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

穿越聖經去旅行3-1 最後的晚餐,永恆的筵席

雞鳴堂鍛鐵大門的浮雕描述「你會三次不認我」的故事,不同深淺層次的浮凸效果,將左邊伸著三根手指、著藍衣的耶穌烘托得更鮮明,似乎對著每位要進去參觀的人問:「若是你,我要伸出幾根指頭?」

星座可以認識自己嗎?

沒有對自己的認識,就沒有對上帝的認識。沒有對上帝的認識,就沒有對自己的認識。──約翰‧加爾文

【改變的契機】一句話定義基督信仰

若要請你用一句話定義基督信仰,你會怎麼說呢?韋氏詞典將「信仰」定義為堅定相信或信靠某個人或某件事。聖經則把「信仰」定義為,信是對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還沒有看見的事的明證(希伯來書11章1節)。

【北美教協神學講座第二講】行道者的向下扎根(下)

上山容易下山難,當我們已經隨著這世界的價值觀起舞時,要逆著人們的路線而走,是需要點勇氣,更需要耶穌給予我們的指引。

【改變的契機】在造物主身上尋找認同

文◎保羅‧區普 譯◎Sharla Chen 過去那段時間,我所介紹的認同感尋求方式偏向負面。接下來,我仍要繼續在「尋找認同感」的議題上著墨,主題則會以較正面的方式呈現。我想幫助彼此,再次了解尋求神並將認同感的找尋定睛於神的益處。重要的基督徒思想家約翰˙加爾文說道:「沒有一項知識不是從認識神開始。」也就是說,唯有將神擺在對的位置並且頌揚祂,如此一來我們才可以真正地認識自己。 在我的經驗裡,有3個「認識神」的基本指標,使我們能夠定義自己。重點就是,我們必須知道要將神如同「創造者」、「君王」、「救世主」來敬拜,以便我們找到以聖經為核心的認同感。 當生活注定遭受患難的衝擊時,我們要有一種認知,即一開始就必須明白自己是由上帝所造。大衛在詩篇139篇13~16節前段詮釋得不錯:「我的臟腑是祢所造的,在我母腹中祢塑造了我。我要稱謝祢,因為我的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為奇妙,這是我深深知道的。我在隱密處被造,在地的深處被塑造,那時,我的形體不能向祢隱藏。我未成形的身體,祢的眼睛早已看見。」多麼有力量又令人驚豔的詞句!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透過神那雙富有創造力的手所造,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向祂隱藏。在你出生以前,祂早已將你那未成形的身體小心翼翼地細查一番。 你眼睛的顏色、你的身形、你的智慧和天賦、你的頭髮、你的聲音、你的個性、你的膚色、你腳的大小等,所有與生俱來的特性都是神榮耀的創造力。神的創造沒有差錯,也並非偶然,更沒有因為欠缺考量而失誤。 現在,我們可能都了解這些真理均與造物主──上帝有關。只不過,我們是否真正敬拜這位「造物主」呢?可悲的是,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只有在禮拜天才會敬拜這位如同創造者的神。 若在週間,我們則常常破壞神的工作,而且多數人對神的創造亦不甚滿意。矮個子想再長高一點;高個子則想要變矮一點;知識分子希望肢體可以變得靈活些;精通機械的人則希望多一點音樂細胞;嚴肅的人希望至少有一次機會成為派對的焦點;而擁有思考及教導天賦的人,則希望自己還能具有管理的能力。 多數時候,我們都暗自希望高舉自己至造物主的寶座上,把自己重新塑造成心中想要的樣子,因此,我們常在意自己奮鬥的結果,好證明我們比神還精明。「如果我知道___怎麼做,我的生活將變得比較美好。」 讓我再一次提醒、鼓勵你們,不論是世界或是你們,都在一雙大能的手中。每當我們嘗試要繼續,結果總會變得一團糟。不過,神絕不會錯。專心倚靠祂,並充分發揮祂賜予你的天賦吧!願神賜福你。  

行道者的向下扎根(上)

◎劉炳熹(東部中會新港教會牧師) 從講道者的學習歷程出發,幫助我們再一次在台灣的處境下如何形塑一位傳道人,以及這些年來我們給予了什麼樣的講道學訓練;然而,一個講道者的學習旅程,需要一個實踐場域,始能夠在一段時間後,觀察講道對於整個教會的影響力。因此,對這個實踐場域的認識,幫助我們去認知在後現代的衝擊下,教會面對了哪些困境?教會又如何掙扎著在其中找出一條新路? 在新港教會牧養邁入第8年,台東縣起了很大的變化,市區裡愈來愈多工程在進行著,它們代表著一棟又一棟的飯店。走入鄉間,豪華農舍、民宿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陌生,遊覽車增加了,觀光客多了,垃圾多了,汙染也多了,留下來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誰的口袋滿了?又是誰持續的留在無奈裡?嘆息著年輕人沒有機會回鄉,嘆息著醫療教育資源始終貧乏,嘆息著弱勢家庭的實況?當翻轉台東的口號被高喊的時候,人們內心的聲音真的被傾聽了嗎?人們的生活真的得著改善了嗎?教會,不應該僅被視為一個尋求心靈慰藉的場所,它應該帶著豐富的生命力,竭力陪伴每一個軟弱的肢體,以及被破壞的環境,走出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不斷向上爬升的撒該,卻抓不住任何東西 撒該,一個對我們來說再熟悉不過的人物,他代表了一個眾人共同的價值觀,藉著不斷往上爬來建立自己的身分,在名片上印製各式各樣的頭銜與地位,為著要顯露自我的價值。在這個你爭我奪的世界裡,為了更上一層樓,把別人當作墊腳石,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就算受到他人的厭惡,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我該要得的,都已經得到了不是嗎?撒該就是這個競爭社會中的勝利者,他處於稅吏金字塔的頂峰,以不正當的手段取得了財富,人們避之唯恐不及,敢怒不敢言,其他的稅吏,縱然內心對他有所不滿,還是得對上級有分尊敬。撒該擁有了財富與地位,但他的內心卻好像始終填不滿一樣,因為沒有人願意成為他的朋友,也很少人真心的與他來往。 一天,撒該聽說了耶穌的事情,怎麼想都想不透一個沒錢、沒權的人怎能吸引那麼多的人跟隨在祂旁邊呢?無論去到哪裡,耶穌都是一個受歡迎的人,這讓撒該心裡很不是滋味,想要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結果一到現場,發現人山人海,別說要貼近耶穌身旁,就連找個縫隙要看看耶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當然,對撒該來說,外在條件上還有個劣勢,就是他的個子很矮,這讓他要在人群中找到耶穌的難度又更高了。想請人幫忙,平時人緣又那麼差;想用錢去換,這又不是買入場券的場合。有錢、有權,到了這一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撒該遍尋不著辦法,忽然間,他看見了前頭有一棵桑樹,靈機一動,就爬到樹上去看,總看得見耶穌了吧!於是,眾人看見了一個身材不高、身手不矯捷,穿著更不怎麼適合爬樹,很不協調的向上移動,這,豈不就是撒該一生的寫照嗎?孤獨的往上爬,沒有人願意與他做朋友,好不容易終於登上了頂峰,以為睥睨一切,結果此刻才發現什麼都沒有得到。在樹上的撒該,隨即發現了一個很現實的處境,這麼多人隨著耶穌在走,如果耶穌沒看見他,一切不是白搭嗎?就算他看見了耶穌,又有什麼用呢? 到底,撒該想要的會是什麼呢? 嘗試向上爬升,卻始終抓不到方向的教會 受到人往高處爬的價值觀影響,追求人數更多、設備更好的教會,宛如成為牧者證明自我價值的方式。這樣的價值觀深刻地影響了講台的信息,無論面對著什麼樣的經文,信息的焦點與功能永遠置放於要求聽道者去傳福音,領人進入教會,將人數增加化為一種業績導向的思考。 初到偏鄉教會報到的那一天,長老坐在禮拜堂的階梯前與我對話:「傳道啊!你來了以後看要開拓些什麼樣的事工都沒有關係,倘若有一天,你有了更好的發展,要轉到更大間的教會去也沒有關係,就好好的在這裡學習吧!」這就如同《小堂會大啟示》一書提到,許多小教會接受了他們的教會與牧者遠不如大教會的現實。回顧台灣教會宣教史,許多向下扎根的傳道者,在這個時代似乎成為了稀有財,越來越多小教會受到都市化的衝擊,面臨了存亡的危機。 「偏鄉」這個名詞在近年來受到了高度的討論,到底何處是「偏鄉」?而何處又是「中心」呢?顯然的,這是隨著台灣高度都市化以後,每個人期待過更好的物質生活,因此我們愈來愈重視速度,產出要有速度、運輸要有速度,有速度才有經濟成長。 近年來,高速公路越來越便捷,高鐵的發展更是使人口大量往都市集中,眾多偏遠的鄉村,就成為被忽略的所在,過往人與人緊密的關係,被有限的時間所劃開,陪伴,成為了最沒有效率的浪費。很遺憾的,教會並沒有勝過這份價值觀,越來越多的牧者與信徒,期待著數字的增長(無論是聚會人數的增長或者是奉獻數字的增長),也用數字來判定了一個人的價值。對小教會及其牧者來說,最大的困境就是接受了自己的牧者一定是因為能力不夠、表現不好,才沒有辦法升上大教會,當教會與牧者都無法肯定自我的價值時,想當然就更不可能看見上帝的恩典了。 使用「偏鄉」教會作案例,不過是更突顯整個台灣社會大與小的對比罷了!我們對資源的定義被化約下僅剩財富、權力、名聲,整個教會被資本主義嚴重侵蝕著,大家無不盡力要找個有能力、好名聲的牧者來帶領教會,認為有了這樣一位牧者,教勢必然能蒸蒸日上。 而傳道人呢?開始汲汲營營的從教會裡奪取各樣的「福利」,獻身的使命感越來越低落。長老教會宣教150多年後,成就了越來越多代的基督徒家庭,但也養成了非常多的「富二代」,從小開始就坐享教會所提供的各樣好處,截然不知整個社會年輕人們所面對的各樣苦境,以為讀神學院,畢業以後就是保障工作權,接著在這個環境裡竭盡所能的往上爬,弱小教會就成了被拋棄的一方。倘若是這樣,我們怎能期待教會找到正確的方向呢?就如同撒該一樣,遠遠的看著耶穌,卻成了最遙遠的距離,怎麼樣都抓不到祂。 耶穌抓住了無助的撒該,到他家裡作客 上了桑樹的撒該僅能無助地等待著,看看耶穌的目光能否注意到他。身旁的人無一不竊笑著,平時那麼威風,現在換他吃鱉了吧! 沒想到,這齣劇並未如眾人所想像,耶穌一到了那裡,好像早就設定好一般,抬頭一看,就對撒該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須住在你家裡。」聽到耶穌這麼一說,撒該連忙要從樹上下來,卻沒想到往上爬簡單,要一下子下來還真不容易,但不管怎麼樣,撒該真的是急急忙忙地跳下來,歡歡喜喜地領著耶穌到他家裡去了。 眾人看見了這一幕,都紛紛議論著,怎麼會這個樣子呢?有人特別提到說:「祂竟然到罪人家裡去住宿。」對撒該來說,耶穌進入到他家裡,與祂一同吃飯可是天大的榮幸,他原先只期待著能夠看看耶穌是何方神聖而已,沒想到,這可是好久好久以來,第一位願意與他用餐、願意來到他家裡。在這個時刻,撒該做了很重要的宣告:「主啊!我把所有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我若勒索了誰,就還他4倍。」他意識到了一件事,再多的財富,都無法換取生命真正重要的價值,如今,從樹上下來,意味著他放棄過往踩著別人往上爬的生活,重新學習耶穌給予的功課,把自己的財富分享給需要的人,也把過往的不法所得,賠償給受壓迫的人們。 耶穌為自己的行動下了註腳:「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是要尋找和拯救失喪的人。」沒有一個人應該要被上帝所放棄,相反的,耶穌抓住了撒該,扭轉了他的生命,當一個人真實的體認到自己是一個不配、有罪的人時,悔改才成為可能,否則,人永遠都在爬樹的過程,就算動作再彆扭,都只是旁人看了好笑,自己無法意識到要從樹上下來,唯有耶穌的呼喚,提醒了撒該,該下來了,上帝的時間到來,撒該被抓住了,他的生命,也隨之改變了。(待續)

【舉目向山】從心出發的神學教育

◎吳富仁(新竹中會中壢教會教育牧師) 教導與學習   密不可分 「摩西勸勉以色列人說:你們要聽從我教導你們的法律和規例,這樣,你們才能生存,並且擁有上主─你們祖先的上帝所賜給你們的土地。」(申命記4章1節)「以色列人哪,要留心聽我今天向你們頒布的法律和規例。你們要學習,並且切實遵守。」(5章1節)在希伯來原文中,教導與學習,拿掉字首與字尾,是同一字。因此上帝的話,首先告訴我們,教導與學習是密不可分的。一個教導者必然也是學習者,若停下學習的腳步,也要停止教導,不然就會誤人子弟。而「學習」在原文中,只要加上The Piel(語幹),意思就會變「教導」。有趣的是,照希伯來文法,The Piel意思是「照語幹所指的,使自己熱切忙碌著」,因此上帝告訴我們的第二件事,「教導」就是「使自己在學生該學習的事上,熱切地忙碌著。」換言之,教導就是「引起學習」。 可見,最好的老師與教育者,不必然是高明的演講者,有吸引人的魅力;老師之偉大,顯在其他層面上,就是所教的學生知道如何學習、如何把真理放在心裡、更用生命熱切回應與實踐。主耶穌就是最偉大的教師,祂的偉大,顯明在學生的生命裡。當祂釘在十字架死亡那時,12位主要的學生不是倉促逃亡、就是否認到底;然而上帝使祂復活,高舉祂;學生也深刻經歷祂復活的生命,帶著聖靈感動的能力,在上帝呼召下,把福音──愛的見證──帶到地極,深刻且持續影響現在我們所生活的世界。 神學教育   從重燃熱情開始 早期來台的宣教師都明瞭,要將福音烙印在這塊土地,若沒有一群在地傳道人,是不可能辦到的。因此當馬雅各醫生(James Maxwell)1865年來台宣教後,4年後(1869年)便在台南二老口醫館禮拜堂,開辦「傳道者速成班」,接著在台南與高雄旗后都成立「傳教者養成班」,成為台南神學院的前身。 1872年,馬偕牧師(George Leslie Mackay)從淡水上岸,開始北部宣教時,嚴清華與他奇妙的相遇,便成為一所特殊學校,他們互相教導,也相互學習(參閱《福爾摩沙紀事》,前衛出版)。後來,隨著四處宣教,馬偕牧師便與學生在路邊大樹下、溪旁、海濱、客棧等,開始他的教學,馬偕稱為「逍遙學院」,而這就是台灣神學院的前身。 早期宣教師們帶著滿腔熱血,全心委身、事奉、付上使命,他們教導,同時努力學習台灣的人文與自然。林晚生女士重新翻譯《福爾摩沙紀事》時,在自序提到:「在翻譯本書時,最困難的地方是許多專有的學名或人名。學名方面,像是書中詳細列出了100多年前馬偕在台灣時所看到的各種花草樹木。」我們便可明瞭,宣教師們多熱愛這塊土地,包括對人與對土地的情感。 來到今日,當神學院相繼立案,我們應該擔心的是,世俗政府規格化地要神學教育機構符合各樣規定,原初辦學的熱情與宣教心,會不會因此被壓碎?更甚者,此後更操控學校當局與發展方向?因此,如今最要緊的就是回到初衷:神學教育若忘記宣教熱情與使命、對人與對土地的關懷,那麼即便蓋再偉大的建築,造就再多厲害的學者、傳道人,在上帝眼中,仍轉眼煙消雲散。神學教育若無法體會,想要教導的人,也必須成為熱情的學習者,若無學習熱情,即便擁有高文憑、教出許多高材生,對上帝國而言,也是沒有用處。 神學教育  由心出發 因此,我們要回到原點思考:「在學校或許我是頭(校長),而您真正是學校的心。」這是前長榮中學校長萬榮華牧師(Edward Band)向黃俟命牧師說的話。黃俟命曾在長中任舍監、宗教主任,長達18年。郭東榮牧師回憶恩師說:「有一天,黃牧師問我們『你們來讀長中要得什麼?』我們異口同聲答『要得學問和知識』。黃牧師說,「傳知識是學校的使命之一,智慧和知識非常重要……然而知識不僅長中能傳授,自修獨學仍可得到……。但在長中有一項,其他學校很難獲得,就是主耶穌,得到主耶穌比得到全世界更寶貴!」(見〈師恩綿綿〉,《母校長中》63期) 在教育裡,最有價值的是敏感體察上帝的心,這正是萬榮華校長看重黃俟命之處。他明白學校的價值,不在偉大的建築,更不在外在的評等、考績、甚至財產價值等,而在於學校裡有一心求問的教導者與學習者,他們擁有向上帝委身、渴求真理的心,並將此態度帶到日後的工作、生活、教會與家庭,那就真能成為上帝祝福與改變之所在。 今日世界變化之大,非前代宣教師能理解,但不變的是,我們需要擁有體察上帝之心的神學教育。倘若失落上帝之心,在上帝永恆的眼界來看,不過是世俗的大學,很快就會被取代。但願台灣的神學院與教育,常保與上帝同在之心,如農夫默默墾植,直到結出子粒。

慈悲•和好

◎Taizé Taiwan編輯群 即將二度舉行的台灣泰澤青年聚會,將於4月底在陽明山衛理福音園舉辦。以各宗派的基督徒能夠在一起祈禱敬拜為宗旨的泰澤聚會,初被介紹到台灣時都是各宗派各自零星或長期舉辦祈禱聚會。為符合泰澤團體創辦的共融精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大專也曾幾次以長達6~7天的營會,並開放給各地方教會報名參加;甚至在台北大專中心辦公室也曾持續舉行常態的跨宗派泰澤祈禱聚會數年。 近幾年,兩次於東海路思義堂舉行的全台泰澤祈禱,聚集了北中南經常舉辦泰澤祈禱的團體及個人,讓原本互不相識的各路人馬,就此串聯起來,開始以台灣泰澤的名稱開設臉書社團,通報各地舉行泰澤祈禱的時間地點,分享及介紹各自的資源。 泰澤靈修在台灣 有別於其他國家舉辦泰澤青年聚會的模式,其他地區都是泰澤團體的修士先到欲舉辦地區,一起參與籌備過程;台灣曾於2015年在聖愛山莊第一次舉辦聯合青年聚會,趁泰澤修士來訪的時間,由各團體組成的籌備小組舉辦聯合泰澤聚會,再由曾經在法國泰澤擔任義工的姊妹邀請修士來參加。這樣的模式讓第一次來台的泰澤團體申漢烈修士很驚訝,也期待能夠在台灣有第二次的青年聚會。 泰澤團體目前負責亞洲區的申漢烈修士,幾次來台皆被邀請至北中南各地認識不同舉辦泰澤祈禱的宗派團體,有感於全台各地有不少泰澤聚會,但每次參加亞洲區聚會的台灣青年寥寥可數,期待4月底在北部再次舉辦全台青年聚會,讓花蓮地區也有人能來參加,甚至高中生也能來參加聚會。 各基督宗派能一起祈禱容易,要一起守聖餐卻大不易。此次籌備小組成員中很多人皆參加過亞洲聚會,對於最後聚會的聖餐還是讓不同宗派分開舉行感覺遺憾。籌備小組聚集各宗派青年及神職人員,期待聚會不只是安靜的祈禱,也能夠達到泰澤的「共融」精神。 在台灣,泰澤祈禱一直以音樂短誦、祈禱的方式為人熟知。然而,這只是泰澤團體所使用的日常祈禱方式,「泰澤團體」在組成的發展歷史、聚會與生活的模式當中,更期待傳遞的精神在於共融(Communion)。 「共融」是教會中最美麗的名字。泰澤團體自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基督徒之間的復和,他們不只是一個修道團體,更是一個實踐生活、接納包容的團契,為此他們除了開放自己、接待世界各地的訪客加入他們的生活,與他們一起祈禱,他們也在各地舉行青年聚會,讓青年們有機會認識與自己不一樣教會背景、種族、文化等等的青年,透過一起工作、祈禱、研讀聖經、討論對話……,走出自己的圍牆,用更寬闊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中種種的分歧。 青年成長分享之處 泰澤團體也是一個青年朋友樂於前往的空間,早在其創辦人羅哲的學生時期,他就經常聚集青年們舉行聚會。 「這是一件令人驚訝的事,我們並沒有做什麼來吸引年輕人。……我們不能打發他們回去,他們來是為祈禱、為尋找。我們明白他們懷著重要的問題前來:在哪裡找到生命的意義?上主給我的召叫是什麼? 我們希望成為他們的聆聽者,而不是靈修導師。聆聽他們,為使他們不但能夠表達自己的限制、創傷,同時也發現自己的恩賜,尤其是預感到一個與上主、與基督、與聖神共融的生命。」(註) 羅哲決定以針對青年的生命為首要使命,於是在1966年9月,泰澤團體第一次舉辦特別為青年的聚會;之後,泰澤團體的「青年公議會」(Council of Youth)於1974年8月30日正式展開。因著青年公議會,許多青年以自己的生命作為希望的容器,將從基督裡找到的和好帶給身邊的人。泰澤團體鼓勵前來的青年們回到自己的國家、教會、社區後,能與其他人一起進行「信心在人間朝聖之旅」(Pilgrimage of Trust on Earth),將自己在泰澤的和好經驗帶回到日常生活中。 雖然泰澤團體幾乎全年向世界各地的青年開放,也歡迎青年們成為工作人員(permanents)協助各項事工並體驗團體生活,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希望幫助青年們回到本國本鄉能繼續活出信仰。 泰澤團體於1978年底首次在巴黎召開歐洲青年聚會,之後固定每年在巴黎、羅馬、巴塞隆納、倫敦和科隆舉行,直到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首次移師到東歐的波蘭華沙。希望讓許多無法親自到泰澤的青年們,也可以在其它城市與各地青年一起學習共融生活。 除了歐洲的青年聚會外,泰澤團體也非常關心其他地區的青年。第一次的亞洲青年聚會是1985年在印度Madras(現為清奈Chennai)舉行;並於30年後,2006年再次踏上印度,在加爾各答舉行。近年來台灣開始參與在2013年韓國大田的東亞青年聚會、2015年香港鹽田梓迷你東亞青年聚會、2016年香港長洲的東亞青年聚會之中。期間也有少數青年前往歐洲參加歐洲青年聚會。 與其他的國際青年聚會不同的是,泰澤的青年聚會以祈禱為主。一天3次祈禱的生活,與泰澤當地的修士們一樣,讓一天的生活都是以與上主的關係為中心。此外,在聚會中修士會與青年們分享聖經的信息,然後分組討論;透過對話,不同宗派的青年對聖經的認識和理解也許會有新的洞見。而我們將會發現:我們所共有的、相同的點好多,相異之處其實只有一點點。在不一樣的人身上,我們看到了上主的豐富多元是何等奇妙! X X X 今年,我們有幸與泰澤團體申漢烈修士合作,在台灣舉辦我們自己的青年聚會,希望透過這個活動,除了能和台灣各地的青年一起學習共融生活、祈禱、對話之外,也藉著參與在籌備工作中學習如何跨宗派、跨文化合作。期待有一天,當我們的經驗累積足夠,台灣也可以開始承辦東亞、甚或亞洲地區的大型青年聚會。 註:泰澤團體編,陳愛潔譯,《選擇去愛》(香港:厄瑪烏靈修網絡,2013),頁51~52。 慈悲•和好──2017台灣泰澤青年聚會 日期:2017年4月28~30日 地點:台北市陽明山衛理福音園 對象:18~35歲青年為主 活動費用:社會人士 2200元、學生 1500元 報名資訊請上網:個人、3人以上團體 有任何問題歡迎Email至:taizetaiwan2017@gmail.com 相關活動訊息請注意FB粉絲專頁Taizé Taiwan公告

從根基開始培育

◎張世昌(台北中會民安教會牧師) 從基本功練起 武俠小說中總會提到許多驚人的武林高手,他們透過不斷地操練與修習,讓武功博大精深,而這些人物總需要從基本功夫練起,不但內力需要提升、筋骨也需鍛鍊。當然,在江湖中也難免會出現一些想要快速成為武林高手的人,但是除非他們遇到特殊人物傳遞給他多年所學,並且協助打通任督二脈,或是獲得奇異藥物,讓他頓時能力大增,否則幾乎很難達成。往往許多人為了成功而尋求旁門走道,以致走火入魔。 信徒培育,究竟是像前述的武林高手一樣花時間提升內力、鍛鍊筋骨;還是期待可以遇見特殊人物或獲得奇異藥物呢? 彼得最後的勸勉 使徒彼得在逐漸老邁,也在接近面臨殉道的過程時,再一次寫信給過去關心的眾教會。書信一開始,彼得就提醒眾教會信徒:上帝透過耶穌基督的工作,已經將祂那美善的應許賜給了他們,也讓他們明白一切關乎生命和敬虔的道理。緊接著,彼得提醒信徒要殷勤學習:有信心的要學習有美德、有了美德的要學習知識、有知識的要學習節制,學習了節制則要繼續忍耐,會忍耐的要更加敬虔,知道敬虔的要學習相愛、會彼此相愛之後更要學習愛其他的人,因為這些操練會讓他們在認識耶穌基督的事情上更清楚信仰的內容、也會更加結果子,如果對這些操練懶散,會讓自己只是短視地看見初信主的好處,卻忘了他過去的罪已經被潔淨了。彼得再次鼓勵眾教會的信徒,要積極地操練這些在信仰上的行為,這樣就可以豐豐富富地進入耶穌基督的國度中。 彼得的建議似乎像他心目中信徒養成的過程,也似乎像一個機構的教育訓練目標,而且這些是不斷地成長、全面學習的過程。 信心帶出美德、美德帶出知識、知識帶出節制、節制幫助忍耐、忍耐促成敬虔、敬虔來彼此相愛、彼此相愛就促成對他人有愛心。信心是對上帝的相信、美德是信主的信仰行為、知識是對信仰更多的明白、節制是透過信仰的自我控制與調整、忍耐是面對困境與問題的等候、敬虔是不偏離上帝的信仰堅持、彼此相愛是實踐上帝的命令、向眾人有愛是福音傳揚的方式。彼得在即將離開世界時,深深地期待眾教會信徒可以從信仰基本功開始練習:相信了就要去改變、改變了會增加更多認識、更認識後就要去實踐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中。 台灣教會的憂心 近20年來,台灣眾教會不斷推動福音廣傳的理念,許多教會也都積極參與傳福音的事工,從檯面上的數字來看,似乎台灣眾教會的信徒逐漸增加,基督徒比例也提升到將近6~7%,但是這些信主的人真的都成為耶穌的門徒了嗎? 如果只是數字上的提升,而沒有真實信仰生命的培養,會不會反而像主耶穌在撒種的比喻中提到的,那些撒在石頭地和荊棘地的種子,稍微發芽後就失去了成長的機會?許多這類的基督徒,有的認為信仰是暫時嘗試無損;有的認為換個信仰可以讓自己工作或生活更平順;有的信主的目的純粹是為了和異性交往;有的人受洗後從未讀過聖經和禱告、甚至再也不去教會……。在每年總有近萬人受洗的台灣教會中,究竟這些人的比例有多高呢?這些人在信仰上究竟要算基督徒還是慕道友、甚至是教外人士呢?因為這些人可能很快地成為所謂的「籍在人不在」的會員,也可能成為許多在教會間轉移會籍的人,甚至都可能早已在教會間失去了聯繫。 從基礎開始培育信徒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推動「一領一‧新倍加事工」已經走過多年,究竟「一領一新倍加」的理念落實程度是多少?長老教會一向很看重信仰神學討論,大專事工也有很深入的神學教育,神學院的教導也秉持著嚴謹的神學論述,究竟這些訓練是讓眾教會的信徒有信仰生命提升,還是只有知識增加? 每日讀聖經的習慣,即使有《新眼光讀經》以及許多每日讀經的材料,往往一些信徒和聖經之間總是不太熟悉;禱告的訓練,許多教會都會有這樣的課程,但總是在一些所謂的屬靈特會、敬拜讚美聚會中,才會看見、聽見信徒敢勇於禱告,但是教會固定的禱告會卻沒幾個人參與。這些問題會不會也帶出信徒培育的策略需要修正呢? 教會的成長絕對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過程,因為信仰是對上主委身的操練。決志信主之後的讀經、禱告操練,需要有人願意陪伴操練;受洗之後的初信造就與行為調整,需要有人互相提醒;信主一段時間後的信仰認識甚至是生命改變,需要彼此勸勉與團契;更知道信仰知識後所帶出的忍耐、等候與敬虔操練,也需要共同代禱與扶持;在教會中學習關懷、服事與傳揚福音,更是需要許多同工的彼此互助。上述這些都應該是信徒培育的基本需求,也應該是教會在帶領會友成長的過程中,幫助信徒從信仰基本基礎的學習進到生命改變所需要的課程。 基本功夠深的服事,被影響的人也會學習到完整的信仰內容,並且一同在教會中繼續經營建造屬於上主的教會,也一同榮耀上主的名。 舉目向山祈禱會 詩歌:新《聖詩》303首〈主,我欲謳咾祢〉 讀經:彼得後書1章3~11節 信息:從根基開始培育 詩歌:新《聖詩》146首〈救主出聲叫我〉 禱告:(請帶領者提出主題,並提供較清楚的禱告方向後,邀請參與者一同出聲禱告,最後再請兩位兄姊帶眾人一同結束禱告) 一、為教會初信及慕道的兄姐代禱 上主啊!我們為教會中初信的兄姊可以學習每日讀經及常常禱告的習慣禱告,他們剛開始信仰的生活,需要從祢的話語中學習認識祢,他們也需要在禱告中和祢有親密的關係,求主幫助教會有人可以陪伴他們一起在讀經禱告上一同學習。 上主啊!我們也為那些還在慕道的兄姊仰望祢,他們需要有人可以透過關心與扶持、需要透過團契的代禱與相愛來更認識祢,求主幫助他們可以在教會的參與中,信仰更加成長,真正成為屬祢的百姓。 二、為教會信主超過3年的兄姊代禱 教會的元首耶穌基督,我們求祢幫助那些在教會中已信主超過3年的兄姊,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穩定聚會久久,甚至參與服事,求祢讓他們在信仰上有真實的生命改變,讓他們在信仰的成長過程中,逐漸脫離吃奶的狀況,成為吃乾糧的基督徒。 主啊!我們當中也有些人雖然信主久久,但是無法聚會穩定,求主幫助他們,透過教會兄姊的關心與分享,讓他們願意學習克服困難、面對壓力,讓他們可以穩定參與教會的聚會,更多認識上帝的恩典與救贖。 三、為教會中有參與事奉的兄姊代禱 我們的主上帝啊!求祢記念那些在教會中參與服事的兄姊,他們是教會中服事的團隊、也是屬於祢的精兵,求祢幫助這些同工與兄姊,可以有深刻的生命成長經驗,讓他們的生命成為帶著影響力的生命,讓他們的服事也能使人看見上帝。 上主啊!願祢的工作也仍然在這些兄姊當中,讓他們確實穿戴屬靈的軍裝,讓他們在服事上更認識上帝的工作、更多與上帝同工。求主也幫助他們可以在信仰中經驗上帝的能力,面對一切的問題與困難,都能夠憑信心倚靠祢。 四、為教會牧者、長執團隊代禱 教會的頭,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求祢記念教會的牧者與長執團隊,他們是教會重要的事工計畫者,也是推動者,求主賞賜智慧給他們,讓他們可以帶領眾兄姊一同在信仰中成長,讓他們成為教會事工的祝福、成為榮耀祢名的團隊。 主啊!我們也求祢讓這些服事團隊可以在信仰上更多成長,讓他們跟祢的關係比跟我們更親密,讓他們可以更清楚聽見祢的聲音,因為他們是帶領我們往前走的引導者,願上帝指引他們,讓他們在信仰上更多認識主的完整。 詩歌:新《聖詩》303首〈主,我欲謳咾祢〉,吟詩完請帶領者做結束禱告。

以終止婦女受暴來解耶穌的渴

約翰福音19章28~29節 ◎林霓玲(彰化基督教醫院牧師) 本週是大齋節期(Lent)第一主日,教會在傳統上以40天靈修敬拜預備迎接耶穌基督受難和復活的神蹟和恩典,40天起源於耶穌在曠野禁食並勝過魔鬼的試探,因此大齋節期又稱為「四旬期」。早期教會以此節期為一般人成為基督徒及加入教會的預備期,後來轉變成藉齋戒、悔改以預備迎接基督復活的教會節期。許多基督徒在大齋期避免奢華宴樂,刻意禁止某些所愛的生活習慣,例如不玩線上遊戲、少吃或不吃零食等,藉此操練,結出聖靈的果子。 耶穌渴望人們相信祂 在祂的愛中得滿足 「我渴」是耶穌十架七言的第五句話,耶穌的口渴一方面象徵著祂人性的受苦,另一方面也象徵著祂對世人愛和信靠的渴求,耶穌渴望人們相信祂、愛祂,並且經驗到他們的渴望和乾渴之苦,可以在十字架的愛中得到安慰滿足。 十架上的耶穌喝了人家遞給祂的酸醋,在醋中祂喝盡人間的苦痛,正因如此,祂可以將人類從憤恨的餘毒中解放出來。早期教父將耶穌飲醋這一幕與摩西用木頭將苦水轉變成可喝的水作類比。教父認為,透過十字架,耶穌將我們的憤怒、悲傷、失望、恐懼和自暴自棄的苦水,變成甘甜的水,消除我們的乾渴。十架耶穌的「我渴」和祂飲醋做為回應,代表耶穌的愛將轉變人們內心的酸苦。我們常對自己不滿意,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攻擊自己,然而,因為耶穌接納我們的痛苦辛酸,為我們飲了苦杯,祂就轉化了這一切,在耶穌的愛中,乾渴得到滋潤,苦水變成甘甜。 兩千多年來,許多基督徒經歷到耶穌基督的「我渴」對我們宣告:祂的愛可以解除我們內心深處對愛與生命的渴求,帶給我們生命意義,讓焦躁的心得到平靜安寧。而被耶穌的愛所充滿和解渴的人,也受邀去解除世人對生命的飢餓和乾渴。 在婦女受暴痛苦中   聽見基督的「我渴」 婦女人權被視為「21世紀未竟之業」,聯合國2015年女性調查報告顯示,自「北京宣言」(Beijing Declaration and Platform for Action,1995年世界婦女大會之決議)20年來,女權「進展太慢且不均」。女性教育和就業環境雖然有改善,但全世界仍有超過35%女性曾遭遇暴力,不管是在進步國家還是落後國家,無論是戰爭國或和平國家,都有相當高比例的婦女和女童遭受暴力,包括謀殺、強姦、性騷擾、強迫墮胎等。最迫切而令人心痛的問題,是從奈及利亞、索馬利亞到伊拉克和敘利亞,強暴被用來作為戰爭武器! 近幾年,最令人心碎和關注的戰爭婦女受暴個案,莫過於2014年4月被奈及利亞極端主義恐怖組織博科聖地所綁架的276名奇博克女學生。針對該起綁架事件,博科聖地領導人謝考在一段影片中聲稱:「真主指示我要賣掉她們……我的宗教允許奴隸制,我要讓她們當奴隸。」他表示,女孩們不應該上學,應該嫁人,因為女孩到9歲就可以結婚了。據報導,奈及利亞東北部的民兵發現2名被強暴的女孩「半死不活」地被綁在樹上,村民表示博科聖地還殺害、焚燒了另外4個不聽話的女孩,223人仍然下落不明。 經過受難者家屬、國際人權組織等發起「讓我們的女孩回家」運動,及各種努力後,2016年10月奈及利亞政府宣布,透過國際紅十字會和瑞士政府居間斡旋的談判後,博科聖地最後釋放了21名被綁架的奇博克女孩,而其餘多數女孩早已犧牲了。 白絲帶運動──男性參與終止婦女受暴 性別暴力需要兩性一起攜手來消除,其中,男性的意識覺醒更是重要。 白絲帶運動(White Ribbon Campaign)緣起於1991年加拿大。1989年12月,一名加拿大年輕男子自認女人與女性主義毀了他,於是到蒙特婁大學射殺了14位女生,隨後舉槍自盡。兩年後,一群加拿大男性發起白絲帶運動,此運動旨在鼓勵男性檢視自己的態度與行為,並嘗試挑戰其他男性,以阻止加諸於女性身上的各種暴力,希望能集結更多男性參與終止婦女受暴之運動。 男性佩帶白絲帶讓「婦女受暴」這個禁忌話題得以被討論,即使一小群人也可以造成真實的衝擊,帶來改變。 以終止婦女受暴來解耶穌的渴 馬太福音25章「最後審判」比喻中,耶穌清楚表示,幫助或關懷任何一個微小生命免於受苦就是對祂施予善行,每一位無辜者的受苦都是耶穌的乾渴,幫助女童和婦女免於暴力威脅就是解除耶穌的渴!婦女和女童的人身安全、成就和全面參與是教會與主一同守護生命的重要課題之一。 時序除了進入大齋節期,3月第一主日同時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婦女事工紀念主日,期許我教會開闊婦女多元服事空間,並強化性別意識,使主的兒女敏感於任何形式的性別歧視,致力消除一切歧視和不公義,讓我教會以終止婦女受暴來解耶穌的渴!  【舉目向山祈禱會】 泰澤歌詠:《泰澤頌讚之歌》6首〈讚美我上主〉 讚美我上主,並歌頌祂的名;讚美我上主,祂復活我生命 泰澤歌詠:《泰澤頌讚之歌》1首〈我們敬拜祢,基督〉 我們敬拜祢,基督。我們感謝祢,上主,因祢在十字架上,救贖世界萬民;因祢在十字架上,救贖世界萬民。 詩篇42篇:(每節間唱《泰澤頌讚之歌》117首〈Alleluia〉)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Alleluia)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的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Alleluia) 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Alleluia) 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Alleluia)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Alleluia) 我的神哪,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旦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紀念祢。(Alleluia) 祢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祢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Alleluia)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Alleluia)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幫助。(Alleluia) 泰澤歌詠:《泰澤頌讚之歌》56首〈以祢的愛火點燃我的心靈〉 仁愛聖神請降臨,以祢的愛火點燃我的心靈;仁愛聖神請降臨,仁愛聖神請降臨。 聖經:約翰福音19章28~29節 這事以後,耶穌知道各樣的事已經完成了,為要應驗經上的話,祂說:「我渴。」有一個盛滿了醋的罐子放在那裡,他們就拿海綿蘸滿了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祂嘴邊。 信息:以終止婦女受暴來解耶穌的渴 靜默、代禱(每項代禱之間,請唱《泰澤頌讚之歌》45首〈求祢俯聽我〉) 1.懇求上主幫助那些因遭受暴力而身心受傷的人,引導我們成為與祢一同守護生命的和平使者。(求祢俯聽我) 2.懇求聖靈賜給我們更多慈悲憐憫,慷慨助人的心。(求祢俯聽我) 3.求主幫助那些悲傷的人,面臨困難和誘惑,以及生命軟弱,需要關懷幫助的人。(求祢俯聽我) 4.求祢帶領祢的教會為福音做見證;願聖靈的感動引導我們,使教會信實且熱誠。(求祢俯聽我) 5.願所有的統治者都能追求和平與正義,願世界各地的人都活在平安喜樂中。(求祢俯聽我) (請依照您的感動加入祈禱事項,最後以主禱文結束) 泰澤歌詠:《泰澤頌讚之歌》52首〈耶穌基督的聖神〉 耶穌基督的聖神,願祂仁愛的聖神,來堅固你的心靈;來堅固你的心靈。 泰澤歌詠:《泰澤頌讚之歌》21首〈主啊,求祢賜平安〉 主啊,求賜祢的平安,賜給那信祢的人。主啊,主啊,求賜祢的平安,求祢賜平安。     安靜默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