件事。 (作者為彰中蘭大衛紀念教會長老,眼科醫師)

3項功課

◎&nbsp陳彥龍(七星中會東門教會傳道師) 在畢業前,從沒想過可以在都市參與原住民牧養的服事,相信這是上帝出人意外的引導,帶我來到東門開始傳道的生命經驗,就像一個小小宣教士,在東門大家庭及原住民聚會一起學習成長。 在東門的學習,我第1個想到的是「婚喪喜慶」。剛來到教會時,馬上就遇到會友過世,而且牧師剛好出國演講,那時真的很害怕,因為我什麼都不懂。在醫院的時候,該怎麼處理?葬儀社的同工要怎麼配搭?幸好有長老同工一起幫忙協助處理。後來在教會舉行的婚喪喜慶很多很多的小細節,牧師都給我很仔細的教導與實作機會,像是在醫院跟家屬一同為去世的親人擦拭身體、穿衣服,或者如何與會友互動、自身心情及情緒上的變化等,這些都是在牧會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牧師跟我說:「我們在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是以禱告開始,以禱告結束。」這真的是很棒的提醒,我相信禱告這件事,一定能在整個過程裡面,給予當事者以及會友們很深的平安,與上帝同在的祝福。所以這也是給自己的提醒,可能有的事情及細節自己還不是很熟悉,但我可以做到的就是禱告。 第2就是探訪。現在我參與關懷組探訪工作,在原住民聚會也有去探訪弱勢單親媽媽。所採行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唱一首詩歌,讀一段聖經,然後禱告。我想這大概是所有牧者都會用的方式吧。但我覺得很難的是,如何從短時間談話中,來選擇對該家庭有所幫助的詩歌或經文?這關係到兩件事,一是對人的敏銳度,二是對聖經的熟悉度。記得曾經去探訪一位老姊妹,我在她的禱告中被建立了,也被感動了。因為我看見她單純信靠上帝的信心,還有謙卑願意的喜樂。雖然她身體不舒服,住在醫院裡面,可是心裡大有喜樂與感恩,歸榮耀給上帝,讓弟兄姊妹們也在服事中得到安慰、幫助與平安。事實上,我們自己常常是服事中最大的受益人。 第3就是「寫文章」。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過的訓練跟學習。在開始要寫文章時,我給自己訂下了一些規則,避免漫無目的的寫或遇到寫不出來的窘境。可是,我慢慢不再遵守自己訂下的規則,而是將每天、每週所遇到的事情記錄下來,然後就可以形成一篇文章。常寫文章讓我對事情、對人、對社會的觀察越來越敏銳;寫文章也可傳達自己的某些神學觀念,或是對事工的期待。寫不出文章時,我會去看書,然後寫個讀書分享,也介紹書給大家看;或者回想生活中的經驗,禱告感恩上帝的帶領,就慢慢會有東西可以寫。 寫作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我正在學習去享受其中的樂趣,剛開始個性傻傻的我,想說:「反正就是寫啊,應該沒這麼難吧,怎麼樣都應該擠得出墨水來吧!」但現在不一樣了,體驗到文字的力量,寫在紙上的東西,會從這邊傳到那邊,從這個人傳到那個人,文字背後的圖象鮮活地呈現在讀者面前。祈求上帝帶領,操練我的文字服事,然後我可以說:「徜徉在文字的大海中,悠游自在!」 感謝上帝帶我來到東門有很豐富又紮實的學習,這可能是我越來越「胖」的原因吧!

教會史研究先行者──謙信伯仔

&nbsp◎林昌華 台灣教會歷史學者向來有「南楊、北徐」的說法,意思就是台灣教會歷史的主要研究者,南部是楊士養牧師;而北部則是徐謙信牧師,從這個稱呼不難看出徐謙信牧師對台灣教會歷史研究的貢獻。筆者無緣受教於謙信伯仔,但是有必要提出他對台灣教會歷史研究的貢獻,作為對台灣教會歷史研究一個時代結束的註腳。 1986年,筆者進入台灣神學院哲學宗教系就讀,當時謙信伯仔已經退休,也離開台灣搬往美國長住,但是與學長在聊天談論學校師長的軼事時,卻常常會聽到他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謙信伯仔是個「板書教授」,上他的教會歷史,從上課一開始,他便將講義抄寫到黑板上,同學要將板書抄寫下來。由於教會史課程經常排在第3、4節,所以每到12點,書寫黑板的謙信伯仔會停下來,對同學說:「餐廳的中晝已經開始準備,咱閣抄一板,就通去吃燒燒。」 當時的我對於台灣教會歷史完全沒有概念,以為教會歷史的研究便是整理資料,然後照著內容及時間順序說故事而已。直到開始整理史料才知道,箇中學問實在不簡單。而自己和台灣教會史料的接觸,也間接受益於謙信伯仔。 謙信伯仔 &nbsp和台灣神學院歷史資料室 1988年,對台灣史興趣剛剛萌芽的筆者,剛由暑假田野調查回到台北,就聽當時的台神圖書館長陳嘉式老師提及,有一批從工友處拯救下來的資料需要有人整理。後來得知這批資料原本收藏在前院長孫雅各牧師宿舍的倉庫,多年來無人聞問,後來整理宿舍時本來要當作廢紙處理掉。得知此事的陳館長立刻將這批資料保存下來。他將先前徐謙信牧師離職時,贈與台灣神學院的文獻,加上李春生長老撰寫的數部作品,和一件毛筆書寫的卷軸,3批資料整合成立「台灣神學院歷史資料室」。而這批資料需要有人整理,於是筆者自告奮勇擔任工讀生。那批差一點被當廢紙處理掉的資料包括:日治時期北部中會傳道部的會議紀錄和相關史料、1918~1945年的台北神學校教務文書檔、以及10數本以毛筆書寫的北部教會洗禮簿。這批資料目前已經成為台灣神學院歷史資料中心的鎮館之寶。筆者整理告一段落,也發表一篇文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歷史資料室導覽〉。 開始整理這批資料之後,發現有相當多的文獻和史料都是謙信伯仔蒐集或捐贈的。當中最重要的是應該是馬偕所著,影印版的《1888年偕醫館報告書》,另外,也有他所撰寫的《荷蘭時代基督教史》、《宜蘭教會70年史》、《北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年譜》等著作。另外資料室也收藏一套手稿抄寫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部大會議事錄》,對照相關筆跡,可推斷這是謙信伯仔的手筆。當初抄寫這部議事錄的原因不詳,然而從工整的文字可以看到其抄寫的認真和用心,這種精神讓初接觸台灣教會史料的筆者無比感動。此外,資料室也有從1885年的《府城教會報》到《台灣教會公報》,一整套共計30大冊的《台灣教會公報》(包含有《芥菜子》和公報副刊《瀛光》),雖然當中有所缺漏,卻也能夠補充教會公報社所收藏之公報缺漏的部分;現在一般圖書館能找到的公報全覽,實在是教會公報社收藏和台灣神學院歷史資料室所藏的兩套報紙的合輯。檢視台神的這批重要收藏品當中,不時可以看到謙信伯仔的簽名,其中一期他註明該份資料購自牯嶺街舊書攤。可想像在牯嶺街堆疊如山舊書中,那專注搜尋台灣教會歷史寶物的矮小身影。 雖然筆者不曾直接接觸過謙信伯仔,卻也參與過他和北部大會的「北部大會創立50週年史」出版計畫終止事件,事件過程請參考徐牧師和女兒徐純慧女士的說明文章(www.laijohn.com/articles/Chhi,KSin/2.htm)。這事件發生於1992年,當時筆者接獲來自圖書館長的來電,告知徐牧師要求取回所有捐贈給台神的資料,讓整理史料的筆者頗感意外,筆者認為假若移走所有徐牧師捐贈的史料,將會對神學院初成立的歷史資料室造成極大的傷害,也會對將來的研究者產生極大的不便。於是在獲得同意之下,將教會公報影印5套,將當中有簽上徐牧師大名的前4冊原始裝訂本還給徐家。儘管如此,台灣神學院歷史資料室能夠有豐富收藏,謙信伯仔實在功不可沒。 謙信伯仔 &nbsp和17世紀台灣教會歷史研究 謙信伯仔對台灣教會歷史研究的貢獻也非常重要。他是第一位以17世紀台灣教會歷史作為研究主題,並出版著作的台灣本地研究者。眾所周知,關於17世紀台灣教會歷史的研究,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甘為霖牧師是極重要的人物,他最主要貢獻在於翻譯荷蘭文史料成為英文,讓日本和台灣的學者有機會在這個基礎上做進一步的研究。儘管謙信伯仔的研究,使用的材料也不出甘為霖牧師的範圍,但是憑著歷史學者的敏感性,他看到了荷蘭前後宣教師方法的差異,因而率先提出17世紀的台灣教會歷史應該以1643年為界,分為前期和後期的看法,也在慶祝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百週年所出版的紀念叢書當中,出版了《荷蘭時代之台灣基督教史,前篇》,內容寫到1643年。可惜後來並沒有看到「後篇」的出版,然而值得關注的是他對17世紀台灣教會歷史觀感的轉變。 1961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第8屆總會中,宣教師明有德提出臨時動議,指出1661年荷蘭人失去統治台灣的權力,當時幾位宣教師因而殉教,因此建請總會議決記念這件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事件及殉道的宣教師。明有德牧師的提議得到該屆總會通過;但是當時擔任歷史委員會主委的謙信伯仔隨後於《教會公報》發表〈3百年前在台灣的殉教徒〉一文,提及「荷蘭宣教師在殖民地之任務,這些宣教師在殖民地犧牲死亡能稱為『殉教徒』嗎?鄭成功攻略台灣期間被處死的宣教師們,當時之原住民如何?鄭成功是迫害基督教嗎?」 但是到1965年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出版之時,謙信伯仔已經改變他的看法,在序言〈台灣島史和基督教──今百週年台灣教會之前史〉中寫道:「鄭成功於1661年4月30日率師由安平港登岸後,旋即攻圍熱蘭遮城。在他們被鄭成功圍困的8個月內,曾有2名學校教員及5名牧師在城外遇害殉教。同時在荷蘭記錄也記有大批信徒畏敵背教,但其中也有不少土著為了信仰,逃避山間找尋久居之地。」 很明顯的,謙信伯仔在1965年的言詞已經直接回答了自己在1961年的提問;他對17世紀台灣教會歷史的觀感的改變的原因,筆者認為這和他撰寫《荷蘭時代之台灣基督教史,前篇》有很大的關係,「因為撰寫所以了解,也因為了解所以體諒。」20年前,當筆者決定以17世紀的傳道史作為道學碩士論文的主題時,其實相當程度受到謙信伯仔著作的影響。 謙信伯仔 &nbsp的研究者使命 開始從事台灣教會歷史的研究之後,筆者不斷自問,研究教會歷史的意義在哪裡,撰寫論文的目的為何?謙信伯仔在《台灣教會史論文集》的自序當中,也語重心長的寫下這段話: &nbsp 英國奧古斯丁學者馬可斯(Markus, R.A.),曾經指出聖奧古斯丁名著《上帝之聖城》說:在聖經裡頭,尤其是聖奧古斯丁在其名著所引用的聖經裡頭,「歷史」(history) 和「先知」(prophecy) 完全是同義的(Saeclum, p.190)。因此,相反地,假如我們的「歷史」不能成為「先知」在於此激變的時代說話者,那麼該「歷史」便變為「失了味的鹽」了。 儘管歷史研究者需要利用許多研究方法,讓史料背後的事實能夠以最清楚的方式呈現出來。但是一位教會歷史的研究者的作品絕對不是僅有歷史技藝的呈現。在一切的研究工作結束而開始撰述之前,作者必須詢問自己,這些事件在上帝的「攝理」當中代表什麼樣的意義。筆者認為一位台灣教會歷史研究者的使命只有一個,那就是「告訴台灣人,自古以來上帝在台灣的作為」。讓先人為信仰所流的血汗,如同雲彩一般成為後代信仰的見證,在混亂的世代帶來盼望的信息,如同新約希伯來書11章13節所說:「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徐牧師於2010年3月14日蒙召去世,謹以本文記念這位開創台灣教會歷史研究的先行者。

植牙手術併發症

&nbsp◎黃明毅(牙科醫師) 凡事總有正反兩面,人工植牙是當今缺牙者的好消息,但有些不愉快的事也隨之而來。因是經由手術置入牙脊中,術後有時會流血、疼痛、腫脹、瘀青等短期併發症。不像拔牙是開放性傷口,植牙除了大範圍手術或有大量補骨、修骨以外,不舒服的程度比拔牙手術輕。 但有些人服用阿斯匹靈、銀杏等抗凝血、活血藥劑,便需請醫生評估抗凝血需要的程度及手術大小、時間長短來判斷停藥與否,一般小手術未必一定要停,前2天如小量滲血是正常的。滲血有時造成臉部、脖子大小不一的瘀青,看起來可怕,但2週後便自動消失,不需任何治療。術後12小時是疼痛的高峰,藉著止痛藥、冰敷,一般不是大問題。如有腫脹,第2至3天是最腫的時候,之後便會逐漸消退。術後2週吃較鬆軟食物,避免過度激烈的活動,配合醫囑,可將併發症降低至最低,甚至沒有任何不適。 為了減少這些短期併發症,有一種免開刀的手術法(flapless)應運而生,因不翻開牙齦,而是鑽一個洞,直接置入人工牙根,所以不需縫合,手術時間短、不痛、不腫,較符合大家的期待。但因不翻瓣,看不到骨頭,時常植太深或太淺、甚至穿通到骨板外,且骨頭、牙齦如有小缺陷也無法同時修補,較可能造成中、長期併發症。一些身體組織如鼻竇、神經必須避開,如神經受損可能造成暫時或永久的感覺異常,因此如骨量不足,可考慮先補骨改善條件。值得注意的是,近來服用雙磷酸鹽類抗骨質疏鬆藥劑的人愈來愈多,如果牙齒有傷口容易引發傷口難癒合、骨頭壞死、暴露等併發症,所以開始服藥前最好先將牙齒整理好。 影響植體使用年限最大的併發症當屬細菌感染了,陳先生50多歲,10多年來深受牙周病所苦,每年總有數次牙齦腫脹,吃東西很不方便,控制好牙周病後,缺牙區以植體修復,努力執行正確的口腔清潔,每年定期回診洗牙,瀕臨拔牙的重度牙周病牙齒都相安無事。但退休後不在台南工作,家住鄉下,牙間刷用完後也沒再購買,快2年沒有回診,直到牙齦再度腫起來。這回一顆牙周病牙需拔除,一顆受感染的植體需手術清創,相當懊悔不該鬆懈,沒有做好保養的工作。 植體是鈦金屬,所以並不會蛀牙,但並非一勞永逸,因它沒有牙周韌帶,牙齦和植體的連結比自然牙弱,細菌的侵犯常會限制在自然牙的牙齦區,但在植體則很快就侵犯到牙骨,引起骨頭破壞,如及早發現治療可重新恢復健康,放任不管將危及它的長遠性。 現今醫學發達,某些身體的零件可更換使生活更有品質與健康,願弟兄姊妹先愛惜上帝免費賜給我們的牙齒,有缺損時參考各種資訊,仔細評估優缺點,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修復,享受萬物的美好。

離島牧會蒙恩路

◎ 胡翠?(高雄中會七美教會傳道師) 牧會是條蒙神賜福的道路,這2年半以來的牧會生活,因為有神同在,我能走在這條服事的道路上。 成為傳道時,心裡不免有許多擔憂。因為論口才,我沒有口才;論才華,我沒什麼特別突出的點;論牧者心腸,身旁比我有愛心的人實在太多了;論領導能力,這可考倒我了。用自己的眼光來看,我就是極其普通,但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到教會時一直在調整心態,因為長執都是自己的長輩,我有足夠的份量,來成為領導者嗎?但我發現教會的長執及弟兄姊妹,對傳道人都十分尊敬。因此當有人問我:「妳是女傳,在那裡有沒有被欺負?」我會回答「傳道人就是傳道人,不分性別及年紀。」這是我在目前服事的教會感受到的。就算我是女性,大家亦是十分尊重及用心對待。我知道這是從上帝來的權柄,這也提醒我要更慎重來看待這個職分。 另外牧會中對我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要隨時去面對過去的人生經歷當中,從來沒想過會遇到的事。例如:在救護車內為即將以直昇機後送到高雄的會友禱告、到學校演講、參與建築委員會和建築師一起討論教會的建築事工等&hellip&hellip。印象最深刻的,有一天接近中午時接到電話,消息傳來教會有個老姊妹在家裡蒙主恩召。由於小島上沒有殯葬業者,也沒有火葬場,所以一切都是循著傳統的方式來處理後事。教會的弟兄姊妹及其他鄉民,都十分主動來幫忙,搬動遺體、抬棺木上靈車、進出禮拜堂及安放進墓園等。由於老姊妹生前和曾孫們感情很好,所以棺木還在家時,她的曾孫便待在棺木旁臨時鋪設的床舖上玩耍,這樣的氣氛讓人感覺很平安也很溫馨。雖然在過去的經驗中,我只有參加過告別禮拜,但是上帝讓我從在遺體旁禱告,到入殮禮拜,告別禮拜到安葬禮拜,皆能以平常心去面對。在這當中面臨比較多的爭戰,是周圍出現很多世俗的意見及聲音,這讓喪家在做決定時,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在教會內時有所聞這類的事情,所以如何教導會友,確實是很重要的實踐及操練。 牧會當中許多事情,雖然我沒有經驗,但因著神的恩典,我能成為陪伴者、成為老師、成為代禱者。或許在離島牧會,一般人看來會覺得比較辛苦、孤單,但其實上帝的恩典不論到哪裡都是豐豐富富的。在這裡有熱情的會友讓我有吃不完的土雞蛋及鮮魚;在這裡有愛禱告的會友,讓我看到一群願意為教會守望的人;在這裡有願意追求的會友,讓我親身經歷到上帝行的神蹟奇事。上帝對這島嶼的祝福,豐盛有餘,如果您想要了解更多,可以來七美走一趟,我將為親自帶您體驗與解說。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感謝上帝,在牧會路上,我處處經歷祂的恩典,時時感受祂的同在。

出外人的團圓飯

◎謝大立(PCT海外宣教師,派駐新加坡嘉恩堂牧師) &nbsp沒想到那次團圓飯後,中國客工慢慢進入教會&hellip&hellip 「媽媽,什麼是團圓飯?我們每天都在一起吃飯了,為什麼還要吃團圓飯?」小女恩予曾這樣問。在她的理解裡,團圓飯似乎並不該只是我們一家4口,應該包括阿祖、阿公、阿嬤、阿伯、阿叔、伯母、嬸嬸、堂哥、阿姨、姨丈、表哥、表姊等親人才像在吃團圓飯。或許團圓飯對每個人的理解及意義都不同,但在海外服事跨入第5個年頭的我們,每到新年,除夕團圓飯就只能一家4口團圓。當看到左鄰右舍拜年的親人來來往往,在這樣熱鬧的氣氛中,我們仍有那麼一絲絲鄉愁,特別思念在台灣的家人。 2008年的除夕,我們全家仍然在印尼北干度過,起初想「今年我們又是一家4口自己團圓了」,開始在想如何讓小朋友度過一個有氣氛的年時,北干教會的牧師就打電話來邀請我們一同到教會圍爐。牧師特別邀請我們一群在北干的外國人一起圍爐,除了我們全家之外,還有中國來的華文老師,那一餐團圓飯雖然不是特別的豐富,但在我們的心中卻充滿著溫暖及感動。&nbsp &nbsp關懷客工  異鄉圍爐 2009年,我們全家的服事工場已轉換到新加坡,且在這一年開始做中國客工(就是台灣所稱的外勞)的事工,聚會人數起初大約1、20人。是年春節來臨前,我們自己就在討論,這些客工都是隻身來到新加坡,過年更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買機票回中國。想想,同是出外人,今年就由我們來接待這些中國客工,與他們一起吃除夕團圓飯,一解異鄉人的鄉愁。除夕當天下午邀請他們提前來自己動手桿麵皮、包餃子,一邊話家常、分享在新加坡工作的甘苦談。飯後也一起唱詩歌、新年歌,做感恩分享及為家鄉的親人祝福禱告。 在異鄉雖然思念遠方的家人,但藉著這樣彼此關懷的舉動,在主的愛裡享受愛宴及團契的喜樂。雖然只是簡單的火鍋料理,但我相信也溫暖著每一位中國客工的心。 &nbsp家恩成立  上帝加恩 那一次的年夜飯,促使我們成立了家恩團契(意指在上帝的家裡恩典滿滿),主要是給中國客工參加。聚會人數約20人左右。也開始於禮拜六有英文教學課程,讓他們在工作之餘多充實自己。經過1年多,這個屬於出外人的團契有起有落,因客工的流動性原本就相當高,加上建築工地的變數,使得出席狀況相當不穩定。但在2010年9月某個主日,當天晚上的聚會忽然湧進一批批客工,讓服事的同工措手不及,從那個主日開始之後的聚會都在70~100人之間,2010年聖誕更湧進了200多位前來觀賞教會青年創作的聖誕音樂劇,當晚有10多位決志信主。我們知道這群客工是上帝賜給教會的禮物。 因著人數愈來愈多,雖然目前教牧團隊只有我1人,但我感受到開設第3堂崇拜勢在必行。於是去年11月開始,我們正式有主日晚堂崇拜,除了專為客工預備,也給早上無法來教會的弟兄姊妹多一個參與崇拜的機會。在晚堂崇拜前,我們都會為客工預備愛餐,由教會的姊妹輪流服事。雖然只是粗茶淡飯,但也讓天天吃外食的他們,可以好好坐下來吃一餐有家鄉味的好料。 2011年除夕我們照例在教會為出外人預備團圓飯,下午3點很多客工就陸續來到,喝茶、聊天、下棋、寫春聯、看報紙等等。晚些時候就大家一起包水餃、吃火鍋,7、80人熱熱鬧鬧的吃團圓飯。飯後也藉機讓大家分享過去1年的生活及要感恩的事,最後在為家鄉親人的祝福禱告聲中結束這次團圓飯,彼此相約初一新春禮拜中來個團拜。 雖然每週只是短短幾個小時的團契時間,但客工們也漸漸的認同教會,並會把教會當成另一個家。有時經過教會,還會自己進來坐坐聊聊再回去。星期日當他們來時,也都會主動看頭看尾的幫忙整理環境。 &nbsp持續服事  候主成就 回首從開始服事中國客工至今,雖然只有短短的2年時間,但看到上帝親自開路,讓更多的中國客工前來教會。雖然有時他們會因工作地點的遷移而離去,但至少也讓一些客工建立崇拜的生活,對教會不再陌生或害怕接觸,轉到新的工作地點也願意再找就近的教會聚會。在去年12月,教會也領了2位客工受洗,他們接受耶穌基督成為他們生命的救主,現在也都一同參與事奉。 從少少的幾個人開始,至今已達百人,這個過程是我們從來不敢想像的,在服事的過程中也曾信心軟弱,有時幾乎要打退堂鼓。在此一歷程,上帝讓我們上了一堂寶貴的課,就是上帝有祂自己的安排及時間,我們信靠祂的人當學習耐心等候,因為上帝一直參與在我們的服事中。願在新的一年裡,繼續等候耶和華,經驗那重新得力的生命旅程!

出外靠上帝

◎鄭方靖&nbsp 2009年我隻身到美國康乃狄克州進行學術訪問一學期,出外人好像事事不便,但上帝的恩典卻是讓我靠祂隨時得幫助&hellip&hellip 去年的秋季,我在康州,一個人孤獨地在康州&hellip&hellip 一個人?因為沒有家人及認識的朋友,所以最初我驅不掉一個人前往的高度憂心與戒慎。 一個人?不!除了計畫中需會見的學術界人士與朋友外,祂引導我認識了台灣教會的兄弟姊妹,及同樣來自台灣的鄉親,而從這所有人的身上,讓我看見天父滿滿的恩典。 &nbsp&nbsp &nbsp 住處難題有主預備 美國康乃狄克州(State of Connecticut),我只在多年前去開過一次會,但這次卻要趁教授休假到哈特佛大學當訪問學者一個學期。幾個月的駐留,得解決許多生活方面的問題,而以最經濟有效的方式解決,是我的最高原則,因為我必須為才大學畢業,決意到美國找尋自己方向的女兒存留第1年的基金。 計畫的初期,女兒想到美東,於是母女想一同住在波士頓。我先上網找波士頓的台灣教會尋找協助,後來聯絡上一些教會單位為我們找房子。其中,波士頓台灣教會的郭競儒長老幫助我們最多,只是好不容易訂到交通適當又夠經濟的住處後,卻又在陰錯陽差間被租走了,眼看時日已近,我們不得不進行第2方案──女兒到美西的柏克萊,我留在簽約的康州哈特佛大學。經過聯絡後,大學音樂院願幫我安排住處,所以只剩女兒在柏克萊住的問題待解決。我和先生先詢問過去在那兒讀書時的老朋友,但一段日子後都沒消息,忽然先生想到在《台灣教會公報》中曾看到老友周宏毅牧師的消息,所以就馬上發了一封e-mail給宏毅牧師。沒想到隔天就收到他的回覆,並說以前我們常聚會的那棟他家的老屋,正由張瑞雄牧師租用,應有一間房間可分租,於是我們迅速與張牧師聯絡。張牧師沒有任何推託,這給了我們一顆定心丸,如此美好的結果全然是在我原本計畫之外的。 帶著女兒到加州,安頓好之後,隻身飛向東岸,按計畫,音樂院的教授來接我到住處,當天我打理好住處後,馬上聯絡哈特佛地區台灣教會的林牧師,年輕的她熱誠地為我聯絡教會黃先生來接應我,還問我生活上缺了什麼東西,說她可提供,這樣的和善,為我舒緩了不少陌生與無助感。與康州台灣教會的兄弟姊妹4個月甜美互動,就這樣開始。 &nbsp&nbsp &nbsp 肢體相助滿心感謝 短短的4個月,他們給我的,卻足夠讓我溫暖地回憶一輩子,教會人數雖然少,但每個人猶如一塊塊烙紅的火碳,準備隨時送暖給任何需要的陌生人。生活上我享受著每週日有人來接送我到教會,還得到乾淨的床單,日用品、餐具,電腦、雪天的禦寒衣物等日常需求,偶而還有好吃的東西可儲放冰箱中慢慢享用,假日還有李先生夫婦,及黃家兄妹妯娌主動載我去賞秋、逛紐約、訪名勝。天父讓我在日常生活沒有匱乏。 在學術交流上,也收穫豐富。大學音樂院的音樂教育部門,慷慨地安排我全學期參與6門課,涵蓋了大學部及博士研究班的課程,我除了可以完整觀摩及學習一整個學期的課,還需在4門課中分別給予1到2次專題講座,介紹台灣的音樂及研究。當然也結交了新朋友,參與他們的社交宴會,私人的旅遊、交誼等活動,在知識與情誼收穫滿滿。 說到交誼,與台灣鄉親之間的互動,也是永不煙消雲散的美好回憶,也許是大家在異鄉打拚,有太多艱辛的經驗,故而對我這個台灣故鄉來的遊子,更是呵護。記得康州台灣教會辦了一場小小婦女音樂見證會,邀請台灣鄉親共襄盛舉,雖然不是一場高水準的音樂饗宴,但大夥兒從四面八方開車過來,把許多的鼓勵與溫暖也帶到小小的聚會廳堂,令我見識到一群好親愛的同鄉人。 一樣是鄉親,加州的台灣同鄉也是如此。由於12月底結束在哈特佛大學的訪問後,1月我必須訪問史丹佛大學,所以聖誕前夕到了柏克萊,當然過去的老友們是我探望的目標,包括過去在Calvary教會的朋友及宏毅牧師等人,所以不愁沒有朋友可聊。只是我需要車子才能來回於柏克萊與史丹佛之間執行我的研究訪問,因此,早就想得硬著頭皮花大筆費用租車了,然而非常驚訝的是,到達的隔天,久未聯絡的朋友,逕自打電話來要借我一部車,這事讓我張口咋舌,因為對方不在我探望的老友名單中,也不曾相互聯絡,她怎會知道我抵達的日子?但無論如何,她解決了我最大的交通難題,她謙虛地說,她只是把上帝的愛儘可能地分享出去。哦!何等可敬可愛的女子呀!我當時沒問清楚何以她知道我會來加州,且急需一部車。近日來在想那背後的天使,可能是去年同行到波蘭發表論文的朋友。嗯!又是主內愛的聯繫網路起了超連結作用。 許多人說我一個人在國外,孤獨又困難,真是勇敢。其實,一開始,我就打定了主意,即──就是要祂,耶和華! 因為我信祂是唯一永恆的依靠!

人若衰, 種匏仔生菜瓜!

&nbsp◎李南衡 那 teh 褪色 &ecirc【台灣俗語話】 &nbsp 有人講:人運氣若衰b&aacutei,歹代會一項接一項來。咱先民若t&uacute-tio?h chit款情形就會怨歎講:「人若衰,種匏仔生菜瓜。」(L&acircng n? soe, ch&egraveng p&ucirc-&aacute se? chh&agravei-koe.)因為早前就算講m?是農家種田&ecirc人,m?會利用厝前厝後&ecirc曠地仔,種一寡菜蔬水果,&aacute是花欉草疕(ph&iacute),所以講啥物菜蔬果子名l&oacuteng真清楚,chit句俗語話講出來,咱先民逐個都聽有。Chit句俗語話是講,人若當teh衰,啥物不如意&ecirc代誌都有可能發生,連種匏仔chiah簡單&ecirc代誌都有可能發生意外,生出菜瓜!那會講chit兩項菜蔬名neh?真有可能衰(soe)kah瓜(koe)兩字&ecirc韻母l&oacuteng是「oe」,押韻唸起來khah好唸、khah好聽、m? khah好記,che會使講是謎猜、歌仔、童謠、唸謠、俗語話等台灣民間文學&ecirc一大特色。M?真可能ta?-&aacute有chit句俗語話hit當時,匏仔khah貴、菜瓜khah無價。講chit句俗語話teh講伊衰運,用意m?是teh講伊種啥生啥。 頂日我講:「人若衰,種匏仔生菜瓜。」我&ecirc朋友聽tio?h隨問我講:「你敢知影chit-m&aacute匏仔1斤17箍、菜瓜1斤35?種匏仔生菜瓜顛倒有1倍&ecirc價數,chiah好&ecirc代誌,是按怎講是衰咧?」歹勢,我食菜m?知菜價,大嘴開開b?曉應。 何況,一個人t&uacute-tio?h歹運,&aacute是不如意&ecirc代誌連續來,並m?是怨歎「人若衰,種匏仔生菜瓜」就會煞,正面&ecirc作法是:beh按怎看待、beh按怎面對歹運。 高俊明牧師娘高李麗珍女士口述實錄《見證時代的恩典足跡》新冊發表會&ecirc前一禮拜,我t?台北「綠色和平廣播電台」(FM97.3)主持&ecirc節目中訪問高牧師kah牧師娘。高牧師講伊因為涉嫌偷藏「美麗島事件」要犯施明德,1980年4月24暗h??警備總部掠去關t?新店軍事監獄。有一暝伊想起hit工是in結婚24週年紀念日,外面落雨,感覺koh-khah心酸。伊知影牧師娘因為膽結石beh開刀,hit暗應該是倒t?馬偕病院病床頂。高牧師kah牧師娘講,in實在感謝主。In並無認為按呢是「人若衰,種匏仔生菜瓜。」In結婚&ecirc時,高牧師t?玉山神學院教冊、而後作院長,後來h&ocircng選作總會副議長,議長謝緯牧師過身了後代理議長,koh擔任總幹事20年久,一直無牧會,也就無直接傳道&ecirc機會。因為高牧師坐監,顛倒才有機會向關做伙&ecirc人傳福音;牧師娘本人m?因為按呢會t&agraveng向政治受難者家屬傳福音,甚至行出家庭行向社會、行向國際,做koh-khah濟koh-khah大&ecirc事工。 按呢你就知影,種匏仔生菜瓜,無t&uacute-t&uacute是「衰」,而且若k?「衰」看作「危機」,「危機」真有可能就是「轉機」。Chit句俗語話有可能愈來愈少人講,致到無人會koh講,甚至有人講m?真少人聽有啊! &nbsp

蚼蟻

◎育? 【囝仔唸歌詩】 &nbsp蚼蟻蚼蟻真厲害 無頭目會排隊 無序大會尋位  無監督會扛米 &nbsp 蚼蟻蚼蟻愛吃甜 想著伊得智慧 佇夏天積食物  收割時囤好物 &nbsp 蚼蟻蚼蟻極慇懃 to&egrave蚼蟻盡本份 貧憚人早起床  學蚼蟻有粟倉

婚禮e祝福

&nbsp◎莊文置 上帝美好 &ecirc 旨意 新郎新娘笑咪咪 大家參加真歡喜 願主 &ecirc 疼也相隨 &nbsp 無嫌外貌做知己 愛阮為伊來獻詩 這是疼阮 &ecirc 表示 &nbsp 錢濟輕鬆伊毋愛 甘願來到教育界 錢少勞心伊歡喜 這是照主 &ecirc 指示 &nbsp 到底甚麼大代誌 蜜月轉來才問伊 同甘共苦 &ecirc 日子 疼主 &ecirc 心作第一 &nbsp 夫妻時時相親密 主賜福滿滿h??妳 Ta-ke ta-koa? tio?h重視 親族m?是愛按呢 &nbsp 妳 &ecirc 疼若無離開 丈夫親人愈疼妳 上帝賜福愈加添 親族興旺千百年 &nbsp 註:好朋友慧芳欲結婚,無棄嫌阮尪某l&oacuteng是小兒麻痺,邀請阮t?婚禮中唱祝歌、講祝詞,用此首詩來代表無限&ecirc祝福。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