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靈修

生活靈修

玩沙的孩子

 ◎黃秋芳   晚風徐徐,水氣輕撫著一群放學後的孩子們搜尋的眼眸。這一群生活在澎湖的孩子們,任憑潮起潮落總能怡然自得,漲潮時就游泳玩水,退潮時就在海邊玩沙。 澎湖四面環海,海邊有著豐富的珊瑚礁及貝殼混合的雪白碎沙,這是上帝特別賜給澎湖孩子的天然沙畫場。海水洗滌過的沙潔白似雪,黏性很夠,做出來的沙雕很有造型。 堆沙堡需要很多沙,不是一粒一粒的撿,而是一把一把的抓。一粒沙不能成事,澎湖海邊的每一粒沙都像澎湖居民的情感一樣緊緊相依,才能抵禦冬季寒風的吹襲。它們合在一起會成為城堡、基地、城牆、隧道、花園和山坡&hellip&hellip。 潮水湧來,打垮了沙堡;摧毀了基地;推倒城牆;壓扁了隧道;擊壞了小船,也將我們辛苦做好的花園和山坡夷為平地。然而我們這一群在海邊玩沙長大的孩子,是不會輕易被打倒的。潮水走了,我們移師到更遠處,再立城堡;再建基地;再砌城牆;再造隧道;再做一座更美的花園。 接下來的幾個小浪,根本不敢惹我們,同伴中有人得意狂笑,還有人對著海浪挑釁叫著:「來啊!好膽來呀!」蓋好沙堡後,孩子已無心逗留,當然要找下一個目標繼續玩,誰也不願意留下來守城護地,大夥兒一溜煙的就跑進淺灘處尋找海參的蹤影。玩著玩著,偶一回眸,看到小弟還留在沙堡處,用我們脫下來的拖鞋一支支的把沙堡圍起來,真是可愛。 漲潮後的一個浪捲走了新蓋的沙堡及拖鞋,在海水裡找拖鞋不只是兵家常事,也成了孩子們童年的樂趣。若遇漲潮時,把夾腳拖往海裡丟,看誰的拖鞋先被沖回來就得一分,輸的人會被埋在沙堆裡,只留出一個頭還可以和我們對話。堆好沙後,接下來的整人遊戲才叫難受,例如:腳底搔癢(腳縮不回來);抓海蟑螂、招潮蟹放在臉上爬行而過&hellip&hellip遊戲是奇招百出,令人難以招架。 有時我覺得,我們都是那一群玩沙的孩子,各憑本事建造自己的城堡,但上帝是浪潮,要去要留在祂的掌管之中。我們不斷的在「創造、崩毀、再創造」的循環裡躍起失落,直到遇到上帝後,才明瞭「我知誰掌管明天」的道理。 長大後,我坐在沙灘上數著浪的起落,望著已無魚兒滯留的石滬,一片片毀在一瞬間,卻需要花數十年成長的珊瑚而悵悵然。沙灘好軟好舒服,每跨出一步,就踩出一個腳印來,腳印越走越大,吹拂著人一代一代老去的,可是相同的海風嗎?我想留下來,卻不得不離去。 今年的最後一道畫筆是放在高跟鞋裡太久的雙腳,雖不能畫出雋永,卻能留下讓人回味一輩子的甜蜜。  

十分?幸福記事

&nbsp 文圖◎詹益宏 有天下班,太太笑問:「記得看你年輕時的文字與影像紀錄,曾追逐過東勢線火車的告別之旅,藥師公會東北角行程有一小段鐵路之旅,不用自己開車,我們去感受十分幸福好嗎?」太太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好嗎?於是就跟著公會搭遊覽車來到菁桐,展開了十分幸福的煤鄉之旅。我們從菁桐轉搭平溪線火車到十分車站,等候火車時拍了些照片也順道讀些資料了解當地歷史。 ★底片殺手──平溪小火車 夫妻出遊總有些裝可愛耍寶或是意外的插曲,這次也不例外。在菁桐候車時,我們看到火車故事館外的長條椅,就請同伴幫忙拍照,擺好姿勢時耳邊響起「你們是在拍土地公土地婆,還是在拍悲情城市?」火車未進站時拍下一對小兄妹天真的模樣,腦中居然浮現去年白玫瑰運動的話語「司法配不上純潔的小孩」,在黑煤炭的鄉間想起白玫瑰的標語,也算有夠後現代的。 平溪線小火車是最殺底片的活背景,到列車長趕人時,都還有人一臉不願意的上車,台灣目前只剩平溪線、內灣線、集集線可見到此種景況。平溪支線目前為台鐵的觀光支線鐵路之一,早年是屬於台陽礦業專用的運煤鐵道,1929年時總督府鐵道部收購整修後開始正式客、貨列車的運轉,戰後由台灣鐵路管理局接收。最初,就是專門用來運煤的鐵道,後來,菁桐的石底煤礦慢慢的被開採完了,平溪線僅存客運列車行駛,附近的景點有十分瀑布、台灣礦業博物館,以及聞名遐邇的天燈。&nbsp ★「愛與吃補」的記號──常民美食 一般我們所熟知老街觀光,有許多都是在販賣在地「食」文化的小吃,很有市集的感覺。個人一直認為〈長老教會信仰告白〉寫得太棒了,「通過愛和受苦成為盼望的記號」;人們又說「受苦當作吃補」;所以「通過愛和吃補成作盼望的記號」早已成為我另一項生活告白。意思是,透過品嚐常民美食開啟味蕾的記憶,聆聽在地的對話進而開啟城鄉的記憶,加深對城鄉人文歷史的認同與個人生命產生連結,成為穩固定根在本土的基礎。但十分老街並非主打「食」的特色,而是整個老街和火車鐵軌融成一體,成為具親近性、生活化的「鐵道街景」。平溪線的鐵道與老街兩旁的房子間隔非常窄,是台灣少見的特殊樣貌。 有人說平溪是天燈的故鄉,到了十分後才知道,這樣的認知是源於媒體印象的錯認,因為當地人會告訴你:「十分才是天燈的發源地!」因此在鐵道旁十分老街另一項特殊點,就是很多店家都販賣「天燈」,說十分老街的特產是天燈也不為過!當地有個令居民哭笑不得的笑話,就是每每有遊客跟店家說:「我要買天燈到平溪去放!」 到十分,你可選擇多花一些錢買個環保天燈,避免天燈落下後有燒毀山林之虞,當然最環保的方式是看人家放天燈,因為看著人們的期望緩緩升起,掌聲笑聲此起彼落就是一種幸福;也可以跟坐在自家門前的阿公阿嬤聊聊,如果時節對也可跟他們買把現剝的箭竹筍回家炒,延續屬於十分的幸福。 ★十分幸福──觀光礦場 台灣礦業博物館是值得一遊的另一景點,前身是1976年成立的「新平溪煤礦公司」,但隨著礦產的減量枯竭,於1997年停止開採,新平溪煤礦即宣告走入歷史,徒留荒廢礦場。 目前這裡已規畫成一處極適合親子同樂、戶外教學的礦業、歷史生態博物館。館內保留台灣煤礦業相關文物、歷史資料與開採工具;並且在館內設置一處以原尺寸搭建的模擬坑道。為了能讓參觀遊客真實了解礦工作業情形,模擬礦坑完全依照實際比例條件建造,從煤炭的形成、分布、開採到運送,讓人如同置身於坑道中。導覽解說員一一介紹當年礦工們使用的各項物品,開玩笑告訴我們帽子要放好,不能倒著放,因為那代表災變發生,有人罹難。 這裡還有暱稱「獨眼小僧」的獨眼小火車,它是台灣第一部電氣化火車,亦是台灣目前僅有仍在行進的小火車。由載運煤礦的台車改裝成現在的園區觀光列車,它是鐵道迷的最愛,也是最具歷史價值的展品之一,到此一遊一定得搭乘,體驗屬於獨眼小僧特有的幸福。 &nbsp 煤礦俗稱「黑金」,台灣機械採礦的開始是在1905年基隆田寮港煤礦設置蒸氣鍋,日本政府逐漸開放煤田,並引進新技術成就了大規模工業化採礦的榮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為因應相關工業的需求,台灣煤礦也出口到日本。在1973年石油危機時,為了尋求替代能源,當時台灣各工業競相購煤,但是1984年煤礦災難相繼發生後,更使得飽受石油能源競爭與進口煤威脅的台灣煤礦加速瓦解,2000年台灣最後一家三峽利豐煤礦宣告停工,台灣煤礦正式走入歷史。 百年後的今天,煤礦工業在台灣已失去了昔日的風采,在導覽解說員詳細且生動的解說後,會發現歲月可以讓許多事物充滿回憶,原來十分幸福源自於對歷史的理解、對生活點滴的感激。 &nbsp ▲看著人們的期望緩緩升起,掌聲笑 聲此起彼落就是一種幸福。 ▲說十分老街的特產是天燈也不為過! ▲買把箭竹筍回家,延續屬於十分的幸福。 ▲由載運煤礦的台車改裝成現在的園區觀光列車。 ▲獨眼小僧,它是台灣第一部電氣化火車。 &nbsp▲台灣礦業博物館內搭建的模擬坑道。 ▲在菁桐候車時,我們看到火車故事館外的長條椅,就這樣擺起姿勢拍起了照。 &nbsp 交通資訊 ●搭乘火車:可選擇在瑞芳搭乘平溪線火車,於十分站下車,一路玩至菁桐,或是於菁桐下車,搭火車玩回十分。(平溪線火車一日券,不限搭乘次數只須54元) ●自行開車:國道5號石碇交流道下,續接106縣道至菁桐站或十分站下車。(台灣煤礦博物館距十分車站步行約10分鐘) &nbsp

詩人節遊台江速記

&nbsp◎柯柏榮 1. 綠色磅空 剪1節200公尺 &ecirc 夢 Lia?h海茄苳、五梨跤kap欖李 黏貼紅水筆仔 &ecirc 記t&icirc 註:紅水筆仔:紅樹林。 &nbsp 2. 大栱仙 掀開洘流 &ecirc 布簾仔 1支1支gi&uacute Violin &ecirc 鐵ka刀 Si&acirc?遊客 &ecirc 目睭 註:大栱(k&oacuteng)仙:招潮蟹,有「紅樹林底下的提琴手」之稱。 &nbsp 3. 海和尚 剃掉橫行霸道 &ecirc 六根 萬軍操練直行 是阮一生 &ecirc 修行 註:海和尚是少數能向前直行的螃蟹之一。 &nbsp 4. 花thi&ocirc 輕輕舞弄魚 ia?t&nbsp 天kap地 &ecirc &nbspkap-tso? 是阮上gi&oacute-toh &ecirc...

8福瘦身操

◎張大虹&nbsp 8福操練,不用花大錢上健身房、吃減肥藥,不用花時間早起晚睡, 免費的減肥秘笈大公開,我做得到,你也能做到! &nbsp 「親愛的弟兄(姊妹)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翰三書1章2節) 使徒約翰如是祝福,就是要我們基督徒過一個喜樂得勝、不虞匱乏的生活,同時有個健康的身體。而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我們的靈魂蒙耶穌拯救,聖靈居住在心中結出各樣屬靈的果子。因而,我們信耶穌的人,是內在、外在相匹配:有了健康的心靈,就有健壯的身體,也有了健全的生活。若我們再加入使徒保羅的意見──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更可以知道,敬虔的心靈,才能鍛鍊健康的身體,「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來」。 控制體重不只靠少吃多動 現代社會的人,特別講究健身,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減重,因太多美味食物,讓我們的體重不斷上升。身體發胖,除了身體基因外,主要的問題就是「吃」,進到身體的食物越多,就越容易胖,誰都知道這道理,卻都很難抵擋食慾。因此,我們解決「食慾」的問題,就解決大部分減重的問題。這食慾,是跟心中慾望有絕對關係,也就關聯到前面所講的「敬虔的心靈」。美國出版的一本書,是教導基督徒用禱告來減重,正是說明:控制體重,是由我們的心思意念開始去做,而不是單靠飲食運動。 8福瘦身心法 耶穌登山寶訓的8福,正是給我們一種敬虔的心靈,同時也給我們有效的減肥「心」法。其要訣如下: 「虛心的人」,是說心中貧窮的人有福氣。心中貧窮,就是心中維持缺乏的狀態,也就是心中沒有物質的慾望充滿。心中沒有對大餐糕點食慾,也沒有無聊磕牙的慾望,就會遠離食物。怎樣清心呢?詩篇常提到「仇敵」,讀詩篇靈修就是在對付自己「食慾」這仇敵,把「不當的食慾」當作自己的敵人,因它毀壞我們的健康,我們就要抵擋它。如此不讓自己肉體過於享受,自然能親近神,「天國──上帝」就屬我們的了。 「哀痛的人」,在表達一個人傷痛的心態,是因著失落而引起的悲傷。如果美食當前無法享受,如果被限制飲食,都會引起我們食慾無法滿足而感到難過。有人說:「減肥的人生是黑白的」,如果我們因限制自己飲食而感到難過,就有福了,因為有健康的身體來安慰我們,作為獎賞。 「溫柔的人」,指出我們心中是謙和的,聽得進別人的勸解,也和氣對待外界。我們聽了太多身體超重的壞處,也知道很多減重方法,更知道貪吃是身體健康的禍因,但就是進不到心坎中,也自以為是的自我中心不屑減重。只有溫柔,願意遵從少吃法則的心靈,才能到達健康的園地(承受健康地土)。 「飢渴慕義的人」,心裡極為希望做正確的事情的人,是有福的。減重對身體健康是正確作法,適度節食禁食對減重是正確作法。如果我們全心的去做這些正確的的事,我們必蒙心靈滿足的福氣(必得飽足),因為We did it!節食減重是有成就的福氣。 「憐恤人的人」,憐恤是一種體貼寬容又仁慈的心靈,我們是不是有憐恤自己的身體健康呢?也就是說,知道身體保健的不易,很容易輸在食慾上,如此就要體貼那種對自己的嚴苛限制作法,而不去寬容肉體放縱食慾。我們憐憫並制伏肉體的軟弱,上帝也會憐憫我們,賜予健康的身體。 「清心的人」,這可以說是單純的人,凡事不複雜。生活單純,不需加油添醋,也可很有品質。不是吃得好就是有生活品質,吃得多更不是好生活。讓食物單純就是為了維持生命,而不讓之成為美食享受或填補虛空之用,自然可脫離食慾轄制,不讓肚腹成為自己的神,而得見天上的父。 「使人和睦的人」,是一位和平締造者,是一位帶來平安的人。我們有與自己和好嗎?我們有奪去自己的平安嗎?高漲的食慾和低落的情緒,造成我們以大吃特吃來解決,就是破壞自我的和平相處,奪去身體的平安。讓我們做一個與自己和好的人,愛惜自己的身子。托爾斯泰說:愛惜生命就是敬畏上帝,敬畏上帝者,「必稱為上帝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引伸到8福瘦身操,就是我們為了要做減重這正確的事情,要讓自己的食慾受到破壞,受到限制。這種強迫的思想,是為了對自己身體好,而非對身體的逼迫。只有這樣紀律的限制,我們才會少吃。有了健康的身體,我們才能成為上帝的殿,上帝的國。 這8福操練,不用花大錢上健身房、吃減肥藥,不用花時間早起晚睡,在操練敬虔的同時,就是操練身體健康了!這樣免費的減肥秘笈大公開,我做得到,你也能做到! &nbsp

牧會蜜月期

&nbsp◎陳登元(高雄中會鹽埕教會傳道師) 記得2003年SARS大流行時,有位評論家談到該年大學畢業生,他說那一年的畢業生將來成就會很不一樣,因為他們開學時遇到921大地震,所以他們沒有開學典禮;而畢業的那一年剛好SARS大流行,所以他們也沒有畢業典禮,他們的人生重要階段剛好都發生了令台灣災情慘重的大事。 而我,雖就是這一群大學生當中的一個,但是我又多了一個經歷,就是在神學院畢業受派到教會開始傳道生涯的第一年,遇到台灣最慘烈的88水災。 2009年的8月,有100多位失去家園、喪失親人的弟兄姊妹和我們一起住進鹽埕教會,因為人數眾多,傳道館的客房、客廳都成了他們的棲身之所。那一年主任牧師剛好擔任中會議長,在分身乏術的情況下,災民的安置工作、生活輔導、心靈重建成了我們年輕傳道的第一項任務。許多學長姊會勉勵我們,要好好把握剛到教會那幾個月的「蜜月期」,多聽、多看、少做、多去適應教會的生態;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因為許多事工等不及我們去學習就必須上手,許多的溝通協調沒有等待的時間,每天都有不同的問題在發生。 但是這一個月我仍然稱它作「蜜月期」,因為我從對災民的付出當中,找到上帝呼召我獻身的那份感動;透過對災區、受災民愛的關懷和行動,我找回因為就讀神學院而失去那份對人的熱情;而且透過帶領教會弟兄姊妹、青少年一起服事受災民,與他們建立了一種特別的革命情感,並且在短時間就得到他們的接納和信任,讓我在安置工作告一段落後,隨即可以計畫新的事工。 來到鹽埕教會已經快要2年了,回想其中的點點滴滴,過程中有流淚、有心酸、有快樂、也有感動,除了要面對因為「專長分派」而導致部分人及同學的誤解;還要面對我太太也是傳道而產生的「買一送一」問題;更要學習如何拿捏團隊服事中副牧的角色以及在教會中的定位&hellip&hellip。 然而,這些都不足以抹滅掉我向上帝獻身的心志,因為在我剛踏入教會的第一個月中,因88水災而進到鹽埕教會的兄姊、這群我生命中的貴客,讓我的牧會生涯有著很不一樣的開始,他們讓我經歷到很不一樣的牧會「蜜月期」。

愛情缺貨的城市

◎陳白浪 在愛情缺貨的時代,上帝竟奇妙安排讓我在不惑之年遇見近在咫尺的她&hellip&hellip&nbsp 科技文明,資訊發達,全球化競爭的後遺症之一,就是愛情缺貨。在期貨市場中,1公斤的黃金買不起1公克的愛情,更嚴重的是,並非「多金」就可以買到真愛情,因為愛情奇貨可居,黑心假貨充斥市場,而且偽造手法高明,真偽難辨;真正的愛情常處於缺貨狀態。 不知何時起,台灣社會也步上了「愛情缺貨時代」,越來越多單身族群。據內政部統計,台北市30~40歲的女性每3人中就有1人是單身族。越是繁忙雍擠的都市中,人與人越是疏離不相識,隨著網路交往詐騙、約會強暴、分手潑硫酸等事件層出不窮地在媒體中被披露與渲染,人際情感交往普遍缺乏信任與安全感。在「愛情缺貨時代」中,一間間燈火通明的公寓,究竟是愛的小窩或是單身囚室呢?繁忙的工作,究竟是導致沒空談戀愛的原因,還是因愛情缺席,逃避寂寞的因應結果呢? 你我聚首如浮萍 &nbsp &nbsp愛情缺貨 都市水泥叢林時代興起後,「青梅竹馬」成了早期小說中的專有名詞。失去生活交集,是離開校園進入社會的必然現象。校園中每週見面10~30小時,只要不是寒暑假,每週都見面。校園中,有共同的生活經驗,有共同的悲歡苦樂,有相同的知識水平,有共同的朋友圈與生活作息型態,校園號稱天下第一愛情溫床,實有其得天獨厚之處。 筆者以為,歷屆教育部長在教改當中都有一重大缺失:未將「兩性關係」與「戀愛學」列為高中及大學畢業必修課程。拚命努力學了「微積分」,畢業後有多少人用到呢?但是「戀愛」的酸甜苦辣震痛麻,卻是每個人都要嚐到、但不知如何處理面對的!「兩性關係」更是每個人每天都要面對的地球課題。 辦公室戀情,隨著日劇《東京愛情故事》《戀愛新世代》等日劇的淡去而漸漸幻滅,因著辦公室狗仔隊文化與八卦msn盛行,加上台灣超音速的社會變遷,每個人不斷地轉換工作性質、地點、行業以求生存,經濟情勢與西進政策造成了近代史的逆轉。原先因國共戰爭而移民台灣的人,現今因工作而移回中國,特別是中國沿海。若非移民定居,也成了航空公司的VIP、累積里程數的空中飛人。「萍聚」是現代人際關係的最佳寫照:因著工作,我遷徙到此地遇見你,卻也因著工作的變遷,我離開了你。愛情沒有寶貴的「時間泥土」可以著根,我們只是浮萍,隨波逐流。 父母親友忙牽線 &nbsp &nbsp人情相親 隨著年歲增長,父母與長輩惦記的不再是學業與工作。看著寶貝兒子、女兒年過30而立之年,感情仍然原地踏步,杳無音訊,怎不教人著急呢!若沒看到兒女成家立業,有良伴終身互相扶持,總是不能安心。於是關心叮嚀化成了每日嘮叨,每日嘮叨再不奏效,就化成了具體相親行動。通常父母介紹對象的來源也不多,大體上來說呢,就是父母好友的小孩。 如果兩人一拍即合那倒好,但如果自己沒感覺、不喜歡、覺得不合適,這下子可慘了!拒絕對方,是否表示父母沒眼光或不了解我?另外,就是讓父母難向好友交代;但若不拒絕,「相親」就成了「愛情」與「親情」的高空鋼索,成了「孝順父母」和「人生幸福」的相撲角力。諸位若是看過《人間四月天》徐志摩與張幼儀因媒妁之言成婚,卻兩人都不幸福的故事,就知道事態有多嚴重了!再不然電影《鐵達尼號》中,原本要嫁給富家子的蘿絲,其心態與反應也可當個參考。 當然,好心著急的不只有父母,周遭的長輩、已婚平輩朋友們也紛紛想要伸出援手。這類的相親,壓力是小了些,成功率是高了些,但有時也發現相親對象與自己所期待的相去千萬里。而長輩、平輩朋友的人力資源庫也很有限。 信仰團體幫幫忙 &nbsp &nbsp配對輔導 為了不要關在家裡,等送披薩的人按鈴求婚,許多人也漸漸克服面子問題,參加起聯誼團體與活動。一般婚友社素質難保障,價格昂貴外還常有糾紛,講求真愛的基督教會界,漸漸意識到事態嚴重,於是開始有教會投入經營未婚基督徒團體,例如長老教會七星中會的「雅歌園」、南部中會的「伊甸情緣聯誼會」、台北靈糧堂的「情愛工作坊」等等。 這些基督教未婚聯誼團體都有專業的牧者或輔導來教導:自我心理的健全與了解、兩性的差異、擇偶的原則,交往與約會的注意事項,單身時期的自我調適,分手的藝術等,並且舉辦各種郊遊、登山、看電影、讀書會等聯誼活動。以筆者的親身體會,以上的教會團體都相當優質,值得推薦!當然相信全國還有更多的教會已經投入或預備投入協助未婚基督徒。 上帝奇妙預備 &nbsp &nbsp伊人近在咫尺 在人類學與社會學巨著──創世記中,記載了上帝創造宇宙萬物後,上帝看著祂的傑作,祂覺得一切都甚美好,唯獨當上帝看見亞當的孤單孤獨時,祂深知亞當的苦楚與寂寞,上帝覺得亞當獨居不好,於是以慈愛和全能並亞當的肋骨為他創造了配偶夏娃,並且親自領夏娃到亞當的面前,主持了第一個婚禮、設立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人類組織──家庭。 今天仍有許多缺了肋骨而心靈空虛寂寞的亞當,也有許多找不到歸屬身體的肋骨夏娃,聲聲嘆息與寂夜淚水。想想《魯賓遜漂流記》的魯賓遜吧!囚於單身孤島就是現代的都市魯賓遜,望穿汪洋,救援的船隻何時抵達呢?幸好聖經的應許很周到,詩篇68篇6節:「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上帝的船「慈愛拯救號」正在來孤島的途中。 筆者自己前前後後參加過6~7年聯誼活動,而且曾擔任過星光有約、情愛工作坊、雅歌園3個團體的小組長、輔導,甚至自辦聯誼團體。終於在2007年元旦「雅歌園」的九份聯誼活動找到了肋骨。令人驚訝的是,我太太居然就在我家對面的耳鼻喉科診所打工、收掛號費;而我卻都去另一家診所看診,從來不認識她!我倆在我40歲那年結婚。最近我的同事將要結婚了,比我更能撐,年45歲。 看到此處,若是你的另一半尚未出現,是否覺得安慰一些?禱告是要恆久 (很久)的。不過除非你有獨身的恩賜,上帝的手都一直在運作,上帝在等妳預備好,他也預備好,那就是上帝的時間到了。 在愛情缺貨的都市中,你若是那少數幸運兒──有幸擁有愛情,豈不應跪下感謝上帝的慈愛,沒有讓你繼續囚於孤島,並珍愛伴侶,努力經營美好的婚姻? 在此筆者亦呼籲,希望社會,尤其教會,致力於協助未婚孤寂的同胞,別讓真愛絕種了!

封存不下的快樂

◎黃秋芳  童年是一個人記憶裡最底層的城堡,也是一把無形的尺標。看著現代嘆現代,總覺得現在的孩子沒有童年,現在的過年失了年節該有的味道。 那個童年的年,孩子們期待穿上一身新衣,到村子裡各個角落去炫耀;裝著滿口袋的糖果餅乾,與鄰居的孩子們交換著吃;四處張揚大人給的壓歲錢,雖然口袋裡仍是空空如也&hellip&hellip。除夕夜的圍爐,想來仍令我垂涎三尺,平日就很海派的爸爸,會把一大尾的白腹魚切塊,加入紫菜、蒜白、章魚、墨魚,煮成一大鍋的「海鮮火鍋」,再來幾瓶啤酒,最後,吆喝大家喝的人卻也是最先把自己灌醉的人。   除夕當晚,沒有家規,通宵達旦也不會被罵。整條街的孩子們約在11點30分左右,都聚在自家門口,掛好鞭炮,就等12點整,一秒不差的放個震天價響。我是家中唯一的膽小鬼,當大哥拿出火柴盒時,我就會躲得遠遠的,摀著耳朵開始尖叫。 爸爸允許我們過年可以玩3天撲克牌,得此良機,怎能輕易放過。想當然爾!5個兄弟姊妹圍成一桌,兩副撲克牌可以從撿紅點玩到心臟病,再玩到排七&hellip&hellip。小弟最小,撐不到凌晨1點就在沙發睡著了,大哥最大,玩到無趣,2點也先行告退了。二哥一直是大哥的跟班者,主子睡了,小弟他怎敢獨醒?最後還撐著的是我和大弟,但撐到沒理由,撐到無話可聊&hellip&hellip睡覺去吧! 都還沒睡穩,清晨5點就聽到左鄰右舍霹靂啪啦的鞭炮聲,聲音之大好似整個村子快被炸開了一般。接著是廚房裡媽媽忙著蒸年糕搓湯圓,弄得整間廚房的鍋碗瓢盆都失了分寸。忙不過來的媽,也不問問我們昨晚幾時睡,等不及天亮,就以她慣用的「鋤頭管畚箕」的管理法,由大哥去叫醒二哥,依此類推,很快的就看到一排撲克臉,歪歪斜斜的呆坐在沙發上瞇眼沉思,等著媽媽指名道姓的下達指令。   「做年糕」,過程可不像它的味道一樣甜。幾天前就看著爸爸扛著一袋白米出門,請人磨成米漿後,用推車推回來,置放於中庭的露天水槽邊,下面墊著一個木架,上頭放了一面木板,並以一塊大石頭壓出水分。蒸年糕要有大灶大鍋才方便,還要專人伺候,隨時添加柴火,注意火候,還要在適當的時候以筷子戳幾個洞,蒸出來的年糕才會熟透、Q軟、好吃。 大年初5,是回收快樂的時候。媽媽把年節用品收入塑膠袋裡,也把孩子們的年節快樂一併收存。過年後,就必須揹起書包收心上學,生活又進入一種規則,但規則卻封存不下記憶裡的快樂。

長榮大學站的神蹟

◎陳錦生(長榮大學校長)&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2011年1月2日,「長榮大學站」正式啟用了。這一條連接台南高鐵站到台南科學園區的新鐵路支線,是20年來鐵路局唯一新建的支線。除了和高鐵台南站共構的沙崙站外,唯一新蓋的車站就是座落在長榮大學門口的「長榮大學站」。  翻轉絕對不可能的事 記得幾年前,台鐵在規劃這條路線時,原本是要跨經高速公路仁德段直接連到鐵路縱貫線,但因高速公路仁德段為所謂的「戰備跑道」,因此遭到國防部反對,只好繞一大圈,經由現在通過長榮大學門口的路線。當時的規劃,是在車站旁邊開闢一條新的聯外道路,作為新車站對外聯絡之用,縣府原本也編列好預算準備徵收,不料卻遭到村民的抗爭反對,只好作罷。長榮大學基於敦親睦鄰,最後同意縣府的要求,無償提供學校40米大道供車站使用。在協商過程當中,我們曾提出將此站命名為「長榮大學站」的要求,得到的答案是「絕對不可能」。理由是因為,鐵路局的傳統都是以當地地名為原則來命名,不可能用一個機構或大學的名字來命名;而且,車票上設定的名稱最多只能4個字。當時也已經以大潭村的名字命名為「大潭站」了,我們幾乎放棄了這個希望。 沒想到不久以後,台南縣市共同爭取改制為直轄市,在大家不看好的情況下居然通過了。由於改制為直轄市後,村要改制為里,原來的大潭村人口太少,將來必須和鄰近的村併成一個里,新的里名也未能定案,而通車啟用迫在眉睫,不能不趕快決定。在一次車站工程協調會上,鐵路局表示尊重地方的決定,於是蘇煥智縣長便裁定將校門口的40米大道命名為「長榮大道」,車站則命名為「長榮大學站」,鐵路局也破例同意。當然,當中有少數地方人士和民代也到縣府施壓,最後仍然維持原議。  與台鐵攜手創造許多第一 這條鐵路是台鐵最新的鐵路支線,總共花費60幾億,據我所知,也是台灣唯一跨越高速公路的鐵路。鐵路改建工程局在施工時,為了保持長榮大學的景觀,不但車站的設計和色系都配合學校的建築特色,在跨越校門時,也特別用高難度的60米跨距來施工,避免橋墩影響到校門景觀。鐵軌則是採用噪音較小且較平穩的板軌技術來施工;車廂也採用了長榮大學資管系3位同學所設計的彩繪列車,使得這條支線的列車一改台鐵傳統的顏色,變得活潑亮麗。資管系學生們為了讓乘客更認識台南之美,特地以黑面琵鷺、四草濕地、白河蓮花等台南的生態特色為主軸,結合綠色、藍色等大自然常見的顏色,設計出兼具在地特色與環保綠能的世界觀,讓乘客好像跟黑面琵鷺、台南水筆仔和招潮蟹一起搭乘火車,置身於蓮花池一樣。 最後,連車站的標誌系統也委請我們媒體設計系的林老師代為設計,並經全體同學票選出來的樣式來施工。鐵路局在這次的「長榮大學站」的設立上,創造了許多的「第一」,充分展現了創新、求變的勇氣,也讓我們看到台鐵的新希望。 對長榮大學而言,除了學生和老師不必再騎機車來回市區和學校外,每年也可減少許多的交通事故;對從高鐵和台鐵南下或北上的師生,也將方便許多。每天70班次,上萬的旅客,必須從我們的校門經過,無形中也替學校增加不少知名度,在少子化的壓力下,對招生勢必有很大的利基。難怪有一位評鑑委員來校評鑑時,給了一句評語:「交通如果好,大學不會倒。」雖是玩笑話,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上主確實在這裡 記得我8年前第1次來到長榮大學報到時,自己開車,東問西問,差點迷路,心想怎會到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來。不久後,86號快速道路與南2高接連通車,2007年,高鐵也通車了。這次的「長榮大學站」通車後,交通更加方便。回想過去的創校歷史,從荒蕪到大樓林立,從100多個學生到上萬個學生,期間篳路藍縷,到處都是神的恩典和神蹟。深夜捫心自問:「人算什麼?」神竟眷顧我們。特別是「長榮大學站」的設立,其實就是一個新的神蹟。在校慶感恩禮拜時,我也提醒同仁:「當神蹟發生在你身邊時,你感覺到了嗎?」 每當在辦公室的窗口眺望嶄新的車站,我心裡不禁想起聖經中雅各的話:「上主確實在這地方,我竟不曉得!」

牧會就是邊做邊學

◎王齡偉(七星中會濟南教會傳道師)&nbsp 我來自一個牧師家庭,教會是我從小生長的地方,對於這個環境是再熟悉不過了。然而,上帝卻要我離開熟悉的環境,去到陌生的地方!我想起了上帝當初呼召亞伯拉罕時,也是這樣跟他說:「你要離開故鄉、親族,和你父親的家,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創世記12章1節) 從當兵、求學到牧會的過程中,上帝一直在挑戰我走出自己的安樂窩!2009年從台神畢業到台北濟南教會服事,乍看之下,濟南和我的母會台南東門教會都是同屬百年古蹟教會,但卻是全然不同的學習。濟南是個正在轉型採小組模式的傳統教會,我從小到大累積的很多事工經驗大都派不上用場,因為一切是新的事物,需要從零開始。我的主任牧師用一句話來鼓勵我,她說:「牧會就是邊做邊學!」而與牧者團隊有良好的雙向溝通,也是牧會成長的來源。 實際牧會之後,因為發現自己有許多的不足,就會時時刻刻自我省察和調整步伐。感謝主,讓過去離鄉背景的經歷打開了我的眼界,也除去了我的傲慢與偏見,打破了許多的自我設限,讓我可以帶著一顆謙卑寬廣的心,去學習接受不同的人事物,以多元的學習跳脫老舊的信仰框框。 在濟南我負責牧養青少年,關懷青少年最重要的就是陪伴他們成長,把正確的信仰價值觀給他們。因此,關係的建立非常的重要。在網路上建立Facebook牧區粉絲團來成為彼此關懷的網路是必然的;而尋找並栽培年輕的領袖更為重要。建立關係需要花很多的時間,等到彼此有一定的信任度之後,青少年才會願意把心事跟輔導說,才能進一步牧養。在這個過程中,我常常需要提醒自己成為榜樣,成為好的見證,如此教導才能更有果效!另外,我也思考要如何把上一代與年輕的一代好好連結,而不是讓教會產生分裂! 在大都市牧會,容易在事工繁忙中迷失了信仰的本質,因為人們都講求效率和成果,也往往都能把事情處理得很好,卻經常忽略了牧養更需要看重的是人與人的關係。所以,如何把事工為導向的團契,轉化成關係導向的小組,是我努力的目標,我教導青少年更應該享受過程中那份彼此相愛的關係。 牧會1年半以來,我體悟到牧會不是只有忙教會事務,更要有計畫性的把家庭生活、運動、安息的時間安排到牧會生活中,才會是健康牧會之道! 感謝上帝,透過家人和信仰長輩的關心、代禱和支持,成為我屬靈的遮蓋,讓我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專心牧會。常常有人對我說:「你是傳道啊!怎麼那麼年輕?!」我期許自己,不管牧會多少年,我的心要保持年輕,充滿熱情! &nbsp

別讓原住民羊廄空空

◎林順源(七星中會雙連教會名譽長老) &nbsp在我出生之前,天父上帝所創造的許多原住民族群,已經在這美麗的寶島生活、打獵和繁衍,等我慢慢長大,經過童年、壯年,到了老年,除了周圍的親戚、朋友外,我很自然地也有了許多忠實、可愛又富有友情的原住民朋友。這些原住民族群裡,純潔、率直的長者、弟兄姊妹不時給我不可多得的友愛與關懷,滋潤我、豐富了我的人生。 &nbsp回應呼召關懷原住民兄姊 隨著年歲的增長,慢慢也會留意、關心起生活周圍的事務,對原住民的弟兄姊妹也自然產生關心。我看到他們貧瘠的山地、醫療缺乏的生活、靠天吃飯的無奈,時常有弱小病痛的待援者。我心中無形湧現上帝的誡命:「你要愛你的鄰舍,像愛自己一樣。」雖然我沒有大氣力,但耶穌說:「為我的兄弟中,最小的一位所做的就是為我做的。」這些意念一直縈繞在我心中,終於在2006年奉上帝的名成立了「台北市耆英愛心協會」。 感謝全能的大老闆──慈愛天父的帶領,雖然有時碰到困難,有祂的保守也就不算什麼了。在這幾年,我們協會為遭受颱風、水災、土石流的原住民受災戶、原住民教會的老人關懷站,提供超過14萬公斤的食米,關心超過50間教會。另外,每當聖誕節期也為超過50間偏遠教會製作聖誕糕,數量超過8000個。雖然這些只是杯水車薪,我知道尚有許多需要幫助、關照的原住民朋友未能得到幫助,內心不免覺得遺憾,只有懇求慈愛的天父體恤我的軟弱與不力了。 &nbsp別讓原住民羊廄空空 近幾年來,除了想盡辦法資助原住民長者們的食米,也想到原住民族群的教勢與信仰問題!回想50、60年前那些奮興教會、力傳福音的信仰前輩、外國宣教師,不顧環境惡劣、居無定所、食無定時亦無佳餚,行無車船,只靠雙腳和一顆堅定信心傳福音的熱誠,爬山越嶺、任勞任怨,多麼美的信仰典範哪!有他們熱心為主打拚、犧牲奉獻,創造了號稱20世紀原住民宣教神蹟。這些值得記念的宣教前輩,他們傳廣福音的心,永遠值得敬仰。 由於老一輩純全、堅定的接受基督教信仰,激起了整個原住民社會的宣教工作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禮拜堂一間間建立,歌頌天父的歌聲此起彼落。然而幾十年歲月經過,曾幾何時,整個大環境受到物質生活豐富的影響,依靠上帝的心淡薄了、動搖了,甚至被物質淹沒了。信徒少了、教會屬於老人了,是否再過幾十年,教會又回到50、60年前的情況,恐怕那時羊少了、不見了,牧羊人只有望「羊廄」興嘆了。 &nbsp重新拾回給原住民的福音 我們前面的路既然那麼崎嶇難行,為了未雨綢繆,何不現在就懇求慈愛的天父開路、耶穌帶領、聖靈引導,我們需下決心,不分牧者、會友,同心熱切禱告,手牽手心連心,奮興福音振興教會,勇往直前,報答慈愛天父的大恩。 在各位前輩與神職人員前面「班門弄斧」,說些內心常想起就會激動的話,只期望在原住民族群中辛苦傳播上帝國福音的傳教者的故事,能激起各位傳播福音的堅定信心,並彰顯慈愛天父的大能;在原住民社群中,若能「擴張你居住的帳篷,拉長帳篷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以賽亞書54章2節)則將大大蒙上帝的賜福。 以下一些小小建議:原住民兄姊是天生的歌者及舞者,唱歌跳舞既能凝聚向心力又能產生親和力,若以原住民的福音詩歌、民謠大聲唱出讚美天父的歌聲、盡力跳舞,從心底敬拜偉大的天父,多麼快樂、多麼美啊!也可帶動社區的福音活動,這不是很有意義嗎?或者是多安排探訪軟弱、病痛、孤單的原住民朋友,不時舉辦餐會,一起享受美好飲食、說故事活動、作物收成感恩禮拜等,一方面舉辦活動,一方面鼓勵會友帶領未信朋友來參加,一方面聯合附近友好的教會來共襄盛舉,讓天父上帝的福音如流水湧向原住民社區,流向各個家庭、流向每位上帝疼惜的兄姊心裡。我相信上帝的祝福將充滿他們,他們將得到天父上帝同在的喜樂,以及耶穌基督白白賜給他們的平安。 另外,教會之間,一年不妨有幾次互訪,牧師帶聖歌隊、會友交流,牧師交換講台。如此一來,牧師的講道會感動更多人,聖歌隊也有到別的教會展現歌喉的機會,受訪教會也會因迎接客人而熱鬧起來,眾人都可在互動中,體會一起同心敬拜上帝的喜樂與平安。在我們呼喊以「夥伴教會」幫助弱小教會之際,原住民教會的中、區會,也要動起來,因為「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就一同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肢體就同快樂。」(哥林多前書12章26節) 只是想為上帝的福音盡一份心力,尤其我已是78歲、頭髮全白的老人,在活著的時候寫出內心感受,期望21世紀原住民教會教勢不至於倒退。謹在此懇求慈愛的天父上帝親自帶領與賜福原住民教會,讓基督福音能從傳道人及所有仰望基督的兄姊傳揚出去,並願上帝的國臨到、祂的旨意在原住民族群中得成,原民的社會像在天上一樣。 &nbsp