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靈修

生活靈修

安靜,得著祝福

&nbsp◎呂美滿 一早醒來,看見窗外一片明亮,就知道是溫暖的陽光,灑落在房間外的陽台上。 雖然,此時已是冬天的季節,因著連續幾天的陰天,見到如此難得的陽光,趕緊迫不及待的起床,梳理過後,帶著聖經,安靜的坐在熟悉的角落,與神開始親密的約會。 閉上眼睛,體會柔軟、溫和的陽光,照在身上的感覺,那是一種細細柔軟又綿密的感受。 翻開聖經,靜靜的看著神的話、心裡默禱著、腦袋中思考著神過去一年的教導,這樣的約會時光,讓我感到身、心、靈非常的飽足。 邊唱詩歌邊默禱,一年又即將接近尾聲。我開始回想起,在即將過去一年的時間中,我最大的學習是什麼? 我是否在信仰的生命中,又進一步更認識神?而今年我學習到「安靜」的操練,這對於一位個性急躁又直言的我而言,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但是神提醒我,讓我看到許多不必要的紛爭和衝突,皆因「多言」而起,這樣的事,給我許多的看見。 身為姊妹的我,如果能「謹言慎行」的話,會是何等蒙受祝福的事!因為許多「激勵人的見證」不見得會讓每個聽到的人都「感同身受」。但是許多「負面的言語」真是會叫聽見的人「身歷其境」,影響頗重。 有天晚上,在靈修時,正好讀到雅各書,在1章26節說到:「若有人自以為虔誠,卻不勒住他的舌頭,反欺哄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是虛的。」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般打在我心頭上,重重的一擊,讓我感到難過而且非常的慚愧,又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我們那鑒察人心的主,豈會不知道,我內心中那一絲絲、一點點敗壞的心思和意念,我又如何能去躲避祂的眼目和面對將來的審判呢?我是何等的敗壞。 「原來我們在許多的事上都有過失;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雅各書3章2節又如此說。 「是啊!主,我真是該勒住自己的舌頭!」回想起自己一整天當中說的話,有多少是無意義的話,有些話還不見得使主的名得榮耀,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說。 於是,靠著聖靈時時的提醒,慢慢的、漸漸的我有更多時間「安靜」,並且在神面前默禱、思想,不斷學習、操練「安靜」的功課,這樣功課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的困難。然而在「安靜」中,我可以看到許多以前沒能細細觀察到的事,沒想到以更敬虔的態度留心周遭發生的人事物,竟是如此重要。 「安靜」背後的祝福,就是學會「聆聽」,這更是件讓人在靈裡,感到非常雀躍的事,唯有會「聆聽」才能真實的明白神的心意,體會到弟兄姊妹的需要。

尋找生命泉三峽滿月圓記行

◎ 林惠玲 唯有自虛榮和浮華中抽離 才能使生命的本相復活 回到真實原點 體驗流淌在心靈泉源中 那生生不息的生命泉 &nbsp 細風斜雨乍曉寒,11月天踏足台北縣三峽滿月圓山境內,微雨綿綿,迭迭層林穿簾打葉的情景,有如大恩沛霖的感覺;萬葉千聲的氣象,敲響著我的心扉。眼前巍然聳立的柳杉,清風搖拂的樹葉,在枝葉婆娑間雨聲滴碎,活躍著生命的情懷,感受著生命因為愛而生動和豐富的博大與寬容。瞬息須臾閒往自如,一股暖意攏在心頭,我的心靈已然融匯於大自然之中。 蹤跡沓沓,一步步攀上階梯,走近群山,杉木蓊鬱楓紅似火,頓覺進入清幽世界。陽光透過細密的縫隙,輕輕鋪瀉在大地,將天地萬物融為一體,賦予美麗與生機,新生已然開始。而自然界的微觀幽微及宏觀遼闊,正透露著神所創造的勃勃生命,在在顯明祂是那位永存永活、全知全能的主宰。正如保羅在羅馬書1章12節指出︰「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遠近生發的崖薑厥和姑婆芋,隨冷冽氣候承受著生命的淬鍊迎風綻放,他們看似卑微的姿態,卻展現了生命的厚度,帶來生命的感動。凝視之中,我款款地將心貼熨到其中,在呼吸間彷如嗅到那生命綠蔭釋放出的芬芳。感謝神,讓我看見生命存在的意義!一種從苦澀中萌生對神聖的愛的深切體認,將神給我的平安幸福密密地編織在心中。我相信,唯有人的生命與神相交,心靈才會棲息在真正平安之所,神將成為重新獲得力量的泉源,引導我們走一條通向真正美善的道路! 站在奔瀉的處女瀑布下,潔白的水花在廣闊的空中翩然起舞瀰漫了整個天空,好似神差遣給我們的聖潔天使。我的心此刻靜穆,深深體會神在蘊藏沉靜中,讓我積攢生命的勇氣和溫馨的力量。我閉上眼睛、伸出雙手緊擁這飄飛的水花,感動於神的靈與我的生命相契相融的真情摯愫。 清溪旁隨風搖曳的筆筒樹,發出蘊含雋永闡釋的幽幽聲息,啟示著我們︰追求完滿人性的理想形式,必須根植於神賦予的生命智慧中,才能保持自己的人格與神合一的完整性。正如義人「他像移植溪水邊的果樹,按季節結果子,葉子也不凋零。他所做的事樣樣順利!」(詩篇1篇3節)「專心信靠上主的,這種人多麼有福!他像栽種在溪旁的樹:樹根伸入水中,不怕旱災熱浪,樹葉常青,不斷結出果子。」(耶利米書17章7~8節)如此就會有美好的屬靈生活。 在靜謐的空氣中,我低頭猛然看見荊棘,聖經以荊棘代表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和各種私慾。現代生活的忙碌使人們更多關注、焦慮自身生存利益,生命筆記本中只寫著逐日增多的要求,人的尊嚴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受到褻瀆。我們唯有抽離在荊棘林中叢生的虛榮和浮華,才能使生命的本相復活,回到真實原點,體驗流淌在心靈泉源中那生生不息的生命本源──神。 瑞士哲學思想家阿米爾﹙Amiel﹚說︰「一片自然風景就是一個心靈的境界」,在這裡我看見滿月圓山,看著日出、日落、群山之美,使我想起詩篇第113篇中詩人所吟唱的︰「要讚美上主!上主的僕人哪,要頌讚;你們要頌讚祂的名。上主的名應受頌讚,從現在直到永遠。從日出到日落之地,上主的名應受頌讚!上主統轄萬王;祂的榮耀超越諸天。」唯有此時,思緒平靜而感動,才能從受造之物中得著一份來自神甜美的愛的真諦和心靈上絕對的安息。我願如加爾文﹙John Calvin﹚所主張的︰「一切榮耀唯獨歸與上帝!」

我家的車上教育

◎陳小小&nbsp 我的兒子沒有「文科」頭腦。課文內容他即使念過5遍,照樣左耳進右耳出,腦袋空空,不留下一片雲彩。尤其是社會科,真的要花「我們」好多時間幫他。 全家一起 &nbspCar Schooling 為何說「我們」?因為我有時利用每週往返高雄公婆家與台南兩地的車上,講解社會課本給他聽,同車還有老公、女兒。每次幫他複習,我們3個不考試的,通通都背起來了,但我兒子還在「嗯!我想可能是&hellip&hellip」 小學5年級的社會,課程內容是介紹台灣的北部、中部、南部、東部。考試大概就是問阿里山、東港、金針山、國立科學博物館、新竹科學園區在哪一區域?而我們經常開車環島拜訪網路同工、順便遊玩,課本上的地方,全都去過。但兒子的頭殼裡,好像裝的是胃袋,不是腦袋:他只記得沿路吃過的好料美味,風景名勝卻幾乎沒啥印象。也許應該建議老師出題考貢丸、米粉、蚵仔煎、肉圓在台灣哪一區域,保證可以考到全班前3名。 兒子雖不好教,但在車上一小時所教的東西,可以抵得上在家裡2、3倍的時間。車內真是個教育的好地方!難怪英文有car schooling這詞。意思就是「邊開車邊教育孩子;利用開車時間教育孩子。」可能是坐在車裡心情輕鬆,沿途村莊田陌景致優美,但又不至於美到令人分心,因此即使複習教科書,也還算有趣。 &nbsp&nbsp &nbsp 親子 &nbspScooter Schooling 今年我開始用車子送兩個孩子上學。沒想到短短15~20分鐘的路程,也讓我們親子之間有很棒的互動。他們會講一些學校的事,我也與他們分享我跟老公以前在他們這個年紀的失敗挫折、成功快樂。 尤其我以前不是基督徒,很在乎老師、同學、鄰居玩伴對自己的看法,有時為了討好他們,會將正義放兩旁。我曾經跟隨鄰居玩伴,排擠另一位看不順眼的鄰居。到現在,我想到都會非常後悔,當時的我,沒有拒絕同儕的能力。如今,有了耶穌,遇到同樣的事,我已有能力做出永不後悔的抉擇。孩子們透過我分享童年,體會到當基督徒是多麼的幸福!也因為早餐時間,孩子是一邊聽聖經朗讀,一邊吃早餐,他們聽到有什麼不懂的,也會在車上問我。每天聽入的上帝話語,靈糧夠一天所需。 接小孩放學,則是騎摩托車。我也會慢慢騎,跟他們聊天。但scooter schooling難度較高,常一不小心,嘴巴就會吃進空中飛舞的蟲子,而且騎摩托車比較危險,得隨時注意周圍的狀況,僅能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 夫妻 &nbsp car counseling 此外,車上也大大促進我的夫妻關係,當然絕對不是搞什麼車震。而是我讀了什麼書、或是某篇精采的文章,我會在車上跟老公分享,很像秘書對老闆那樣報告摘要。老公透過我,如同讀過很多好書。尤其大多數的男人是不會去看婚姻交友類的書籍,他也不例外。在車內,我跟他分享超過40本這類書籍,對照我們婚姻的各種問題,潛移默化、不刻意地,一點一滴為我們的婚姻帶來許多思考反省與改變調整。 我在想,要夫婦去參加婚姻協談課程,花時間去學習如何經營美好的夫妻關係,其實蠻難的。雖然教會牧長輔導,都會鼓勵,但言者諄諄,聽者渺渺,多半都是婚姻已經亮紅燈才會有所警覺,夫妻一同報名上課。而我跟老公其實是那種應該很早就離婚的人,因為我們的脾氣都超級不好,個性充滿無數缺點。私以為兩人能走過婚姻風暴,多年建立的車上的婚姻交友書籍分享與婚姻協談car counseling的好習慣,是很重要的關鍵。當然,開車切忌討論會引起爭吵的話題,恐怕出車禍! 如果,你也是開車族,並有同車的配偶或孩子,除了聽廣播或是音樂外,這裡提供你其他更好的選擇。 &nbsp

餵養我的羊

&nbsp◎Saulalui(排灣中會榮原教會傳道師) 牧會邁入第4年,過去幾年來,皆在主的憐憫扶佑,更因著祂的慈愛引領祂的僕人進入服事的禾場。感謝上帝不看我的軟弱、缺乏及不足。 在毫無牧會經驗下,來到現今第一間牧會的都原教會,所面臨的各樣挑戰及衝擊,實非甫自神學院畢業的我所能想像,畢竟現今都市原住民的問題已非過往的社會那樣的單純,只為謀生解決生存的問題而已。而現今都原處在多元、變化、複雜又快速變遷的都市環境,不能以過去部落生活的思維模式,來因應凡事功利為取向的現代都市價值觀,有時為了求生存必須武裝自己甚或仿效都市競爭行徑,弟兄姊妹內心的交戰更突顯無力、焦慮及無助感,也因此衍生出許多個人、家庭及信仰問題。也因此初抵教會牧會過程,所面對的是不太信任人,而且防衛心強的信徒,加上教會長期受漠視、忽略及信徒曾經歷信仰傷害深烙未癒,多重問題已不是牧會能力薄弱的自己所能及。 會友不時提問:「傳道這麼瘦小,她可以嗎?」教會男同工也多次提及:「傳道,因為妳是女生,擔心妳承擔不起,所以沒有知會妳處理這件事。」言下之意,因為傳道是女性,論體力及能力可能無法處理,皆對傳道持保留的態度。屢遭挫敗同時,失望、受傷、受攻擊、無助的感覺油然而生,雖然不斷爬起、站立及裹傷,但卻也從不斷懷疑自己到否定自己,質疑自己是否有牧會的能力?進而埋怨上帝:「我這麼努力,為何信徒的信仰仍滯留不前?」每每陷入低潮時,我常問上帝:「主啊!我還有繼續留下的必要嗎?或求主為我開另一條路?」主的回應在我腦海浮現,是主耶穌與彼得的對話:「你愛我嗎?」及「你餵養我的羊」,這兩句話深深觸動我心,成為我堅持服事的動力。我再次告訴自己:「餵養主的羊不就是回應上帝的愛嗎?」我也因此悟出一個道理,上帝都這麼愛我,我也該愛上帝的羊,怎可灰心喪志?當初獻身服事不就是愛自己的族群而願意委身嗎?強烈使命感再次被挑起。 讀神研所即將畢業之際,有一學弟問我:「學姊,畢業後許多傳道人努力在部落傳福音,目的是要讓族人全信主,那如果所有的族人都信主了,我們傳道人還能做什麼?」我回應他說:「族人全信主,是我們所樂見的也是我們所期盼的,但現今能不能實現族人全信主,我還不敢確定或有把握,因為這是上帝的工作,傳道人只做我們該做的。」 餵養主羊需要長期委身、耐心耕耘、播種及澆灌,不是短期時間內甚或一兩年可以完成的,天真如我滿腔熱血,以為只要努力即可看見信徒及教會的信仰成果,卻沒有等待上帝的帶領。 4年了,依牧會資齡來看,我仍是凡事需不斷學習成長的稚幼小孩,但也學會了依靠上帝的能力,在每一次服事時經歷上帝的恩典,更學會了凡事感謝,為所歷經的艱難,不斷向上主獻上感恩,讓自己有機會被主重新修剪生命,也才有空間讓自己在淬礪中成長茁壯。 而今每每探訪結束歸回教會的路上,常已是人車稀少的夜晚,騎上我那50cc紅色「小綿羊」低聲哼唱詩歌,仰望天上皎潔明月,回想剛剛與會友互動的歡悅情景,告訴自己,我的堅持是值得的,內心不禁讚美主,讓我嚐到愈服事愈甘甜的滋味。

整全的文化宣教

&nbsp哥林多前書10章23~33節 ◎張世昌(客家宣教中會山崎教會牧師) 主在乎所有受造物 舊約先知約拿,曾經在約拿書上,用自己的錯誤來提醒上帝子民。他原本認為上帝應該不會管理大海,所以往他施去,並在約帕坐船逃跑了,結果當海中風浪大作,約拿對船上的人自我介紹卻是:「我是希伯來人。我敬畏上主。祂是天上的上帝,是海洋和陸地的創造主。」(約拿書1章9節)而當約拿在尼尼微城宣告上帝審判時,心中可能認為上帝是以色列人的上帝,不需要憐憫其他國家的人,每想到當全城的人悔改之後,上帝後悔不降災,約拿為此生氣之時,上帝卻說:「那麼,我不是更應該憐憫尼尼微這座大城嗎?畢竟在這城裡有十二萬連左右手都分不清的人,並且還有許多牲畜呢!」(約拿書4章11節) 同樣在新約當中,保羅面對文化多元的哥林多,不但有其他宗教的廟宇,也有許多因著港口特色而來的特殊行業,他用了一個相當特別的表達:「並不是每一件事都有益處。『我們有自由做任何事。』然而,並不是每一件事都會幫助人。」(哥林多前書10章23節)以及「那麼,你們無論做什麼,或吃或喝,都要為榮耀上帝而做。你們無論對猶太人、希臘人,或是對上帝的教會,都不可以使人跌倒。你們要照我所做的去做;我是要使大家歡喜,從來沒有為自己的好處著想,而是關心大家的好處,為要使他們得救。」(哥林多前書10章31~33節) 如果大海和旱地、天空與萬象都屬上帝,祂也不只會在乎祂的選民,而會在乎凡願意悔改的人;這樣的上帝當然也會在意更大的事,包括我們的文化。基督教會在所處的環境中,面對時代、區域的文化特色時,到認定「這不是屬上帝的,終究會受到審判,教會不需干預,也不需涉足其間」;還是學習耶穌「道成肉身」,將屬上帝的文化形象,轉換成該時代、地區的新文化,進而轉化原本不認識上帝的文化? 讓上帝的影響力大一點 20世紀快結束時,教會界興起一股強調增長的文化,曾經有以促成教會增長、信徒增加為目標的運動產生,並且連帶產生相關的機構。這幾年長老教會總會也以推動新倍加運動來積極地面對福音的使命,但是在這些運動背後,基督教會與基督徒是否可以在教會增長外,讓上帝的影響力更大一些呢?&nbsp 日前在新聞中發現韓國年輕女藝人自殺的消息,報導中提出近年已有多位藝人自殺,網路上更直接討論到,韓國女性藝人想要有所成就,必須先和經紀人發生關係,才有機會獲得經紀公司的宣傳。問題是韓國是亞洲地區基督徒比例幾乎最高的國家,也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教會,韓國有許多教導教會增長的講師遍及全球各地,為何韓國國內的文化卻和基督徒比例極低的其他國家看起來幾乎相同? 不只如此,多年來的國際體育活動中時常看見、聽到相關人士提到韓國球員的欺騙技術,或韓國裁判的不公正,可是當他們獲勝後,幾乎都是跪下來感謝上帝。這是我們在聖經中、在信仰上會產生的文化態度嗎?是那種為了獲得成功、得到勝利而不擇手段的文化意識型態模式嗎? 筆者並非批評韓國基督徒,而是如果我們相信上帝是我們的救主,相信基督徒應該用美善的行為來見證上帝,相信耶穌所吩咐的新誡命,特別是:「如果你們彼此相愛,世人就知道你們是我的門徒。」(約翰福音13章35節)這些行為的見證,難道不會變成一種文化的影響力,變成文化的轉化嗎?&nbsp 在台灣有另一個宗教團體,努力運用他們的宗教理念,想要轉化台灣的文化,在街頭、學校、災區、在一些可被人看見,又可以做一些救助活動時,總會看見這群人,他們確實改變了一部分的台灣文化;更明顯的是,他們獲得更多人的肯定、甚至吸引了更多人加入。教會是否應該做些文化上的轉化?如果基督文化也轉化或深入在台灣的文化中,難道不會帶來教會增長的機會嗎? 在文化中努力榮耀上帝 1989年福音派教會在馬尼拉舉行的福音會議中,曾經提出一個相當令人興奮的〈馬尼拉宣言〉,其中「呼籲全教會、將整全的福音傳到全世界。」更是一項對福音派教會而言的新看法,當次會議修正了過去福音派教會的〈洛桑宣言〉,其中在第10條「佈道與文化」中更提出了「福音並沒有預先假定,某種文化比其他文化更優越,而是根據福音的真理和公義原則來評估一切的文化,且在各種文化中堅持道德的絕對性。」以及「教會也必須致力於改造並且充實文化,這一切都是為了上帝的榮耀。」 而長老教會多年來對本土的關懷、對於台語文、原住民以及客家文化的保存和努力,並且現今對性別公義的投身,早已盡心於本地文化。甚至在客家教會中,因著客家文化對祭祖的重視,發展出基督徒聯合敬祖大會,以及教會清明節聯合追思憶祖禮拜,我想這都是教會在文化中的努力。 但是從上帝完整的屬性來看,我們還可以在文化中注入更多轉化的因素,讓屬上帝的文化和本地的文化,可以「多元共榮」,甚至「多元共融」,這絕對會是福音開展更大的助力。

玩沙的孩子

 ◎黃秋芳   晚風徐徐,水氣輕撫著一群放學後的孩子們搜尋的眼眸。這一群生活在澎湖的孩子們,任憑潮起潮落總能怡然自得,漲潮時就游泳玩水,退潮時就在海邊玩沙。 澎湖四面環海,海邊有著豐富的珊瑚礁及貝殼混合的雪白碎沙,這是上帝特別賜給澎湖孩子的天然沙畫場。海水洗滌過的沙潔白似雪,黏性很夠,做出來的沙雕很有造型。 堆沙堡需要很多沙,不是一粒一粒的撿,而是一把一把的抓。一粒沙不能成事,澎湖海邊的每一粒沙都像澎湖居民的情感一樣緊緊相依,才能抵禦冬季寒風的吹襲。它們合在一起會成為城堡、基地、城牆、隧道、花園和山坡&hellip&hellip。 潮水湧來,打垮了沙堡;摧毀了基地;推倒城牆;壓扁了隧道;擊壞了小船,也將我們辛苦做好的花園和山坡夷為平地。然而我們這一群在海邊玩沙長大的孩子,是不會輕易被打倒的。潮水走了,我們移師到更遠處,再立城堡;再建基地;再砌城牆;再造隧道;再做一座更美的花園。 接下來的幾個小浪,根本不敢惹我們,同伴中有人得意狂笑,還有人對著海浪挑釁叫著:「來啊!好膽來呀!」蓋好沙堡後,孩子已無心逗留,當然要找下一個目標繼續玩,誰也不願意留下來守城護地,大夥兒一溜煙的就跑進淺灘處尋找海參的蹤影。玩著玩著,偶一回眸,看到小弟還留在沙堡處,用我們脫下來的拖鞋一支支的把沙堡圍起來,真是可愛。 漲潮後的一個浪捲走了新蓋的沙堡及拖鞋,在海水裡找拖鞋不只是兵家常事,也成了孩子們童年的樂趣。若遇漲潮時,把夾腳拖往海裡丟,看誰的拖鞋先被沖回來就得一分,輸的人會被埋在沙堆裡,只留出一個頭還可以和我們對話。堆好沙後,接下來的整人遊戲才叫難受,例如:腳底搔癢(腳縮不回來);抓海蟑螂、招潮蟹放在臉上爬行而過&hellip&hellip遊戲是奇招百出,令人難以招架。 有時我覺得,我們都是那一群玩沙的孩子,各憑本事建造自己的城堡,但上帝是浪潮,要去要留在祂的掌管之中。我們不斷的在「創造、崩毀、再創造」的循環裡躍起失落,直到遇到上帝後,才明瞭「我知誰掌管明天」的道理。 長大後,我坐在沙灘上數著浪的起落,望著已無魚兒滯留的石滬,一片片毀在一瞬間,卻需要花數十年成長的珊瑚而悵悵然。沙灘好軟好舒服,每跨出一步,就踩出一個腳印來,腳印越走越大,吹拂著人一代一代老去的,可是相同的海風嗎?我想留下來,卻不得不離去。 今年的最後一道畫筆是放在高跟鞋裡太久的雙腳,雖不能畫出雋永,卻能留下讓人回味一輩子的甜蜜。  

十分?幸福記事

&nbsp 文圖◎詹益宏 有天下班,太太笑問:「記得看你年輕時的文字與影像紀錄,曾追逐過東勢線火車的告別之旅,藥師公會東北角行程有一小段鐵路之旅,不用自己開車,我們去感受十分幸福好嗎?」太太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好嗎?於是就跟著公會搭遊覽車來到菁桐,展開了十分幸福的煤鄉之旅。我們從菁桐轉搭平溪線火車到十分車站,等候火車時拍了些照片也順道讀些資料了解當地歷史。 ★底片殺手──平溪小火車 夫妻出遊總有些裝可愛耍寶或是意外的插曲,這次也不例外。在菁桐候車時,我們看到火車故事館外的長條椅,就請同伴幫忙拍照,擺好姿勢時耳邊響起「你們是在拍土地公土地婆,還是在拍悲情城市?」火車未進站時拍下一對小兄妹天真的模樣,腦中居然浮現去年白玫瑰運動的話語「司法配不上純潔的小孩」,在黑煤炭的鄉間想起白玫瑰的標語,也算有夠後現代的。 平溪線小火車是最殺底片的活背景,到列車長趕人時,都還有人一臉不願意的上車,台灣目前只剩平溪線、內灣線、集集線可見到此種景況。平溪支線目前為台鐵的觀光支線鐵路之一,早年是屬於台陽礦業專用的運煤鐵道,1929年時總督府鐵道部收購整修後開始正式客、貨列車的運轉,戰後由台灣鐵路管理局接收。最初,就是專門用來運煤的鐵道,後來,菁桐的石底煤礦慢慢的被開採完了,平溪線僅存客運列車行駛,附近的景點有十分瀑布、台灣礦業博物館,以及聞名遐邇的天燈。&nbsp ★「愛與吃補」的記號──常民美食 一般我們所熟知老街觀光,有許多都是在販賣在地「食」文化的小吃,很有市集的感覺。個人一直認為〈長老教會信仰告白〉寫得太棒了,「通過愛和受苦成為盼望的記號」;人們又說「受苦當作吃補」;所以「通過愛和吃補成作盼望的記號」早已成為我另一項生活告白。意思是,透過品嚐常民美食開啟味蕾的記憶,聆聽在地的對話進而開啟城鄉的記憶,加深對城鄉人文歷史的認同與個人生命產生連結,成為穩固定根在本土的基礎。但十分老街並非主打「食」的特色,而是整個老街和火車鐵軌融成一體,成為具親近性、生活化的「鐵道街景」。平溪線的鐵道與老街兩旁的房子間隔非常窄,是台灣少見的特殊樣貌。 有人說平溪是天燈的故鄉,到了十分後才知道,這樣的認知是源於媒體印象的錯認,因為當地人會告訴你:「十分才是天燈的發源地!」因此在鐵道旁十分老街另一項特殊點,就是很多店家都販賣「天燈」,說十分老街的特產是天燈也不為過!當地有個令居民哭笑不得的笑話,就是每每有遊客跟店家說:「我要買天燈到平溪去放!」 到十分,你可選擇多花一些錢買個環保天燈,避免天燈落下後有燒毀山林之虞,當然最環保的方式是看人家放天燈,因為看著人們的期望緩緩升起,掌聲笑聲此起彼落就是一種幸福;也可以跟坐在自家門前的阿公阿嬤聊聊,如果時節對也可跟他們買把現剝的箭竹筍回家炒,延續屬於十分的幸福。 ★十分幸福──觀光礦場 台灣礦業博物館是值得一遊的另一景點,前身是1976年成立的「新平溪煤礦公司」,但隨著礦產的減量枯竭,於1997年停止開採,新平溪煤礦即宣告走入歷史,徒留荒廢礦場。 目前這裡已規畫成一處極適合親子同樂、戶外教學的礦業、歷史生態博物館。館內保留台灣煤礦業相關文物、歷史資料與開採工具;並且在館內設置一處以原尺寸搭建的模擬坑道。為了能讓參觀遊客真實了解礦工作業情形,模擬礦坑完全依照實際比例條件建造,從煤炭的形成、分布、開採到運送,讓人如同置身於坑道中。導覽解說員一一介紹當年礦工們使用的各項物品,開玩笑告訴我們帽子要放好,不能倒著放,因為那代表災變發生,有人罹難。 這裡還有暱稱「獨眼小僧」的獨眼小火車,它是台灣第一部電氣化火車,亦是台灣目前僅有仍在行進的小火車。由載運煤礦的台車改裝成現在的園區觀光列車,它是鐵道迷的最愛,也是最具歷史價值的展品之一,到此一遊一定得搭乘,體驗屬於獨眼小僧特有的幸福。 &nbsp 煤礦俗稱「黑金」,台灣機械採礦的開始是在1905年基隆田寮港煤礦設置蒸氣鍋,日本政府逐漸開放煤田,並引進新技術成就了大規模工業化採礦的榮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為因應相關工業的需求,台灣煤礦也出口到日本。在1973年石油危機時,為了尋求替代能源,當時台灣各工業競相購煤,但是1984年煤礦災難相繼發生後,更使得飽受石油能源競爭與進口煤威脅的台灣煤礦加速瓦解,2000年台灣最後一家三峽利豐煤礦宣告停工,台灣煤礦正式走入歷史。 百年後的今天,煤礦工業在台灣已失去了昔日的風采,在導覽解說員詳細且生動的解說後,會發現歲月可以讓許多事物充滿回憶,原來十分幸福源自於對歷史的理解、對生活點滴的感激。 &nbsp ▲看著人們的期望緩緩升起,掌聲笑 聲此起彼落就是一種幸福。 ▲說十分老街的特產是天燈也不為過! ▲買把箭竹筍回家,延續屬於十分的幸福。 ▲由載運煤礦的台車改裝成現在的園區觀光列車。 ▲獨眼小僧,它是台灣第一部電氣化火車。 &nbsp▲台灣礦業博物館內搭建的模擬坑道。 ▲在菁桐候車時,我們看到火車故事館外的長條椅,就這樣擺起姿勢拍起了照。 &nbsp 交通資訊 ●搭乘火車:可選擇在瑞芳搭乘平溪線火車,於十分站下車,一路玩至菁桐,或是於菁桐下車,搭火車玩回十分。(平溪線火車一日券,不限搭乘次數只須54元) ●自行開車:國道5號石碇交流道下,續接106縣道至菁桐站或十分站下車。(台灣煤礦博物館距十分車站步行約10分鐘) &nbsp

詩人節遊台江速記

&nbsp◎柯柏榮 1. 綠色磅空 剪1節200公尺 &ecirc 夢 Lia?h海茄苳、五梨跤kap欖李 黏貼紅水筆仔 &ecirc 記t&icirc 註:紅水筆仔:紅樹林。 &nbsp 2. 大栱仙 掀開洘流 &ecirc 布簾仔 1支1支gi&uacute Violin &ecirc 鐵ka刀 Si&acirc?遊客 &ecirc 目睭 註:大栱(k&oacuteng)仙:招潮蟹,有「紅樹林底下的提琴手」之稱。 &nbsp 3. 海和尚 剃掉橫行霸道 &ecirc 六根 萬軍操練直行 是阮一生 &ecirc 修行 註:海和尚是少數能向前直行的螃蟹之一。 &nbsp 4. 花thi&ocirc 輕輕舞弄魚 ia?t&nbsp 天kap地 &ecirc &nbspkap-tso? 是阮上gi&oacute-toh &ecirc...

8福瘦身操

◎張大虹&nbsp 8福操練,不用花大錢上健身房、吃減肥藥,不用花時間早起晚睡, 免費的減肥秘笈大公開,我做得到,你也能做到! &nbsp 「親愛的弟兄(姊妹)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翰三書1章2節) 使徒約翰如是祝福,就是要我們基督徒過一個喜樂得勝、不虞匱乏的生活,同時有個健康的身體。而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我們的靈魂蒙耶穌拯救,聖靈居住在心中結出各樣屬靈的果子。因而,我們信耶穌的人,是內在、外在相匹配:有了健康的心靈,就有健壯的身體,也有了健全的生活。若我們再加入使徒保羅的意見──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更可以知道,敬虔的心靈,才能鍛鍊健康的身體,「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來」。 控制體重不只靠少吃多動 現代社會的人,特別講究健身,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減重,因太多美味食物,讓我們的體重不斷上升。身體發胖,除了身體基因外,主要的問題就是「吃」,進到身體的食物越多,就越容易胖,誰都知道這道理,卻都很難抵擋食慾。因此,我們解決「食慾」的問題,就解決大部分減重的問題。這食慾,是跟心中慾望有絕對關係,也就關聯到前面所講的「敬虔的心靈」。美國出版的一本書,是教導基督徒用禱告來減重,正是說明:控制體重,是由我們的心思意念開始去做,而不是單靠飲食運動。 8福瘦身心法 耶穌登山寶訓的8福,正是給我們一種敬虔的心靈,同時也給我們有效的減肥「心」法。其要訣如下: 「虛心的人」,是說心中貧窮的人有福氣。心中貧窮,就是心中維持缺乏的狀態,也就是心中沒有物質的慾望充滿。心中沒有對大餐糕點食慾,也沒有無聊磕牙的慾望,就會遠離食物。怎樣清心呢?詩篇常提到「仇敵」,讀詩篇靈修就是在對付自己「食慾」這仇敵,把「不當的食慾」當作自己的敵人,因它毀壞我們的健康,我們就要抵擋它。如此不讓自己肉體過於享受,自然能親近神,「天國──上帝」就屬我們的了。 「哀痛的人」,在表達一個人傷痛的心態,是因著失落而引起的悲傷。如果美食當前無法享受,如果被限制飲食,都會引起我們食慾無法滿足而感到難過。有人說:「減肥的人生是黑白的」,如果我們因限制自己飲食而感到難過,就有福了,因為有健康的身體來安慰我們,作為獎賞。 「溫柔的人」,指出我們心中是謙和的,聽得進別人的勸解,也和氣對待外界。我們聽了太多身體超重的壞處,也知道很多減重方法,更知道貪吃是身體健康的禍因,但就是進不到心坎中,也自以為是的自我中心不屑減重。只有溫柔,願意遵從少吃法則的心靈,才能到達健康的園地(承受健康地土)。 「飢渴慕義的人」,心裡極為希望做正確的事情的人,是有福的。減重對身體健康是正確作法,適度節食禁食對減重是正確作法。如果我們全心的去做這些正確的的事,我們必蒙心靈滿足的福氣(必得飽足),因為We did it!節食減重是有成就的福氣。 「憐恤人的人」,憐恤是一種體貼寬容又仁慈的心靈,我們是不是有憐恤自己的身體健康呢?也就是說,知道身體保健的不易,很容易輸在食慾上,如此就要體貼那種對自己的嚴苛限制作法,而不去寬容肉體放縱食慾。我們憐憫並制伏肉體的軟弱,上帝也會憐憫我們,賜予健康的身體。 「清心的人」,這可以說是單純的人,凡事不複雜。生活單純,不需加油添醋,也可很有品質。不是吃得好就是有生活品質,吃得多更不是好生活。讓食物單純就是為了維持生命,而不讓之成為美食享受或填補虛空之用,自然可脫離食慾轄制,不讓肚腹成為自己的神,而得見天上的父。 「使人和睦的人」,是一位和平締造者,是一位帶來平安的人。我們有與自己和好嗎?我們有奪去自己的平安嗎?高漲的食慾和低落的情緒,造成我們以大吃特吃來解決,就是破壞自我的和平相處,奪去身體的平安。讓我們做一個與自己和好的人,愛惜自己的身子。托爾斯泰說:愛惜生命就是敬畏上帝,敬畏上帝者,「必稱為上帝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引伸到8福瘦身操,就是我們為了要做減重這正確的事情,要讓自己的食慾受到破壞,受到限制。這種強迫的思想,是為了對自己身體好,而非對身體的逼迫。只有這樣紀律的限制,我們才會少吃。有了健康的身體,我們才能成為上帝的殿,上帝的國。 這8福操練,不用花大錢上健身房、吃減肥藥,不用花時間早起晚睡,在操練敬虔的同時,就是操練身體健康了!這樣免費的減肥秘笈大公開,我做得到,你也能做到! &nbsp

牧會蜜月期

&nbsp◎陳登元(高雄中會鹽埕教會傳道師) 記得2003年SARS大流行時,有位評論家談到該年大學畢業生,他說那一年的畢業生將來成就會很不一樣,因為他們開學時遇到921大地震,所以他們沒有開學典禮;而畢業的那一年剛好SARS大流行,所以他們也沒有畢業典禮,他們的人生重要階段剛好都發生了令台灣災情慘重的大事。 而我,雖就是這一群大學生當中的一個,但是我又多了一個經歷,就是在神學院畢業受派到教會開始傳道生涯的第一年,遇到台灣最慘烈的88水災。 2009年的8月,有100多位失去家園、喪失親人的弟兄姊妹和我們一起住進鹽埕教會,因為人數眾多,傳道館的客房、客廳都成了他們的棲身之所。那一年主任牧師剛好擔任中會議長,在分身乏術的情況下,災民的安置工作、生活輔導、心靈重建成了我們年輕傳道的第一項任務。許多學長姊會勉勵我們,要好好把握剛到教會那幾個月的「蜜月期」,多聽、多看、少做、多去適應教會的生態;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因為許多事工等不及我們去學習就必須上手,許多的溝通協調沒有等待的時間,每天都有不同的問題在發生。 但是這一個月我仍然稱它作「蜜月期」,因為我從對災民的付出當中,找到上帝呼召我獻身的那份感動;透過對災區、受災民愛的關懷和行動,我找回因為就讀神學院而失去那份對人的熱情;而且透過帶領教會弟兄姊妹、青少年一起服事受災民,與他們建立了一種特別的革命情感,並且在短時間就得到他們的接納和信任,讓我在安置工作告一段落後,隨即可以計畫新的事工。 來到鹽埕教會已經快要2年了,回想其中的點點滴滴,過程中有流淚、有心酸、有快樂、也有感動,除了要面對因為「專長分派」而導致部分人及同學的誤解;還要面對我太太也是傳道而產生的「買一送一」問題;更要學習如何拿捏團隊服事中副牧的角色以及在教會中的定位&hellip&hellip。 然而,這些都不足以抹滅掉我向上帝獻身的心志,因為在我剛踏入教會的第一個月中,因88水災而進到鹽埕教會的兄姊、這群我生命中的貴客,讓我的牧會生涯有著很不一樣的開始,他們讓我經歷到很不一樣的牧會「蜜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