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

巴別塔再思多元與寬容

我們讀創世記時就應明白一個簡單道理,人既然能為萬物取名,為何不能以「自己」的名來建城造塔?根據聖經學者的研究,示拿的巴別塔可能指向巴比倫的廟塔,它是政治、經濟、宗教及文化權力中心。住在吾珥的亞伯拉罕一定明白這個道理,若不是降服在它們的統治、講它們的話、信它們的宗教,就是選擇離開,走自己的路。這樣也就可以自由講自己的話、信自己想信的宗教。

邁向未來再創歷史──德生教會服事20年有感

教會是由基督徒所組成的信仰團體,然基督徒也是人,因著人的有限,有人的地方就會出現問題。當然,教會問題的出現與教會的衰退,並非今天才有,新約時期的初代教會早就已經存在,我們從哥林多前、後書與腓立比書的記載,已可清楚看到當時教會所面臨的「內憂」與「外患」。

【舉目向山】疼惜生命

2000年前,耶穌曾經獨排眾議,無懼群眾的嗤笑或批評,勇敢地牽起一位生重病,幾乎沒了氣息的小女孩的手,對她說:「大利大,古米!」(就是:「小女孩,我吩咐妳起來!」)今天,世界各地仍然有一些女孩或是弱勢族群,被不公義的意識形態、制度或體系壓迫,無法尊嚴、自由地生活,主耶穌也邀請我們學習祂的樣式,勇敢地行動,牽起小女孩的手,對她說:「大利大,古米!小女孩,起來吧!!」

紙上讀書會6-4《救恩計畫》 耶穌基督是唯一中保

在上帝和人之間,只有一位中保,也就是耶穌基督,教會雖然有其重要地位,但卻不是上帝和人之間的中保,「因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提摩太前書2章5節)

鬱金香漢堡

加爾文五要義,綽號「鬱金香」,就像一個漢堡,有麵包、有蕃茄、有生菜, 但如果缺少肥嫩多汁的漢堡肉,那這個漢堡不僅不好吃,而且根本不能稱之為漢堡……

「改教五百年對文明與文化的影響」神學奮興講座側記 回歸聖經,以上帝為中心

「我們的存在,是沒必要的,所以可以說,這是恩典」,這在人們不斷強調「我很重要」的今天,是何等衝擊的挑戰!我們在永恆之中,確實無足輕重;可是,亙古常在者卻選召了卑微的我們,使我們稱義成聖,所以我們更明白這白白得來的恩典何等寶貴......

義人因信得生──宗教改革500週年的省思

保羅在羅馬書自述受呼召成為使徒,對傳福音至外邦的負擔特別強烈,他的使命就是傳揚福音,使人得救,不管是希臘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他都願盡己全力將福音傳給他們,因福音就是上帝的救恩,人因著相信福音,接受耶穌成為救主,耶穌的血滿足了上帝的義,人就能得救,這也是顯明上帝的愛與計畫。馬丁路德由此得了啟發,認為「萬民皆祭司」。

使萬有和好

與受造界和好的工作以及基督使萬有和好的工作,同樣在於基督死在十字架的根基上。通過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和好臨到世上――上帝與人之間的和好、人與人之間的和好、人與受造界的和好。和好是雙向的,我和好,你和好,殖民者與被殖民者和好,大家共同和好。保羅在這一段經文中,他以作為「這福音(這和好的消息)的僕役」(1章23節)來結束。

【舉目向山】真正的勇者

上帝百姓的歷史,是充滿苦難的歷史,會當講是受掠作奴僕的歷史,受外來政權統治的歷史。事實上,宗教無自由抑是宗教迫害,一直到21世紀的今仔日猶原存在,咱西拉雅族的歷史嘛仝款是安呢。咱西拉雅族為著信仰,為著族群的永續發展,的確要對今仔日聖經的教示,得著智慧和能力,成作真正的勇者。

溝通、理解與改革

從小在台灣讀書長大的我,用眼睛看著世界,用雙手企圖在這世界建立屬於自己的一個角落,用雙腳體會這個世界的坎坷,我在乎我在他人眼中的樣子,在乎自己的成就,但卻忘記自己最原始對生命的期待。我夢想一個社會讓我不用在意成績,不需計畫讀書進度表,不再活在他人期待之下,可以成為愛自己的自己,在這裡我發現了如此夢想中的家,一個獨立於城市中的角落,自己動手造出屬於自己的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