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malanenge,可愛的同工

◎包康平 Sabaw是霧台魯凱語的問候語,malanenge則是謝謝,這2個單字是我最熟悉最常講的母語,其他我所認識的魯凱詞彙,用腳趾手指的數目就差不多數完了。猶記得1年前等待分發教會的忐忑心情,原本以為要前往原鄉部落裡牧會,因為除了教會的各樣事工要擔憂,最頭痛的就是母語的部分。但上帝的安排是奇妙的,讓我來到高雄前鎮的永生教會,能用華語講道,但初次牧會的擔憂,只有母語的部分稍稍放下了。 教會空間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有禮拜堂、會議室兼主日學教室和準備愛餐的廚房,剩下的房間就是兼具睡房、書房與辦公室的多功能「牧師館」。記得第1天要前往教會過夜時,我一身的輕裝,只帶了簡單的行李,但因溝通不足,剛整修好的教會,沒有準備寢具,祈禱會後長執們便領著我去買了整套的寢具,但床具還沒就位,我就打地舖在教會睡了3天。等我微薄的家當和厚重的書籍到位後,長執們不待我前來,就幫我整理好舒適整潔的房間,終結了我短短的克難日子。 教會的會友目前大多五、六十歲,三、四十年前陸續離鄉背井到都市工作,雖然離開部落但仍堅守信靠上帝,因著他們的努力在高雄結出了福音的果實,結合屏東霧台鄉各部落的魯凱族人成立了永生教會。會友們散居在高雄各區,南到小港,北到鼓山,部落間相隔的叢林山頭,變成了高樓大廈與熱鬧的街道。 教會位於小巷弄間公寓的3樓,教會獻堂時會友都是年輕力壯,3層樓的階梯,每一階彷彿是漫步在山林間般的輕鬆自如。但如今除了日漸老邁的身軀還要抱著孫子,每爬一階,老化的膝蓋都在抗議著,每當我在教會門前迎接會友時,通常都是先聞厚重的喘息聲,才見來者是何人身影,因此教會近年目標是希望能夠擁有不必爬樓梯的教會,但礙於經費尚未達成。 魯凱族的熱情與分享,並沒有因為來到都市而改變,對待牧者有時甚至比頭目更加尊榮。這群可愛的會友中,在年紀上足以當我的父母,但是探訪時會幫我提包包;在教會愛餐時會先幫我盛好滿滿的飯菜,餐後幫我洗碗;送我量身訂做的傳統服飾及配件,真的是做到了「大的要服事小的」,總總的關愛,讓我覺得上帝真是恩待我,但也覺得不好意思,因此更需要提醒自己,他們所服事所尊重的不是我個人,而是那至高的上帝。 1年的時間很快過去了,我的母語仍是用這2句來應對,教會的事工上仍有許多需要學習與一些困境需要突破,但因著這群年長可愛的同工與會友們,給予我提醒與包容,讓初次牧會的我,雖談不上得心應手,但也不致於手足無措。是的,在講台之上我以上帝的話語餵養他們的靈魂,但講台之外是他們豐富了我的生命,我們用愛心互相服事。

踏先人腳步 走義路

文圖 ◎Yuji Miyata 譯 ◎陳惠世 立志投注終生為愛地球而行動的日本青年Yuji,2011年2月中旬開始敘利亞徒步種樹旅行,這段路程也是使徒保羅傳道行程中的一段,保羅傳揚基督福音、Yuji宣達愛與和平理念,他們的行動都帶來愛與盼望;本報將每個月一次由陳惠世牧師協助翻譯,刊登Yuji行旅專文,與您一同關心這段旅程。 Yuji徒步里程倒數:阿克薩賴(Aksaray)離倫敦約3800公里,6月1日距倫敦奧運開幕日還有423天&hellip&hellip。 徒步進入土耳其後,沿途經過雷伊漢勒(Reihanli)、伊斯肯德倫(Iskenderun)、傑伊漢(Ceyhan)、亞達那(Adana)、波茲南堤(Pozanti)、烏魯克斯拉(Ulukisla)等城鎮,我在許多徒步經過的地方種樹,最近我抵達阿克薩賴。 前往阿克薩賴途中,我走過海邊、山嶺和平原等不同環境,我也經過許多古代遺址,其中使徒保羅的出生地大數城(Tarsus),讓我印象深刻。大數有許多著名古蹟,比方保羅井、羅馬街道,以及大數河(拉丁文稱為Cydnus)和克麗奧佩脫拉門(Cleopatra&rsquos Gate,大數城門)。據聞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曾沿著大數河抵達大數與馬可安東尼相會,當時馬可安東尼就在此門等候她,此後大數城門被稱為克麗奧佩脫拉門。 過去,我對這些歷史人物和古代遺址的認識僅止於書籍或學校的歷史課,但是當我親自來到昔日古人居住地,見到這些遺址,我有如身歷其境,心中充滿極深的感觸。 走在這些古老遺址並與許多人相遇時,我體會到傳承的重要性。古人保留許多傳統和生活智慧,他們敬重大自然,知道如何與大自然相處,並且常對大自然和人們心存謝意;但是現代人常常只考慮到生活的便利性、金錢和人類自己,而與大自然疏離。由於這樣的錯誤,人類為自己製造許多問題,諸如社會結構瓦解、環境污染、精神障礙、戰爭&hellip&hellip等。 因此,現代人亟需重新發掘祖先的智慧語錄、生活形態和思想,同時也要努力保護大自然,給孩子們盼望,為子孫設想。我們若忽略或遺忘古老傳統,無法承襲先人智慧,我們能給下一代的未來留下什麼盼望?他們將依何為生呢?所以,成年人應當承襲先人的生活智慧和思想,尊重大自然,讓地球更美好、和平,能有這樣的生活態度、行動和熱心,就能給子孫一個美好的夢想、給他們生活的力量和盼望,我們也因此能在地球上建立和平! 我們應承先人智慧,為子孫設想,慎重地為自己的言語和行動負責,就像祖先留下的美好作為一樣。此刻,世界處境正面臨艱難時刻,但即使時代艱難,我們若嘗試盡最大的努力向著未來前進,不放棄未來、不放棄下一代,我們必能克服艱難,征服每個困境。 為了和平,也為了下一代,我將繼續盡我最大的心力朝著倫敦和未來前進! 踏先人腳步走義路,攜後輩之手行正路;關鍵時刻,做關鍵事。不畏路迢迢,莫懼路險阻,承先啟後,攜手迎向光明和平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大樹的保羅教堂 ▲波茲南提小學 ▲在烏魯克斯拉的尼代大學與學生和教授一起種樹

祚光,要為主而活喔!

◎ 曾詩雯 孩子還沒出生,我就想好要叫他「祚光」,期待他為主作光作鹽,誰知道新生兒檢查時,他疑似得了「龐貝氏症」,知道這個消息,我非常難過、有一種心碎的痛苦&hellip&hellip 2010年復活節前夕,睌上10點左右即將臨盆的我,子宮開始感覺一陣一陣的疼痛,前些日子還在跟聖歌隊隊員開玩笑說:「如果我復活節那天生小孩的話,獻詩就請你們自立自強啦!」說著說著,果真這位小朋友還記住在肚皮外媽媽說的玩笑話。 躺在醫院待產室的我與蔡祚光(從懷孕開始就已經取好他的名字了)奮戰一整晚,自以為體力狀況和忍受疼痛的耐力很強大,所以一開始我還堅持不打無痛分娩針;但是,最後還是抵擋不了那兇猛強烈的陣痛快將身體撕裂了,早已舉雙手投降的我,痛苦地呼喊麻醉師快點上麻醉藥。奮戰到隔天上午的11點15分,我奮力一搏,終於把蔡祚光給「擠」出來了,但是,我也哭了,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好痛」。 乍看他的模樣,皮膚皺皺,雙眼微開,哇哇大哭的嘴巴好大,真不漂亮,但是當他依偎在我懷中那份溫暖的感覺,讓我真實感受「這就是我的孩子,不管他美與醜,都是我十月懷胎的小寶貝。」 出生過程中,醫院都會為小寶寶做各樣篩檢,特別是針對罕見疾病的血液檢查,若是PASS當然恭喜家長,若是出現異樣,對於父母來說可真是煎熬。我的寶寶第1次血液篩檢時,檢查出疑似罹患「龐貝氏症」,在等待2次血液篩檢的日子裡,當時在娘家做月子的我,特別上網查詢針對「龐貝氏症」的相關資料。我沒料到,龐貝氏症竟然是如此嚴重的病症,資料上說併發5、6月開始,終生以輪椅代步,嚴重者易死於心臟呼吸衰竭,約活不過一歲。這不但對孩子是致命性的疾病,對一般家庭經濟來說,更是一筆非常龐大甚至會傾家蕩產的醫藥開支!我非常難過,有一種心碎的痛苦,我向上帝哭泣禱告:「給予是?,收取也是?,但是我仍然沒有心理預備要接受如此殘酷的事實,求主憐憫這個剛來到世上的小寶寶,給他一個可以服事?的機會,讓他能像他的名字一樣,在世上作光作鹽,引人出黑暗入光明。」 後來,我和牧師請教會、親友為小朋友迫切禱告,求主將疾病自他的幼小身軀挪開。我的公公、婆婆也為這件事情禁食禱告,他們還跑來娘家為我們加油打氣,告訴我們要有信心。 感謝主,信心救了祚光,信心使他脫離疾病。更令我安慰是,再次查詢資料的同時,我看見一線希望──台灣是全球第一個進行龐貝氏症新生兒篩檢國家,是因中研院生醫所長陳垣崇開發出世界第一個治療龐貝氏症藥物,如果及早治療就有機會像正常寶寶一樣健康。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擔心呢!抱著豁出去的心想著:「要照顧就照顧吧!有上帝當我靠山,哪怕是媽媽要照顧你一輩子。」從那天起,我們把這件事情放在禱告中,我不再擔憂也不再難過,真是奇妙的心境轉變。 通知篩檢報告的那天,我們抱著「讓上帝掌權」的心去領取報告書,打開報告書那刻,上頭清楚印著「陰性」反應!太好了,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上帝的恩典!他是「健康寶寶」! 上帝留活命就更要讓上帝大大使用,我心裡對孩子說:「蔡祚光,你知道爸爸媽媽為你取這個名字,就是期待你在世上能發揮作光作鹽的使命,為主活,盡一生服事神。」今年4月3日,是他的週歲生日,祚光,生日快樂!爸爸媽媽祝福你,身體健康,相貌俊美,榮神益人。 這個故事等待一年,是為要成就上帝的榮耀。 (作者為台中中會新平教會牧師娘)

請回頭看看所愛的人

◎ 不睡美人 母親去世數年,父親經常開著他的小車,載著新伴侶阿姨到我家來坐坐。有次聊天時,不經意中察覺父親的臉歪向一邊。腦中想起大學學姊也曾如此,好像是顏面神經受損或是中風之類。很怕當面向父親說了這事,他會感到難過,但又怕不說,會拖過黃金治療期。掙扎許久,還是鼓起勇氣提醒他。 父親摸摸臉說:「有嗎?」每天跟他在一起的阿姨,竟然也沒發現!我想讓氣氛輕鬆些,故意揶揄說:「你們倆怎麼沒有每天情話綿綿互相對看啊?」阿姨指著我爸說:「他每天都只會看電視。」我那小五兒子聽了之後還傻不愣登地說:「對啊!看電視時,不能對看,否則會擋到。」 那時我突然發現,大多數人沒有「看人」這個習慣。就像我老公,他幾乎都不太看我,從交往到婚後都如此。我想哪天我長了個什麼瘤在臉上,他大概也不知道。當然好處是我完全不用化妝或保養,儀容打理費趨近於零。 然而,我卻很喜歡跟人聊天時,定睛注目細細地看著我所關心的人,老公、小孩、爸媽、學生、朋友、同事。所以他們只要身體外觀有怎樣的變化,通常很快會被我發現。尤其喜歡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觀看。聆聽之外,加上觀看,多一道視覺上的關心。不禁憶起兒時,常不懂外婆為何喜歡在一旁看我跟弟弟吃飯。如今我雖然還沒到老人家的年齡,卻懂了她當時的滿足。 我也喜歡睡覺的時候看身旁的老公。拋下一天腦中翻騰的思緒、定睛注視著所愛的人,真實地感受到此時此刻夫妻間親密的情感互動。但,如果被發現黑暗中我張著兩顆大眼睛盯著他瞧,老公就會把被子拉上蒙住整個頭,很沒趣的說(他說是害羞):「妳不累啊,趕快睡覺啦!」硬生生無情地打斷我對他視覺的禮讚。 不過,當我驕傲自己比老公多了這種愛的方式,也心虛地發現其實自己很忙的時候,也不太「看」人。我生活中有閒暇餘裕「看」人,通常是我整個人處在一種身心靈平衡的狀態,大概是那週工作量不會多到令我連續好幾天沒時間煮晚餐。 因此,老公不看我,不是他不愛我,實在是他太忙了。我那兩個小孩不看我,也是他們太累了。現在的小學教育,因為專家們都覺得各自的專業領域很重要,便爭相將很多東西教給小孩。國文、英語、鄉土語言、自然、社會、電腦、藝術,都各有延伸閱讀。此外,還有一人一樂器、一人一運動(桌球、乒乓、游泳)、一人一才藝等等。小孩的童年時光,被各樣知識填塞得滿、滿、滿。當然沒有時間看我啊! 有心理學家發出警告:「現在的學校教育,過分功利取向,獨重知識、才藝的教學,忽略兒童情意的發展,以致他們在無情與失意的童年生活中,喪失了求知、關懷的動力。」 人與人的情意,無法透過一堆知識來達成,而是需要彼此有自覺,刻意保留一方時間,在沒有壓力情況下,情感在其中暖暖流動。如果學校教育沒有辦法給孩子情意的發展,我們有責任在家裡挪出一段時間給親子,彼此聆聽、互相觀看。當然,夫妻之間更是。忙碌工作之餘,我們更需要為伴侶保留關愛對方的能力。你,多久沒好好看看自己所愛的人呢? &nbsp

作社區之友

◎&nbsp許晟愷(新竹中會迦南教會傳道師) 2009年的專長派任到新竹中會迦南教會擔任社區傳道,回想這一兩年來上帝一路帶領,真是感謝祂的豐富恩典。 迦南教會位處於桃園市的中心,是熱鬧的商業區。教會所在的社區,有著多元的組成元素,百貨公司、各式各樣的商家、補習班,及來來往往的人群。與我當年所想像的「社區」面貌不一樣。來到教會後,走在社區之中,去體驗、思索這個社區的需要,看見並了解這是一個有歷史的社區(有老街、百年學校、更新後的公園、繁華的商業區)。 在迦南教會既有的社區事工中,已經常態運作的事工有生命教育、關懷少年輔育院、環境清潔、兒少服務等,另外有幾項是等著我來就任後,著手進行的有課後輔導、安家食物銀行、恩友關懷。在這些事工中,因有主任牧師與青年牧師先前奠定下的基礎,使我得以從中學習到許多,例如事工推展是全教會各單位的一起投入,非是單單一個單位或個人的事工;領導與管理,運用報表、數據化、周全的預備等,在在都使我的眼界大開。 主任牧師鄭正人會帶著牧師團參加各種的研習會、講座,這也使我獲益良多。他期待透過這些研習會,從中有所得著,就是短短的一句話,也是一種生命的提升。因此,每個月都會有研習或講座的機會,從這當中開闊了我的視野,使我看見上帝國的寬廣與豐富。 另外,在恩友關懷的事工中,至今共接觸約120多位的街友,其中有一位在參加幾個月後的聚會,穿著整齊的衣服來告訴我們,他已經回家了並且找到工作,今後不會再來。看見他回到家庭,有了工作、同工們都非常高興,也是給大家一個極大的鼓勵。 安家食物銀行則是照顧無法領取政府補助或失業生活陷入困境的家庭,我們提供米、麵條、油、罐頭等物資,使他們不致斷炊。現今每個月大約發放30份物資,服務的志工經由填表時的問候與關心,運用福音四步,將信仰帶給受助者,現在已經有幾個家庭帶著小孩參加主日學,也協助幾個家庭、個人申請取得政府補助或找到工作。 「社區事工」可以做得更深入,也可以涵蓋得更廣,我期許自己能透過這些事工,使人的生命改變,服事與被服事的人都能歡欣喜樂。 社區事工是一個媒介,所觸及的人、事、物都是要使福音的信息傳遞出去。我知道自己仍然需要更多的學習,願以雅比斯的禱告做為我的禱告,求上帝繼續帶領我,開闊我的境界。 &nbsp

寄到迦南地的信

◎吳俊賢 &nbsp敬愛的喇合女士平安: 雖然您並不認識我,我還是很冒昧地鼓起勇氣提了筆、寫了封信給您,希望您收到這封信可別跟我這後生晚輩介意! 首先恭喜您,因為您可能不知道自己早已名列聖經裡的信心偉人榜上(希伯來書11章31節)。我猜想,當您知悉此事,您的臉龐可能會出現靦腆的害羞狀,甚至感到莫名地詫異。但我個人倒覺得您實至名歸啊!或許,您自認自己社會地位卑微,又身為一位外邦女子,也沒什麼可誇口的豐功偉業流芳於世。但,您知道嗎?您的大名可是出現在耶穌的家譜裡呢!(馬太福音1章5節),而且您昔日的信心事蹟更大大地鼓舞了後代無數的基督徒。畢竟在信仰的道路上,信徒們常常缺乏的就是像您一樣有顆單純的信心、一顆能夠超越看見的信心。 雖說您極可能早已遺忘了當年的事蹟,但提筆寫信給您的我,仍不免想與您一起回顧那個驚心動魄的關鍵時刻。聽說,那時約書亞差派的兩個探子到了您家,換作是我必定被這兩個不速之客給嚇壞!但您居然收留他們兩個住宿,甚且無懼耶利哥王的權勢,您竟膽敢把這兩個探子給藏起來,並提供他們躲避追兵的逃亡路線(約書亞記第2章16節)。真不知道您哪來的勇氣? 令我更加納悶的是,您身處神廟、祭壇林立的迦南地區,何以未受當地崇拜偶像的民風給影響?尚且,您本身未曾親見過神蹟,何以單憑聽過去神如何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怎樣帶領以色列人對待約旦河東亞摩利人的兩王西宏和噩的事蹟,就足以使您對耶和華神有如此大的信心?在這驚險的過程中,或許有人對您欺騙耶利哥王所派遣的追兵一事仍頗有微詞,但我覺得就如保羅在羅馬書上所言:「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馬書3章10節)因此,事實上,在世上沒有一個人是全然聖潔、美善。固然我們不該隨意欺騙他人,但如果因此可以使人躲避危難,這般善意的謊言,似乎也就不該過於苛責。所以,如果您日後再有聽到這些流言蜚語,也請您別太在意! 對了,您心愛的親人跟著您從耶利哥城前往迦南地,一切都還好嗎?誠然,在兵荒馬亂的歲月裡,若非您當初所作的正確決定,我想他們的生命、財產恐怕很難確保。在回顧您這些過往的事蹟,不免讓我檢視起自己的屬靈生命。有時候,我深深覺得自己好像連信心的影子也沒有;又有時候,自己好像只徒具信心,卻沒有真實的信心行動。正如雅各書上說:「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在您身上,我們不僅可以看見您有顆超越看見的信心,更得以從您接待約書亞的兩位探子,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看到您向世人所展現的信心行動。 當然,有機會可以和您通信,我想也趁這機會向您多多請益。畢竟,此刻的我也同樣身處於一個充滿偶像崇拜的地區。伴隨後現代多元文化主義的充斥,似乎很多人對耶穌是唯一的真理已經產生質疑,甚至提出許多挑戰。不知您有否較好的建議?您是否也有話想對這些人說?還有,我們看見您因著信而使全家得救(約書亞記6章23~25節)。這一點,我也想多聽一些您的分享。因為,很多弟兄姊妹都有相同的處境,就是我們可能自己已經得救多年,但家人卻都還沒信主。關於這問題,不知您的建議是什麼?此外,對於傳福音的方式,您是否有更好的提議?雖然還有很多問題想一一就教於您,但基於時間的關係,就容我在此打住吧!至盼能收到您的回信! &nbsp 主裡平安 您的忠心粉絲 俊賢 敬上&nbsp

警醒的世代

◎ 慕言 物之中看見神的大能與智慧 仰望穹蒼宇宙對神需心存敬畏 造物的美消失在盲目追逐之中 只有沉淪之後才能體會救贖的可貴 安享之日 思念神的慈愛 患難之月 思想神的訓誨 享福之年 稱謝所賜年歲 命定塵土之時 永享救恩的榮美 環顧迷失羊群何其多 失喪靈魂罪使之墮落 呼喊誰能儆醒 像挪亞來臨的世代將無法挽回 誰能看透屬靈的光景 在這自欺安逸中矇上了眼 回歸──你將是蒙恩的子民 賜給榮耀尊貴為冠冕 在另一個救贖世界 永世不再沉淪 願救恩臨到你 來信耶穌&nbsp &nbsp

彼岸佈道會

◎簡心怡&nbsp 遠渡重洋到彼岸尋夢的華人,事業成功了,但心靈是否找到可安歇之處? 在國中的時候讀過《河殤》一書,隔了幾年又無意間讀了《神州懺悔錄》,這本書將中國歷史以不同的樣貌呈現出來。令人思想,在福音事工與神的恩典中,華人處於什麼位置? 在彼岸,將福音傳揚 全世界有上億的華人,尚有許多人從未聽過福音,華人事工一直以來是許多人的負擔。2010年復活節,上帝感動許多歐洲華人,為華人福音事工擺上。《河殤》的作者之一遠志明牧師,與來自中國的小敏姊妹也積極參與,於倫敦蘇豪福音堂舉辦「彼岸佈道會」。當晚教會座無虛席,超過330位參加者,並有大約20多位決志。 小敏姊妹是河南農村姑娘,不懂樂理,上帝感動她讓她寫下許多讚美詩歌,經由同工整理集結出版《迦南詩歌》。她說她不知道何時會再創作下一首詩歌,但她知道每當神感動她的時候,詩歌就會從口中唱出來。她願意將自己的生命,成為讚美祭,將榮耀都歸給神。佈道會在她喜樂的歌聲中開始,大家一同拍掌唱和〈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歌聲迴響在整個會堂中。 《彼岸》是一套由神州傳播協會所拍攝的福音影片,共有9集。遠牧師看見倫敦都市奢華,許多人貪戀錢財,沉迷賭場,特別選了其中一片──〈溫哥華的春天〉與大家分享。影片中記錄著一位李永寧弟兄的生命見證,他是一位中國東北的企業家,正當他生意做得日正中天時,也是他沉迷賭博最不可自拔的時候,他在輸掉上億家產之後,決定帶著剩餘的家產移民溫哥華,在那他接受了福音,從此改變了生命。 &nbsp領華人,到可安歇水邊 在海外打拚的華人,因離鄉背井的情況,或親朋好友的期待,常被所謂的「成功」而挾持。成功是什麼?每個人有不同的答案,或許渡過重洋到地球的另一端,就離成功更近一點?他們胸懷壯志,對彼岸的一切都躍躍欲試。但孤單的心靈在都市中迷失,就算真的賺到成功,仍然身心疲憊。這是他們最需要福音的時候。 佈道會當天,有位決志的弟兄說,他與朋友都非常獨立,心志堅強,可是大家聚在一起不是唱歌就是喝酒,今晚他終於放下自我,不再假裝堅強,接受聖靈帶領,決志信主。另有一對夫婦受到朋友邀請前來佈道會,當晚夫婦一同決志,一起到達彼岸,回到可安歇的水邊,重新得著平安與喜樂。 焉知海外華人努力打拚,只是為了得著金錢、地位,這些世間看為重要的位分,而不是為了現今的機會嗎? 今年復活節前4月18至21日,基督使者協會在英國主辦「第一次歐洲華人差傳大會」,共有408位參與者,分別來自15個國家,有72位願意全職奉獻,福音的火苗正在燃起。從華人差傳大會到復活節當日舉辦的彼岸佈道會,我們看見神興起更多的人參與事工。在享受宗教及言論自由的同時,他們願意成為家鄉的祝福,彼岸的橋樑。願彼岸華人,都可在主裡找到心靈安歇之處。 &nbsp

太陽城的早禱聲

&nbsp◎王彥愍(屏東中會溝仔墘教會傳道師) 抽籤分派的時候被牧師告知應該會分派到屏東中會的「溝仔墘」教會,下意識幻想著鄉下教會應該是有著大大的庭院用來停車,然後庭院裡有幾棵大樹用來遮陽,偶爾閒暇的下午可以邀請會友、鄰居一起來教會的樹下泡茶、喝咖啡、聊天、讀聖經&hellip&hellip但這樣的幻想卻隨著拜訪前任牧者而有幻滅的感覺,因為教會是單純獨棟的3樓房子組成的,就跟一般透天的住家一樣。 到任之初除了熟悉環境之外,必須要面對的另外一大課題就是教會每日的早禱及教會週日早晚兩場的禮拜。教會從一開始設立就有每日的早禱,而且是從早上6點開始,這表示我必須5時30分左右就得起床,這對很早就睡覺的長輩而言可能不是件難事,但是對晚睡的我來說卻是件困難的挑戰。感謝主,雖然有時仍會體力不支「倒床不起」的時候,但大部分仍能準時起床參與早禱,並與兄姊一同用禱告、讀書來敬拜上帝,成為一日的開始。早禱時不外乎唱詩、讀經,以及《新眼光讀經手冊》的每日新眼光。因為參與早禱的成員大多是年長的信仰前輩,所以必須有主領者宣讀每日新眼光及分享,而禱告的部分除了為了國家大事、神國的福音事工、也包含了教會的事工及會友的心身靈狀況代禱。 屏東素有太陽城之稱,一聽就知道這裡的天氣很熱,果然搬到教會之後,深刻體會到了太陽城這個稱號並不是隨便說說而已,炎熱的太陽真是讓人無從躲起。但還好這裡除了太陽之外,會友們對傳道牧者的疼愛也是超級熱情的,搬進教會的那一天,還有一位80歲的阿嬤掉了眼淚,因為她很感動有傳道進駐教會。不僅如此,會友們親自栽種無農藥有機的青菜水果,更是餵飽也減輕了我和太太初來乍到的緊張心情。 教會目前面臨的困境,在於城鄉的差距造成許多青壯年外移讀書、就業,人口結構也出現高中到社青之中有很大的斷層,這也是其他鄉下教會共同面臨的問題。可是值得慶幸的是,教會雖然同工、人力有限,但卻未放棄社區發展事工,包括青少年團契、主日學及婦女團契等等,尤其婦女團契更是每天在鄰近的大明國小和社區媽媽們跳讚美操、分享上帝所給予的恩典與祝福。 畢業牧會將近一年了,童謠〈白鷺鷥〉的歌詞「白鷺鷥車畚箕,車到溝仔墘,跋一倒,撿著二銑錢。一銑儉起來好過年,一銑買餅送大姨。」用來形容溝仔墘教會再好不過了。即使近年經濟不景氣,可是在教會中似乎看不到如此的景象,或者該說,教會的信仰長輩過去領受著上帝的恩典,現在將這樣恩典回饋給那些需要上帝恩典幫助的人。在這裡不但讓我再次體會到上帝恩典是無限量的供應,也再一次印證上帝對樂意付出的人的賜福。 &nbsp

禱告

◎周成輝 &nbsp 主啊!我們常在問, 主啊!?在哪裡? 主啊!?在哪裡? 卻不知主就在我們身旁。 &nbsp 我們頭抬得太高, 看不見?成為弱小需要幫助的人, 我們把自己看得太低, 忘記了我們擁有?的形像。 &nbsp 主啊!請?再次的堅定我們, 讓我們在?的恩典與憐憫裡 重新得力, 用?的眼 來看我們的世界, 用?的心 來感受我們的世界, 讓我們存著?的公義, 行公義的事, 將眾人的化為己任來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